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初吻?都是惯出来的!(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屋子里,一片寂静,唯有冷梅的香气在幽幽流转。

听——

只有性感的尾音萦绕在耳边,久久不散。

他说,我要吻你了。

这句话一说出来之后,卿云歌整个人都呆到了那里,她怔怔地看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缓缓向她靠近。

靠近的时候,她能感受到那灼热的呼吸。

还有自己此刻有些剧烈的心跳。

在这个时候,她任由面前的人抬着她的下巴,双眸中流露出一丝茫然。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周围流动着,睫羽轻轻地颤了一下,卿云歌感觉到,一只温暖的手掌贴近了自己的腰身处,将她望前面带了几分。

这一带,她便又离得容瑾淮近了一些。

因为先前的那一句话,她的脑子里现在有些混乱,根本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于是就只能在那一片含笑的目光之中,等待着眼前人的采撷。

墨眸幽深如夜,眉眼间藏了春天最温柔的星辰,他的模样美好而又认真。

他看你的时候,瞳孔中只有你一个人的影子。

任何人都愿意死在这样的注视之下。

呼吸越来越急促了。

气息也越来越灼热了。

在这一刻,整个世界都悄无声息,仿佛都在默默地观看着,红裙少女和白衣男子这难得的静谧时光。

还差一寸,那绯色的薄唇就要覆上来。

再有一秒,就要跌入醉人的温柔之乡。

然而,就在这一刻,只听“砰砰砰”几声,忽然,这个时候门外响起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力度之大,连带着屋子里放在桌子上的茶杯都在轻轻颤抖着,可见来人有多么急了。

而在“砰砰”声中,传来了一道女声:“小丫头,你在不在?听说你回来了?我找你有点事儿。”

靠!

她在干什么?!

正是这一声喊,卿云歌这才彻底的回过神来,而这个时候,她也想起,自己刚才的所作所为,顿时只想骂娘。

差一点!

本小姐两世的初吻,就要这样白白地交出去了!

想到这里,她迅速地一个转身,然后成功地保护住了自己的初吻。

方才有些剧烈的心跳现在已经慢慢地回归平静了,卿云歌微微松了一口气,她拍了拍胸脯,再度暗骂一声。

真的是美色误人!

她怎么就被这个腹黑的世子给诱惑了呢!

不成不成,哪有这样的,连在一起都没有在一起,就想亲她?

做梦!

哼,就算本姑娘喜欢你又怎么样。

没答应,就是不行。

也是因为这一声喊,先前暧昧的气息也顷刻间散去。

容瑾淮被打断了好事,原本温柔的目光在瞬间变冷,然后直直地望向了门外。

他绯色的薄唇微微抿了抿,墨眸中的神色此刻也深了几分,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暴虐的状态之中。

明焰,又是你!

卿云歌的身体又是一僵,她自然感受到了气氛的不对,但是她现在根本不敢看一旁的白衣男子,于是只能朝着门外的人搭话:“明焰殿主找云歌,是什么重要的事情?”

明焰站在门外,根本不知道屋子里发生了什么,所以也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惹怒了一尊杀神。

听到自家小丫头的问话,明焰很痛快地回道:“我从阿影那里知道你回来了,正巧,今天是《朱雀于飞》再度开启的时候,这才来找你。”

这句话的话音刚刚一落,里面又传来了一个清清淡淡,但明显带着咬牙切齿的意味的声音:“那你来的可真是巧。”

这个声音明焰再熟悉不过了,不就是自己那个腹黑的老友吗?

不过这句话为什么让她听起来这么渗?

明焰只感觉一股冷飕飕的气息将她包裹在内,她缓缓打了个一个寒颤,连忙凝聚起火玄力来,这才让自己好受一些。

咦?

为什么容瑾淮这个时候会在小丫头这里啊?

两人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还闭着门,莫不是在坐着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明焰也不笨,心下一思索,顿时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然后她只想抽自己两个嘴巴子。

容瑾淮能那么问,肯定是她打搅了他的好事啊!

然而一想到这里,明焰忽然感觉自己的胸腔之处生了一股怒气,就像是自己养的好好的白菜被猪拱了一样。

要是她今儿个没来,是不是小丫头就被这个腹黑又毒舌的人给吃的一干二净了?

