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世子生气了,怎么哄!(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暗夜笛?”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微微眯了眯眼,“怎么说?”

“主子,你可能不知道,这九大神灵器还有一个很重要的功能,那就是可以让它们的主人,自如地在它们的诞生之地出入。”剑灵摇头晃脑,又开始卖弄起来,“譬如说,幽梦琴的主人,可以让他自由地出入九幽之境。”

“若是主子你得到了暗夜笛,那么,你一个念头,就可以离开暗黑之域。”

说完之后,剑灵摊了摊手,道:“就是这么个说法。”

听到这番话之后,卿云歌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你就能确定暗夜笛现在还是无主之物?”

九大神灵器行踪诡秘,除了有缘之人,根本没有其他智慧生命发现的了他们。

而且,就算神灵器已经认主,也不会有任何天地异象。

换句话说,没有人知道,现在九大神灵器中有几个已经是有主之物了。

“这个……”闻言,剑灵被噎住了,他瞪着眼想了一会儿,然后垂头丧气地说道,“不能。”

“呵……”卿云歌咬牙冷笑,然后伸出手就一巴掌把剑灵拍到了地上,毫不客气道,“那你说个屁!”

且先不说她可能根本找不到暗夜笛,就算找到了,暗夜笛已经有主人了,怎么办?

剑灵虽然没有痛觉,但他还是用双手捂住了自己的脑袋,一脸委委屈屈地控诉道:“主子你凶我!”

“就凶你了,怎么着!”卿云歌瞟了某剑灵一眼,“别以为你学小九我也会哄你,赶紧给我想办法。”

果然是和小孩子待久了,连羽毛也开始撒娇了。

剑灵:“……”

这不公平啊,为什么那只不死鸟这么说剑主大人就好言好语地哄呢?

他真是气到变形!

“没有其他办法了。”剑灵虽然憋着气,但他还是很坦然地说道,“要么就成为暗夜笛的主人,要么就一直待在这里。”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脸一黑,她阴测测地问道:“一直待在这里?”

“不是我说那个什么啊主子,谁把你弄到暗黑之域来的?”剑灵只感觉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不是好好地待在四灵学院里呢吗?怎么一眨眼就跑到恶魔的大本营了?”

“还能有谁?”卿云歌咬牙切齿,“不就是那个大恶魔切西菲尔了。”

“切、切切切西菲尔?!”听到这个名字,剑灵整个灵都惊呆了,“他不就是恶魔一族的守护者吗?”

“废话,这还用你说?”卿云歌翻了个白眼。

“他没事把你带到暗黑之域来做什么?”剑灵更茫然了,为什么自从跟了剑主大人之后,他就感觉没有一件事情是按照预计的设想发展的。

“我要是知道我就不会在这里了。”卿云歌没好气地说道,“鬼知道他是不是贪图我的美色,然后让把我留下来做压域夫人。”

“主子你可能太自恋了。”剑灵抽了抽嘴角,“人家大恶魔连大天使都看不上,没事儿喜欢你一个人类做什么。”

“嗯——?”闻言,卿云歌忽然来了兴趣,她眨了眨眼,好奇道,“大天使和大恶魔有私情?”

“什么私情啊,明情好不好。”剑灵懒洋洋地说道,“我听说大天使追大恶魔几千年了,一直都没有追到手。”

“天使追恶魔?”卿云歌摸了摸下巴,“有趣极了,我还以为圣空之城和暗黑之域一向不对付呢。”

“是很不对付啊。”剑灵补充道,“因为大天使追大恶魔多年无果,由爱生恨了。”

“主子你记不记得,我同你讲的那个创造《夜神的黄昏》光暗双修的天使?”说到这里,剑灵忽然眉飞色舞起来,“有传言说那个天使是大恶魔为了摆脱大天使,专门找了圣空之城的一位最低等的权天使,然后生下了那位光暗双修的天使。”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挠了挠头,道:“当然了,这只是传闻,至于是否是真,我也不知道了,不过我觉得吧,它应该是假的。”

“毕竟大恶魔是多么高贵的人啊,怎么可能去和一个下位天使结合?就算要摆脱大天使,找同为守护者的月光女神岂不是更好,啧啧啧……”

剑灵的话还没有说完,脑袋上又挨了一击,他抱着脑袋,痛呼出声:“哎哟哎哟,主子你怎么又打我!”

