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南淮摆渡者,九叶灵魄(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若想去往风羽之谷,必须征得一个人的同意。

可是何人会有这么大的能耐,能将南淮城通往风羽之谷的海关都牢牢地把控起来?

想到这里,凰灵薇的眸色暗沉了几分,她抬手抚上了额心,揉了一揉。

不知道怎么回事,她总感觉,此次选择南淮城这条路线,似乎是个错误的决定。

“不知道诸位可听说过摆渡者这个名讳?”念奴娇先是小心翼翼地看了一眼凰灵薇的脸色,才踌躇着开口,本就轻柔的声音此刻更是软了几分。

“摆渡者?”

听到这个词,卡撒学院的学员们都面面相觑了一会儿,皆是一脸茫然。

“这位咳咳……念姑娘,你说的这个摆渡者,是什么人?”还是麒渊率先回过神来,他咳嗽了几声,然后笑着问了一句。

念奴娇看到麒渊的时候,稍稍愣了一下,但她很快就回过神来,然后慢慢道:“其实我也不清楚摆渡者他到底是什么人,应该说,整个混沌大陆,都不知道他是什么人。”

这一句话一出,凰灵薇的眉头皱得更深了,她的脸色依旧冰冷,连声音也寒了几分:“难不成,这个摆渡者,就是你说的那个要征得他同意,才能让我们去风羽之谷的人?”

“不错。”念奴娇点点头,“说起这个摆渡者,他是几年前才出现在南淮城的,不过,他的身份却很是神秘,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人,却无人敢去侵犯他的权威,而且,自从他来到南淮城后,南淮城的关口,就全部由他把控了。”

闻言,麒渊奇道:“他一个人怎么把控南淮城的所有关口?莫非实力很高?”

按照他对人族的了解,人类的高手应该很少才对,而且,南淮城又处于实力更加低微的中州界,怎么可能会有这么一个人,把控着一个城市的海关?

“不,不是因为实力。”念奴娇这次却摇了摇头,她的水眸中划过一丝忌惮,“是因为摆渡者这个人,可以预测祸福吉凶和生死未来,而且,每一次预测,都十分的准,所以找他预测过的人,都奉他为神明。”

顿了顿,她莹白的指尖在琴弦上轻拢,发出了一声脆响,续道:“如果摆渡者想,他甚至可以掌控整个南淮城,可是也令人惊奇的是,他却只守着海关。”

“预测祸福吉凶和生死未来?!”听到这句话,凰灵薇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她脱口,“那位摆渡者可是萨满祭司?”

据她所知,九族之中,唯有萨满祭司才会有这般高的预知能力。

但是,就连兽族之中,萨满祭司也是屈指可数,若是卡撒大陆能有一个萨满祭司,绝对会被整个兽族都高高捧着。

可是,这么多年过去,已经很久没有萨满祭司的出现了,怎么如今……人族居然出现了一个萨满祭司?

“至于是不是萨满祭司,念儿并不知。”念奴娇显然只是南州界的一个普通人,虽然琴艺冠绝世间,但她实力并不高,所以对这些也没有多少了解,她斟酌地补充道,“反正这位摆渡者,只要是他预测了的事,就一定会发生。”

“这还真倒是有些奇怪了。”麒渊的丹凤眼里含了一丝疑虑,眸色多了几分探究,“如果是萨满祭司的话,他是不会经常为他人预测的,毕竟预知这种事,算是泄露了天机,预测多的话,是会遭受到天道的反噬的,从而缩短寿命,更甚者,如果一个不慎,会死。”

这也是为什么萨满祭司十分稀少的缘故,因为没有任何一个智慧生命愿意牺牲自己的性命去帮别人预测未来。

“行了,管那个摆渡者是不是萨满祭司,都和我们无关。”凰溟的性子向来有些火爆,他毫不在意,而是看向了绿衣女子,邪肆一笑,“念姑娘还没有和我们讲,我们怎么样才能征得那位摆渡者的同意,让他送我们去风羽之谷?”