幸好她来了!

于是,先前的懊悔全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畅快。

哼,你这个腹黑的家伙,还想吃我家小丫头,有我在,你绝对吃不着。

明焰得意地想着。

卿云歌根本不知道这位朱雀殿殿主已经脑补出了一场年度大戏,也不知道身旁的人此刻有多么的想杀人。

因为《朱雀于飞》这四个字已经牢牢地将她的注意力给吸走了,她进朱雀殿,最大的一个原因,就是因为朱雀殿的那部玄诀。

但是四殿的传承玄诀也是三年才开启一次,而且开启的时间也不确定,所以她等了很久,都没有等到《朱雀于飞》开启。

没想到这次执行完校际竞争任务之后,就等来的《朱雀于飞》,还真是幸运。

于是,满脑子都是“变强!变强!”的某姑娘,此刻星星眼握拳,完全忽略了一旁的人,立马冲到了门前。

“云歌现在没有什么事情。”卿云歌打开门后,看着明焰,笑吟吟道,“还请殿主大人为我带路,刚好我也想见识一下《朱雀于飞》的威力。”

然而不待明焰回答,两人的背后传了来了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嗯,没什么事情。”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身子一僵,好一会儿,她才觉得自己能动了。

然后她回过头去,这才看到被自己忽略的某人。

白衣男子依旧坐在那里,他紧抿着唇,深邃的双眸中有着风云在缓缓汇聚,像是暴风雨来领的前兆。

此刻他定定地看着她,目光却带了一丝幽怨。

卿云歌这个时候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然后脑子里又浮现出一个毛绒绒的小东西,眼巴巴地看着她。

怎么忽然觉得……容瑾淮有些可爱呢。

“咳!”卿云歌觉得自己真的是魔障了,她咳嗽了一声,然后声音有些不自然道,“下次,等下次。”

呸!

这句话刚说出来,她就想掩面而泣。

下次个屁!

没有下次。

但是为什么自己就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难道是觉得他的目光有些可怜吗?

靠!

卖惨可耻啊!

偏偏她还就吃他这一套,真是要命。

努力让自己的表情凶恶了一些,卿云歌又回过身来,气势汹汹地走上前去,然后在明焰诧异而又震惊的目光之中,俯下身子,素手一把拽住了白衣男子的衣襟。

力度之大,扯落了他几颗扣子。

扣子一掉,性感的锁骨就露了出来,肌肤晶莹如玉。

这个时候,冷梅花的香气越来越浓郁了。

有些不明白红裙少女的举措,容瑾淮抬头望向了她,眸子里抬着探究之色。

“那什么,我想好了!”卿云歌忽略了那诱人的男色,她盯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咬牙切齿地说道,“我给你一个机会,但是你能不能把握住,就看你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也不顾容瑾淮有些莫测的神色,又是一个转身,来到了门前,然后说道:“走吧,明焰殿主。”

这几个举动一气呵成,卿云歌都有点佩服自己的淡定程度了。

明明杀个人对她来说都是轻轻松松的事情。

俗话说得好,杀人不眨眼,见血舔一舔。

怎么一遇到这种问题,就跟个的情窦初开小姑娘一样?

咳咳咳……好吧,她承认这是她的第一次。

但!

就算是第一次,她也要弄得不像第一次!

那个家伙看起来那么老手,她可不能输给他。

咱就算输了人也不能输了气势。

就这样!

她做的没毛病。

“呃呃呃……哦。”而明焰早就被红裙少女那一番操作给弄傻了,她呃了半天,才回过神来,“我们走。”

走的时候,明焰还不忘回头看了一眼屋子里的人,在看到他脸上同样有些奇异的表情时,心里这才平衡了一些。

哼,不管怎么说,她打断了他的好事,就很开心。

想到这里,明焰哼着小曲,领着自家的小丫头,前往朱雀殿。

木门被打开又合上,时光重新变得安宁起来。

“呵呵呵……”

静谧的屋子里忽然响起了一声极轻的笑,笑声仿佛流水缓缓淌过田野,又流向大海。

宛若冰棱乍裂,玉落珠盘。

极其的悦耳。

极其的撩人。

容瑾淮轻轻地摇了摇头,绯色的薄唇边浮起一抹笑意,昭示着他此刻的心情很好。

“还真是个小丫头。”

不过……这样也很好啊。

至少,她已经对他打开心扉了不是么?