真的是气死灵了!

“因为我……”卿云歌收回了扣成环的手指,然后慢悠悠地说道,“看你太可爱了,忍不住。”

剑灵:“……”

可爱也是错吗嘤嘤嘤。

卿云歌当然不会告诉羽毛,她打他的真相是因为他实在是太八卦了。

你说你一个剑灵,好嘛,记忆有一部分都被封印了,结果为什么九族之中的八卦和某某某的风流韵事都记得那么清楚呢?

她真想把羽毛的脑袋剖开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一堆什么鬼东西。

该记的不记,不该记的都记。

不过……羽毛说的这个八卦,听起来实在是太狗血。

不过貌似,她好像可以利用一下那位圣空之城的大天使和切西菲尔之间的关系啊。

“羽毛,你可知道大天使的名讳?”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然后问道。

“薇若兰·米嘉尔。”剑灵一愣,像是没有料到她会这么问,但是最终还是答道,“大恶魔的全名应该是切西菲尔·玛门。”

“那你说,现在薇若兰还喜欢切西菲尔吗?”卿云歌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狡黠。

如果还喜欢着,那就好办多了。

“这……”听到这个问题,剑灵直接傻眼了,“这我怎么知道,应该是又爱又恨吧?”

好一个应该!

卿云歌扶了扶额,她无语道:“如果薇若兰还喜欢着切西菲尔,那么你说如果有人把切西菲尔抓了一个人类少女的事情透露给她,她会不会来暗黑之域?”

“主子你是想……”剑灵虽然有时候挺脱线,但关键时刻脑子还不笨,“想让大天使和大恶魔再次针锋相对?”

“哇,我家的蠢剑灵终于变机智灵了。”卿云歌啧叹一声,然后说道,“如果暗黑之域动乱的话,我说不定能够借此机会让莉莉丝带我出去。”

她能看出来,那位魅魔之首似乎对切西菲尔也有着一种名为“爱慕”的情愫,但是莉莉丝却对切西菲尔的命令很是听从。

但倘若大天使来了的话,莉莉丝说不定就会放她走了。

“莉莉丝?莉莉丝·昔拉?”剑灵震惊地长大了嘴巴,“主子你说的不会是魅魔之首吧?”

他要疯了,为什么主子一来到暗黑之域,就认识了那么多九族之中名人?

而且瞧剑主大人这么悠闲的模样,似乎根本不知道自己有多么了不起啊!

不行,他要晕过去了,谁都别拦着!

“嗯,是她。”卿云歌却依旧很淡定,“所以羽毛,你有没有办法把切西菲尔将我掳走的消息,告诉大天使薇若兰?”

闻言,剑灵立马停止了准备晕过去的动作,他的下巴都快掉下来了:“主子,你这不是在为难机智的我吗?我要是有那个本事,我就不会给凤璃剑当剑灵了。”

“哦?”卿云歌危险地眯起了眼睛,“你意思是,你以后要是能耐了,就要抛弃你敬爱的剑主我咯?”

“不……不不不!”剑灵吓得直接给弹到了房顶上,他又低呼一声,然后谄媚道,“主子日后你就算是赶我走,我都不走!主子你怎么好,我怎么可能离开您呐您说是不是!”

开玩笑,他还需要靠着剑主大人提升实力,凝聚人身呢。

虽然有些记忆被封印住了,可他还是记得,活着的时候好啊。

虽然当了剑灵后更自在了,但也是一种束缚。

“油嘴滑舌。”卿云歌冷哼一声,然后低眉沉思了一下,“算了,靠你靠不住,我还是去找别人把。”

“啥啥啥?”剑灵一懵,“找谁啊?”

