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我要吻你了(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只听“轰——”的一声响,火焰从红裙少女的身上掠出,化作一个囚牢模样的东西,将面前的妖艳女子锁了进去。

顿时,琴蕊只感觉一股强悍至极的玄力朝她袭来,她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压倒在地。

双腿弯曲,肌肤皲裂。

在那一刻,她的周围一切都被烈火所燃烧,视线模糊一片,只能看见一抹红色,而那抹红色,就是她恐惧的根源。

琴蕊想努力抬起膝盖,让自己站起来,然而,就在她微微抬起了一点的时候,耳边又传来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那声音这次只说了两个字:“跪下!”

语气轻柔,但却带着凛然的杀伐之气,仿佛高高在上的王者,俯视着卑微的生命。

卿云歌说,跪下,那么就必须要跪下。

想起来?

跪着!

我不说你能起,你就得接着跪。

看到这一幕,所有人都愣在了那里,而愣过之后,是深深的恐惧。

他们在场没有一个人,看清楚方才这个红裙少女是怎么出手的,她仿佛就是一道快到极速的光,眨眼间,便可以取了对手的项上人头。

如此实力,何人敢敌?

天地帮的成员不是没有看到琴蕊的遭遇,但他们没人上前一步,因为若是去了,恐怕也要落个和这位琴仙子一样的下场。

他们惜命,他们怕死。

最重要的是,他们不敢惹眼前的红裙少女。

“嗯?不是说要我的命么?”火焰是卿云歌放出来的,自然对她没有任何的伤害,她一脚踏在了旁边的石阶上,微弯着身子,和琴蕊对视着,“我就在这里,琴师姐怎么不来拿?”

还真当她是好欺负!

琴蕊是真的以为她不敢杀掉她?

果然是活在梦里。

先前因为玄灵塔的事情,她没能和这位琴仙子好好地较量一番,眼下琴蕊自己送上门来,她这一次是绝对不会放过的。

四灵学院虽然一致对外、齐心协力,但是院内不禁止斗殴,若是死了伤了,那也只能怪自己技不如人。

卿云歌虽然是杀手,但她却并非好杀之人,可是……她嗜血。

真的是……太久没有尝过鲜血的味道了,久到她都快忘了,鲜血的甘甜了。

那么今天……就让她讨一点利息吧。

听到这句话,琴蕊想要开口说话,却因为红裙少女的气势太过逼人,根本开不了口,遑论反驳。

她的毛发和肌肤都被烈火所灼烧着,痛得她无法言语,余光可以清晰的看见,她的一头秀发此刻已是焦黑一片,原本白皙如玉的肌肤上也出现了裂痕,让她忍不住尖叫出声。

可是尖叫却被堵在了喉咙里,琴蕊只能瞪着眼睛,死死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

不,卿云歌是一定不敢重伤她的,她还有姬翎,对,还有姬翎!

“琴师姐为什么不说话?”卿云歌歪了歪头,神情似乎有些不解,“所以是默认了么?”

此刻,九界总署面前的一大片空地上,站着至少有上百人,可是他们不约而同地静默了下来,仿佛先前暴乱的人群并不是他们。

九界的成员是因为过度惊喜而呆住了,而天地帮的成员却是因为极度的恐惧,甚至连天地帮帮主姬翎的脸上,此刻也是深深的忌惮。

他同样也没有出手,是因为想看看,这个多日不见的师妹,其实力到底到了哪一步。

左右他也不缺床伴,琴蕊确实是他最长久的一个床伴,她的味道也让他食髓知味,可是他不会为一个女人,去做他没有把握的事情。

在姬翎看来,权力,才是他最喜欢的东西。

女人嘛,如衣服,想脱就脱,想扔就扔,反正他的衣服也很多,不介意少几件。

说不定今天他可以多三件崭新的衣服,而且,哪一个都要比琴蕊好上很多。

姬翎阴鸷的眉眼挑了挑,分别落在了三个人的身上,眸中浮起了靡靡之光,他已经有些迫不及待,想要尝尝这几个师妹们的滋味了。

想必……一定很美味啊。

没有人出声,也没有人喧哗,所以偌大的空地上,只有红裙少女的声音在回荡,清清淡淡,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以前,有很多人想要杀我,可是他们最后都失败了。”卿云歌的身子再度朝着面前跪着的妖艳女子,空闲的一只手抬了起来,然后捏住了她的下巴,声音轻飘飘,“琴师姐,你知道他们的下场是什么么?”

