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为了她,逆天何妨?(已重写)/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漆黑的天空之上,只有一轮血色的弯月,映着直入云霄的城堡,显得别样的阴森恐怖。

而在血月之下,漂浮着一个白色的身影。

那是一个女子的模样,她的背后有着纯白色的六翼,看起来辉煌而神圣。

面容高贵而圣洁,仿佛水中独自盛开的一朵白色莲花。

出尘不染,遗世独立。

那白色的翅膀边缘还有着浅浅的光芒在流动着,女子的头上戴着一顶金冠,头发如同金子般灿烂。

在如此阴森的世界里,她仿佛一道刺破静谧黑暗的光。

女子正是薇若兰·米嘉尔。

薇若兰在自己的宫殿里想了半天,最终还是一个忍不住,跑到了暗黑之域来。

真的是气死她了!

切西菲尔以前为了摆脱她,和她手下的天使有纠缠她都已经将事情揭过去了,现在倒好,竟然又找来了一个人类?

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想到这里,薇若兰的胸脯剧烈地耸动起来,她原本白皙的脸被气得绯红,见到在她喊完话之后,城堡里的人居然没有半点反应,于是更加生气了。

“听到没有切西菲尔,你给我滚出来!”

又是一声尖叫响彻了黑色的天地。

“谁啊,谁在那里嚷嚷,不要命了?”守护者城堡的恶魔骑士已经不耐烦了,也是一声怒吼,“敢直呼陛下的名讳,活腻歪了吗?”

然而,就待他准备去看一眼到底是谁这么大胆的时候,忽然,他只感觉面前一道影子飞速而过,然后一只手直接提起了他的衣领。

下一秒,恶魔骑士的耳畔响起了一个阴沉沉的声音。

“你说的不要命的人,是我吗?”

薇若兰咬牙切齿地从牙缝里挤出来这一句话。

恶魔骑士这才看清楚眼前的白影是谁,而等他看清楚的时候,吓得差点直接坐到了地上。

“大、大大大天使大人!”他结结巴巴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吐出了一句话,“您、您怎么来到了这里?”

见、见鬼!

上一次大天使闯暗黑之域还是几千年前吧?

虽然在几千年前他还没有出生,但也听其他恶魔说过,那一次大天使为了找陛下,几乎将整个暗黑之域都翻了一遍。

然后她竟然是在中心区的一家酒馆里找到的,那个时候陛下正抱着两个女性恶魔,享受着她们的服务。

虽然不知道最后的结果是什么样子,只知道的是,大天使一怒之下,直接炸了那个酒馆。

怎么这一次,大天使又一脸气势汹汹的来这里了?

“我不能来?”薇若兰冷哼一声,然后将手中的恶魔骑士直接扔了出去,冰冷的声音猛地拔高了,“切西菲尔,你要是再不出来,我就把你的护卫队全部杀掉!”

说着,她冰蓝色的双眸浮起了一抹杀意,然后两只手一抬,橙色的光芒就在她的掌心之中流动了起来。

光芒浮现的那一刻,守护者城堡的恶魔骑士们都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对他们来说,光明系玄力就是他们最讨厌的东西。

“啧啧啧,薇若兰,一来就这么大动肝火,可真不像你啊。”还没等橙色的光芒凝聚成形,下一秒,城堡内就传来了一个富有磁性的声音,“到了我的地盘,你可不能像在圣空之城那样*任性。”

男人低沉的声音刚刚落地,紧接着,黑色的城堡外又多出了一道身影。

看到来人,薇若兰的神色微微一变,然后停止了玄力的凝聚。

切西菲尔眯起眼睛,环抱着双臂站在薇若兰的对面,他的背后,同样是巨大的六翼,只不过是深沉的黑色,刚好与圣洁的白色相反。

天使和恶魔,两种完全对立的生物,在这一刻同时出现了。

然而,接下来却是诡异的平静。

恶魔骑士在下方战战兢兢地看着两个他都无法去仰望的人,只感觉小腿肚子一直在哆嗦。

真是要命!