不是他们不想直接买一艘船,然后渡海而去,因为坏就坏在,南淮城通往风羽之谷的那片海,虽然不及星辰海洋那般大,但却有着一个奇异的特性,那就是只有特定材料制造而成的船,才能在海上漂浮,其他船只要一出海,没过多久,就会沉下去。

因此,这片原本无名的海,又多了一个名字,叫做沉海。

而这种特定材料制成的船,只有海关那里有,其余地方就算是想买也买不到,所以,他们若想去风羽之谷,必须要经过摆渡者的同意。

“说来也很奇怪,摆渡者这个人性子十分的捉摸不透。”念奴娇看了一眼凰溟,然后避开了那双十分幽深的眼眸,平复了一下心跳后,接着说道,“而这次,他居然放出话来,谁若是能将九叶灵魄交给他,他便可以答应那人一件事情。”

“九叶灵魄?”听到这个词,八个人相视了一会儿,然后皆陷入了沉思之中。

他们知道什么是九叶灵魄,九叶灵魄是一种天才地宝,十分的稀少,甚至是比红莲业火花还罕见的存在,因为只有在古书籍上,才能寻得半点九叶灵魄的资料。

可它不光稀少,甚至,九族内没有任何一个智慧生命知道九叶灵魄的作用是什么,只知道它十分的珍惜,古书籍上也只是记载了九叶灵魄的模样,并没有提其效果。

而如今,这位摆渡者居然想要九叶灵魄?

难不成他知道九叶灵魄有什么作用吗?

可是九叶灵魄实在是太过稀少,他们也只是听过这个名字,其真身根本从未见过。

凰灵薇显然想到了这一点,她冷冷地皱眉:“除了九叶灵魄,就没有其他东西可以替代了吗?”

难道他们这次来南淮城得功亏一篑?还是得从中州界走?

其他几个人也蹙起了眉头,都在想着解决办法。

“哼,也不知道那个摆渡者究竟是什么人,我估计他连九叶灵魄见都没有见过。”凰溟微微冷笑一声,“我们不如用武力来压他,逼着他送我们去风羽之谷。”

此话一出,剩下的学员眼睛一亮,这倒还是一个好办法。

“可、可是,我们若是在南淮城里那般大动干戈,会被四灵学院的人发现的。”瑞兰显然考虑得更为周到,虽然他长了一张牲畜无害,看上去就十分好骗的样子,但其实,他是这个小队里最多智的人。

“瑞兰说的不错,我们不能动手。”凰灵薇的脸色稍稍缓和,她抬头看着念奴娇,声音却依旧冰寒,“但我想,既然念姑娘能约我们在这里见面,显然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了吧?”

“灵薇公主果然聪慧。”念奴娇先是愣了一下,然后那如水的目光轻轻地将八个来自卡撒大陆的人扫视了一遍,她微微一笑,道,“也是诸位来的巧,这九叶灵魄,已经出现了。”

“出现了?!”不光是屋子里的人吃了一惊,连坐在屋顶上,细听他们谈话的卿云歌也是微微一惊。

她也在古书籍上见过关于九叶灵魄的描述,自然知道它是多么的稀有,如今竟然会出现在人族的一个小小的城市之中?

而且又那么恰好,那位把控着南淮城海关的摆渡者需要九叶灵魄?

总感觉……这是个陷阱一样。

“卿卿应该知道,五年一次的九音大会吧?”这个时候,容瑾淮偏过头来望着红裙少女,见她点了点头之后,续道,“九叶灵魄,就是这一次九音大会,第一的奖品。”

闻言,卿云歌微微凝眉,她略略沉思片刻,道:“九音大会怎么会把这么稀有的东西拿出来当奖品?”

且先不说九音大会是怎么得到九叶灵魄的,就算得到了,居然拿出来送人?

“不知。”容瑾淮轻轻地摇了摇头,“也许在九音大会的主办方看来,九叶灵魄虽然珍贵,但并没有什么用处,所以才拿出来作为奖品。”

“有这个可能。”卿云歌摸了摸下巴,然后她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咳嗽了几声,道,“那个什么容世子啊,多谢了。”

原来他竟然是知道卡撒学院的学员在这里与琴绝密谋,才约她来倚红楼的,看来,就算他与琴绝有什么关系,也只是去套话?

