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当年真相,真是不乖(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除了明焰,石碑林外,还有两个人。

两人站在那里,周围被一团淡淡的黑雾笼罩住。

因此,明焰并没有发现,所以依旧在那里嗑着瓜子,等待着卿云歌成功学习完《朱雀于飞》,然后出来。

在明焰掌管朱雀殿之前,曾经还是有人成功地学习了《朱雀于飞》,只不过,据校史记载,学习完《朱雀于飞》后,会有几个时辰的虚弱期。

也是因为这个原因,明焰在会在这里等着,她实在是有些不放心,万一小丫头出来之后,被什么人打劫了可怎么办?

然而,不光是明焰知道这一点,其他殿主,也是知道的。

那被黑雾所包裹的两个人中,有一个,正是白虎殿殿主元雷。

此刻他的鹰眸紧锁住石碑林的入口处,脸色阴沉无比。

而在看到那道冲天而起的红光时,瞳孔忍不住地收缩了一下。

他当然知道那意味着什么,毕竟白虎殿也有着同样的传承玄诀。

这个女娃子还真是好命,竟然真的得到了《朱雀于飞》的认可,看来今天自己的决定并没有错,若是再迟一阵子,恐怕就下不了手了。

“元雷殿主不是说要等到四殿大比之后在动手么?”他身边的人瞟了他一眼,慢悠悠地开口,“怎么如今,这么早就开始了?”

“我等不及了。”听到这句话,元雷的脸色又沉了几分,“这个女娃子的修炼速度,实在是太可怕了,两个月都不到,就从幻阶到了魂阶高段,此等修炼速度,我还是闻所未闻。”

“哦?”身旁的声音依旧不紧不慢,甚至还带了几分笑,“所以元雷殿主今个儿就把晚辈叫来,准备动手了?”

“难道玉染你不想多一个这么好的实验品么?”元雷反问,“你前阵子不才和我说,需要大量的半兽人么?”

“我自然是想的。”另一个人正是梦玉染,他挑了挑秀气的眉宇,阴柔地笑了笑,“可是元雷殿主又如何在不暴露身份的前提下,将那个丫头给掳走呢?”

顿了顿,他透过黑雾,看了一眼坐在石碑林前的红发女人,又是一笑:“据晚辈所知,这位朱雀殿殿主的实力似乎还在元雷殿主之上吧?”

闻言,元雷的神色骤然一变,他恨恨地看了一眼坐在那里的红发女人,才说道:“我是不如她,但现在,这里只有她一个人,可我们是两个人,难道还怕一个明焰?”

“两个人?”梦玉染似乎有些疑惑地挑了挑眉,他意味深长地笑了笑,“不,我们两个人,还是远远不够的。”

“不够?”元雷不由地嗤笑了一声,“玉染你未免把那个女人看的太高了。”

“我从来都不轻敌。”梦玉染毫不在意地笑笑,“朱雀殿殿主咱们两个人自然是够的,但是,元雷殿主你可别忘了,四灵学院的院长,和朱雀殿殿主的关系,匪浅啊。”

元雷一下子沉默了,虽然他不想承认,可事实却是如此。

他们其他三位殿主和院长之间的关系,都不如明焰来得亲切。

如果不是影溶月向来孤身一人,什么家人都没有,他几乎要以为明焰那个女人是影溶月的妹妹了。

她还真是好运!

不仅修为比他高,和院长的关系也比他好。

“所以……”梦玉染抬头,望着一个方向,阴柔一笑,“我们还需要另一个帮手,来替我们打掩护。”

“谁?”听到这句话,元雷警觉地问道,“阿离?”

除了赫连笙离,还有谁知道人兽杂交的实验?

“她这段时间回到朱雀国去了,大概在准备日后的战事。”梦玉染轻轻地摇了摇头,“毕竟她和玄武国太子约好了,要改变世俗皇朝四分的格局,我也不能干涉。”

“不是阿离,那是谁?”元雷迷惑了。

以他这个后辈那么谨慎的性子,是不会把这件事情告诉那些外人的。

梦玉染还未答话,便在此时,两人的前方又传来了一道声音,声音柔柔,语气十分的恭敬:“梦大人唤裳儿前来,可是有事要吩咐?”

