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败,你死定了!(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道琴声响起的时候,众人皆是一震,甚至,有些因为好奇而站在船板的人,清楚地看到,随着这个琴音的响起,湖水都在随之震颤,更令人惊异的是,原本一些沉眠在湖底的鱼,此刻都跃了出来,带着一圈圈的涟漪,悠悠地散了开来。

琴声仿佛一道刺破静谧而黑暗的光,以一种睥睨天下的姿态,直冲九霄,和高高在上的太阳交织在一起,化作绚烂的彩缎,绘出一副举世无双的画来。

如果说先前的百音只是臣民的话,那么现在这个琴音,就是高高在上的帝王,它就像是水中独自盛开的一朵白色的莲花,出尘不染、遗世独立,不食人间烟火,亦不屑与其他音相比拼,但却让其他音都无法与之抗衡。

然而,尽管这个后响起的琴音没有对着笛绝和琴绝发出攻击,却让她们两个人都为之震动。

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念奴娇不由地有些骇然,别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她却能清楚的感觉到,随着这个声音的出现,她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而且,根本没有一敌之力,遑论比拼了。

是谁?到底是谁会有这么高的琴艺?

念奴娇一下子茫然起来,连带着抚琴的手指都在轻轻地颤抖着,如若不是还顾念着九音大会没有结束,恐怕她早已在那个琴音的压迫之下,扯断琴弦了。

然而现在,她却只能硬着头皮弹下去。

比起念奴娇的骇然,笛绝除了震惊之外,还带着惊喜,因为她终于能看到念奴娇落败的一幕了,虽然不是她自己亲手打败的,但是念奴娇只要败了,她就很开心。

呵,真是笑话,什么琴艺天下第一,若真是天下第一,把现在这个突然出现的琴音放在何处?

笛绝嘲讽地扯了扯唇角,干脆直接把笛子从嘴边放了下来,反正她也不是念奴娇的对手,更遑论这第三个出现的音了,还不如让她在一旁好好地观看这两个弹琴的人相互较量一下,不……不是较量,是完虐,这个新的参赛者,完虐琴绝念奴娇!

“小姐?你怎么、怎么……”见到黄衣女子忽然把笛子放了下来,她旁边的家丁一愣,不明白她为什么会那么做。

“哼,这次九音大会我得不到第一,再吹下去也没什么意思。”笛绝微微冷哼一声,“我是比不过念奴娇那个女人,可这一次,哈哈哈哈,她也得不到第一!”

说到最后,她畅快地大笑出声。

念奴娇啊念奴娇,这些年来,你仗着你身为第一世子的人,到处欺压我,我倒要看看,这一次,你怎么办!

家丁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不好说什么,于是只能摇了摇头,开始接着听琴,他们对于这最后一个参赛者表示十分的好奇。

不是都说琴绝的琴艺冠绝天下,乃是九族第一吗?

那么这个新的参赛者到底是何方神圣?怎么会有着比琴绝还高的琴艺?

就算第一世子来了,也不一定能比得过吧?

不光笛绝带来的家丁们在思考这个问题,迎宾船上的所有宾客也在思索着这个神秘的新参赛者,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有这么高的琴艺的时候,忽然又听见了“铮——”的一声脆响。

众人又是齐齐一震。

因为原本平和舒缓的琴音在这一刻忽然拔高了一个度,琴声倏地急切起来,如果先前的琴音描绘出来的画面是小桥流水、风拂杨柳、天山积雪、梅雨荷风,那么现在的琴音,却把人带到了一个远古的战场中,战场之上有着千军万马,刀戟喑哑声中夹杂着将士们的怒吼,鼓声阵阵,如青铜钟巨响,一股豪迈的气势喷薄而出,令人不由地想臣服在这绝妙的琴音之下。

天籁之音,绕梁三天而不散。

宾客们都沉醉在这美妙的琴声之中,随着琴音的高亢而激动,低沉而悲戚,情随音而动,不知所起,但却深入人心。

就连卡撒学院的学员们都被这个新出现的琴音给吸引了,麒渊更是随着琴声哼起了歌,手指还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

然而,没有人知道,此刻还在弹奏的念奴娇却已经惊惧到了极点。

外人看不出来这一场以音为主的比拼到底是怎么回事,可她身为参赛者之一,却知道得清清楚楚。

虽然,这个后出现的琴音并不像笛绝那样一直在对她发起进攻,而是自顾自的弹着,想来这道琴音的背后的主人,根本不在意其他音。

但是,偏偏就是这副不在意,却让念奴娇冷汗涔涔,因为,她这个时候,已经被那个琴音压得死死的,如果不是她弹琴多年,在琴上有着极高的造诣,恐怕这个时候,连手指头都动不了,遑论抚琴。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还有人的琴艺比她高?

