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6章 未婚夫,身份被识破?(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伊莲娜·寒羽,羽族七公主,天赋极高,很有可能成为下一任羽族族长。

与此同时,她也是风羽学院这一届实力最强的学员之一。

听到白竹灵这句话,四灵学院的人皆是一震,然后也抬起头来,这才看到了来人的模样。

女子背后有着一双透明如蝴蝶薄翼的翅膀,她头上戴着风灵花编制而成的蓝绿色花环,头发是极淡的金色,几近纯白。

一双深蓝的眼睛里面满是轻蔑讥诮的神色,唇不点而朱,眉目秀丽,一身水蓝色花裙长及脚踝,脚腕处还带着两个银色的铃铛,风一动,铃铛便响了起来。

好一个祸水佳人。

“嗯?”伊莲娜显然没有料到在这里她也能看到白竹灵,轻蔑的神情倏地一下变了,她微愕,“你也在这里?”

“是啊。”白竹灵淡笑着和伊莲娜对视着,她挑了挑眉,道,“妹妹似乎很是惊讶?”

果然被白陌尘猜了个正准,这一次与卡撒学院对接的学员,真的有伊莲娜·寒羽。

想必影院长也应该是想到了这一点,才把她也派来的吧。

毕竟,以她魂阶初期的实力,参加校际竞争任务,还是远远的不够格。

清冷的双眸微微一沉,白竹灵的神色却是愈加的冰寒。

虽然伊莲娜·寒羽在名义上是她的妹妹,但实则,伊莲娜要比她大了不少,只不过是她的母亲是伊莲娜母亲的姐姐罢了。

所以伊莲娜的实力,应该要比她高,如果猜得没错的话,伊莲娜应该已经到冥阶了。

此刻,伊莲娜背后的翅膀已经收了起来,她洁白光裸的脚踝踏在地上,却没有染上一丝灰尘。

羽族的代表玄力属性是风,这让他们可以轻易地在天空中翱翔,羽族的王室血脉,甚至可以控制大自然中所有的风。

“哼,我有什么好惊讶的。”闻言,伊莲娜落在地上后,满不在乎地哼了一声,“我只是没想到,你这么弱的实力,也会被四灵学院派出来。”

“不知道是四灵学院无人呢,还是你白竹灵的势力已经能掌控整个人族了?”

这一句话带着十足的挑衅意味,也有着挑拨离间的意思,不管白竹灵承认哪一个,她的名誉都会受损。

伊莲娜饶有兴趣地看着她这位出生于人族的表姐,清澈的双眸中却浮起了丝丝的恨意。

明明她才是羽族最有天赋的公主,却因为自己的母亲不受宠,导致族长的心一直偏在这个只有一半羽族血脉的白竹灵身上,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就是因为这一次的任务涉及到了人类所在的混沌大陆,她才自动请缨,出来接应卡撒学院的兽人,因为伊莲娜想着,说不定就能碰见她那个人族的表姐呢?

果不其然,还真让她给碰上了,只不过……

目光再度轻蔑地看了一眼一旁的白衣女子,伊莲娜的唇边满是讥诮的笑意:“表姐怎么才是魂阶三段?”

顿了顿,她把玩着自己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漫不经心道:“这样弱,可没办法和妹妹我争下一任的羽族族长呢。”

此话一出,众人的神色皆是一变。

卡撒学院的兽人们根本没有料到,四灵学院之中竟然还有一位羽族的公主,但是目前看来,貌似这两位公主之间好像并不对付?

此次卡撒学院来的学员全是老生,他们虽然认识冷夜和易染染他们,可对于卿云歌和白竹灵却是一无所知。

已经冒出来一个让他们束手无策的卿云歌了,这下子又出来一个羽族的公主?

玩他们呢是吧!

凰灵薇皱了皱眉头,她看了一眼伊莲娜,问道:“你姐姐?”

怎么回事,这一次四灵学院之中,竟然还有不是人族的学员?

