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暗黑,你可不能放水啊(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里是一片白茫茫的雾境,周围寂静一片,连风声都听不到。

唯一能听见的,只有她自己的心跳声。

被深渊裂骨龙从高空中扔下来之后,卿云歌就来到了另一个地方。

她知道,这里就是暗夜笛的所在之处,暗黑君主当年设下的考验也在这里。

只要能通过考验,她就能成功地得到暗夜笛,那么意味着她可以很轻松地离开暗黑之域。

卿云歌做事从来不会后悔,因为与其有那个时间去后悔,不如大步地向前走,前方未必是一片黑暗。

而且,没有危险,也就没有机遇。

要么,就毁灭自己,要么,就铸就辉煌。

永远不会向平庸低头,这就是她。

即便这里让她连神识都无法释放出去,可她依然很淡定,她知道,暗黑君主既然选择了她,那么必然不会在她还没有接受考验之前,要她的命。

魔渊里面的人很平静,而魔渊外的三个人的反应却是大相径庭。

切西菲尔刚刚来到魔渊,然后不知道是感觉到了什么,瞬间停住了脚步。

他连唇边的笑都维持不住了,原本优雅的面容露出微愕的神色。

“怎么了?”君临察觉到了他的不对,于是也停了下来,“你不是要赶在小丫头之前把她救回来吗?”

他们二人没能追上容瑾淮,此刻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

对于这种事情,君临表示已经习以为常了。

只要小丫头出了一丁点大的事,他跑的比谁都快,遑论这次了。

听到君临的问话,切西菲尔苍白的脸庞浮起一抹浅浅的惊骇,他喃喃:“怎么回事,我为了防止深渊裂骨龙残害生灵,当年专门请第一灵阵师在这里下了一个封印阵,而且如今这阵居然被破了……”

第一灵阵师……

君临有些头疼,他怎么不知道阿岚还干过这笔生意呢。

话说阿岚真的是谁的生意都接,难怪是那副性子。

“被谁破的?”他还是抓住了重点,“诺兰吗?”

“不,不是从外界被破的。”切西菲尔低声,“是从里面被破的。”

“难道是深渊裂骨龙?”君临略略思索片刻,“可是玄兽再怎么厉害,也不懂灵阵啊。”

如果玄兽真的什么都懂的话,现在恐怕统治世界的就是玄兽了。

而且第一灵阵师创造出来的灵阵,连混沌兽都不一定破的了。

“我也不知道。”切西菲尔沉默了一下,然后接着说道,“但是我可以确定的是,小东西已经进到了魔渊的中心。”

昔年,他借第一灵阵师君岚之手,将魔渊的中心封印了起来,本以为除了他和君岚没有第二个人能够打开,而如今……

“魔渊的中心……”听到这五个字,君临的神情微微一变,他也低声,“那里可是深渊裂骨龙的栖息地。”

以小丫头现在的修为,根本无法和九星大君主兽相敌。

“啊,没错。”切西菲尔微微抬头,他似乎看见了距离这里很远的地方,那庞大无比的生物,“所以我们……来晚了。”

闻言,君临眸色骤然幽深,他上前一步,揪住了切西菲尔整洁的衣领,咬牙问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这里的封阵是我和君岚联手下的,我自然能感知到里面的一切。”切西菲尔抓住人皇的手,然后冷冷地说道,“我能感觉得到,里面只有玄兽,而没有人。”

君临的脸顿时煞白。

“你知道的,深渊裂骨龙之所以残暴,是因为它是看管九大神灵器之一暗夜笛的守卫者。”切西菲尔和人皇对视着,“既然魔渊的中心现在没有人,那就意味着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小东西已经被深渊裂骨龙杀掉了,第二……”

说到这里,他微微的停顿了一下:“她进到了暗夜笛的所在之处。”

君临放开了自己的手,忍不住后退了几步,然后低低地呻吟了一声。

神灵器的所在之地,必是凶险重重。

他虽然没有进去过,但从其他几个神灵器的主人口中得知里面是多么的危险。

就连容瑾淮也是在后来达到那个高度的时候,才得到了幽梦琴,即便如此,他出来之后,也是一身的伤。

君临完全不敢想象小丫头进去之后,还能不能出来。

如果凤璃剑已经完全解除了封印,那么会很容易,可是现在的凤璃剑……还不足以支撑当前。

“而且,除非小东西得到了暗夜笛,否则那个地方便不会再开启。”切西菲尔接着说道,“就算我们能找到进去的方法,也没有用。”

“所以……我们只能等,也许小东西的运气没有那么差,说不定她可以成为暗夜笛的主人。”

虽然他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很淡,但声音明显在颤抖着。

切西菲尔在害怕,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害怕。

他甚至一次一次的在内心责怪自己,为什么要那么冲动的把小东西带到暗黑之域来。

如果他没有那一时的冲动,也许就不会出现现在的这幕。

切西菲尔当然知道卿云歌不是鲁莽的人,不会那么傻傻地就跑到魔渊去,恐怕小东西应该是知道了暗夜笛其中一个奥秘才去的。

这样看来,他……还真是该死。

诺兰说的不错,如果小东西出了事,他自己就无法原谅自己。

“对了,诺兰呢?”切西菲尔像是想到了什么,忽然开口,问一旁有些颓然的人皇,“他不是比我们走的快吗?”

