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3章 灵域风暴,锁!(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凰溟抱着凰灵薇,在湖面上凌空而立,他紧紧抿着薄唇,双眸中满是滔天的怒火,杀意从那双邪肆的眸中猛地爆发开来,似乎恨不得将眼前这个红裙少女碎尸万段。

他不过就是离开了一会儿,竟然就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如果他再晚到一步,薇薇岂不是就要落到水里去了?

人类果然不愧是九族中最卑鄙无耻的种族,竟然在背后下手。

“凰溟,放我下来!”再度被那浓烈的阳刚气息所包裹,凰灵薇不由呵斥了一声,她也是因为猝不及防才被对手钻了空子,虽然凰溟的及时出现让她没有出丑,但是他这样抱着她,让她很是不舒服。

闻言,凰溟英挺的眉头一皱,刚想下意识地反驳,但想到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于是先飞身来到了岸边,将怀中朱裙女子放下后,才又重新回到了湖水中央,用森寒的目光打量着那个红裙少女。

回到岸上之后,凰灵薇这才感觉背部传来了剧烈的疼痛,她有些艰难地站直了身体,却还发现自己经脉内的玄力在不停地波动着,像是要破体而出。

该死!

那个卿云歌到底有什么妖法,方才竟然让她都差点没喘过气来。

她可是凤凰族血脉纯度最高的族人,一旦释放血脉威压,就算是修为比她高的人,也可能遭受不住,但是这个红裙少女在她的血脉威压之下却依然泰然自若,如果不是她看到周围其他几个四灵学院的学员们面色微微有些痛苦,她还以为是她根本没释放血脉威压。

一个人类竟然能无视她这个纯血凤凰族公主的血脉威压?传出去她自己都不信!

可事实摆在了眼前,那个名叫卿云歌的少女,是真的无视了她的血脉威压,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方法,反过来竟然压制了她!

想到这里,凰灵薇抚着胸口,眉头冷冷地皱了起来,她确信卿云歌的修为没有她高,甚至连冥阶都没有到,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和她两次的交手之中,都占尽了上风。

如果说第一次是她大意了,那么第二次呢?为了能尽快地拿到九叶灵魄,她可是一上来就使出了全力。

修为比她低还能打得过她,除非……除非那个红裙少女是双生玄力,或者火属性比她还要高。

后面那个想法冒出来的第一瞬间,就立马被凰灵薇否决掉了,在整个兽族之中,她的火属性仅次于蒂恩,比她高的火只可能是极致之火,可是一个人类是根本不可能有极致之火的,那么就只剩下一个可能了,这个少女她是双生玄力。

呵,虽然说人族是九族之中最弱小的种族,可造物主也待他们不薄,其他种族都是普遍的一生玄力,人族倒好,老出现多生玄力。

只可惜,以人类的资质,有那么多玄力,还真是浪费了。

“凰溟,你可小心点!”思索至此,凰灵薇抬起头来,冲着湖水中央的男人喊了一句,声音虽然依旧冰冷,但罕见地带上了一丝关心,“她可是双生玄力,你别一会儿也被阴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凰灵薇就盘腿在湖旁坐了下来,然后开始调息自己的伤势。

凰溟闻言,先是大喜,他当然听出了凰灵薇话语之中的关心,喜过之后,却更加愤怒了,如果不是面前这个红裙少女,他的薇薇怎么可能受伤?

就算她是四灵学院的人,也要死!

卿云歌在看到凰溟的第一时间,就已经提起了全部的注意力和警惕心,因为她知道这个凤凰族的兽人是几年前就从卡撒学院毕业了,能从四大学院中毕业的智慧生命,其修为必然已经达到了灵阶,那么就意味着,眼前的这个兽人,他有着灵阶的修为。

她依靠着双生玄力和极致之火,才仅仅能和凰灵薇有着一敌之力,灵阶的人她是万万敌不过的,而且,这个名叫凰溟的兽人其玄力属性还是精神系,这更让她如临大敌。

昔日在幽冥森林之中,因为精神力太弱而陷于梦魇咒的事情还历历在目,虽然她现在已经达到了纵观境的巅峰,但是比起一个专修精神系玄力、出生时精神境界就到了纵观境巅峰的兽人,她一定是远远不如的。