“算是吧。”伊莲娜耸了耸肩,神情之中满是不屑,“如果不是劳伦姨妈非要嫁给一个百无是处的人类的话,我应该没有这个姐姐。”

劳伦·寒羽,昔年羽族最受宠的长公主,可是却在一次外出历练中遇上了现在白家的家主,于是不顾羽族族长的反对,义无反顾地嫁给了这个人类。

羽族族长无奈,只能同意了她这个女儿的决定,并且还为了劳伦能不在人族受欺负,专门把羽族最为珍贵的宝物送给了她。

然而,羽族族长也就只有在面对劳伦的时候,才会有慈母之心,其他公主根本得不到她的半点关怀,这也就造成了王室开始分裂开来,到现在有着无数派系,都在明争暗斗。

对于此,羽族族长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若是哪个公主的后辈能够成为下一任羽族族长,她们的地位,也一定会跟着水涨船高。

本以为最受宠的长公主劳伦·寒羽远嫁混沌大陆之后,这族长之位就一定会落在她们几个公主的手中。

可万万没想到的是,劳伦在人族也诞下了一个女孩,甚至,天赋也是十分的不错。

羽族族长因为太过喜欢她这个大女儿,由此爱屋及乌,对劳伦的孩子也是十分的喜欢。

甚至,有着几个专门侍奉羽族族长的侍女们传出话来,说,羽族族长已经准备立劳伦的女儿为下一代羽族族长了。

这可把其他几个公主给急坏了,她们可不愿意让偌大的羽族落在一个身负人类血脉的小孩子身上,于是都开始谋划着,如何让白竹灵在加冕之前,就死于非命。

然而,白竹灵一直生活在混沌大陆,她们派出去的人修为低了,会直接被白家所杀,修为高了,连大陆的天堑都过不去。

就算偶尔因为羽族族长的想念回一趟风羽之谷,白竹灵也被保护得十分的好,她们根本没有半点下手的机会。

久而久之,她们也都放弃了,但是这并不代表,下一任羽族族长的位置,就可以拱手相让。

她们必须想个办法,让族长大人,对这个半人类半羽族的公主失望才行。

伊莲娜的母亲一直告诉她,不管什么事情,都一定要成为第一,这样才有可能压过她那位表姐,说不定,羽族族长赏识她的能力,就会把下一任族长的位置传给她。

这不是伊莲娜第一次见白竹灵了,但却是离得最近的一次,因为前几次见白竹灵都是在羽族,她只能远远地看着她这位表姐被无数羽族侍女围绕,根本不能存进半步。

众星捧月,天之娇女。

可惜这不是她伊莲娜,而是白竹灵。

这一次见到白竹灵是在伊莲娜的意料之内,但真见到了,也没有什么感觉,她只想把她这个表姐狠狠地踩在脚下,好让祖母看看,到底谁才配当下一任羽族的族长!

然而,她还真的没有料到,白竹灵的修为居然只有魂阶三段,她都已经冥阶五段了,她这个表姐居然这么弱?

想到这里,伊莲娜眸中的嘲讽意味更浓了,真可惜,若是纯种的羽族,是不会这么弱的,要怪就怪,白竹灵骨子里还有那卑贱的人类血脉了。

有着祖母的照拂又能怎样,还不是实力差。

而听到伊莲娜那句话,白竹灵还未说些什么,白陌尘却先开口了。

他英俊的面容此刻沉了下来,一向温和的语气也冰冷至极:“我想,我的父亲如何,还轮不到你这个外人来评判吧?”

白陌尘此刻算是明白了,为什么白竹灵说,希望她加冕的时候,她那个妹妹不要在背后搞什么事情才好。

出口就是羞辱他们的父亲,这等心性,却是不堪为伍。

他还真是庆幸白竹灵是在白家长大的,若是放在了羽族,恐怕根本无法安全活到现在。

一想到他的妹妹很有可能就会被面前这个羽族陷害而死,白陌尘就无法忍受。

虽然世家之中的亲情很是单薄,但他和白竹灵的关系却是十分的要好。

“咦?”伊莲娜这才注意到了这里的其他人类,在看到那个英俊的白衣年轻人的时候,目光先是微微一顿,然后依旧嘲讽,“你的父亲?你可不是劳伦姨妈的儿子吧?”