她也有幸听过容公子弹琴,但是比起这个琴音,就连容公子也要差了那么一点点。

第一次,念奴娇感受到了无力,她死死地咬住下唇,直到渗出了鲜血,她依旧没有感觉,放在七弦琴上的手似乎已经不属于她自己了,开始胡乱地拨弄起来,甚至已经出现了杂音。

然而,琴绝的失误却并没有被众人所发现,因为他们全部都沉浸在新出现的琴音之中了,只有评判席上的评委发现了这一点,相视了一眼之后,都不由地遗憾地摇了摇头。

真是可惜了,原本就算琴绝比不过这个新出现的参赛者,也不至于弄成现在这个样子,看来这场较量,已经不用听到最后,就知道结果了。

坐在评委席中间那个人,此刻却是一脸探究地望向了湖泊上的一艘豪华的画舫,因为只有他知道,这个琴音的主人是谁,因为这个参赛者,就是他加进来的。

昨天,他因为心急他的宝贝闺女,然后招来了无数牧师来替他的闺女医治,却被告知都没有办法,这可把他急坏了,顿时把府里的人都骂了一通,但是依旧无济于事。

于是没有办法,他只好张榜寻求奇人异士,说,只要能替他女儿治好病,他就可以满足那人一个条件。

虽然上门的人很多,但是却没有一个人能把他女儿救醒,就在他快绝望的时候,终于来了一个红裙少女,让他再度有了希望。

那个少女告诉他,只要他给九音大会临时加一个名额,让她去参赛,那么她就可以救醒他的女儿,只不过因为某些原因,必须要在九音大会之后才可以。

他能明白红裙少女为什么这么做,这些天他想了想,以他在南淮城的地位,是没有几个人敢动他女儿的,虽然他们家并不是十大玄法世家之一,但在南淮城里,也算是个大家族了,地位仅次于萧家,但是就在这么强悍的实力背景之下,他的女儿依旧被奸人暗害了,那么就证明暗害他女儿的人来头一定不小,而且就是为了阻止他女儿参加九音大会。

作为九音大会的主办方,想临时加一个人是很轻松的事情,于是他很痛快地答应了那个红裙少女的请求,并给了她最高的待遇。

虽然并不知道这个红裙少女是否真的能救活他的女儿,可死马当活马医,姑且先试一试,反正在九音大会上加一个参赛者的事情,也不算什么大事。

可他万万没有料到,这个红裙少女的琴艺居然如此之高,甚至连琴绝都比不过她,一时间居然激动起来。

他因为妻子很喜欢古琴、笙箫一类的乐器,所以才举办了九音大会,为了纪念他死去的妻子,眼前碰上这么一个在音上有着极高造诣的人,他一定要把她请到家里来一趟,让她好好地教导一下他的女儿。

虽然他的女儿被称为笙绝,可在音上的造诣,比起那个红裙少女,还是差的太远了。

看来,这次九音大会之后,他需要好好地结交一下那位红裙少女。

评委席上相互交谈了几句,都已经确定这次九音大会的第一是谁,其实也根本不用讨论,只用看众人的反应,就知道是谁获胜了。

而这个时候,九音大会也已经到了尾声,笛绝已经放弃了,琴绝又因为新的琴音自乱了阵脚,唯有一道琴声依旧悠扬婉转,久久不散。

再听“铮——”的一声脆响,倏尔,高亢的琴声低了下来,开始渐渐收拢,慢慢地低沉了下来,仿佛溪水缓缓漫过山野,淌过麦田。

终于,在最后一个尾音符停止跳跃的时候,一曲终了,九音大会在这一刻,也进入了尾声。

然而琴音虽然已经停止了,但是众人却还沉浸在先前的美妙音色之中,久久回不过神来,最后,还是“咚——”的一声铜锣响,震醒了所有的宾客。

他们神情皆是一震,然后双眼放光地望向了评判席所在的那条船,想要知道这次九音大会到底是谁夺得了魁首。

“我宣布——”在所有人期待的目光之中,负责宣布结果的人顿了顿,然后高喝出声,“本次九音大会第一是——”

声音再次一顿,这才吐出了那个名字:“卿云歌!”