想到这里,卿云歌微微沉了沉眸,开始迅速思索起对策来,找其他师兄师姐们来帮忙是不可能的了,他们各自也都被卡撒学院的兽人缠着,这一仗,恐怕……真的得自己来打。

紫冥和小九她是绝对不能召唤出来,契约兽本就稀少,就连这群卡撒学院的兽人之中都没有几个有契约兽,一旦发现她有两个,肯定会群起攻之。

而且,不死鸟和九幽梦魇,一个是早已消失在九族世界中的上古玄兽,一个是只有九幽之境才有的生物,哪一个出现在这里,都会引起极大的轰动,卿云歌并不想将她的底牌全部暴露出来。

其次,凤璃剑她目前也不能动用,凰灵薇身为凤凰族公主,就算没有见过真正的凤璃剑,也一定是见过画像的,说不定对《凤天诀》也有着很大的熟悉感。

那么现在,到底该怎么办?

凰溟看见红裙少女一直不说话,还以为是她怕了,于是他冷冷一笑,道:“我不喜欢和女人动手,你只要交出九叶灵魄,再自断一臂,我就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话虽如此,然而男人邪肆的眸中却划过一丝杀意,他是一定不会放过这个红裙少女的,伤了薇薇的人,都要死。

闻言,卿云歌看了凰溟一眼,然后好笑地问了一句:“就这么简单你能放了我?”

放了她?笑话!以为她是三岁小孩?

“我凰溟虽然不是什么君子,但我一向说到做到。”凰溟说着谎话,面色却毫无波动,但暗地里,他已经开始凝聚玄力,准备出手了。

精神系玄力和空间、时间等属性玄力一样,凝聚的时候不会有任何便以区别的光芒,所以其他四灵学院的学员们只是注意到了凰溟的出现,并不知道他已经开始凝聚玄力了,因此他们还打着尽快结束战斗,然后赶紧去帮卿云歌的想法。

然而同样修炼精神系玄力的冷夜却在第一时间感受到了不对劲,他清楚地感觉到此刻空气在鸣颤,像是有什么东西在拨动它们一样,他先是迅速后退,避过了瑞兰的一道攻击,然后再用精神力将另一个修为比较弱的兽人给打晕了过去,这才看向了湖水中央。

这一看,紫衣男子的瞳孔猛地收缩起来,他脱口:“小云歌!”

话声还未落,身形已先动,冷夜一个暴掠而出,瞬间来到了湖水中央,然而他并没有成功地接近凰溟和卿云歌二人,因为在他即将抵达那里的时候,他的面前又出现了一个人。

紧接着,是一声冷笑:“冷夜,我和她的对决,你可不要插手才好。”

听到这句话,冷夜猛地抬起头来,在看到凰溟不知何时出现在他面前的时候,瞳孔又是一缩,因为他清楚地看到,偌大的湖水上,此刻,有两个凰溟,一个堵住了他的去路,一个依旧凝聚玄力准备对红裙少女发出攻击。

分身!

这是达到灵阶的象征!

看到冷夜有些震惊的神色,凰溟冷冷一笑:“我知道你的精神力修为并不在我之下,可是你别想去救她!”

紫衣男子面前的凰溟并不是本体,而是一道分身,但其实力,也有冥阶了,看来,凰溟的实力,应该不仅仅只是灵阶初期而已,很有可能已经达到了灵阶中段。

“瑞兰,别愣着!”分身凰溟扬了扬眉,偏头冲着一旁的龙人喊道,“你我把冷夜,一定要拦住了!”

瑞兰这才回过神来,他白皙的脸色此刻有些铁青,虽然他没有蒂恩殿下那样高贵的血脉,可他也是龙族中的精英,此刻竟然被一个人类这样戏弄,实在是有损他的颜面。

于是,他应了一声,迅速朝着紫衣男子飞去,然后和分身凰溟一前一后,堵住了冷夜所有去路。

看到这一幕,冷夜有些女气的双眸微微一沉,妖冶的面容也冰冷了起来,他冷冷地看了一眼凰溟,然后警告道:“若是小云歌出了什么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

闻言,分身凰溟嗤笑一声:“你还是担心你自己吧!”