琴蕊被迫抬起头来,但她依然说不出话来,她现在只希望烧灼她的火再大一些,把她烧晕了也好,这样就不用在大庭广众之下受一个新生的凌辱了。

可是琴蕊却并没有想过,曾经的她,也这么凌辱过新生,仅仅仗着自己老生的身份,还有她的男人姬翎。

琴蕊从来没有料到过,她也会有这么一天,被迫跪在这里,被一个新生给羞辱。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琴蕊发誓,她一定不会去找这个红裙少女的麻烦,这个少女简直就是一个来自暗黑之域的恶魔。

“他们的下场,就是变成一堆白骨。”卿云歌蓦然微笑起来,阳光之下,她的面容愈加得绝美,声音却宛若冬天里的寒冰,“琴师姐,想不想试一试呢?”

许是这一句话触动了琴蕊内心深处最大的恐惧,让她感受到了死亡的召唤,所以她竟然在这一刻,站了起来,而且喉咙里,也发出了歇斯底里的尖叫。

这一声尖叫再度让围观的众人齐齐一惊,他们还从没有听过,这么凄惨的叫声,目光之中的恐惧更深了一层。

依旧没有人敢上前一步,皆愣愣地看着面前血腥的一幕。

然而,还没有等琴蕊完全站起来,强大的力道再度袭来,如同车轱辘一般将她的身体狠狠碾压而过,只听“扑通——”一声,刚刚离地几寸的双膝再度跪倒了地上,动作之剧烈,连尘土都跟着扬了起来。

琴蕊眼冒金星,完全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身体上传来的疼痛几乎让她昏厥过去,可是她偏偏还昏不过去!

到底是什么妖法!

“我让你起来了么?”

声音依旧是轻轻柔柔,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无比的惊惧。

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包含着彻骨的杀意。

没有人会意外,这个红裙少女会杀了琴蕊。

卿云歌当然知道琴蕊在想些什么,她用精神力让琴蕊保持着清醒,所以琴蕊根本晕不过去,还没玩够呢,怎么能晕过去?

那样可真的是太不给面子了。

“姬帮主……”卿云歌一手控制着火焰,一手禁锢着跪在地上的妖艳女子,然后忽然偏头看向了姬翎,她朝着他展颜一笑,“姬帮主觉得,我应该怎么处理你这位手下?”

红颜一笑,魂牵梦绕。

姬翎直接给看愣了,半晌,他才回过神来,亦深深一笑:“云歌师妹想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好了,姬某不会干涉半分。”

如此佳人,他一定要弄到手。

只是笑起来都这么好看,不知……在床上的滋味该是如何?

阴鸷的眉眼微微沉了沉,姬翎的眸中满是惊人的占有欲。

作为一个阅人无数的杀手,卿云歌只要看着姬翎,就知道他在想什么,那双阴沉的双眸里的占有欲和*,自然逃不过她的法眼。

还真的是一个色中饿鬼,见到美人就移不开眼。

看来这个姬翎也根本就没把琴蕊放在心上,还真是让她有些遗憾。

“琴师姐,你的男人,似乎不靠谱呢。”卿云歌又低头,对着琴蕊笑了笑,“他说,你任由我处置。”

听到这句话,琴蕊只感觉自己眼前一片发黑,本来就因为身体上的疼痛而难以自忍,此刻又被这句话一刺激,她再也忍不住,抱着头嘶吼出声。

姬翎你这个混蛋!

居然就这样丢下了我!

当初是谁说的好好的,等到九界一解散,就让她做帮主夫人?

琴蕊在心中一遍一遍的怒吼着,可是却依旧无法开口,说出半个字。

而天地帮的成员们此刻也有些愕然,他们也是没有想到,自家帮助会这么轻易地就放弃了琴仙子,不是说……琴仙子是他们帮主最宠爱的女人吗?