“哦,我想起来了,毕竟你们人类是一夫多妻制,想必,你是其他女人生的吧?”看着白竹灵和白陌尘的脸色越来越沉,伊莲娜却觉得畅快不已,“还真是可惜了我那位劳伦姨妈,竟然要和别的女人分享丈夫,啧啧啧,还不如好好地待在羽族,那样也能……”

话还没有说完,伊莲娜白皙的脖颈间就横了一把匕首。

匕首上泛着寒光,映出了一双冰冷的眸子,那双眸子的主人此刻冷冷地看着她,瞳孔中的杀意仿佛破冰而出的寒气。

“伊莲娜,不要以为我叫你一声妹妹,你就可以口无遮拦了。”白竹灵淡淡地说道,“我母亲如何,我父亲又如何,你都没有资格去说,懂?”

这一句话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彻骨的寒意,原本燥热的温度此刻也下降了不少,仿佛坠入了冰窖之中。

这还是卿云歌第一次看到白竹灵露出了这样的表情,她向来都以为似白竹灵这种心冷面冷的人,是不会有任何事情能让她有所变化的。

但是,很显然,白竹灵和自己一样,若是有人敢辱骂她的家人,那必然是不会轻易地放过。

想到这里,卿云歌勾了勾唇,看来,白竹灵也值得去深交一下,毕竟,她们俩有些地方,还真的挺像。

伊莲娜根本不知道白竹灵是什么时候将匕首抵在她的咽喉处的,顿时有些惊慌。

她这个表姐不是修为根本不如她吗?

为什么白竹灵出手的时候她都没有察觉到?

难不成……

伊莲娜猛地抬起头来,嘴唇蠕动着,刚想说出她的猜想,脑子里就已经传来了一句话。

“你以为,我真的只有魂阶?”白竹灵微微冷笑一声,“回去最好告诉你那位母亲,别想在我面前,耍什么花样!”

这一句话是由精神力说的,所以除了伊莲娜,其他人并没有听见,只是很意外,不知道为什么,伊莲娜的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了起来,就像是镀上了一层冰,看起来凄凄惨惨。

“七公主。”凰灵薇自然也是看到了这一幕,她的眉头又皱了起来,“风羽学院其他学员呢?不会就你一个人来了吧?”

声音虽然依旧冰冷平静,但尖利的指甲已经将掌心掐出了血痕。

凰灵薇万万没有想到,他们好不容拖到了风羽学院来人,却还是这么一副场景,这可不是她想要的!

他们三大王族的蛋,绝对不能落到卡撒学院的手中。

若是真的让人族培养出了龙骑士、凤凰骑士和麒麟骑士,那么他们兽族还有什么优势可言?

而且……

如果她这一次任务失败,兽王大人必然会对她十分的失望,那么在族内,凰氏又怎么碾压凤氏?

凰灵薇这一句话,才真正点醒了伊莲娜,她忍着下巴处的疼痛,然后吹了一声口哨。

口哨声落,顿时,又是一阵狂风袭来,众人的面前,出现了数十个羽族,他们背后都有一双透明的翅膀,头上戴着花环,显得神圣而不可侵犯。

风羽学院在接到卡撒学院的求救信号时,就立马派出了数十个学员前来救援。

不同于卡撒学院和四灵学院,风羽学院是由羽族王室一手建立的,所以在学院里,王室成员的地位很高。

此刻,这些羽族见到自家七公主竟然被一个人类给禁锢住了,顿时怒不可遏,一个穿着较为高贵的羽族上前一步,冷喝道:“快放了我们公主,饶你不死!”

“嗯?”听到这句话,白竹灵手中的匕首依旧抵在伊莲娜的下巴处,她只是微微偏头,然后目光和那个说话的羽族相交接,淡淡地反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巴伦正想开口说“放肆”,熟料在看到白衣女子的面容时,一下子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且,在触及到她冰冷的目光时,吓得直接从天空中掉了下来。

“艾、艾艾……”他结巴了半天,都没有说出一句完整的话。

其他数十个个羽族因为站位的不同,并没有看清楚白竹灵的容颜,这个时候看到他们羽族的精英战士巴伦·摩特露出了这样一幅表情,都有些微愕。

他们也收了翅膀,从天空中缓缓降落至地,而等到落在地上的时候,也都看清了白衣女子的脸。

然后这一看,只听“扑通——”一声,羽族们全部都跪了下来。

而这个时候,巴伦也终于吐出了一直想说的话:“艾莉森公主殿下!”

神啊,为什么艾莉森殿下会出现在这里?

他刚才居然敢对着艾莉森殿下说那样一番话,真的是不要命了!

