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叫我?给我跪下!(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六百枚三大王族的蛋换九叶灵魄?

听到影溶月那句话的时候,卿云歌微微一愣,难不成在这位院长大人的心里,九叶灵魄比那六百枚蛋还重要?

靠之,如果那六百枚蛋都能成功地孵化出来,那可是六百头帝王兽啊!

九叶灵魄再怎么稀有,也无法和六百头帝王兽相提并论吧?

不过话说回来,这九叶灵魄的作用到底是什么?竟然值得影溶月这么做?

“云歌想冒昧地问一句院长大人……”想到这里,卿云歌抬眸,然后浅浅一笑,道,“不知道这九叶灵魄到底有什么用?”

闻言,影溶月先是沉默了一下,像是在思索着该不该说。

最终,她还是点了点头,道:“其实九叶灵魄的功能我也不大知晓,只不过,它对一个人有用。”

“嗯?”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略略诧异,“很重要的人?”

“小蒲你应该已经在玄灵塔第九层见过了吧?”影溶月不置可否,“你也应该知道,小蒲这个孩子只吃药材,没有药材,她基本活不下去。”

小蒲?

旧时蒲?

“是见过了。”卿云歌想了想,应道,“我也很奇怪为什么小蒲那么喜欢吃药材,而且总是吃不够。”

换做平常人,就算是拥有莲心玉骨的她,那么疯狂地吃药材,身体也会因为庞大的药力而崩溃。

怎么一个*岁的小姑娘,把药材当饭吃?

说出去都没有人会信。

“说来话长,小蒲的体质比较特殊,所以不吃一般的食物,只吃药材。”影溶月极轻地摇了摇头,她叹了一口气,道,“当年她爹爹为了能让她出生,付出了自己的性命,我也是因为旧友故去,才一直照顾着她。”

顿了顿,她抬起头来,深灰色的双眸中情绪复杂无比:“只有九叶灵魄,才能让小蒲停止对药材的渴望,所以我找九叶灵魄已经找了很久了,没想到……”

说到这里,黑衣女子的声音顿住了,然后看向了面前的红裙少女。

“原来如此。”听完之后,卿云歌默默点头,她微微一笑,“我也觉得小蒲是一个十分可爱的小姑娘,院长大人不必拿六百枚蛋同我做交换了,这九叶灵魄对我也没什么用,就送给小蒲吧。”

其实说来旧时蒲也有些可怜,父亲早逝,只剩下她一个小姑娘,又因为体质问题得不停地吃药材。

卿云歌之所以这么痛快地把九叶灵魄交出去,第一确实是因为九叶灵魄对她无用,第二……是因为旧时蒲的遭遇让她想起了她自己。

她的父亲也是为了她和她母亲,还有卿家,孤身一人赴死,决绝而又义无反顾。

一想到那个顶天立地的白衣将军,卿云歌的眼眶就忍不住微微涩然,她连卿风琊的面都没有见过几次,就彻底的失去了他。

娘亲的下落至少还明确,等到她有实力的时候,必然会去凤凰族将娘亲解救出来,可是爹爹……

想到这里,卿云歌默叹一声。

如果她的爹爹没有死,该有多好啊……

“我知道卿丫头你对待自己人都十分的心善,但我也说过了,我不会占你一个小辈的便宜。”影溶月依旧摇头,声音冰冰凉凉,“这六百枚蛋我先替你收着,毕竟现在你也没有时间去孵化这些蛋。”

不等卿云歌拒绝,黑衣女子顿了顿,再度开口了:“我会让学院里负责看守玄兽的导师来替你孵化这些蛋,想必……在不远的未来,这些蛋,你一定会用得上。”

说完之后,影溶月还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

“我想,学校目前应该更需要这六百枚蛋吧?”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愣,“我孤身一人,要这么多蛋也没什么用。”

“非也。”影溶月忽然笑了起来,她的笑声带着沉淀多年的蛊惑之感,“你不需要,可是卿家,是需要的吧?”

此话一出,红裙少女的眸光骤然犀利起来,原本懒散的身子也一下子绷直了,仿佛一把在火中淬炼了很久的剑。

“你是自四灵学院创建以来,最有天赋的学员。”影溶月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眼前人的变化,声音依旧清淡,“比二十年前的卿风琊,还要厉害得许多。”

在听到“卿风琊”那三个字的时候,卿云歌猛地抬起头来,她感觉到自己的嗓音有些发干:“我父亲,也在这里修习过?”

