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谁杀了四灵学院的人?(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还未开口,她的手腕处再度传来了剧烈的疼痛,这种疼痛与骨骼折断的疼痛不一样,像是有着火在侵蚀着她的肌肤一样。

她的玄力就是火,竟然还会被火伤?

这一认知让凰灵薇的瞳孔缩了缩,她猛地抬头看向面前笑意盈盈地红裙少女,在看到那只如玉微凉的手上的红光时,原本就冰冷的眸光更加狠厉了起来。

没想到她只是想出来看看诺兰是不是真的在南淮城,这一出来,就碰见了四灵学院的学员,真是走运!

从先前的过招之中,凰灵薇可以看出,眼前的这个红裙少女的实力比她差得太多,如果不是先前太过大意,把她当成了一个普通人,那么自己根本不会遭受着骨骼断裂之痛。

既然是四灵学院的学员,那就好办了,想必这个红裙少女也就是来阻止他们和风羽学院进行交易的学员,今天凑巧让她碰到了,那么刚好……杀掉。

卿云歌背着双手,饶有兴趣地看着凰灵薇,看到她的神色几变,便已经猜出了她想做什么。

想杀她?不好意思,这个世界上能成功杀她的人,还没有出现。

“我说,如果你已经不想摘我的面具了,那么能不能从我眼前走开?”卿云歌微微眯起眼,依旧是一副吊儿郎当的语气,甚至有些不耐烦。

她确定,这一句话一出,以这位凤凰族公主的性子,绝对会被气个半死。

果不其然,听到这话,凰灵薇的雪眸中燃起了熊熊怒火,她冷着脸,左手猛地一抬,只听“咔嚓——”一声,然后将自己的断掉的右手腕又重新接了回去,接骨的过程之中,连神色都没有变化半分。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挑了挑眉,没想到凰灵薇还是一个狠人,二话不说就把骨头又接了回去,如此坚韧的性子,倒是比璇姝要好上不少。

不过没关系,若是凰灵薇再得寸进尺,她不介意,把她的两只手都折断。

“找、死!”而这边,凰灵薇将右手接好之后,眸光冷冷地射向了红裙少女,她森然道,“今天我就先杀了你,然后再去把其他四灵学院的人杀掉。”

说着,她身形一动,一个暴掠而出,迅速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这一次,凰灵薇动用了十分的实力,再也不是先前那般掉以轻心。

因为曾经的师兄师姐们告诉过她,人类一直是九族之中最狡猾的种族,如果一个不慎,可能就会跌入他们的陷阱之中。

至精至纯的玄力迎面而来,卿云歌目光一凛,身子迅速做出了反应,贴于身体两侧的素手在这一刻,同时凝聚起了两种玄力,准备和凰灵薇一拼。

然而,就在她已经准备施展出《夜神的黄昏》的时候,忽然,她看见在距她不过一米的朱裙女子将攻势生生地给收住了,然后双眸震惊地看着一个方向,失声道:“诺兰?!”

卿云歌:“……?”

什么情况,这公主怎么不动了?

这里除了他们还有第二个人吗?

由于今天下了一场暴雨的缘故,很多人很早就回家了,而卿云歌是雨停了之后才出来的。

雨停的时候,也正是摆渡者所说的夜半时分。

这个时间点,街上已经没有人了,偶有几家的灯笼还亮着,也比起之前黯淡了不少。

诺兰?

听起来是一个兽人的名字。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难不成,这个南淮城内,还有着除了卡撒学院的学员之外,另一个兽人?

凰灵薇的身份很高,能让她都为之失神的人,其地位在兽族之中,也必然很高,甚至,有可能在凰灵薇之上。

那么这个诺兰来南淮城的目的,又是什么?

还没等卿云歌琢磨仔细,她便看到凰灵薇的身子直直地朝着一个方向掠去,速度之快,比先前攻击她的时候还要快上不少,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等、下!

说好的要杀她呢!

不能这样勾起了她的兴趣就跑路啊!

这样是很不负责的好不好!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有些无语。

她都做好准备和这个凤凰族的公主玩一玩了,谁知人家不知道看到了什么人,给直接跑了,实在是欺骗她的感情!

算了,跑了就跑了,她总不可能在追上去说,等等公主殿下你别跑啊,你先把我杀了再去找别的人啊,那什么诺兰的吸引力比我还大么?

打、住!

