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强吻,归来!(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神灵器确实不会引起天地异象,如今的种种只不过是在魔渊这一片区域发生的,所以只有这里的人才知道。

容瑾淮也在第一时刻感受到了暗夜笛的气息。

因为在同时间,他失去的修为全部都回来了。

这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卿云歌得到神灵器之后,修为在暴涨。

生灵血誓,一荣俱荣。

确实,卿云歌刚拿到暗夜笛后,她的修为就开始不断地攀升了起来。

许是因为暗夜笛是神明留下来的武器,在实力暴涨的时候,她没有感受到任何的不适,直到修为停在了冥阶四段的巅峰。

整整五个小段的跨越。

而且,不仅仅是卿云歌突破了,她的两只契约兽也在同一时间晋级了。

紫冥由神兽七星,直接变成了超神兽一星,而小九由帝王兽二星,冲击到了帝王兽四星。

连剑灵的灵体都得以了进一步的凝聚,这让他大喜过望。

但得到好处最多的还是容瑾淮。

他本用了秘法强制性让自己的修为恢复,而这一次,他的修为不仅恢复了,秘法所造成的伤害也消失了。

深沉如夜的双眸微微一凝,在这里等了将近一个月的白衣男子此刻终于松了一口气。

接受暗夜笛传承的地方和外面的流速不同,那里不过片刻,外界却已经过了很久。

而在修为恢复完毕之后,容瑾淮也终于看到了他朝思暮想的那抹红色身影。

再次见到红裙少女,恍若隔日。

卿云歌是被那里的禁制自动送了出来。

然而还没等她仔细研究一下手中的暗夜笛到底有什么作用的时候,她整个人就被圈进了一个温暖的怀抱里。

扣在她腰间的手太过用力,勒得她有些喘不过气来。

熟悉的冷梅香气在鼻翼间悠悠散开,她听到了有些急促的心跳声,但依旧强有力。

“我以为……”耳边传来了有些低哑的声音,带着一丝庆幸,“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听到这句话,原本还想挣脱这个怀抱的卿云歌一下子不动了,因为她从容瑾淮的声音里听到了一丝害怕。

他在害怕。

这个认知让卿云歌的心微微一颤,不知道为何,她在这一刻感觉到他是无比的脆弱。

她还从未见过,什么事情能让这个男子害怕。

而现在,因为她,他害怕了

他将她抱得那么紧,仿佛抱着世界上最珍贵的宝物。

眼眶有些涩然,卿云歌抬起手来,回抱着他,然后轻松地笑笑:“怎么会,我不是好端端地……”

“在这里”三个字还没有说完,就被两片有些微冷的唇瓣堵住,话语全都被薄唇的主人吞入了腹中。

卿云歌倏地睁大了双眼。

她看着那张颠倒众生的脸此刻离她如此的近,那长长的睫羽几乎与她的双眸相贴。

灼热的气息扑面而来,白皙的肌肤上浮起了浅浅的红晕。

如同狂风骤雨般密集的吻在顷刻间袭来,让她的身子蓦然一震,她不知道如何去抗拒这种诱惑,只能被动地接受。

而与此同时,禁锢着她的双臂再度收紧,如同铁钳一般,死死地圈住她,像是生怕她挣脱一样。

男子的唇带着冷冽的气息,但此刻却炙热无比。

令人难以想象,他这么一个心如冰雪的人,此刻却隐隐有些狂暴,仿佛用尽了全部的力气。

容瑾淮的吻法没有丝毫的温柔,连让人喘息的时间都没有。

唇与唇的碰撞,引起了一股电流,顺着舌尖传递到了血液之中,紧接着席卷了全身。

卿云歌有些头晕目眩,双手下意识地环上了容瑾淮的颈部,她微微仰起头来,然后看见了那双如星辰灿烂般的双眸。

幽深似海,仿佛要将她吸进去一般。

而这个时候,他的吻忽然慢了下来,不像先前的狂暴,变得轻柔了起来,但是却更加深入了。

他一点一点的描绘着怀中人的唇形,然后撬开了她的牙关,唇舌深入了齿间,紧紧缠绕,汲取着清甜。

不知休止,肆意轻狂。

卿云歌这个时候才回了几分神,她感觉她整个人都仿佛置身于烈火之中,那亲吻太过炙热,她连呼吸都困难起来。

良久,她才被放开。

而被放开之前,对方似乎有些不满足,再度蜻蜓点水地碰了一下。

卿云歌的脑子里一片混沌。

她她她……这不是被强吻了吧!