虽然有幸见到陛下和大天使的真容,可是他还是觉得好害怕啊。

不光城堡这里沉寂一片,中心区这个时候也一下子寂静下来了。

显然,薇若兰先前的那几声尖叫,直接传遍了整个暗黑之域。

薇若兰不说话,切西菲尔也就不说话,他好整以暇地看着眼前的大天使,暗紫色的双眸中浮光流动。

恶魔六翼与天使羽翼在这一刻折射出了绚烂的光芒。

“我听说你从混沌大陆带回来一个人类?”薇若兰无法忍受这样的沉默,最终还是她先开口了。

“嗯——?”切西菲尔显然没有料到他这个对头会问出这么一个问题,他稍稍地愣了一下,然后薄唇轻启,缓缓吐出几个字,“这与尊贵的薇若兰殿下有什么关系?”

眸中掠过一丝疑惑,按理说,他把小东西带回来的消息连暗黑之域都没有传遍,圣空之城离着这里这么远,薇若兰是怎么知道的?

“切西菲尔你!”薇若兰被这么风轻云淡的语气气得不轻,“你忘了神玄岛定下的条约了吗?”

“没忘,我的记忆力一向很好。”切西菲尔打了一个响指,懒洋洋地说道,“可是我又不打算杀那个人类,应该没有违反吧?”

“不杀?”听到这句话,薇若兰的声音更冷了,“那你想做什么,让她当你的王后吗?”

“怎么,不可以?”切西菲尔微微偏头,他语气带笑,“至少,比你适合吧?”

“薇若兰殿下。”

他说的每一个字,都仿佛从深渊中回响出来的声音。

每一个音节,都带着特有的蛊惑之力。

薇若兰死死地盯着眼前俊美的男人,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她才冷冷地说道:“好,抛去守护者条约,那么我们之间的约定呢,你也忘了?”

她不信,切西菲尔连那个约定都想违反。

闻言,切西菲尔的眸色微微一变,复杂的情绪在瞳孔中一闪而过,他声音低沉道:“没有忘。”

薇若兰松了一口气:“那你赶紧把那个人类少女送回……”

然而“混沌大陆”四个字还没有说完,男人又开口了:“可是,我也没想遵守。”

听到这句话,薇若兰倏地抬起头来,冰蓝色的眸子中寒意盛盛,她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一样:“切西菲尔,你居然骗我!”

说完之后,她的身上又开始浮现出圣洁的橙色光芒来,而这一次,光芒比先前更盛。

那些实力低微的恶魔骑士已经在这股光芒的照耀下,直接晕了过去。

毕竟,大天使拥有的光系玄力可是最纯净的,根本不是他们所能抵挡的。

更令人震惊的是,随着橙色光芒的大盛,连通体纯黑的城堡,竟然有一部分,已经变成了白色。

看到这一幕,切西菲尔的眸光骤然凌厉,他冷冷地警告:“薇若兰!”

然而,薇若兰的像是根本没有听见一样,依旧凝聚着光系玄力。

“哎呀呀,怎么我一来就看到这么剑拔弩张的场景呢?”就在切西菲尔准备动手的时候,城堡前出现了第三个身影,那个身影抱怨了一句,“你们打了几千年了,还没有打够吗?”

“人皇?”看到来人,切西菲尔的动作微微地顿了一下,但双眸仍紧锁着薇若兰窈窕的身姿。

这第三个身影正是君临,他是看到情况有些不对劲,才进来的。

本来以为薇若兰一个人就能搞定切西菲尔,但目前来看,貌似事情更加糟糕了啊。

“好了好了,我亲爱的大天使和大恶魔,有什么事情不能坐下来好好地聊一下呢?”君临站在两个人中间,摊了摊手,“如此良辰美景,破坏了可就不好了。”

听到这句话,切西菲尔轻轻地哼了一声,然后果真就停下了动作,然而薇若兰却依旧站在那里,保持着先前的姿势,她的双眸死死地瞪着切西菲尔,恨不得把他一口吞掉。

“瞧瞧着城堡,怎么变成一半黑一半白了?”君临尴尬地转移话题,然后眸色沉了沉。

他伸出右手,在虚空中一握,然后令人惊奇的一幕发生了。

原本已经有一半变成白色的城堡又以肉眼可及的速度恢复成了黑色,仿佛先前不过是一场幻觉。

看到这一幕,薇若兰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她也只好停止了动作,然后恨恨地看了一眼某人皇:“行君临,你了不起,你的玄力是时间系,我不跟你斗。”