湖泊中央的那一番震动早就惊扰了其他正在对敌的人,易染染也毫不例外,她趁着麒渊分神的时间,扭头看了一眼卿云歌的位置,然后忍不住焦躁起来,也朝着那里飞去。

她可是十分清楚凰溟的实力的,她、冷夜还有沈长玦加在一起都不一定能打过这个已经突破仙凡之隔的兽人,遑论只有魂阶八段的小师妹了。

然而,还没等她飞出去几步,她的衣服就被身后的人给拉住了,紧接着是麒渊调笑的声音:“别走啊易姑娘,你我还没有较量出结果呢,你这样抛下我走了,我可是会伤心的。”

听到这句话,易染染的脸直接黑了,她咬牙冷笑:“麒渊你这个花心大萝卜,松开我的衣服!”

“好好好,我松开。”麒渊很听话地松了手,但一双丹凤眼中的神色却渐渐犀利起来,“可是易姑娘,我要告诉你,你走不了。”

看到女子的脸越来越黑,他顿了顿,好心安慰道:“不过你也不用担心,只要你那个小师妹交出九叶灵魄,凰溟自然会放了她。”

“放屁!”闻言,易染染直接爆粗口了,她怒道,“就你们兽人那么心狠手辣的性子,我小师妹要是交出九叶灵魄,还不得被你们直接杀掉?”

麒渊:“……?!”

什么叫他们兽人都心狠手辣?他明明很惜花的好不好!女人如花啊!

劝解无效,麒渊百般无奈之下,只好再度出手,将易染染拦了下来,不过与其他卡撒学院的兽人相必,他已经温柔很多了,毕竟易染染是个姑娘,他作为惜花之人,怎么能伤了人家姑娘,拦下就好了。

这种情况也发生在其他四个人身上,他们想要去救援卿云歌,却各自被拦住,根本脱不开身。

“怎么样,我的建议,你想好了吗?”凰溟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红裙少女,“你现在答应的话,还来得及。”

“答应啊……”卿云歌先是慢条斯理地说出了这三个字,在看到凰溟脸上得逞的神色的时候,声音倏地一沉,“你算是个什么东西,也配给我提建议?!”

自断一臂?去你大爷!

九叶灵魄既然到了她的手上,她是绝对不会交出去。

“好,你很好!”凰溟根本没有料到他会得到这样一番回答,他怒极反笑,“今天这南淮城,就是你的葬身之地!”

话音刚落,磅礴的玄力从男人的身上爆发开来,他本就幽深的双眸此刻更加幽深了,仿佛漩涡一般,要将人生生地吸进去。

摄魂夺魄!

灵品上级玄诀,让中者有片刻的失神,精神修为过低者会直接陷入昏迷之中。

凰溟一上来就没有留手,直接动用了能让人进入混乱状态的玄诀。

高手之间的对决,哪怕是出现了半息的停顿,也会被对手揪住破绽,从而丢了性命。

在释放出摄魂夺魄之后,凰溟紧抿着的薄唇边浮起了嗜血的微笑,他已经预感到,下一秒,这个伤了薇薇的少女,就要血溅当场!

卿云歌的精神修为虽然只有纵观境巅峰,但是她因为有着九幽梦魇作为契约兽,对于精神系玄力也有着很高的敏感度,所以在凰溟凝聚玄力的那一瞬间,就已经发现了。

她见过凰溟出手,就在倚红楼的那一夜,所以,她对凰溟的本领也有了一定的了解,此刻见到他发出攻击,心中不过思索片刻,便有了对策。

凰溟正等着红裙少女倒在他的攻击之下,熟料,他竟然看见卿云歌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对他展颜一笑,然后他发现眼前有什么很亮的东西一闪而过后,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一时间呆到了那里。

“凰溟!”凰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在湖岸调息的凰灵薇却是看了个仔细,她不由地叫出了声,“我都说了让你小心了,你怎么还是那么大意?不知道人类都十分狡诈阴险吗?!”

这个名叫卿云歌的少女还真是他们的天敌,居然能想到这样的方法来躲避凰溟的攻击,当真厉害!

听到这一声叫喊,凰溟这才回过神来,然后他猛地看向站在他对面的红裙少女,在看到清她手中的东西的时候,邪肆的双眸冷冷一眯。

卿云歌手中拿着的正是一面镜子,而刚才,就在凰溟释放出摄魂夺魄的瞬间,她从七玄空间内拿出了一面镜子,然后挡在了自己的眼前,把这道精神系攻击,又挡了回去。

这个想法也是凭空从脑海里冒出来的,虽然她只是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却没想到还真的成功了。

“怎么样?”卿云歌把玩着手中的镜子,不断地映出光来,然后弯唇一笑,“被自己的攻击打到的滋味如何?”

