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卿卿,你是喜欢我的(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一袭白衣,在黑夜之下看起来十分的明显,见她回过头来,便走上前去,和她并肩而立,然后一起目视前方。

大海依旧翻滚着,天地间幽蓝一片,唯有红裙和白衣在风中飘动。

“容世子你说……”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卿云歌才低声问道,“为什么那么喜欢一个人却又不愿意告诉他呢?”

易染染的那些话,让她有些不理解。

既然那么喜欢冷夜师兄,为什么不去告诉他?

这样一直憋在心里不难受吗?

“嗯?”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偏过头来看她,然后挑了挑眉,眸中是一片笑意,“所以你现在是准备告诉我你喜欢我么?”

“哈?”没料到是这样一个回答,卿云歌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跟我有什么关系?”

她明明是想借着这句话,来问他易染染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什么叫她准备告诉他她喜欢他?

放屁!

她一点都不喜欢他!

咳……奇怪了,为什么感觉有些心虚。

“你不是喜欢我,然后不愿意告诉我么?”容瑾淮望着她,然后浅浅一笑,“不过没关系,我已经知道了。”

卿云歌:“……”

什么跟什么啊!

“我不是在说我!”卿云歌知晓他是会错意了,于是扶了扶额,无语道,“我只是在问你这个问题。”

“卿卿可还真是伤我的心了。”闻言,容瑾淮幽深的眸中掠过一抹黯然,他勾了勾唇,道,“我还以为,卿卿终于明白我的心意了。”

“嗯?”听到这话,卿云歌有些诧异,“你什么心意?”

然而,这一次容瑾淮却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话锋一转:“那么喜欢一个人却不愿意告诉她,大约是知道她不喜欢自己吧。”

很可惜,他告诉了她那么多遍,她也依旧把那些话当成了戏谑之言。

“是这个道理。”卿云歌点了点头,这和易染染说得有些像。

她想了想,还是觉得不能理解:“不过,若是不告诉他的话,怎么知道他不喜欢自己?”

容瑾淮顿了顿,然后道:“那就看第六感准不准了。”

“我觉得不应该。”卿云歌摇了摇头,“如果我喜欢一个人的话,我一定会告诉他,就算他不喜欢我,那也和我无关。”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周遭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浪花拍打岸边的声音,和海水翻滚的声音,都没有了,只剩下了静静的心跳声。

“那么你呢?”半晌,头顶上响起了一个有些微哑的声音,带着低沉的性感,“你有喜欢的人吗?”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怔,刚想笑笑说,我哪里会有喜欢的人,何况我这种人也不值得别人去喜欢。

结果,她的话还未出口,一只手拉过了她的手。

卿云歌有些诧异地抬起头来,这一抬头,就撞进了一片璀璨的星河之中。

白衣男子的双眸中浮光流动,瞳底明亮而璀璨,仿佛有着万千繁星在旋转。

而这么一双绝世的眸子中,倒映出来的,只有她的影子。

“卿卿,听——”忽然,容瑾淮将她的手带到了他的胸膛处,那里温热一片,她可以清楚地感受到他的心脏。

他的声音微微低沉下来,带着柔和的情意:“它在为你而跳动。”

他说,我的心,在为你而跳。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忽然感觉心下一紧,她有些茫然地看着她面前那双深沉入夜的眸子,看着看着,她感觉自己跌进了一个漩涡之中,在那里,她迷失了整个自己。

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一刻,她忽然记起了他以前对她说的那些话。

他说话的时候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口吻,但又极其的认真。

“我对你一见钟情。”

“那又怎样?我喜欢就够了。”

“可能是我与卿卿心有灵犀,你一有危险,我就会赶到。”

“缺一样东西,命里缺我。”

“你不一样,你还有我。”

“我没有后宫,我只要卿卿就够了。”

“……”

“我……”这个时候,卿云歌心中忽然生起了一个有些她不敢相信的想法,难道容瑾淮……真的喜欢她?

可是这怎么可能?!

她什么都不好,他也会喜欢她?

背负着那样血海深仇的她,也会有人喜欢?

换了是她,她都不会喜欢这样的自己。

冷血无情,又狂妄嚣张。

他凭什么会喜欢她?

就在卿云歌还十分茫然的时候,她的头顶又传来一声叹息,紧接着,幽幽的冷梅香将她包裹起来,然后被一双手用力地圈住。

这一次,她听得更加清楚了,那强有力的心跳声,一直回响在她耳边。

“扑通,扑通。”

她感觉自己的心跳也加快了。

为什么?为什么会加快?

生物学表明,心跳加快是一种亚健康,难道……她生病了?

不应该啊,她都已经魂阶八段了,怎么可能生病?

“这么久了……”见到她久久都没有回答,容瑾淮的下巴放在红裙少女的头顶,感受着属于她的气息,他再度叹了一声,“你真的就对我一点感觉都没有么?”

