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九位君主的赌约,赌她!(已重写)/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暗黑之域内,红裙少女坐在巨大的九幽梦魇身上,正朝着魔渊出发。

与此同时,在一个不知名又遥远的地方,此刻有几个人,正看着这一幕。

仔细一数,这些人的数量正是九个。

而令人有些惊讶的是,这九个人的周身都萦绕着一种莫名的力量,仿佛神祇,不似凡间。

他们围在一个长桌前,面色各异。

还是其中一个人率先开口,他笑了一声,意味深长道:“没想到啊没想到,暗黑这个家伙终于要后继有人了。”

“可不是吗?”这句话刚刚落地,又一个人调笑道,“谁让他非要把暗夜笛藏在那么凶险的地方?导致万年来都没有人敢进去,我们应该庆祝一下,我还以为暗黑兄永远都无法把暗夜笛交出去了呢。”

第二个说话的人有一头火红色的头发,他眉目炙热,眼眸深邃。

“哼,烈焰,你说这话的时候先看看你老婆再说。”名为暗黑的男人脸色很是不好看,他不爽地说道,“寒冰把雪魄剑也放在了一个很凶险的地方好不好?”

这群人,就知道笑话他。

要不是他一个人打不过八个人,他绝对跟他们翻脸。

还什么兄弟姐妹,他们简直没给过他面子。

“喂喂,你可别扯上冰儿。”听到这句话,烈焰敛了笑意,他正色道,“虽然雪魄剑也在一个很凶险的地方,可是小雪却比你那头骨龙要好得多,它至少会引领那些去寒冰大陆的人前往雪魄剑的所在之处。”

“可你的那头骨龙呢?只要有凡界生物一踏进暗夜笛的所在之处,就会被它那条尾巴打出去。”

耸了耸肩后,烈焰又说:“而且小雪比你的骨龙长得可爱多了。”

烈焰身旁坐着一个有着冰蓝色长发的女子,她的眉眼之间满是冰寒之气,整个人都仿佛从冰天雪地中走出来的一样。

如果说烈焰是一团火,那么这个女子就是一块冰。

很难想象,此刻一冰一火,竟然坐在了一起。

听到那句话,女子微微撩动眼皮,然后看了一眼暗黑,才冷冷地说道:“暗黑,我的传人早在几年前就已经找到了,你别拿我打幌子。”

暗黑的眼角一抽,他虽然不想承认,但这确实是事实。

于是只好含糊道:“那不是还得看运气吗?”

说完之后,他伸出胳膊撞了撞烈焰,不满道:“怎么你老婆还是这么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这么多年你也没有把她融化一些?亏你还叫烈焰。”

然而,话音还未落地,便在此时,一根冰棱就直直地朝着暗黑飞了过去,速度又疾又快。

“我靠,寒冰,你谋杀啊。”

看到迎面而来的攻击,暗黑怪叫一声,然后猛地一个翻身,才把那根巨大的冰棱躲了过去。

“再胡说,我们就出去打一架吧。”冰蓝色头发的女子收了结满寒霜的手,声音依旧冷冷。

她看都没看暗黑一眼,目光冷淡。

看到这一幕,其他七个人都笑出了声,其中有一个人直接笑趴下了,而且边笑边捶地,样子十分的夸张。

“笑什么呢!”暗黑没好气地看了那人一眼,“月光,你再笑一下试试。”

“好好好,我不笑。”名为月光的人果然就停住了笑,她强忍着笑意说道,“反正,兄弟姐妹几个就剩你、圣空还有轮回的东西没送出去了,你应该好好想想,这一次能不能成功地将暗夜笛交出去。”

“急什么,反正还有圣空和轮回陪我。”暗黑倒是很无所谓,仍是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我还就不信我是最后一个找到传承者的。”

“抱歉虽然不想打击你,但是……”这个时候,又有一个男人开口了,他有着一头灿烂的金发,容颜俊美无双,“我已经找到了传承者。”

金发男人说完之后,又一个银发女子开口了,她也笑眯眯地说道:“我也锁定了一个传承者哟。”

听到这两句话,暗黑目瞪口呆。

他靠!

这两个不要脸的人,居然真的就丢下了他!

