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7章 此生遇君心不悔!(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这张脸……

璇姝在一瞬间,心都几乎停止了跳动,而与此同时,面前的其他景象似乎全部都消失了,只剩下了这幅画。

画上的女子一袭红色长裙,绫罗曳地,宽大的广袖水一般的拖在了地上,荡出点点波纹。

她倚靠在一颗梧桐树下,半阖着双眸,眉如远山之黛,唇若樱色之花,几缕墨发垂了下来,映着白皙如玉的肌肤和柔和的脸部线条。

女子仅仅是静静地靠在那里,就自成了一种风华,让人忍不住去想象,若是她睁开眼后,那双眼睛里面的风情,又该是如何的动人。

倾国倾城貌,惊为天下人。

任谁看了这一幅美人图,都会为那画上的女子失神。

因为那种美,真的是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那种美,是不应该存于人世间的。

璇姝自然也是愣到了那里,可是她的失神,却并非因为画上的女子太美了。

当然,也有这一部分原因,更重要的是,她见过画上的人。

就在一个多月前,烈焰山脉里,拥有这张脸的人,断了她的手,烧了她的头发,甚至……手下的契约兽还把她带来的骑士们给吓跑了。

璇姝愣愣地看着手中的那副画卷,很久都没有回过神来,直到辰逸拍了拍她的肩膀。

“怎么?姝儿也看傻了?”辰逸有些好笑地看了璇姝一眼,他轻轻地叹了一句,“我第一次看的时候,也傻了很久呢。

辰逸是不知道他这个外甥女在想些什么,所以以为璇姝也是因为凤琅嬛的容貌而震惊。

这是在情理之中的,毕竟,兽族之中,能比凤琅嬛还要美的,也就只有千年之前那位惊才绝艳的璃尊者凤青璃了。

然而,自从凤青璃故去之后,就只剩下凤琅嬛了。

“舅舅!”璇姝又愣愣地看了一会儿,然后才回过神来,她的声音带了一丝颤抖,“你刚才说,这画上的人是谁?”

“凤琅嬛。”辰逸虽然不明白为什么璇姝又问了一句,但还是很温和地答道,“她就是我那位未婚妻,只不过因为某些事情,我和她的婚约没有成罢了。”

顿了顿,眸中的怀念之色一闪而过,他又抬手揉了揉璇姝的头:“那个时候,你还没出生呢,自然是不知道。”

“她是你的未婚妻?”璇姝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那么,这位凤琅嬛也跟舅舅你差不多大了?”

“嗯?不错。”辰逸的神色有些诧异,“怎么了,姝儿?你是见过琅嬛吗?”

他这个外甥女可是从来没有这般失态过,就算是和凤凰族的小辈在比试时失败了,心性也依旧是沉稳的,怎么这一次看了一幅画,就成这样了?

虽然琅嬛是很美,美到让日月失色,天地无光。

美到让第一次看见她的人,都忍不住折服在她的朱裙之下。

可是,他这个外甥女看到琅嬛的画时,神色却很是怪异,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一样。

“没,没有。”璇姝察觉到自己失态了,她遮掩道,“我就是比较好奇,想知道舅舅一直放在心尖上的人是怎样一个女子。”

然而,嘴上是这样说的,藏于水袖之中的指甲却深深地掐入了掌心之中,甚至已经掐出了血痕。

不、不可能的,但愿不是她想的那样才好。

如果她那日在烈焰山脉遇见的是舅舅口中的凤琅嬛,倒也没什么大不了,可若不是,那么……

想到这里,璇姝的水眸沉了沉,眸色深了几分。

“姝儿也学会打趣你舅舅了?”听到这句话,辰逸这才释然,他摇头一笑,“可惜,我把人家放在心尖上,人家并不领情啊。”

“舅舅可否同我讲讲,您的这位未婚妻?”璇姝来了一丝兴趣,然后拉着辰逸的胳膊摆过来摆过去,似是在撒娇。

虽然她也有耳闻,她这位天资绰约的舅舅一直没有娶妻的原因,但其中秘辛她是不知道的,眼下打开了话匣子,不如就再探听一些。

“好好好,本来这些事在我们长辈之间也算不得什么秘密。”辰逸虽然有些无奈,但还是应允了璇姝这个要求,他笑笑,“反正已经过去了几十年了,既然我的乖外甥女想听,那舅舅就给你讲一讲。”

