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萧家,你是我的小情人(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瑾淮说,今晚让她跟他去倚红楼一趟。

能有这种名字的地方,只能是青楼了吧?

所以……这个腹黑世子约自己去青楼是几个意思?

男人要是想去青楼,不都是拉着好哥们一起去的吗?什么时候还带家属?

等等……家属?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立马就反应过来自己方才用了什么词形容自己,然后内心只想掩面。

呸呸呸,家属个屁!

真的是被老爷子和容瑾淮给搞懵了,一个天天说要抱孙子,一个天天叫她夫人,整的她真的以为她嫁人了。

不过,见面就见面,为什么一定要在青楼见?

卿云歌想了半天,也没想明白这是个什么道理。

虽然前世的时候,以她在暗月联盟的身份,是没有其他成员敢来约她的,但是她也瞧见过师弟把师妹约出去,她也许并不知道他们是因为什么事而出去。

但、是!

再怎么奇葩的事,也不会去夜总会说啊,要是被暗月联盟的盟主知道他的手下敢在任务期间之外,去夜总会,他老人家一定会罚他们去一趟水牢做旅行。

“你约我去青楼是什么意思?”百思奇想都无法理解容瑾淮的心思,于是卿云歌回过去这么一句话。

然而某腹黑世子却没有解释,只是给了她时间和地点,让她到时候去找他。

既然问一遍没有结果,那么她也不好再问第二遍。

所以,抱着有些迷惑的心理,卿云歌先收起了传讯灵石,然后跟上大部队,问了乾坤盟盟主这样一个问题:“你们男人,约女子去青楼,一般都是为了什么事?”

乾坤盟盟主冷夜:“……”

怎么忽然小云歌会有这么奇怪的一个问题?

冷夜还没有回答,易染染先叫了起来,她一脸的不怀好意:“哟,小师妹,是哪个男人约你去青楼啊?”

本来先前,卿云歌是压低声音问的,所以走在前面的几个人并没有听见。

然而坏就坏在,易染染和冷夜是并肩走的,所以自然而然,也就听见了她这句话。

然后,以易染染这般咋咋呼呼的性子,直接就把声音给提高了。

看到所有人都回过头来望着她,卿云歌:“……”

她还真是忘了她这个同殿的师姐,跟明焰殿主一样,一样的八卦,大概是有什么样的师傅,就有什么样的徒弟。

“所以……”卿云歌拖长了调子,也并没有否认易染染那句话,而是接着问,“男人约女子去青楼,一般都是因为什么原因?”

算了,反正自己脸皮也厚,看就看吧,也少不了一层皮。

不过她以前脸皮貌似也没有这般厚啊,难不成……跟容瑾淮呆的时间久了,连脸皮也变厚了?

听到这个问题,小队里的四个男学员还没有回答,易染染先开口了。

她抬着她那张明媚如骄阳的脸,看着红裙少女,忽然一笑:“男人约女子去青楼的原因,我知道啊。”

闻言,卿云歌看向了易染染,狐疑道:“什么原因。”

“原因只有一个。”易染染毫不犹豫地答道,“这个男人就是为了睡这个女子……哎哟,冷夜你打我做什么,我没说错啊。”

结果这句话还没有说完,易染染的脑袋上就挨了一击,她回头一看,看到弹她的人正是比她还高了一个头的冷夜。

此刻紫衣男子有些无奈地看着易染染,他收回了手指后,扶额道:“你自己瞎玩就罢了,别教坏小云歌。”

“什么教坏,我说的是事实!”易染染不乐意了,她叉着腰,昂头瞪了过去,“那你说说,你约一个女子去青楼,不是想睡她,难不成还想做什么?”

因为她和冷夜的身高差有些大,所以说这句话的时候,她还专门地垫了垫脚尖。

闻言,冷夜先是伸出手,直接将易染染按了下去,然后不顾她有些愤怒的目光,若有所思道:“我若约一个女子去青楼,大概是……”

顿了顿,他妖娆一笑:“想卖了她。”

卿云歌:“……”

易染染:“……”

其他学员:“……”

为什么这个回答看起来更有道理?

