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小东西,你还真是可爱(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那个黑色的身影出现的瞬间,便见原本蔚蓝的天空忽然风云汇聚,墨色晕染,一丝光亮也透不进来。

男人背后是黑色的恶魔六翼,仿佛一张利网缓缓散落,折射出暗色的光来。

那双深邃的眼眸是幽暗的紫色,宛若深渊一般,只是一看,就会跌落在其中。

此刻男人环抱着双臂,凌空而立,他性感的薄唇微微勾起,露出一个邪魅而肆意的笑来。

曲绫裳这个时候已经完全说不出话来了,她惊恐地看着浮在她面前的俊美男人,身子簌簌发抖,仿佛秋天里的一片落叶,被狂风所席卷。

“嗯?”看到匍匐在地,男人微微俯身,依旧微笑,“为什么不说话?可爱的小魅魔?”

尾音轻轻上扬,带着低沉的磁性。

“大、大恶魔陛下,奴仆……”听到这句话,曲绫裳脸色惨白,她低着头,只感觉全身都被死亡的阴影所笼罩了,强大的威压让她根本喘不过气来。

她真的是在人类的世界呆的太久了,久到她都忘了,自己一旦全面将自己的魅魔气息散发出来,就会让他们恶魔一族的守护者发现。

曾经还在暗黑之域的时候,她就见过大恶魔陛下,而那个时候,她只是一只刚出生的魅魔,所以一直是在魅魔之首的带领下,远远地跪拜着这位统治着暗黑之域的恶魔。

九位守护者中,天使、恶魔、亡灵和死神这四个种族的守护者,也是这四个种族的统治者。

没有任何一个智慧生命敢违背守护者的命令,若是有一点点的背叛之心,都会被他们察觉。

她也是因为暗黑之域的恶魔实在是太多,自己在魅魔一族又排不上什么号,才敢这般放肆。

没想到竟然真的……真的引来了大恶魔陛下。

想到这里,曲绫裳的身子颤抖得更加厉害了,她几乎已经把头埋到了地上,根本不敢抬头看。

然而,便在她的头要磕到地上的时候,蓦地,一根修长的食指将她的下巴抬了起来,而其余几根手指在轻抚她的脸。

“别这么害怕。”面前的男人轻笑,“来,抬起头来,可爱的小魅魔。”

他的声音带有一种特别的蛊惑,任何人都无法拒绝他说的话。

曲绫裳同样没有例外。

即便她是最擅长诱惑男性的魅魔,可是在大恶魔面前,她却只有被诱惑的份。

她果真就抬起头来,然后这才清楚地看清楚了她从小恐惧到大的恶魔。

他有着一头齐肩的黑色柔软卷发,映衬着暗紫色的瞳孔,瞳底满是惑人的温情。

面容白皙俊美,淡色的薄唇轻抿着,脸部线条柔和美好,仿佛雕塑一般,眉眼细腻如同神祇,高贵无比。

他身姿高大而挺拔,只是懒懒地站在那里,就流露出了无与伦比的优雅。

他的一举一动,都像一个真正的贵族。

谁会想到,这样一个完美的男人,竟然会是传说中的大恶魔?

看到这个男人的时候,脑海里会不自觉地浮现出一个词——永生。

而被那几根修长的手指抚过脸颊的时候,曲绫裳顿时陷入了一种痴迷的状态,如同丢了三魂七魄,她愣愣地看着眼前的男人,一瞬间忘了自己身处何处。

忘了自己是谁,忘了自己要做什么,也忘了所有的一切。

男人再度轻笑一声,然而下一秒,他的手掠过如玉的肌肤,直接按住了手中人的头顶。

幽紫色的光芒从苍白的掌心流转而出,尽数进入到了曲绫裳的身体里。

曲绫裳的眼睛蓦地睁大了,就像是看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她挣扎着想要起身,却被那只大手紧紧地禁锢着,不得动弹一下。

幽紫色的光芒没有持续多久,很快,就再度隐去了。

而与此同时,男人也将手放了下来,他又恢复了环抱双臂的姿态,背后的恶魔六翼也在这一刻收了起来。

曲绫裳的瞳孔有些涣散,在那只手从她的头顶撤下来的时候,她仿佛所有的力气都被抽走了一般,直接瘫倒在地上。

呼吸微弱无比,仿佛随时都能够死去。

陛下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怎么她感觉自己好像被剖开了一样?

