第154章 琴绝,走,去青楼啊!(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朱雀国,南淮城。

凰灵薇抵达南淮城的时候,正值深秋,由于临近海岸,气息仍旧有些灼热。

月下香开遍了整个城池,温暖、微咸的清风携着花香扑面而来,沾满衣襟,将风尘拂去后,又缓缓散开。

南淮城是人族沿海城市中,最为富庶繁华的一个城市,所以这里也成了众多商人的落脚之处。

女子一袭朱红色长衣站在城门前,微微仰头,盯着城上的旗帜。

她眉眼冷淡,瞳若寒泉,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冷极寒的状态之中。

然而,这种状态丝毫没有将她倾城的容颜所折损半分,反而平添一分高贵,让人感觉到神圣不可侵犯。

“殿下,我们是先去念姑娘那里,还是先去客栈?”

凰灵薇身后站着一个高大挺拔的男人,他面容英俊,棱角分明,唇边携着一抹放荡不羁的笑容。

他抬头望了一眼城门上刻着的两个字——南淮,略略沉思了一下,然后微微俯身,附在她耳边低声问道。

他一双幽深的眸子里,倒映的全是绯衣女子的模样,而瞳底,也浮起了一抹深深的眷恋和膜拜。

闻言,凰灵薇先是皱了皱眉,冷冷道:“凰溟,别理我这么近,退后。”

语气冰冷,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名为凰溟的男人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他挑了挑眉,却依旧没有起身,而是玩味地说:“怎么,殿下是害怕爱上我吗?”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迅速一个翻身,来到了凰灵薇的侧面。

不得不说,凰溟确实反应迅速,如果他不退后,此刻,他的咽喉必然会被凰灵薇的手指锁住。

“如果再让我听到类似的话……”凰灵薇冷冷地看了凰溟一眼,右手重新收了回来,言语中是难以掩饰住的杀机,“你以后就不用再跟着我了。”

“别这么无情啊,薇薇。”凰溟却依旧毫不在意,甚至换了一个更加亲密的称呼,他笑吟吟道,“若是把我赶跑了,谁来保护你呢?你可是我们凰氏的未来啊。”

狭长的双眸中划过一丝暗光,他的声音寒冽而低沉:“没了你,我们可就没办法和凤氏对抗了呢。”

凤凰族一分为二,由凰氏和凤氏共同掌管,而这一代的族长,却是凤氏出身,这对凰氏来说,是很不好的地方。

虽然现在,凤氏的实力没有凰氏强,但毕竟族长一位还是牢牢地把控在凤氏手中。

所以,凰灵薇于凰氏来讲,就是他们的希望,等到下一次族长大选,他们一定要把凰灵薇捧到族长的位置上,这样凰氏才可以把凤氏踩在脚下。

“可笑。”听到这话,凰灵薇只是微微地冷笑了一声,“自从凤琅嬛触犯族规,被关押起来后,你以为,凤氏还有出头之日么?”

“凤琅嬛确实是被关押起来了,可薇薇你别忘了,族长可是她的父亲。”凰溟轻挑剑眉,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们不能保证,她会不会有一日,被放出来,不是么?”

凰灵薇只是看了凰溟一眼,就不再说话了,但是她眉目间的寒意却越来越重,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让人不觉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呼……好冷啊,薇薇。”凰溟故意颤了颤身子,然后望了望四周,“薇薇,你说,这附近是不是有人动用冰系玄诀想要攻击我们呐……呃……”

他的话还没有说完,便听见耳畔传来一声冷喝:“找死!”

冷喝声落,女子身形一动,迅速朝着男人袭去,她单手成爪,直直地要锁住他的咽喉,速度之疾连带着空气都开始震动起来,仿佛有着旗子在风中猎猎作响。

看到这一幕,凰溟的神色微微一凛,但令人惊讶的是,他连退都没有退,而是微笑地站在那里。

面对来势汹汹的攻击,他不退反进,大手一抬,于无声之中化解了凰灵薇的攻击,然后一个撤退,直接将她圈在了怀里,另一只手牢牢地扣着她的腰身,让怀中的女子不能动弹半分。

“薇薇,你老是这样冷着脸可不好。”凰溟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怀中人的脸色越来越差,仍是自顾自地笑道,“还有,别动不动就动手,你这样做,可是会让我伤心的。”