“是啊,而且你父亲……”影溶月的眸中划过一丝怀念,她轻声道,“在二十年前那场学院大比上,还带领着四灵学院,走到了最后。”

这么多年过去,四灵学院的学员没有千万,也有十万了,可是她能记住的,也不过寥寥几个,卿风琊,就是其中之一。

影溶月永远不会忘记那个白衣的年轻人,在那个时候,以一人抵挡住卡撒学院的所有兽人,攻守之间,依然面带微笑,仿佛对于他来说,这是再简单不过的事情。

而卿云歌不知道的是,在二十年前,她的父亲也登上了玄灵塔第九层,见到了君岚的神魂分身。

君岚当时看重了这个年轻人的能力,想要收他为徒。

只可惜,卿风琊,去的太早了啊。

奈何,天妒英才。

奈何,天不容君。

“你父亲很出色,我没想到,他的女儿,比他更胜一筹。”影溶月敛了眸中的怀念之色,她给自己倒了杯茶,接着说道,“我并非对每个学员都那么关心,只有入得了我眼的人,才值得我去这么做。”

“我是看着卿家崛起的,自然也看到了卿家的没落。”黑衣女子将杯中的凉茶一饮而尽,声音淡淡,“也许卿丫头你不知道,我还派人,保护过你。”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她脱口:“保护过我?”

“呵呵呵……”影溶月极轻地笑了一声,她此刻冰冷的眸光渐渐柔和起来,甚至眸中带上了一丝玩味,“要不然你以为,以你爷爷的势力,真的能保你在朱雀国无恙?”

卿云歌沉默了。

影溶月说的不错,她爷爷虽然在朱雀国德高望重,但是毕竟卿家的子嗣都在那场沧澜之战尽数死亡,卿家没落不已,再加上那些没有斗志的骑士,是保护不了当年的一个废物后代的。

只不过她还真没想到,影溶月竟然保护过她,难道就是因为她的父亲?

想到这里,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然后问道:“那不知十五年前,那个几乎屠尽了赫连皇族的人,是否与院长大人有关?”

“十五年前屠尽赫连皇族之人?”闻言,影溶月微微一怔,然后道,“与我无关,我虽然听说过那件事,但是我也不知道是谁。”

说到这里,黑衣女子的双眸却沉了几分,眸中有着风云在变幻。

还有一句话她没有说出来的是,那个十五年前屠尽赫连皇族之人,她是见过的。

虽然只是远远的惊鸿一瞥,但却印象深刻。

影溶月可以确定的是,那个人的修为,要远远的超过她。

可是人族之中修为比她高的,绝对不超过三个。

人皇算一个,丹灵塔的塔主算一个,其他人哪怕是梦家的老祖宗,也不过是和她打个平手,想要超过她,是不可能的。

但是她也可以确定,那个让鲜血染红了朱雀国的人,并不是人皇和丹灵塔的塔主。

那么会是谁?

哪个高手会这么做?

完全不顾自己,杀了那么多赫连皇族的人?

要知道,到了影溶月他们这个层次,是不能大开杀戒的,因为他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影响着世界的格局,若是杀人太多,气运之力便会减少,罪孽缠身,这对他们日后的修行,很是不妙。

换句话说,没有任何一个人,会这么做。

所以影溶月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人是谁。

而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沉默了一下。

她还以为是影溶月替卿家报仇,所以才屠尽了赫连皇族,但目前看来,这个人,竟然不是影溶月。

他们卿家还和哪位大能有什么密切的关系吗?

如果有的话,那么根本就不会出现沧澜之战才对啊。

如果有的话,卿老爷子怎么也从来没有提起?

这又是一个疑点。

“不过院长大人何以见得,卿家就需要那六百枚蛋?”卿云歌微微沉吟了一下,难不成,影溶月连她想灭了朱雀国都知道?

这应该是不可能的,因为这件事情,她只告诉了赫连繁凡一人,甚至连容瑾淮她都没有讲。

“世俗皇朝四分的格局早就要变了。”影溶月淡淡地说道,“就算你不动手,其他人也会动手,我想……如果卿家的骑士团有了帝王兽作为坐骑之后,应该能够自保了。”

这句话的语气很平静,平静到仿佛只是喝了一杯茶。

若是这间屋子里还有第三个人,听到这一句话,肯定会眼角抽搐口吐白沫。

何止自保?