就在曲绫裳万分不解的时候,她的耳畔边再度响起了那个低沉富有磁性的声音。

“没想到可爱的小魅魔竟然看不上那些男性恶魔,要来人族进行捕食,更没想到……那个人类居然没有被你诱惑,嗯?神魂禁锢之术用的开心吗?”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眼睛猛地睁大了。

不,不!

怎么可能?大恶魔陛下怎么会知道这些?他不是才刚来吗?!

这个时候曲绫裳才想起先前男人对她做的那些举动,然后身子狠狠地哆嗦了一下。

她怎么就忘了,陛下虽然看起来是一个十分温柔的人,可他的骨子里,却更冷漠。

方才一定不是怜惜她,而是利用暗系玄诀,探查了她脑海中的记忆。

曲绫裳的大脑一片空白,脑海里只浮现着三个字——她完了。

如果说诱惑人类尚能被原谅,但是遇见暗兽人却不上报绝对是死路一条啊!

虽然那场大战恶魔一族没有参加,但是大恶魔毕竟是九位守护者之一,也负责着九族的和平,她居然蠢到这个地步,完了,她真的要死了……

“大恶魔陛下……”曲绫裳这个时候几乎绝望了,她颤抖着起来,然后手脚并用爬到了男人的脚边,恐惧地说道,“原谅奴仆,奴仆……”

结巴了半天,都没能说出一句话来,于是她更绝望了,仿佛已经看到自己是如何死亡的了。

“啧,我的小甜心这么害怕?”男人微微俯身,眼神冷漠而慈悲。

他看着匍匐在地的女子,深邃的眼眸中划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但面上依旧微笑,温柔无比。

“为什么遇见了暗兽人,却不告诉我呢?”就在曲绫裳剧烈颤抖之际,她感觉有一只手抚上了她的头,在轻轻地抚摸她的秀发,顿时一个哆嗦,颤抖地更加厉害了。

男人的声音很是轻柔,但让她无比的恐惧,她只能趴在那里,连头都不敢抬。

曲绫裳知道这里已经被下了结界,就算有学员偶尔路过这里,也不会发现有什么异常。

唯一能发现异常的,恐怕就只有同为守护者的人皇了。

但就算人皇发现了也没什么用,不仅不会救她,反而会直接将她杀死。

“别害怕,可爱的小魅魔。”男人站了起来,阳光之下,白皙的容颜俊美如同神祇,“我不会杀你。”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有些难以置信地抬起头来,她茫然地看着这个太过俊美的男人,嘴唇蠕动着,不知道说什么。

男人抬着头,并没有看地上的人,而是淡淡地说了这么一句:“因为你给我带来了一个惊喜。”

这句话让曲绫裳更加迷惑了,她带给他什么惊喜了?难道不是愤怒吗?

“我万万没想到,人类居然也能学习吞噬类玄诀。”他语气轻柔了起来,更加诱人了,“告诉我,当时你是什么感觉?”

曲绫裳这才明白过来,大恶魔陛下这句话的意思。

看来陛下方才探查她记忆的时候,同样看到了灵河灌顶的那部分。

心中浮起了一丝喜悦,曲绫裳觉得这是个好机会,要是让陛下知道那个卿云歌居然会他们恶魔专有的玄诀,一定会怒不可遏,将她杀掉。

这样就算她没有引开影溶月,事情也算成功了。

被大恶魔陛下看上的人,就算是人皇来了,也不一定能要回来。

好事啊!

想到这里,她曲绫裳连忙低下头去,然后恭敬地说道:“奴仆当时只觉得自己吸收的那些能量全部都消失了,然后尽数到了那个人类的体内。”

“嗯。”男人轻轻地应了一句,声音平静,看不出喜怒。

嗯是什么意思?