“松手,凰溟!”凰灵薇被控制住了,她的脸色十分难看,在感受到男人特有的阳刚气息的时候,冷冷地皱眉。

她失策了,当初就不应该让凰溟跟来。

本来就只是他们这一届学员的任务,凰溟这个已经毕业了很久的人却要来插一脚,美名其曰害怕她受伤,要保护好凰氏唯一的小公主。

现在看来,他分明是借着公事来对她动手动脚。

虽然在目前的卡撒学院之中,她的实力确实是当之无愧的第一,可是比起凰溟这个已经达到仙凡之隔的人来,她还是打不过。

而且凰溟在凰氏的地位……也不低,谁让他的祖辈是凤凰族的长老团之一呢。

“好好好,我松手,薇薇不要生气。”凰溟嘴上虽然是这样说的,可是手上却没有一点动静,他唇边的笑容越扩越大,好整以暇地看着怀中的女子,像是在欣赏着她铁青的脸色,甚至,不光用眼睛欣赏,他修长的手指已经快要抚上那素白如雪的肌肤了。

看到这一幕,凰灵薇眸中的杀意猛地暴涨起来,就在她忍无可忍的时候,两人的背后忽然传来一声笑。

那笑声笑了好一会儿,继而诧异道:“怎么,我不过是停下来在棚子里喝了杯茶,你们这就抱在一起了?”

闻言,凰溟的神色一沉,长眸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什么,然后收了手中的动作,这才将凰灵薇放开。

“凰溟,最后一次了。”凰灵薇迅速和他拉开了距离,直到自己周围只剩下月下香的香气后,脸色这才微微好转。

她不是不敢对凰溟下手,而是不能,第一是她的实力比起凰溟来说,差了太多,第二是凰溟背后的实力,比起她来,也差不到哪儿去,唯一的区别,就是王室血脉了。

听到这句话,凰溟只是耸了耸肩,表示自己知道了,然后这才慢悠悠地转身,对着方才笑声的主人说道:“你倒是来得真巧,刚刚好破坏了我的好事。”

“嗯?那确实挺巧的。”来人依旧笑着,笑声里总有那么一股风流的意味,“不如我现在离开,然后你们好继续?”

“麒渊!”凰溟还没有答话,凰灵薇冷冷地开口了,“你最好不要搞什么事情才好。”

“我可是好心办事呐。”闻言,麒渊一笑,风流倜傥,“再说了,我们来到南淮城,不就是要做一番惊天动地的大事么?”

他有一双极美的丹凤眼,每每笑的时候,眼角都会轻轻上扬,眸中染上的惑人风情,让人忍不住醉倒在他的注视之下。

“其他人呢?”凰灵薇并不理睬麒渊这句话,而是问了另外一个问题。

不管会发生什么事,他们都要把兽王大人交代好的事情办好,一定要把那批货物,安然无恙地送到风羽之谷。

既然选择从混沌大陆走,凰灵薇早就做好了四灵学院会对他们动手的准备,因为不仅仅是因为学院大比的事情,还因为……两个学院是死敌。

在很久之前的一届学院大比之上,卡撒学院和四灵学院对上了,那一次,四灵学院稍弱于卡撒学院一筹,所以败北认输。

然而,在那一届,卡撒学院出了一个十分心狠手辣的学员,他根本没有接受四灵学院的认输,也不顾裁判的喝止,直接动手,将四灵学院的所有学员都杀掉了。

等到裁判和院长们反应过来时,只剩下了一地的尸体,和满眼的鲜血淋漓。

也就是那一次,卡撒学院与四灵学院,结下了血海深仇。

而也是那一次,向来不在众人眼中出现的四灵学院院长,直接横过沧澜城,直奔卡撒大陆,来到了卡撒学院。

更是那一次,卡撒学院所有导师出来拦截,都没有拦截的住,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黑衣女子杀掉了他们那一任的院长。

至此,两所学院从此死敌。

只要在学院大比上碰见了,那一定是不死不休的下场。

而令凰灵薇有些意外的是,他们从沧澜城一路来到南淮城,竟然没有碰到任何四灵学院的人。

到也不是没有遇到拦路打劫的人,可这些人不过是山匪之流,修为在凰灵薇眼里,实属低微,根本不用动手,只需要展露一下修为,他们就会吓得直接跑掉。

难不成四灵学院并不知道他们此次的行动?