做梦,一定是在做梦。

她立马闭上双眼,然后等了个几秒,再张开。

白衣男子幽深的双眸紧紧盯着她,然后轻轻地舔了一下自己的嘴唇,魅惑无比。

唇上湿润一片,殷红如蔷薇,昭示着方才发生的一切并不是梦。

靠……!

她真的,被强吻了。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只想赶紧离开这里。

太他妈的羞耻了!

光天化日之下,姑奶奶居然被吻了,而且还是被动的那一方。

欺人太甚!

就算要吻也应该是她强吻别人啊。

想死。

好尴尬。

卿云歌木着一张脸,不知道自己能做什么补救自己的形象。

被强吻完后说什么比较好?

是大手一挥,漫不经心说“哟,小子,吻技不错嘛,下次姐还来照顾你的生意”?

还是转过身去,捂脸扶额说“今天这件事情就当没有发生过,你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哪一个,她都觉得不能补救。

而就在这个时候,容瑾淮开口了。

他似乎很是愉悦,眉眼间有着深深的笑意。

“卿卿。”他伸出手,替她整理了一下因为方才的亲吻而有些凌乱的发丝,然后低低地唤了她一声。

他承认他方才是有些失态了,但是他是真的害怕,从此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生灵血誓这种逆天的秘法,也只能用一次。

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做好了随她而去的准备。

他不怕死,只是怕她死罢了。

这声轻唤让卿云歌的思绪彻底回神,然后她更不知道怎么面对眼前的人了。

按理说他强吻了她,她应该一个巴掌甩过去。

可是一想到他方才那么脆弱的眼神,她只感觉到心疼。

“我没事啦。”卿云歌有些不自然地咳了一声,“你别担心。”

“我不担心?”熟料,这一句话却触动了容瑾淮的禁忌,他的声音倏地沉了下来,“你所谓的让我不担心,就是不告诉我你在暗黑之域,然后还一个人跑到魔渊里来?”

“你真是长本事了,嗯?”

原本卿云歌还有些心虚,然后听到最后这一句话,差点一拳头挥上去。

靠!

这么一副爸爸的口气是怎么回事?

她又不是小孩子。

“那你呢?”卿云歌黑着脸,然后反唇相讥,“我都告诉你别来了,你还跑过来?这里可是暗黑之域,你说你要是受了一点伤我怎么和人族交代?”

她才不会承认她在关心他。

闻言,容瑾淮的眼神骤然一黯,明灭不清的神色让人感受到了一丝危险。

卿云歌环抱着双臂,毫不示弱地看了回去。

居然还反过来教训她,实在是不明白她的好意。

见到他不说话,她哼了一声,底气更足:“怎么,不说话了?还说我长本事,你不是也本事大的很吗?一个人就敢来暗黑之域?”

“要是被深渊裂骨龙发现了怎么办?要是切西菲尔那个坏蛋伤了你怎么办?”

越说,卿云歌就越来气。

她知道容瑾淮的修为也许很高,可是肯定没有切西菲尔高啊,本来是她一个人被困在这里,这下好,他也来了。

也得亏她得到了暗夜笛,要不然真的要双双殉情了。

啊呸!

什么殉情,她还没答应呢。

听到这些话,容瑾淮紧蹙着的眉头舒展开来,然后他微微俯下身来,几乎和她脸贴了脸。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流动着,卿云歌把接下来的话语又咽回了肚子里去。

这个家伙不会还想强吻她吧?

