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章 没错,我喜欢他(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由于货物只有凰灵薇、麒渊和瑞兰·怀特曼的储物戒里有,所以其他几个四灵学院的学员并不知道这批货物到底是什么。

此刻见卿云歌三人都是这么一副震惊的模样,都好奇起来,梦惜探了探身子,问道:“怎么,到底是什么好东西?”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率先回过神来,眸中仍有未褪去的震惊,她收起储物戒,然后咳嗽了一声,道:“说出来你们可能不信……”

闻言,众人更是诧异了。

“这储物戒里其实是……”她顿了顿,才说出来,“凤凰蛋。”

凤凰蛋!

这三个字如同一道惊雷在其他四个人的耳边炸开,顿时都惊住了,就连一向没有什么表情的沈长玦和白竹灵也露出了微愕的神色。

如果卿云歌手中的这么储物戒里是凤凰蛋,那么……

“唰——”的一声,众人的目光又落在了冷夜和易染染的身上。

“嗯,你们没猜错。”冷夜点点头,扬了扬自己手中的储物戒,言简意赅,“我这里面是龙蛋。”

然而这个时候易染染却依旧还没有回过神来,她仍傻傻地坐在那里,直到冷夜屈指弹了一下她的头,她才捂着额头痛呼一声。

“我靠靠靠!”待到再度想起自己方才看到的东西,易染染蹭地一下站了起来,“你们知道这戒指里的东西是什么吗?麒麟蛋诶!”

此话一出,其他四个人即便已经料到了是这个回答,也忍不住倒吸一口气。

老天爷!

卡撒学院这一次运输的竟然是三大王族的蛋?

难怪那些兽人们都三缄其口,不管他们怎么打听,都打听不出来。

“咳……”白陌尘的性子到底还算得上稳重,他咳嗽了一声,“不知道这些蛋的数量有多少?”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又用神识扫了一眼凰灵薇的储物戒,心中默默计算了一下,然后说道:“我这里有两百枚凤凰蛋。”

“龙蛋也有两百枚。”冷夜在第一次查看的时候就已经清楚了数量。

“噢噢我看一下啊。”易染染还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她用神识探察了后,又跳了起来,“我这里也有两百枚!”

两百枚凤凰蛋,两百枚龙蛋,两百枚麒麟蛋,加在一起,就是六百枚。

倘若这些蛋全部都成功孵化的话,那么是不是意味着他们人族会……

“这些蛋一定要尽快上交给学院。”冷夜迅速地估计了一番,然后道,“我想,卡撒学院的人一定不会就那么善罢甘休,说不定,他们已经联系羽族的人了。”

“冷夜师兄说的不错。”卿云歌沉了沉眸,也道,“我们好不容易才把卡撒学院运送的货物抢到手,绝对不能再被拿回去。”

尽管她对兽族这个种族依旧没有很深的了解,但她也知道,三大王族的蛋意味着什么。

凤凰、龙、麒麟三种玄兽,一出生便是超神兽。

而且它们带着天生的王族威压,同等阶级的玄兽,除过那些在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有着排名的,其他玄兽根本不是对手。

如果,他们能把这六百枚蛋成功地孵化出来,那么就意味着,人族会多出六百头超神兽。

这是什么概念?

要知道,就算是混沌大陆最大的魍魉森林里面,超神兽的数量,也不会超过数十头。

而且,龙、凤凰、麒麟这三种玄兽,进阶也是十分的快的,也许在未来,混沌大陆甚至会有六百头帝王兽!

那么人族的崛起,指日可待啊!

并且,这还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一点是,有了这六百枚蛋,人族完全可以培养出龙骑士、凤凰骑士和麒麟骑士出来。

昔日,卿云歌在烈焰山脉外遇见的那十几个麒麟骑士的一幕,她至今仍然记得很清楚。

虽然他们因为小九的出现而落荒而逃,但并不能否认,这些麒麟骑士有着十分高的战斗能力。

一个麒麟骑士,比得过一千个战马骑士。

而且,这还是在这头麒麟是超神兽的情况下,若是帝王兽的话,又要相当别论了。

怪不得,卡撒学院的人会那么重视这次货物的运输,如果这批货物到了他人手上,那可是他们兽族的一大损失啊!

虽然这些蛋的数量并不多,对于三大王族也算不了什么,但是对于一向在九族之中十分弱小的人类来讲,可谓是雪中送炭了。

不过……兽族为什么要送这么多三大王族的蛋给羽族?

难道不怕羽族因为这些蛋而实力增长吗?

