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你为什么叫容瑾淮?(加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船还是先前的那条船,却比白天的时候,多添了一份神秘。

静谧而深沉的夜下,摆渡者坐在船的甲板上,一口叼着烟斗。

他先是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将烟圈全部吐出之后,才看了一眼面前的白衣男子,然后微微地笑了:“没想到在这种小地方还能碰见诺兰殿下,是我的荣幸。”

“你不属于九族之中任何一个种族。”容瑾淮丝毫没有因为摆渡者的笑容而收敛杀机,容色更加冰凉,“你到底是谁?”

闻言,摆渡者稍稍地愣了一下,继而摇头一笑,他深深地看着面前的人,叹了一声:“不得不说,你的性子同你母亲,还真是像。”

这一句话一出,容瑾淮的身子猛地绷直了,瞳孔中折射出那一瞬的暴怒,让人不觉心中一惊,但很快,双眸又恢复了正常,只不过眸色在这一刻,却变成了金色。

黄金瞳,再度现世。

威压,铺天盖地而来。

摆渡人面对这股威压,清隽的面容依旧沉稳,他又吸了一口烟,淡淡一笑:“你现在的名字,也是为了纪念你的母亲吗?”

容瑾淮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冷冷地看着摆渡人,握着折扇的手不由地微微缩紧了一些,指尖因为过度用力而有些发白。

他压抑着自己内心翻滚的情绪,如若不然,他可能会直接杀了眼前的人。

摆渡人又是一笑,他的目光悠远而空洞,像是看见了过去的悲喜哀乐,他轻声喃喃:“我见过你的母亲,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嫁给你的父亲,而我见你母亲的地方,就是这里。”

说到这里,他回头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微微笑道:“那个时候,你还没有出生。”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沉默了下来,但是瞳中的光芒却没有随之黯淡,反而更加浓烈。

以他的势力和实力,竟然也看不穿眼前的这个南淮摆渡者,无论是其修为还是身份。

而有一句话摆渡者说对了,他现在的名字,是为了纪念他的母亲。

他一生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之一,他的母亲,舞轻袖。

曾经,九族之中流传过这样一首诗。

一舞星辰乱,

风轻容华淡。

长袖朱裙展,

玉骨莲心翩。

说的,就是他的母亲。

而自从千年之前的那件事情之后,他便弃了他在王族之中的名字,然后这首诗取其中一字为姓,又因为他母亲给他的随身玉佩和这座名为南淮的城市,取名为瑾淮。

那日在青阳山的时候,他同卿卿所说的关于他母亲的事情,除了隐瞒身份之外,是没有半点假话在内的。

“你到底是谁?”这个时候,容瑾淮终于开口了,只不过向来清冽的声音,此刻却带了一丝沙哑,又将最开始的问题重复了一遍。

虽然说今晚是他来主动找摆渡者的,但很明显,摆渡者早就知道了他要来,而在这里等着他,然后,又专门提起了他的母亲。

听到这句话,摆渡者但笑不语,良久,他才道:“我是谁不重要,你大可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也不会伤害那个小丫头,我只是……想让日子过得有趣一些罢了。”

顿了顿,他站起身来,面朝大海,目光望向了遥远的彼岸。

摆渡者幽幽一叹:“毕竟,我活的时间实在是太久了,久到我都忘了,我叫什么了。”

不待白衣男子回答,摆渡者又转过身来,朝他微微一笑,道:“至于九叶灵魄,那是我给九音大会主办方的,这样东西,就当做我见你们的谢礼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那袭水墨色长袍忽然直接消失了,甲板之上此刻空无一人,唯有海风吹拂而过,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夜色深沉,海天相接之处浮起了淡淡的雾气,将天空上的弯月给笼罩住了,海面上风平浪静,偶有浪花翻滚,卷岸而上,岑寂冰冷。

看到这一幕,容瑾淮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他低声喃喃:“不是破碎虚空,难不成是……”

像是想到了什么,他的双眸骤然一沉,脱口:“跳跃空间?”

如果先前他还并不能确定,这个所谓的南淮摆渡者来自哪里,那么现在他可以确定了。

能施展出跳跃空间的,只有那个地方的人。

神明的诞生之地,神玄岛。

可是能有着知天命、通阴阳、晓八卦、卜祸福的能力的人,神玄岛上也寥寥无几吧?

那么这个摆渡者,到底是谁呢?