九界的人看到这一幕,却没怎么惊讶,而是冷嗤一声,神色都有些不屑起来。

这个姬翎先前还同他们说什么不会让自己手下的人受到伤害,还真的是前脚说,后脚就打自己的脸。

“喂,凌小弟,你看见没,你以后,可千万不要学那个姬翎。”苏沐颜这个时候还不忘说教自家小弟,“你以后若是有女人了,一定要对她好好的,听见了吗?”

这个姬翎还真是讨厌,看她和卿姐姐还有月姐姐的目光那样的露骨,真是让她恶心死了。

她就说卿姐姐一定会回来,一会儿那个姬翎就蹦跶不起来了。

苏沐颜有些得意的想到,结果,她发现她说完那句话之后,并没有回应,然后诧异地转过头去。

她发现凌墨沉像是没有听到似的,一副呆呆傻傻的模样,然后忍不住伸出小手掐了他一下,不爽道:“我说的你都听见了吗?”

“啊,啊?”凌墨沉被这一掐,才回过神来,他有些迷茫地看了苏沐颜一眼,可双眸却清亮一片,半点不见茫然。

前一个啊是平调,后一个啊是升调。

“哼!老大的话你居然都没听见!”苏沐颜皱着小鼻子,她哼哼两声,“怎么办,老大我现在不高兴了。”

言下之意,小弟你快来哄哄我。

然而,以凌墨沉的情商,完全不知道自家老大的想法是什么,于是他问了一句:“老大你为什么不高兴啊?”

顿了顿,他又道:“谁惹你了?我去替你揍他!”

“咳咳咳!”苏沐颜被凌墨沉这句话直接给呛得咳嗽起来,她一边咳嗽,一边恶狠狠地道,“就是你欺负我了,怎么,你还要揍自己吗?”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她收的这个小弟,不禁人傻,而且情商也这么低呢,这以后可怎么娶媳妇?

“没事老大,你揍我。”凌墨沉一脸严肃,“你把我揍死,我也不会有怨言。”

苏沐颜:“……”

她突然想把凌墨沉的脑子掰开来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东西。

而这个时候,姬翎却又开口了,他微笑着,仿佛一个谦谦君子:“云歌师妹,你不是要解决吗?快点解决完了,我们也好商谈事情。”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挑了挑眉,然后直接收了精神力。

琴蕊在没有精神力的刺激下,直接喷出数口艳丽的鲜血,然后昏迷了过去。

昏迷之前,她还恨恨地看了姬翎一眼。

“不知道姬帮主想要跟我,谈什么事情?”卿云歌也微笑着,但是眉眼间的寒意却愈来愈盛。

姬翎还真是好胆!

趁着她不在来九界闹事。

若是她今天真的没有及时出现,九界岂不是要毁于一旦?

不仅如此,恐怕连阿月和小沐都会难逃姬翎的毒手。

想到这里,卿云歌眸底的冷意和杀意更烈了。

她向来护短,若是有人敢伤她亲人和朋友一分一毫,她都不会放过那个人。

伤她,她无所谓,看的顺眼的放了,看的不顺眼杀了。

但是敢伤她在乎的人?她分分钟玩死他!

“云歌师妹没回来之前,我就跟慕月师妹商量好了。”姬翎冲着浅蓝色长裙的女子抬了抬下巴,道,“在交一百万玄灵点和解散九界之间二选一。”

看到姬翎那肆无忌惮的目光在她身上扫着,慕月脸色铁青,她冷冷地看了过去,毫不畏惧。

“哦?”闻言,卿云歌微微眯起眼,“怎么个商量?”

解散九界?

笑话!

“云歌师妹,你说你一个姑娘家,何必建立什么势力呢?”姬翎好言相劝,“你就应该舒舒服服地等到毕业,若是你真的喜欢势力的话,不如把九界一解散,来我们天地帮,让其他人伺候你,岂不快哉?而且……”

说到这里,他顿了顿,阴鸷的双眸中满是占有欲。

“而且什么?”卿云歌见到琴蕊已经昏了过去,然后一只脚踏在了她的背上,当做垫脚垫,她歪了歪头,看向姬翎,然后再度一笑。

这一笑,又让姬翎迷失了半天,好不容易回过神来之后,却发现红裙少女已经收了笑容,百无聊赖地玩着头发。

“哈哈哈哈,云歌师妹这么美,何不找一个可以倚靠的人?”姬翎忽然大笑出声,“要不然,可就是暴殄天物了。”

说完这句话,他上前走了几步,在距红裙少女的几米处停下,接着说道:“若是云歌师妹跟了我,姬某保证,一定会让你欲仙……”

欲死两个字方才抵在了舌尖,还没有吐出来,说话的人就被一只凌空而来的脚,直直地给踹了出去。

只听“咚——”的一声巨响,是重物落地的声音,溅起一片的尘土,乱了眼睛。

于是,所有人都看见玄灵榜排行在第十九的姬翎,就被一只脚,给那样踹了出去。

然后登时,众人都给愣住了。

假的吧?