想到这里,卿云歌蹙了蹙眉,有些不解。

再退一步来讲,如果兽王真的这么看重这次交易的话,他完全可以自己把蛋送给羽王,何必派手底下的兽族后辈去送呢?

这还真是一个谜题了。

不过,现在想这些也没什么用,毕竟他们也是依照吩咐行事,其他的事情,与他们无关。

就算兽王真的动怒,那也只会把怒火发在和他同为守护者的人皇身上,怎么也碍不着他们的事不是?

君临:“……”

他这是造了什么孽?

把思绪理清之后,卿云歌打了个哈欠,然后懒懒道:“那我们今日就再在萧家住一晚,明天一大早就走。”

必须有饱满的精神,才可以上路,否则,万一遇上拦路抢劫的人,没精力对付可就糟糕了。

“小云歌说的不错。”冷夜点了点头,站起身来,“萧家的防密性还是极高的,我们在这里,也比较安全。”

“哎等等冷夜。”易染染虽然也有些疲惫,可她依旧看起来元气满满,“我们还忘了一件事呢。”

听到这话,其他几个人都回过头来看她,目光之中带着疑惑。

“什么事?”冷夜对易染染虽然一直很无奈,但向来一些事情还是依着她的,于是也停住了脚步。

“笙绝啊!”易染染一拍巴掌,有些不爽道,“那个小姑娘还昏着呢!”

易染染这么一说,众人才想起来这一茬儿,顿时恍然大悟。

闻言,冷夜无可奈何,他走过去敲了敲易染染的脑袋,然后道:“走吧,我们去胡家一趟。”

左右救醒一个只是昏迷的笙绝也费不了什么精力,而且,凰溟在得知他的身份之后,是绝对不敢来找他的,他并不怕此次出去会有什么危险。

“好嘞!”听到这话,易染染很痛快地点了点头。

然后她屁股一拍,跟在紫衣男子后面,屁颠屁颠地跑了出去,速度快到卿云歌根本来不及叫住。

卿云歌:“……”

她本来都跟胡庆生说好她会去救她闺女来着,结果连她也差点忘了。

算了,既然有冷夜和易染染在,笙绝肯定不可能出什么大事。

结果,卿云歌不知道的是,笙绝是没出什么大事儿,胡庆生却整出了一件让她十分无语的事情,这事情还是后来听易染染说起的。

易染染说他们表明来意后,胡庆生就将他们放了进去。

然后事情进展地很顺利,冷夜很快就将笙绝就醒了,这可把那位胡家主高兴地不得了,开口就要把他女儿嫁给冷夜。

易染染:“……?!”

当本小姐在一旁是死人吗!

于是,她气呼呼地直接拉着冷夜就出了胡家,连本来应允好的晚宴也没有参加,就回来了。

回来之后,易染染更气了,然后就跑到自家小师妹那里去,开始义愤填膺地痛骂胡庆生。

卿云歌一边听,一边笑,然后听完之后,她诧异地问了一句:“冷夜师兄都没有多大反应,怎么染染姐你这么生气?”

结果,一听到这句话,向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易染染一下子给结巴了,结巴着结巴着,脸也给红了。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更诧异了,她凑过去,盯着易染染的脸看了半天,然后道:“染染姐你现在的脸红得跟猴屁股一样。”

易染染:“……”

真是丢人!

“咳咳咳,那个什么啊小师妹,我告诉你原因,你可不要告诉别人啊!”易染染扭捏了半天,才不好意思地说,“其实我喜欢冷夜那个家伙,好久了,所以才、才……”

哎呀,实在是说不下去了!

卿云歌还真没想到她会得到这样一个回答,她当然也看出易染染和冷夜的关系十分的好,但也没往这方面想。

难道他们俩不应该和她跟容瑾淮一样,是革命弟兄的关系吗?

剑灵:“……”

他这个情商低的一塌糊涂的主子哟!

拿什么才能来拯救他主子的情商哟!

唔……平常看易染染一副看不惯冷夜的模样,结果她这个同殿师姐竟然喜欢冷夜师兄?

这可真的是大新闻!

于是,卿云歌看向易染染的眼神一下子变得暧昧起来了,她八卦道:“染染姐你和我说实话,你喜欢冷夜师兄多久了?”

“咳咳咳咳!”听到这句话,易染染的脸更红了,她剧烈的咳嗽了几声,不好意思地说道,“应该是在我们入学那次的新生大赛上吧。”

不得了不得了,这么早居然就喜欢上了,卿云歌啧啧出奇。

“那你是为什么喜欢上冷夜师兄的?”她接着八卦,“因为脸吗?”