他既然说,他不会伤害他们,那么姑且认为他是没有恶意的,毕竟,神玄岛的人,可是不能插手九族之间的事情的,如果违反,是要跟九大守护者一样,遭天谴的。

容瑾淮微微眯起眼,临海而立,他望着摆渡者消失的地方,久久没有移开目光。

就在他准备离开这里的时候,忽然耳朵微微一动,听到了一阵打斗声,而在打斗声中,还传来了一声女子的冷喝:“把你的面具给我拿、下、来!”

这一声冷喝让容瑾淮成功地顿住了脚步,他凝了凝眉,身形一个微闪,就到了声音的来源地,然后发现这正在打斗的两个人,他恰好都认识。

便见夜色之下,两抹红色迅速地在空中飞舞,看上去,本来应该是一场惊心动魄的舞蹈,却因为寒光的闪烁,生生地斩断了这份美好。

其中的一抹红色正是卿云歌,她其实根本没有料到,她这一次夜行会碰见凰灵薇。

而见到凰灵薇的那一刻,她才发现,这个凤凰族的兽人她竟然在一个多月前,就在卡撒大陆的关口处见过了,那个时候,她就感觉到,凰灵薇对她有敌意,而且不小。

然而今晚的正事并不是跟卡撒学院的学员较量,所以卿云歌也只是多看了凰灵薇一眼,便没有理会,谁知,就是这一眼,让凰灵薇把她给拦了下来,原因是因为,她不该看。

卿云歌当时就被气笑了,你说你又走在大街上,人来人往的,不经意地看了一眼,还不让人看?这是什么理由?

但她并不打算和凰灵薇一般较量,并非是因为她打不过这位凤凰族的公主,而是因为她懒,谁没事儿干天天打架啊,真的是浪费力气。

然而,卿云歌显然低估了凰灵薇的脾气,她连一步都没有迈出去,就又被挡住了,这一次人家倒是没有说什么她不该看,反而很淡然地说,让她把面具摘下来。

卿云歌:“……”

这公主真的不是脑子有病吧?

且先不说她根本不会摘下面具,就算她要摘下,也不会让凰灵薇看到。

毕竟卿云歌并不知道,凰灵薇是否见过她的母亲凤琅嬛,万一不仅见过,还有仇呢?

有仇的话,她摘下面具,估计下一秒,就会被绑回凤凰族,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自然,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拦截,就算是个脾气好的人也会发怒,何况她的脾气并不好。

所以当时,她对着这位凤凰族的公主说了这么一句话,语气很是诚恳:“我害怕我摘了面具,你会因为你自己太丑,而撞墙。”

挑衅谁不会啊,她奉陪到底!

也就是这一句话,很好地将凰灵薇地怒火再度提到了一个高度,她二话没说,直接就动起手来,被一个人类如此嘲讽,她作为王族公主的颜面又何存?!

而且这个红裙少女,让她十分地看不惯,自己本来就喜好红色,此刻见到别人也穿着一身红,还这般嚣张,心情是十分的不好。

她倒要看看,这个人类少女究竟是长了一张什么样的脸,才敢对她说出这样不敬的话。

从短短的一会儿,卿云歌显然已经摸透了凰灵薇的性格,同样身为王族公主,不同于璇姝的跋扈骄纵,凰灵薇向来养尊处优、高高在上,不容许任何人反驳她,她不允许有人跟她站在同一高度,更不会允许自己喜欢的东西,别人也有。

所以凰灵薇的出手,在卿云歌的意料之中。

但是因为有着凤璃剑掩饰修为在前,这位凤凰族的公主明显只是把她当成了一位普通的人族,没有半点修为。

于是凰灵薇根本就没有动用玄力,直接伸出右手,就朝着红裙少女袭来。

而卿云歌看着迎面而来的手掌,知晓她是掉以轻心了,所以也没有客气,直接将极致之火元素附在了掌心上,然后直直地对上了那只手。

只不过,卿云歌的目标却不是阻挡凰灵薇的进攻,而是侧身换了一个方向,右手直接扣住了她的手腕,然后便听“咔嚓——”一声,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凰灵薇的右手,被生生地给折断了。

凰灵薇根本没有料到眼前的红裙少女并非普通人,她只感觉手腕处传来一阵剧痛,然后听见耳畔传来了一个吊儿郎当的声音,那声音道:“怎么样,还想摘我的面具吗?”

------题外话------

唔,这就是世子名字的来由啦~

至于世子母亲的身份,后文揭晓~

艾玛,写诗写上瘾了_(:3」∠)_

我加了一更!

快来表扬勤奋的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