一定是假的没错了!

“嘶——”不知道是谁倒吸了一口凉气,将众人的神给拽了回来,在定睛看时,发现天地帮帮主确确实实地倒在了地上。

模样狼狈,如同他先前对待那位昏过去的九界成员一样。

卿云歌出脚从来不会留情,此刻她玫瑰紫色的眸中是毫不掩饰的杀意,她一步一步地朝着姬翎的位置走去,然后在他还没反应过来前,就一脚踏了上去。

“想让我欲仙欲死?”她的声音森然冰冷,“你有那个胆子吗?”

目光下移,落在了姬翎的下身处,卿云歌弯唇一笑:“不如,我让你今后都无法欲仙欲死,如何?”

这一句话让姬翎彻底地回过神来,他猛地抬起头,然后一个翻身,就从卿云歌的脚底下站了起来。

方才是他太过大意,才中了招,被一个新生这样踩着,他的颜面何存?

原本还带笑的眉眼此刻完全沉了下来,姬翎从牙缝中挤出一句话:“云歌师妹,你不要冥顽不灵!”

“你一个女人,没有男人的照拂,你根本在这个世界上活不下去!”

“我这么好心想要救你,你却如此不领情分,实在是太过分了!”

虽然口上仍这样说着,但此刻,他的内心却已经冰凉一片。

别人不知道卿云歌刚才是怎么把他踹出去的,姬翎同样也不知道。

来到九界的时候,姬翎就已经提高了警惕心,所以为了以防什么突发事故,玄气护体罩一刻都没有停。

按理说,如果修为比他低的人攻击他,用的又是纯物理攻击的话,会直接被他身上的玄气护体罩给反弹出去,根本不可能伤他半分。

可他现在被直接踹出去了,而且他感觉得自己体内的玄力在翻涌着,让他很是难受。

姬翎也知道卿云歌登上了玄灵榜,虽然一个新生能在玄灵榜上有排名,是很厉害了,但是他排的位置,可是第十九名啊,他一个人,能打数十个七十二名。

而且据他所知,他这个云歌师妹还不到冥阶,又非多生玄力,到底是怎么破了他的玄气护体罩的?

诸多疑惑,在姬翎的脑海中盘旋不去,但也更让他气愤了。

听到姬翎说了这么一番话,卿云歌直接笑出了声,她笑得前仰后合,连带着头发上的玉簪都轻颤起来。

阳光落在她如玉的肌肤之上,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辉,显得别样的神圣,让人感觉不可侵犯。

不仅仅是卿云歌在笑,九界的成员们也是忍俊不禁,但他们却没有笑出声来,而是面部表情抽动,强忍住想笑的冲动。

实在是太好笑了!

没想到天地帮帮主看起来还是一个比较聪明的人,竟然也会说出这么一番话来。

屁的女人离了男人就没法活了!

他们的云歌师姐,比男人都厉害好吗!

天地帮成员的脸色也是十分的怪异,他们也没有料到,他们的帮主此刻居然脑子里还想着那种事情。

这一句话若是传入了院长大人和朱雀殿殿主的耳朵里,恐怕绝对会被打一顿。

“你笑什么?”姬翎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方才的话有什么可笑之处,他双拳紧紧地握了起来,阴鸷的眸子盯着面前的红裙少女,像是在极力地忍耐什么。

“我笑……你还真是个白痴!”卿云歌这时候已经敛了笑意,但唇边仍残留着嘲讽,“真不知道你是怎么当上天地帮帮主的,就你这么脑瘫的人,也能掌管天地帮?”