听到这句话,凰溟的眸光骤然一冷,然后紧紧地锁住红裙少女的身影,半晌,他忽然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没想到,人族之中居然有如此天才,能用这种办法,躲过我的攻击。”

他笑得酣畅淋漓,笑声邪佞而狂妄,响彻了整个湖泊。

听到这声笑,其他还在对打的兽人们有些摸不着头脑,没明白为什么凰溟明明没有成功地将红裙少女拿下,却还能这样好心情地笑起来,也是因为有几分的失神,卡撒学院的学员们差点就被四灵学院的人给打败了。

“凰溟!”同样听到这笑声的凰灵薇冷冷地皱起眉来,她依旧盘腿坐在那里调息,一双雪眸却看着湖泊中央的男人,眼中的警告意味很足。

凰溟一直都是个比较好色的人,他可不要是看上了眼前这个少女才好。

凰溟当然不会看上卿云歌,因为有那半张黑金色面具的遮挡,他根本不知道卿云歌长什么样,他仰天笑了好一阵,才止住笑,然后用那双邪肆的双眸深深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勾了勾唇,道:“很好,你成功地引起了我的兴趣。”

卿云歌:“……”

如果不是她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什么八点档肥皂剧和霸道总裁的小说,她真的要以为凰溟看了好多这种东西。

然而,下一秒,男人的唇线一紧,眸光也倏地沉了下来,他冷冷地开口:“如此,你更要死了!”

话音刚落,空气便剧烈地波动了起来,一股比先前更为强悍的玄力从凰溟的身上爆发了开来,随着这股玄力的出现,连带着湖水都泛起了波澜,湖边盛开的月下香也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怖的东西,竟然在簌簌发抖。

而与此同时,凰溟和卿云歌所在的位置,有着狂风在旋转开来,卷起了湖水和落叶。

灵域风暴,同样是灵品上级玄诀,在一定的区域内用精神力震荡空间,让空间之内的人时刻都被精神力所攻击,并且降低防御力,直到死亡。

这是凰溟最强的一个攻击手段,还没有人能在他的灵域风暴下存活下来。

他冷笑一声,再度挥手,迅速,红裙少女周围的空间就被封闭了,这也是为了防止其他人进来。

看到这一幕,四灵学院的人大惊,他们都恨不得立马脱身,想要前去,可是却依旧被兽人们所拦住,根本脱不开身。

“凰溟!你卑鄙!”易染染直接怒喝出声,“你欺负一个小姑娘,算什么本事!”

比起易染染的愤怒,冷夜和白陌尘的脸色却是唰的一下沉了下来,冰寒一片,连带着周围的温度都降低了几分,让和他们对打的兽人都如坠冰窖。

“呵,冷夜,你现在去已经来不及了。”分身凰溟冷笑一声,“你我同为精神系玄力的修炼者,你应该知道,什么叫灵域风暴。”

闻言,冷夜的容色更是冷了几分,妖冶的面容如同镀上了一层寒冰,他当然知道什么叫灵域风暴,之所以其中带了一个“域”字,就是因为,灵域风暴一旦开启,便会自成一个空间,空间形成之后,又会直接封锁,一旦用外力破除,里面的人不死也会重伤。

要想灵域风暴停止下来,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被空间封锁住的人用精神力破开,否则就只能被困着,直到死去。

“凰溟!”紫衣男子忽然笑了起来,笑容妖娆,但语气却十分的冰冷,“今天,你死定了!”

敢伤小云歌的人,他是不会放过的。

“笑话,你的精神修为现在只是刚刚步入入微境巅峰吧?”闻言,分身凰溟扯了扯唇,冷嗤一声,“可是我已经在入微境巅峰呆了好久了,打过我?下辈子吧!”

说完之后,分身凰溟的眼睛一眯,又迅速动起手来,然而这一次他却震惊地发现,眼前的紫衣男子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似的,那双略显女气的长眸里此刻竟然泛起了点点金色,光芒在他的瞳底流转开来,浓烈得耀眼。

“本来不想提前暴露的。”冷夜看了一眼分身凰溟,然后轻轻一笑,下一秒,笑容敛去,只剩下刻骨的冰寒,“可是,你实在是……该死!”