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们虽然掩盖了自己是卡撒学院学员的身份,但是并没有掩盖兽人的身份,而且,从沧澜城进关的时候,会有记录。

虽然四灵学院的本部在中州界,可是其眼线却遍布了整个混沌大陆,他们这么多人的突然出现,肯定会惊动四灵学院。

那么为什么四灵学院还没有出手?

莫非……

想到这里,凰灵薇的双眸微微一沉,不知怎么回事,她总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就像是……就像是毒蛇在暗处隐藏了起来,只待他们一来,就吐着信子将他们吞下。

“其他人可不像我们这么闲。”闻言,麒渊挑着他那双丹凤眼,眼尾里含了一丝笑,“他们早都进城了。”

“那我们也进去吧。”凰灵薇淡淡地说道,“先去客栈,然后去念奴娇那里。”

这一次任务,卡撒学院也派出了七名学员,然而加上凰溟,就成了八个人了,这些人之中,便以凰灵薇为首。

而需要运送的那批货物,却分别在凰灵薇、麒渊和另一位来自龙族的学员瑞兰·怀特曼的储物戒之中。

所以若是四灵学院的人来袭,这三个人,一定是重点攻击对象。

“唔,我也很久没听过念奴娇的琴声了。”听到这句话,凰溟摸了摸下巴,他邪妄一笑,“听说她还是人族之中,弹琴弹的最好的人,可惜了,这一次有任务在身,估计是再也听不到那么好听的琴声了。”

“念奴娇是谁?”麒渊是麒麟族的人,对于这个名字,他还是第一次听见,所以忍不住问了一句,“这名字真奇怪,我怎么感觉像个奴隶的名字。”

“念奴娇是我们在南淮城的眼线。”凰灵薇淡淡地说道,“这一次去风羽之谷,可少不了她的帮助。”

“原来如此。”麒渊点了点头,然后满含深意地看了一眼凰灵薇,倜傥一笑,“没想到你们凤凰族避世这么久,居然在混沌大陆还有着眼线,佩服,实在是佩服。”

凰灵薇并没有答话,也没有再看麒渊一眼,然后背着双手,就走进了南淮城的大门。

而凰溟倒是没有跟着凰灵薇一起走,而是走到了麒渊身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对了,我似乎听说,你那个妹妹,去了烈焰山脉一趟,结果回来受了重伤?”

闻言,麒渊稍稍地愣了一下,但很快地反应了过来:“你说璇姝?”

麒麟族和凤凰族一样,族内也是分成了几派,所以也不怎么和平,璇姝受伤一事在麒麟族是无法掩盖住的,一些不隶属于他们一派的人,就将此当成笑话传了出去。

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卡撒大陆,凤凰族纵然避世,但对于其他王族的事情,还是很关心的。

“嗯,是她。”凰溟微微眯起眼,“我记得她长得还不错。”

“凰溟你倒是只顾着欣赏着美人了。”听到这话,麒渊极轻地摇了摇头,“我还以为你是真关心我那个被宠坏的妹妹。”

说起璇姝,他又不由地叹了一口气,连丹凤眼里的笑意都敛去了不少。

这个妹妹,可真是不让他省心,先是跑到圣纳城去,想要嫁给诺兰殿下,又为了红莲业火花,去了烈焰山脉,结果不仅红莲业火花没有拿到,反而还断了手,连头发都被烧得一干二净,真是荒唐!

枉他还给她配了十几个麒麟骑士去保护她,竟然还把自己弄成了这个样子,真是不知道让他说什么好。

“我能记得她,是因为薇薇罢了。”凰溟的笑容狂浪邪肆,“她受伤的话,薇薇应该很开心。”

这句话一出,麒渊的神色立马沉了下来,眼中的笑意全部敛去,向来温和的声音也在这一刻变得冰冷无比:“凰溟,你越界了。”

他虽然对于璇姝很是头疼,有时候也有些不喜,可她毕竟是他的妹妹,容不得别人说上半句不是。

“抱歉抱歉,麒渊殿下,是我失礼了。”凰溟嘴上虽然这样说着,可他的神情,却并没有展露一点他有半分歉意,“不过我倒是有些好奇,你那个妹妹是怎么受伤的,烈焰山脉再危险,也不会重伤成那个样子吧?”