灭了其他四国也够了啊!

卿云歌承认,目前卿家的力量的确太过薄弱,如果真的有了六百头帝王兽,那么卿家崛起的日子,也就来了。

她曾经对卿天说过,有她在,卿家绝对不会倒,她会带领卿家重新回到玄法世家的巅峰。

而现在,这个机会,就近在眼前。

“卿丫头,我知道你在想些什么。”就在卿云歌沉思之际,影溶月又开口了,她垂下眸来,淡淡道,“你无非是觉得拿了这六百枚蛋之后,欠了一个大人情罢了,不过,你大可不必这样觉得。”

卿云歌默然,她确实觉得,如果自己拿了那六百枚蛋,必然会欠四灵学院很大一个人情,她向来都是不喜欢欠别人人情的,因为欠了之后,再还就不容易了。

她愿意对自己在乎的人好,但是却不想欠情。

这是一个很矛盾的心理。

但这就是她。

“这样,你要是觉得心里过意不去,我有个折中的法子。”影溶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如果你在明年的学院大比上,可以带领四灵学院夺得第一,那么这六百枚蛋就是你的,如何?”

“院长大人既然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了,云歌再拒绝的话,可真是不领情了。”卿云歌深吸一口气,然后浅浅地笑了笑,“那就依院长大人所言,我若是能让四灵学院夺得第一,我就安心地将那六百枚蛋拿走。”

“我好不容易做一次善人,卿丫头你还这般推辞,可真是令我难过。”闻言,影溶月瞟了红裙少女一眼,语气之中带着一丝幽怨,“若是不明事理的旁人看到的话,还以为我在逼你做什么事呢。”

卿云歌:“……”

等、下!

院长大人的画风忽然有些不对劲啊,怎么变得有些小孩子气了?

她不在学院的这段时间里,莫不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咳咳咳,院长大人说笑了。”卿云歌有些摸不着头脑,她咳嗽了几声,道,“云歌高兴还来不及呢。”

“嗯。”听到这句话,影溶月的神色才恢复了正常,声音又重归于平淡,“估计等到学院大比的时候,那六百枚蛋也应该孵化出来了。”

“不知……三大王族的蛋的孵化过程,是不是和其他玄兽的蛋有所不同?”看到黑衣女子又变回了平素的模样,卿云歌微微松了一口气。

看来刚才是她看错了,就说嘛,院长大人这般修为高的人,怎么会流露出一丝小女儿的姿态?

要不是影溶月一直独自一人居住,她还以为这里来了什么野男人呢。

野男人君临:“……”

放屁!

他不是野男人!

他是家养的男人!

“是有些不同。”闻言,影溶月点了点头,又倒了一杯茶,然后道,“龙、凤凰和麒麟这三种玄兽一出生就是帝王兽,所以在其孵化过程中,要用到一样东西。”

“什么东西?”卿云歌问道。

“九星大君主兽的鲜血。”影溶月低头,抿了一口杯中的茶后,淡淡地说道。

九星大君主兽的鲜血!

靠!

孵个蛋还要用大君主兽的鲜血?

开玩笑呢吧!

卿云歌当然知道九星大君主兽意味着什么。

九星大君主兽,是除了混沌兽外,九族世界中,最强悍的玄兽了。

而且,一种类型的玄兽,只有一个九星大君主兽。

举这样一个例子来讲,九幽之境的九幽梦魇虽然很多,可是九幽暗魂魇却只能有一个。

这九幽暗魂魇,就是九星大君主兽,在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排名第十。

换句话说,九星大君主兽就是一个玄兽种族的王,其他所有玄兽,都要俯首称臣。

所以,九星大君主兽的数量,可谓是少之又少,普天之下,也不过只有十头。

而且,这还要除去早就消失的不死鸟一族,那么,也只剩下了九个。

如果说用到其他级别的大君主兽的鲜血,卿云歌表示还能理解,对于四灵学院来说,也不是特别难,但是九星的话……

真的是在玩人!