分身凰溟大骇,他迅速后退一步,声音微微颤抖:“你竟然是……竟然是……”

然而这句话终于是没有说出来,因为紧接着,紫衣男子就一个暴掠而出,来到了分身凰溟的面前,然后大手一抬,直接锁住了他的喉咙,依旧优雅地微笑:“你是不敢把我身份说出去的,对么?”

话音一落,手指倏地拢紧,长眸中的金光更盛了,直接将分身凰溟笼罩在内,待到光芒散去之后,冷夜的手上,已经没有了任何东西。

分身若是死亡,什么都不会剩下。

而正在施展灵域风暴的本体凰溟的身子微微颤抖了一下,旋即,他的唇边溢出了一丝鲜血,殷红无比,他眼神冰冷地看了一眼紫衣男子,然后抬起手将唇边的鲜血擦掉。

冷夜说的不错,他是不敢把他的身份说出去,那样倒霉的不是冷夜,反而是他,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有着这样身份的人,居然会屈尊来到这小小的人族,竟然还在四灵学院里当一个学员,还真是有趣。

不过,现在冷夜也只能杀掉他的分身罢了,如果杀掉他的本体,灵域风暴制造出来的空间会因为他的死亡而崩溃,那样卿云歌,就一定死定了。

没有了分身凰溟,瑞兰这个时候已经拦不住紫衣男子了,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脱离自己的阻拦,来到湖泊的中央。

冷夜先是看了一眼将红裙少女包裹起来的空间,然后目光这才落在了凰溟的身上,眸中寒意盛盛,仿佛雪海上的冰山忽而临近,带着彻骨的冷气:“现在,就让你多活一会儿。”

说完之后,他一双狭长的凤眸紧锁住灵域风暴施展的位置,眸底满是担忧的神色。

然而,除了冷夜,还有一个人,也在注视着灵域风暴,目光同样冰寒,如画的眉眼间是化不开的杀意,白衣似乎都镀上了一层冰冷的雪。

“主子,你……”雨落也同样看到了那一幕,她下意识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白衣男子,又迅速地把头低了下去。

她知道主子是十分在意那个红裙少女的,但是为何主子方才在灵域风暴刚施展出来的时候没有去阻止?反而任由灵域风暴将那个红裙少女包裹了起来?

雨落虽然抱有这样的疑惑,可是并不敢问,她作为一个暗卫,最大的优点,就是话少。

容瑾淮像是并没有听见其他声音一般,目光依旧落在湖泊中央,他背负着双手,面色波澜不惊。

他不是没想过在凰溟出手的那一瞬间就将卿卿救下来,暴露身份和她的性命之间孰轻孰重,他当然分得很清楚。

这世上没有任何东西任何人比她更重要了,也没有任何事情能大过她。

但是,就在他准备出手的那一瞬间,他看见红裙少女的唇边浮起了一抹笃定的笑容,然后那只如玉微凉的手轻轻一挥,一把七弦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紧接着,修长的手指抚上了琴弦,再然后,他便看见,有着道道幽光,从琴弦上迸发了开来。

这一举措让容瑾淮微微一怔,因为他有些不可思议地发现,卿卿居然也能用幽梦琴。

难道是因为生灵血誓的缘故?所以认他为主的神灵器她也能用?

有关神灵器的资料实在是太少了,就算是他也并不了解多少,这幽梦琴也是他去九幽之境,偶然一次游历得来的。

神灵器是一旦择主,除非主人死亡,是不会再次择主,更不用说同时侍奉两个主人了。

想到这里,双眸微微一凝,看来,他得去问一问君临,看看他这位老友,究竟知不知道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虽然依旧有些不解,但容瑾淮却已经笑了起来,眸中的冰寒稍稍褪去,他已经知道红裙少女要做什么了。