“那还是在二十年前的时候……”

二十年前,凤琅嬛刚刚成年没过多久,上门提亲的人就踏破了凤凰族的门槛,这其中不仅有着凤凰族本族的精英,也有着龙族和麒麟族的王室成员。

甚至,连水族和精灵族都有意向让凤琅嬛嫁到星辰海洋和月光森林。

之所以她会这么受欢迎,那是因为,凤琅嬛是继凤青璃之后,第二个得到混沌兽神凰认可的凤凰族人。

能得到神凰的认可,这就意味着,凤琅嬛只要不死,在未来的某一天,修为一定会达到天神阶。

若是能和凤琅嬛结成伉俪,那么就完全可以借助她对天道的感悟,让自身的修为也跟着长进。

天神阶可不是谁都能达到的,若是能达到天神阶,那么就意味着有了进入神玄岛的资格。

而神玄岛,可是九族那些巅峰人士梦寐以求之地啊。

然而,虽然提亲的人络绎不绝,但是凤琅嬛却一个都没有看上,拒绝了一个又一个,这让凤凰族族长和长老团都无可奈何。

毕竟,自从凤青璃死去之后,凤琅嬛是凤凰族内最大的希望了,说不定她还能唤醒神凰,让凤凰族重新出谷。

所以,虽然那么多青年才俊失望而归,长老团却依旧很高兴,这证明他们的这位公主,值得更好的人啊。

直到辰逸的出现,这位同样得到混沌兽六星麒麟认可的麒麟族王子,也被凤琅嬛拒绝的时候,长老团的那群长老终于坐不住了。

如果前面来提亲的人被拒绝是因为配不上他们族内这位公主,那么为什么辰逸也被拒绝了?

于是,长老团开始轮流游说凤琅嬛,让她答应这么亲事。

而且,凤凰族和麒麟族一向交好,要比龙族还亲近的多,两族亲上加亲,也是一件美满的的事情。

然而不管长老团劝了多久,凤琅嬛依然不为所动,甚至直接冷着脸闭门不见客了。

这下子长老团的那些德高望重的老头子们就很生气了,就算你是公主,也不能这样拂他们面子吧?

因此,长老团直接越过了凤凰族族长,和麒麟族敲定了凤琅嬛和辰逸的婚事。

凤凰族、麒麟族两个王族和龙族是不同的,长老团的话语权更大,而不像龙族,是一王*。

所以等到凤凰族族长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已经来不及了,因为在敲定完婚事的同一天,这门婚事就传遍了整个混沌大陆,自然,是在有心人的宣传之下。

甚至,连其他八个种族也接到了婚事的请柬,不可谓不隆重。

但是,就在婚事举办的前一天,负责照顾凤琅嬛的婢女慌慌张张地传话,说公主殿下逃跑了。

这可让长老团大惊失色,大长老更是暴跳如雷,当即命令数百个凤凰骑士,出去追捕凤琅嬛,并且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然而,后面是带回来了,但也是五年后了,那个时候,这场婚约早就成了兽族的一大笑谈。

也是因为凤琅嬛逃婚的事情,麒麟族和凤凰族之间的关系一下子跌倒了谷底,甚至都不怎么来往了,在那之后,麒麟族反而和龙族更为亲近了。

这更让长老团愤怒不已,他们把所有事情都怪罪到凤琅嬛的身上,在凤凰骑士带回她的那一刻,就把她关进了冰牢里。

就算凤凰族的族长是凤琅嬛的父亲,对于此事,也是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他的女儿被禁锢起来。

辰逸也是后来才听说这件事情的,他去凤凰族的时候,凤琅嬛已经被关了整整三个月了。

虽然凤琅嬛毁了这门婚事,可他依旧还是喜欢着他这位未婚妻,所以他恳求凤凰族的长老们把凤琅嬛放出来。

辰逸的面子,长老团还是要给的,于是,他们就派人前去告诉凤琅嬛,说只要你和辰逸殿下成亲,你就不用再遭受冰牢之苦。

冰牢对于凤凰族人,不啻于千刀万剐之刑,因为凤凰属火,冰又与火相克,所以只有犯了滔天大过的凤凰族人才会被关进冰牢。

然而,他们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听到这番话之后,凤琅嬛依旧拒绝了,甚至说,她觉得冰牢很好,不用放她出去。

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凤琅嬛拂了面子,长老团也就很干脆断了她用来修炼的晶石,每天送去的饭菜也是下人们吃剩下的。

好,你不是要待在里面吗?