“咳咳,如果孵化三大王族的蛋需要九星大君主兽的鲜血话,那么我们,貌似孵化不起啊。”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一脸无奈。

孵化个蛋都这么贵!

真不知道兽族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听到这句话,影溶月一下子不说话了,然后就那样盯着她,神色有些怪异。

就在卿云歌以为是不是自己脸上有什么东西的时候,黑衣女子开口说话了:“卿丫头,这你大可不必担心,虽然孵化三大王族的蛋是需要九星大君主兽的血液,但也不是非其不可,我们可以用其他东西来替代。”

“嗯?”卿云歌诧异地看了影溶月一眼。

影溶月的手指轻轻地在桌子上敲了几下,然后说道:“你的血,也可以让那些蛋成功地孵化。”

卿云歌:“……?”

稍等,为什么她的血也可以孵蛋?

她虽然有一部分凤凰族的血脉,但并不是兽啊喂!

不,但既然院长都这样说了,自然有她的道理。

如果她的血也可以孵蛋,难道是因为……

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便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她扬了扬眉,道:“院长大人的意思是,我身负朱雀血脉,相当于有了混沌兽的血液,所以我的血,也可以令那些蛋成功地孵化?”

“不错,你很聪明。”影溶月的眸中划过一丝赞赏,她难得地笑了笑,“不仅是你,慕丫头、萧小子和赫连丫头的血,也是可以的。”

“唔……原来如此。”卿云歌了然地点了点头,然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既然院长大人也知道白虎和玄武的传承者是谁了,那么想必青龙的传承者,院长大人也认识吧?”

她还真的对那位青龙的传承者,有些好奇呢。

“认识是认识。”影溶月稍稍一怔,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她淡淡道,“只不过青龙的传承者不是四灵学院里的学员罢了,所以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卿云歌敏锐地发现,黑衣女子似乎并不想提那个青龙的传承者,于是她也不在多问,而是起身,微微笑道:“院长大人什么时候需要我的血,叫我一声便好,若是没有什么事情了,云歌就先回去了。”

也不知道她离开的这段时间,九界怎么样了。

虽然说有着阿月和小沐帮忙打理,但难保不会发生什么事情,她需要赶紧回去看一看,也好放心。

“去吧。”影溶月微微颔首,示意红裙少女可以离开了。

卿云歌拜别黑衣女子之后,就离开了小岛。

而这一次,她没有让任何人带着走,就轻轻松松地越过了玄灵湖。

玄灵湖虽然很是奇特,非冥阶以上的人不可度过,但是卿云歌却觉得,这条河带有着磅礴的生机,很是舒心。

看来下次来这里的时候,要问一问影溶月,这玄灵湖的湖水,究竟是何。

离开玄灵湖之后,卿云歌就顺着路前往九界的总署。

然而,还没等她到达九界的大门口,隔着十几米的距离,便看见那里围了数十个人,躁动不已。

“怎么?不把玄灵点交出来?”为首的一人上前一步,狞笑一声,“不交的话,今天你们九界,就要没了!”

“姬翎,别跟他们废话!”紧接着是女子的娇喝声,“什么九界,真是玷污了这个名字,一个新生成立的帮派,也妄想和我们天地帮比肩?”

这两道声音一落,嘈杂声顿起。

“琴仙子说的不错,老大,我们可不能容忍一个新帮派踩在我们头上!”

“老大,让我上,看我把这群不知天高地厚的新生打趴下!”

“老大,还有我!”

天地帮的众成员都争先恐后地想要上前干架,连琴蕊也是一脸怨毒,然而姬翎却是一挥手,制止了这场骚动。

他将目光放在了对面的一个身穿浅蓝色长裙的女子身上,忽然一笑:“如何,慕月师妹,你想好了吗?”

“是交玄灵点,还是解散九界?”

听到这句话,慕月原本温和的眸光骤然变冷,声音也倏地沉了下来:“姬帮主是在说笑吧?”

“说笑?”姬翎似乎笑了一下,但他的眉眼依旧阴鸷,“本帮主是不是在说笑,慕月师妹试试就知道了。”

话音未落,他的右手猛地抬起,然后对着一个九界成员,就挥出了一掌。

九界的人根本没有料到这位天地帮的帮助会直接动手,所以连躲避的时间都没有,就被打出了十几丈之远。

只听“砰——”的一声,是重物落地的声音,那个被姬翎打出去的成员直接昏迷了过去。

一击重伤!