自从见到了大恶魔陛下之后,曲绫裳就一直处于茫然的状态,因为她发现她根本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可是她也不敢问,所以依旧趴在那里,恭敬无比。

“哒——”的一下,响起了一道清脆的响指声。

响指声落,是男人性感撩人的声音:“我已经替你掩去了所有的魅魔气息,除非是与我同等级的智慧生命,否则是不会发现你的身份的。”

闻言,曲绫裳惊愕地抬起头来,她脱口:“陛下为何,为何……”

然而男人就像是没有听见她的问话一样,薄唇勾起了一个笑,笑声低沉:“好了,现在……就让我去看看那个有趣的小东西吧。”

话音还未落地,一阵疾风便卷地而来,等到风声散去,面前早已空无一人。

在没有了那压人的威压之后,曲绫裳这才敢爬起来,她的模样又恢复了平素的白衣佳人,俏脸苍白无比,水眸中还有着未褪去的惧意。

她先是伸展了一下僵硬的四肢,这才缓过气来。

“真的、真的是太可怕了。”曲绫裳拍着自己高耸的胸脯,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没想到院长没引来,引来了陛下。”

说完之后,她又打了一个哆嗦,好一会儿,才终于平复了心情。

“虽然不知道陛下为什么要替我掩盖气息,但总归是一件好事。”曲绫裳自言自语,然后水眸中浮起了一丝得意,她轻轻地冷笑,“连陛下都想对卿云歌出手了,她这一次,一定不会再碍我的事情。”

“不过……”她有些为难地颦了颦眉,“我没有完成梦大人交给我的任务,他还会不会帮我那个忙啊……”

想到这里,曲绫裳的脸色又沉了下来,她想了一会儿,然后掏出了传讯灵石,准备把方才发生的一切都告诉梦玉染和元雷,让他们自己去定夺。

反正不都是要卿云歌的命,只要卿云歌死了,大家不都很开心?

这样想着,曲绫裳又得意了起来。

等到她成功地得到容瑾淮之后,她就把事情的真相告诉慕月,让那个瞧不起她的蓝裙女子从此心死如灰。

真是痛快!

没想到玩弄这些人类的感情,让她有着别样的乐趣,怪不得魅魔之首曾经说过,人类才是她们魅魔最好的食物,因为他们是九族之中感情最为丰富的种族,吃掉一个人类,她们可以很久都不会饿,不仅如此,还可以提升实力。

只不过因为大恶魔陛下的命令,没有几个魅魔敢去混沌大陆罢了,就算有,也没有她这么幸运的。

连大恶魔陛下都站在了她这边,她还有什么好怕的?

她只要安安心心地找寻食物,喂饱自己就好了。

说不定,等自己回到暗黑之域的时候,可以将魅魔之首,取而代之!

那样的话……曲绫裳又想起了那双抚摸她脸颊的手,顿时又痴迷不已,她说不定有机会去服侍大恶魔陛下。

……

梦玉染接到曲绫裳的传讯时,很是意外,甚至,还倒吸了一口气。

元雷看到他这个表情,觉得有些稀奇,他问道:“怎么了?什么事让你这么惊讶?”

他还没有见过梦玉染这般失态过,难道是梦家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大事么?

“我那个小魅魔说,她刚才被人发现了。”梦玉染轻轻地吐出一口气,缓缓说了这么一句话,“元雷殿主可知,那个发现她的人是谁?”

“是谁?”闻言,元雷皱了皱眉,鹰眸中划过一丝不悦,“难不成我们的计划已经败露了?”

“不,只不过计划需要改一下了。”梦玉染阴柔地笑了笑,“因为刚才,大恶魔来这里了。”

“谁?!”元雷几乎以为自己听错了,他不相信地又问了一遍。

“元雷殿主没有听错。”梦玉染将手中的传讯灵石收了起来,他轻挑道,“就是恶魔一族的守护者,大恶魔。”

“嘶——”第二次听到这个称谓,元雷还是难以置信。

他现在才知道为什么方才梦玉染会露出那样的表情了。

那可是与人皇齐名的大恶魔啊!

九位守护者之一啊!

“小魅魔说,大恶魔探查了她的记忆,知道了她经历的一切。”梦玉染接着说道,“但是大恶魔却没有对她做什么,反而帮她隐匿了踪迹。”

“只是为何?”元雷十分地不解。

曲绫裳的记忆里必然有那位暗兽人,大恶魔身为守护者,怎么可能不追究?

“守护者的想法向来难以捉摸,但我们也不必去多想。”梦玉染摆了摆手,“因为现在,那位恶魔一族的守护者,看上了我们要捉的人。”

“卿云歌?”元雷先是一愣,然后迷惑,“大恶魔怎么会看上一个小小的人类?”