想到这里,她警惕地后退了一步。

“我知道了……”容瑾淮并没有因为她的远离而动怒,反而浅浅地笑了笑,“卿卿你是在担心我。”

“放屁!谁担心你了。”卿云歌想都没想,直接脱口。

小丫头还真是口是心非……

容瑾淮也不戳破,他直起了身子,依旧浅笑:“可是得到了暗夜笛?”

“嗯,是啊。”听到这话,卿云歌这才想起她手里还拿着一支笛子。

“恭喜。”看着那支幽紫色的笛子,他的目光清澈无比,唇边笑意清浅。

“所以我都说了你不用担心我。”卿云歌把玩着手中的笛子,然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道,“这下子我是可以离开暗黑之域了,你怎么办?”

她身为暗夜笛的主人,自然可以轻松地在暗黑之域出入,但是她却没有办法带上别人。

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居然没有迷失在那巨大的迷宫之中。

果然,第一世子就是第一世子。

“卿卿不用担心我。”容瑾淮轻轻笑笑,“人皇带我一起来的。”

君临:“……”

妈的他要去揭穿这个人的谎言,实在是太不要脸了。

卿云歌点了点头,不疑有他:“那人皇人呢?”

“在外面。”容瑾淮微微颔首,“魔渊的中心其实是被封印住了,卿卿你能进来恐怕是因为暗夜笛的缘故,所以他们没进来。”

“他们?”卿云歌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个词,“还有谁?”

容瑾淮的眸中浮起一抹狠戾,他淡淡地说道:“切西菲尔。”

听到这个名字,卿云歌的瞳孔中也划过一丝凌厉,她冷笑一声:“这个仇,我以后会报回来。”

不分青红皂白就将她掳走,就算是守护者,也不行。

容瑾淮轻轻点头。

他知道她的性子,不喜欢别人去插手,所以只要不是威胁到她的生命,他都会让她自己去解决。

毕竟……她比他要狠。

“我们出去吧。”他执起她的手,然后带着她到灵阵所在的地点。

卿云歌刚想甩开容瑾淮的手,因为她想着他们都还没有确定关系,这么亲密实在是有碍风化。

后来她又一想,大爷的,亲都亲过了,拉手根本就是小巫见大巫。

于是最后就随他去了。

君临和切西菲尔果然就在外面等着,眼下见到两个人从魔渊的中心出来,神色都是一振,一改先前的颓然。

“小东西……”切西菲尔的声音有些复杂,他的双眸里虽然带着希冀之色,但是却没有上前半步。

因为他知道,如今的一切有一半都是他的责任。

他的确生了想要将她留下来的想法,可却没有料到她的反抗会那么地强烈。

为了逃出暗黑之域,竟然到魔渊这里来寻找暗夜笛。

也幸好她最终得到了暗夜笛,否则……他这辈子都无法原谅自己。

卿云歌自然是看到了切西菲尔,但是她的目光只是微微一顿,就从他身上掠了过去。

如果他没有把她强行绑来,也许他们会是不错的朋友。

然而就在她的视线离开切西菲尔的时候,她的脑海里响起了他的声音。

声音一如既往的低沉而有磁性,但这次却带了一分黯然。

“小东西,我知道你不愿意看见我,我也知道我不该把你强行带到暗黑之域来,但是你要相信我对你是没有恶意的。”

“接下来我说的话,希望你能听完。”

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并没有打断切西菲尔的话。

切西菲尔的面容愈发得白皙,他接着精神力传音:“我之所以会去混沌大陆,只因为我感受到了一只魅魔的存在。”

卿云歌知道,他口中的魅魔应该就是曲绫裳。

“我查看了那只魅魔的记忆,这才发现了你,我对一个能拥有恶魔独有的吞噬性暗系玄诀的你产生了好奇心,再然后,我看到了石碑林外,两个对你有杀意的人。”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你身边的那只魅魔做了一件事情。”

“她利用神魂封锁之术,把一个名为云景的人类的神魂给封锁住了,然后再用魅魔的魅惑之术,牢牢地控制住了他。”