“姝儿没说。”麒渊的丹凤眼中也划过了一丝疑虑。

他并不认为那断手之伤是烈焰山脉的烈火造成的,因为他分明能看出,那是被利器所斩断的,换句话说,璇姝一定是在烈焰山脉和其他热争夺红莲业火花时,不慎受的伤。

以他妹妹那般高傲的性子,一定会告诉他人她是麒麟族的公主,那人居然还冒着得罪麒麟族的危险,伤了麒麟族的公主?

看来,伤璇姝的人,背景也不是那么简单啊,可惜了,她一直不说是谁伤了她。

“行吧。”凰溟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只是耸了耸肩,“走吧,我们也该进城了,再在这里杵着,一会儿围观的人就越来越多了。”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他寒冽的眸中划过一丝杀意,这是人族,他不能随时大开杀戒,否则惊扰了人族的守护者,可就不好了。

“围观的人?”听到这话,麒渊先是愣了半晌,这才看到,他们二人周围,不知道何时围了一群人,而这群人中,女子甚多。

而那些女子见到麒渊把目光放在了她们身上,顿时捂嘴,咯咯咯地笑了起来,边笑边说:“这个公子好生俊俏,你瞧他那双眼睛,真是好看。”

“可不是么,我都快被他的眼睛醉倒了。”另一个看起来性子稍微外放的女子一脸沉醉,“也不知道是哪里的人,竟然这般俊美。”

“不如你去问问,问问他是哪里人,家里可有婚娶?”她旁边的人用胳膊肘撞了撞她,一脸的暧昧。

“去去去,我可是大家闺秀,怎么能光天化日之下去跟一个男人说话。”女子立马敛了脸上的沉醉之色,佯怒道,“你怎么不去问,看你哈喇子都要流到地上去了。”

“讨厌,你居然打趣我,以后不理你了。”

“别别别,妞啊,给爷笑一个。”

麒渊:“……”

搞了半天这些人在这里,就是来看他来着?

现在人族之中的女子都这么开放了么?直接光明正大的围观一个男人?

他承认他的长相确实不错,可也耐不住这些人这么看吧,这种*裸的目光,整的她们像是很久都没有见过男人了,还是说……人族之中的男子长得都不好看吗?

想到这里,麒渊迅速地扫视了周围一遍,发现人群之中的几个男子,长得确实有点……歪瓜裂枣,不过,为什么他们看着他的目光,也和那些女子一样?而且更加的肆无忌惮?

不会是……他忽然有些害怕了。

“凰溟,我先走一步了。”麒渊已经不想在这里再待一秒了,他迈开步子,朝着城内走去。

看来下次,若是再来人族,还是换张脸再来吧。

看到麒渊有些狼狈的身影,凰溟从喉咙里发出了一声意味不明的笑,他的身形也是一动,紧随着麒渊而去。

而围观的人群却并没有随着他们的离去,反而就站在那里讨论起来了。

一女沉吟道:“话说,自从萧公子走了之后,我们南淮城就好久没有这么俊俏的男人出现了。”

一女娇羞道:“是啊,我好想萧公子啊,可惜他去了四灵学院,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一面。”

另一女疑惑道:“不过,你们不觉得今天来到咱们这里的人有些多吗?”

这句话一出,众人先是愣了一会,才有人说:“你是不是忘了,九音大会马上就要开始了,很多人为了能一睹念姑娘的琴艺,可是从其他地方千里迢迢来咱们这里呢。”

“对哦,我怎么把这件事情给忘了。”有人懊恼地拍了拍脑袋,旋即,她话锋一转,“念姑娘的琴艺,却是称得上是天下第一了,可惜,五年前的那次九音大会,我还太小,我爹娘不让我出门,要不然那个时候就能听见念姑娘的琴音了。”

话音一落,有不少附和声,然而,另一个女子却不屑地哼了一声:“天下第一?如果不是第一世子没参加九音大会,这琴绝的名号,根本轮不到念奴娇来做。”

“你那嫉妒。”立马有声音反驳,“有本事,你去参加九音大会试试看,我估计,你第一轮,就会被刷下来。”