声音一落,一个身穿白衣的女子缓步而来,她的脸色素白如雪,看起来娇弱无比,就像狂风中的一颗柳树,摇摇欲坠。

“是你?”看到来人,元雷的眉头皱了起来,“你来这里做什么?”

他记得很清楚,正是这个学员,给他提了那个把朱雀殿灵河灌顶的名额抢过来的建议,也导致他被卿云歌和拟素狠狠地羞辱了一番。

因此,元雷很不待见她,但是莫名其妙的是,虽然他不待见,却也讨厌不起来,真是奇怪。

按理说,这么弱的一个学员,是不配进白虎殿的。

可是奈何她有着白虎殿的资格勋章,按照规定,元雷必须要让她进白虎殿。

来人正是曲绫裳,她听到元雷这么一句话,有些委屈地咬了咬唇,但并没有说话,而是看向了一旁的阴柔男子,像是在等着他为她来解这个围。

然而曲绫裳没料到,梦玉染也是皱着眉头看着她,然后声音有些冷:“怎么回事,你现在怎么只有魂阶二段?”

“裳儿,裳儿……”曲绫裳的眼圈直接红了,随时都有可能哭出来,她咬着嘴唇,原本素白的脸此刻更是白了几分。

看到这一幕,元雷冷哼一声,想要训斥,却发现在对上白衣女子的双眸时,竟然狠不下心来,于是只能别过头去,不看着碍眼的人。

“行了,在我面前你还装什么?”梦玉染却是不耐烦了,他直接伸出手来,捏住了曲绫裳的下巴,“别忘了,是谁帮你把云家的少主弄到手的。”

“嗯?我的小魅魔?”

声音虽然轻柔,但却给人一种十分阴森的感觉

此话一出,元雷的身子霍然一震,他猛地看向了曲绫裳,失声道:“你是魅魔?”

这一届学员里竟然还有来自暗黑之域的恶魔一族?

而且竟然连院长都没有发现?

简直不可思议!

元雷十分清楚影溶月的实力,除了九大守护者,还没有任何一个九族的智慧生命可以在她面前隐匿气息,哪怕是魅魔之首,都不一定有这个能力。

可眼前的这个白衣女子应该不过是魅魔一族的雏儿,怎么可能这么完美的把自己隐藏起来?

而听到梦玉染那句话,曲绫裳的身子轻轻地颤抖了一下,然后整个人就不受控制地开始反生变化。

白色的衣服缓缓地变成了紧身的黑皮衣,耳朵也开始变尖,甚至,还长出了一条长长的尾巴。

与此同时,她的面容也发生了变化,不再是先前的清水佳人,而是妩媚的妖女。

前凸后凹,性感诱人。

真的是魅魔!

看到这一幕,元雷蓦地睁大了鹰眸,有些不可思议。

如果不是她自曝身份,他根本看不出来她就是魅魔。

“梦大人让我不再装,那我就不装好了。”曲绫裳感觉自己的下巴处传来一阵阵疼痛,她隐忍着开口,声音低柔,带着丝丝的蛊惑之感,“所以梦大人可以把我放开了么?”

“哼。”听到这句话,梦玉染一把甩开了手中的小魅魔,像是碰到了什么脏东西,他从衣襟里掏出一块手帕,然后将自己修长的手指擦拭了一番。

他漫不经心地说道:“我不都将你把真正的云景困住了么?怎么,对待一个傀儡,你还没有成功?”

顿了顿,他幽深的眸子中划过一丝狠戾:“还是说,你爱上他了,所以舍不得?”

“梦大人这可就错怪我了。”曲绫裳恢复成魅魔之身后,一字一句,都让人感觉魅惑无比,她轻轻地撩了撩自己的头发,妩媚一笑,“云景虽然是云家的少主,也算得上是人族的天才了,可是对我来说,他还远远地不够。”

元雷在一旁听着,越听越迷惑,什么叫把真正的云景困住了?

难道现在的云景是个假的吗?

“玉染,怎么回事?”元雷百思不得其解,“云景那个小子是什么情况?”