也不知道她在那个世界遭遇了什么,这么不信任其他人。

但是没关系,他在,她便会安好。

吾爱,吾护。

至死方休。

白衣男子撑着肘,也没有整理衣衫,就那样坐在那里,他微微抬着头,眸光温柔而缱绻。

一切显得静谧而美好。

阳光透过半开着的窗户落在他有些苍白的脸上,平添一分神圣的光华。

侧颜俊美,风华如月。

直到这份静谧被一声鸟叫打破。

“主人!主人!”鸟叫声落之后,紧接着是叫喊声,有些焦急,“出事了,圣纳城出事了!”

话音一落,窗台之上,便出现了一只灵雀。

此刻那只灵雀很是焦灼地拍了拍翅膀,然后在看到屋子里的人的时候,一下子住嘴了。

谁能告诉可爱又帅气的它,为什么主人连衣服都没有穿好,就在光天化日之下,坐在这里?

主人不是很严谨的一个人吗!

怎么衣服的扣子掉了都不换的?

灵雀有些傻眼,它看着看着,然后有些不好意思地用自己的翅膀捂住了小眼睛。

主人真的是太美了,连它这只鸟都有被诱惑了。

要是这个样子的主人出去,恐怕圣纳城那群女人,都会扑上来吧。

想到这里,灵雀又微微移开了自己的翅膀,然后偷眼看着面前的白衣男子。

“再看,就把你炖了吃。”就在灵雀看得不亦乐乎的时候,忽然,屋子里响起了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

听到这句话,灵雀吓得一下子从窗台上跌了下来,连翅膀张开的时间都没有,就那样脸朝地,摔了个狗啃泥。

“哎哟,我的老腰。”灵雀居然还十分人性化的说出了这么一句话,它哼哼两声,才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很乖巧地闭上了眼睛,说道,“主人,你看我,现在没有看吧!”

闻言,容瑾淮瞟了一眼这只自从他出生就跟在他身旁的小东西,勾了勾唇,一笑:“你想看也看不了了。”

“啊?为什么?”灵雀这个时候张开了双眼,然后茫然地看了自家主人一眼,却发现先前还有些凌乱的衣裳,此刻已经被整理好了。

一丝不苟,连痕迹都没有。

“说吧。”容瑾淮伸出手来,示意灵雀过来,然后偏头问道,“圣纳城发生了什么事情?”

灵雀欢快地叫了一声,然后张开翅膀,扑腾几下,就飞到了白衣男子的肩膀上,它很是舒服地站在那里,小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还是这里舒服啊……

然而,没等它享受多久,灵雀忽然感觉自己尾巴上的羽翎被揪掉了一根,顿时痛呼一声,眼里含泪,它控诉道:“主人,不带你这样欺负我的!”

主人实在是太坏了!

话说主母不都回来了么?

怎么主人还这么蔫坏蔫坏的?

这不科学啊!

想到这里,灵雀才问道:“主母呢?她没跟主人你在一起吗?”

显然,那一声“主母”很得容瑾淮的欢心,他微微眯起眼,连带着先前冰冷的神色都暖了几分。

“去修炼了。”他淡淡地说道,“她现在的实力,还是有些弱。”

如果让四灵学院的学员们知道,他们一直崇拜的云歌师姐,被这么说的话,一定会群起反之。

他大爷的!

他们的云歌师姐明明很强好不好!

一人撂翻了天地帮所有人呢。

“主母现在什么修为了?”灵雀问道。

“魂阶八段。”容瑾淮扬了扬唇,“应该快要突破魂阶九段了。”

“是有些弱了。”听到这句话,灵雀赞同地点了点头,“幸亏主母回来之后,出现在人族,若是兽族的话,恐怕根本无法自保。”

它一直跟在主人身边,自然也知道昔年的那一场战役。

以凤青璃圣阶的修为,到最后都要用以身祭剑的方法,才能保全了其他人和主人。

魂阶的修为,确实有些不够看啊。

“她才修炼了四个月不到。”容瑾淮蹙了蹙眉,然后一巴掌把站在他肩头的灵雀拍了下去,“你觉得她现在就能到圣阶?”