“你……!”闻言,女子顿时被气得容色通红,但她也知道这句话说得很对,于是只能冷冷地偏过头去,不发一言。

人群静默了片刻,忽然,有人出声:“不知道这一次九音大会,第一世子还会不会来南淮城。”

提起第一世子,所有人的脸上都是一种崇拜的神情,第一世子那可是《朱颜榜》第一啊,能见他一面,都不悔此生了。

“谁知道呢,听说第一世子病重五年,前一阵子刚好。”又有人嘀咕一声,“但是来不来参加九音大会,就不清楚了。”

顿时,人群又开始嘈杂起来,直到有个声音说了这么一句话:“哎,对了,你们知不知道,念姑娘和第一世子,感情很深呢,说不定啊,这次为了念姑娘,世子也会来呢。”

卿云歌刚来到南淮城,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本来还有些诧异为什么城门口围了这么多人来着,结果这下子不诧异了,开始回想着先前那句话。

容瑾淮和念姑娘的感情很深?为了念姑娘也会来南淮城?

难不成……他其实真的是为了这个念姑娘,才来南淮城,并不是因为她要在这里执行校际竞争任务?

心里忽然有些不爽。

想宰人。

不过这个念姑娘是谁?

想到这里,卿云歌停下了脚步,侧了侧耳朵,开始听那些人的对话,果不其然,又让她寻到了一点蛛丝马迹。

“你说的有道理哎,我听说,第一世子,曾经手把手的教过念姑娘弹琴呢,想来念姑娘那举世无双的琴艺,就是师从第一世子的吧?”

手、把、手、教、弹、琴?

卿云歌觉得自己好像知道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她摸了摸下巴,看来那个念姑娘应该就是世人口中所说的琴绝了吧,不过……琴绝的琴艺竟然是师从容瑾淮?这倒是让她有些意外了。

容瑾淮这个骗子!

还说自己没有后宫,这琴绝分明就是他后宫的一员啊。

于是,她掏出传讯灵石,然后毫不客气地给某腹黑世子传了一句话:“听说你手把手地教琴绝弹琴?”

收到这句话的时候,容瑾淮正将玉杯抵在唇边,准备喝茶,然后感觉到自己的传讯灵石在发热,于是放下了手中的杯子,将传讯灵石拿了出来,在看到上面那句话的时候,先是一愣,继而笑了起来。

他笑得时候唇边有着浅浅的笑纹,绯色的薄唇轻轻扬起,昭示着他此刻心中是十分的愉悦。

“公子是遇到了什么开心的事情,可否讲给念儿听听?”这时,一道柔柔的声音响了起来,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茶室内的琴声也停止了。

这里不仅仅只有白衣男子一人,还有着一个身穿绿色长裙的女子,她的面前摆着一把七弦琴,琴弦上是如玉的手指,指甲上绘着花纹,妖媚动人。

此刻,她将目光从琴上移开来,放在了白衣男子的身上,她的笑容十分的端庄得体,看上去就是一位大家闺秀。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抬了抬眸,这才看向坐在他对面的人,握着手中的茶杯,一直没有说话,半晌,才似笑非笑道:“听说我曾经手把手地教你弹琴?”

这句话是笑着说出来的,可却莫名让人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寒意。

女子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水眸中含了一丝疑惑,似乎是有些不明白白衣男子为什么会问出这么一句话,但还是答道:“公子这番话,倒是让念儿有些不懂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的,可是放在七弦琴上的手却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发白。

这条流言确实是她传出去的,她也知道,以他的势力,肯定是会听到这句话,可是她更知道,以他的性子,从来都不会理睬这些流言的,可是为什么今日,他会拿这句话来质问她?

就算是觉得被污蔑了,也是应该在这条流言传出去的时候来,可距离传出去的时间,应该已经有几年了吧,怎么这个时候却忽然想起来了?

想到这里,念奴娇的心里忽然忐忑不安了起来,她自以为了解面前这个男人,可每一次都发现,这个男人在她面前,依旧是一个谜。

“嗯,不懂。”容瑾淮极轻地点了点头,他垂眸,将杯中的清茶抿了一口,然后才说,“从今天开始,我们的交易,到此结束。”

闻言,念奴娇猛地抬起头来,水眸中在瞬间浮起了一层薄雾,声音也有些发颤:“不知公子这样对我,我可是做错了什么?”