卿云歌表示再也不想问这两个人问题了,一个说是容瑾淮想睡了她,一个说是容瑾淮想卖了她,这两个哪一个回答,都不是好事儿啊。

不过……比起睡了她,她还是希望他卖掉她,反正,就算真的被卖掉了,她应该会把那座青楼给砸了。

算了,既然自己想不出,问人也问不出,那么就等今天晚上去一探究竟好了,她不信,容瑾淮真的敢对她这样做。

卿云歌朝着其他人摆了摆手,然后说道:“好了,我们先找个落脚的地方吧。”

这件事情还是揭过,若不然,一会儿再蹦出个什么奇葩的回答,她可真的是要杀人了。

此次来南淮城执行校际竞争任务的学员,她比较熟悉的,也就是冷夜、易染染,还有白陌尘。

至于白竹灵也只是在新生大比的时候打过一个招呼,平常却没有怎么接触,但她也能多多少少从侧面了解了一些。

白竹灵此人,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那就是寒冰,每次见到她的时候,她的脸色都是冷的,连带着她周围的温度都会降低几分。

但她有一副姣好的容貌,身份又是白家的大小姐,更重要的是,她的背后,还有羽族。

学院里传闻,等到白竹灵一从四灵学院里毕业,就会回到羽族,进行加冕仪式,而且很有可能,她会成为羽族下一任的王。

所以,即便以白竹灵这么冷淡的一副性子,在学员们之中,也是极为受欢迎的,因为若是能得到她的青睐,就能得到羽族的帮助。

而小队之内,剩下的两个人,便是沈长玦和梦惜了。

沈长玦是这次任务中,一个实力很强的学员,他在玄灵榜上的排名仅次于易染染和冷夜,排在了第四,修为亦达到了冥阶四段巅峰。

这一路走来,卿云歌能看出,这个沈长玦的性子十分冷淡,跟白竹灵不一样,他的冷淡,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不过,她倒也能理解,毕竟是四灵学院之中的天才,目中无人也很是正常。

另一个梦惜,是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一梦家的小姐,她在玄灵榜上的名次乃是第十,梦惜的精神力很高,并且,她在灵阵上的造诣十分的高,此次任务,定然少不了她的帮助。

梦惜的性子倒是和苏沐颜有几分像,但是又没有苏沐颜那般随和,多了几分大小姐的架子。

提起梦家,卿云歌便想到了,来四灵学院之前,在幽冥森林里碰见的那位梦家少主梦玉染了。

当时她很震惊,居然有人敢做人兽杂交这么惨无人道的实验,而且这个人,居然就是梦家的少主,这若是被其他玄法世家得知了,恐怕梦家就要倒了。

看来梦玉染的保密措施做得很好,到现在也没有流露出半点风声,也不知道他的实验到底进行到哪一步了……等等,实验?!

卿云歌的双眸倏地一沉,自从白陌尘给她说,元雷要拿她做实验后,她就对实验这两个字非常的敏感,如若不是这次见到梦惜联想到了梦玉染,她还真的忘了,梦玉染就在进行着实验。

难不成……元雷竟然还和梦玉染认识?

这个认知让卿云歌的眸色深幽了几分,是了,倘若元雷与梦玉染认识的话,那么元雷要抓她去做实验,她便明白是做什么实验了。

老东西好胆!

居然想拿她与玄兽杂交!

如果先前的卿云歌只是想给元雷一点教训,那么现在的她,已经将元雷列入了必杀名单之一。

杀手是什么?杀手杀的人,不计其数,流出来的血,可以将整条河都染红。

来到这个世界,因为不熟悉的原因,她还是太过仁慈了,仁慈到别人都把想法打到她身上来了。

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很快,她会让这些人看看,什么叫做……第一杀手。

很久……都没有大开杀戒了,不如这一次,就先拿卡撒学院开刀,也能替以前的师兄师姐们,报那一赛之仇。

她阖了阖眸,然后便接着向前走去。

白陌尘一直在旁边注意着红裙少女,虽然只是用余光打量,但也将她的表情全部收到了眼底。

此刻见到卿云歌的脸色忽然沉了下来,正想向前去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却又想到自己的师傅要拿她做实验,生生地止住了脚步。