听到这个问题,君临一脸茫然,他也很是不解:“我也不知道啊,按理说,他应该已经破了你设的封阵,进去了才对。”

容瑾淮确实进到了魔渊的中心。

只不过只要他想,外面的两个人就无感受到他的气息。

他是用秘法强制性让他的修为恢复的,他也知道在这个秘法失效之后,他会再一次面临神魂破碎的危险。

可是他没有办法。

因为比起神魂破碎,他更无法面临的是失去她。

“魔杀,我知道你在这里。”容瑾淮的眸色微沉着,然后冷冷地开口,“你如果不出来的话,可不要怪我不客气。”

这句话刚刚落地,白衣男子的身上就浮起一层白色的光。

光芒灼目,几乎照耀了整个魔渊的中心。

什么属性的玄力是白色的光?

“唉,我出来,我出来。”就在光芒进一步加深的时候,地底传来了一个闷闷的声音,那声音道,“怎么这次见面,你这么凶啊。”

下一秒,大地再度震颤起来,土地又开始裂开,紧接着,巨大的骨龙从地下冒了出来。

魔杀有些郁闷,它是不想出来的,可是它实在是怕了眼前这个人类,因为它根本摸不透他。

“你把她送到哪儿去了?”容瑾淮手指微微一握,然后白光便黯淡了下来。

“她?哦,你说那个人类啊。”魔杀用爪子挠了挠头,才恍然大悟,“她是主人选中的传承者,我自然把她送到暗夜笛那里去了。”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眸光骤然一变。

倏尔,他的声音沉了下来:“暗黑君主?”

“是啊,你也是神灵器的主人,应该知道吧?”魔杀摆了摆尾巴,眼眶处的两簇幽火盛盛,“当初小天它没给你说吗?”

容瑾淮沉默了下来。

他当年得到幽梦琴的时候,地狱哮天犬确实和他说过一些话。

譬如九位君主其实是真实存在过的。

譬如九把神灵器的主人就是他们的继承者。

譬如……那些看管九大神灵器的九位九星大君主兽,他们在神灵器认主之后,便会化为人形,从此不再是玄兽。

这是神明对它们的馈赠。

曾经那头地狱哮天犬就告诉过他,它等他已经很久了。

“唉,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九星大君主兽的智慧与九族生灵基本无疑,深渊裂骨龙本来想拍拍白衣男子的肩,却发现它的巴掌太大了。

于是它只能用其中一根指头敲了敲,然后语重心长地说道:“主人选中的人,哪有那么容易就死呢?”

“毕竟我的主人可是和九幽君主不同。”魔杀说道,“他考验的东西,一般都是人……最无法舍去的东西,而不是武力。”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脸色才好看了一些,但是仍然阴沉。

“好啦,我可以回去睡觉了吧?”深渊裂骨龙感觉到那股危险的气息已经缓缓消散,他才重新俯下身去,“等我能变成人的话,一定会给你们道谢的。”

说完,土地再度抖动起来,然后下一秒,魔杀巨大的身躯就由消失不见了,显然重新回到了地底。

漆黑一片的魔渊中心,只有一袭白衣随风飘动。

容瑾淮默默地站在那里,然后良久,他才轻轻一笑。

仿若春风拂面,三千繁华缓缓绽放。

“可说好了的。”

“你生我生,你死我死。”

“不怨不悔,不畏不悲。”

他阖眸,眼角倾泻出一片流光。

……

这个时候,那九个人依旧还在聊天,他们聚精会神地注视着水镜中的红色身影,饶有兴趣。

“喂,那个人类已经进去了,你还不开始考核?”月光瞟了一眼暗黑,然后捏着嗓子说,“你不会是想反悔吧?”

“什么反悔!我马上就要开始了。”暗黑被这个声音给恶心到了,他有些嫌弃地看了一眼月光,“还有,你别这样说话,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咦,话说九幽,那个兽人不是你的传承者吗?”就像是发现了什么,轮回忽然说道,“他在那里站着做什么?”

水镜在这个时候切换了画面,映出来的正是魔渊中心的那道白色身影。

听到这话,长桌尽头的男人轻轻撩动了一下眼皮,然后淡淡地说道:“与我何干。”

“啧,九幽,人家好歹也是你的传承者,你可真是太冷漠了。”烈焰笑着摇了摇头,“如果我没有记错,我的传承者貌似还和你的传承者有血缘关系?”

九幽并不答话,只是低垂着头,静静地坐在那里。

“好了,我要开始考核了。”一下子就被忽略了,暗黑有些不爽,他向来和九幽不对付,“你们不是想看看这个人类能不能通过吗?”

“暗黑,我们可说好了,你不能放水。”像是想起了什么,月光歪了歪头,“你要是放水,我们的赌约也做不成数。”

“他已经放了。”闻言,一向不爱说话的寒冰冷冷地开口了,“如果没放,那个人类不可能那么轻易地就到达暗夜笛的所在之处。”

“这点放水我们可以忽略不计。”烈焰倒是不怎么在乎,他合拢了手指,慢慢地说道,“不过在考核之中,你不能有半点的放水。”

“行,我肯定不放水。”闻言,暗黑很痛快地应道,“毕竟我们寻找传承者也是为了日后的‘他’,我可不能拿九族开玩笑。”

其他八个人点了点头,然后说道:“那就开始吧。”

这句话的话音刚刚落地,水镜里的白雾,就散去了。

------题外话------

今天的字数咳咳应该没有平常多,放心,等我状态好的时候,我到时候会补回来。

175和176两章已经修改,情节完全翻新。

唔~清除缓存再看一遍么么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