看到这一幕,卡撒学院的兽人们都惊呆了。

等下,这不是伊莲娜带来的人吗?怎么对着别人下跪了?

四灵学院一行人却是一副怪异的表情,他们虽然知道白竹灵是羽族的公主,却万万没有料到,白竹灵在羽族之中的地位竟然如此之高。

卿云歌却忍不住笑了起来,然后似是无奈地耸了耸肩。

没想到凰灵薇叫来的这些风羽学院的学员,见到白竹灵后,跟见到鬼一样。

唔……不知道凰灵薇此刻是什么样的心情啊。

凰灵薇此刻的心情自然是十分的不好,倾城的脸也一下沉了下来,冰冷的眸中有着风云在变幻,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该死!

千算万算,居然没算出四灵学院有一位羽族的公主!

风羽学院里可不像他们卡撒学院有那么多种族,里面的学员都是羽族人,自然会以王室为尊。

难道他们真的拿不回那六百枚蛋了吗?

她不甘心!

“我刚才听说……”白竹灵脸色依旧淡淡,她扭头看了巴伦一眼,“你要饶我不死?”

“不……不不不!”听到这句话,巴伦惊得心神俱裂,他此刻连头都不敢抬起来,“艾莉森殿下恕罪!”

真是要命!

不过是出一次任务,就能碰见常年不在风羽之谷的艾莉森殿下,也不知道他这是好运还是在造孽。

艾莉森·寒羽是白竹灵在羽族的王室封号,但她特别不习惯这个名字,所以在巴伦叫她的时候,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白竹灵朝着巴伦略略点头,然后就真的把匕首从伊莲娜的咽喉处放了下来。

当然,这并不是她被威胁到了,她只是觉得,伊莲娜翻不起多大浪花了。

伊莲娜却是一脸的愤恨,这明明是她带来的人,现在却对着白竹灵下跪,简直是在羞辱她!

“跪什么跪?都给本公主起来!”伊莲娜忍无可忍,怒吼出声,“你们忘了院长大人交给你们的任务了吗?你们是想回去被羽王大人责罚?”

听到这句话,巴伦他们的神色骤然一变。

诚然,他们作为羽族中的一员,是不能对艾莉森殿下出手的,可是,这次任务又事关到羽族的守护者羽王,他们也是不能违背的。

这就让他们十分的为难了。

“愣着做什么?”伊莲娜见他们一脸犹豫,又是一声吼,“若是羽王大人怪罪下来,你们担待的起吗?”

闻言,巴伦终于抬起头来,他咬了咬牙,然后看了一眼其他羽族,最终对着白竹灵躬了躬身,说道:“得罪了,艾莉森殿下!”

说完这句话,他便站了起来,然后挥了挥手,高喝道:“上,把货物抢过来!”

艾莉森殿下是很重要,可是羽王大人比她还要重要,他们不能得罪羽王大人,就只能得罪她了。

看到这一幕,白竹灵的神色倒是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波澜不惊,她回过头去,朝着四灵学院其他几个人淡淡一笑:“看来,我的威力不是那么足,我们又得动手了。”

“竹灵,不用和他们那么多废话。”白陌尘早都想打架了,他双手交握,骨头咯吱咯吱的响,声音沉沉,“把他们全部打回风羽之谷。”

“打架吗!来啊!”易染染握着拳头跳了出来,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我最喜欢打架了。”

听到这句话,站在凰灵薇旁边的麒渊嘴角一抽,他真的是怕了这个易染染了。

昨天和她打架的一幕真的是让他记忆犹新,他真的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子能暴力成那个模样啊,也不知道是怎么活到现在的。

唔……不过不得不说,他觉得易染染虽然暴力了一些,但性子还是十分有趣的,感觉和他以前见过的姑娘都十分的不同。

想到这里,麒渊又不禁多看了一眼易染染,暗道,若是她是一个兽人就好了,人类的话,别说王妃了,就连侍妾他父王都不会让。

然而还没等麒渊再看一眼,他发现他的视线忽然被一抹紫色给挡住了,而挡住他的人正是冷夜。

此刻冷夜有些无奈的看了易染染一眼,他又屈指弹了弹她的脑袋:“别动不动就喊打喊杀的,一点也不像一个姑娘。”