那我们倒要看看,在如此恶劣的环境之下,你能待多久。

抱着这样的想法,长老团准备等到凤琅嬛忍受不住之后,出来求他们。

但是更没有料到的是,凤琅嬛这一待,就是十五年,在这期间里,她甚至真的一点晶石都没有用,也没有说任何嫌弃饭菜的话。

她就静静地待在冰牢里,封锁住了自己的一切。

最终,辰逸看不下去了,亲自前去劝说凤琅嬛,但她依旧不为所动,只是客气地让他出去。

他并不知道凤琅嬛出逃的那五年发生了什么,只能看出的是,那个昔日风华无双的女子一下子变得让他不认识了。

辰逸还从未见过凤琅嬛会有那样冷漠的神情,像是周围一切于她都是无关紧要的东西,甚至有一次,他看见凤琅嬛想要寻死。

幸好,凤凰族族长及时赶到,才阻止了那一幕的发生。

直到辰逸从一位年轻的凤凰族长老——星阑口中,得知了那五年发生的事情,他才明白,为什么凤琅嬛宁愿把自己关在冰牢里,也不愿意再出来半步。

那是因为,芳心已死啊……

后来辰逸还去了几次凤凰族隐居的山谷,也只是站在冰牢外看着他那位从来不属于他的未婚妻,看着她自我冰封十五年。

再后来的时候,他又看见,冰牢的墙上,多了几句话。

“沧意冷冽澜西沉,

一十五载夜梦深。

此生遇君心不悔,

纵死红颜已归尘。”

他被这四句诗,深深地震撼了。

从那一刻开始,辰逸才知道,凤琅嬛对那个人类的情已经深到了骨子里,根本不是这一十五载就可以泯灭的。

他忽然很想见见那个人类,只可惜,凤凰族的长老们告诉他,那个人类已经死掉了,死在了一场战争之中,尸骨无存。

然,从那些长老的神情来看,辰逸可以确定,那个人类的死亡,绝对不是他们嘴上说的那么简单。

但是,这也与他无关,那是凤凰族的私事,还不至于轮到他去插手。

虽然辰逸很喜欢他的未婚妻,可人家不愿,他也不会强迫她。

所以到现在,他也依旧未娶妻。

为什么呢?

也许在等她回心转意吧。

“其实说来也很可笑……”辰逸的眸中掠过一丝悲伤,他有些自嘲地笑了起来,“凤琅嬛虽然是我的未婚妻,但我们见面的次数,一个巴掌都能数的过来,而且……”

顿了顿,他有些疲惫地揉了揉额心,道:“我也只有她这一幅画了。”

听完那些陈年往事之后,纵然是璇姝这种骄纵的性子,也忍不住沉默下来,她不知道怎么去劝慰她这个舅舅,于是只能站在那里不说话。

最后的最后,还是辰逸先打破了这段沉默,他清隽的脸上重新浮现出温和的笑容来:“好啦,我的宝贝外甥女,现在舅舅可把自己的伤心事都给你讲了,你怎么还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舅、舅舅!”璇姝犹豫了很久,她终于开口了,“所以凤琅嬛现在还是在凤凰族的冰牢里?”

闻言,辰逸先是沉默了一下,半晌,他才应了一声:“不错,不管我说什么,她都不肯出来。”

“那舅舅可知道,凤琅嬛有什么孪生姐妹吗?”璇姝不死心,接着问道。

绝对不要是她猜想的那个结果才好。

如果是的话……那个少女还真的是她今生最大的敌人了。

“凤凰族本就和我们麒麟族一样,子嗣单薄,阿嬛没有什么姐妹。”辰逸被这句话给问愣了,他回过神来后,语气有些担忧地问道,“怎么了姝儿,你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自从你看到这幅画之后,就不对劲了。”

“舅舅,我没事的。”听到这句话,璇姝的脸又白了几分,她勉强笑道,“我只是对你的那位未婚妻太感兴趣罢了。”

说完之后,她又撒娇道:“舅舅可知道,你的未婚妻和她那个人类丈夫在一起后,是否有孩子什么的吗?”