卿云歌的瞳孔一缩,她猛地看向切西菲尔,看到他的神情很认真。

“神魂封锁之术会让一个人变成傀儡,身体不再属于原本的自己,施术人让他做什么,他就会做什么,从那一刻起,云景便不是云景了。”

卿云歌感觉到自己的心脏处涌起了烈烈的愤怒。

“小东西,你和那个慕月应该是好朋友吧?我把这些事情告诉你,希望能弥补一些我对你做的错事。”

说完这些话之后,切西菲尔回望了她一眼,目光之中带着留恋,然后他转身走了。

黑色的恶魔羽翼在这一刻看起来却无比的圣洁。

卿云歌相信切西菲尔不会骗她,因为他也没有骗她的必要,他翻手之间,就能把曲绫裳碾死,用不着让她一个人类来对付一个小恶魔。

曲、绫、裳,你该死!

她先前还为阿月喜欢云景那样的男人感到十分的不值,现在只感觉到了浓浓的悲哀。

有什么事情会比自己爱的人已经消失了更为痛苦?

更可怕的是阿月对此一无所知,只认为是云景变心了,而不知道他其实被锁住了。

佛说人生有八苦,其中爱别离最苦。

卿云歌阖了阖眸,强忍着心中滔天的杀意。

曲绫裳,绝对不能留了。

但是曲绫裳必须要由阿月来杀,才能根除掉心魔,否则阿月在晋升魔阶的时候,很有可能失败而死。

那样子的话……阿月就更无法和云景见面了。

这件事要先隐瞒起来,绝对不能告诉慕月。

“卿卿你怎么了?”容瑾淮察觉到了红裙少女的不对,“身体不舒服么?”

“我没事。”卿云歌将翻滚的情绪全部压住之后,抬眸淡淡道,“我只是在想,我出来的太久,是不是四殿大比已经开始了。”

“小丫头,距离你离开四灵学院,已经一个月过去了。”君临见不得两人在他眼前还说着情话,于是他插嘴道,“现在四殿大比应该已经过了一半了吧。”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这才把目光放在了人皇的身上,然后不知道为什么,她感觉到这个声音有些熟悉。

于是她有些疑惑地问道:“那个,除了你上次在卿家救我的那回,我们是不是还在哪里见过?”

闻言,君临的身子顿时一僵,然后暗叫一声不好。

完了这个小丫头不会是认出他的声音来了吧?

他应该伪装一下的。

虽然小丫头现在是打不过他,可万一日后解除了封印,他真的是要被狠狠地揍一顿了。

“没有没有。”想到这里,君临连连摆手,“这是我们第二次见面。”

这句话他也没有说谎,毕竟那次七劫的时候,他也只是露了个声音,没露脸,算不得见面。

卿云歌的神色依旧有些怀疑,因为她真的觉得人皇的声音让她感觉十分的熟悉。

这种熟悉感并不来源于上次人皇出手救她,而让她感受到了一丝欠扁。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卿云歌抽了抽嘴角,她一定是魔障了,竟然想扁人皇。

“我先走了。”见到当初的事情并没有败露,君临松了一口气,然后有气无力地朝着二人挥了挥手,“你们慢慢聊。”

说着,他就准备离开这个地方。

然而就在他刚走出去一步,背后传来了一个声音:“等等——”

君临一个趔趄,差点摔倒。

妈哟,不会是小丫头发现了吧。

他强绷着表情转过身去,然后便看到卿云歌指了指一旁的容瑾淮,有些埋怨地说道:“他是你带进来的,你怎么走的时候都不带上他?”

君临目瞪口呆。

什么叫他带进来的?

容瑾淮明明是自己跑过来的好不好!

这小丫头怎么就实力护夫了?

君临刚想解释,就又看到白衣男子揉了揉红裙少女的头,微微一笑道:“那我先走了,你在四灵学院的时候好好照顾自己。”

然后红裙少女点点头:“知道了,你真是婆婆妈妈,你家里还有事等着你去处理呢。”

“走吧。”就在君临愣神之际,容瑾淮已经走到了他的身边,然后说道,“麻烦人皇带我出去了。”

君临:“……”

妈的这小子演戏演得还很溜啊!