说完之后,她冷冷地哼了一声,然后天使六翼微微一展,就破空而出。

只听“刺啦——”一声响,黑暗的天空忽然裂开了一刀口子,然后薇若兰就从那道口子里出去了。

看样子,薇若兰已经不想在暗黑之再多呆一秒钟了。

从暗黑之域出去一共有几个办法,一个就是通过迷宫走出去,第二个就是通过破碎虚空直接传送,还有一个用蛮力直接撕开暗黑之域的结界,最后一个就是成为暗夜笛的主人了。

不过,比起后面三个,第一个还是最靠谱的一些。

毕竟,能徒手撕开结界和破碎虚空的智慧生命,整个九族世界也不超过二十个。

而在薇若兰通过结界撤出去的时候,暗黑之域重新恢复了平静,空气中被光明系玄力逼退的暗系元素再度活跃了起来,那些晕过去的恶魔骑士也悠悠转醒,一个个茫然不已。

“唔,惹人心烦的人终于走了。”切西菲尔又打了一个响指,然后他看向了一旁的黑衣男人,挑眉一笑,“怎么,你也是来为了那个人类少女找我?”

不待君临答话,他便又接着说道:“放心,人皇,我不会伤害你的子民,相反,我会好好地待她。”

“你们人族若是出了一个恶魔族的王后,想必也能沾点光吧?”

听到这句话,方才神情还十分肃穆的君临下巴差点没掉下来,他目瞪口呆:“恶魔族的王后?”

他的亲娘哟,这个家伙难不成看上小丫头了?

开玩笑呢吧!

小丫头虽然很优秀,但目前没有完全接触封印,怎么会被切西菲尔看上?

“嗯,看上了。”切西菲尔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面前人震惊的目光,他受了翅膀,然后不紧不慢地朝着城堡内走去,低沉的声音随风入耳,“要不要来喝一杯?”

见到君临仍站在原地不动,他又补充了一句:“神玄岛的酒哟。”

听到这句话,君临才回过神来,然后拍了拍自己的脑袋,跟上前去。

面上虽然仍然波澜不惊,但内心已经纠结成了麻花。

他千算万算,没有算到切西菲尔竟然想把小丫头留下来做他的王后!

难怪刚才薇若兰那么生气,这要是传出去,整个九族都要震动啊。

就在君临纠结万分的时候,他的脑海里忽然响起了先前容瑾淮对他说的一句话,他还能感觉到那人说这话时候,杀机四溢。

“君临,你告诉切西菲尔,她是我的人,让他不要妄想一分。”

“否则,九族就可以变成八族了。”

君临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

他知道,容瑾淮竟然能说出这样的话,那么必然不是作假。

毕竟,他这个老友的身份,哪里仅仅只是青龙国的世子和龙族王子那么简单啊。

容瑾淮若是想,暗黑之域会直接化为灰烬。

不行,他必须让切西菲尔把小丫头放回去。

思索到这里的时候,君临已经跟着切西菲尔来到了城堡的大殿里,在这里,他又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老朋友。

“嗨,亲爱的君临。”莉莉丝先开口了,她妩媚一笑,“前一阵子听切西说你出来了,我还以为是假的呢,没想到你居然直接来暗黑之域了。”

看着这位身材十分火辣的魅魔之首缓步向他走来,君临有些头疼,他后退几步,连忙道:“昔拉,你离我远一点。”

“这么见外的叫法?”莉莉丝果然就不动了,她耸了耸肩,“还真是让我伤心。”

“好了莉莉丝,你又不是不知道,人皇那么一个洁身自好的人。”切西菲尔手抚着下巴,轻声一笑,“你这样会吓到他的。”

君临:“……”

他居然又被嘲讽了!

洁身自好有错吗!