“此事说来倒也话长。”梦玉染瞟了一眼曲绫裳,才慢悠悠地说道,“至于事情的真相,还是让我的这只小魅魔来告诉元雷殿主你吧。”

闻言,元雷的目光这才放到了曲绫裳的身上,鹰眸中带着探究之色。

曲绫裳勾唇一笑,属于魅魔的那份天然的诱惑之感,在她身上完美地展现了出来。

反正元雷也不是什么外人,她索性就直接托盘而出了。

接近云景,确实是为了报复慕月。

可是曲绫裳万万没想到,她无论施展什么魅惑的功夫,云景都对她不理不睬,甚至她脱光了衣服站在他的面前,他依然没有丝毫地反应。

一个人类怎么能抗拒一个魅魔的诱惑?

除非他心有所属,情很坚定。

但是,依据曲绫裳先前的经验来讲,人类的感情都是很容易就破裂的。

也不是没有那些嘴上说着要跟妻子同生共死的男人,可是到最后,都会在生死边缘,抛弃自己的枕边人。

而且,更有甚者,为了一些利益,可以亲手杀掉他的妻子。

如此种种,曲绫裳早就见怪不怪了。

所以最开始的时候,她对于云景,是势在必得的。

可是最后的最后,曲绫裳发现自己失策了。

因为她根本无法让这位云家少主的目光落在她身上一分半点,云景的目光,全部都集中在另一个人的身上。

那就是她一直想报复的慕月。

她看见云景小心翼翼地护着那个蓝裙女子,素来冰冷的眉眼之间,是难以掩饰的柔情。

她看见云景为了那个蓝裙女子,可以抛下一切家族事务,只要慕月一有事,他便会立即来到她的跟前。

她还看见云景将自己的神魂分离出来了一缕,制成了一枚项链,当做生辰贺礼,送给了慕月。

神魂之誓,生死相随。

曲绫裳还是头一次见到,一个男人,可以为了一个女人,做到这个地步。

神魂一旦有缺陷,是很容易被夺舍的。

但云景为慕月做的,远远不止这些。

她还看见了很多很多,可是越看,她心里就有一种名为“嫉妒”的情绪慢慢地滋生着。

她讨厌慕月,所以想把她最重要的人抢到手。

但是,她用尽了一切方法,都无法让云景拜倒在她的裙摆之下。

就在她打算放弃了的时候,梦玉染,找到了她。

梦玉染说,他在进行人兽杂交的实验,需要各个种族豢养的玄兽,用来提升实验的广集度,只要她能够从暗黑之城给他弄几头暗系玄兽来,他就会帮她一个忙,只要是他能做到的,就可以。

曲绫裳觉得,她的机会来了。

她身为魅魔,虽然活得不久,但也是听过几千年前那一场九族之战的。

她也知道人兽杂交出来的半兽人,是暗兽人最得力的军队。

虽然她只是魅魔一族中的雏儿,地位不高,但是几头暗系玄兽对她来讲,还是很轻松的。

于是,她答应了梦玉染的要求,回到暗黑之域,弄来了十几头暗系玄兽,其中就有和梦玉染结合的一头超神兽——暗黑魔神虎。

为了能得到这头玄兽,她差点命丧于魔渊之中,但幸好,她成功地活着回来了。

她将这些玄兽交给了梦玉染,然后便告诉梦玉染,她想让他帮她的忙。

得到云景。

梦玉染虽然有些诧异,但也没有多问。

因为暗兽人一族有着很多的禁忌玄诀,甚至,一些禁忌玄诀连九大守护者都没有听过,这其中一个玄诀,就是将人的神魂封锁在他的身体里。

神魂若是被封锁住了,那么这个人就会变成无意识的傀儡。

换句话说,这个人,不再是以前的那个人了。

曲绫裳先是去找云景,告诉他,如果他不和她吃一顿饭的话,她便会派人杀了慕月。

即便云景是有些不信这些话的,但是他也不能让慕月出那个万一,于是便赴了这约。

然而,因为全身心都放在了慕月的身上,云景根本没有料到,这场约定,是个陷阱。

梦玉染和阿诺德早就埋伏了起来,在云景警惕心最为松懈的那一刻,出手了。

云景纵然修为在同龄人之间排在前列,可是也不是三个人的对手。

他因为早年用一缕神魂做了项链送给了慕月,所以神魂有着缺陷,根本连抵抗的能力都没有,就被封锁住了。

在这之后,云景就变成了一具傀儡,因为真正的云景,被封在了身体里的最深处,永远都出不来。

曲绫裳让这具傀儡做什么,他便会做什么,所以在外人看来,根本没有什么区别。

因为身体是一样的,里面的神魂不见了,又有谁能知道呢?