不过是用什么方法套话?难不成……是美男计?

唔……这个可能性不小。

想到这里,卿云歌又看了一眼身边的人,瞧见他的侧颜俊美无双,脸部的线条柔和凉薄,夜空下,他的一身白衣益发的出尘,一眼望去,仿佛悬崖边独自盛开的雪莲,遗世独立,不似凡人。

真是妖孽啊。

卿云歌不由地在心里嘀咕了一声,她阅遍美色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见到一个男人,能长成这个模样,不光长相颠倒众生,连着那气度也是风华无比,难怪那么多女子对这位第一世子,都趋之若鹜。

“我们都认识这么久了,还叫我容世子?”察觉到红裙少女的目光,容瑾淮回过头来,朝着她挑了挑眉,“卿卿也太同我见外了吧。”

“嗯?”卿云歌还正在偷偷地打量着眼前人的时候,却冷不丁发现他转过了头,连忙敛去有些露骨的目光,然后诧异地问,“那我叫你什么?”

“叫我……”容瑾淮刚把一个名字抵在了唇边,却发现那个名字已经被他弃用很久了,于是他浅浅一笑,“叫我瑾淮便好。”

他说,叫我瑾淮便好。

声音低沉而柔软,仿佛清风悄悄拂过耳畔,撩动耳膜。

听到这句话,不知道为什么,卿云歌忽然感觉自己的脸微微发热起来,她怎么总感觉,这个称呼有些暧昧?让她觉得叫不出来……

可是不应该啊,她叫萧沐晨的时候,有时候也为了方便直接叫沐晨,一些还算熟悉的男性学员,也是直接称呼他们的名字,她一直也没觉得有多难以启齿。

怎么一到容瑾淮这里,就叫不出来了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真是奇了怪了。

在那温柔而缱绻的目光之下,卿云歌抬头,看着她张了张嘴,然而却一直吐不出一句话,内心只想掩面。

她实在是……叫不出来啊,总觉得说出瑾淮这两个字,心里总感觉有些怪,貌似是……羞耻?

羞耻个屁啊,她明明脸皮挺厚的。

魔障了魔障了,卿云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赶紧把有些奇怪的想法丢了出去,然后她紧了紧嗓子,一脸肃穆道:“等下次再说吧。”

先把这件事情略过再说,说不定等到下次,容瑾淮就忘了,大不了……以后自己不叫他容世子,叫他“喂”吧。

嗯,这个主意甚好。

闻言,容瑾淮只是轻轻笑笑,便不再多说,而是话锋一转:“所以卿卿方才说要感谢我,如何谢?”

这边,卿云歌还在思索着,为什么人家叫她就叫的那么自然呢?

左一个卿卿右一个卿卿,丝毫也没有任何不自在,怎么她不过是叫人家一个名字,就死活都叫不出来?

大概……容瑾淮的脸皮比她还要厚?这确实是个事实。

然后她听到他来了这么一句话,顿时提高了警惕,因为每次他问出这句话,都会让她内心憋着一口气。

卿云歌看了白衣男子一眼,道:“只要跟我的身体无关,你说什么我都答应。”

从和他认识以来,他帮了她不少,对此,她表示很感激,若是日后他需要她的时候,她一定会站在他的身边。

可、是!

再怎么感激,以身相许这种事,还是算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先是一愣,然后笑了起来,笑声仿佛泉水叮咚而鸣,清雅悦耳。

他笑了很久,才道:“其实我不需要你怎么谢我,只希望……”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顿了顿,然后低沉了下来:“只希望你能一直好好地站在我的面前。”

千年之前的痛,他不想在经历第二次了,那种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最爱的人,为了自己,为了苍生而死在他的面前的痛,根本无法用言语来描述,那种仿佛置身于烈火之中,被熊熊燃烧的疼,那种撕心裂肺的苦。

他真的不想再经历一遍了。

他已经……承受不住了。

不过幸好,她还能回来,而这一世,他也有足够的实力去保护她,不会再让她一人赴死,前世的那些凶手,他会和她一起,将他们全部屠尽。

卿云歌有点没有明白这句话,她不是一直好好地站在他面前呢吗?