看到这一幕,九界的成员们眼睛都红了,他们愤恨地看着姬翎,恨不得上去把他撕碎。

“姬翎!你太过分了!”苏沐颜怒喝一声,说着就要撸起袖子上去打人。

实在是太过分了!

仗着自己修为高就来欺负新生吗?

要是卿姐姐在,一定让这个姬翎不得好死!

“小沐!”慕月眉头一皱,出声喝住,“凌兄,拦住她。”

凌墨沉的脸色此刻也阴沉得可怕,与平素的木头桩子截然不同。

听到慕月的话后,他双手握住苏沐颜的肩膀,让她不得动弹半分。

“凌小弟!”苏沐颜被宽厚的大手禁锢住,身体不禁一僵,然后有些生气,“放开我!”

“你不能去。”罕见的是,凌墨沉头一次没有唤苏沐颜老大,而是语气严厉地说了这么四个字,“这个人修为比你高出了一个大段,你去,就算不死,也要重伤。”

闻言,苏沐颜停止了挣扎,一下子沉默了。

她小弟说得不错,姬翎的修为乃是冥阶初期,而她现在也不过魂阶四段,自然不是他的对手。

不,应该说,这里没有一个人,是姬翎的对手。

否则,也不会被他这般凌辱。

“嗯,想打我?”姬翎的目光这时候落在了苏沐颜的身上,他挑了挑阴鸷的眉宇,忽而一笑,“不知道你想在哪里打?”

目光缓缓划过苏沐颜的上身,他的神情之中带了一丝遗憾:“如果实在床上的话,你这这身板,打起来可没意思啊。”

说完之后,姬翎还抬起下巴,专门朝着慕月笑了笑:“如果是慕月师妹的话,姬某倒是很乐意呢。”

此话一出,苏沐颜直接跳脚了:“放你奶奶的屁!姑奶奶的身板怎么了?”

靠!

真是气死她了!

这个狗屁的天地帮帮主竟然侮辱她的身材!

不能忍!

看到小丫头即将脱离自己的掌控,凌墨沉的眸色微微一变,然后眼疾手快地直接将苏沐颜圈进了自己的怀中,然后低声喝道:“不要轻举妄动。”

苏沐颜根本没有想到凌墨沉会对她这么做,登时给愣住了。

她甚至能感受到,自己的脖颈间有着灼热的呼吸在弥漫开来,让她感觉有些痒。

她这个小弟什么时候这么大胆了?

居然敢抱她?

找打吗!

“凌小弟,我看你是又欠揍了。”苏沐颜被凌墨沉禁锢在怀中,不能动弹,于是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快放开我,抱着我像什么话!”

“只要你不出去,我就放开你。”话虽然是这么说的,但凌墨沉却依旧没有松手的意思。

他浓密的眉微微沉着,双眸也变得幽深起来。

素来木讷的面容,在这个时候居然让人感觉到了有些英俊潇洒,连慕月都不由地诧异地看了他一眼。

此刻的凌墨沉与平常相差实在是太大,苏沐颜差点都没有认出来,如果不是因为她平素一直和她这个小弟朝夕相处,她还真的要以为,凌墨沉被掉包了。

“老大的话你都不听了?”苏沐颜被气得要死,她跺了跺脚,“你在这样,我就不要你了呃……?”

苏沐颜本以为自己说完这句话之后,自己会依然被禁锢着。

孰料,凌墨沉竟然把她给放开来,面容又变得木讷起来,他扯着她的袖子,低声道:“你千万不要不要我……”

“哼!那你就听我的话。”苏沐颜虽然有些疑惑,但她也没有多想,于是朝着凌墨沉招了招手,“还记得老大给你说的话吗?”