“感觉?”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更是迷茫了,她的头还埋在白衣男子的胸膛处,所以声音听起来有些沉闷,“什么感觉?”

是指……见到他的时候偶尔会心跳加速?

还是每次见到他都有种……喜悦的感觉?

“呵……”闻言,容瑾淮发出了一声轻笑,然后依旧抱着她,俊美到震撼人心的脸庞上浮起了一抹深深的眷恋,然后他说道,“卿卿,你喜欢我。”

这句话是十分肯定的语气,没有一丝一毫的置疑,就这么确定地说了出来。

“我喜欢你?”卿云歌这个时候已经回了几分神了,她抬起头来,刚好看见他如玉的下巴,她果断否认,“不可能,我不喜欢任何人。”

还有一句话没有说出来,她不相信除了亲情以外的感情。

连她和墨并肩作战那么多年的友情都会变质,何况爱情呢?

她又不是没见过,暗月联盟里有人因为情伤而喝的烂醉如泥,躺在沙发上蜷缩成一团,嘴里嘟囔着不知名的话语。

“你如果不喜欢我,我抱你的时候,你会立马推开我。”容瑾淮却没有因为这个回答而失望,他依旧笑着,笑声低沉而愉悦,“你如果不喜欢我,你根本连见都不会见我。”

“明明是你趁我不注意的时候抱我的好不好!”一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就来气了,她这才一把推开眼前的人,“而且哪里是我去见你,你上次就没经过我允许爬我的床!”

这些事情怎么就能证明她喜欢他了?

狗屁不通!

“嗯,可卿卿你有没有想过,换了一个人这么做的话,你会待他如何?”容瑾淮被推开后,也没有气恼。

他环抱着双臂望着她,目光依旧温柔而缱绻。

虽然不知道今晚她是受谁的刺激了,会问他那么一番话,不过,这倒是给了他一个很好的良机。

他不信这段日子以来,她没有对他动一点感情。

诚如他方才所言,如果她不喜欢他的话,怎么会任由他那样做?

她待他和别人,是不同的。

“换了一个人?”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怔了一下,她还真的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因为除了容瑾淮,貌似没人敢这样对她,假若真的有人敢这么做的话……

靠!

她一定把那个人打到死!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忽然僵住了。

对啊,为什么换个人对她做这种事,她就想杀了那个人?

而容瑾淮……

卿云歌看了白衣男子一眼,沉默了下来,因为她不知道怎么去反驳了。

“所以你瞧,你对我,是不同的。”容瑾淮微微俯身,目光和她平视,又重复了一遍,“你是喜欢我的,卿卿。”

“我……”再一次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却觉得自己有些慌,她磕磕巴巴说了一句,“我不知道。”

顿了顿,觉得自己没有回答清楚,她又说了一遍:“我真的不知道,我不懂这些。”

前世的时候,也不是没有人给她告白过,甚至,光是暗月联盟里的男性成员们,就有很多。

可是没有任何一次,她会出现这样的感觉。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喜欢?

她不知道,是真的不知道。

虽然身为第一杀手,在各个领域上都有着十分高的建树,可对于这一方面,她真的是……什么都不懂。

闻言,容瑾淮轻轻一笑,他说:“没关系,我可以等。”

只要她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多久,他都可以等。

纵然天荒地老,纵然日倾月覆,纵然海枯石烂。

他等得起。

不管怎么说,他已经迈出了新的一步了。

“那、那个什么,哦,你借我的琴。”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松了一口气,然后从七玄空间内把幽梦琴拿了出来,递给他,“我用完了,多谢了。”

看来自己回去得问一问易染染,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什么感觉了。

难道真如容瑾淮所说,她喜欢他?

她要搞明白这件事情才行。

“你我之间,不必言谢。”容瑾淮垂眸,然后将幽梦琴接过,收到了自己的储物戒中,“用了之后,感觉如何?”

“挺好的。”卿云歌没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问,然后发现自己忽然有些不敢看他,她咳嗽了一声,道,“对了,你这把琴是怎么得来的?”

“一次外出游历得来的。”容瑾淮微微笑答,“怎么,卿卿是看上我这把琴了?”

“不是,我不会要别人的东西。”卿云歌摇了摇头,她看了他一眼,然后斟酌道,“你知道你这把琴是什么来头吗?”

“嗯?你说这个?”容瑾淮知道她想问什么了,也没有隐瞒,“这把琴是神灵器,幽梦琴。”

他原来知道!

闻言,卿云歌抽了抽嘴角,道:“你知道这是神灵器,你还借给我?”

“嗯,所以只借给你。”容瑾淮懒懒地答了一句,“我本来是想将幽梦琴送你的,可惜神灵器一旦认主,就不能再选别的主人了。”

“别,你自己留着。”卿云歌果断拒绝,“神灵器可不是普通的武器,你也需要东西来防身。”

虽然她也觉得幽梦琴是十分的好用,可这是别人的东西,她从来不会去夺取。

不过……容瑾淮对她也太好了吧?