“这个我倒是还真的不知道。”辰逸真的以为璇姝只是对凤琅嬛太过好奇,才不停地追问,于是也没有多想,只是轻轻地叹了一句,“如果有的话,那孩子如今,也有十五岁了吧……”

“轰——”的一声巨响,十五岁那三个字宛若惊雷在璇姝耳边炸开,震得她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她脑海里一直盘旋着“十五岁”这三个字,神情恍惚不已,甚至连辰逸在一旁叫她都没有听到。

难道……她那日在烈焰山脉遇见的那个少女,真的是凤琅嬛的女儿?

是凤琅嬛和一个人类,生下的孩子?

是啊,那个少女跟凤琅嬛长得几乎一模一样,除了眉眼间的冷厉与张狂,其他的地方,都和凤琅嬛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样像的人,不是孪生姐妹,又不是凤琅嬛本人,除了她的女儿,还会有谁?

而且舅舅也说了,若是凤琅嬛真的有孩子的话,到现在也有十五岁了。

她虽然看不出那个少女的年龄,但她可以保证,那个少女绝对没有超过十八岁。

更重要的是,那个少女,无视了她的血脉威压,并且,玄火的纯度还在她之上。

跌入熔浆之中依旧不死,连凰灵薇都办不到。

如此种种都能证明,那个少女,就是凤琅嬛的女儿。

想到这里,璇姝的额头上冒出了几滴冷汗,她缓缓打了一个寒战,为自己这个发现而惊惧。

以凤凰族那群长老们古板的性子,若是知道凤琅嬛当年居然还和一个人类生下来孩子,肯定会派出凤凰骑士,将那个孩子给杀掉。

那么由此看来,凤凰族是不知道那个少女的存在了。

也就是说,她璇姝,是第一个发现这个秘密的人。

“姝儿,姝儿?”辰逸见璇姝一直愣在那里没反应,不由地又唤了两句,“怎么又不说话了?今天的你有些不正常。”

“没、没事真的。”璇姝连忙摆手,“我只是因为太惊讶罢了。”

顿了顿,她抱着辰逸的胳膊,撒娇道:“没想到舅舅这么举世无双的人,那个凤琅嬛竟然还看不上。”

听到这句话,辰逸好笑地摸了摸银纹长裙女子的头,他幽幽叹道:“感情的事,又有谁说的清楚呢,但是姝儿,日后,你可不要像舅舅这样才好。”

“哼,我才看不上那些臭男人呢。”璇姝哼了一声,言语之中满是不屑,“他们连舅舅的一个指头都比不上。”

“哈哈哈哈,姝儿你果然会讨人欢心。”辰逸哈哈一笑,道,“行了,我们该走了,早点去星辰海洋,你也能早点恢复。”

他起身,将展开的画卷重新卷好,放进了抽屉里。

然而准备走的时候,却发现自家外甥女还傻站在那里,不由又唤了一句:“走了,姝儿。”

“哎,来了!”璇姝回过神来,小跑两步,跟在辰逸的后面。

因为这幅画他们耽搁了一段时间,确实应该前往星辰海洋了,只不过……

璇姝抬头看了一眼辰逸,心却沉了几分。

她到底要不要把凤琅嬛有个女儿的事情告诉舅舅呢?

但是看舅舅对那个凤琅嬛一往情深的模样,若是得知了这个消息,说不定会把那个少女当成自己的女儿来对待,毕竟那个人类已经死了十五年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璇姝就立马决定不告诉辰逸了。

昔日,那个少女对她的所作所为,她到现在都记忆犹新,恨不得把其杀了一血前耻。

她这一身伤,都是那个少女给的,她早就立下誓言,绝对不会放过伤她的人。

不过……若不是她今天偶然看到了凤琅嬛那幅画,她还真的不知道,那个少女,居然就是她舅舅未婚妻和一个卑贱的人类的孩子。

这可是天助她也!