卿云歌从口袋里摸出了传讯灵石,然后耸耸肩:“一个认识人皇的人。”

她倒还是忘了,容瑾淮和人皇是认识的,甚至都可以从人皇那里顺酒给她喝,他们俩之间的关系,恐怕匪浅。

但是……她并不想让他知道她被抓到暗黑之域来了,那样子的话他一定会担心,万一脑子一热自己也来了就糟糕了。

看来得骗骗他。

建立完传讯之后,卿云歌正准备开口,那边却先说话了。

“抱歉,卿卿。”声音是一如既往的低沉悦耳,“家里有些事,所以我得离开学院一段时间,等我处理完那些事情之后,会立马回来。”

容瑾淮收到卿云歌传讯的时候是有些意外的,毕竟这个丫头从来都不主动给他发讯息。

他本打算回到圣纳城,将事情先做一个初步的了解之后,再给她传讯说他因为要事离开了,没想到,她居然主动联系了他。

“嗯?青龙国出什么大事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顿了一下,然后问道。

容瑾淮的家应该就是青龙国吧?

难不成青龙国皇帝要仙去了?

呼……怪不得她久久没有回去,他没有什么惊讶,看来他是在她被抓走之前,就离开四灵学院了。

这倒是让她松了一口气。

“不,不是。”容瑾淮的声音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你不用担心,我很快就会处理好的。”

“我才不担心你。”卿云歌哼了一声,“你那么厉害,区区一个青龙国算什么。”

听到这句话,那边似乎轻笑了一声,看起来心情很是不错。

容瑾淮狭长的凤眸中含了一丝笑,然后索性也不处理还没有做完的事情,屏退了下人。

他坐在了椅子上,眉目温润,笑着问道:“卿卿这么急着找我,可是想我了?”

生灵血誓并没有让他感受到异常,那看来她应该是无恙。

毕竟,就算出了什么事情,以她的性子,也不会告诉他。

“如果我说我不想你,你当如何?”卿云歌忽然生了戏谑一把某腹黑世子的想法。

再把剑灵赶回七玄空间之后,她闭上了房间的门,然后坐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景象。

暗黑之域的每个角落都是黑色的,天空中一丝光亮也无,唯一能将这里照亮的,只有街道上那些蓝紫色的灯火了。

卿云歌的视力极好,她可以看见,灯火通明的房屋群和各种模样的恶魔,有狰狞的,也有美艳的。

这个地方,当真称得上是群魔乱舞了。

与混沌大陆不同的是,暗黑之域一直处于一种极为亢奋的气氛里,她甚至还能看到,当街有人在颠鸾倒凤,旁边还有人围观叫好。

这样的情形,倒是让她想起以前欧洲那边的贫民窟了,只不过这里更繁华一些。

万千的灯火倒映在那双玫瑰紫色的瞳孔之中,辉煌神圣。

少女拿着那块白色的传讯灵石,眉眼间都藏着笑意,视线温柔,仿佛握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嗯?”容瑾淮挑了挑眉,他声音柔和下来,好听得撩动着耳膜,“那就……只能换我来想你了。”

卿云歌一愣。

此刻,传讯灵石的光亮忽然更加的灼目了,空旷的屋子里,窗帘随风自动,窗外的热闹与窗内无关。

寂静中,只能听见他柔情似水的声音,还有她的心跳声。

一字一句,像是在说着这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

白衣男子绯色的唇微微凑近,然后低声道:“我很想你,卿卿。”

不过只是简简单单的六个字,却让卿云歌的身子轻轻地颤了一下。

一种无法诉说的情愫自心脏处传来,然后顺着血液流变了全身,酥酥麻麻,仿佛电流过体。

心跳忽然快了几秒。

卿云歌盯着手中的传讯灵石半晌,没有说话。

这个人,情话说得可还真是好听啊。

但她偏偏还听得很开心。

这大概就是喜欢?

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微微松了一下,卿云歌轻轻地吐了一口气,然后轻咳了一下:“才多久。”

言下之意,她才不信呢。

“不久。”很快,那边就传了一声轻笑,轻笑声落,是他性感的吐息声,“只不过我每时每刻都在想你。”

“多一秒,就多一分。”

完了,要命啊!

卿云歌觉得自己必须得进入正题了,要不然这样子下去,她估计真的要忘记正事了。

怪不得前世有一句话叫做,恋爱中的人是傻子。

她这还没恋上呢,脑子都没有以前灵活了。

“咳咳咳,那个什么……”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开门见山地问道,“你是不是跟人皇的关系很好?”

“怎么?”容瑾淮听到这个问题的时候,好看的眉蹙了蹙。

这丫头难不成记忆被封存,居然还记得君临?