他要被气死了。

“别气啊,暗黑。”烈焰也面带笑意,“轮回和圣空也只是找到传承者,可是那两把神灵器依旧是无主的状态,说不定你能先他们一步呢。”

“说的有道理!”闻言,暗黑感觉自己又活了过来,“哼,看着吧,这个人类她一定能够成功地通过我设下的考验,到那个时候……”

说到这里,他有些得意洋洋:“我就不是最后一个找到传承者的了。”

其他八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下,然后月光忍不住打破了沉默:“我怎么记得你同我说过,你设下的考验十分的难通过来着?你确定一个凡人就能过去?”

他们为了能找到传承者,都设下了考验,但是一般来说都很简单,因为神灵器本就很难找,算来算去,也只有寒冰的考核算是难的了。

他们曾经看过那个凡人通过那三关时的场景,现在回想过来都感觉有些不可思议。

冰心、静心、碎心……可是很难达到的境界啊,也难怪寒冰会选择那个凡人作为传承者了。

月光的一句话让暗黑脸上的笑意一僵,旋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都不好了。

“你不说我还忘了……”他结结巴巴,“我因为没有你们那个闲工夫去找传承者,专门把考核设的很难,就是为了以防暗夜笛很容易被得到。”

一想到他设下的那三关,他就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嘴巴子。

完蛋了!

他要是这辈子都找不到传承者可怎么办?

会不会被这群人笑死?

但是被这群人笑死还是其次,要是等到“他”回来的时候,九缺其一,可不好对付啊。

“你……设的什么考验?”这一句话让其他八个人都望了过来,他们忽然有些好奇。

暗黑此刻只想离开这里,但是他忍住了,然后有些垂头丧气:“前面两关还好,我考的是凡界生命的*以及恐惧。”

确实还好。

其他八个人也是这样的想法。

因为若是不能克服这两样,那么也不配当他们的传承者,更无法日后和“他”相对坑。

“最后一关呢?”月光忍不住问道。

“最后一关啊……”暗黑的声音一下子弱了下去,“我考的是……记忆。”

这两个字让八个人的瞳孔都是一缩,显然他们也很震惊。

烈焰像看怪物一样地看着暗黑,神色很是怪异,他不知道说什么,于是比了个大拇指:“老兄弟,你可真是厉害。”

连寒冰一向冰冷的面容此刻都出现了一丝裂缝,她也开口了:“嗯,比我还要狠。”

记忆这种东西,只要大脑还在,就会一直有。

而且记忆……是很容易让人迷失自己的啊。

他们虽然不知道暗黑考验的确切内容,但单凭“记忆”这两个字,这项考验,就一定很难。

换句话来说,可能连他们都不一定能通过。

“我算是知道了什么叫自作孽不可活。”轮回长长地叹息一声,她伸出手来拍了拍暗黑的肩膀,安慰道,“你看开一点。”

这句话却让暗黑的倔劲上来了,他脸红脖子粗,哼哼道:“我考的难,但不代表就没有人能通过。”

说完之后,他像是想到了什么,然后笑着敲了敲桌子:“来,八位,我和你们打一个赌怎么样?”

“什么赌?”烈焰来了兴趣,然后问道。

“就赌……”暗黑指了指水镜中的那个红色的身影,“她能不能得到暗夜笛。”

“好,我赌了。”月光性子比较活泼,她举了举手,“我赌这个人类不能得到。”

说完之后,还眨了眨眼,像是已经胜券在握。

而继月光之后,其余几个人也都赌了,不约而同都认为暗夜笛这一次还是无法认主。

这个结果在暗黑的意料之中,所以他只是翻了个白眼。

“既然八位赌她不能得到,那么我就赌她能得到。”他竖起一根指头,“如果我输了,你们都可以向我提一个条件。”

“哟呵暗黑,这么大方?”听到这句话,月光歪了歪头,夸张地说道,“你是对自己太自信,还是对那个人类太自信?”