情急之下,连平称都用上了。

“你没做错什么,可是你……”容瑾淮看都没看念奴娇一眼,嗓音清清淡淡,“惹她不高兴了。”

说到这里,他的眸中又染上了一丝笑,没想到卿卿吃起醋来,倒也十分有趣。

他确实知道这条流言并非属实,也确实没有去管,未曾想到不小心入了某个丫头的耳中,看来,自己确实应该着手处理一些事情了。

左右与念奴娇的交易,没了,也损失不了什么,所以,也没必要在进行下去了。

至于南淮城……还有萧家,他完全可以换一个合作对象。

听到这句话,念奴娇的身子又是一阵轻颤,良久,她将头低了下去,柔弱道:“念儿明白了。”

容瑾淮不置可否地轻笑一声,然后缓缓起身,握着手中的传讯灵石,回了一句话后,就出了茶室。

茶室内的檀香还未燃尽,绿衣女子静静地坐在那里,绝美的面容上已是一片泪水,甚至有几滴眼泪滴在了她面前的七弦琴上,她仍未觉。

“是我妄想了。”良久,念奴娇低低地叹了一声,她将脸上的泪水擦去之后,抱着琴站了起来,然后也朝着茶室外走去,却在掀开帘子的时候,碰见了一个小厮模样的人。

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她脸上的柔和顷刻之间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冰冷。

“什么事?”念奴娇捋了捋自己额前的鬓发,然后淡淡地问道。

小厮先是恭敬地对着绿衣女子弯了弯身,然后才说:“念姑娘,他们来了。”

这一句话之中的他们说得很是模糊,可念奴娇却是知道的一清二楚,她递给小厮一张紫晶卡,然后吩咐道:“去,给我安排一个清净点的地方,一会儿我要会客。”

顿了顿,补充一句:“重要的客人。”

见到那张紫晶卡,小厮的眼睛先是一亮,眼珠转了转,才接过,再度躬了躬身后,才退了出去。

看见小厮离开之后,念奴娇的眸光闪了闪,然后这才又接着朝外走去。

……

客栈内,八个人坐在一起。

“念姑娘说了什么?”凰溟瞟了一眼凰灵薇手中的传讯灵石,身子也朝着那边挪了一挪。

“她说,晚上约我们在倚红楼一聚。”凰灵薇握着传讯灵石,淡淡地回了一句。

听到这句话,麒渊讶了一讶:“倚红楼?我没听错吧?能起这种名字的,只有那种地方吧?”

另一个王族中人,龙族的瑞兰·怀特曼却是没明白倚红楼的意思,他有些疑惑地看了一眼麒渊,出声问道:“那种地方是什么地方?”

他有着一头棕色的短发,眸子是金色的,肤色白皙,清清秀秀,倒也算得上是帅气。

“咦,瑞兰,没想到你那么纯情啊。”麒渊被瑞兰给问住了,他先是怔了半晌,才倜傥一笑,“别告诉我,你没去过那种地方。”

听到这句话,瑞兰更是摸不着头脑了,他好奇道:“到底是什么地方?”

“哈哈哈,麒渊殿下,你可就别再为难瑞兰了。”看到这一幕,凰溟大笑起来,笑声放荡不羁,“且先不说瑞兰肯定没去过那种地方,就算去过,圣纳城之中,那种地方也不叫这种名字。”

此话一出,其他几个人也都笑了起来。

然后瑞兰就更加迷惑了。

“够了。”凰灵薇冷冷地喝道,“不就是个妓院吗,至于说这么多废话?”

男人就是男人,一提到这种地方就开始兴奋,不愧是一群下半身的动物。

听到妓院这个词,瑞兰这才明白过来,然后他清秀的脸唰的一下红了,人也有些不自然起来,嘀咕一声:“这种地方我确实没去过,不过圣纳城里倒是有不少。”

“什么?你连妓院都没去过?”麒渊这下子可真的惊讶了,他挑着他那双丹凤眼,满脸的不信,“你一直都跟着蒂恩那家伙身边,会连妓院都没去过?”