“云歌,你可能有所不知。”这个时候,慕月忽然开口了,她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如果不是其他的师兄师姐对权力无意,恐怕这天地帮,根本不会进入到四大势力之中。”

很多玄灵榜上的高手都一直沉迷于修炼,类似于沈长玦等人,他们对成为势力之主根本没什么兴趣。

还有梦惜这种出身于十大玄法世家的小姐公子,向来都手掌大权,区区一个势力之主,他们根本看不上。

至于冷夜和易染染,按照他们的话来讲,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建一个势力玩玩,不过还真没想到,随便玩着,就成了四大势力之一。

“原来如此啊……”卿云歌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样,“我就说,姬翎师兄不过排行玄灵榜第十九,怎么可能让自己手下的帮派成为四大势力之一?”

听到这句话,天地帮的成员们脸色变得难看起来,有性子火爆的成员直接跳了出来,大骂道:“我们帮主的事情,你们也配来评头论足?我呸!”

然而,这句话的话音刚刚落地,就听“砰——”的一声,说话的人直接被打了出去。

也是一击重伤,就此昏迷!

出手的正是卿云歌,不过此刻她已经收回了手,接着玩自己的头发,神色波澜不惊,仿佛方才打人的并不是她。

“云歌师妹!”姬翎根本来不及出手阻止,就看见他最得意的一个心腹被打了出去,他脸色阴沉地看着红裙少女,“你随随便便就出手伤人,可还把我们放在了眼里?”

“嗯,没有。”卿云歌挑了挑眉,轻飘飘地吐出了三个字。

她的模样慵懒无比,就像是一直刚睡醒的小白猫。

姬翎:“……”

天地帮众成员:“……”

九界众成员:“……”

靠!

怎么这个九界界主如此不按套路出牌?

正常人的回答怎么会是这个样子?

姬翎被那一句“没有”气得不轻,他重重地喘息了几声,森冷道:“云歌师妹,看来你真的是想让九界解散了!”

顿时,一股威压从男人的身上爆发开来,直直地朝着九界其他成员袭去。

九界的大部分成员都是这一届的新生,修为基本都在魂阶一段左右,还有一部分人在幻阶九段,此刻面对一个冥阶修为的人,根本无力去抵挡。

修为比较弱的人,直接被这股威压压倒在地。

“呵……”

一声轻笑从卿云歌的唇中发了出来,她看都没看姬翎一眼,只是一个闪身,就挡在了那股威压的面前。

与此同时,红裙少女的身上浮起了耀眼的红光来,正是火系玄力的象征。

火元素涌动着,将姬翎发出的威压直接挡了回去。

这个时候,那些被迫倒在地上的九界成员才舒服了一些。

“九界不会解散。”卿云歌看着姬翎,冷冷地笑了,“可你的天地帮,今天散定了!”

“云歌师妹,你还真是会开玩笑。”姬翎的威压虽然被破解了,可他倒是没怎么恼怒,他好笑地摇了摇头,“你以为,你一个人,可以单挑我们所有人?”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扬了扬眉,然后樱唇一弯,笑了起来,“就如同你开始,想对九界,做的那样。”

若是有人敢侵犯她的世界,那么她必将毁灭这个人的世界。

睚眦之仇,百倍奉还!

闻言,姬翎先是一愣,继而大笑出声:“哈哈哈哈云歌师妹不愧是这一届的新生第一人,竟然有如此气魄,姬某佩服。”

“这样,不如云歌师妹同姬某比试一场,若是云歌师妹赢了,我就解散天地帮,就是云歌师妹输了……”

贪婪的目光在红裙少女的身上缓缓划过,姬翎狞笑一声:“那么不仅九界要解散,云歌师妹,也得陪我一晚。”

此话一出,九界的成员们顿时愤怒地喊了起来。

“云歌师姐,不要听他的!”

“还想让我们界主陪你一晚,你算是个什么东西!”

“就是,你连我们云歌师姐的一根汗毛都比不上!”

顿时,场面暴乱不已。

“安静。”卿云歌这个时候回过头去,然后食指抵在了樱唇边,“你们在一旁看着就好了。”

说完之后,她又看向了姬翎,也是冷笑:“姬帮主,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权利。”

卿云歌扬眉,笑声傲气而张狂,引得无数人的目光。

她站在阳光之下,一字一顿地说道:“今天,天地帮,会彻底在四灵学院除名!”

