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生灵血誓(补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的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便看见兰心然的亡灵恶狠狠地扑了上来,然后对着她的肩膀就是狠狠地一口。

“嘶——”因为伤口处传来的疼痛让她倒吸了一口气,紧接着,其他亡灵也争先恐后地扑了上来。

它们其中有些脸她是认识的,因为她前世作为杀手可杀了不少人。

她甚至还看到了,那位西利埃克斯家主的亡灵也在其中。

他同样一脸恶狠,然后咬住了她的指头。

十指连心,痛入心扉!

卿云歌白皙的额上有着汗珠滚滚而下,可是她的面色依旧平静,连痛呼声都没有。

很疼,没错。

不过也是因为这份疼痛,她更加冷静了。

因为卿云歌已经知道这里是幻境,这些亡灵也不过是被幻化出来的罢了,她没有一丝一毫的恐惧,而是将精神力发挥到了极致。

她要以精神力破除幻境,这次她可不会像当初在幽冥森林里那样狼狈了。

而这一幕映在水镜里,却让那九个人都齐齐地一震。

他们看到在一片黑暗之中,红裙少女闭着双眼,任由无数的亡灵在她身上撕咬,也没有出半点声。

她站在那里,背脊依旧挺拔,仿佛一把在火中淬炼已久的剑。

利剑出鞘之日,红颜芳华之时。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少女日后定将站在世界的巅峰。

“暗黑老兄啊,你这个传承者了不得。”烈焰也不禁为之动容,他喃喃,“如此心性,就连我们当初,也比不了啊。”

“那可不,不看是谁选的。”暗黑得意地说道,“我就说了,暗夜笛这一次一定能送出去。”

“啧啧啧,虽然我也很是佩服这个人类,不过暗黑你那第三关……”月光摊了摊手,“我觉得是没有人能通过的。”

“哼,看着吧。”闻言,暗黑冷哼了一声,“接下里就让你们看看,我的传承者怎么通过第三关。”

他说到最后有些气力不足,因为他其实也不认为那个人类少女可以通过第三关。

但没办法,自己定的考验,跪着也要执行完。

与此同时,那面巨大的水镜之中,黑暗和那群亡灵缓缓散去,这预兆着,第二关的“恐惧”也被破了。

然后红裙少女的周围再度出现了白色的雾气,一如她刚进来的时候。

卿云歌这才睁开了眼,她略略低头,发现自己的身上丝毫没有损伤。

眼眸冷冷一眯,看来她的猜想是对的,方才就是幻境而已。

不过这样让她的精神力几乎消耗了个干净,但是令她有些意外的是,在她用精神力和方才的幻境对抗时,竟然再次突破了。

她现在的精神修为已经到了入微境的中期,距离巅峰也没有多少距离了,看来等她从这里出去之后,可以着手开启阵殿了。

卿云歌见到白雾并没有散去,知晓暗黑君主的考验还没有结束,于是她接着等。

结果这一等,差点把她给等睡着了。

而在那未知的地方,水镜前的月光此刻也忍不住打了一个哈欠,诧异地看了一眼一旁的暗黑。

“咦,暗黑?你的第三关呢?”她出声问道,“怎么还不开始?”

听到这话,暗黑木着一张脸,毫无动作。

“暗黑兄不会是想放水了吧?”烈焰挑了挑眉,意味深长一笑,“如果你放水,我们先前的赌约可做不了数哦。”

一旁的寒冰冷冷地接话:“如果你放水,我会把你揍一顿。”

然而暗黑依旧呆若木鸡。

“喂?喂!”轮回伸出手在暗黑的眼前晃了晃,“你不会神魂出窍了吧?”

这孩子,怎么跟个木头人一样。

暗黑这个时候才回过神来,然后他的脸色如同见鬼了一样,很是怪异。

“到底怎么了?”烈焰还是头一次见到他出现这种表情,打趣道,“你不会是见鬼了吧?”

“这第三关进行不了。”半晌,暗黑才吐出这么一句话。

“什么?!”话音一落,月光叫了起来,“你还真的要放水?”

其他七个人也是一脸不满地看着暗黑。

倒是烈焰很镇定,他伸出手指敲了敲桌子,无奈道:“老兄弟,你这水放的也太过了吧?”

“不,不是放水……”暗黑的神色很是复杂,“是因为我无法探查我的传承者的记忆。”

这一句话让剩下的八个人露出了微愕的神情。

“开玩笑呢吧暗黑!”月光瞟了他一眼,“你说你好歹还是创世神之一,连一个凡人都搞不定?”