这个名字落地的瞬间,有人疑惑,有人诧异,因为他们都不知道卿云歌到底是谁,然而只有四灵学院的人却是震惊地张大了嘴巴,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小、小师妹?”易染染瞪着双眼,下巴都快掉到地上了,“我没听错吧,第一居然是小师妹?!”

“难不成方才那个弹琴的人……”白陌尘也是不可思议地惊叹出声,“竟然是云歌师妹?”

“如果是这样的结果,那就错不了了。”冷夜的长眸之中划过一丝惊艳,他妖娆一笑,“没想到小云歌的实力那样强悍,在琴上的造诣也如此之高。”

听到这句话,白竹灵缓缓点头,淡淡地说道:“云歌的琴艺,才能称得上是天下无双。”

白竹灵是这几个学员里面最懂琴的,自然也听出了琴绝的失误,不由冷嗤一声,什么琴绝,真的是要笑掉大牙了。

“真是个变态啊!”易染染瞪眼瞪了好一会儿,才崩出来这么一句话,旋即她有些疑惑道,“不过小师妹人呢?如果刚才那个弹琴的人是她的话,她应该在这里啊?”

听到这句话,众学员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是是有些疑惑,对啊,云歌人呢?怎么不见了?

还是梦惜眼尖,她指着一个地方叫出了声:“喂,你们快看!”

闻言,学员们寻声望去,便见此刻,一艘豪华的画舫自湖边缓缓驶向了湖的中央,目的地正是评判席所在的船,而等到两艘船并在一起的时候,那条画舫上才出来了一个人。

看到有人从船里出来后,众人屏息,皆抬头望去,想要知道能弹出那么美妙琴声的人究竟是何模样,然而这一看,却让他们再度一震。

红裙少女站在船头,临风而立,半张黑金色面具将她的右脸完好地遮掩住,只露出了眼睛和嘴唇,虽然她的容貌并没有暴露在众人眼中,但一身通透的傲骨芳华却是让人为之所摄,所有人都不禁在猜想,那面具之下的容颜究竟该是多么的倾国倾城。

不同于其他宾客的失神,凰灵薇在看到那个红裙少女的时候,双手却是紧紧地握了起来,长长的指甲掐进了掌心之中,她是强忍住了心中滔天的怒气,才没有让自己出去杀了那个来自四灵学院的少女。

该死!

原来这个红裙少女竟然真的是参赛者,不仅如此,竟然还夺得了第一的名次,她还真是小觑她了!

看来四灵学院的人一定知道了他们这一次的目的,否则怎么会有那个闲心情来参加九音大会?

凰灵薇并没有怎么听九音大会,她从来不在乎过程,只在乎结果,所以她在得知了大赛的结果之后,目光“唰——”的一下看向了坐在地上的念奴娇,森冷冰寒,宛若刀刃,仿佛要生生地将绿衣女子剖开来。

“如果我没有记错。”凰灵薇倏尔冷笑出声,“我应该说过,你若是拿不到这次九音大会的第一,我就杀了你。”

听到这话,念奴娇脸色惨白,她的整个身子都簌簌发抖起来,光滑的额头之上也冒着冷汗。

本来念奴娇先前就因为比拼琴音的时候而失了分寸,落了气势,此刻被凰灵薇的杀气再度一逼迫,直接被吓得瘫倒在了地上,语无伦次起来:“公主殿下恕罪!念儿、念儿……”

然而结巴了半天,也没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出来。

倒是麒渊看不下去了,他先是轻叹了一声,起身将绿衣女子扶了起来,这才看向凰灵薇,劝解道:“好了,事已至此,你杀了念姑娘又有什么用呢?还不如想想,一会儿怎么把九叶灵魄抢过来吧。”

“抢?说的容易!”闻言,凰灵薇冷笑出声,“你可知道,这位获胜的参赛者是谁?”