“来,我的老朋友,尝尝这酒。”切西菲尔直接挥手,“可要接稳了。”

话音刚落,一杯酒就出现在了空中,然后很有目的性地朝着前方飞去。

君临的神色微微一变,然后手一抬,透明的高脚杯就静止在了空中,他将杯子拿了下来,然后看着里面绯红色的液体,并没有喝。

“时间静止啊……”切西菲尔鼓了鼓掌,然后微笑,“没想到你避世那么多年,实力反而精进了。”

“切西菲尔,我来确实是为了那个小丫头。”君临直接开门见山,他握着杯子,语气沉沉,“你若是喜欢这样子的人类,我不介意在人族给你举行一场选美大会,你要几个都可以。”

听到这句话,莉莉丝先是一愣,然后她便很有眼色地离开了黑色的大殿。

“嗯?”切西菲尔也稍稍地怔了一下,他双手交握,“怎么,那个小东西难不成还是你的相好?不过我怎么记得,四灵学院的院长才是啊。”

“话可不要乱说。”闻言,君临的眼角微微抽了一下,“反正,小丫头十分的重要,而且,她不是你可以碰的人。”

那句“她不是你可以碰的人”让切西菲尔的眸色骤然深幽,声音也一下子沉了下来:“你把话说清楚。”

君临挑了挑眉,然后缓缓地说出了一个名字。

“诺兰·格兰德。”

听到这个名字,切西菲尔慵懒邪魅的神色终于变了,他倏地抬起头来:“她是他的人?”

君临耸了耸肩:“我不想骗你,但事实却是如此。”

他知道切西菲尔的反应为什么会这么大,因为这位大恶魔是少有知道他那个老友身份的人。倘若今天换成了兽王或者龙族族长,这个名字都不会有什么太大的影响。

切西菲尔一下子沉默了下来,良久,他才低笑了一声:“那还真是麻烦了。”

笑声很低,但却诱惑无比。

君临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果不其然,下一秒,切西菲尔又开口了,他面带微笑:“可是怎么办呢,就算知道小东西是他的人,我也依旧不想放人。”

“你这是在做错事!”君临脸色一变,“你知道他的身份。”

“是,我知道。”宝座上的男人依旧不为所动,“但是让我放了小东西,门都没有,除非……”

顿了顿,他说:“除非他亲自来。”

听到这句话,君临感受到了无力,他不是不可以带着小丫头直接出去,但是暗黑之域不是他的地盘,切西菲尔若是想把一个人藏起来,就算是他也找不到。

容瑾淮亲自来?

不,绝对不可以。

就算他想来,自己也要阻止他来。

两人一时僵持到了那里,谁也不肯退让一步。

最终,还是切西菲尔微笑着打破了沉默,他晃动着杯子里的酒,漫不经心地说道:“看来,诺兰对小东西也没有多重视,如果视她为心尖宝的话,怎么不亲自来和我谈呢?”

君临一下子沉默了下来,不知道怎么回答。

他根本不可能告诉切西菲尔,容瑾淮的修为因为强行切断了凤璃剑和神凰之间的联系而受损,如果告诉了,那么这位恶魔一族的守护者会更加的肆无忌惮。

这里是暗黑之域,是他的地盘,如果换做是混沌大陆的话,那么他一个人就可以解决掉切西菲尔。

就在黑色的大殿一片沉寂的时候,忽然,又响起了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那声音缓缓说道:“既然切西菲尔你这么想见我,我不出现的话,倒是有些说不过去了。”

声音一落,大殿里又出现了一个人影。

男子的身姿高大而挺拔,一袭白衣纤尘不染,他面容柔和清润,凤眸狭长。

仅仅是站在那里,就让人感受到了无与伦比的清贵与高华。

白衣倾天下,君身染风华。

《朱颜榜》的评价,名副其实。

他和这黑色大殿看起来格格不入,仿佛黑色潮水中白色的花。

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

“你……你你你!”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君临整个人都惊呆了。

我靠!

这家伙不是说不来的吗?

怎么他一个不注意,这家伙就蹦到暗黑之域来了?

而且……

君临忽然瞪大了眼睛,像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东西。

他奶奶的!

这家伙的修为什么时候恢复的?

不会是用了什么强行提修为的秘法吧?

如果是秘法的话,可是会对神魂造成很大的伤害的!