现在的她,应该很不想看到他罢,还是不要过去讨人嫌了。

“你喜欢她?”就在白陌尘的眼中划过一丝挣扎之色的时候,耳畔忽然响起了一道清冷的声音。

他偏过头去,发现身边的白衣女子正抬头,目视着前方,她的神色依旧冷淡,仿佛方才的话并不是出自她口。

如果是旁人问起,白陌尘是不屑去回答的,但问他的这个人,却是和他一家子,所以他顿了顿,才道:“嗯……大概,是喜欢吧。”

白陌尘虽然也是白家的人,但并不是白家的嫡系血脉,但是他又比白竹灵大,所以她还得称她一声庶兄,然而,以白竹灵的性子,却是不会这样叫的。

她这个时候才扭头看了一眼白衣的年轻人,声音依旧淡淡:“可惜了,你这份喜欢,终究是要落空。”

白竹灵身为白虎殿的弟子,自然也知道元雷和卿云歌的恩怨,白陌尘又是元雷最得意的徒弟,仅仅是因为元雷,他们之间也没有可能。

更不用说,先前为了纪梧立,白陌尘还得罪过卿云歌。

“我明白。”白陌尘微微苦笑一声,“我也没想有什么结果,这样能在背后看着她,我也算心满意足了。”

说到这里,他望着红裙少女的目光微微黯然了一些。

“白家还需要你。”白竹灵淡声道,“你最好不要因为这些事,出什么大错才好。”

听到这句话,白陌尘的眼神稍稍收了回来,他看着白竹灵,迟疑道:“你真的要嫁给叶家那个小子?”

“左右都是联姻,嫁个让我看的顺眼的就够了。”白竹灵知道他说的是谁,目光平静,“跟叶潇然在一起,我可以少说话,比较清静。”

闻言,白陌尘抽了抽嘴角,他还真的没有料到,他这个妹妹,居然是因为这样一个原因,就把自己的终身大事交出去了。

他有些无语:“你这般儿戏,羽族那边没说什么?”

“羽族?”听到这个词,白竹灵忽然挑了挑眉,难得一笑,“庶兄你似乎忘了,羽族是以女子为尊。”

白陌尘被这一声“庶兄”给叫愣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神色有些奇怪:“你不说我还真的忘了,羽族是一妻多夫制。”

顿了顿,他啧叹一声:“我原先是担心你,现在,我到有些担心叶家那个小子了。”

“距离我加冕时间还早,一切都还没有定数。”白竹灵淡淡地说,“而且,还得看我那个妹妹,会不会在背后做什么手脚。”

“唔,说起你那个妹妹,她貌似也是风羽学院的学员吧?”因为和白竹灵的关系还不错,白陌尘倒是也对羽族的一些事有点了解,“不知道这一次和卡撒学院进行对接的人里,会不会有她。”

听到这句话,白竹灵冷淡的神色微微变了变,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她冷笑一声:“如果有她,那我还真的需要认真对待这次任务了。”

羽族的复杂程度并不比白家低,甚至有过而之,而对于下一任羽王的争夺,可谓是阴谋诡谲,层出不穷。

白竹灵不敢保证,她那个和她有一半血缘关系的妹妹,会不会就这次任务,做什么手脚。

就在两人交谈的时候,七个人的小队已经来到一座客栈,正准备进去,南淮城中的客栈很多,所以四灵学院并没有和卡撒学院的人碰上。

而这边,卿云歌还在琢磨着容瑾淮为什么要约她去青楼的时候,忽然,她的面前响起了一个有些惊喜的声音,那声音道:“你是云歌吧?卿老头的孙女?”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抬起头来,看到声音的主人是一个面容有些苍老的人,此刻老人看着她,神色很是高兴。

南淮城里还有认识她爷爷的人?

不过就算认识她爷爷,又怎么能看出她就是卿云歌?

既然能把卿老爷子称为卿老头,那看来还是她爷爷的熟人,应该没有什么危险。

所以尽管有些诧异,卿云歌还是点了点头:“您是——”

“哎,云歌你居然连萧爷爷我都不认识了。”得到这个肯定的回答之后,老人更加高兴了,但高兴之余又有些不快,“你小的时候,我还抱过你呢。”

萧爷爷?