“这就不是我们要管的事情了。”梦玉染漫不经心地说道,“左右我的实验品也不缺那一个,而且我也没有那个本事,和大恶魔去抢人。”

顿了顿,他瞟了一眼元雷,唇角勾起来一个讽刺的笑:“反正元雷殿主只是想让那个丫头消失,消失在谁手中,应该无所谓吧?”

元雷还没有从震惊中回过神来,等他清醒之后,听到这句话,微微哼了一声:“确实无所谓,但我怎么知道,那只魅魔说的是真是假?魅魔这种生物,可跟那群地精盗贼一样,最喜欢骗人了。”

“我也不相信。”梦玉染点了点头,有些女气的眸中浮起一抹意味深长来,“所以,我们就在这里等着,看看那位大恶魔到底会不会来。”

这个建议得到了元雷的赞同,于是他们并没有离开,而是接着在石碑林外等着。

一来,可以确定曲绫裳所说是否为真,二来,就算是假,他们也可以继续执行计划,一举两得。

而与此同时,石碑林内,那道冲天的红光仍然没有止息的意思,反而更加的耀眼。

石碑上所发出的红光将站在它面前的红裙少女完全笼罩住,而且,随着红光的大盛,少女周围的气息也在节节攀高。

卿云歌依旧闭着眼睛,感受着属于《朱雀于飞》的力量,而令她有些诧异的是,这部玄诀就像是为她量身定做的一样,因为她感觉到了十分的熟悉感。

《朱雀于飞》和《凤火燎原》十分的像,两者仿佛就是同一部玄诀一样,因为她分明能发现,它们的修炼功法,是一致的。

就在卿云歌疑惑万分的时候,她的脑海里,想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

声音一如既往的傲气张狂,但这一次,语气中却带了一丝怀念。

“小丫头,不用想了,《朱雀于飞》和《凤火燎原》就是一部玄诀。”声音的主人正是她精神之海深处的红衣男子,他好笑地叹了一口气,“先前同你说《凤火燎原》可以进阶,就是因为它并非一部完整的玄诀,它最重要的一部分,被分离了出来,就是你现在看到的《朱雀于飞》。”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神色微微变了一下,因为她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的脑海里清晰地浮现了《朱雀于飞》的修炼功法。

朱雀和七彩凤凰到底有着什么关系?

怎么他们会共用一部传承玄诀?

“好了小丫头,既然《朱雀于飞》你已经学到了,那么就意味着《凤火燎原》已经恢复成它原有的品阶了。”红衣男子在她的脑海里大笑出声,“我倒是真的好久没有看到,帝品上级的《凤火燎原》是什么威力了。”

帝品上级!

卿云歌这个时候已经接受完了石碑传授给她的《朱雀于飞》,自然睁开了双眼,而她听到帝品上级那四个字的时候,瞳孔不由地缩了缩。

帝品上级玄诀应该是这个世界上阶级最高的玄诀了。

当然,在帝品之上,还有着神品,可是神品玄诀自然也应了那个“神”字,普天之下,也只有九部,分别对应着九位君主。

可是这九部玄诀,到如今也没有被发现。

有人说,是神品玄诀的力量太过庞大,有着毁天灭地的功能,所以虽然被遗留了下来,但神明们是不愿意它们被发现的,所以有意掩盖了其踪迹,就像是那九把神灵器一样。

所以,帝品玄诀,才是九族中玄诀所能达到的最高等级了。

先前的《凤火燎原》不过是天品玄诀,都有那么大的威力,如今晋升为帝品,恐怕其威力更是让人无法想象。

卿云歌不知道的是,她学习《朱雀于飞》的过程,与以前的那些人都不同,只是眼睛一闭,再一睁,玄诀就到手了,也没有什么虚弱期。

这是因为她体内朱雀血脉的缘故,也是因为她是唯一一个学了《凤火燎原》的人。

所以明焰在外面等的时候,觉得有些不对劲,怎么石碑林里面的动静那么小?

难不成小丫头失败了?