但触及到白衣男子有些黯然的目光的时候,她的心忽然微微收缩了一下,似乎因为他的黯然,她的心也在跟着一起疼,为什么……会这么疼?

就像是……很久以前,这个人,就已经被镌刻到神魂深处,难以抹去了。

“你放心……”良久,卿云歌终于还是抬起手来,轻轻地拍打着他的背,轻声安慰,“我当然会一直好好地站在你的面前,你帮了我这么多,若是日后你有需要我的地方,我一定会站在你的身边。”

忽然,卿云歌感觉到一阵幽幽的冷梅香将她包裹起来,这种香气一直让她很心安。

她有些诧异地抬头,发现不知何时,她整个人都已经被白衣男子圈在了怀中,他的下巴抵在她的间肩膀处,然后,耳畔处传来了一声有些低哑的轻叹:“让我抱一会儿。”

卿云歌这一次却没有把容瑾淮推开,她也是默默地叹了一声,任由他抱着。

如果这样能让他心安的话,也没有什么大不了。

总感觉……他经历的很多啊,明明只是一个二十一岁的年轻人,那种悠远的目光却仿佛带着沉淀了千年的悲伤,真让人有些心疼。

屋顶上的两人紧紧相拥着,时光静谧而美好,而倚红楼内,卡撒学院的一行人,却是忧虑重重。

“念姑娘是说,只有拿到了九音大会的第一,才能得到九叶灵魄?”凰灵薇先是因为九叶灵魄的出现震了一震,继而皱眉道,“可是我们也不懂得人族的六艺,又如何取得第一?”

兽族一直是个好战的种族,所有的兽人一出生,就只有战斗这一个目标,也因此,琴棋书画这些东西,兽人们是没有一个精通的,女性兽人也一样,所以更不用说刺绣女红了。

凰灵薇一直不能理解,为什么这些东西在人族却很是流行。

再贫穷的家庭,也会让自己的孩子习得琴棋书画中的几样,按照她的想法,有这个时间,还不如去修炼,毕竟,这是一个以实力为尊的世界。

“薇薇,你可真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啊。”听到这句话,凰溟大笑起来。

狂傲的笑声传出去好远,如若不是这里被下了结界,早就把倚红楼其余的客人给惊扰了。

“凰溟!”凰灵薇看都没有看这个邪异的男人一眼,而是冷冷地出声,声音中警告的意味很浓。

“我错了我错了,我们家薇薇是九族第一聪明的美人儿。”凰溟依旧笑着,他的目光却更加的肆无忌惮,“可是薇薇似乎忘了,我们面前,就坐着一个绝对能拿到九音大会第一的人。”

此话一出,凰灵薇这才抬起头来,她先是看了凰溟一眼,然后把目光落在了念奴娇的身上,眉头这才舒展开来。

她确实是忘了,有着念奴娇在,这九音大会的第一一定唾手可得,毕竟在五年前的那一届九音大会上,念奴娇就已经是第一了。

“灵薇公主照顾念儿这么多年,念儿自然会回报公主殿下。”看见这位凤凰族的公主望向了她,念奴娇轻轻一笑,道,“九音大会念儿可以参加,只不过……”

“不过什么?”闻言,凰灵薇的眉头又皱了起来,眉目冰寒一片。

她已经给了这个念奴娇够多的好处了,居然还如此得寸进尺。

“灵薇公主莫要生气,念儿并不是想向公主讨要什么东西。”念奴娇感受到了眼前人的怒意,连忙道,“只不过这一次九音大会,出现了一个很棘手的对手,念儿不敢保证,能能拿到第一。”

九音大会之所以名为九音,就是各种音色荟萃在一起,到最后哪个音脱颖而出,弹奏出那个音的主人,就会成为九音大会的第一。

念奴娇只是琴绝,琴中的第一,而除了琴绝之外,还有箫绝、笛绝、笙绝等等,她必须还要打败这些人,才能拿到整个九音大会的第一。

“哦?”凰灵薇还未答话,凰溟先开口了,“这人族之中,还有人在音上的造诣,能在念姑娘你之上?”