闻言,麒渊下意识地问道:“是谁?”

左右不都是一个普通的人类,难不成他们身为兽族的精英,还打不过一个普通人吗?

“我想,既然灵薇公主都这样问了,那么这个获胜者应该是……”这个时候,瑞兰·怀特曼出声了,“四灵学院的人吧?”

听到这个回答,凰灵薇微微哼了一声,算做了默认。

麒渊却是睁大了眼睛,他不可思议地说道:“不可能吧?!四灵学院的人没事儿来参加九音大会做什么?他们难道不应该在南淮城里满城的找咱们吗?”

因为有着凰溟在的缘故,他可以用精神力很好的帮助他们隐藏起来,麒渊一直还以为,四灵学院的人根本没有发现他们。

“不可能?”凰灵薇又是一声冷笑,“人家都知道我们需要九叶灵魄同摆渡者做交易了,还用得着专门去找咱们吗?不如好好想想,到底是谁走漏了我们的计划。”

瑞兰此刻却是沉思了起来,大脑在飞速运转着,他们之中是不会有人把定好的计划告诉别人的,除非……

瑞兰忽然打了一个哆嗦,因为他还真想到一个人,应该是知道他们计划的。

诺兰殿下。

可是诺兰殿下是怎么知道的?他不是一直都不在卡撒大陆吗?

然而瑞兰并不知道,他一直敬仰的诺兰殿下,此刻就在这些船之中,和他们一起观看着这场九音大会。

那条并不起眼的小船之上,容瑾淮在看到卿云歌出来的时候,微微勾了勾唇,然后轻轻地笑了,他笑得时候,仿若东风拂面,三千繁华灼灼盛开。

雨落见到白衣男子此刻竟然是笑着的,连忙低下头去,一时间思绪万千,貌似自从几个月前,主子去了朱雀国一趟,心情就变好了?

她已经很久没有见过主子这样开心过了。

是因为那个少女吗?

雨落并不知道,也不想知道,她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沉默寡言、随叫随到的暗卫,其他的事情,不再她的职务范畴之内,就算她想逾越,主子也不会允许,如果到时候因为违反了主子的命令丢了性命的话,可就得不偿失了。

“没想到幽梦琴在她手中,威力比在我手中还大。”容瑾淮又是一笑,低声喃喃,“可惜,神灵器一旦认主,就不能再给其他人了,给她的话,也只能当做普通的琴弹一弹罢了……”

他微微抬头,视线落在远处的红裙少女身上,目光是一如既往的温柔和缱绻,仿佛看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哪怕为此失掉性命也在所不惜。

而站在船头的卿云歌此刻却像是感受到了那道目光一样,她偏过头去,想要知道是谁在背后看着她,却发现只能看到迎宾船上的满山人海,望了半天,也没有找寻到目光的主人,才收回了视线。

真是奇怪了,她怎么感觉容瑾淮那个家伙也在这群人之中呢。

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一定是她魔障了,明明那个腹黑的世子已经说了他不会来看九音大会了,她居然还能有这种感觉,难不成是怀念被他调戏的日子了?

呸!

怀念个屁!

她希望以后不要有这些日子才好。

就在卿云歌思绪漫游的时候,她面前响起了一个浑厚的声音:“你就是这次的第一,卿云歌?”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敛了思绪,然后抬起头来,对着评判席上的人颔了颔首,然后微微笑答:“正是。”

“没想到这一届第一竟然如此年轻。”评委们在得知了肯定的答案之后,不由地惊叹一声,“果然是英雄出少年啊。”

“卿姑娘,既然你夺得了此次九音大会的第一,那么这次的奖品,就归你了!”这个时候,中央那人一拍桌子,神情有些激动,然后招了招手,吩咐道,“快,把九叶灵魄拿上来。”

“我说老胡,你怎么这么激动?”看到这一幕,旁边有评委打趣道,“又不是你闺女夺得了第一,至于这么激动吗?”

“老子就激动了怎么着!”胡庆生此刻瞪了瞪眼睛,“这可是我请来的参赛者,我为什么不能激动?”