难道不怕她把他杀了,然后谋财害命吗?

想到这里,卿云歌忍不住问道:“为什么容世子,你对我这么好?”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一怔,然后倏地笑了起来,他一边笑,一边伸出手来揉了揉她的头:“真是个笨蛋。”

卿云歌:“……?!”

什么鬼哟!

一言不合就骂她?

你才是笨蛋,你全家都是笨蛋!

一把拍开他的手,卿云歌感觉到一阵憋气:“那你就不要喜欢我这个笨蛋了,你去喜欢别人好了。”

这句话一出,忽然,周围又是一阵寂静。

静的,只能听见海浪的声音。

“不……”白衣男子俯下身来,然后低声笑,“我很喜欢。”

……

“咦,小师妹,你怎么顶着两个熊猫眼?”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易染染看见红裙少女从屋子里出来,奇道,“昨天晚上没睡好吗?”

闻言,卿云歌这才睁开了半闭着的眼,她打了个哈欠,含糊道:“睡得还好,还好。”

其他六个人没有信这句话。

倒是冷夜笑了一声,他意味深长地说道:“小云歌不会是大晚上出去跟谁见面了吧?然后太过激动,没睡好觉?”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不得不说,她这个夜姐姐是有些真相了。

因为昨天晚上,在听到那句“不,我很喜欢”后,她……落荒而逃了。

简直丢人!

以前杀人的时候,面对再大的敌人仍然迎面直上,结果现在因为容瑾淮那么一句话,她就跑了,这叫什么事啊!

“不会吧?”易染染瞪了瞪眼,“难不成你出去见那个想睡你的男子了?”

卿云歌:“……”

她现在有些明白为什么易染染和冷夜是一对好搭档了,这俩人简直脑回路在一条线上啊,一个猜得比一个准。

“你们想多了。”卿云歌摆了摆手,无奈道,“我只是想了一下怎么安全把三大王族的蛋送回学院去。”

诚然,这是一句假话,可是却能让众人信服。

果然,在听到这句话之后,其他六个人都了然地点了点头,不再多问了。

收拾好东西之后,他们拜别了萧老爷子萧文峰,就准备启程回学院了。

由于萧家离着海关很近,所以卿云歌他们要横跨整座城池,才能出城。

然而,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他们刚走出萧家没几步,就被拦住了。

而拦住他们的人,正是卡撒学院的一行人。

凰灵薇这个时候已经恢复过来了,虽然还是感觉自己的玄力有些紊乱,不过在作战方面应该没有太大的问题。

她冷冷地看着眼前的人类,森然道:“把储物戒交出来!”

“怎么,你们兽族那么多蛋,还缺这六百枚啊?”易染染因为凰灵薇对自家小师妹出手的缘故,看她十分的不顺眼,“不如就大方点,送我们好了。”

“放肆!”听到这话,凰灵薇怒不可遏,顿时,磅礴的血脉威压就迸发了出来,直直地想着易染染冲去。

然而,易染染却没有感受到血脉威压带来的压力,因为她面前多了一个人。

紫衣男子站在前面,狭长的凤眸里冰寒一片,面上却妖娆一笑:“灵薇公主,如果你想要储物戒,那么就拿出你的本事,抢回来吧。”

凰灵薇只觉得自己一口气没有喘上来,她要是有本事抢回来,就不可能被他们抢走。

果然人类是九族之中最狡诈阴险的种族,她真的是太大意了!

“既然灵薇公主没有那个本事,就请让道吧。”这一次开口说话的是卿云歌,她一副慵懒的模样,挑衅一笑,“如果不让的话,我可不敢保证,我会再对公主殿下,做些什么。”

声音轻柔,但带着凛然的杀伐之气。

凰灵薇的牙齿咬得咯吱咯吱响,手也紧紧地握了起来,在她终于忍不住,准备说撤退的时候,忽然,周围卷起了狂风。

狂风之中,有人轻蔑地笑了一声:“灵薇公主,你叫我来,就是为了对付这么几个人类?”

听到这句话,凰灵薇的脸色终于好看了起来,她抬起头,淡淡地看了那人一眼,道:“你来了。”

不同于卡撒学院那些兽人们的兴奋,四灵学院的人却是眉头一皱,感觉到了事情的不对劲。

而白竹灵的脸却一下子沉了下来,她也抬起头来,看着来人,顿了顿,然后说道:“好久不见啊。”

“我的好妹妹,伊莲娜·寒羽。”

------题外话------

我……卡文了!

卡得有些痛苦,但还是成功地写完了这一章。

接下来,云歌应该就能明白自己的心意啦~

唔,也要发点糖不是。

默默望天,感觉我应该去读点心理学的书,然后看看这个心理怎么转换过来。

真的是造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