“那你去找别的姑娘做搭档啊!”易染染斜了冷夜一眼,看起来依然大大咧咧,眸色却沉了几分。

“一个你都够我受得了,再来一个我可着不住。”冷夜笑笑,然后将手搭在了易染染的肩膀上,“一会儿悠着点,别把自己伤了。”

“哼,算你识相。”

麒渊看着这两个人,好像明白了什么,他有些遗憾地耸了耸肩膀,把自己方才的想法又重新埋回了心底。

有些人,是不属于他的。

卿云歌虽然信奉着少打一架是一架的原则,但是人家打上门来了,当然不能袖手旁观,于是她也凝聚起了玄力,准备进行攻击。

羽族虽然实力比人族强悍,可是美中不足的是,他们只有风系这一种玄力属性,也许有那么两个羽族有别的属性的玄力,但比起人族来讲,还是不够看了。

凰灵薇此刻吩咐卡撒学院的兽人们退开来,毕竟,他们已经败在了四灵学院的手下,若是再和他们对上,保不准又是一个落败的下场。

已经失败一次了,不能再失败第二次。

还是让伊莲娜他们收拾这群人类吧,他们看戏就好了。

由于不想惊动南淮城的普通百姓们,这里早已被下了结界。

虽然三个学院都不对付,可他们不约而同地都隐藏了自己的踪迹。

然而,就在动手之前,白竹灵又侧过头去问了一句,她的神情依旧淡淡:“你们,真的要和我动手?”

“艾莉森!别以为有着祖母照顾着你,你就可以为所欲为了!”伊莲娜冷笑一声,“识相的话,赶紧把蛋交出来!”

巴伦虽然不想和白竹灵动手,但也无可奈何,于是只能听从伊莲娜的命令。

“可是我不想动手。”白竹灵忽然后退了一步,她偏过头去,对着其他六个人说道,“我们直接走,不要管他们。”

听到这句话,四灵学院的人微微愣了一下。

而卿云歌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白衣女子一眼,看来她这位同窗,也有着底牌没有使出啊。

伊莲娜闻言,先是一怔,旋即大笑出声,笑得头上的花环都在轻颤着:“我的好表姐,你是不是还活在梦里?你以为,在我羽族这么多战士的手下,你们几个人类,就能走得掉?”

“走不走得掉,可不是你说了算。”白竹灵淡淡地看了伊莲娜一眼,然后她的右手在虚空中一挥。

下一秒,令人震惊地事情发生了,白衣女子的掌心之中竟然出现了一个船只模样的东西,而她把那东西在空中一抛,旋即,东西迅速变大,直接将众人头顶山的阳光全部都遮住了,留下一抹阴影。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屏息,因为他们分明看出来,那个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一艘巨大的船,只不过不同于其他船,这艘船,是漂浮在空中的。

别人不知道这艘船是什么,伊莲娜却一清二楚,此刻她的神色有些惊骇,声音也颤抖起来:“它,居然在你手里?”

劳伦姨妈对白竹灵居然这么好?

连这等宝物都给了她?

如果没有白竹灵,这个东西应该是她的才对!

那可是风行舟啊!

整个羽族最为宝贵的武器。

别看只是一艘船的模样,它绝对可以抵得上千军万马。

毕竟风行舟……可是风羽君主留下来的,神灵器啊!

一想到这里,伊莲娜就忍不住打了一个哆嗦。

虽然风羽君主故去已久,但是他们羽族依旧对他是十分的敬畏,所以在面对风行舟的主人的时候,也根本不能出手。

若是出手了,那就是对风羽君主的不敬。

“看来你很意外。”然而白竹灵看都没看伊莲娜一眼,声音冷淡如雪。

她再度一挥手,漂浮于众人头顶上的船忽然垂下了一条长长的软梯,刚刚好落在地上,方便人能上去。

“走吧。”白竹灵率先起身,“坐这个回去,我们应该一盏茶后就能到学院了。”

一盏茶?

南州界和中州界相隔甚远,就算再快,也要一天的时间,这艘船到底是什么宝物,竟然能让他们在一盏茶内回到四灵学院?