很快,下人们就将一个半尺长的盒子抱了上来,然后恭敬地递给了胡庆生。

胡庆生命令下人把那个盒子送到了画舫那里,然后这才笑眯眯地看着站在船头的红裙少女,道:“卿姑娘,这九叶灵魄是你的了,不要忘了我们的约定啊。”

他还在忧心他的宝贝闺女呢。

“云歌自然不会忘。”卿云歌拿到那个盒子后,在打开查看了一下后,才满意地抬起头来,“一会儿云歌便会去胡家主府上替令千金看病。”

说来也是幸运,她在看到胡庆生张榜之后,因为好奇,去看了一眼笙绝目前的情况,然后发现,笙绝之所以沉睡,是中了昏睡咒,而想要解开这昏睡咒并不难,以她目前的精神修为便可以,想来应该是凰溟没有动用全部实力。

“好!”胡庆生大喜,他一个激动,又拍了一下桌子,然后把其他评委吓了一跳。

“快宣布九音大会结束啊!”拍完桌子之后,胡庆生瞪了瞪负责宣判的人,不由地提高了声音,顿时又把那人吓了一个哆嗦,差点连手中的铜锣都掉了。

“咚——”的一声,铜锣第三次响了起来,然后是一个高亢的声音:“我宣布,本次九音大会——”

顿了顿,声音再度拔高:“到此结束!”

然而,还没等众人鼓起掌来,异变在此突生!

只听见一声厉喝响彻了整个云霄:“把九叶灵魄交出来!”

声音的主人正是凰灵薇,她根本不会让四灵学院的人把九叶灵魄拿走,既然现在九音大会结束了,那么她也可以动手抢了。

越早越好,省的夜长梦多,如果真的等到四灵学院的人全部聚齐,那么就要打一场硬战了。

喝声破空而来,声音之大,连带着湖水都震颤起来,先前因为琴声而跃起的鱼儿此刻立马四散开来,都又回到了湖底。

众人还在震惊是谁有这样的胆子敢在九音大会上如此放肆,强抢东西,下一秒,便看见琴绝所在的那条画舫突然飞出来一个人,那个人速度很快,直直地朝着红裙少女所在的位置袭去。

卿云歌早就料到了以凰灵薇的性子,一定沉不住气,此刻见到凰灵薇飞身而来,毫不意外地挑了挑眉,然后唇角一勾,露出一个魅惑的笑来,在黑金色面具的映衬之下,更显得分外妖娆。

凰灵薇看到那个笑的时候,顿时感觉到了不对劲,然而却已经来不及了,她这一次攻势太急,根本收不住,直直地撞了上去,然后下一秒,就被猛地反弹了开来。

这一次反弹的力度极大,凰灵薇直接掉进了湖水之中,全身都给湿透了,精致的面容狼狈不已。

“哈哈哈哈,笑死我了!”不知道是谁先大笑了起来,紧接着,所有宾客们都笑了起来。

先笑出声的自然就是笛绝,她已经看出那个跌入水中的朱裙女子正是先前把她打入湖里的人,此刻看到朱裙女子与她落了同一个下场,顿时让她开怀不已。

笑声此起彼伏,等到凰灵薇从湖里爬出来的时候,笑声更是大了几分。

听着这些笑声,凰灵薇的目光渐渐冰寒下来,清冷的双眸之中,杀意慢慢占据了整个瞳底,仿佛即将破冰而出的寒气。

该、死!

她身为王族公主,高高在上,何时会被一群弱小的人类这般嘲讽,都怪那个红裙少女!

想到这里,凰灵薇冷冷地看向了依旧站在船头的卿云歌,目光森然如刀。

“公主殿下,你怎么就不长记性呢?”卿云歌毫不畏惧地对上了那道目光,然后弯唇一笑,“我不是都提醒过你了,我这里有天罡阵么?”

“算你走运!”凰灵薇的声音冰寒到了几点,她忽然冷冷一笑,“好,我杀不了你,那么我就杀了你的同胞!”

话音一落,朱裙女子瞬间一个转身,直直地朝着迎宾船飞去,眼底寒意愈盛。

这些嘲笑她的人类,她一个都不会放过!

然而,这一次,凰灵薇依旧没有碰到船上的人,因为在她即将达到迎宾船的时候,她面前出现了一个人,然后那个人直接握住了她的手腕,紧接着是空幻清灵的声音:“灵薇公主,你还想再折一次手吗?”