因为据校史记载,《朱雀于飞》被修炼成功之后,石碑林会发生震动,并且所有石碑都会没入地下一段时间。

而明焰左等右等,都没有看到半点震动的影子。

“不应该啊……”明焰百思不得其解,“小丫头连朱雀的传承都得到了,怎么会学不了《朱雀于飞》?”

而等到她已经忍不住,想冲进去的时候,却看见一个红色的身影,朝着她这里缓缓走来。

正是卿云歌。

“小丫头,你这是……”明焰先是松了一口气,她朝着红裙少女招了招手,正准备问结果到底怎么样的时候,便在此时,异变突生。

原本平静的石碑林外,突然卷起了一阵狂风,风势之大,连带着石碑林外的树都断了好几颗,而在这片狂风之中,还传来了一声声鬼哭狼嚎般的声音,十分的阴森恐怖。

卿云歌自然也是感受到了这股有些不正常的风,可还没等她仔细去探查发生了什么事,就感觉自己的腰身一紧,紧接着,自己整个人都腾空而起了。

靠!

有人打劫?!

这是劫财还是劫色呢?

劫财的话拎着她都不就行了,揽什么腰?

虽然已经意识到自己被抓了,但是卿云歌却很淡定,因为当杀手当了那么多年,她可以很轻易地就能感觉到掳她的人是否对她有着杀意。

但很明显,她没有感受到,所以她目前是安全的。

也不如等到他把自己放下,弄清楚到底是谁抓了自己,再做打算也不迟。

而比起卿云歌的淡定,明焰却是吓出了一身冷汗。

因为明焰只觉得自己眼前一花,等到狂风停下,她再度定睛看的时候,却发现原本距她只有几米的红裙少女给不见了。

“怎么回事?!”这个时候,明焰发现自己完全感受不到卿云歌的气息,不由大惊失色,“什么人居然在我面前这么轻易地带走了小丫头?”

不,不会是元雷,他还没有那个本事。

但四灵学院之中,除了元雷和小丫头有仇,还会有谁?

就算有这样一个人,也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吧?

另一边,看到这一幕的元雷和梦玉染,却是满意地笑了起来。

因为他们知道,那个将红裙少女抓走的人,必然就是那位恶魔一族的守护者。

看来曲绫裳并没有骗他们,也是,她也不敢拿着大恶魔的旗号来骗人。

“元雷殿主这下可是放心了?”梦玉染笑吟吟地看着身旁的中年人,“恶魔一族的手段,肯定不必晚辈差。”

“哈哈哈哈,放心,当然放心!”元雷似乎极为高兴,他哈哈一笑,道,“不过那个女娃子的运气可还真是好,连大恶魔都想要抓她,啧啧啧,可怜啊。”

虽然嘴上这样说着,可是他的面容之上,不见半点怜悯,满是畅快之色。

“这下子可算是让我白跑了一趟。”梦玉染耸了耸肩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梦家去了,元雷殿主,下次再会。”

“好说,好说!”元雷很痛快地说道。

在梦玉染离开石碑林之后,他也离开了这里。

元雷现在的心情极好,因为卿云歌被大恶魔抓走之后,必然无法活着回来,那么也就意味着,一个月后的四殿之比,她是无法参加的。

哼明焰,就算你包揽了这一届的考核第一和第二又怎么样,这一次四殿之比,你朱雀殿还会是我白虎殿的手下败将!

……

曲绫裳不知道,影溶月之所以在半路中停下来的原因,就是因为她感受到了大恶魔的气息。

影溶月知道这位恶魔一族的守护者向来*残暴,不允许手下任何一个恶魔违反他的规定。

既然大恶魔来了,那么就意味着,他也发现了那只违反恶魔条例的魅魔了,所以,不必她出手,大恶魔就会自己清理门户。

影溶月的眸光微微一动,然后幽幽地叹了一口气。

没想到,九族真的是越来越动荡了,看来不光是玄灵域中的那些东西在蠢蠢欲动,就连其他地方,也是这样。

也不知道,那群人究竟能不能完成四灵守护兽的遗命啊……

就在影溶月沉思之际,她的面前忽然多出了一个身影来。

“阿、阿影!”来人正是从石碑林一路狂奔而来的明焰,她气喘吁吁地说道,“小丫头,小丫头被人抓走了!”

闻言,影溶月的神色骤然一变,她的声音一下子冷了下来:“可看清楚是什么人?”

