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龙族(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个问题出来的时候,易染染明显地愣了一下,一时间忘了怎么回答。

其他师兄师姐听到这个问题,也一下子都沉默了。

最后的最后,还是冷夜先开口了,他的声音微微低沉:“小云歌,其实这件事对咱们学院来说,是一件禁忌,本不该同你讲的,但既然你问了,说出来也无妨。”

顿了顿,他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续道:“你知道为什么院长大人当时去卡撒大陆只是杀了卡撒学院的院长,而没有亲手击毙那个造成重大伤亡的学员吗?”

闻言,卿云歌的秀眉蹙了蹙,她想了想,然后道:“那个学员的身份很不一般?”

她见过影溶月几次,了解这位院长大人的性子。

影溶月十分的护短,而且把学员看的比自己还重,她管理四灵学院这么多年来,从来不会允许任何人伤害她的学员,如果谁敢杀她一个学员,那么她绝对会百倍奉还。

卿云歌也一直觉得很奇怪,为什么当年影溶月去卡撒大陆的时候,只是把卡撒学院的院长杀了。

按理说,以她护短的性子来看,首先杀的应该是那个学员才对,除非……除非那个学员的背景,强到连影溶月都动不了。

“是很不一般。”梦惜这个时候也开口了,她的雪眸中划过一丝忌惮,“因为那个学员,是龙族的人。”

龙族是兽族的三大王族之首,虽然麒麟族和凤凰族也同在三大王族之列,但实际上,两个种族的力量加在一起,也敌不过龙族。

可以说,龙族是这个世界上最强悍的种族。

龙族的繁衍能力很强,不像凤凰族和麒麟族,林林总总加起来只有几万族人的数目,整个龙族,龙人的数量,不下百万,而纯血王族,也有着上千人之多,这也是为什么龙族能够成为兽族之首的缘故。

圣纳城,便是龙族的核心城市,龙族中的王族血脉,也都在那里生活。

龙族中的高手十分的多,再加上群居的特性,根本没有智慧生命敢惹他们。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挑了挑眉,道:“如果我没有猜错,那个学员不仅是龙族的人,还是龙族王室的人吧?”

且先不说区区一个普通龙人,根本没有那种天赋和实力,杀掉四灵学院所有人,就算有这么一个龙人,以影溶月的性子,也会将他杀掉。

毕竟,龙族的数目那么多,谁会在意一个普通的族人?

“啧啧啧,要不是这件事只有我们老生知道,我都怀疑云歌师妹亲眼见过那一次学院大比了。”这一次说话的是白陌尘,他摇头一笑,“每次都猜得这么准,不愧是这一届的新生第一。”

白竹灵对于这件事,也是第一次听说,冷淡的眉眼之中也流露出一丝好奇,她问道:“这个龙人是龙族王室中的哪一位?”

“还能是谁啊,不就是那个蒂恩·格兰德咯。”一提起这个名字,易染染就没好气,“人家可是下一任龙族的王,龙族重点培养的对象,就算是咱们院长,也得忌惮几分,要不然,哪里还容得他在那里蹦跶。”

卿云歌虽然没有去过圣纳城,但对于这位闻名整个九族的龙族王子蒂恩·格兰德,还是听过的。

如果昔年,在大比上杀掉四灵学院所有人的学员是蒂恩·格兰德的话,就能理解为什么影溶月没有动手了。

兽人的寿命比人类还要长了不少,普遍寿命都在三百年,修为高的话,活个几千年不再话下。

而兽人只有到成年之后才能化形,八十岁的时候是他们才能在人形和兽形之间来回变换。

别看凰灵薇的外表只有二十岁左右,但实际上,按照兽人的年龄来计算,她已经一百多岁了。

蒂恩·格兰德从卡撒学院毕业之后,就已经着手于龙族的一些事情了,几乎很多人都认为,下一届的龙族之王,一定会是他。

“仔细算算,距离那场学院大比也已经过了几十年了吧?”白陌尘想了想,接着说道,“那个时候蒂恩就可以以一己之力屠尽我们学院的所有参赛学员,那么现在他的实力该会是什么样儿?”