灵雀被这一巴掌拍晕了,它“吧唧”一声,又是脸朝地,再度摔了一个狗啃泥。

它真是造什么孽啊!

明明知道主人听不得别人说一句主母不好,它居然还这么说。

虽然是认同主人的话,可听在他耳里,肯定不乐意了。

“哇四个月都不到诶!”灵雀觉得自己应该换一个说话方式,它由衷地赞叹道,“主母可真是个天才。”

“嗯。”听到这句话,容瑾淮将地上的灵雀捡了起来,然后很满意,“毕竟是你主母。”

灵雀:“……”

它算是明白主人这喜怒无常的性子是怎么来的了。

就是被主母惯出来的啊!

真是要命!

灵雀耷拉着脑袋,很是丧气。

“对了,你方才说,圣纳城发生了什么事?”这时,容瑾淮才想起灵雀来这里的目的。

圣纳城一直很平静,到底是什么事情,小灵才回来找他?

眸中的墨色深了几分,依稀可以看见,瞳底有着浅浅的金光在流转。

“哦哦哦对,是发生了事情!”灵雀用翅膀拍了拍脑袋,它也才想起自己还有着重要的事情。

“主人,你必须得赶紧回圣纳城一趟。”灵雀的口吻很是严肃,它一字一顿道,“否则,就可能来不及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神色微微一变,但神态依旧闲适自若,声音淡淡道:“到底是什么事情?”

难道……

灵雀犹豫了几秒,在确定这里不会有什么隔墙耳朵的时候,它才爬到白衣男子的耳边,悄悄地说了一句话。

将事情简单的描述了一下,它缩了缩脖子,说道:“大概就是这样了。”

在听完灵雀的叙述之后,容瑾淮墨色的眸子,在这一刻倏地变成了金色,金色的光芒浓烈得耀眼,让人无法直视他这一刻的风华。

下一秒,一股极为强悍的威压从他的身上磅礴而出,连周围的空气都凝固了几分。

他坐在那里,王者的气势浑然天成,不需要有任何的动作,就让其他人甘愿俯首称臣。

灵雀的脸色白了几分,显然,这个威压也让它也感受到了不舒服。

真的是太可怕了。

上次主人这么生气,还是在很久以前吧?

“主、主人,你……”灵雀刚说出这么几个字,下一秒,令它恐惧的威压,就全部散去了。

“呼哧呼哧——”仿佛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捡回了一条性命,灵雀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两只小爪子朝天,露出了小肚皮。

静悄悄的屋子里,有人微微地冷笑了一声,带彻骨的寒意,足以冰冻三千之里。

“看来,我还是太久没有掌管族事……”容瑾淮平静的表情看不出喜怒,但只要是熟悉他的人,就知道此刻的他处于暴怒的边缘。

他抬眸,望了一眼东边的天空,微微扯唇:“久到他们都忘了,原来我掌管的时候,是个什么样的行事风格了。”

这一句话说得轻轻柔柔,没有丝毫的杀伤力,但灵雀却从这句话中,听出了让人胆颤的杀伐之气。

主人的行事风格啊……那可真的是当时圣纳城的一大噩梦。

杀伐果断,雷厉风行。

当时,诺兰·格兰德之名,让整个圣纳城的龙人,闻风丧胆。

想起当年主人做的那些事情,灵雀不由唏嘘一声。

当年圣纳城就有传闻说,主人会成为龙族最出色的王。

只可惜……在经历了那件事情之后,主人也渐渐消沉了,否则……

否则现在的龙族,怎么可能这么动荡啊。

“是该回去了。”容瑾淮缓缓地起身,黄金瞳冷漠无比,但又神圣风华,“我也想看看,他们到底,想玩什么花样。”

说完之后,白衣男子的双手抬了起来,然后猛地一拉,就扯出了一道口子。

待到身影完全没入那道缝隙之后,口子才缓缓合上。

重归于平静。

灵雀用翅膀挠了挠头,嘀咕一声:“果然主人在遇到这种事情的时候,就会暴怒不已。”

“唉,没办法,谁让他们做的确实太过了呢。”

嘀咕完之后,灵雀准备拍拍屁股走人了,然后没飞几下,就感觉到了不对。

它的主人哟!