难不成君临以前做了什么事情让她记忆犹新?

君临:“……”

他觉得他实在是需要和某些人断交了。

“嗯我有个朋友,她给我说她被暗黑之域的一个恶魔抓走了。”卿云歌开始胡编,“那个恶魔不让她走,但是她必须要回到人族来,所以我想问问你能不能给人皇说一声,让他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大天使?”

九位守护者之间肯定都关系紧密,想必都有着传递消息的方法。

“朋友?”容瑾淮的眸色骤然深幽,瞳底的金光更盛,“你确定是你的朋友,而不是你自己?”

“卿卿,你可不要骗我。”

说到这句话的时候,他柔和的声音已经有些沉了。

他了解她至深,怎么会不知道她的朋友都有谁?

她的那群朋友中,唯一和恶魔一族有关系的,就只有慕月了,可是慕月身边有着慕家的高手在保护着,根本不可能被恶魔抓走。

而且,能将慕月抓走的恶魔,根本过不了混沌大陆的天堑。

那么,卿卿口中被抓走的人,恐怕不是什么朋友,而是她自己。

容瑾淮不过是思索片刻,就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

是了,以她的性子,一般不会主动同他讲什么。

就算是在以前,有什么事情也都藏在心里,然后一个人去承担。

好多让他都可能无法解决的事情,她都一个人挺过来了。

也幸好是挺过来了,否则,他真的是要疯掉了。

她这一次,居然还想瞒着他?

她是想把他气死么?

“你现在在暗黑之域?”想到这里,容瑾淮的声音更加沉了,“哪个恶魔把你抓走的?”

让人皇把这个消息透露给大天使?

难不成……是切西菲尔?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白衣男子的瞳孔中浮起了暴怒之色,仿佛墨云汇聚,暴风来临。

“都说了不是我啊。”卿云歌还真的没有料到,他居然没有被她骗到,甚至,还直接猜到了真相。

这什么智商,简直是变态!

要是分一点给她家蠢剑灵就好了。

但是她是真的不想让他担心,毕竟青龙国还有事情等着他去处理。

而且,他就算修为再高,也高不过切西菲尔吧?

于是,她只能含糊道:“你想哪儿去了,我要是在暗黑之域,还能这么淡定的和你传讯?”

这一句话说出来之后,那边沉默了好一会儿。

就在卿云歌以为是不是传讯链接已经掉了的时候,对方这才开口说话了:“我会帮你联系人皇的。”

“卿卿,我去处理事情去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话音一落,不待她开口回答,传讯灵石的光芒黯淡了下来,然后链接一下子断掉了。

“这不会是……生气了吧?”卿云歌一愣,因为她分明听出容瑾淮最后两句话的口气有些不太对劲。

她可以很确定,容瑾淮是生气了。

而且,似乎气得都不想和她说话了。

她是做了什么惹他不快的事情么?

“男人的想法真是奇怪。”卿云歌想了半天,依旧百思不得其解,“算了,说不定是因为事务太繁忙了。”

“还是趁这个空闲期,去转一下暗黑之域的中心区吧。”

这样想着,卿云歌从窗户边起身,就来到了门外。

诚然,通过大天使来搅乱暗黑之域的秩序,只不过是其中的一个想法而已,她不可能就就指望这一条路了。

羽毛说得没错,其他方法都比不过寻找暗夜笛。

若是能成为了暗夜笛的主人,现在的所有困难,都可以迎面而解了。

现在可以确定的是,暗夜笛就在暗黑之域,只不过暗黑之域太过大,要是想找起来,恐怕不是那么的容易。

出了屋门之后,那两只被莉莉丝吩咐负责她起居的魅魔就立马跟了上来,她们低眉顺眼,一左一右站在她的后面。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挑了挑眉,然后朝着其中一只魅魔勾了勾手,邪肆一笑:“你叫什么名字?”

“奴名贝蒂。”那只魅魔先是愣了一下,然后才恭敬地说道。

“嗯,不错的名字。”卿云歌勾了勾唇,伸出食指来,挑起了贝蒂的下巴,她眯着眼睛说道,“那么小贝蒂,你告诉我,暗黑之域你熟悉么?”