听到老人这般自称,卿云歌这才又重新打量了他一下,然后就觉得他长得有些熟悉,似乎……跟萧沐晨有些像?

那么看来,眼前的人,应该就是萧家的家主萧文峰了。

“您是萧沐晨的爷爷?”

“别给我提那个败家子。”谁知,一听到萧沐晨这个名字,萧文峰立马横眉倒竖,“老夫都快被这个臭小子气死了。”

卿云歌:“……”

原来萧家家主是这个性子,怪不得能和她爷爷成为好朋友呢。

“云歌丫头,你怎么来南淮城了?”萧文峰摸着胡子,笑眯眯道,“我可是听卿老头说,你去四灵学院学习了,可有见到我那个臭小子?”

“见过了。”卿云歌知道自家老爷子和萧文峰的关系十分好,所以也不意外为什么他能知道自己去四灵学院的事情,她还客套了一下,“沐晨兄的实力很高呢。”

“高?高个屁!”熟料,听到这话,萧老爷子又竖眉了,“就他那点破实力,老夫一根指头都能碾死。”

卿云歌:“……”

这萧文峰真的不是她爷爷的亲兄弟吗,怎么两个人的性子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唉,可惜了,本来得知你和赫连皇族解除婚约之后,老夫还想上门提亲来着。”萧文峰的脸变得很快,这个时候又笑眯眯了,“结果听卿老头说,你已经和第一世子有婚约了,唉,老夫每次都晚来一步啊。”

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还以为当初萧沐晨和她说的那些话是开玩笑呢,原来竟然是真的,对于婚约这个问题,她还是闭嘴吧,省的到时候又出现什么事情。

因为卿云歌停下来和萧文峰再说话,于是又脱离了大部队。

易染染首先发现了自家小师妹的消失,她有些疑惑地走出了客栈,看到红裙少女在客栈外正和一个老人再说话,于是喊了一句:“小师妹,快点来,我们在分房呢。”

这句话让卿云歌和萧文峰都回过头去,萧老爷子诧异地问道:“分什么房?”

易染染向来开放,见到这个虽然长相有些凶恶,但是脸上却带着满面笑容的老人家问她,还是回答了一句:“住客栈呀,我们刚来到南淮城。”

“云歌丫头,这些都是你们学院的学员?”萧文峰虽然也是个莽夫,但倒也不笨,从易染染的两句话之中,就知道了一点事情的真相。

“对,我们是来南淮城游玩的。”卿云歌点了点头,准备跟着易染染进去,由于校际竞争任务太过重要,就算萧老爷子没有恶意,但也不敢保证这周围没有其他的耳朵,若是让卡撒学院的人得知了,恐怕他们就不好动手了。

“游玩?住客栈?”听到这句话,萧老爷子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住什么客栈啊,客栈再好,能有萧家好吗?走走走,云歌丫头,带上你们学院的这些学员,跟我去萧家,萧爷爷肯定给你安排最好的屋子。”

卿云歌刚想说不用麻烦了,结果她还没有开口,易染染就已经惊喜地说道:“真的吗,我们可以去萧家住?”

虽然她自己不是十大玄法世家中的人,但也听过这些家族的名号,眼下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萧家,自然很高兴。

“当然可以,反正臭小子不在,老夫也是寂寞的很。”萧文峰将易染染上下打量了一眼,摸着胡子想,这个丫头看起来也很是不错,不知道能不能拐来给沐晨那个臭小子当媳妇。

“冷夜冷夜,快出来,别住客栈了,萧爷爷请我们去萧家。”得到了肯定的回答之后,易染染朝着客栈里的紫衣男子招了招手。

听到这句话,门内的五个人倒是都出来了,沈长玦还是一脸的冷淡,就像是没看见台阶下的人一样。

而白竹灵、白陌尘和梦惜在看到萧文峰的时候,先是怔了怔,才道:“萧家主好。”

同为十大玄法世家之人,就算再孤陋寡闻,每个家的家主他们还是认识的。

“嗯?你们几个也在?”萧文峰这下子倒是有些意外,他也认识这几个后辈,“都来游玩?”