不行,他一定要拆穿这个家伙。

“你明明……”君临刚说出这三个字,就看到了白衣男子含笑的目光,目光之中的神色却很是危险。

他一下子闭了嘴。

成,他不说。

君临哼哼两声,转过身去,他看这个腹黑的家伙还能瞒多久!

在君临和容瑾淮相继离开暗黑之域后,卿云歌一个念头,也出了这里,然后就开始全速朝着四灵学院赶去。

而在三人离开之后,原本平静的魔渊又出现了一个身影,不过这个身影看起来却十分的矮小。

“奇怪了,为什么小雪化形后就是一个成年女子,而我却是一个小男孩?”矮小的身影不满地嘟囔了一声,“唉,算了算了,总归是有人身了。”

“出去玩喽!”

声音在魔渊之中回响着,再看时,那道矮小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了。

天地间仍幽暗一片,唯有远处的一点灯火,照亮前行的路。

……

混沌大陆,中州界,四灵学院。

此刻的中央广场立起了一个高高的擂台,擂台之上有着对打的学员。

而擂台旁是一处高台,上面坐着五个人,正是院长和四殿殿主。

影溶月目光淡淡地看着面前的比试,平静的表情看不出喜怒。

而一旁的明焰却是忧心忡忡,无心观看。

这都一个多月了,小丫头还没回来,如若不是阿影让她放心,她恐怕以为小丫头已经遭遇不测了。

想到这里,她瞥了一眼一旁的中年人,冷冷地笑了一声。

听到这声笑,元雷转过头来,然后鹰眸之中浮起一抹嘲讽:“明焰,虽然说你们朱雀殿幻阶的比赛赢了,可是魂阶的却输了,至于冥阶……”

“如果我没有记错,你们朱雀殿只有一个人在冥阶之上吧,看来这一次,你又要输了。”

心里嗤笑不已,手下败将就是手下败将,永远都赢不过他。

孰料这一次,明焰却没有动怒,她只是淡淡地说道:“大比还没有完,老东西你可不要这么早就下定论。”

元雷被那一声“老东西”气得不轻,他冷哼一声:“如果不是因为我们白虎殿没有幻阶的学员,你朱雀殿早就输了。”

白虎殿的实力很强,所有成员的修为都在魂阶以上,这也就造成了幻阶比试的时候,无人出战,然后自动判输了。

“羡慕吧?”明焰嘲笑,“有本事你也有啊。”

元雷被噎得说不出话来。

明焰这个女人简直就是无耻。

说不过明焰,他只好回过头去继续看着比试。

此刻擂台上进行的正是魂阶大混战,哪个殿的人是最后一个倒下的,哪个殿就赢。

然而,纵然罗季宇是三生玄力,在众多白虎殿学员们的围攻之下,也撑不了多久。

他拼尽全力打到了四分之三的敌人之后,这才一个体力不支,倒在了地上。

很快就有负责治疗的导师将他抬了下去。

果不其然,这一次魂阶的比试,第一名是白虎殿。

看到这一幕,元雷极为高兴,然后又忍不住讽刺着一旁的明焰:“看到了没,就算你有着三生玄力的学员又如何,还是打不过我白虎殿。”

“啧。”明焰不知何时又掏出了一把瓜子磕着,她漫不经心地说道,“以多欺少嘛,我都知道。”

“呵,明焰,可惜四殿大比的赛制就是这样,你就算在那里说风流话也没有用。”元雷反唇相讥,“我知道,你心里其实嫉妒的要死。”

真自恋。

明焰翻了个白眼,接着嗑瓜子。

然而下一秒,元雷的神色忽然诡异起来,他笑道:“话说那个卿云歌呢?你不是很宝贵她吗?怎么这一次她却连四殿大比都没有参见?”