她可没有受虐倾向,凰灵薇走了还是一件好事,就不用浪费力气和这个公主打架了,一切事宜,还是等到九音大会完毕之后再进行不迟。

卿云歌一直很好奇的是,卡撒学院要交给风羽学院的货物到底是什么。

本来想着今天夜半再去见摆渡者一眼,结果被凰灵薇搞了这么一出,她也没心情了。

反正除非摆渡者主动现身,要不然她去了也是空手回来,那么还是回去,等到第二天的时候,同冷夜和易染染他们交流一下关于卡撒学院的情报。

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

这样想着,卿云歌耸了耸肩,然后就转了个方向,顺着来时的路,又回去了。

而她没有看到的是,在她走之后,空无一人的街道又出现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个身影在那里默默驻足了一会儿,直到那抹红色消失在街道尽头,才离开了。

而这边,凰灵薇因为看到一个侧影,很像她印象中的诺兰,她顿时直接放弃了这个让她心里很不舒服的红裙少女,直接追了过去。

毕竟,她已经好久没有见过诺兰了,比起诺兰,其他人都算不了什么。

然而那个侧影走得很快,等她追上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胡同里,然而令凰灵薇失望的是,这个胡同里并没有任何人,只有夜风卷地而过发出的“簌簌”声,寂寥一片。

“错觉?”她有些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向来冰冷的面容出现了一丝裂痕,不由低声喃喃,“我就说,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见到你。”

夜空之下,朱裙女子负手而立,眸光有些湿润,尽管瞳底仍是化不去的冰寒:“距离上一次见你,已经有十几年了吧,那个时候……我还是个小孩子啊。”

风声呜咽,唯有一声幽叹,久久不散。

……

次日,因为下了一晚上雨的缘故,第二天的阳光更烈了,纷纷扬扬的洒在地上,让人根本睁不开眼睛,而这个时候,白陌尘和梦惜他们派出去手下也已经把事情打探完毕了。

“昨天,笙绝落脚的地方,多了一个人,而这个人,应该就是卡撒学院里的一员。”白陌尘听完手下人的汇报之后,神色凝重道,“而今天一大早,那里传来消息,说笙绝无故昏睡,恐怕参加不了九音大会。”

“若说能让一个人昏睡的话,那么那个多出来的人,就应该是凰溟了。”冷夜的眸子微微沉了沉,“只有修炼精神系玄力的人,才可以这么轻松地办到这种事。”

卿云歌深以为然地点了点头,虽然她的玄力属性没有精神力,但是她有一只暗系和精神系双修的契约兽,当初对付兰心然的时候,也是让紫冥出手将她困在了梦魇之中,终身都不会醒来。

不知道凰溟的做法,会不会也是一样的?

如果是的话,就算笙绝日后能醒来,身子也会落下一堆病根,很有可能,她以后都要靠着丹药度日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眸色深了几分,看来兽人的手段也都是十分的狠辣,为了利益可以去伤害一个无辜的人。

“确实是凰溟动的手,也只有他能在那么多人之中来去自如了,而且,还有一件事情特别的巧。”白陌尘忽然笑了笑,有些神秘地说道,“你们可知,九音大会的主办方是谁?”

“是谁?”易染染有些好奇。

卿云歌看了白陌尘一眼,眨了眨眼睛,问道:“不会是……笙绝吧?”

“云歌师妹果然厉害。”听到这句话,白陌尘的神色很是意外,他的目光之中带着赞赏,“就是笙绝。”

此话一出,众人也都是愣了一下,万万没有想到,竟然如此之巧。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就随便那么一猜,居然还猜了个正准。

唔,要是琴绝念奴娇知道了她要陷害的人就是主办九音大会的人,不知道脸上的表情会有多精彩呢。

“本来,笙绝是想借着这次九音大会,让全天下人都知道这个身份。”梦惜显然也已经知道了,她惋惜一笑,“真可惜,这么好的愿望被卡撒学院给破坏了,不知道小姑娘醒来之后,该有多伤心。”

小队之内,因为家庭背景的缘故,白竹灵、白陌尘和梦惜负责探查事情这一项。

“喂,冷夜,不如我们去救救那个笙绝?”易染染戳了戳一旁的紫衣男子,神情有些担忧,“总不能让凰溟就那样把一个姑娘给害了吧。”