她虽然不喜欢被人跟着,但现在,暗黑之域于她来讲是一个陌生的地方,她需要这两只魅魔给她做讲解。

这样才方便她去找暗夜笛和逃跑。

“大人有什么想问的,奴只要知道,一定会回答。”贝蒂被迫抬起了下巴,她怔怔地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仿佛被那张绝美的脸迷了眼。

怎么这个人类少女无视了她们的魅惑,反而让她感觉她自己被这个人类少女所魅惑了?

贝蒂晃了晃脑袋,才把那种眩晕感从脑袋里甩了出去。

“好了,你在这里守着。”卿云歌很满意地点了点头,“贝蒂跟我出去,带我看一看你们恶魔生活的地方。”

“遵命。”另一只魅魔也很恭敬,她俯了俯身,然后就笔直地站在门口,一动不动。

“暗黑之域可有什么值得注意地方?”卿云歌背着双手,走出了屋门,然后就停住了脚步,回过头去,问一旁的贝蒂,“譬如,有什么地方不能去?”

暗夜笛在暗黑之域这么久了,都没有成功地认主,要么就是因为它所待的地方太过的危险和隐秘,要么就是有缘之人一直没有来。

“大人,您有着陛下的照顾,这暗黑之域的中心区您可以随便去。”贝蒂恭敬地答道,“而且,任何地方您都不需要花晶石就可免费享受服务。”

“嗯,这倒是不错。”卿云歌轻轻地应了一声,没想到切西菲尔还给了她这么一个特权,她接着问道,“那中心区之外呢?”

“中心区外相对混乱,您出去的话,可能会被一些流浪的恶魔伤害,他们是不受中心区管辖的。”贝蒂连忙说道,“所以,您还是不要去的好。”

卿云歌的神色依旧波澜不惊,她甚至还浅浅地笑了笑:“所以小贝蒂你的意思是,这中心区外我也可以随便去咯?”

“大人您?”贝蒂愣住了。

怎么这个人类少女看起来这么淡定?

按理说人类是九族中最胆小的种族,听到恶魔会直接被吓跑吧?

“我怎么?”卿云歌挑眉一笑,“你是觉得我太过镇静了吗?”

听到这句话,贝蒂垂下头去,没有接话。

她这个时候算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陛下会带回来这个人类少女,确实跟其他人类有些不同。

“中心区外除了那些流浪的恶魔,还有什么?”见到贝蒂沉默不语,卿云歌淡淡地问道。

“还有很多暗系玄兽,它们的实力要比大人您家乡那边强得多。”贝蒂低声说道,“而且大人,如果您想去中心区外的话,有一个地方,您一定要远离,否则,连陛下都可能救不了你。”

“哦?”卿云歌漫不经心道,“什么地方?”

这个地方,很有可能就是暗夜笛的所在之处。

要不然贝蒂也不会说,切西菲尔都救不了她的话了。

“魔渊。”提到这个名字,贝蒂的声音有些颤抖,“那里,连莉莉丝大人都不敢去。”

“魔、渊。”卿云歌轻轻地将这个名字重复了一遍,继而勾唇一笑,“小贝蒂你这么害怕,难不成因为那个地方,有大君主兽?”

她虽然也不清楚莉莉丝的实力,但莉莉丝作为魅魔之首,想必应该低不到哪儿去,可能就比切西菲尔差了一点。

这一句话一出,贝蒂的脸色瞬间煞白,她玲珑有致的身子忽然哆嗦了起来,然后颤抖道:“大人,您说对了,魔渊确实有着大君主兽。”

闻言,卿云歌一怔。

这么巧?

乱猜都能猜对?

可就算是大君主兽,也不会让面前的这只魅魔害怕成这个样子吧?