显然,他们没有人认为那个人类可以得到暗夜笛。

“让我说完行不行。”暗黑瞪了月光一眼,然后神色不爽道。

他还真的是没地位,说个话都会被打断。

“好好好,你接着说。”月光耸了耸肩。

“如果我赢了,我什么都不要。”暗黑竖起了第二根指头,“我只要你们每人给我的传承者,一个祝福,而且,你们的传承者无法用他们的神灵器伤害我的传承者。”

“啧啧啧,原来你打的是这个主意。”烈焰摸了摸下巴,他略略思考了片刻,才说道,“虽然这个要求有些无礼,但我不认为,那个人类能得到暗夜笛,所以……”

“我同意。”

烈焰说完之后,寒冰也淡淡地点了点头,表示她站在她丈夫这一边。

“附议。”月光举起了手。

“我们也同意。”

八个人都认同了这个赌约。

“不过暗黑啊,你应该是输定了。”赌约设立完毕之后,烈焰的唇边浮起一抹玩味,“我当时还想着怎么剥削你,没想到你自己送上门来了。”

“话可别说的太早。”闻言,暗黑扔了一个白眼给烈焰,“我对我这个传承者,可是很有信心呐。”

他的目光落在了水镜之上,然后紧紧地盯着那个红色的身影。

“也许,这个人类,会是我们最大的胜算。”

……

这个时候,卿云歌坐在九幽梦魇身上,已经出了中心区。

她先是抓住一个流浪的恶魔问了魔渊的具体位置,才开始接着赶路。

离魔渊越近,天空就越黑暗,而且苍穹之上有着蓝紫色的光芒在闪烁,仿佛道道闪电,骇人恐怖。

从外围区再向东飞行几公里之后,就达到了魔渊的外围区。

魔渊的外围区还算得上是安全,就跟幽冥森林一样,真正危险的是中心区——深渊裂骨龙的居住地。

九幽梦魇的阶级现在已经到了神兽七星,所以对一般玄兽还是有着一定的威慑力的。

卿云歌对此感觉很是奇特,没想到紫冥这一段时间只是睡觉,就又突破了几个品阶。

虽然契约兽的阶级会随着主人的实力增长而增长,不过她还是觉得紫冥的阶级涨得太快了。

毕竟玄兽不必九族的智慧生命,要想晋升一个品阶,都要数十年。

自然,玄兽的寿命也要比智慧生命长了不少。

“可感受到有什么危险的玄兽?”卿云歌一手握着凤璃剑,然后问道。

紫冥用精神力试探了一下方圆百里之内的玄兽,然后摇了摇头:“吾主放心,前面虽然有很多玄兽,不过修为最高的也不过是神兽四星,它们发现不了我们。”

因为有着精神力作掩护,一人一兽很轻松地就躲避掉了路上的很多危险。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蹙了蹙眉,感觉有些不对劲。

按理说,她和紫冥已经飞行出了好一段距离了,应该已经离开了魔渊的外围才对。

怎么现在这些玄兽的修为还是这么低呢?

卿云歌沉下了心神,开始思索。

又过了一段时间,紫冥忽然停了下来。

“嗯?怎么了?”卿云歌从思绪中回过头来,“出事了吗?”

“不是,吾主。”紫冥摇了摇头,它声音低沉道,“我们到头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一愣,然后她抬起头来,望了一眼四周。

确实已经到了暗黑之域的边境,因为她清晰地看见了将暗黑之域包裹住的那巨大的结界。

“这里就是魔渊的中心?”她示意九幽梦魇从空中降落,然后从它的身上跳了下来,“但是这一路上,连超神兽都没有啊。”

卿云歌当时从上方往下望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很多暗系玄兽,有深渊骨龙、暗黑魔神虎、三眼妖狐……

但是它们的实力,没有一个超过了她的小梦魇。

这还真是奇怪了。

难道这里还是魔渊的外围?

卿云歌想了想,然后把九幽梦魇召回了七玄空间,自己在这边界处查看着。

然而,就在卿走到了一个地方的时候,忽然,她不知道是触碰到了什么,然后旋即,整个身子都陷入了进去。

万物颠覆,天旋地转。

等到卿云歌再度回过神来的时候,她发现她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不再是先前阴森的大裂谷。

而是……尸骨满地的荒原。

她的脚底下,就踩着一个白色的头颅。

卿云歌的神色骤然一变,她迅速放开神识,想要探查一下这里是什么地方,却发现她的神识根本无法探测到荒原的边境。

“羽毛,出来。”她低喝一声,“你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记忆中有这里吗?”