舅舅她是不会告诉他的,但她也不会把这件事憋在心里。

不是说凤凰族的长老们很顽固吗?

那么不知道他们听到这个消息后,会是什么样的反应?

会不会把那个贱种直接杀掉?

若是这样,那就太好了。

想到这里,璇姝在心中暗暗冷笑了一声,已然有了计划。

哼,凤琅嬛,你丢下我舅舅嫁给一个人类,万万没想到会有今日吧?

没关系,我会让你的女儿,先你一步,步入九幽!

……

混沌大陆,朱雀国,南淮城。

凰溟此刻正在客栈里喝酒,他懒散地靠在美人榻上,一手举着酒坛,往嘴里灌着。

透明的液体顺着他的下巴缓缓流下,显得别样的邪魅,一双眼眸也因为喝了太多的酒变得迷离起来。

地上已经堆了数十个空坛子了,可知他这一天到底喝了多少酒。

“嗝……”凰溟喝完最后一坛酒后,不满地将坛子砸了出去,然后拍着桌子,叫喊道,“上酒,快给我上酒!”

这句话落地还没到一息的时间,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新的酒坛。

“嗯?这次这么快?”凰溟半眯着眼,并没有多看,他很高兴地摆了摆手,“有赏!”

但是,在他准备把那坛酒接过来的时候,却发现给他送酒人的不松手,他拉了半天,也没有成功,顿时怒不可遏。

“胆子肥了?!”凰溟终于睁开了眼睛,他起身,想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不知好歹。

然而,在对上一双金色的瞳孔时,他惊得直接从美人榻上跌了下来。

只听“哗啦——”一声,动作之剧烈,连带着几个坛子都被他坐了个粉碎。

凰溟这个时候才看清给他送酒的人到底是谁。

白衣胜雪,容颜祸世。

来人就那样俯视着他,眼神冰冷,仿佛在看着一个随时可以抹杀的生命。

“你、你是谁?”凰溟自然是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威压,他勉强爬了起来,声音也有些发颤。

怎么回事?

为什么在这个人面前,他居然连精神力都放不出来?

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听到这个问题,容瑾淮勾了勾唇,他将手中的酒坛放下,然后一笑:“我是谁,你应该很清楚才对。”

“哼,黄金瞳?”到底是卡撒学院毕业的精英,凰溟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他轻蔑地笑了一声,“不就是圣纳城那群喜欢宝石的龙吗?”

嘴上虽然是这样说,可是他的内心却是极度的恐惧。

“嗯,我是挺喜欢宝石的。”容瑾淮轻描淡写,“我最喜欢一颗的宝石,她很美,是天底下最珍贵的宝物……”

他说这句话的时候,口吻是极其的漫不经心,可是却让凰溟感受到了一丝血腥的杀伐之气。

凰溟并不知道为什么这个龙族的龙人要同他讲这句话,但是既然这个龙人喜欢说一些无关紧要的废话,那么他也不介意。

当务之急,还是怎么离开这里。

因为这个白衣男子,实在是太令人畏惧了。

凰溟抬了抬眼,在屋子里扫视一圈,思索着离开的办法。

然而,就在他想好怎么走掉的时候,忽然,他感觉到他面前的空间直接给凝固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封锁住了一样。

“你……!”凰溟猛地抬起头来,看向面前的白衣男子,他脸色铁青,“你做了什么?”

他没有感受到任何玄力的波动,周围的空间就被锁住了,这是什么妖法?

“别担心,我只是做了你昨日做的事情罢了。”容瑾淮的声音依旧轻柔,但其中的杀意却越来越烈,他甚至心情十分好地问了一句,“听说过混沌囚牢么?”

混沌囚牢?!

听到这个名词的时候,凰溟的眼睛蓦地睁大了,他的面容上是极度的惊惧:“你难道,难道……”

然而他说了半天,也没有吐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真是抱歉。”容瑾淮淡淡地说道,“可是谁让你伤了,我最喜欢的宝石呢?”

“什么?”凰溟根本没有听懂这句话是什么意思,他后退一步,寻找着眼前人的破绽,“你的宝石,我根本听都没听过!”