“记得。”凌墨沉的双眸之中飞快地闪过了一丝什么,然后他缓缓道,“要听老大的话,要在老大有危险的时候挡在老大面前,要在老大饿了的时候给老大找吃的。”

“这就对了!”苏沐颜一拍手,高兴道,“你以后只需做好这三件事,其他的事不用去管。”

“可是……”听到这句话,凌墨沉的声音微微低沉了下来,“我刚才就是在你有危险的时候,挡在了你的面前啊。”

“哦是哦。”这回轮到苏沐颜傻了,她挠了挠头,觉得是这么回事,于是干巴巴地笑了几声,“不好意思啊凌小弟,我误会你了。”

“没事。”凌墨沉额前的刘海将他的眼眸遮住,里面的神色看得不大真切,他轻声道,“老大对我做什么,我都不会有怨言。”

“说的什么话!”苏沐颜一只手叉着腰,一只手将面前人的下巴抬了起来,她有些恨铁不成钢地说道,“老大也是人,老大也会犯错,万一老大哪一天想要你的命,你也没有怨言吗?”

她这个小弟哪儿都好,就是脑子笨了些,这也是幸好遇见了她这么一个好心肠的老大,要是换了别人,估计早就被卖了。

真是的,一点也不让她省心。

凌墨沉微微低头,就能看见苏沐颜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明星,一点一点,将他黑暗的世界照明。

“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想要我的命的话……”他忽然伸出手来,盖住了她太过明亮的眼睛,声音低沉道,“我是不会有怨言的。”

“又欠打了是不是!”听到这句话,苏沐颜顿时又来气了,她一巴掌拍开凌墨沉的手,哼哼两声,“老大就算把自己的命送出去,也要好好地保护你。”

“说好了我要罩着你,就一定会罩到底。”

凌墨沉沉默地看着自己被拍开的手,半晌,他笑了一声:“我知道了,老大。”

但愿,能这样一直下去吧……

他偏过头去,看着少女娇俏的面容,眸光骤然深幽起来,瞳底的神色让人看不清楚。

只可惜……美好的东西,向来不会长久啊。

“慕月师妹,你到底想好了没有?”姬翎已经不耐烦了,他再度喝道,“要么交出一百万玄灵点,要么就解散九界,我想,慕月师妹应该没有选择困难症吧?”

慕月眉眼冰冰冷冷,她站在九界所有成员的正前方,抬着下巴,和姬翎对视着:“我说过了,我一个,都不选。”

且先不说他们根本没有那么多玄灵点,就算有,也不会这么白白就交给天地帮。

九界是云歌和他们的心血,更不可能解散。

姬翎这两个条件,根本不可能被答应。

他自己其实也知道这是在强人所难,所以今日,他只是想来狠狠地灭灭九界的威风罢了。

“一个都不选?”听到这句话,姬翎阴鸷的眉倏地沉了下来,他微微冷笑一声,“那么慕月师妹是想看着我把你这里的人全部都送进丹医阁咯?”

此话一出,慕月的手指紧紧地握了起来,她的脸色有些苍白,但却依然站在那里,不畏不退。

苏沐颜和凌墨沉的脸色也十分的不好看,他们虽然都很想把姬翎从这里赶走,但是因为修为差的实在是太多,根本做不到。

九界界主卿云歌现在又不在,导致他们无力去对抗四大势力之一的天地帮。

九界的所有成员都站在那里,神色隐忍而不发。

天地帮分明就是趁着他们界主出去的时候,才赶来这里叫嚣。

若是云歌师姐回来了,这些人,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

“姬翎,别再说了。”琴蕊却是一个忍不住,走上前来,“他们不是不领我们的情吗?那么就把他们打到领情为止。”

今天这一幕,真的是让她畅快不已。

一个小小的新生,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她,不给她面子,甚至还建立了一个势力,简直让他无法忍受!

可是玄灵塔那一战之后,琴蕊也知道,她根本不是那个红裙少女的对手,所以她只能依靠着天地帮,来压迫这个由卿云歌一手建立起来的九界了。

她知道姬翎是不想那么快动手的,可是她也了解这个和她欢好了多次的男人,所以她只是吹了吹枕边风,就把他心底里的愤怒全部挑起起来了。

行,她是打不过卿云歌,可是她还有姬翎啊。

姬翎可是玄灵榜上的高手,修为已经到了冥阶三段,她不信一个小小的新生,连她的男人都能打过。

九界,今天就等着解散吧!

“哼,你们的那个界主呢?”见到九界的成员一语不发,琴蕊轻蔑地笑了笑,“怎么在你们落难的时候,躲在背后做缩头乌龟?”

“我还以为卿云歌有什么了不起呢,原来也是个懦夫,我呸!”