想必是那日他在幽冥森林将精神力附着在琴音之中的事情让她记忆犹新,所以这一次对付凰溟施展出来的灵域风暴,也做了同样的举措。

而且,虽然她的精神修为没有凰溟高,但有着幽梦琴的加持,却是可以与凰溟一战。

如此,确实不用他出手了。

这个丫头,还真是聪明啊。

容瑾淮微微抬头,眸光温柔而缱绻,之前她实力太弱,他不得不事事小心,不过现在看来,她已经能独当一面了。

然而,白衣男子在看到凰溟的时候,目光却在瞬间变冷,不过……凰溟,确实该死。

这个人,他一定要亲手杀掉。

不过他还真的没有料到,那个人会出现在这里。

瞟了一眼那袭紫衣,容瑾淮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但愿,那个人最好不要做出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否则,他不介意,手下再多一条亡魂。

……

湖泊中央的灵域风暴已经持续了一炷香的时间了,但依旧没有停止,这样凰溟和冷夜都微微一惊。

按理说,一个精神修为只有纵观境的人,是不可能在灵域风暴中坚持这么久的,但若是卿云歌已经死在了精神攻击之下,此刻灵域风暴应该已经散去了才对。

这是怎么回事?

就在凰溟十分诧异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自己经脉中的玄力在剧烈地翻滚着,丹田也剧烈地颤抖起来,这种感觉,只有在别人破了他的攻击时候才会有,因为精神攻击一旦被破,发出攻击的人便会遭受到反噬。

不……怎么可能?!

凰溟睁大了双眼,猛地看向了一旁的紫衣男子,然后语气冰冷地问道:“是不是你在搞鬼?”

听到这句话,冷夜冷笑一声:“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其实,不仅仅是凰溟很是诧异,冷夜也觉得有些奇怪,为什么他感觉,这灵域风暴在慢慢减弱呢?

如果是破开的话,灵域风暴会直接停止,怎么会减弱?

就在所有人都疑惑的时候,忽然,打斗声中传来了“铮——”的一声脆响,紧接着,琴音如流水般倾泻开来,瞬间响彻了云霄。

下一秒,只听“砰——”的一声,像是什么东西爆裂开来的声音,再然后,被灵域风暴封锁住的红裙少女,就这样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红衣倾世,潋滟芳华。

傲骨铮铮,独步天下!

她的面前浮着一把七弦琴,修长的手指拢住琴弦,琴音从指尖流出,然后就看到琴上发出了道道幽光,在幽光的照耀下,灵域风暴,不攻自破!

“你……!”凰溟根本无法想象,一个连入微境都没有达到的人类,居然靠着一把琴,就破了他引以为傲的攻击手段。

怎么可能?这怎么可能?!

“小师妹!”

“小云歌!”

“云歌师妹!”

看到红裙少女安然无恙地从灵域风暴中出来后,四灵学院的六个人都惊喜地叫出来声,脸上都是劫后余生的庆幸。

太好了,他们就知道,卿云歌一定不会死!

待到空气已经恢复了平静,不再波动的时候,红裙少女终于停止了弹琴,然后她睁开了眼,看向了一旁呆愣的凰溟。

“我说过,你杀不了我。”卿云歌扬眉一笑,语气却冰冷无比,“现在,你还有什么别的手段,尽管来吧!”

她也是临时起意,想到了当时容瑾淮对付紫冥的方法,将精神力附着于琴音之中,然后破除了梦魇咒。

所以,她就拿出了他借给她的那把幽梦琴,虽然她不能发挥出幽梦琴的功能,但是就算当做一把普通的琴,她也可以用一用。

然而,效果确实出奇的好,本来还以为要好一段时间才能破掉凰溟的灵域风暴,却没想到只用了一炷香的时间,而且,更令卿云歌意外的是,她不过是弹了一下琴,自己的精神修为,又再度突破了。

没错,她现在已经步入了入微境,虽然只是初期,但已经有了很大的进步了。

想必应该是用精神力和凰溟较量了一场,在巨大的压迫之下,才就此突破。

没想到这一次,是福不是祸啊。

听到这句话,凰溟的脸色一下子变了,因为他发现,不仅仅是红裙少女脱离了他的掌控,其他几个兽人,也都被四灵学院的人控制住了。

而且,最让他震惊的是,麒渊和瑞兰的储物戒指,此刻都到了易染染和冷夜的手中,这就意味着,他们押送的这批货物,已经丢掉了三分之二了。

大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凰溟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湖旁的朱裙女子,见到她冰冷至极的目光之后,忽然感觉一阵颓败。

“哦对,我倒是忘了灵薇公主呢。”卿云歌顺着凰溟的视线看了过去,弯唇一笑,她将幽梦琴重新收回到七玄空间后,身子一动,一个暴掠而出,就来到了凰灵薇的面前。

“公主殿下,你的人都已经失败了。”她挑了挑眉,好整以暇地看着脸色冰冷的朱裙女子,然后坦然地伸出手来,“那么你的储物戒,也交出来吧。”

“你在做梦!”凰灵薇冷冷地看着她,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

败?她是不会失败的!