“不、不过,不是普通的大君主兽。”贝蒂感觉自己的嗓子发干,但她还是硬着头皮说了下去,“是九星大君主兽。”

“哪一位?”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骤然一变,凌厉无比,宛若刀刃。

贝蒂的身子又颤抖了一下,她停顿了好久,才终于把那个名字说了出来说了出来:“深渊裂骨龙。”

深渊裂骨龙,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排名第六。

就算小九日后能突破到九星大君主兽的层次,也不过是排名第七罢了。

怪不得,连莉莉丝都不敢轻易去魔渊。

但是,这更加能证明,魔渊是暗夜笛最有可能在的地方。

万不得已,她最后还是去一趟魔渊。

卿云歌一下子沉默了,半晌,她才说:“今天先带我去中心区逛逛吧。”

闻言,贝蒂松了一口气,她恭敬地说道:“大人,您跟我来。”

如果这个人类少女真的要去魔渊的话,那事情就糟糕了,幸好,她被深渊裂骨龙的名号给吓住了。

“前面带路吧。”卿云歌淡淡地应了一声,然后跟在了贝蒂身后。

她倒是想看看,这传说中暗黑之域的中心区,到底是什么模样。

……

与此同时,君临已经从混沌大陆出发了。

而就在他马上要到达暗黑之域的入口处时,他身上的传讯灵石发热了。

“又是哪个混蛋给我传讯?”君临迫不得已停了下来,然后掏出传讯灵石一看,傻眼了。

他犹豫着要不要接通传讯,结果还没等他接通,声音就已经传了出来,极其的冷然,只说了一句话。

“君临,她是不是出事了?”

“我靠你居然强制传讯?”君临差点从空中栽下去,他好不容易稳住身形,怒道,“你这样是在逼我。”

容瑾淮实在是太过分了!

这么欺负他!

“告诉我,她是不是出、事、了!”

那边依旧是这么冷冷的一句话,但言语之中,难掩暴虐之气。

仿佛下一秒,声音的主人就会让天下生灵为祭,万里血流成河。

“她?谁?”君临一懵,半晌,他才反映过来,“你怎么知道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忽然意识到了不对劲。

他是知道他这个老友为了小丫头立下了生灵血誓,一旦小丫头有危险,容瑾淮便会立刻感觉到。

难不成……他是因为生灵血誓才发现的?

然而,对方显然不打算和他多说什么,直奔主题:“她被切西菲尔抓到了暗黑之域对不对?”

靠,这都知道了?

君临更傻眼了,他问:“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你现在在哪儿?”声音逼得更紧了。

“我就在暗黑之域的入口处啊。”君临也懒得弄明白容瑾淮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他无语道,“要不是你给我传讯,我现在已经见到切西菲尔了。”

听到这句话,远在卡撒大陆的容瑾淮沉默了一下,然后淡淡地说道:“你等我一会儿。”

“等你做什么?”君临一愣,然后立马想明白了,“得了你别来了,你修为还没有恢复,要是被切西菲尔看出来就不好了。”

“我不来?”闻言,那边微微冷笑一声,“如果我不来,你确定以他的性子,会给你面子放人?”

“喂!你这个时候还损我?”君临气得不行,“反正你不许来,大不了我叫上蒂兰和我一起来。”

“切西菲尔也不会给月光女神面子,否则,他就不是他了。”容瑾淮冷冷地说道,“你把他抓了人类少女的事情,告诉薇若兰,让她来。”

“薇若兰?”君临一愣,“薇若兰都和切西菲尔反目成仇了吧?她管用?”

“然后,你现在去告诉切西菲尔。”容瑾淮根本没有回答这个问题,声音带上了一丝狠戾,“若是他敢动她一根汗毛,我不介意,让暗黑之域,从此变成传说!”

这句话中的杀意太过凛冽,让君临都不由地震了一下,他握着手中的传讯灵石,低声喝道:“你疯了?”

“我是疯了。”闻言,对面的声音稍稍地缓和了一下,“早在千年之前,就已经疯了。”

听到这句话,君临一下子沉默了。

他当然知道这个素来心如冰雪的人为什么会发疯。

只要是有关她的事情,容瑾淮都会失态。

“我会按你所说的去做。”君临感觉自己的嗓音有些哑了,“但是,你绝对不能来,你若是来了,我还得多保护一个人。”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也不待对面回答,就直接掐断了传讯。

君临略略思索片刻,然后伸出手,在空中虚画了几下。

不一会儿,他的面前就出现了一个白色身影来,显然只不过是一个虚影罢了。

“君临?”白影有些诧异,“用幻影之书唤我有什么事?”

幻影之书是守护者们联系的工具,除非是发生了什么大事,否则不会被动用。

“薇若兰,你现在来暗黑之域一趟。”君临的声音很沉,“切西菲尔,他抓了一个人类。”

闻言,薇若兰先是一愣,继而嗤笑一声:“他抓了一个人类和我有什么关系?去暗黑之域的人难道不应该是你吗?”