“其实念儿也不知道她在不在念儿之上,因为这是她第一次来参加九音大会。”念奴娇蹙了蹙眉,“但听其他人传言,说她也是十分的厉害罢了。”

“她是谁?”凰灵薇问道,“若是害怕她夺得第一,直接杀了便可。”

为了培养念奴娇这个眼线,她还专门给她送了几个兽人当手下,南淮城里的人修为都不高,杀一个人,应该是轻轻松松的事情,也不容易被发现。

“笙绝。”念奴娇答,“笙绝的背景似乎不小,所以我也不敢轻举妄动。”

说到这里,她的水眸之中划过一丝疑惑,这个笙绝就像是凭空出现的一般,以前闻所未闻。

“这倒是有趣极了。”许久为说话的麒渊开口了,他笑意盈盈道,“那不知道念姑娘想让我们对这位笙绝,做什么?”

“麒渊殿下好眼力。”念奴娇没想到自己心中的事情这么快就被人戳穿了,但她没有丝毫地尴尬,仍优雅地笑着,“杀笙绝是不可能了,念儿只想请诸位替念儿拦下笙绝,让她没有办法参加九音大会,这就足够了。”

“可以。”听到这句话,凰灵薇毫不犹豫地应下了,阻止一个笙绝参加九音大会,动静应该要比杀一个摆渡者小得多,谨慎一些的话,应该不会被四灵学院的人发现。

然而凰灵薇并不知道,他们的这次对话,全部都被两个人给听去了,而这两个人之中,有一个人,恰好就是四灵学院中的一员。

此刻屋顶上的两个人已经分开了,面色皆是很平静,仿佛先前的举动不过是一场梦,卿云歌托着腮,坐在容瑾淮身边,依旧侧耳听着屋子里的对话。

“笙绝?”卿云歌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然后戳了戳旁边的人,“你听过吗?”

她也是在朱雀国的时候,听过九音大会的名号,依照原身十五年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性子,九音大会的具体资料,真的是一点都不清楚。

不过……咱旁边有个无所不知的人啊,而且这个人五年前还参加过九音大会。

“笙绝应该是第一来参加九音大会。”闻言,容瑾淮略略沉吟了一下,道,“五年前我并没有见过她,而且,今天念奴娇约我见面,就是想让我替她除掉笙绝。”

“念奴娇约你见面?”卿云歌的注意力完全被最后一句话给吸引了,她瞟了他一眼,“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还让你帮她做这种事?”

后宫吧,肯定是后宫啊。

听到这话,容瑾淮偏过头来望她,然后轻浅一笑:“什么关系都没有,如果非要有什么关系的话,大概是霜临、雨落跟我的那种关系,而且这种关系,也在今天解除了。”

言下之意,你不用担心。

“你居然能拐到琴绝做手下?”卿云歌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你今天又把你这个手下给踹了?”

嗯,心里忽然有些爽,又不知道是为什么。

“卿卿你不觉得你这个样子,像是……”他看着她,欲言又止。

“像什么?”卿云歌诧异地回看他,然后摸了摸自己的脸,她现在的样子很奇怪吗?

“像是……”顿了顿,容瑾淮低低一笑,“像是妻子在逼问丈夫他在外面有没有别的女人。”

卿云歌:“……?!”

什么鬼哟!

见鬼的妻子逼问丈夫,她明明只是八卦好不好!

怎么每次一到容瑾淮嘴里,就变了味呢。

“你就一天到晚曲解我的意思。”卿云歌咬牙切齿,“不要脸!”

枉她先前还那么体贴地安慰他,早知道直接踹开了。

“我一直很不要脸。”熟料,容瑾淮轻飘飘地来了这么一句话,“卿卿还不知道吗?”

卿云歌:“……”

他赢了,不要脸居然还这么坦然,她佩服!