虽然不知道这里到底是什么,但是很明显,这个地方应该依旧还是暗黑之域。

而且她刚才成功地发了一条讯息,更可以确定她没有在什么独立空间之内。

剑灵听到自家剑主的召唤,屁颠屁颠地从七玄空间里飘了出来,然后定睛一看,屁股直接做到了地上。

只听“咔嚓——”一声,是骨骼断裂的声音。

卿云歌眼角一抽,因为她发现羽毛竟然把一个尸骸的头骨给坐断了。

这家伙,身体竟然已经凝实到了这个地步?

剑灵坐在那里,哆哆嗦嗦道:“主、主子,你是怎么来到魔渊的中心的?不是说魔渊的中心已经被大恶魔封印起来了吗?”

“这里才是魔渊的中心?”卿云歌微微一惊,“深渊裂骨龙也在这里?”

“可不是吗!”剑灵又跳了起来,感觉自己要疯了,“主子你没事儿跑到魔渊的中心做什么?”

真的是疯了!

剑主大人简直是天天不走寻常路。

他明明记得魔渊的中心已经被封住了,剑主大人到底是怎么进来的?

这里可是深渊裂骨龙住的地方,就算是莉莉丝也不敢踏足。

“完了完了!”剑灵哭天抢地,“主子你说你要是死了,我可怎么办?”

这下子糟糕了,剑主大人竟然直接侵犯了九星大君主兽的领地,真是要没命了!

剑灵有些抓狂。

他好不容易才回来,可不想又回到土里去啊!

“嚎什么。”卿云歌扶了扶额,“别急,来到这里也不一定是坏事。”

暗夜笛,最大的可能就在这里,她既然来了,肯定不能无功而返。

她现在也想清楚了,方才她触碰的那个东西,大约是传送阵一类的东西。

毕竟没有人会想到,魔渊的中心竟然是被外围包裹起来的。

剑灵果然就不嚎了,但他还是苦着一张脸,扯着红裙少女的衣服,瑟瑟发抖道:“主、主子,我们还是赶紧逃吧,要是被深渊裂骨龙发现了,那可就来不及了。”

“逃什么?”闻言,卿云歌冷哼了一声,“再说了,我才刚来,这里大得很,深渊裂骨龙哪里会那么巧就发现我?”

毕竟……她都不知道传送阵在哪里,逃个鬼啊!

瞎跑吗?

然而,万万没料到,就在这句话刚刚落地的时候,忽然,一人一灵面前的土地就开始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地上的尸骸滑落到一旁,土地破碎开来。

下一秒,一个巨大的身影就浮现在了他们面前。

荒原广阔无边,岑寂森冷,这里仿佛一片死域,没有任何的生息。

但是那个从大地中破土而出的生物,却昭示着这里是无人敢侵犯的领地。

卿云歌微微睁大了双眸,等到那个巨大的身影完全出来的时候,她才看清了它的模样。

那是一副巨大的骨骼架子,严寒的白骨上有着道道裂缝,但却没有完全裂开,更显得可怖阴森。

而这副骨骼的形状分明就是一只巨龙,只不过没有半点血肉和皮肤,只有空零零的骨头。

卿云歌抬起头来,便可以看见那颗硕大的头颅,和锋利的骨牙。

巨龙的长长的脖颈间,挂着一串头骨做成的项圈,可以想象它曾经吃掉了多少人。

它背后那巨大如同蝙蝠翅膀的双翼也是骨头堆砌而成的,翼尖尖锐无比,长长的尾巴拖在地上,四肢挺立而发达,腿的尾端是锋利的爪子。

此刻,那一双闪着幽紫色火焰的瞳孔低垂了下来,俯视着下方两个渺小的生物。

剑灵这个时候已经全身瘫软,直接坐到了地上,然后又坐裂了一块尸骸,他哆哆嗦嗦地看着眼前的巨物,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他现在只想让自己昏过去,好不看这么一副恐怖的画面。

面前的龙可不是一般的骨龙,它可是深渊骨龙中的深渊裂骨龙,九星大君主兽啊!

剑灵还是头一次见到九星大君主兽。

真的是吓死灵了!

不同于剑灵的惊恐,卿云歌微微抬起了头,和面前的深渊裂骨龙默默对视着。

她表面看起来很平静,仿佛只不过是看到了什么家禽之类的生物,实则她内心只想掩面而泣。

见鬼了!