“我真没去过!”瑞兰那张白皙的脸此刻绯红一片,他果断否认道,“我跟着蒂恩殿下的时候,一般都不会去那种地方。”

“啧啧啧,那可真是太遗憾了。”麒渊挑了挑眉,他走过去,一把搂住瑞兰的肩膀,暧昧一笑,“那不如,今晚本殿下就替蒂恩好好带你长长见识,看看什么是妓院。”

这一句话一出,瑞兰的脸更红了,他结结巴巴道:“我们还要执行任务呢。”

“就是执行任务啊。”麒渊看到瑞兰这幅模样,觉得十分有趣,“没听灵薇说,今天晚上就要去倚红楼么?”

“不过,念奴娇为什么约我们在青楼见面?”凰溟虽然也想打趣瑞兰,但当他瞥到凰灵薇有些难看的脸色的时候,立马转移了话题。

青楼和妓院都是同一个意思,只是不同地方叫法不同罢了。

“我怎么知道。”凰灵薇的声音冰冷无比,“既然她让我们去那里,我们就去好了,左右在南淮城里,也不会遇到什么让我们都棘手的危险,除非四灵学院的那群人出现。”

“话说出来,我路上听这里的人说,好像什么九音大会要开始了?”麒渊却是毫不在意女子那足以冻人的目光,反正以他麒麟族王子的身份,也是和凰灵薇平起平坐,他的眼睛里含了一丝笑,“我们似乎这一次,还能看到九音大会。”

“好了,其他话不要多说了。”凰灵薇打断了麒渊接下来的话,她站起身来,冷冷地开口,“别忘了我们此行的任务,是安全将那批货物送到风羽学院。”

“知道了,我亲爱的薇薇。”凰溟笑了起来,依旧邪肆不羁,“放心,有我在,就算四灵学院的人来了,也不是我的对手。”

闻言,凰灵薇只是看了他一眼,便不再言语。

但愿,他们能安全地将货物,送到风羽之谷。

不过,她有预感,事情绝对不会那么简单。

……

南淮城外,易染染看到红裙少女忽然不走了,有些诧异地回过头去,出声叫道:“小师妹,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易染染这声唤,卿云歌这才回过神来,她应了一声,然后收起了手中的传讯灵石,才迈开步子,跟上了大部队。

这件事情不怪她,谁让她走在路上,都能听到容瑾淮的大名呢?

冷夜倒是没多说什么,只是看了卿云歌一眼,便收回了目光,声音带笑道:“我还是第一次来南淮城,没想到这里风光不错。”

“我也从未踏出过中州界半步。”说话的是梦惜,梦家的小姐,她也是好奇地望着南淮城内稀奇古怪的玩意儿,神色之中有着惊叹。

“看来我们这一次,似乎还能在这里游玩几日?”听到这话,易染染来了兴趣,她向来是一个爱玩的人,每次出任务的时候,她总要玩尽兴了才回去。

“别闹。”冷夜有些无可奈何地看了一眼易染染,这才又回头望着红裙少女,言语之中带着一丝关心,“小云歌是有什么心事吗?”

“啊?哦,没有啊。”卿云歌先是茫然地应了一句,然后才收回了心神,她笑笑,“不是什么大事。”

却是不是什么大事,但却让她有点无力。

因为,方才她给容瑾淮传去那一句话之后,对面倒是没过多久,就回过来一句话。

那句话是——卿卿你,吃醋了?

吃你大爷的醋!

她才没有吃醋!

她只是好奇好不好!

然后卿云歌就黑着脸将传讯掐断了,内心简直一阵憋气。

冷夜瞧了红裙少女半晌,发现她确实没有什么大碍,这才收回了目光。

大部队接着朝前走去,准备先找一个落脚的地儿。

卿云歌也迈开了脚步,结果还没等她走几步,她感觉到自己的传讯灵石又热了起来,这一次她并不想看,但是没过一会儿,还是忍不住拿出来看了,结果这一看,差点让她一个趔趄。

依然是容瑾淮发来的讯息。

他说:“卿卿,晚上的时候,和我一起去倚红楼一趟罢。”

------题外话------

卿云歌:约本小姐去青楼是几个意思?

作者:我是个不剧透的好孩子_(:3」∠)_。

接下来的情节比较重要嗷~姑娘们仔细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