为什么破碎虚空的时候,不把它也带上?

它只是一只鸟,又碍不上什么事情!

好气!

等它回去之后,一定不理这个眼中只有主母的人了。

然而虽然这样想着,灵雀也是无可奈何,只好重新张开翅膀,朝着卡撒大陆的方向飞去。

风云……要起了啊。

……

这边,卿云歌并不知道她离开之后,还发生了那么大的一件事情。

她现在心心念的,全都是那部圣品玄诀《朱雀于飞》,因为修炼了《朱雀于飞》,她才能提升自己的实力。

一方面,自己确实需要更高的修为,来保护卿家,保护爷爷,让娘亲和他们一家人团聚,杀掉那些陷害她父亲的人,灭了赫连一族。

而另一方面……

卿云歌抬手抚上了自己的左胸膛,那里沉睡着她的心脏。

她能感受到,她的心在跳动。

只有达到更高的阶级,她才能和那个人比肩啊。

既然确定了自己的心意,那么也就不要扭扭捏捏了。

当时,她因为的确不明白什么是喜欢一个人,专门去问了易染染。

易染染是这么说的。

“喜欢一个人,就像时时刻刻地和他待在一起,一分一秒都不想分开,看不见他的时候,心都会空掉。”

“喜欢一个人,会因为他哭和笑,他难过的时候,你也会跟着难过,他开心的时候,你也会一起开心。”

“喜欢一个人,会很自卑,觉得他什么都好,自己却什么都不好。”

是啊……

虽然她一直在说再也不要理他,可是,她确实时时刻刻都想看见他,当时的她还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

他在烈焰山脉消失的时候,她当时只感觉自己的心都空掉了,像是缺少了什么。

而他回来的时候,看见他好端端地在她床上躺着的时候,她才知道,她缺少的是什么。

是他。

她先前不确定,是因为不知道喜欢是什么。

但知道之后,她就确定了。

原来,这是喜欢。

她很喜欢他。

昔日与容瑾淮相处的点点滴滴,此刻很清楚地浮现在脑海里,如同电影一般,重新播放了一变。

卿云歌忽然发现,他的眉眼,他的气息,他的话语,此刻她都记得一清二楚。

可是,她知道,她记性是很不好的。

能将一个人记得这么深,应该是喜欢了。

但也是因为喜欢,她觉得,现在的她,是弱了。

卿云歌虽然不清楚容瑾淮的修为究竟是多少,但心里也有一个模糊的预感,他的修为,绝对很高很高,也许……很有可能,跟四灵学院的院长,都在同一个水平线上。

这样的他,实在是太过耀眼了。

就像是夜空中最璀璨的那颗明星,星光将整个世界都照亮了。

虽然不想承认,卿云歌却知道,现在的她,是配不上他的。

但是没关系啊,她的路还很长,他可以等,她也可以慢慢地成长。

总有那么一天,她会赶上他的。

即使那一天离着现在很遥远,她也愿意为了那一天而努力。

忽然,在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后,卿云歌的脑海中,又浮现出了两个白色的身影。

他们并肩而立,目视前方。

她甚至听见,那两个人在轻声细语的交谈,她还将那几句话,听得清清楚楚,一个字都没有错过。

先是清清淡淡的男声,后是轻灵空幻的女声,两个声音都带着笑意。

“等到事情完了之后,我们就去云游四海吧?你想去哪儿?”

“天涯海角,跟我走吗?”

思绪再度一晃,那些画面又如泡沫一般,消失不见了。

怎么回事?

她的脑海里,怎么老有不属于她的记忆?

卿云歌蹙了蹙眉,抬起手来,揉了揉太阳穴,想要将那种眩晕的感觉从脑子里排出去。

难道,有人对她用了精神系玄诀?

类似当时在幽冥森林里,紫冥对她用的梦魇咒?

倒是有这个可能。

卿云歌警觉地扫视了一圈周围,发现没有什么异常,才放下心来。

看来是因为自己最近太过疲惫了,才会产生那样的幻觉。

都怪那个腹黑的世子!