“是一个人类少女。”君临接着说道,“很美。”

薇若兰本来都打算中断幻影之书了,结果,她听到了那两个字——很美。

顿时感觉胸腔之中,涌起了一丝怒气。

但她还是忍住了:“美就美,管我什么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就单方面地停止了幻影之书。

君临眼角一抽,然后摸了摸鼻子:“看来薇若兰又恼羞成怒了呢。”

“也不知道切西菲尔是不是柳下惠,面对薇若兰这么一个美女,竟然都不予理睬。”

“不过,我的目的也达到了。”

君临知道,虽然薇若兰嘴上说着管她什么事,但实际上,她已经气得不行了。

说不定这个时候,薇若兰已经从圣空之城出发,准备来暗黑之域了。

啧啧啧,看来暗黑之域又要闹腾了。

谁让切西菲尔劫谁不好,偏偏劫了小丫头。

大恶魔应该庆幸一下,某人的修为没有恢复,否则,暗黑之域就不仅仅是闹腾那么简单了。

可能真的会……变成传说啊。

……

“怎么样,小东西如何?”黑色的城堡里,俊美的男人坐在宝座上,轻晃着手中的透明高脚杯,里面的绯红色液体泛着迷人的光,看起来无比的诱惑,“没哭没闹吧?”

“很镇静呢。”听到这个问题,莉莉丝撩了撩酒红色的头发,妩媚一笑,“我还是头一次见到,来到暗黑之域还真镇定的智慧生命。”

“那就好。”切西菲尔抬眸微笑,“要是害怕了的话,可就真的不好玩了。”

“哟,切西。”这时,莉莉丝朝着男人抛了个媚眼,打趣道,“怎么,你是看上那个人类小女孩了?”

“不行么?”切西菲尔耸了耸肩,“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人类的诗句你倒是背的很熟。”莉莉丝也耸肩,“可惜你不是什么君子,你只是一只恶魔。”

“暗黑之域里,敢同我这么说话的,也只有你了吧?”听到这句话,切西菲尔轻扯唇角,然后靠在宝座上,朝着下方的魅魔招了招手,“上来,陪我坐会。”

“不怕别人看到后会吃醋?”莉莉丝倒是很无所谓,她走上前去,然后就在切西菲尔的旁边坐了下来。

高耸的胸脯紧贴着身边的人,她直接将酒杯从他的手中抽走,然后递到唇边,喝了一口。

喝完之后,莉莉丝的眉头皱了皱,道:“真难喝。”

“乖,难喝就别喝。”切西菲尔毫不在意,他重新将杯子拿了回来,然后把杯中的红色液体一饮而尽。

喝完之后,他随手扔了下去,然后一把搂过身旁的魅魔。

“我带回来一个人类,你好像……有些不开心。”切西菲尔的手指轻轻地划过她妖媚的脸庞,然后在她耳边轻轻地吐气。

“我倒是没这种感觉。”莉莉丝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她勾唇,妩媚一笑,“不开心的,应该另有其人吧?”

纤细的手指抚上了男人的胸膛,声音带着蛊惑的气息:“薇若兰·米嘉尔。”

“提她做什么。”切西菲尔抓住莉莉丝乱动的手,然后漫不经心地说道,“她又不会来我的地盘。”

然而,这句话刚刚落地,外面就传来了一声尖锐的叫声,瞬间响彻了整个暗黑之域。

“切西菲尔你这个花心鬼,给我出来!”

------题外话------

明天放假啦,然而还是的苦逼地去图书馆(╥╯^╰╥)。

云歌:某人生气了怎么办?

在线等,急!

接着科普:米迦勒,据《圣经》记载,与撒旦的七日战争中,米迦勒奋力维护神的统治权,对抗神的仇敌,最终将其击败。

路西菲尔之后的天国副君,大天使长。

我随便改了一下他的名字用作了薇若兰的姓噗……

玛门:原罪之贪婪,地狱七君主之一。

昔拉:九大堕天使之一,寓意“杀戮”。

所以我哪里是懒得取名啦,很有含义的!

(理直气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