她刚说完这里很大,深渊裂骨龙应该不会那么快就发现他们,没想到这么快就打脸了!

这地方也太邪了,说什么就来什么。

然而令卿云歌有些诧异的是,面前的这只九星大君主兽虽然让她感受到了压力,但她却没有感受到它的杀意,而且这头龙看她的眼神怎么那么……

还没等卿云歌出思索一个很好的形容词来,她便看见,那身高足有百米的深渊裂骨龙在这一刻,张开了它满是尖牙的嘴巴。

“主、主子!”剑灵这个时候终于能说话了,也许是恐惧到极致的回光返照,“快,快逃,它要喷龙息了!”

书上记载,深渊骨龙是一种亡灵生物,他们并非真正意义上的龙,而是亡灵法师用亡灵之术,复活了已死的巨龙所制造出来的生物。

自然,深渊骨龙也就成了亡灵的坐骑。

但是,比较奇怪的是,九星大君主兽深渊裂骨龙的出现要比第一位亡灵法师出现的时间还早,所以世人也就不得而知这位在九族大君主兽排行榜上排名第六的玄兽,究竟是从何而来的了。

然而,尽管深渊骨龙没有血肉,只有一副骨骼架子,但是他们的很多天赋神通,都和巨龙十分的相像,龙息就是其中的一种。

只不过,深渊骨龙所吐出来的龙息,是森冷的鬼火,而不是真正的火焰,但其威力也很大,不容小觑。

深渊骨龙除了没有游泳的能力,其他巨龙所拥有的爬行速度、飞行和挖掘能力都保留了下来,而且感官是巨龙的四倍之多,所以它们又被称为不死生物。

它们最大的敌人,应该就是光明系玄力了。

听到剑灵的话,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凛,然后右腿一个后撤,身子朝着下方微微一倾斜。

腰肢刚弯下来的那一刻,偏见冷蓝色的火焰擦着她的鼻尖飞过。

卿云歌没有感受到灼热,反而觉得十分的阴寒。

果然,被亡灵化的生物生前不管是什么属性,死后都会是暗系。

剑灵虽然是灵体,但深渊裂骨龙的龙息也可能会对他造成伤害,所以他早在出声的那一刻,就急忙地飘到了另一边,也成功地躲了过去。

“躲什么?”龙息刚刚熄灭,一人一灵的脑袋上方就传来了一个有些不满的声音,“我又没想烧你们,只是清理一下这里的骨头罢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深渊裂骨龙抬起了它的一只前爪,放到嘴巴边舔了舔,接着不满道:“好不容易来了一个人类,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它很是不满。

因为好梦被打扰了。

就在刚才,消失了万年已久的主人忽然联系了他,说有一个人类进入了魔渊的外围,让它把那个人类拉倒中心去,然后再把暗夜笛的所在之处告诉她。

深渊裂骨龙万万没想到,主人这一次出现,居然是为了一个人类。

它还没好好地给主人卖萌打滚,主人就又走了。

真是好心伤啊嘤嘤嘤。

也不知道这个人类有什么好,主人居然选择了她做传承者。

要知道,在魔渊的中心没有被封印前,也有很多智慧生命来到了这个地方,可都被它给赶跑了。

咦,不过!

这个人类长得还是蛮好看的。

想到这里,深渊裂骨龙的眼神不再那么凶恶了。

听到这句话,剑灵直接傻住了,他飘在那里,呆呆地看着自家剑主,半晌,才呐呐道:“主子,我是不是幻听了?”

老天爷,不是说深渊裂骨龙习性残暴吗?不是说它见人就吃吗?

这真的是深渊裂骨龙?

“你没听错。”卿云歌面无表情,然后把身子直了起来,“它只是想清理骨头。”

因为她刚才看了一眼身后,发现那些惨白的骸骨此刻已经被龙息化为了灰烬。

“自我介绍一下,这位可爱的小姐。”便在这个时候,深渊裂骨龙巨大的头颅低了下来,眼眶里的火焰更盛了,他似乎很是欣喜,“我叫魔杀,你可以叫我杀杀。”

此刻深渊裂骨龙的模样虽然依旧令人心生畏惧,可是它的表情却是那样的温顺。

真的就跟家养的宠物一样。

在看到那巨大的头颅时,剑灵又一屁股坐到了地上,虽然他知道深渊裂骨龙看不到他,可是他还是觉得自己在瑟瑟发抖。

他何时和一只九星大君主兽这么近距离的接触过啊,就算是活着的时候也没有。

“呃,你说你叫傻傻?”