说到这里,卿云歌就想起了前世的时候,暗月联盟里那一群师妹们,每次说到帅哥的时候,都是一脸磕了春药的表情,看的她差点把她们打一顿。

不过冷夜他长得确实很不错啊,都快和容瑾淮有的一拼了。

“怎么可能!”熟料,这一句话让易染染跳脚了,她不高兴地说道,“我是那种看脸的人吗!”

跳脚完毕后,她想了想,又道:“虽然他长得是挺好看的。”

“那染染姐你是……”卿云歌不由地有些诧异了。

以易染染的性子,喜欢上一个人,会是什么理由?

“说来原因你可能不信。”易染染拍了拍脑门,她搓着衣角说道,“我是因为我们那一届新生中,只有冷夜把我给打败了。”

卿云歌:“……”

果然只有这种理由才更配她这个师姐啊!

暴力师姐啊!

“那冷夜师兄知道你喜欢他吗?”卿云歌扶了扶额,她这个师姐别是个单相思的姑娘啊。

“不、不知道吧?”听到这句话,易染染磕磕绊绊地说道,“应该不知道吧,要是他知道了,肯定就远离我了。”

“冷夜师兄看起来不是那样的人。”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有些诧异,“何况你都没告诉他,你怎么知道他会远离你?”

“小师妹你有所不知啊!”易染染这个时候颇为苦恼,她大倒苦水,“你是不知道冷夜那个家伙的性子,那简直就是对女人如避蛇蝎啊!”

“冷夜的魅力还是很大的,别说我们那一届了,就连当时的师姐对他暗许芳心的都有不少,可是呢?”

“可是他连人家看都没有看,就走了,并且以后还说,若是再有这样的人出现,直接让乾坤盟的人丢出去。”

说到最后,易染染又补充了一句:“而且小师妹你难道没有发现吗,乾坤盟里,基本上就没有女学员。”

卿云歌:“……”

貌似她去乾坤盟的时候,还真的没发现几个女的。

“可是染染姐你没有想过,是冷夜师兄不喜欢那些女人,才那样做的。”卿云歌想了想,接着道,“换了他喜欢的,他肯定不会这样。”

“我也知道啊。”易染染趴在桌子上,有气无力地说道,“所以我才不敢告诉他,因为他根本不可能喜欢我这样。”

“染染姐你要对自己有信心。”卿云歌神色肃穆了几分,“万一冷夜师兄喜欢的就是你呢?你应该去试一试。”

闻言,易染染罕见地沉默了一下,半晌,才有些疲惫地笑了一声,她低声道:“其实我觉得这样,就已经挺好了,至少我能以搭档的身份,陪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哭一起笑,其他人……根本没有这个权利,所以我很知足了。”

顿了顿,她才看向红裙少女,微微一笑:“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喜欢我,如果喜欢我,那是很好的,但如果不喜欢……”

“我可能就要失去现在的这份安逸了,我无法去接受这个结果。”

“好啦小师妹,和你今天说这么多,也是因为我感受到了危机。”没等卿云歌回答,易染染就站起来身来,她伸了个懒腰,又恢复了平素元气满满的模样,“你可千万不要告诉别人啊。”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也是一笑,她弯了弯樱唇,道:“当然,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她的嘴向来很严,就算被严刑拷打,也不会将不该说的事情说出来半点,这是身为一个杀手的良好自控。

“那就多谢小师妹啦!”得到了回答之后,易染染走到了房门前,准备回去休息。

忽然,她又像是想起了什么,回过头来,神色有些郑重,对着红裙少女说道:“小师妹,如果你遇见了喜欢的人,一定不要像我这样,你一定要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否则,万一哪一天,你喜欢的人已经不再原地了,那么连哭得机会都没有了。”

顿了顿,又补充道:“一定不要让你喜欢的人等太久!”

她太过于自卑,但她不想小师妹和她一样,有了喜欢的人,也只能默默地藏在心里。

而说完这些话之后,易染染才推门离去。

因为易染染这一番话,卿云歌罕见地失眠了,她在床上躺了一会儿,最终还是选择起身,来到了海关处。

黑暗的幕布此刻已经降了下来了,海浪翻滚地也更加凶猛了,他们毫不疲惫地在岸上拍打,像是要吞噬掉什么。

由于今天的大海太过狂暴,渔民们早就收了船回家了,此刻的海岸边,空无一人。

卿云歌默默地站在海岸边,双眼眺望远方,不知道在看些什么,玫瑰紫色的双眸里罕见地带了一丝迷茫。

“这么晚了,还来这里看风景?”站了没一会儿,就有人在她背后轻声说,“有什么事情的话,同我讲讲?”

听到这个声音,卿云歌这才回过头去,和那个人对视着。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