所以慕月不知道的是,那个将她一剑穿心的人根本不是她深爱的那个人,而是一具被控制了的傀儡。

她更不知道,她深爱的人,已经消失在了这个世界上。

她也不知道,她心心念念的人,其神魂永远都无法出来了。

神魂被锁这种事情,九族之中几乎没有,所以没有人往这个方面想,他们只当是云景变了心。

男人变心,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

慕月也自然是这么想的。

虽然不想相信十几年的感情能这么轻易地就转变,可事实在面前,她也不得不信了。

也许,早在被剑指心脏的时候,慕月就已经彻底死心了。

她依然很爱云景,可是,她已经不喜欢他了。

她可以为了他去死,但无法再和他携手并肩。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回得了过去,回不了当初。

太痛了,所以才要放手。

曲绫裳当然不会告诉慕月,现在的云景根本不是云景,她还没有彻底地报复慕月。

等到她报复够了,自然,会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慕月。

想必那个时候,慕月的表情,一定很精彩吧?

她忽然有些迫不及待了。

曲绫裳将事情的经过讲完,得意地挑了挑眉,她现在真的是畅快不已。

让慕月那个贱女人当初用那种悲悯的眼神看着她,她现在可算是报复回来了。

真是痛快!

对于此事,梦玉染显然早就知道了,他只是耸了耸肩,轻挑一笑:“你可还真是卑鄙啊。”

“都是梦大人教得好。”曲绫裳也是一笑,眉眼间满是狠戾之色。

元雷虽然是头一次听说这段往事,但他也没有多大感触,只不过有些震惊。

因为他还真没发现,云景只是一具傀儡。

暗兽人竟然有着如此威力的玄诀,怪不得昔年连兽族的三大王族都无法抵抗,必须得制造出混沌灵器,才可以将暗兽人驱逐到九族之外。

“所以现在云家那个小子是个傀儡?”元雷忍不住问道,“那么他被封锁住的神魂呢?永远无法出来?”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和曲绫裳对视了一眼。

还是梦玉染开口解释了:“倒也不是无法出来,只不过出来的难度大了一些,基本上是没有可能的。”

“暗兽人果然厉害。”元雷啧啧出奇,“连封锁神魂的秘技都有,我还真的想见一见你关起来的那个暗兽人了。”

“来日方长。”梦玉染微微一笑,“日后有的是时间,让元雷殿主见识一下暗兽人的威力。”

元雷点了点头,很是满意。

曲绫裳是见过阿诺德的,她想了想,说道:“我很奇怪,明明暗兽人在最开始的时候也是兽人的一份子,为什么会变成那个模样?”

“这些不是你要考虑的事情。”闻言,梦玉染的笑容在瞬间敛去,唇边是化不开的冰寒,他的声音也沉了下来,“所以,现在你能告诉我,为什么你的修为还是那么的弱了么?”

曲绫裳听着这冰冷无比的语句,不由地打了一个寒颤。

在梦玉染面前,她总是感觉十分的难受,不知道是不是因为他跟暗兽人呆久了的缘故,身上的黑暗气息越来越浓,让她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梦大人有所不知。”曲绫裳强压下内心的恐惧,声音微弱道,“本来我现在至少也能到魂阶中段了,可是因为一个人,在灵河灌顶的时候,她抢夺了原本属于我的能量。”

顿了顿,又补充道:“所以我现在才这么弱。”

“灵河灌顶的能量还能抢夺?”闻言,梦玉染有些不信,他看向了一旁的元雷,眸中带着探究之色。

元雷点了点头,说道:“按理说是不能抢夺的,但是若是有人修炼了有着吞噬功能的玄诀,便可以将他人的能量给吞噬掉,从而丰盈自己。”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看向了曲绫裳,声音沉沉:“那个人是谁?”

居然会有学员如此大胆,抢夺其他人的能量?