轻则损伤,重则破碎。

这个时候,君临想起了一件事,就在几年前的时候,他这个老友的神魂有一次就到了破碎的边缘。

后来听容瑾淮提起,是因为小丫头在异世的时候受到了生命危险,可是那个时候却没到她该回来的日子。

于是他强行逆转天道法则,把自己的力量传送到了那个世界,和那个世界的一个本土人合作,才将小丫头从死亡的边缘线上拉了回来。

这不仅仅是逆天而行,还是跨世界,这根本不被天道所容忍。

所以那一次,天道降下了严厉的惩罚,让那个风华绝代的男子几乎再一次死去。

幸好,他挺过来了。

而这一次……君临真的是想把他一巴掌拍晕过去。

妈的!

他这么一个素养好的人都想骂人了。

希望这个家伙不要用什么秘法才好。

容瑾淮依旧若无其事,他先朝着君临颔了颔首,这才回过头去看向宝座上的俊美男人。

挑了挑眉,他眼眸含笑,道:“如何,现在我来了,你应该放人了吧?”

听到这句话,切西菲尔先是愣了一下,继而沉默。

很长很长的一段平静之后,他才笑了一声,摇了摇头:“没想到啊没想到,诺兰殿下也会有这么着急的时候,我还以为,自从那件事情之后,你的心也就死了。”

唇边浮起一抹讥讽:“怎么,这么快就变心了?我还真是替璃尊者感到难过啊。”

他关注过诺兰·格兰德和凤凰族公主凤青璃的事情,自然也知道昔年凤青璃是为了保护她的子民们而死。

他更知道,当年为了凤青璃,诺兰几乎毁了整个兽族。

而如今,凤青璃死了,诺兰也爱上了别人。

真不知道是悲哀呢,还是可笑呢。

闻言,容瑾淮蹙了蹙眉,他知晓切西菲尔一定是误会了什么事情。

但是他没有解释,声音依旧波澜不惊,但带着不容拒绝的权威:“这与你无关。”

而一旁的君临一懵。

这什么跟什么啊,小丫头不就是青璃吗?

真正决定一个人是谁的是其神魂,而不是*。

更何况,小丫头的神魂根本就没有经过轮回,连一丝一毫的杂质都没有,只不过是记忆被封印罢了,怎么能说容瑾淮就爱上了别人?

切西菲尔说的这是什么屁话!

君临瞟了一眼白衣男子,见到他并不想将这件事讲明白,于是自己也就懒得开口了。

左右不管是小丫头还是青璃,都跟大恶魔无关。

解释的话,还要牵扯出一堆事情来,到时候会更麻烦。

“哼,与我无关。”切西菲尔微微冷笑一声,他的声音顿了一下,然后邪魅一笑,“你想让我放人,也可以,不过我有一件事,想让诺兰殿下帮我去做了。”

容瑾淮虽然站在切西菲尔的下方,可周身萦绕的那王者气势,却让人感觉没有人敢凌驾在他之上。

“切西菲尔。”白衣男子轻轻地笑了笑,笑声之中却带着一抹嗜杀之意,“你没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他说话的声音向来很轻,但没有人敢置疑。

因为胆敢置疑的人,都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千年之前,诺兰·格兰德让整个兽族闻风丧胆。

千年之后,容瑾淮依然让人族为之所摄。

听到这句话,切西菲尔的脸色微微一变,然而不待他说些什么,大殿里忽然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

脚步声的主人正是先前离开的莉莉丝·昔拉,她高耸的胸脯因为剧烈的奔跑而震颤着。

看起来是十分香艳的一幕,但大殿之内的三个人都没有心情去看。

“切西,出事了!”莉莉丝停下来之后,喘息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小女孩,她出事了!”

这一句话让三个人同时回过头来,他们冰冷的目光让莉莉丝都感到了一丝恐惧。

“这位是……”莉莉丝这才发现这里还有一个她不认识的人,然后她看了一眼切西菲尔,等待他的发话。

然而,她没等来切西菲尔的命令,却被一只手扣住了咽喉。

五根手指修长苍白、骨骼分明,看起来就像是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

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只很美的手,想必手的主人也拥有着很美的面容。

可是莉莉丝只从这只手中感受到了惊惧,因为她根本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就被那只手提了起来。

她喘不过气,并且她发现她竟然连玄力都无法凝聚了,遑论逃脱禁锢。

“你说什么?”紧接着是冰冰冷冷的声音,“谁出事了?”