“现在还不行。”闻言,冷夜无奈地摇了摇头,“笙绝刚昏睡,消息还没有完全放出来,我们就这样公然上去,会被笙绝的家人认为图谋不轨。”

“冷夜师兄说的没错。”白竹灵微微颔首,声音淡淡道,“我们若想救笙绝,也得等九音大会完了之后才行。”

“那个时候会不会太晚?”易染染转念一想,觉得也对。

“没有晚不晚一说。”冷夜摇了摇头,“要看凰溟的精神修为,究竟是多少了,若是在我之下,多晚我都可以保证笙绝无恙,但若在我之上,就算去的再早,也无济于事。”

“我们不急这一时。”卿云歌想了想,然后说道,“九音大会明天就开始了,等大会完毕之后,我们再去笙绝的住处也不迟。”

“小云歌说的没错。”冷夜点头,表示认同,“而且,既然卡撒学院都已经出手阻止笙绝参赛了,想必在九音大会之前,他们也不会允许笙绝醒过来。”

“对了,我想告诉你们的是……”卿云歌这才想起,她忘了把昨天晚上遇见凰灵薇的事情说出来了,“昨天晚上我睡不着觉,然后就在外面溜达了一圈,你们猜,我出去这一趟,遇见了谁?”

听到这句话,众人的目光再度落在了红裙少女身上,表情都有些茫然,等待着她接下来的回答。

卿云歌弯唇一笑,缓缓开口:“我遇见了凰灵薇。”

顿了顿,又补充道:“然后还和她打了一架。”

此话一出,众人皆是一惊,易染染直接脱口:“小、小师妹,你遇见了凰灵薇那个女人,还和她动手了?”

“嗯,动手了。”卿云歌点了点头,神色很是坦然,“然后我还把她的右手给折断了。”

“嘶——”易染染倒吸了一口气,她的眼睛已经要瞪出来了,“把凰灵薇的手折断了?我没有听错吧?”

这一句话,不仅代表着易染染的想法,也代表着所有人,连沈长玦也是一脸震惊地看着红裙少女,瞳孔微微收缩。

凰灵薇是什么人?

卡撒学院所有的学员之中,目前修为最高的一个,保守估计,其修为应该绝对不会在冥阶五段之下。

而且,她身为凤凰族的公主,带着天生的血脉威压,凡是与她交手的人,都要分出一部分心神来抵抗这股威压,所以,凰灵薇甚至可以越阶挑战。

可以这样说,就算是易染染亲自出手,都不敢保证她能打赢凰灵薇,能打个平手已经很不容易了,遑论折断凰灵薇的手,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而他们都没有想到,一个实力不过魂阶高段的新生,竟然一个照面,就把那位凤凰族的公主的手给折断了?

不可能吧!

怎么可能有人越阶能越那么多?

沈长玦也是微微吸了一口气,他头一次睁眼看了一眼这个红裙少女,冷冷地开口:“你真的把凰灵薇的手折断了?”

不怪他如此震惊,因为他原来出任务的时候见过凰灵薇,也曾和这个凤凰族的公主打过照面,他知道凰灵薇的实力到底强到了什么地步。

“是啊。”闻言,卿云歌耸了耸肩,神色有些遗憾,“不过可惜的是,没有折个彻底,她又把自己的手给接回去了。”

如果不是凰灵薇因为那个什么叫诺兰的兽人给突然离开了,她估摸会给她折的再彻底一些。

血脉威压,她感受不到,凰灵薇的火属性又在她之下,纵然凰灵薇比她的修为高了很多,可她也并不是没有一战之力。

真可惜,居然给走了。

要是等她有朝一日碰到那个诺兰,一定要揍他一顿!让他坏她好事!

“小师妹。”听到这句话,易染染敬畏地远离了红裙少女,然后用一种看怪物的眼神看着她,比了个大拇指道,“你真的是个变态。”

卿云歌:“……”

虽然她知道她这位同殿师姐是在夸她,可是也不要用变态这种词儿啊。

“小云歌的确是个变态。”这一次,冷夜罕见的赞同了易染染说的话,他妖娆一笑,“如果我记得不错,那日小云歌同林旭比试完炼丹之后,被丹灵塔的人给拦截住了吧?”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说,冷夜真相了。