居然有人如此大胆,敢在她的地盘上抓人?

“未、未曾。”明焰喘着气,有些颓败,她简单地解释了一下,“我只感觉到起了一阵大风,等我再睁眼时,小丫头就不见了。”

大风……

听到这两个字,影溶月略略沉思了片刻,然后眸光一凛,脱口:“他竟然没有直接走。”

“他?他是谁?”明焰好不容易才喘上来一口气,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不由诧异地问道。

“此事你绝对不可声张出去。”影溶月并没有解释,而是低喝道,“你放心,以他的身份,是不会对卿丫头做出什么事情的。”

说完之后,她的眸色深了几分:“不过,也说不准。”

没想到大恶魔居然会抓走一个普通的学员,还真是让她意外。

不过既然他是守护者,想必是不会触犯守护者条约的,那么卿丫头,目前应该没事。

但,凡事都有个万一,所以她必须去找君临,商量一下对策了。

君临这个时候也才刚从南淮城回到四灵学院,因为他并没有像容瑾淮一样用破碎虚空,而是慢悠悠地走着,等他哼着小曲准备将自家夫人约出来的时候,却发现黑衣女子的神色十分的严肃。

“怎么了阿影?”君临有些摸不着头脑,“你的脸色怎么看起来这么差?”

影溶月并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说了一句话:“卿丫头被大恶魔抓走了。”

“啥玩意儿?!”然而就是这么简单的一句话,却让君临惊得差点跌入玄灵湖之中,“那个家伙抓小丫头做什么?”

这货不是一直待在暗黑之域的吗?

什么时候连招呼都不打就跑到他的地盘上来了?

跑就跑呗,抓人又是什么鬼!

“学院里混进来一只魅魔。”影溶月声音沉沉,“大恶魔应该是感受到了那只魅魔的气息,才从暗黑之域来到这里的,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会把卿丫头抓走。”

“这还是稀奇了。”君临也十分的不解,“难不成是因为我?”

“可是不应该啊,我和那个家伙也没什么恩怨,如果非得揪出来一条就是他长得比我好看了……啊!”

这句话还没有说完,君临就惨叫出声,他捂着眼睛后退了一步,欲哭无泪:“阿影,你怎么又打我,不是说好了不打了么?”

影溶月收回了拳头,冷哼一声:“没个正经,你以为你是去选美去了?赶紧想想怎么把卿丫头弄回来。”

顿了顿,她迟疑了一下:“如果他去的话,大恶魔应该会很痛快地放人吧?”

“他?”君临揉了揉眼睛,想了一会儿,才明白影溶月说的他是谁,顿时否决,“绝对不能告诉他,他的修为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我不能让他去涉险。”

诚然,容瑾淮确实比他的面子要大上那么一点,可是他绝对不会让他这个老友在修为没恢复之前,再做什么傻事。

“没有恢复?”闻言,影溶月皱了皱眉,“我记得他应该在几十年前就好了才对。”

“嗨,你不懂,那个家伙,情圣的不得了。”君临愤然,“只要一遇到小丫头的事情,他就什么都不在乎了,别说废修为了,就算要了他的命他也心甘情愿。”

一想到容瑾淮那么轻描淡写地就切断了凤璃剑主与神凰之间的联系,君临只感觉牙疼。

“所以,你去?”影溶月也不在多问,而是瞟了一眼人皇,问道。

“我?”君临一愣,然后有些傻眼,“我的面子那个家伙可从来都不给。”

“你不去,难不成还让我去?”黑衣女子的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她的声音冰冰冷冷,“君临我告诉你,你要是不去的话,你这辈子别想进家门!”

说完这句话之后,影溶月身形一动,一个暴掠而出,就飞走了。

君临目瞪口呆。

见鬼!

这叫什么事儿啊!