于是,这个夜晚过得异常的痛苦,一边又要计划如何破坏卡撒学院的行动,一边还要应付着眸腹黑世子时不时说出的惊天之语,等到卿云歌回到萧家的时候,已经是三更天了。

本来她还想问问,他要不要一起去萧家,结果还没等她问,他就问她要不要跟他一起去他那里住,然后她就把想问的话生生地又咽回了肚子里。

不好意思,为了她身体的安全,她绝对不会去容瑾淮那里住的,鬼知道他会不会趁着她睡觉的时候爬她床啊!

然后,卿云歌在把卡撒学院的那些人和琴绝念奴娇的对话听完之后,连招呼都没打,从屋顶上跳了下来,就回萧家去了。

而等到第二天起来后,她把这件事同其他六个人一说,他们都有些吃惊。

“哇小师妹,你昨天晚上真的去青楼了啊。”易染染的关注重点显然有些问题,她将红裙少女上下打量了一眼,“你不会已经被唔……”

话还没说完,她的嘴巴就被一块点心给塞住了,紧接着,旁边传了一个声音:“多吃饭,少说话。”

“染染姐你想多了,我去青楼只是打探消息。”卿云歌觉得,如若不是冷夜及时堵住了易染染的嘴,她这个师姐,肯定又会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话来,她扶额,“这不,我就把卡撒学院的人给打听来了?”

咳,至于容瑾淮,她还是不提的好,真的是有损她的清誉。

“卡撒学院的人也是奇怪,偏偏跑到青楼那种地方去。”梦惜的眸中划过一丝不屑,“也不知道这一次他们到底派谁来了。”

四大院之内,每个学院顶尖实力的学员之间,都是互相认识的,虽然卡撒学院与四灵学院是死敌,但两所学院有时候也会因为校际竞争任务而有所碰撞,久而久之,老生们都熟悉了起来。

“肯定有凰灵薇那个女人啊。”易染染撇了撇嘴,“她可是卡撒学院这一届的天才,这么重要的任务,怎么可能不派出她?小师妹你说是不是?”

最后一句话,是对着卿云歌说的。

“不仅有凰灵薇,还有麒渊,瑞兰·怀特曼。”卿云歌点点头,又说出了几个名字,全部都是她昨天晚上听见的,顿了顿,她补充道,“他们这一次来了八个人,有一个人,似乎已经从学院里毕业了,叫凰溟。”

“什么?!”易染染吃了一惊,“凰溟也来了?”

听到这个名字,冷夜也是皱了皱眉:“如果这次任务之中还有凰溟的话,那我们还真不好办。”

凰溟他们虽然没有见过,但也听以前的师兄师姐们提过,这个来自凤凰族的兽人实力十分的高,而且他的玄力,是罕见的精神系。

当年他还在卡撒学院的时候,修为就已经到了冥阶高段了,这些年过去,就算他还没有到灵阶,冥阶九段巅峰应该是少不了。

可这一次四灵学院派来的人,实力最高的,也只是冷夜,冥阶六段而已,万万不能和凰溟抗衡的。

此话一出,众人的神色皆是一变,他们都没有料到,一个已经从卡撒学院毕业的老人,居然也会参加这一次的行动。

“我就说卡撒学院一直阴险得很!”易染染怒气冲天,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把一旁的梦惜吓了一跳,“明明学院的任务只能是在校的学员接,他们竟然还允许凰溟来,简直过分。”

四大学院内一直有一个规定,就是毕业的学员是不可以插手学院内的事务。

“那现在该如何是好?”梦惜也皱了皱眉,“他们若是去阻止笙绝参加九音大会,我们又该如何拦截?”

众皆沉默,整个屋子里寂静一片,只能听见窗外风吹树叶发出的泠泠声。

忽然,这段沉默被一声轻笑打断。

“师兄师姐们似乎忘了一件事。”卿云歌弯了弯唇,道,“校际竞争任务,向来都是智取,我们武力不足,完全可以用计谋来补。”

“话虽如此……”闻言,梦惜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可是我们也想不出来什么好的计谋。”

“小云歌可是有了什么好的计策?”冷夜问。

这句话一出,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红裙少女身上,连一向目中无人的沈长玦都看着她,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计策自然是有的。”卿云歌微微一笑,“只不过现在,还不可说。”

“小师妹此言作何解释?”易染染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不说我们怎么去做?”