简直是放肆!

“元雷殿主也认识。”曲绫裳感觉机会来了,于是连忙说道,“就是那个朱雀殿的卿云歌。”

她咬牙切齿地说道:“她把属于我的能量全部抢走了。”

闻言,元雷的神色果然沉了下来,他鹰眸中的杀意更重了:“又是她?看来,早在入学考核的时候,本座就应该把她给解决掉。”

那个女娃子,还真是他们白虎殿的克星!

“只可惜,现在卿云歌的实力太强了。”曲绫裳垂下了睫羽,声音恨恨,“就算加上云景,我也不是她的对手,而且……”

说到这里,她顿住了,欲言又止。

“而且什么?”梦玉染来了兴趣。

“而且她的身边,还有一个十分强大的男人在保护着她。”曲绫裳握紧了柔荑,眸中喷火,“我根本下不了手。”

“强大的男人?”听到这句话,梦玉染微微地沉思了一下,“长什么样?”

“梦大人应该知道那位传言中的第一世子吧?”曲绫裳斟酌了一下,“就是他。”

“第一世子?”梦玉染冷笑一声,“他也能被称得上强大?”

他自然听说过容瑾淮的大名,可他身为梦家的少家主,根本没有把这个世俗皇朝出身的人放在眼里。

虽然他也知道,那位第一世子的实力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但他并不在乎。

他现在已是半兽人之体,加上暗黑魔神虎的威力,灵阶的人都可以一战,莫说第一世子了。

“自然是比不过梦大人的。”曲绫裳讨好地说道,“毕竟梦大人可是人族年轻一辈的第一人,区区一个第一世子,比起梦大人,还是差得远了。”

“马屁倒是拍得挺响。”梦玉染依旧冷笑,“所以,你又看上了那个第一世子?”

曲绫裳一愣,没想到自己内心的想法这么快就被眼前的人给看透了,她只好点了点头,道:“是的,还想请梦大人……”

“又想让我帮你?”曲绫裳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梦玉染打断了,他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她,“可是这一次,你拿什么跟我换?”

“我……”闻言,曲绫裳咬了咬牙,思索了很久,她才下了决定,“只要是我能做到的事情,都可以。”

她抬起头来,暗紫色的眸中满是*:“只要梦大人能帮我得到他。”

“你能做的事情?”梦玉染瞟了她一眼,然后沉思了几秒,抚掌笑道,“我这里还真有一件事等着你去做。”

“梦大人请说。”曲绫裳的眸中划过一丝诧异,为什么她觉得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和元雷前辈要去捉一个人。”梦玉染阴柔一笑,“但是可能会引来四灵学院的院长,所以需要你暴露一下身份,然后去引开那位影院长。”

此话一出,元雷这才明白了梦玉染叫这个小魅魔来得用意,不由地赞赏地看了他一眼:“果然是个好法子。”

以影溶月护短的性子,若是知道这届学员里混进来一个魅魔,肯定会将其追杀到底。

让曲绫裳去引开影溶月,他们的计划便能更顺利地进行了。

明焰一个人,还远远不是他们的对手。

“什么?!”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她平静的表情立马变了,“你在玩我?”

她见过那位院长,自然知道影溶月的本事。

如果不是从阿诺德那里学来了隐匿的本事,她早就被发现了。

现在梦玉染居然让自曝身份,引走影溶月?

这根本就是在要她的命!

“当然,你可以选择不接受。”梦玉染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曲绫裳愤怒的目光,他慢悠悠地说道,“不过呢,我和元雷殿主要捉的这个人,你也认识。”

顿了顿,眸中划过一丝戏谑:“就是那个抢夺你能量的卿云歌。”

“是她?”听到这个名字,曲绫裳的神色微微一变,她低眉沉思了一会儿,才道,“如果你们要捉的人是卿云歌的话,我就同意去做这件事情。”

她知道梦玉染有多么的心狠手辣,也知道他要捉的人,最后的下场一定凄惨无比。

既然他们要捉的人是卿云歌,那就好办了。

她只要一答应,不仅可以除了卿云歌,还可以得到容瑾淮。

一举两得,何乐而不为?