简直见鬼!

他根本没有见过这个龙人好吗!

还宝石?

他又不是龙族的人,对宝石一点兴趣都没有!

“所以……”容瑾淮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他的右手轻轻抬起,然后在空中缓缓一握,“你必死无疑!”

手指合拢的瞬间,只听“咔嚓”一声,原本凝固的空间,忽然就像玻璃一样,碎成了一块一块,而被空间所包裹住的凰溟,也跟着碎裂掉了。

凰溟甚至连惊恐的表情都没有露出来,就因为空间的破裂死掉了。

甚至,这些碎片直接被卷进了空间乱流之中,连痕迹都没有留下。

很快,屋子又再度恢复了平静。

谈笑间,杀人于无形之中。

杀掉凰溟之后,容瑾淮的面色忽然苍白了一分,但很快,又恢复了正常。

他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才从房间里出去。

“咦,你这么快就把事情办完了?”这边有声音好奇道,“我还以为你还要好好地折磨他一番呢。”

闻言,容瑾淮不置可否地笑笑:“我可没有那么心狠手辣。”

“得了吧,一遇上小丫头的事情,你整个人都变得让我不认识了。”声音的主人正是君临,他翻了个白眼,“说吧,把我从中州界叫过来,有什么事?”

“也不是什么大事。”容瑾淮瞟了一眼人皇,轻飘飘道,“我只是想问问你,神玄岛之内,有没有能窥测天机的人?”

“神玄岛?”听到这句话,君临愣了一下,“你怎么想起这个地方来了?”

顿了顿,他忽然啧叹一声:“我倒是还记得,神玄岛那里的人还对你发出了邀请,许你什么职位来着?我给忘了。”

“我也忘了。”容瑾淮淡淡地说道,“又不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反正在你眼里,也只有和小丫头有关的事情,才重要。”君临抽了抽嘴角,“你可是第一个被邀请进神玄岛的人,我都嫉妒了。”

容瑾淮这一次却是没有答话,他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渊渟岳峙。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什么问题?”君临有些茫然,但旋即,他就想了起来,“哦,你说窥测天机之人?”

“嗯。”白衣男子垂下眼眸,长长的睫羽遮住了他瞳孔中的神色。

“我想想啊……”君临摸着下巴,半晌,他才不确定地说,“如果只是简单的窥测天机的话,神玄岛中,还是有那么几个的。”

“并不普通。”容瑾淮极轻地摇了摇头,眸色也深幽了几分。

那个摆渡者,绝对不是普通的窥测天机之人。

“不普通的话……我倒还真的想起一个人来。”君临皱了皱眉,“还是听阿岚提起的,毕竟她也进入了神玄岛之中。”

闻言,容瑾淮微微抬眸,问道:“谁?”

“但是他应该不是你要找的人才对。”君临的语气一下子沉了下来,“因为我说的这个人,在很久很久之前,就已经从神玄岛失踪了。”

“失踪?”容瑾淮的眸光微微一动,一段沉默之后,他忽然笑了一声,“好一个失踪。”

“嗯?你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听到这句话,君临有些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还没给我讲,你问窥测天机之人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容瑾淮懒懒地答了一句,“就是心血来潮,想问问你罢了。”

“我真是……”君临只感觉自己喉咙里卡了一口老血,然而还没等他把这口血咽回去,就看到白衣男子已经转过了身,双手开始撕裂空间。

“你干什么去?”君临有些诧异地看着容瑾淮,“又是什么急事让你动用破碎虚空?”

这句话刚刚落地,白衣男子已经踏入了那道裂缝之中,只有一句轻飘飘的话传了出来。

“去看我夫人。”

君临:“……”

好贱的回答,欺负他还没重新获得阿影的欢心吗?!

……

果然如同白竹灵所说,一盏茶之后,他们就到达了四灵学院。

而且,这艘船十分的神奇,在飞行的过程中,甚至可以隐身。

但是没有人去问白竹灵这艘船到底是什么,他们不约而同地收起了好奇心,但想必……这艘船应该和羽族脱不了关系吧?

要不然那位羽族的七公主伊莲娜·寒羽在看到这艘船的时候,又怎么会那么失态?