“行了,提他做什么。”听到这句话,易染染冷哼一声,“如若不是我出生的太晚,定会为死去的师兄师姐们报仇。”

四灵学院的荣辱感和凝聚感很强,学院内再怎么斗都无所谓,只要有他人来犯,那么一定会一致对外。

“别说大话了。”冷夜毫不客气地伸出手指弹了一下易染染的头,“连院长都不敢杀的人,你去了岂不是送死?”

易染染一下子不乐意了,她回瞪着紫衣男子:“院长不敢杀,是因为她还要照拂整个学院,我孤身一人,没爹没娘,不怕龙族,大不了一死百了!”

她还真的看不惯那些仗着自己家族背景,在外随意行事的人,龙族王子怎么了,龙族王子就能随便杀人了?

“又开始胡说了。”冷夜摇了摇头,“就算你有那个能力去杀蒂恩,也得先过了他龙侍的那一关,龙侍的实力,可不比蒂恩弱。”

“什么是龙侍?”听到这个词,易染染有些好奇,她以前还从来没有听过龙侍这个说法。

龙侍?龙族的侍卫?

“没什么。”这个时候,冷夜的眸色忽然黯淡了几分,不再说话了。

易染染见到他不愿意说,也就没有多问,反正这么多年来,她也了解她这个好搭档的性子,他不愿意说的话,你再怎么逼问也没有用。

而卿云歌却明显地注意到,冷夜在提到龙侍那个词的时候,一向平淡的双眸中有着挣扎之色,就像龙侍这个词语,触碰到了他内心最不愿意回想的过去。

眸光微微动了动,她若有所思地看了紫衣男子一眼,看来,她这位“夜姐姐”的秘密,也不少啊。

……

九音大会的举办地点,在南淮城的北面,那里有一汪很大的湖泊,上面停了很多的船,而来参加比赛的人,就在这些船内,一个参赛选手,一条船。

湖旁开满了月下香,繁华在风中摇曳生姿,仿佛绝美的流云织缎。

琴绝所在的画舫是这些船内最豪华的一条,此刻,船内不仅有着念奴娇,还有八个来自卡撒大陆的兽人,他们坐在椅子上,喝茶的喝茶,聊天的聊天。

“念姑娘,我已经替你把笙绝给拦下了。”凰溟喝了一口杯中的茶,皱了皱眉,这个味道让他觉得有些难喝,于是放下了杯子,同席地而坐的绿衣女子搭话,“那么九叶灵魄,你一定可以到手,对吧?”

虽然听起来是在问,但却给人一种命令的感觉,若是敢不从,那么下一秒,就会横尸当场。

念奴娇没有抬头,她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然后说:“没有了笙绝,念儿自然会夺得这次九音大会的魁首,九叶灵魄也自然可以到手。”

“那我们就等念姑娘的好消息了。”凰溟邪肆的双眸幽深了几分,“等拿到九叶灵魄,我们就迅速赶往海关,让摆渡者送我们过海。”

“正好,今天大赛完毕之后,我们还能去瞧瞧那位摆渡者究竟是什么人。”闻言,麒渊的眼尾含了一丝笑,一身的写意风流,“可惜了,我前日去拜访了一下,摆渡者居然不在。”

说完之后,他颇为遗憾地摇了摇头。

“薇薇?你怎么不说话?”凰溟这个时候注意到了凰灵薇的不对劲,他的声音带了一分担忧,“出什么事了吗?”

听到这句话,凰灵薇却依旧沉默着,眉眼间除了冰寒,就是疲惫。

很长很长的一段寂静之后,她才缓缓开口:“这次任务完成之后,我会向院长申请提前毕业。”

“提前毕业?”麒渊有些诧异地看了朱裙女子一眼,“你还没到灵阶呢吧?”