声音中的寒意太过凛然,莉莉丝只感觉到自己的肌肤上也镀上了一层冰,冷得她打了一个寒颤。

“是,是切西带回来的人类小女孩。”她好不容易才从喉咙里挤出来这么一句话,然后目光看向了宝座上的男人,眼神之中带了一丝绝望。

这个人到底是谁?

实力怎么如此之高?

然而莉莉丝万万没有想到,在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她便感觉到,锁在她咽喉处的五根手指此刻收的更紧了,力气之大,几乎要活活地把她掐死过去。

“诺兰!”看到这一幕,切西菲尔向来玩味的声音带了重重的怒气,他语气沉沉道,“你若是把她杀了,你就更不会见到你的人了。”

他还真的是没有想到,诺兰·格兰德竟然无视了这里是暗黑之域,直接就对莉莉丝下手了。

虽然他也很担心小东西,可莉莉丝毕竟是他的属下,他不会让别人伤害她半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手指倏地松开了。

莉莉丝随之落地。

她玲珑有致的身体此刻剧烈地起伏着,看起来却别样的魅惑。

君临的眼角一抽,他应该提醒一下昔拉的,但是她说的太快了。

谁不知道有人一遇到小丫头的事情就会彻底失态啊。

真的是造孽。

“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容瑾淮虽然放开了莉莉丝,但他的眼神依旧很冷,“快点,我没有耐心。”

莉莉丝这个时候也看出了眼前的这个白衣男子,是连切西菲尔都不敢惹的人,而且先前那一声“诺兰”,她约莫也猜到了这个人的身份。

于是她有些畏惧地看了一眼容瑾淮,咳嗽了几声,才道:“小女孩进到……”

“魔渊里面去了。”

“什么?!”容瑾淮还没有开口,君临失声道,“魔渊?那不是深渊裂骨龙住的地方吗?小丫头是怎么进去的?”

莉莉丝犹豫了一下,在触及到白衣男子满是杀意的目光时,她哆哆嗦嗦地说道:“她甩开了我给她安排的魅魔,然后跑到了中心区外,抓了一个流浪的恶魔,然后让那个恶魔把她带到了魔渊。”

听到这句话,君临脑子里只回响着三个字——完蛋了。

不,不是他完蛋。

而是这群恶魔要完蛋了。

魔渊是什么地方?

魔渊的中心处住着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排名第六的深渊裂骨龙,而且那里是暗系玄兽的群居地,一个不慎,就会被撕成碎片。

他虽然知道小丫头身边有一只帝王兽,可一只帝王兽再怎么能耐也打不过大君主兽啊。

真的是糟糕了。

大殿里一片沉默,只能听见“砰砰——”的心跳声。

良久,一声轻笑打破了这片岑寂。

“切西菲尔,你要庆幸她没有事。”容瑾淮虽然唇边带笑,可是他如画的眉眼间却是凛冽的寒意,声音极冷极沉,“否则,你的暗黑之域,就要没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整个人就从大殿中消失了。

莉莉丝这才敢站起来。

“小东西什么时候进去的?”切西菲尔看到白衣男子离开之后,没有立即跟上,而是皱了皱眉,看向了一旁的魅魔之首。

“就在一个小时之前。”莉莉丝精致的面容之上是劫后余生的庆幸,她拍了拍胸脯,“贝蒂发现小女孩不见之后,就立刻回来禀报我了。”

“那还不算太晚。”切西菲尔微微沉吟了一下,“我们现在也立马去魔渊,但愿能及时将小东西救出来。”

魔渊的外围虽然也很危险,但是比起中心的可怖程度,还是要低了许多。

他们只能希望,这个时间长度,还不足以让她走进去多深。

……

时间回溯到一个小时之前。

卿云歌跟着贝蒂来到了繁华又糜烂的中心区,然后便发现街上的恶魔们都用好奇的眼神打量着她。

有些恶魔的目光太过露骨,让她感觉到自己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大人,您不要理他们就好。”贝蒂跟在她身边,恭敬地说道,“他们是没有见过像您这样的人类,所以才感到好奇。”

“喔,也就是说,我是第一个来到这里的人类了?”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挑了挑眉,“难道你们陛下不是经常喜欢带什么外族的女子回来吗?”