然而不同于其他人,卿云歌见到这艘船时,脑子里第一个反应就是——这艘船也是一个神灵器。

其实怪不得她这么想,毕竟……琴都能当武器,为什么船不行?

于是,抱着这个想法,卿云歌的意识探进了七玄空间,开始询问她那位行走的百科全书。

这一问,结果还真让她给猜对了。

九大神灵器之中,是有一个跟船有关的武器,风羽君主留下来的风行舟。

而羽族又侍奉风羽君主为信仰的神明,那么看来,白竹灵手中的那艘船,就是传说中的风行舟了。

两天之内,卿云歌见了两大神灵器,不得不感叹一声她的运气还真是好。

不过,她对于神灵器也没有什么想法,毕竟,她手上有着凤璃剑,混沌灵器是比神灵器还要高的存在。

咳……虽然这个混沌灵器,目前只是个天灵器。

不过她有信心,终有那么一日,她会让凤璃剑,重新变成混沌灵器!

在把从卡撒学院那里得来的六百枚蛋交给院长影溶月后,卿云歌跟其他人一样,准备离开玄灵湖中央的小岛了。

然而就在她准备出去的时候,脑海里忽然传来了一道冰冰冷冷的声音:“卿丫头,你留一下,我有事情找你。”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停下了脚步,回过头去,诧异地望了一眼坐在那里的黑衣女子。

她冲着其他人摆摆手,示意自己没事之后,这才又走到了影溶月跟前,语气十分恭敬地说道:“不知道院长大人有何事要吩咐云歌?”

对于影溶月,卿云歌是十分地尊敬的。

单凭这位院长大人昔年为了学员单枪匹马的闯到卡撒大陆去,她就觉得,影溶月这个人真的是一个……非常可爱的人啊。

这才是真正的为人师表。

若是她当年站在影溶月这个位置,恐怕会做的比这位院长大人更加的疯狂。

笑话?

敢伤我的学员?

废了命也要把你玩死!

“我听说……你们此次在南淮城,发现了九叶灵魄?”影溶月微微皱眉,然后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怔,然后点了点头:“是的,而且这九叶灵魄现在就在云歌手中。”

虽然拿到了九叶灵魄,但是她却不知道这东西有什么用,问羽毛,羽毛也不知道。

于是她就把她随手丢在七玄空间的一个角落里,总不能扔了吧?毕竟是她好不容易赢回来的。

剑灵:“……”

真好意思说是好不容易!

然而,卿云歌没有料到的是,影溶月在听到这句话之后,神色骤然一变,深灰色的眸子中罕见地浮起了一抹激动,但她的语气却依旧平静:“卿丫头,能不能把你得到的那个九叶灵魄拿出来,让我看看?”

闻言,卿云歌先是一愣,然后才把装有九叶灵魄的盒子从七玄空间中拿了出来。

院长大人是怎么了,怎么一听到九叶灵魄,这么失态?

难道影溶月知道九叶灵魄有什么功效吗?

影溶月接过那个盒子,然后缓缓打开,在看到里面的东西时,目光微微一凝。

九叶灵魄的外表并不是什么花草之类的,而是透明的液体,就像水一样,在瓶子里缓缓流动着。

影溶月将盒子里的瓶子拿起来,对着窗外的阳光看了看,在看到那透明的液体泛起了七彩的光芒之后,瞳孔猛地一缩。

“确实是九叶灵魄。”她将瓶子又重新放回了盒子里,然后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欲言又止,“卿丫头,不知道这九叶灵魄,我是否可以拿东西来换?”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了,她浅浅地笑了笑,道:“院长大人既然想要,那就拿去好了,左右云歌也不知道这九叶灵魄有什么功能。”

“不。”影溶月却是摇了摇头,她淡声道,“我不会占你一个后辈的便宜。”

不待卿云歌回答,黑衣女子略略思索片刻,然后抬起头来,道:“这样,我用那六百枚蛋同你做交易,如何?”

------题外话------

来猜猜!

六百枚蛋后面会用来做什么!

最近实在是太忙……感觉坚持万更已经是极限了,等到不忙的时候,会恢复正常更新。

又因为一首诗卡了半天……造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