卿云歌倒是没怎么害怕,因为她真的觉得这头骨龙有些蠢萌。

不过……这么大的一头龙取“傻傻”这样一个名字,还真是……

她还伸出了一只手,摸了摸深渊裂骨龙的头,然后感觉手感很是不错,光滑细腻,犹如上好的宝玉。

看到这一幕,剑灵的下巴都快掉到了地上,他感觉自己有些无力。

为什么……为什么剑主大人可以如此淡定啊!

淡定到伸出手去摸九星大君主兽的头?

这种淡定简直无法用言语来描述!

是他出现幻觉了还是这个世界玄幻了?

“傻傻?”谁知,听到这个名字,深渊裂骨龙谨慎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盯了她半天,然后声音威严道,“我并不傻。”

“噗——”卿云歌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她接着摸着那副白骨,一边笑一边说,“对你不傻,你很聪明。”

卿云歌现在心中已经有了一种隐隐的预感,果然,魔杀虽然是九星大君主兽,但估计其智力,只能跟人族中十一二岁的孩童等同。

也不知道是不是魔渊的环境太过恶劣的缘故,把一头九星大君主兽养成了小孩子。

看来,深渊裂骨龙也不像外界传闻那样令人害怕嘛。

剑灵现在终于确定不是他出现幻觉了,剑主大人真的在摸一头九星大君主兽的头诶!

而且那头九星大君主兽还很享受剑主大人的抚摸?

“我在这里住了上万年了。”魔杀这个时候把头颅又扬了起来,土地又随着它的动作随之颤动,“你是第一个和我说话的智慧生命。”

卿云歌一怔。

魔杀的声音低沉下来,但依旧庄严无比:“我不知道主人为什么选择了你,但是既然是他的抉择,那么肯定是没错的。”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微微蹙了蹙眉,选择了她?主人又是谁?

她可从未听说过有人能契约九星大君主兽。

“主人当年留下来一样东西,命我好生看管。”深渊裂骨龙的爪子在地上摩擦了几下,缓缓吐字,“如果能得到那样东西,那么就是他的传承者。”

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叹息之意:“我在这里,已经待了上万年了。”

这个时候,魔杀的语气又变得成熟了起来,像是在怀念着他那位主人。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然后把剑灵召回了七玄空间,再和他进行了一下意识上的交流。

“九星大君主兽的由来到底是什么?”

回到凤璃剑内之后,剑灵终于松了一口气。

然后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个问题,顿时一懵,半晌,他才道:“它们父母生、生出来的呗。”

卿云歌:“……”

她竟然无法反驳这个回答。

果然不能期待她家这只蠢剑灵变聪明。

“有没有可能,九星大君主兽实则是被什么人制造出来的?”卿云歌扶了扶额,又问道。

“怎么可能!”剑灵果断反驳,“什么人能制造出九星大君主兽?那人还不得翻了天?主子你可真是在做梦。”

说完之后,忍不住翻了个白眼。

“人不行,那……”卿云歌的眸色渐渐凝深,“九位君主呢?”

听到这句话,瘫在地上的剑灵直接蹦了起来,他结结巴巴地说道:“九、九九九位君主?”

“嗯。”卿云歌淡淡地说道,“有这个可能么?”

“这个……”剑灵兀自抹了一把冷汗,然后呐呐道,“有,但是……”

“好了,我大概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没等剑灵说完,卿云歌的意识便从七玄空间内退了出去。

然后她抬头看向一旁的魔杀,略略思索了片刻,才问道:“你说的那样东西是什么?”

她已经猜到了几分,但还是需要确定一下。

魔杀转了转头颅,然后再度低了下来,他凝视了红裙少女一会儿,才说出了三个字:“暗夜笛。”

暗夜笛!

果然是暗夜笛。

卿云歌的眸光骤然一变,但声音仍然波澜不惊,她轻声问:“那你的主人又是谁呢?”