说完之后,还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

一张明艳的脸,生生地给扭曲了起来。

然而,在这一句话落地之后,九界的成员们顿时跳了起来,面容之上满是愤懑,讨伐声此起彼伏。

“不许骂云歌师姐!”

“云歌师姐只是出去执行任务去了,才不是缩头乌龟!”

“你凭什么那样说云歌师姐?如果我没记错,你就是那个在玄灵塔前,被云歌师姐打趴下的那个女的吧?”

“就是,得意什么,还不是被我们界主给收拾了,等云歌师姐回来,要你们好看!”

在无数嘈杂声之中,忽然,响起了一声大笑,那笑声之大,掩盖住了所有的声音。

“哈哈哈哈!”笑声的主人正是姬翎,他笑了好一会儿,才停住,然后看着面前的九界成员,“说了这么多,云歌师妹不还是没有来,啧啧啧,你们这么信任她,可是她保护过你们吗?”

“我身为天地帮帮主,可是从来不会让我的手下,被别人欺负。”

说完之后,他又冷笑一声,神态很是轻蔑。

姬翎眉眼阴沉,声音冷冷:“既然你们如此冥顽不灵,那么我只好……”

“原来姬帮主如此想念我,那么我若是真的不出来,姬帮主会如何?”

便在此时,人群之外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将姬翎的话语直接给打断了。

那道声音听起来慵懒无比,带着少女特有的轻灵空幻,虽然不大,但每个人都听得仔仔细细。

听到这个声音,天地帮的成员们一愣,而九界的成员们却露出了欣喜的神色。

苏沐颜最眼尖,她看见了站在人群之外的红裙少女,兴奋地挥了挥手:“卿姐姐!”

慕月此刻也是松了一口气,她朝着红裙少女微微颔首,道:“云歌,你回来了。”

此话一出,天地帮的成员这才知道,声音的主人是谁。

他们不约而同地像后转去,然后看到了那个缓步而来的红裙少女。

少女走得不紧不慢,步态轻盈,她背着手,素面朝天。

一双玫瑰紫色的瞳孔中此刻却盛满了杀意,周身的气势,也在这一刻喷薄而出。

有些离红裙少女近的一些天地帮的成员,顿时冷汗涔涔,甚至修为弱的人,已经感受到了身体的不舒服。

这个少女,到底是什么来头?

琴蕊自然也看到了卿云歌,她先是一愣,继而嘲讽地笑了起来:“哟,云歌师妹,你可算是回来了,你若是在晚回来一步,你建立的这个九界,可就要没了。”

回来了又能怎么样?

她不信卿云歌还能敌得过姬翎。

不管怎么说,这一次,她都要好好地出上一口恶气。

“哦?”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这才把目光放在了那个妖艳的女子身上,她挑了挑眉,“九界要没了?”

声音轻轻柔柔,听起来一点杀伤力都没有。

琴蕊只觉得畅快不已,堵在胸口之中的气也终于吐了出来,她接着嘲笑:“我早就说了,你一个小小的新生,敢那样对待师兄师姐,一定会……”

声音忽然顿住了,仿佛说话的人被一剑斩断了咽喉。

其他人有些疑惑地看向了琴蕊,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然而在看过去的时候,却不由大吃一惊。

因为方才离着琴蕊还有十几米的少女,此刻却是到了她的面前。

卿云歌环抱着双站在那里,面色波澜不惊,她像是什么都没有做,但却让人感受到了恐惧。

“你……”琴蕊这才回过神来,不由地有些骇然,骇然之后,是恼怒,“卿云歌!别以为我叫你一声云歌师妹,你就真的把自己当成东西了,我告诉你,你最好赶紧求饶,若是让我心情好了,我就放你一命。”

“放我一命?”卿云歌轻轻地将这四个字重复了一遍,然后声音倏地沉了下来,“你也配站着跟我说话?”

话音未落,凛然的杀机喷涌而出,在烈烈的杀意之中,红裙少女一声冷喝让人胆战心惊。

“给我跪下!”

------题外话------

一次跟我家傻儿子聊天,ps:就是文里的旧时蒲喵哈哈哈

她:你写的那个小蒲是人吧?

我:我文里就没有几个角色是人。

她:……打死你!

真的没有几个角色是人不是╮(╯▽╰)╭

我发现……章节名真的是让我好痛苦_(:3」∠)_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