虽然这些南淮城的百姓同她并没有关系,但卿云歌也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凰灵薇就这么杀了他们。

这里是人族,是她的地方,虎来了,要卧着,龙来了,要盘着,凤凰族的公主来到了这里,也要给她趴下!

“呵,本公主还以为,你龟缩在天罡阵之中,不敢出来了呢。”凰灵薇先是一怔,继而冷笑出声,她迅速一个侧身,就脱离了红裙少女的禁锢。

她虽然性子急,但有时候考虑的也很周到,她当然不是真的去杀那些普通的人族百姓,而是为了逼卿云歌出来。

何况,她也不敢在这里大开杀戒,因为人族的守护者人皇的神识可是覆盖了整个混沌大陆,每个角落里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他的法眼,若是她惊动了人皇,就算有着兽王大人,她也会难逃一死。

“公主既然想和我较量,早说就好了。”卿云歌微微一笑,“如果公主殿下早就说明了的话,也不会被天罡阵所伤了。”

言下之意,是你太愚蠢。

听到这句话,凰灵薇的脸色更加冰寒了,她从牙缝里崩出来一句话:“你、在、找、死。”

“不好意思,我这人怕死。”卿云歌慵懒地应了一声,然后缓缓摇头,“不会像公主殿下一样,喜欢找死。”

这几句话两人是用精神力传音进行的,毕竟,四灵学院和卡撒学院的争斗,还是不宜暴露在这些普通的平民百姓之下。

然而,此刻两人却是在湖水之上对峙着,这一番动静,早就引起了其他人的关注,顿时惊叹声连绵一片。

“好厉害啊,这两个人竟然能站在湖面上,是中州界来的人吧?”

“谁知道呢,反正就看这个架势,我们也得罪不起。”

“你还别说,那个和九音大会第一对峙的女的,长得还十分的好看。”

众人因为好奇而彼此交谈,同在迎宾船上四灵学院的一行人却变了脸。

“凰灵薇,她居然敢在这里直接动手?!”易染染看到朱裙女子的时候,不可思议地叫出了声,“她胆子还真是大!”

冷夜的神色却是有些凝重,他声音低沉下来:“凰灵薇的大胆,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向来这个样子。”

“我们要动手吗?”白陌尘此刻也沉下了脸,他目光之中带着寒意,“云歌师妹一个人应该打不过凰灵薇。”

“不,再等等。”冷夜轻轻地摇了摇头,“现在只是凰灵薇一人,麒渊和瑞兰都还没有出现,而且……”

顿了顿,眸色深幽几分,他续道:“而且,我们的敌人,还有凰溟。”

一提到这个名字,其他几个人都沉默了,冷夜说的不错,凰溟确实是最棘手的一个敌人,而且他们也多多少少能猜到为什么这次来的人之中会有凰溟,那必然是为了凰灵薇啊。

“那就但愿,云歌师妹一个人能拦住凰灵薇了。”白陌尘叹了一口气,大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强忍住内心的冲动。

四灵学院的人都担忧地望了过去,然后便见湖水中央,两道红色的身影这个时候已经交织在一起了。

“让其他人都速速离去!”卿云歌先是回头冲着有些呆愣的胡庆生喊了一句,然后这才收了目光,注意力重新放在了凰灵薇身上。

胡庆生根本没料到发生了什么事,一时间直接傻到了那里,还是卿云歌这一声喊,才把他的神叫了回来,然后顿时也就知道了事情的不对劲,连忙吩咐:“快,命令开船的人把船都开回去。”

于是,众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便感觉到他们已经远离了湖中央,朝着岸边驶去,而胡庆生迅速让评判席所在的船也离开了这不宜久留之地,很快,人群就撤了个干净,偌大的湖泊上,只剩下了两个人。

而卡撒学院的人也在这一刻回过神来,他们相互对视了一眼,迅速从琴绝的船上出来了,也是一个飞身而起,朝着湖中央飞去。

他们方才也注意到灵薇公主与那个四灵学院的少女的比拼,发现竟然丝毫没有站到上风,也急了起来,毕竟他们还需要九叶灵魄让摆渡者送他们去风羽之谷,可不能让四灵学院的人就这样破坏了他们的计划。

兽王大人命令他们送的那批货物,太过重要了,绝对不能到四灵学院的手中!