话音一落,红裙少女的身形率先一动,就朝着还有些呆愣的姬翎掠去。

与此同时,她的手上,出现了一把三尺青峰。

剑尖寒光闪烁,剑身通透一片。

杀意盛盛,凛然无比。

在众人还没有反应过来之际,只听见空中传来了一声清喝:“剑出生死一线间!”

手腕一转,长剑直直地指向了姬翎的眉心,他大骇不已,迅速后退,然后一个侧身翻滚,才躲掉了迎面而来的攻击。

然而虽然躲过去了,可也被剑气伤了肺腑。

姬翎大口大口地喘息着,眉目阴沉,也开始凝聚其玄力来,准备重重的反击。

然而卿云歌根本不会给他半分反击的机会,腕骨再度反转,攻击即刻而来。

“剑下尸骨踏红莲!”

刹那间,红裙少女的脚底满出了一片鲜艳的红色,仿佛娇艳的莲花,妖娆魅惑。

明明是那么美的一幕,却让在场的所有人都惊惧骇然。

姬翎先是被卿云歌的身姿给迷了眼,等到他回过神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上,已经布满了血痕,全是被利器所伤。

“你……”此刻他终于意识到,这个红裙少女根本不是他能敌的。

但是已经晚了。

《凤天诀》第二重天的最后两式,已然爆发。

“此去九幽路途远,斩尽日月欲封天!”

在一片剑影之中,响起了一声嘹亮的凤鸣,凤鸣过后,是一片寂静。

所有人都怔怔地看着面前的一幕:红裙少女手持长剑站在那里,剑下是灼热的鲜血,而此刻的姬翎,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

他依旧瞪着眼,仿佛自己死去之前,看到了什么极为恐怖的东西,根本难以瞑目。

“老大!”

“帮主!”

天地帮的成员们都震惊了,他们根本没有料到,自家帮主居然在九界界主的手下连一招都没有撑过,就那样的命丧黄泉了。

简直不可思议!

九界的人也很震惊,但更多的却是激动,他们兴奋地看着傲然而立的红裙少女,仿佛在看着毕生的信仰。

“卿姐姐太厉害了!”苏沐颜激动地挥了挥小拳头,“卿姐姐威武!”

“云歌师姐威武!”

“我们誓死追随云歌师姐!”

顿时,九界的成员们都欢呼了起来,他们在这一刻,都已经认定了卿云歌。

如果没有她,他们这个时候早就被难逃一死了。

这个时候,昏迷已久的琴蕊也终于悠悠转醒,她撑着地坐了起来,然后就听到了这些欢呼声,顿时欣喜不已。

一定是姬翎把那个小贱蹄子给收拾了,又把九界给解散了,还真是痛快!

“姬翎已死……”就在琴蕊准备起身,重回姬翎的怀抱时,听见了一道慵懒的声音,“你们还要继续为他卖命么?”

姬翎已死?!

这四个字让琴蕊整个大脑都当机了,她愣愣地看着前方,发现那里躺着一个人,而她看得很仔细,那个人,就是姬翎。

怎么回事?

姬翎怎么会死?

他可是冥阶的修为啊,怎么可能败给一个新生?

琴蕊疯了一样地抱着头,开始不断尖叫。

尖锐的叫声引起了卿云歌的注意,她偏过头来,看到地上坐着的妖艳女子,忽而一笑:“我还忘了琴师姐,想必姬帮主一死,琴师姐也没有想活的意思了吧?”

琴蕊和姬翎,她从头到尾都没有打算放过。

昔日也是这两个人,堵在朱雀殿前,口口声声地要保护费。

这一次又是他们,想逼着阿月,解散九界。

如果她没有及时赶到,她真的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

这两个人,还真是该死!

“不不不!”听到这句话,琴蕊停止了尖叫,她的面容扭曲起来,模样甚是可怖,“我才不要陪姬翎那个负心汉!云歌师妹,你放过我,放过我好不好?”

见鬼!

她就算再喜欢姬翎,也是他在床上带给她的那种感觉,她怎么可能为了他去死?