让她这几天的心都乱了不少。

虽然最后终于确定了下来,但是也是费了不少神。

不过……卿云歌哼哼两声,即便她现在明白了自己的心意,但也不会让那个腹黑的家伙那么容易就追到自己。

先前那样调戏她,她都没有计较,以后可不会那么容易了。

卿云歌瞅了一眼身旁的明焰,然后忽然想起明焰当时给她说,容瑾淮早就有夫人了。

这就说明,她不是第一个?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眼皮跳了跳,心情极其的不爽。

先前听他左一个夫人,右一个夫人,唤得那么亲切,居然还敢有别人?

靠!

这个不行,等她学完《朱雀于飞》,一定要好好地回去逼问他。

要是真的在她之前还有别的人,别说机会了,鸡腿都不给。

想追本姑娘?

下辈子吧。

几番的思绪斗争之后,卿云歌已经跟着明焰来到了朱雀殿。

穿过学员们日常修习的殿堂之后,她们来到了朱雀殿后的一座空落落的庭院。

“小丫头,我就不进去了。”明焰忽然停下来脚步,她语重心长地说道,“我听阿影说你得了朱雀大人的传承,那么想必《朱雀于飞》你也学得了。”

顿了顿,声音很是沉重:“自从我掌管朱雀殿这几百年来,就没有人能将《朱雀于飞》成功地修炼出来,所以小丫头,你一定不要让我失望啊。”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先是沉默了一下,旋即浅浅地笑了笑:“放心吧,明焰殿主,云歌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的。”

她知道明焰在担心着什么,无非是一个月后的四殿大比。

朱雀殿式微已久,一直被其他三殿压着,就是因为没有人能修炼得了《朱雀于飞》。

圣品玄诀就算是十大玄法世家之中都不一定能有,在拍卖会上也是有价无市的东西,可想而知其珍惜程度了。

不是没有人想尝试修炼《朱雀于飞》,可惜的是,他们都无法修炼罢了。

“快到四殿大比了。”明焰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看向红裙少女的目光有些欣慰,“我也不求你能夺得什么好名次,只希望你能在四殿大比之上,保全性命便好。”

明焰十分了解元雷的性子,她知道,这个小丫头将那位白虎殿殿主得罪的极深,以元雷的性子,必然不会放过小丫头,说不定就会暗使白虎殿的学员,在四殿大比上下杀手。

她是不会让这件事情发生的,绝不。

闻言,卿云歌的身子震了震,这才望向了那个红发女人,她看到女人的脸上只有担忧,没有其他神色,心中不由地暖了几分。

“我不会死的,殿主大人。”她用一种很认真的口吻说道,“不仅如此,我还会让朱雀殿拿到第一的名次。”

因为那次在南淮城与凰溟的那一战,她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修为即将突破魂阶八段,而且只要再进入玄灵塔第八层一次,她便可以突破冥阶的大关。

可是她没有这么做。

因为四殿大比乃是殿与殿之间混战的模式,魂阶的人一个战场,冥阶的人一个战场,各不干扰。

朱雀殿的顶尖实力太过薄弱,冥阶也只有易染染一人罢了,而魂阶……

魂阶的学员们虽然很多,但是都是魂阶初期,甚至,还有幻阶九段的人。

若是卿云歌突破到了冥阶,确实会让易染染轻松不少,但是魂阶的比试,便会彻底输掉。

所以,在这个时候,卿云歌没有选择突破,而是准备等到参加完魂阶的比试,再进行突破。

但是,玄力到了一个充盈度,便会自己突破,所以不管卿云歌再怎么压制,也无法压制住。

所以,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明焰因为红裙少女的那句话而有些怔愣,久久都没有回过神来,半晌,她才笑了起来,拍了拍少女的肩膀,道:“有你这句话,我就很开心了。”

说完之后,明焰忽然促狭地眨了眨眼,她撞了撞红裙少女的胳膊,八卦道:“话说,我敲门之前,你和容瑾淮在做什么呢?怎么我觉得他心情不是很好啊?”