三个人相互对视了一眼,然后点点头:“对,来玩。”

萧文峰这下子更奇了:“你们几个是怎么凑到一块去的?”

这句话让众人沉默了一下,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还是卿云歌对着萧老爷子笑了笑,说道:“既然萧爷爷诚心邀请,那我们就去萧家,希望没有打扰到才好。”

闻言,萧文峰立马道:“不会打扰,老夫我还希望你们去呢,走走走,老夫这就带你们去。”

卿云歌一句话,就让萧老爷子忘了先前他问的问题。

于是,众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就跟着萧文峰走了,住哪里都是住,住在萧家还要比客栈更安全一些,又不用花钱,何乐而不为呢?

……

萧家毕竟贵为十大玄法世家之一,府邸自然差不到哪儿去,亭台楼阁,小桥流水,假山长廊,都显得十分的奢华。

萧文峰命令下人们给卿云歌一行人安排了院子之后,就哼着小曲走了。

他心情很好,果然是臭小子不再身边了,连带着运气都变好了,这不,卿老头的孙女都来南淮城了,自己回去一定要给卿老头炫耀炫耀。

七个人在萧家住下之后,就开始利用南淮城的眼线,探查卡撒学院的人,虽然梦家白家离着南州界很远,可他们在南淮城也是有着产业的,所以人手也是够用的。

于是很快,就到了夜晚。

南淮城由于临海,夜晚的时候,空气是十分的清新,大街小巷,都被万千灯火所覆盖,七彩的光芒折射出来,街道上车水马龙,人来人往,仿佛海潮一般,瞬间淹没了整个城市。

你在这里漫步,如同行走在没有彼岸的银河,银河的两旁有着无数繁星在闪烁,似乎只要一伸手,就能将那颗最亮的星子摘下。

算来算去,已经到了和容瑾淮约定的时间了,所以卿云歌也就准备出门了,结果在出门前,还被易染染坏笑着问:“是不是要去青楼见哪个男人了?小心他睡了你哦。”

卿云歌:“……”

她发誓,她再也不会问易染染任何问题了,以她这个师姐的脑回路,简直是让人有气无力。

别过易染染之后,卿云歌顺着街道,朝着倚红楼走去。

南淮城是一个夜生活的城市,入夜之后,街上的人不减反增,而且这里的人也十分开放,若是在街上见到长相十分好的女子或男子,都会停下来观看。

由于倚红楼这个地方,它是个青楼,卿云歌觉得,自己还是个未出阁的少女,如果这么光明正大地去,实在是有些丢脸,然后她就拿出了她好久不用的深海秘银面具,带到了脸上。

离着倚红楼还有几十步远的时候,卿云歌便已经闻到那浓浓的脂粉味了,她向来不喜欢这种味道,于是还专门屏住了呼吸,左右以她现在的修为,一时半会不呼吸也没什么。

“来这位客官,进来看一眼,我们这里的姑娘,可都是上好的。”

雕花镂空的木门前,一个老鸨模样的人在那里吆喝着,她一手叉着腰,一手拿着帕子在那里摆着,招呼着来来往往的人。

卿云歌无语望天,难不成,真的要在这里和容瑾淮见面?

到底是什么事儿,非要在青楼见?

“哎,瞧这位公子,多俊俏啊,来我们倚红楼坐坐,保证让你欲仙欲死。”老鸨这个时候看到门前忽然来了一群人,顿时大喜,而且看这些人都像是高门家族里的贵公子,想必若是忽悠进去了,能挣到很多钱。

听到这句话,瑞兰·怀特曼的脸一下子又红了,他半掩着脸,不好意思地咳嗽了起来,没想到人族之中的妓院竟然是这个模样,和圣纳城里的妓院很是不同。

由于瑞兰的模样和混沌大陆的人长得很是不同,所以他今天来专门变换了一下模样,而且顺便隐去了自己的那双黄金瞳。

“哟,瑞兰你真是纯情,听到这句话就害羞了?”麒渊望着瑞兰那通红的面庞,不由打趣道,“你这个样子,以后可怎么娶媳妇?”