她可不信,切西菲尔会毫无理由地把她绑到暗黑之域来。

如果不是做这种事已经轻车熟路的话,她真的要怀疑切西菲尔的脑子是不是有病了。

“啊?”贝蒂一呆,“怎么可能,陛下向来不沾半点女色。”

“什么玩意儿?”卿云歌掏了掏耳朵,她怀疑自己听错了,“那以前带回来的都是男子?”

不是吧,难不成这位大恶魔……是个弯的?

这句话让贝蒂白皙的面庞血色上涌,她一下子傻到了那里,半晌,才回过神来,然后连忙低下头去,声若蚊蝇:“大人,你想到哪里去了,您是第一个被陛下带回来的外族人。”

这回轮到卿云歌愣住了,她摸了摸下巴,又问道:“我可是听说你们陛下同大天使有很着匪浅的关系呢,貌似同莉莉丝也不差,怎么能说不沾女色?”

“大天使?!”贝蒂哆嗦了一下,“大、大人,您可别在暗黑之域替这个名字,这要是让其他恶魔知道了,肯定会把您丢到中心区外面的。”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

看来,那位大天使在暗黑之域的名声似乎并不怎么好呢。

也不知道容瑾淮有没有成功地帮她办成那件事情,但她感觉,大天使应该是靠不住了,她还是去魔渊一趟比较靠谱。

想到这里,她朝着贝蒂勾了勾手,低声问道:“小贝蒂,除了从中心区外进入魔渊,还有没有别的办法?”

贝蒂一听,连忙摇头:“没有了,大人,您可千万不要想不开去魔渊啊。”

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回答,卿云歌耸了耸肩,然后接着上前走了几步。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她又停了下来,然后指着一处问一旁的贝蒂:“那里是在做什么?”

贝蒂顺着红裙少女的手指的方向望去,看到那里有数十只恶魔在一个酒馆前排着长队。

她恭敬地说道:“他们应该在准备今晚的舞会。”

舞会是恶魔族不可或缺的活动之一,每个夜晚,他们都会在城堡里举行舞会。

“舞会啊……”卿云歌轻轻地重复了一遍这两个字,然后计上心来,“你能帮我弄到一张舞会的请柬么?”

见到贝蒂有些诧异地看着她,她又微笑着补充:“我第一次来暗黑之域,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呢。”

“您在这里稍等一下。”听到这句话,贝蒂不疑有他,她躬身,“我去那里帮您要一张。”

卿云歌目送着贝蒂的身影逐渐远去,然后她勾了勾唇。

她知道贝蒂是莉莉丝派来监视她的眼线,但可惜的是,这只小魅魔太过单纯了,她只是在跟贝蒂说话的时候用上了精神力,就成功地让贝蒂做出了本不应该做的事情。

那么现在她终于可以走了。

“紫冥,出来!”卿云歌低低地喝了一声,然后就把好久没有用到的九幽梦魇叫了出来。

这里是暗元素汇聚的地方,比起小九,还是紫冥更加合适。

喝声刚刚落地,便见红裙少女面前的空地上,出现了一只有着巨大双翅,通体黑色,如战马一般的生物。

它微微俯下身来,然后声音低沉道:“吾主。”

紫冥也发现了这里的暗元素十分的浓厚,不亚于九幽之境,然后它能从传承记忆里得知,它现在所处的位置不是轮回之城就是暗黑之域了。

虽然有些疑惑吾主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不过它也没多问。

它的性格本来就比较闷,不怎么爱说话。

反正这里让它感觉到整个身体都被滋润着,先前的疲惫也一扫而空。

由于卿云歌走到一个不起眼的角落里才召唤出了契约兽,所以周围没有其他恶魔发现这一幕。

她走上前去,很利落地做到了九幽梦魇的身上,然后摸了摸它的头,指着一个方向说道:“走,带我去那边。”

而她手指的方向,正是深渊裂骨龙所居住的……魔渊!

------题外话------

情节翻新, 已经修改完毕。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