虽然她已经猜到了几分,但还是想确定一下。

闻言,卿云歌的身子一僵,白皙的面庞上浮起了淡淡的绯色。

“咳咳,什么事都没有。”她干咳了几声,解释道,“我们就是在聊天,在聊天。”

“嗯,我懂。”明焰的眼神有些意味深长,她呲着牙笑了起来,“盖着棉被纯聊天嘛,我都懂。”

卿云歌:“……”

真的是造孽!

这位朱雀殿殿主也实在是太八卦了吧了!

难怪染染姐会是那样的性子。

“明焰殿主,你想多了。”卿云歌扶了扶额,有些无语,她又重复了一遍,“真的什么事都没有。”

“小丫头,你这么嫩的道行,就别再我眼前瞎晃悠了。”明焰摆了摆手,她一脸暧昧,“肯定是你们俩准备进行房事的时候,被我给打断了吧?”

顿了顿,声音压得更低了一些:“当时容瑾淮什么表情?给我形容形容?是不是一脸吃了苍蝇的表情?”

卿云歌:“……!”

靠!

这种话也能这么明目张胆地说出来?

殿主您好歹也是个活了几百岁的人了吧?

怎么跟个年轻人一样,这么有活力?

不过……容瑾淮当时是什么表情,她还真的没注意。

但从他后来的反应来看,貌似……真的可能是吃了苍蝇那种感觉。

噗!

想到这里,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

如果换成她是容瑾淮的话,估计恨不得把明焰扒皮抽筋。

还真是遗憾,为什么她当时没有注意一下他的表情?

一定很有趣。

“小丫头你那一脸荡漾的笑是怎么回事?”明焰有些诧异,不明白为什么先前还一脸严肃的红裙少女忽然笑了起来。

“咳咳咳!”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立马敛了笑意,然后咳嗽了几声,颇为无奈,“您用荡漾这个词是不是有些不好?”

“没什么不好啊。”明焰毫不在乎,“小丫头你是没有照镜子,所以你不知道,你刚才的表情,像是把一个人扒光了在看。”

卿云歌:“……”

还有这种形容?

从笑里也能看出一个人的想法?

可是她真的冤枉了有没有,她只是觉得很好玩啊,她什么时候想把容瑾淮扒光了?

她才不是为色所迷的人!

“行了行了,小丫头,我不打趣你了。”明焰也觉得自己的玩笑开的有些过了,她立马转移话题,“你赶快进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麻烦明焰殿主了。”卿云歌也不想再把这个话题进行下去,于是点了点头,就朝着石碑林里面走去。

鬼知道若是再进行下去,这位朱雀殿的殿主,又会说出什么话来。

石碑林里静悄悄一片,树林阴翳,只有红裙少女的脚步声和呼吸声,她很有目的性,朝着深处走去,直到来到了那块最大的石碑之前,才停住了脚步。

望着那块空无一字的石碑,卿云歌蹙了蹙眉。

由于这一届进入朱雀殿的学员极其的少,又只有卿云歌一个人是火系玄力,所以这一次学习《朱雀于飞》,也只有她一个人。

而按照明焰殿主所说,这块石碑就是刻有《朱雀于飞》的地方。

如果想成功地修炼《朱雀于飞》,必须先把这块石碑唤醒才可以。

但是,怎么唤醒呢?

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然后将自己的右手贴了上去。

贴上去的瞬间,耀眼的红光,冲天而发,直入云霄之中,染红了大半边的天。

与此同时,石碑林外。

“哎,真是让人操心。”见到红裙少女已经进去了,明焰索性一盘腿,在石碑林外坐了下来,然后掏出一把瓜子嗑着,一脸忧心忡忡,“小丫头就这么被那个腹黑的家伙骗走了,万一以后被吃抹干净可怎么办?”

一边想着,一边嗑瓜子,思索着如何让小丫头甩了那个腹黑的家伙的方法。

而孰不知,这一刻,有一双眼睛,也在注意着朱雀殿石碑林的动静。

目标,正是进入到石碑林中的红裙少女。

只不过,明焰和卿云歌,都不知道罢了。

------题外话------

亲不着,就是亲不着!哼哼!

追妻之路还是漫漫!

云哥是不是反差萌哈哈哈哈哈。

啊啊啊章节名每次都要想好久。

最近考试能把人考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