而且,魅魔一族都有一种名为《隐型术》的天赋神通,让她可以在一炷香之内,让自己隐身。

所以逃避影溶月的追捕,也不是不可能。

虽然每施展一次《隐型术》,就会让她元气大伤,但是只要能让她达到目的,也没什么关系。

她相信,只要她再吃掉一个人,不仅会补满她的元气,她的修为也会更上一层楼。

“很好。”梦玉染点了点头,“那么你现在就去玄灵湖,引开影溶月,我和元雷殿主在这里,等着卿云歌出来。”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微微犹豫了一下,才道:“好。”

她先是恢复了原来的白衣装扮,这才离开了石碑林外,朝着玄灵湖的方向走去。

“女性还真是好哄骗。”待到曲绫裳的身影完全消失不见之后,梦玉染轻嗤一声,“说什么她们都会信。”

“哦?”闻言,元雷讶了一讶,“玉染方才是在骗他?”

“骗倒也说不上。”梦玉染摆了摆手,漫不经心地说道,“只不过一旦她完全释放属于她的魅魔气息,很有可能引来守护者。”

“玉染你是说人皇大人?”元雷略略思索片刻,才道,“可是貌似人皇大人已经失踪好久了。”

“不,当然不是人皇。”梦玉染背负双手,望了一眼西边的天空,他幽幽地说道,“我说的,是那位大恶魔啊。”

嘴唇轻轻地勾了勾,扬起一抹意味深长的笑来:“他可不会允许,自己麾下的恶魔做出这种事情来。”

……

没有人知道,此刻影溶月根本不在玄灵湖的小岛之上,而是来到了玄灵塔的第九层。

玄灵塔的第九层依旧空无一物,静悄悄的,寂静无比,仿佛极北的寒夜。

黑衣女子从传送阵出来之后,看到这一幕,皱了皱眉,然后开口:“小蒲?你又跑到哪儿去了?”

“我一直都在啊。”影溶月的身后传来了一个模糊不清的声音,“嘿嘿嘿,阿影,你居然发现不了我了。”

这一句话一落,一个小姑娘从传送阵后走了出来,然后迈着小短腿,蹭蹭蹭地来到了黑衣女子的面前,小手叉着腰,有些得意。

闻言,影溶月有些无奈地看了旧时蒲一眼,她蹲下身来,拍了拍小姑娘的头,道:“你可真是不让人省心。”

“阿影来找我有什么事么?”旧时蒲不好意思地摸了摸鼻子,然后就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个果子,开始啃着。

影溶月的眸子沉了几分,她问道:“你现在一天要吃多少药材?”

“吃多少?”听到这句话,旧时蒲迅速地将手中的果子啃完,想了想,然后说道,“大概是以前的三倍了。”

说完之后,她才像是想起了什么,哭丧着脸道:“怎么办阿影,我现在就吃这么多,以后可怎么办?我要是吃不够药材的话,就会死掉啊。”

哭声越来越嘹亮,小姑娘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边哭边嚎:“我要是死了,就辜负爹爹的厚望了。”

“别哭别哭。”影溶月有些头疼,“小孩子家家,说什么丧气话。”

“我才不是小孩子。”旧时蒲果然不哭了,她嘟着嘴,嘀咕道,“我都已经活了几百年了。”

语气又低落了下来:“爹爹也走了几百年了。”

“好了,别难过了。”影溶月轻轻地摇了摇头,“只要有了九叶灵魄,你就不会吃那么多药材了。”

“可是九叶灵魄很难找啊。”旧时蒲闷闷不乐道,“等找到的时候,我说不定已经死了。”

然而,话音还没落,小姑娘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盒子。

“打开看看。”影溶月抬头示意。

“什么东西?”旧时蒲有些疑惑地看了黑衣女子一眼,然后将盒子打开来,等到她看到盒子里的东西时,不由瞪大了眼睛,吃吃道,“九叶灵魄?!”

“不错。”影溶月微微一笑,“你不用再吃那么多的药材了。”

九叶灵魄的作用,就是将药力无限制地放大。

这也是当年她那位老友,也就是旧时蒲的爹爹告诉她的。

“哇!阿影你实在是太棒了!”旧时蒲欢呼一声,“你居然真的找到了九叶灵魄!”