“都给我闭嘴。”凰灵薇冷冷地喝道,“别忘了,我们是来办正事的。”

“哎,几位公子来青楼怎么还带着姑娘?”听到这句话,老鸨这才注意到了这群人中竟然还有一个女人,顿时不乐意了,“我们这里可没有小倌,不欢迎姑娘。”

闻言,凰灵薇还没有说话,凰溟倒是笑了,他用他那双有些邪肆的双眸看着老鸨,问道:“不欢迎姑娘?”

此刻,他的双眸忽然幽深起来,里面有着暗光在浮动,仿佛不见底的深渊,将人深深地吸了进去。

“不、不欢迎。”老鸨被看愣了,声音也有些结巴,然而等她回过神来,却发现面前的那群人已经不见了,仿佛方才只是一场幻觉。

“奇怪。”她揉了揉自己的头,嘟囔道,“难不成太累了,刚才看错了?”

然而一直站在距倚红楼不远处的卿云歌却知道,方才到底发生了什么。

她亲眼看到那个男人在和老鸨对视的时候,一双幽深的眸子就像是两个漩涡,瞳底有着曼陀罗花纹在不断旋转,仿佛要将面前的人吸进去一般,任谁看了这双眸子,都会失神。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竟然还有人对着一个普通百姓用精神系玄诀,这倒是让她意外了不少,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身份,会不会和卡撒学院的人有关系?

看来,今日容瑾淮邀请自己来倚红楼虽然让她有些不情愿,但倒是还让她发现了一处不对劲。

不过……她都在这里站了这么久了,容瑾淮人呢?

不会放她鸽子了吧?

就在卿云歌掏出传讯灵石,准备传讯的时候,却听到她头顶上传来一声温笑,那笑声道:“卿卿,这里。”

卿云歌抬头,寻声望去,发现声音的主人不在地上,而是……在倚红楼的屋檐上,也幸得他穿了一身白衣,在黑夜里很是明显,否则,她还真的就没注意到,这房子上还有个人。

容瑾淮坐在屋顶,此刻他微垂下头来,正笑意盈盈地望着她,墨色的眸中映着万千星辰的倒影,竟有种别样的诱惑之感,哪怕死在这样的注视之下,也心甘情愿。

“你跑到上面去做什么?”卿云歌表示她真的是不能理解容瑾淮的想法,先约她来青楼,结果人不在地上,非要跑到天上,这是个什么理由?

这一句话她是用精神力传音说的,向来既然容瑾淮在屋顶,是不愿意让别人发现他。

容瑾淮的眸中掠过一丝笑意,他扬了扬唇,也用精神力说道:“卿卿,上来。”

得,看来只有上去他才会告诉她到底是什么事。

卿云歌扶了扶额,万分无奈之下,她绕到了倚红楼的后面,然后足尖一点,就飞了上去,顺着屋檐走了两步,就来到了白衣男子的身边。

她毫不客气地挨着他做了下来,然后不爽道:“说吧,约我来青楼是什么事儿?”

“看来卿卿已经接下校际竞争任务了?”闻言,容瑾淮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反问了一句。

“接下了。”卿云歌先是一愣,旋即敏锐道,“你来南淮城是因为校际竞争任务?”

“嗯。”容瑾淮懒懒地回答了一句,“不然还能是为了什么?”

听到这话,卿云歌哼了一声:“为了你的小情人啊。”

她可是把那群百姓们的话听得清清楚楚,那个琴绝念奴娇,和某个腹黑世子有一腿。

“小情人?”容瑾淮轻轻地将这三个字重复了一遍,继而一笑,“我是为了我的小情人来的。”

顿了顿,他的声音微微柔和,目光温柔而缱绻:“卿卿可不就是我的小情人么。”

本来听到前面那句话,卿云歌心想,这个家伙居然真的承认他和琴绝有私情了,结果她还没有想完,冷不丁的又听到这么一句话,身子顿时差点从屋顶栽下去。

容瑾淮眼疾手快地将红裙少女拉了一把,在看到她有些暗沉的脸色的时候,眉眼带笑:“怎么这么不小心?摔坏了我可是会心疼的。”

“你,住嘴!”卿云歌立马拍开他的手,咬牙切齿道,“谁是你的小情人?”