言下之意,你肯定是放水了。

“你懂个屁!”暗黑被这句话气得不轻,“你以为我想吗?还不是因为她身上被下了生灵血誓!”

这群臭不要脸的人,老在编排他。

一个凡人对他来说确实很轻松就能搞定,但是他搞不定生灵血誓啊!

“生灵血誓?!”

四个字落下的瞬间,不啻于一道惊雷从天降落。

月光整个人都惊呆了,她愣愣地说:“生灵血誓这种秘法居然真的有人用?”

他们当然知道什么是生灵血誓。

生灵血誓是一种逆天而行的秘法,不仅需要施展者全身的修为,还有他坚定的信念,乃至全部的神魂之力。

在施展的过程中,一个不慎,就有可能死亡。

甚至连轮回的机会都不会再有。

代价是……换取一个人的重生。

从此,那人和他的一切都会紧密的关联起来,同生共死,同心共魂。

而且,生灵血誓还有一个作用,那就是可以封印人的记忆,一旦封印,除非自己觉醒,其他人是根本不可能去帮助解封的。

由于生灵血誓是和天道在做抗争,就算他们是创世神,也没有办法。

“所以……这可不是我放水。”暗黑看到他的八位兄弟姐妹都是一脸的不可思议,终于觉得心里平衡了一些。

他摊了摊手,说道:“我无能为力啊。”

暗黑嘴上虽然这么说,但他心里其实高兴地不得了。

哇哈哈哈……他终于可以把暗夜笛交出去了。

爽!

看到了吧,他不是最后一个。

听到这句话,其他八个人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唉,这还真是出乎我们的意料了。”烈焰摇了摇头,“不过如今看来,这赌局确实是我们输了。”

“说,暗黑!”月光一脸凶巴巴地看着暗黑,“你是不是早就知道这个结果,才跟我们赌的?”

“得了吧,我要是早知道,我就肯定狠狠地坑你们一把了。”暗黑翻了个白眼。

“我愿赌服输。”寒冰率先起身,容颜仍旧冰寒,“我会给雪魄剑再注入一道指令,并且给那个人类一个祝福。”

“寒冰你就是痛快。”暗黑搓了搓手,然后他的目光放在了其他七个人身上,有些不怀好意,“兄弟姐妹们,你们呢?”

“你赢咯。”月光耸了耸肩,她有些幽怨地说道,“唉,真是阴沟里翻船。”

在赢了赌局之后,暗黑心情大好。

“那我可就把暗夜笛交出去了?”他晃了晃指头,“别忘了,你们的祝福。”

月光不想看他那张得意的脸,冷哼了一声。

话音一落,水镜之中的画面再度发生了变化,原本缭绕在红裙少女周围的雾气散了开来,然后在她的面前,渐渐有一个长筒型的东西凝聚成形。

卿云歌原本半阖着的双眸在这一刻睁开,瞳孔中明亮的光芒让人一震。

而这一刻,她面前的那个东西,也完全凝聚成形了。

那是一支通体幽紫的笛子,尾部还缀了一条深紫色的飘穗,笛身由不知名的管子做成,上面一共有十二个笛孔。

卿云歌知道哪十二个笛孔是用来做什么的,前世她学了很多乐器,虽然笛子她不是很拿手,但是对此也有着了解。

教学笛子的老师曾经说过,这十二个孔中,有一个吹孔、一个膜孔、六个音孔、两个基音孔和两个助音孔,这些笛孔缺一不可。

虽然她知道在这个世界这十二个孔应该不叫这个名字,但其功能应该也没有什么区别。

暗夜笛。

卿云歌在看到这支暗紫色的笛子一瞬间,就知道了它是什么。

双眸微微一凝,她伸出了手,握住了那支笛子。

而在握住的一刹那,她的脑海里,响起了很多人的声音,有男有女,有高有低。

她听得不太真切,却能感受到自己的身体因为那些话语发生了细微的变化。

与此同时,魔渊开始剧烈地震动了起来。

土地出现了无数的裂缝,成千上百的玄兽在这一刻同时停止了动作,不约而同地望着一个方向。

高高的苍穹之上,此刻有着无数墨云在汇聚,仿佛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这是……”切西菲尔抬起头来,他瞳孔微微收缩着。

一旁的君临也清楚地感受到了暗黑之域的变化。

这一切都昭示着,暗夜笛……认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