一时间,四灵学院的几个人愣到了那里。

“既然竹灵都说了我们不用打架,那么就赶紧上去吧。”倒是卿云歌先开口了,她微微一笑,道,“可不要辜负竹灵的一番好意啊。”

说完之后,她还眨了眨眼睛,然后跟在了白竹灵的后面,也上了船。

易染染有些摸不着头脑,本来她还准备打打架热个身,结果这一下子,居然不打了,不禁有些沮丧。

也只有打架的时候,她才能跟冷夜那个家伙更亲近一些。

“染染,别傻了。”熟悉的男中音将易染染从思绪中唤了回来,“你不想早回学院吗?”

“想想想!”听到冷夜居然还停下来等她,易染染顿时眉开眼笑,她蹭蹭蹭地就跑了过去,把先前的沮丧全部都抛之脑后了。

待到所有人都上船之后,软梯重新收了回去,紧接着,这艘巨大的船就朝着北边飞去了,速度之快,一眨眼就不见了踪迹。

看到这一幕,凰灵薇忍不住对着伊莲娜冷喝出声:“七公主,你怎么收手了?!”

她并不认识眼前的这艘船,所以不明白为什么伊琳娜在看到那艘船的时候,会那般惊慌失措,甚至连攻击都停止了。

而没有伊莲娜的吩咐,其他羽族是不会动手的。

这下子可倒好,那六百枚蛋是真的拿不回来了。

听到这句话,伊莲娜这才从惊骇之中回过神来,她看了凰灵薇一眼,然后说道:“抱歉了,灵薇公主。”

说完之后,她的背后再度出现了那双透明的翅膀,然后翅膀一挥,清风一起,就朝着海关处飞去。

其他数十个羽族面面相觑了一会儿,有些茫然。

但是他们的公主都已经走了,他们也不好继续呆在这里,于是也跟伊莲娜一眼,张开翅膀,准备回风羽之谷。

凰灵薇被那一句“抱歉了,灵薇公主”气得要死,她根本来不及阻止伊莲娜的离开,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搬来的救兵又那样的离去。

“灵薇公主,我们……”瑞兰踌躇了一下,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倒是麒渊摆了摆手,一双丹凤眼依旧满是风流,他耸了耸肩道:“行了行了,反正这一次任务已经失败了,现在说什么也没有用了,还是早点回去吧。”

凰灵薇脸色十分的阴沉,她死死地盯着风行舟远去的地方,雪眸中满是杀意。

“麒渊殿下说的有道理。”瑞兰点了点头,然后他看了一眼周围,问道,“凰溟呢?”

“应该是还在客栈吧。”麒渊答,“想必昨天的失败,让他也很不舒服。”

“哼,不舒服。”这个时候,凰灵薇终于开口了,她微微冷笑一声,“技不如人,还能怪谁?”

“行了行了,灵薇,你就别冷着脸了。”麒渊对凰灵薇这样的性子,也是无可奈何,他颇为头疼地揉了揉额心,道,“我们还是赶紧回去,看看如何向院长大人交代吧。”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又扭头对着一旁的瑞兰说道:“瑞兰,你去客栈叫一下凰溟,说我们该启程了。”

闻言,瑞兰点了点头,便动身前往客栈了。

凰灵薇睨了麒渊一眼,然后冷冷地说道:“看来我这一次回去,要被你那个妹妹嘲笑死了。”

“灵薇,这次你可就猜错了。”麒渊抽了抽嘴角,丹凤眼微微上扬,“等你回去的时候,姝儿估计还不在学院。”

“嗯?”听到这句话,凰灵薇的眸中掠过一丝疑惑,“她去哪儿了?”

“还能是哪儿啊。”麒渊一脸无奈,“当然是去迷失海洋了,她身上的伤,也只有那群鱼人们能治了。”

“哼,水族。”凰灵薇倒是有些意外了,“没想到你们居然还请得动水族。”

“嗨,得了吧,人鱼族和神龙族也是一个个眼高于顶。”麒渊耸耸肩,“要不是有着舅舅在,姝儿也去不了星辰海洋。”

“舅舅?”凰灵薇的眸光微微一顿,“是不是曾经那位和我们凤凰族有过婚约的辰逸?”

“你不说我倒是还忘了。”被凰灵薇这么一提,麒渊也想起来了,“我舅舅似乎还被你们凤凰族的那位琅嬛公主毁了婚约?”