“我的主人啊……”这个问题让魔杀想了好一会儿,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它才慢吞吞地说道,“我不知道他叫什么,但是我知道你们九族管他叫什么。”

“叫什么?”卿云歌感觉自己即将触碰到某一个惊天的真相。

“暗黑君主。”深渊裂骨龙说道,“你们都是这样称呼我的主人的。”

唉,也不知道主人他到底去了哪里,竟然已经变成了大陆的神话传说。

它可是亲眼见过主人啊。

“所以……暗黑君主真的存在?”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试探地问道。

不是九位君主只是神话传说吗?

“当然存在了。”魔杀一下子不高兴了,它不高兴的时候就喜欢摇尾巴,“只不过主人消失的太久了,久到你们把他变成了传说。”

它抬起一只爪子,指了指天空,接着说道:“如果主人是假的话,你们难道是凭空诞生出来的吗?”

传说,在神明时代,是九位君主开天辟地,捏土造物。

这才有了日月星辰,百兽九族。

有了江河湖海,高山峡谷。

有了这世间的一切。

卿云歌还以为,这里的神话传说就跟她前世的那些盘古女娲一样,只不过是人们杜撰出来的,没想到这些神明竟然真的活过。

不,不是活过,应该是活着。

因为她刚才明显听到深渊裂骨龙说了一个词——消失,这是不是就意味着九位君主不过是暂时离开了这里,去了另一个地方?

不过这不在她考虑的范围之内。

她只是一个普通的凡人,神明对于她来说太过遥远。

眼下的重点,是暗夜笛,毕竟她就是为了暗夜笛才来到魔渊的。

只不过……听魔杀的意思,这暗夜笛恐怕很难得到吧?

“你说你的主人选择了我做传承者,那么意思是暗夜笛就是我的了?”想到这里,卿云歌微微仰头,然后和那面巨大的龙首对话。

“主人虽然选择了你,但是,你还没有通过主人的考验。”魔杀的声音难得的严肃了起来,他慢慢地说道,“你通过了考验之后,暗夜笛会自动出现。”

“考验在何地?”卿云歌当然知道这天底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于是没有丝毫的意外。

“哦,考验啊……”听到这句话,魔杀慢吞吞地说道,“希望你没有恐高症。”

“什么玩意儿?”听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卿云歌一懵。

这跟恐高症有什么关系?

然而,还没等她回过神来,她就发现她的身子腾空了。

是魔杀用一只前爪把她扣了起来。

然后紧接着,深渊裂骨龙展开翅膀,仰天发出了一声嘶鸣,倏地,它就飞了起来,很快就到了高空处。

高处的空气有些稀薄,但对卿云歌倒是没有影响,她只是有些诧异。

“喂,你把我抓起来干什么?”

难不成这只骨龙琢磨了这么半天,终于打算吃她了?

前面的聊天不过是前戏,然后为了让肉质变得更好?

然而,魔杀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低头看了一眼地面,下一秒,它抓着红裙少女的爪子一松,就把她扔了下去。

我靠!

卿云歌简直想骂人,不,骂兽!

扔她下去就扔下去,能不能提前给姑奶奶打声招呼啊!

她就知道玄兽就是玄兽,根本不能用人的思维去揣摩它们的想法。

卿云歌迅速在脚底凝聚出了一大片火,借着火她稳住了身形。

微微松了一口气后,她还没成功地落到地上,就发现自己脚下的土地不知何时给裂开了,露出了一条深渊沟壑,根本望不见底。

与此同时,原本凝聚出来火在这一刻倏地熄灭,红裙少女的身子下坠的速度比先前更快了。

眨眼间,她便没入了那条深渊沟壑之中。

虽然红色的消失,大地再度缓缓合拢,仿佛方才的一切不过是个幻觉。

深渊裂骨龙再度落地,它收了翅膀,笔直地站在那里,似乎在守护着这一片土地。

魔杀微张着嘴巴,然后轻轻地吐出了一句话:“希望你,能成功通过主人的考验啊。”

“那样,我也就可以解脱了。”

“上次小雪来这里看我,可把我羡慕坏了,唉……我也好想拥有人身。”

嘟囔完之后,他便拖着巨大的尾巴,又重新回到了地底。

------题外话------

已重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