“没到。”凰灵薇淡淡地说,“但不代表我完成不了毕业的考核。”

若是能完成考核,就算没有到灵阶,也是可以毕业的。

凰焱的眉头一挑,他的神色罕见地凝重了起来,问道:“你毕业之后,就会回到凤凰族?”

“不……”凰灵薇的声音极淡,她浮着杯中的茶,“我要先去圣纳城。”

“圣纳城?!”听到这个名字,凰溟直接跳了起来,拔高了声音,“你也想学璇姝?”

“喂喂喂,凰溟,你别扯上我妹妹。”麒渊抽了抽嘴角,“什么叫学?我妹妹做什么了!”

“得了吧,你那个妹妹想嫁给诺兰殿下的事情,早就传遍整个兽族了。”凰溟冷哼一声,并没有给麒渊面子。

“凰溟!”麒渊还没有发怒,凰灵薇先开口了,她冷冷地说,“注意你的身份。”

“好好好,我不说,我走行吧。”凰溟这一次是真的生气了,他直接将手中的茶杯砸了出去,然后不顾凰灵薇难看的脸色,起身出了画舫。

船内此刻寂静一片,瑞兰胆战心惊地看了凰灵薇一眼,又看了麒渊一眼,然后把头低了下去,不知道在想什么。

最后,这段沉默还是由念奴娇打破了,她声音柔柔道:“凰溟公子也是为了公主殿下好,还是不要互相置气了。”

凰灵薇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最终忍住了内心之中的愤怒,她把茶杯中的凉茶一饮而尽,然后冷冷地问:“九音大会还有多长时间开始?”

“不久了。”念奴娇答道,“再过几盏茶,就要开始了。”

“很好。”凰灵薇淡淡地说,“念奴娇,你可不要让我失望才对。”

念奴娇隐去眸中的情绪,笑笑:“公主殿下帮了念儿那么多,念儿自然不会让殿下失望。”

说完这句话之后,一双柔荑紧紧地握了起来,原本红润的嘴唇也有些发白。

若是公子不把她驱逐的话,也许她也不会这样做。

也不知道公子现在……究竟在哪里,她甚至没有来得及好好问他,为什么要这么无情的对她,就因为她传了他亲手教她弹琴的事情吗?

如果早知道如此,她一定不会放出这种虚假的流言,可惜……现在已经晚了。

“咦,你们瞧。”坐在窗口边的麒渊不知道看到了什么,忽然出声,“怎么又多了一艘船?”

听到这话,念奴娇也诧异地看了过去,迟疑道:“难不成这一届九音大会,除了笙绝,还有别的参赛者?”

按理说,湖泊上的船只都是已经定好数量的,是不会这个时候再出现一艘的,除非……除非又临时加了一位参赛者。

凰灵薇闻言,眸子沉了沉,然后起身,走到了窗户边,打量着那条鱼他们相对的船,瞳色微微一变。

那条船的豪华程度竟然丝毫不必琴绝的差,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这就意味着,这个新来的参赛者,绝对不是普通人。

怎么这么巧,他们好不容易把笙绝给拦下了,结果又出来一个新的参赛者?

就在凰灵薇沉思的时候,那条新出现的船上,传来了一个空灵慵懒的声音,仿佛清风缓缓拂过湖面,又似冰棱乍裂、玉落珠盘:“琴绝么?一会儿,还要多多指教啊。”

------题外话------

最近感觉整个人都废掉了,明天的更新可能会晚一会儿,我得调理一下。

才发现章节数给标错了,待我明天改过来,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居然改动不了。

因为最近上推荐的缘故,也多了一些新读者,难免众口不调。

一本书不可能做到每个人都喜欢,我尽力了,就足够了。

希望喜欢的人可以陪我一直走下去,不喜欢也无妨。

云歌和柿子都是我用心构造出来的角色,就像自己的孩子一样,我其实不希望别人说他们一句不好,但是再好的角色也做不到每个人都喜欢~

第一次写书,难免有些青涩,所以还请多多指教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