“嗯,不错。”凰灵薇淡淡地应道,“不仅如此,凤琅嬛还嫁给了一个人类。”

“咦,这件事我倒是没有听过。”麒渊奇道,“那她现在也在混沌大陆吗?”

三大王族一般都是相互联姻或者族内结合,这样可以让王族血脉更加的纯净。

若是哪个王室中人敢嫁给一个人类,那么是万万不能被容忍的。

“怎么可能?她现在被关了起来。”凰灵薇微微冷笑一声,“长老们没杀她,就已经万幸了。”

“这倒也是。”麒渊点点头,旋即轻轻叹了一声,“可怜我那位舅舅,一直对琅嬛公主痴心不改,到现在也没有娶妻。”

“辰逸和水族的人有什么关系?”凰灵薇却是不想再进行这个话题了,于是换了一个接着问。

“也没什么关系。”麒渊想了想,道,“貌似舅舅他曾经救过人鱼族的族长吧,所以他的面子,人鱼族还是要给的。”

“那你妹妹还真是幸运。”凰灵薇不置可否道,“有辰逸在,她的伤倒是不值一提。”

顿了顿,她又问:“她现在已经去星辰海洋了吗?”

闻言,麒渊愣了一下,才道:“应该还没有,如果我猜的没错,姝儿现在应该在我舅舅那里。”

璇姝现在确实是在辰逸那里,因为要去迷失海洋,仅仅她一人是没有用的,必须由辰逸带着她去才可以。

辰逸住处是麒麟族风景最好的一块地方,这也是因为他的天赋极高,不过两百多岁,就已经到了圣阶的层次。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昔年凤凰族才会选择他来和凤琅嬛联姻。

只可惜,凤琅嬛并没有看上这个麒麟族的天才,反而选择了一个人类。

当年凤琅嬛逃婚之事可是在整个兽族都引起了轩然大波,凤凰族和麒麟族的长老都暴怒不已,辰逸的表面虽然平静,但内心也是十分的气愤。

他不知道自己到底哪里不好了,凤琅嬛就算被关了起来,也不肯看他一眼。

辰逸也不是没有听说过凤琅嬛和一个人类结合的事情,但是这对他来说并不值得一提,一个人类,他还不会放在眼里。

他一直都在等着凤琅嬛回心转意,所以这么多年依旧未娶妻,到现在也没有一个子嗣侍奉膝下。

不过他的外甥女璇姝到经常往他这里跑,他也多了一些乐趣。

“舅舅,我的头发和断手真的能治好吗?”璇姝有些忐忑不安,“万一治不好怎么办?”

“姝儿,你也太小瞧水系治疗术了。”辰逸温和道,“你放心,舅舅一定会让水族的鱼人把你治好的。”

“多谢舅舅了!”听到这句话,璇姝这才转忧为喜,她甜甜一笑,“我就知道舅舅对我最好了。”

“你是我的外甥女,我不对你好,对谁好?”辰逸也是一笑,他伸出手来揉了揉璇姝的头。

然而这个动作却不小心带落了桌子上放着的一副画卷,画卷掉在地上,用来捆绑它的绳子也有些松。

“这是什么啊,舅舅?”璇姝蹲下去,将那副画卷捡了起来,然后有些疑惑地看着辰逸。

看到那副画卷的时候,辰逸先是一愣,继而摇头一笑:“一个人的画罢了。”

“我能看看吗?”璇姝有些好奇,“谁的画啊?”

辰逸本来想拒绝,但是又不忍心让璇姝失望,于是点了点头,说道:“看吧,反正事情已经过了那么久了。”

“舅舅,所以这是谁的画?”璇姝一边解着绳子,一边问道。

闻言,辰逸忽然沉默了,半晌,他才有些涩然地说道:“我的未婚妻。”

“凤琅嬛。”

声音落下的同一时间,璇姝也终于展开了那幅画。

然而,在她看到画上人的面容时,却蓦地睁大了眼睛。

------题外话------

嗯,九族之中剩下几个种族都快要出现了。

看出来了吧,伏笔一步步埋的!(傲娇脸)

今天和一个作者拼字,结果拼到最后她不拼了,说要找一个时速一千的人拼。

→_→嫌弃她,没志向!

九大神灵器已经出现两个了,至于云歌会不会有呢,唔……接着看!

白竹灵其实是以我一个师姐为原型写的啦,名字也是她名字的谐音~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