储物戒,她绝对不可能交出去,如果被人类得到了他们运送的这批货物,那就糟糕了。

然而,没等凰灵薇反应过来,就发现她的眼前一花,然后再定神时,就发现自己手上戴着的戒指不知何时已经到了红裙少女的手中。

“你!”凰灵薇愤怒地想要夺回来,却因为先前的伤势而无法凝聚玄力,顿时气的半死。

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她居然会被一个魂阶修为的人类给打成这幅模样。

卿云歌把玩着手中的戒指,瞟了一眼凰灵薇,然后把她的表情尽数收入了眼底,轻轻一笑。

凰灵薇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可她却知道的一清二楚,她不过是将她的一道玄火打进了这位凤凰族公主的体内罢了,让凰灵薇的玄力暂时处于了紊乱的状态。

极致之火的威力,其他凡火,根本不能抵抗,也发现不了。

“好了,货物也已经到手了,我们走。”卿云歌将凰灵薇的储物戒收好之后,就冲着其他几个人挥了挥手,然后身子率先一动,飞离了这里。

不是她不想把这些兽人给杀掉,因为在经历了那么一场大战之后,她的玄力和精神力都已经消耗殆尽,根本没力气出手了。

而且,卿云歌目前还真的不能杀了凰灵薇,毕竟凰灵薇还是凤凰族最受宠爱的公主,难不保杀了她后,自己会暴露身份。

看来,一切都得等到学院大比的时候再动手了,那个时候,她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想杀她的兽人!

听到这话,剩下六个人对视一眼,也都放开了手中的兽人,不约而同地离开了这里,朝着萧家飞去。

而离开的时候,冷夜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凰溟。

等回到萧家之后,卿云歌这才瘫倒了石凳上,然后立马给自己到了一杯凉茶,大口大口地喝着。

可是把她给累死了,以后她真的不想在越阶对战了,简直要命。

易染染紧随着红裙少女,她一进来,就立马迫不及待地开口:“小师妹,你到底怎么做到的?快快告诉我!”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有些无奈,她含糊道:“我就是随便那么一玩……”

随便那么一玩……

其他几个人刚回到院子里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顿时嘴角抽搐。

还有人玩着玩着能将灵域风暴给破了?开玩笑呢吧!

“小师妹,你……”易染染还想在追究,结果话还没说完,就被冷夜给打断了,“好了,小云歌肯定很累了,你就别再问她了,我们还是看看卡撒学院运送的货物到底是什么吧。”

“哦也对,我好奇很久了。”易染染一想,果然不再追问了,然后就拿出了从麒渊身上得到的那枚戒指,神识探进去一看,结果这一看,让她整个人都傻到那里了。

“嗯?”冷夜发现了易染染的不对劲,他此刻更好奇了,于是也查看了一下瑞兰的储物戒,顿时微微地吸了一口气。

“什么货物?你们怎么跟见鬼了一样?”卿云歌打了个哈欠,有些诧异地望了两人一眼,然后她也从七玄空间内拿出了凰灵薇的储物戒,准备一探究竟。

到底是什么货物,让冷夜和易染染都是这种见鬼了的反应?

卿云歌其实一直对这批货物没什么兴趣,所以她也只是随意地看了一下,结果,在看到储物戒里的那批货物的时候,双眸也一下子睁大了。

------题外话------

是不是没有料到云歌是这样打的!

这场战斗写的我好开心!

话说昨天在作者群里聊天,聊到了这个话题。

1号玄幻作者:“写男女互动的时候飘红了,结果审核没通过。”

2号玄幻作者:“我家男主已经消失三十万字了。”

所以想问个问题,你们觉得柿子的戏份是多还是少捏?

人家九十多万都亲了我突然觉得男主好可怜╮(╯▽╰)╭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