“可是姬帮主死前同我说,他希望琴师姐……”卿云歌似乎有些为难地蹙了蹙眉,她轻轻一笑,道,“能下去陪他呢。”

“不——”琴蕊惊恐地叫出了声。

然而这声尖叫没有持续多久,就被生生地给斩断了。

女子的脖颈处有着一道深深的血痕,显然是被利器狠狠地划过。

卿云歌收了手中的剑,神情颇为遗憾:“真是不经打。”

说完之后,她看都没看地上的人一眼,就就上前去,和慕月并肩而立。

“抱歉,阿月。”卿云歌偏过头去,道,“我回来晚了,让你们受委屈了。”

“无事。”慕月笑笑,“你来的很及时。”

“阿月放心。”卿云歌也是一笑,“有我在,我不会让你们受到伤害的。”

几番交谈之后,九界的成员们拥簇着红裙少女进到了总署之内,准备好好地庆祝一下。

而因为姬翎的死去,天地帮也被解散了,其他成员也都灰溜溜地离开了九界的总署。

这一次,卿云歌更是提升了她的知名度。

而且,玄灵榜也自动换了名次,卿云歌已经从第七十二名,直接到了第十九名。

因为玄灵榜还有一个规定,那就是若是有学员杀死了在玄灵榜上有着排名的人,那么他会直接晋升到那个名词。

一个新生,跃居玄灵榜前二十,这在四灵学院自建立以来,闻所未闻。

而卿云歌也毫不客气地搜刮了天地帮的财产,然后给九界的成员们分配了下去,分配完毕后,她也得到了几十万。

仔细算算,这些玄灵点,刚好够她换那部《挽歌》,也就是《夜神的黄昏》第二部分了。

于是,从九界出来之后,卿云歌就拿着玄灵卡去玄灵阁,换了那块她念了很久的玉简。

一想到她马上就能学习《夜神的黄昏》第二部分,卿云歌心情十分好地朝着自己的住处走去,准备回去就看看这第二部分到底有什么玄奥之处。

结果,她刚一进门,就发现自己的床上又多了一个人。

白衣男子斜靠在床榻之上,撑着肘,见她进来之后,双眸望向了她。

卿云歌:“……”

靠!

容瑾淮这个老喜欢爬她床的毛病什么时候能改掉?

就算以后真的有同床共枕那一天,也不能这么随随便便就爬她床吧?

“卿卿终于回来了。”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可让我好等。”

“这不是处理事情去了么。”卿云歌没好气地说道,“说,你这次为什么又爬我床?”

说来也真是奇怪,自从那天海关一别之后,她忽然发现她不敢见这位第一世子了。

总觉得看见他的时候,感觉十分的别扭。

貌似是……害羞?

害羞个大爷!

她才不会害羞呢。

“床比较软。”容瑾淮慢慢地坐了起来,不紧不慢地说道,“比凳子更舒服一些。”

卿云歌:“……”

为什么每次对于他的回答她都无力去反驳呢。

好气!

反驳无能,卿云歌只能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一边喝着,一边问:“说吧,这次爬我床,又是什么事情?”

“我那天说的话,卿卿可想清楚了?”容瑾淮在她身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也给倒了一杯茶。

他的声音清清淡淡,但却带着蛊惑人心的魅力。

“什么话?”卿云歌的动作一顿,她侧了侧声,才道,“还没有。”

这么点时间,哪里够她想清楚?

而且她也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喜欢这个腹黑的世子。

虽然跟易染染交流了一下,貌似确实好像是喜欢,但是她怎么也得再想想吧。

闻言,容瑾淮放下手中的杯子,然后静静地看着她,眸光温柔而缱绻,颠倒众生的脸上是从未有过的柔情。

卿云歌被这样的眼神看得有些不自然,她低下头去,咳嗽了几声。

真的是个妖孽!

这也就是她有点抵抗力。

换个女子被他这样看着,早都该昏过去了。

然而,没等她低下去多久,她的下巴就被修长如玉的手指抬了起来。

“嗯?”卿云歌没明白为什么容瑾淮会忽然做出这样的举措,一时间有些茫然,丝毫没有意识到这个动作是十分的暧昧。

容瑾淮望着那张绝美的面容浮起的迷茫,忽然觉得她此刻的表情十分的可爱。

他捧着她的脸,轻轻一笑,声音低哑道:“我要吻你了。”

------题外话------

至于柿子是不是真的亲到了,请看……明天分解!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