她伸出小手,将盒子里的瓶子拿了出来,抱着怀里,猛亲着。

太好了,她终于不用吃那么多药材了。

“并不是我找到的。”影溶月摇了摇头,“是我从别人的手里换来的。”

“谁?”旧时蒲正准备打开瓶塞,结果冷不丁地听到了这么一句话,“谁会这么大方?”

闻言,影溶月瞟了小姑娘一眼,声音有些凉凉:“你都把玄灵塔第九层的秘密告诉了人家,还不知道人家是谁?”

如果不是她本来就打算这么做,她一定会好好的教训一下小蒲。

“咳咳咳咳!”旧时蒲剧烈地咳嗽了起来,然后有些不可思议,“是那个红衣的小丫头?”

如果卿云歌在这里,听到一个*岁的小姑娘这样叫她,一定会吐血。

“正是。”影溶月淡淡地说道,“所以,你可得好好地感谢她。”

“我不都让她和第一灵阵师见面了么。”旧时蒲嘟囔,“还怎么感谢?”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才不情愿地说道:“好啦好啦,我以后会感谢她的。”

影溶月的面色这才稍稍缓和,她点了点头:“行了,你快点把九叶灵魄吃掉吧,然后……”

话还未说完,黑衣女子的神色忽然一凛。

“咦,怎么了?”旧时蒲有些不解。

影溶月没有答话,而是冷笑一声:“小小魅魔竟然敢出现在我的地盘上,胆子还真是不小!”

“学院里有魅魔?”闻言,旧时蒲大惊失色,“其他学员没什么事情吗?”

“你在这里好好待着。”影溶月的眉眼间满是寒意,声音冷冷,“我倒要看看,这只魅魔,到底想要做什么。”

话音未落,黑衣女子的身影便从玄灵塔第九层消失了。

而另一边,将魅魔的气息全部释放出来的曲绫裳却有些忐忑不安,因为她害怕她一会儿引来的不止影溶月一人。

她想过要放弃,但是梦玉染许给她的条件太过诱人,她舍不得。

于是曲绫裳咬了咬牙,并没有收敛自己的气息。

玄灵湖的周围向来是很安静的,因为影溶月住在这里,所以学员们并不常来,并不知道他们的周围混进来一只魅魔。

而曲绫裳释放出来的气息,也只有影溶月这等层次的人才能发现,她并不担心,其他人会知道她的身份。

“不是说院长住在玄灵塔么?”曲绫裳有些焦灼,“怎么过了这么久,她还没有来。”

她真的害怕再这样下去,会引来别的人,如果引来那位……

想到这里,曲绫裳忽然打了一个哆嗦。

要是那位也来了,她就真的完蛋了。

曲绫裳不知道的是,影溶月本来都朝这个方向赶来了,但是又在半路上生生止住了脚步,所以这么久,她依旧没有到玄灵湖这边。

就在曲绫裳焦灼无比的时候,她忽然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威压在朝着她缓缓地逼近,力量之大,差点让她直接匍匐在地。

影溶月终于来了!

她虽然有些恐惧,但更多的是欣喜。

院长来了就好,她得迅速把影溶月引开。

然而,就在她准备施展《隐型术》逃跑的时候,像是感受到了什么,表情在瞬间变得惊骇无比。

不,不是影溶月。

这熟悉的气息是……

没等曲绫裳尖叫出声,她的耳畔就响起了一道令她极为恐惧的声音。

那声音低沉,富有磁性,仿佛悦耳的琴声,缓缓流淌。

“还真是不乖啊。”声音微笑,“怎么我的甜心小宝贝儿,要来这里呢?”

曲绫裳的身子一僵,她整个人都呆到了那里,然而却还是不受控制地转过身去。

在看到那张俊美无双的脸和男人背后的黑色羽翼时,精致的面容上是极度的恐惧。

终于,一声极其嘶哑的五个字从她的嗓子里挤了出来。

“大、大恶魔陛下!”

------题外话------

昂~

又一个角色出场了,这个角色我是很喜欢的hahahh,一直想写一个恶魔出来。

不知道为什么超喜欢路西法嘿嘿。

曲绫裳不会蹦跶多久的~

愚人节快乐,姑娘们~

明天应该能恢复正常更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