见到又是几个人破船而出,冷夜的目光微微一凛,然后也是一个挥手:“我们动手!”

听到这句话之后,易染染率先起身,一个暴掠而出,也来到了湖水之上,然后拦在了麒麟族王子麒渊的面前。

白陌尘、梦惜和沈长玦他们紧随其后,也是各自拦住了一个卡撒学院的学员,切断了他们的去路。

冷夜作为这些人之中实力最高的人,他拦下了两个人,其中一个,便是龙族的瑞兰·怀特曼,他对着那张清秀的脸庞妖娆一笑,道:“又见面了啊,瑞兰。”

以前他参加过一项校际竞争任务,在任务之中,也碰见过这位龙人,所以对瑞兰,他还算熟悉。

瑞兰先是一愣,继而才反应过来,他神色有些复杂地看了紫衣男子一眼:“没想到这次任务还有你。”

“上次没能和瑞兰你好好地打一场,不如这次接着试试?”冷夜依旧笑着,眸光却冰冷无比。

“你们阻止我们这次的行动,难道不怕兽王大人怪罪下来吗?”瑞兰此刻也寒了眉眼,连带着周遭的温度都下降了几分。

“唔……说到这里,我还真想问问你。”冷夜挑了挑眉,“你们这次押送的货物到底是什么?”

“你不会知道的!”瑞兰冷哼一声,然后便迅速凝聚起了玄力,他必须赶快解决掉冷夜,才能去帮助灵薇公主,夺得九叶灵魄。

“没关系。”冷夜勾了勾唇角,“等我把你的储物戒抢过来之后,我就知道那批货物到底是什么了。”

与此同时,易染染也在和麒渊交谈着,不过他们俩的交谈就显得和平多了。

“我说,易姑娘啊,你说你一个姑娘家,要不要这么暴力?”麒渊苦口婆心地劝说道,“还是让一让吧,我还有事情要办的。”

“让?”闻言,易染染冷哼一声,她直接抬起手来,比划了一下拳头,“打过我,我就让你走。”

麒渊一听,有些无奈,他向来都不喜欢和女子动手,于是接着劝道:“易姑娘,我们还是别打了,万一打起来伤着你,就不好了。”

“我不怕。”易染染摩拳擦掌,跃跃欲试,“快来,让本姑娘看看你最近有没有长进!”

于是,一番交谈之后,所有人都动起手来。

各种属性的玄力发出的光芒在湖水之上跳跃着,仿佛七彩的明灯,熠熠生辉,然而在这些光芒之中,最耀眼的,还是两道红光。

“你能无视我的血脉威压?”凰灵薇和卿云歌一交手,就发现了不对劲,“你一定不是普通的人类!”

她的血脉威压,就算是凰溟都受不住,这个红裙少女怎么会安然无恙?

“公主殿下,打架的时候,可不要分心啊。”卿云歌扬唇一笑,接着发起进攻,她没有用火系玄诀《凤火燎原》,只是单纯地再和凰灵薇斗火。

凰灵薇只有火系玄力一种玄力,而她却是双生玄力,在极致之火的加持之下,她虽然修为还没有到冥阶,但是却已经能和凰灵薇打个平手了,甚至,还有隐隐要压过的趋势。

“找死!”凰灵薇冷哼一声,然后再度朝着红裙少女袭去,然而这次她的攻击却落了隔空,因为不知道何时,卿云歌忽然来到了她的背后,然后对着她的后背,就是狠狠地一脚。

但是,并没有预料之中落水声,因为凰灵薇在跌入湖水之前,便被一个男人抱在了怀里,而那个男人冷冷地看着刚收回脚的红裙少女,一双邪肆的双眸里寒意盛盛。

下一秒,他冷笑出声:“敢伤薇薇,不管你是谁,你都死定了!”

凰溟,来了!

------题外话------

今天码着字,然后,停电了!

我:……!

内心mmp

看到你们的安慰啦,我已经好多了_(:3」∠)_

顺便推荐一首能让心情变好的歌,席琳迪翁的《anewdayhase》

过几天应该能恢复三点更新,最近有些忙,但应该不会晚于九点~

所以可以九点之后再来刷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