每次见面都要调戏她,真的是无耻!

“嗯,你。”白衣男子依旧温笑,声音柔软而低沉,又重复了一遍,“你是我的小情人。”

“放屁!”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爆粗口了,“我又不是你家念姑娘。”

还想忽悠她,门都没有。

“念奴娇?”容瑾淮微微蹙了蹙眉,“她和我有什么关系?”

貌似……除了交易再也没有什么关系了吧,他和念奴娇笼统也不过是见了两面。

“装,你接着装。”卿云歌看了他一眼,“你不是还手把手教人家弹琴呢吗?”

为什么想起这件事,心里就莫名有些不爽,真是奇怪。

“唔……”闻言,容瑾淮倒是笑了起来,他偏头望着她,“除了你,我还没跟别的女子近距离接触过。”

他是教过一个人弹琴,不过这个人,现在不就在他面前么,只不过是前世的她罢了。

“你不会……”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稍稍愣了一下,“真的有什么隐疾吧?”

“我有没有隐疾,卿卿你应该很清楚才对。”容瑾淮笑着看了红裙少女一眼,实在是觉得有些无奈,怎么这个丫头这一世一点窍都不开。

“我又没试过,我怎么知道。”卿云歌抽了抽嘴角。

“那卿卿今天,想不想试一下?”容瑾淮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然后挑眉一笑,补充道,“想试多久都可以,不花钱。”

靠!

容瑾淮约她在这里,不会真的是想睡她吧!

想到这里,卿云歌先是黑了黑脸,然后谨慎地将身子往外移了移:“你还没说,你约我来青楼到底做什么。”

“嘘——”而这次,容瑾淮依旧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他微微眯起眼,将食指抵在了性感的薄唇边,低声笑,“仔细听。”

仔细听,听什么?听男女行闺房之乐吗?这也太有病了吧!

大晚上的跑到倚红楼来,就是为了这个?

然而,诽谤归诽谤,卿云歌还是很听话地竖起了耳朵,想要知道他到底让她听什么。

紧接着,她忽然感觉,自己感官里其他的声音忽然都消失了,只剩下了一间屋子的动静,而此刻,那间屋子里响起了一个声音,声音道:“不知道念姑娘,有什么办法让我们从南淮城,去往风羽之谷?”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然后倏地抬头看向她身旁的白衣男子,眼神之中带着探究之色。

“接着听。”容瑾淮颔首示意,并没有说其他多余的话。

果然,在这道声音落下之后,又一个轻柔的女声开说说话了:“灵薇公主的时间很急吗?”

灵薇公主?凰灵薇?

卿云歌这下可以确定,卡撒学院的学员们,现在就在这座倚红楼内,而且与他们在一起的,还有那位传说中的琴绝念奴娇。

虽然不知道容瑾淮用了什么方法,将他们的对话传了出来,不过,卡撒学院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且,他们似乎还和念奴娇有着很深的关系。

难怪白陌尘他们到现在都没有发现卡撒学院一行人的踪迹,毕竟他们也不会想到,这群学员们竟然来了青楼。

她凝神屏息,接着听那间屋子里的对话。

“如果四灵学院的人没动手的话,我们目前是不急的。”凰灵薇看了绿衣女子一眼,皱了皱眉,“怎么,从这里去风羽之谷很难?”

本来,可以穿过整个混沌大陆,就可以达到风羽之谷的,但是,若是这样走,就一定会经过中州界,那里是四灵学院的大本营,在那里,他们根本没有容身之处。

而且,中州界的人普遍实力都高,他们也无法很好地掩盖身份,所以这才从南州界走,想着达到南淮城后,渡海去风羽之谷,要能轻松地很多。

“难到不难。”念奴娇轻轻地摇了摇头,“只不过是若想去风羽之谷,得经过一个人的同意罢了,但是要想得到这个人同意的话,就很难了。”

“一个人?”闻言,凰灵薇的脸色一下子变冷了,“谁?”

------题外话------

每次写到云歌和柿子的互动,就觉得很有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