“就是因为,我们什么都不用做。”卿云歌挑眉,玫瑰紫色的瞳中划过一丝狡黠,“卡撒学院的人若是想阻拦笙绝参加九音大会,就阻拦好了,我们不管。”

“不管?”梦惜叫了出来,“你这不就是让我们此次的任务无法进行了吗?”

“梦惜师姐莫急。”卿云歌的声音不紧不慢,“因为就算他们阻拦了笙绝,这一次九音大会的第一,也不会是琴绝念奴娇。”

听到这番话,六个人的眼中都浮起一抹疑惑,白陌尘开口:“我听说,念奴娇的琴艺冠绝天下,如果没有了笙绝,还有谁能赢得了她?”

众人又看向了红裙少女,却见少女浅浅地笑了笑:“自然是有人能赢过她,但至于这个人是谁,到时候在九音大会上,你们就能知道了。”

“我信小师妹。”易染染拍了拍胸脯,“既然小师妹说不用管,那就不管,反正就算凰灵薇他们得到了九叶灵魄,我们也可以抢过来。”

“抢?怎么抢?”闻言,梦惜不屑地哼了一声,“你再厉害,能比得过凰溟?”

小地方来的就是小地方来的,天天就知道打来打去。

易染染正想发怒,却被卿云歌一个眼神止住了,她微微一笑,道:“染染姐这么相信我,我自然不会让染染姐失望,这九叶灵魄,念奴娇一定不会拿到手里。”

昨晚,听到卡撒学院要阻止笙绝参赛的消息后,她便迅速想到了一个不用动武,便可以轻轻松松让凰灵薇那些人拿不到九叶灵魄的想法。

那就是——她以参赛者的身份,参加九音大会。

她虽然没有听过念奴娇的琴音,但是容瑾淮同她讲,念奴娇的琴艺,是在她之下的,虽然这个腹黑的世子有时候说出的话十分的不靠谱,但确实可信。

那么左右都是她得利,不妨也就参加一下九音大会,刚好能在大会上,和那个念奴娇较量一番,看看这位琴绝的琴艺,是不是真的就是天下第一。

嗯,也好看看,某世子是不是真的教念奴娇弹琴了。

毕竟,她也听过容瑾淮弹琴不是?刚好趁着九音大会,好好地查看一番。

她这是好奇!

“我也信小云歌的话。”冷夜偏头,妖娆一笑,“至于凰溟,我们也有办法能敌过他。”

听到这句话,白陌尘也是一笑:“我倒是忘了,冷兄你的玄力属性,也是精神系。”

拥有精神系玄力的修炼者,跟其余玄力属性的修炼者不同,其实力是跟精神修为挂钩的,而不是看玄力修为的高低。

换句话说,如果冷夜的精神修为要比凰溟高的话,那么哪怕凰溟已经达到了灵阶,都不会是冷夜的对手。

“咦,冷夜,你精神境界到哪儿了?”易染染的眼睛一亮,用胳膊肘撞了撞紫衣男子。

“不可说不可说。”冷夜轻轻地摇了摇头,“到时候若是真的和凰溟对上了,你们自然会知道。”

“一个个神秘的不行。”易染染撇了撇嘴,她神色有些不爽,于是只能换个话题,“不过,你们不觉得,比起卡撒学院,那个神秘的摆渡者更有意思吗?”

卿云歌方才也解释了一下那位摆渡者,所以小队里的其他学员对此也了解了一些,但是因为卡撒学院的事情,他们差点忘了这位摆渡者。

“我也觉得那位摆渡者让我的兴趣更大。”梦惜也点了点头,“我在梦家的时候,也没听过一个人居然能预测祸福凶吉和未来。”

“我看今天阳光不错。”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抬头,瞅了一眼窗户外,然后回过头来,对着众人道,“那不如,我们现在就去海关口,拜访一下那位摆渡者吧。”

说来也奇怪,她心里总有那么一种熟悉的感觉,这个所谓的南淮摆渡者,她似乎……认识啊。

------题外话------

抱在一起了!

我发糖了!

亲妈对不对!

猜猜那位摆渡者是谁,前文出现过~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