那日,她在回到新生居住地前,好不容易摆脱了那群有些疯狂的学员之外,在路上,被两个老头子给拦住了。

她当时还在想,学院里什么时候多了两个这么老的人,会不会是什么厉害的导师一类的,结果,还没等她问他们是谁,就目瞪口呆地看到其中一个老头儿手舞足蹈起来,边跳边说:“哦我的天哪,老二,咱们终于见到小丫头了。”

另一个老头儿比手舞足蹈的这个看起来要稳重不少,但看向她的目光也让她不由地有些毛骨悚然,就像是在看什么怪物一样。

“你们二位是……?”卿云歌觉得如果再这样被盯着看下去,她迟早会少层皮,不如率先开口,先看看这两个老头儿有没有恶意。

听到这句话,手舞足蹈的老头一下子不跳了,然后满脸笑容地看着她:“小丫头,你愿不愿意来我们丹灵塔?”

还没等她答话,老头儿又开口了:“只要你能来我们丹灵塔,我保证,你会得到丹灵塔最好的资源,甚至,塔主也会亲自来教导你。”

后来卿云歌才知道这两个老头儿就是炼药师公会中,丹灵塔的长老,他们因为看了她和林旭的比试,想邀请她加入丹灵塔。

不过,她目前还在四灵学院学习,所以就委婉地拒绝了,毕竟,她有药殿在手,也用不着去什么丹灵塔。

结果,这一拒绝,这个丹灵塔的大长老面容一下子狰狞了起来,忽然狂吼一声:“老二,快跟我一起把这个小丫头绑回去!”

卿云歌:“……”

丹灵塔的人脾气都这么爆吗,那看来就算她从四灵学院毕业了,也还是不要去了,万一哪一天真的被绑了怎么办。

幸好,旁边还有一个比较稳重的二长老,他一听到大长老这话,眼疾手快,一个手刀,就把暴躁的大长老给劈晕了,然后一边大长老扛起来,一边有些歉意地对她说:“抱歉抱歉,大哥的性子就这样,放心小丫头,我们不会强迫你的,如果你有一天想通了,就来找我们,丹灵塔的大门永远为你开着。”

说完这句话,之后,二长老扛着大长老,蹭蹭蹭地就跑了。

卿云歌:“……”

她怎么觉得这丹灵塔的长老都有些异于常人啊,一个二话不说要绑她,一个二话不说直接把自家大哥敲晕,怎么看也不是正常人。

于是,在经历了这么一番戏剧性的事情之后,卿云歌表示,以后还是离着丹灵塔的人远一些比较好,长老们都这样了,塔主会不会更可怕?

“冷夜师兄可就别埋汰我了。”一想起那天的事,卿云歌就忍不住抽了抽嘴角,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她也不会叫出夜姐姐那种成为,“我可真的是没想到,丹灵塔的人都是疯子。”

“可不就是疯子吗?”闻言,易染染接口了,“我可听说,丹灵塔的塔主,是个举世难见的疯子。”

“举世难见?”卿云歌奇道,“怎么个疯法?”

这塔主得多疯才能举世难见啊。

“我听说,曾经这位丹灵塔的塔主追杀一头帝王兽,就是因为这头帝王兽偷吃了他炼出来的丹药。”易染染摸了摸下巴,“结果,等到他真的把那头帝王兽追杀成功之后,却只是逼着帝王兽把丹药吐出来,甚至,为了让它能吐出来,还直接钻进了那头帝王兽的嘴里。”

“这件事是真的。”白陌尘也点了点头,“白家有人在丹灵塔,曾经目睹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噗——”听到这番话,卿云歌没忍住,直接笑了出来,她一边笑一边摇头,“看来我是真的不能去丹灵塔了,要是去了,我也就成疯子了。”

“小师妹你本来就是疯子啊!”熟料,易染染一拍桌,叫道,“你都能把凰灵薇的手给折了,你还不是个疯子?”

此话一出,其余几个人也都认同地点了点头,这个红裙少女确实是个疯子。

卿云歌扶了扶额,她有些无语:“折个手而已,又不是把她杀了。”

“可别说,很快就要到学院大比了。”易染染忽然兴奋道,“我觉得,这次有了小云歌在,我们四灵学院一定能拿到第一。”

“说到这里,我有些好奇。”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染染姐可知道,那位昔日将四灵学院的学员们都屠尽的人,到底是谁?”

------题外话------

今天也多更一些,第二更在晚上~

来猜猜这个人是谁,前文有提过~

某世子画外音:听说有人要揍我?

云歌:……我怎么知道那就是你mmp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