左右那个家伙都不会伤害小丫头,他去了也没用啊。

“真是造孽啊。”君临嘟囔一声,“我还真的是不想去暗黑之域那个破地方。”

然而,为了进家门,他还是得去一趟。

动用破碎虚空的时候,君临不禁哀嚎出声。

他还真的是被他们夫妻俩吃的死死的,这下子,连阿影都站在他们那边了。

哼哼,等到日后,他一定要好好地敲诈容瑾淮一把,才能弥补他受伤的心灵。

……

而这个时候,卿云歌感觉到抓她人的速度一下子降了下来。

她现在也终于能看情楚周围的一切了。

首先引入眼帘的,便是一座古奥森严的城堡。

城堡通体为黑,看起来阴森恐怖,高高的塔楼直冲云霄,周围缭绕着淡淡的云雾。

城堡前有一座巨大的雕像,雕像是一个男人的模样,他背后有着黑色的六翼,双手握着一柄长剑,神圣而风华。

墙壁上是倒立着的荆棘,窗户却是炫彩的七色琉璃,映着冰冷的月光,刺得人有些睁不开眼。

卿云歌的瞳孔微微缩了缩,这个城堡给她的感觉,就像是西方中世纪的古堡一般。

完全陌生的建筑,完全异类的风格。

她可以肯定,此刻她肯定不在混沌大陆。

“嗯?小东西,这么快就恢复意识了?”就在卿云歌辨别她到底在什么地方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一声轻喃,“怎么样,还满意吗?”

这句话带着丝丝的蛊惑之感,听起来空幻而缥缈。

然而卿云歌并没有被这个声音所诱惑,因为她能感受到,这个将她抓走的人,其来头肯定不小,而且,她也能猜到几分。

“阁下将我掳走,又私自带我来暗黑之域,不怕……”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不怕守护者怪罪下来么?”

天空是黑色的,大地也是黑色的,放眼望去,全部都是深沉的黑,而且地形交错而复杂,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迷宫,永远找不到出路。

在那千疮百孔的大地之上,有几只深渊骨龙,它们仰天嚎叫,声音极其的嘶哑。

在那纤尘不染的天空之上,数只乌鸦盘旋而起,悲鸣作响。

这里,有着很浓郁的黑暗气息。

卿云歌修炼着暗系玄力,甚至在这个时候,还感受到了一丝亲和感。

所以,她已经知道了这里是什么地方。

恶魔一族生活的……暗黑之域!

暗黑之域和圣空之城一样,除了原住民,根本不会有其他种族的智慧生命来这里,这两个地方只存在于书籍里。

卿云歌根本没有想过,自己有朝一日会见到暗黑之域的真面貌。

那么将她抓走的人,其身份也就不言而喻了,必然是暗黑之域中的恶魔,因为除了恶魔一族,其他人都不会在这里这般自若。

“哈哈哈哈……”

忽然,耳畔边的轻喃声化为了一阵大笑,笑声邪魅。

“小东西,你还真是可爱的很。”笑声的主人在她耳边轻轻地吐气,气息灼热无比,“这么一副冰冷的模样,连我也差点怕了呢。”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凛,还没等她再度开口说话,倏地,周围的一切又开始变得模糊起来,等到再度恢复正常的时候,她已经回到了地上。

这是一个宏伟的大殿,黑色的圆形穹顶上刻着壁画,由十二根石柱支撑,墙上有着栩栩如生的浮雕,皆是恶魔的模样。

七彩玻璃折射出璀璨的光,投在了光滑的地面上,卿云歌看见里面有一个黑色的影子,而那个影子来到了她的面前,对着她缓缓单膝下跪。

“来,美丽的小姐,认识一下。”俊美的男人微笑,然后执起她的一只手。

“我是切西菲尔,恶魔一族的守护者。”

“你也可以亲切的叫我……切西。”

------题外话------

我……高估了我自己,以为能正常时间更新qaq。

ps:切西菲尔这个名字是切西娅+路西菲尔的合体(取名懒啊没办法)

小科普:切西娅是九大堕天使之一,名为“媚惑”,古时,上帝用6天时间造出世间万物的时候,她就是毒蛇的化身,引诱夏娃吃了“辩善恶”的果子,惹怒上帝,被逐出伊甸园。

而路西菲尔是原罪之傲慢路西法在堕落之前的名字,是米迦勒之前的大天使长,被称为“光耀晨星”,他是天国的副君,地位仅次于万军之神耶和华,也就是上帝,后来因为不肯对圣子下跪,带着三分之一的天使叛出天堂,最后称自己为路西法。

关于暗黑之域的描写,是有些偏西方的昂~

话说我家蠢剑灵马上要高考了,估摸大概两个月联系不到他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