“老东西,少多管闲事!”听到这句话,明焰没有丝毫地客气,直接把手中的瓜子扔了元雷一脸,“区区四殿大比,小丫头根本看不上这些对手。”

元雷根本没有料到明焰在影溶月面前竟然都敢这么羞辱他,脸上顿时血色上涌,他低吼:“明焰你……”

“安静。”冰冰冷冷的两个字打断了他的话语,如同兜头一盆凉水浇下。

影溶月依旧目视着前方,像是根本没有看见这一幕,但是周身的气势,却让元雷感受到了压力。

元雷只觉得一口气憋在心中,根本吐不出来,他忍了忍,最后还是没有动手。

他已经看出来影溶月十分的偏心明焰了,此刻和明焰打起来,处于弱势的必然是他。

想到这里,元雷的鹰眸中浮起一抹杀意。

虽然已经除掉了卿云歌那个拦路石,但是明焰却还是让他十分的顾忌,他必须找一个机会,把明焰也除掉,这样他才能安心。

说不定下一任四灵学院的院长,就是他的。

他的巅峰之路,不远了。

魂阶的比赛完毕之后,就到了冥阶,由于冥阶修为的学员在四灵学院内也不过只有四十多个,所以比起先前的大混战来讲,冥阶比试的场地就小多了。

擂台是影溶月设下的,会随着人员的多少而变大变小,而且擂台的四周有着结界,可以防止里面的攻击落到外面人身上。

但是不可否认,冥阶的比试却是最好看的一场。

五颜六色的光芒在空中四散开来,无数玄诀的比拼,让人根本挪不开眼。

楼剑波啧啧赞道:“老强,你殿里的那个梦惜丫头可真是厉害,本来她的实力不算最高,却能打到那么多人。”

强铮也是一脸欣慰:“可不是吗,毕竟她是梦家人,灵阵上的造诣可高着呢。”

“不过现在看来,还是老元他们那边的实力最强。”楼剑波摇了摇头,“看来这一次四殿之比,又是白虎殿了。”

“可惜了,冷夜和吴萧那俩小子都不参加,要是他们参加,这第一花落谁家还说不定呢。”强铮叹了一口气。

诸如冷夜和吴萧等人,对四殿之比也没有什么兴趣。

元雷的神色很是兴奋,因为他看到他的学员已经将青龙殿和玄武殿的人都打败了。

梦惜虽然是灵阵师,可是以一敌多,可是她的近战能力并不强,只要一被近身,就是输的下场。

然而在擂台之上,除了白虎殿的十几个学员还站着,剩下一个人就是易染染了。

易染染这一次没有上来就拼尽全力,而是利用灵活的身手躲避着其他人的攻击,这才让她成功地站到了现在。

因为这一次她想让朱雀殿赢,她不想再让白虎殿嘲笑他们。

“易染染,你可真是聪明。”白虎殿其中一个学员上前一步,冷冷地笑了,“你以为你一味的躲避,就能赢?”

易染染的双手狠狠地握了起来,她死死地盯着眼前的十几个人,娇躯在颤抖。

尽管她没有用掉多少玄力,可是她知道,她就算拼尽全力也打不过这么多人。

难道……又要输了么?

“荀兄,废什么话?”另一个学员站了出来,一脸阴狠,“她易染染以为她也能学那渔夫?不自量力。”

紧接着,嘲笑声此起彼伏,白虎殿学员们的笑声越来越大。

左右比试也没有时间规定,他们不介意在打败易染染之前,好好地凌辱她一番。

白陌尘也隶属于这其中的一员,不过他却没有跟着他们一起嘲讽,神色有些复杂。

他不想和易染染敌对,只是因为她是卿云歌的同殿师姐,可是师傅的命令又不得不从,他也是万分无奈,才只能站在了她的对立面。

如果可以……一会儿他出手的时候留情一下吧。

这些嘲笑声听在易染染耳朵里,让她内心的怒意愈来愈盛,可是她没有先出手,而是观察着白虎殿学员们的一举一动。

诱敌深入,说不定能赢。

然而直到一个白虎殿学员说了这么一句话,让易染染再也无法压制住内心的暴怒。

“我就说嘛,朱雀殿殿主那样下三滥的货色,培养出来的学员能有多么厉害?玄灵榜第三又怎么样?还不是地乖乖地送上门来任我们……”

“宰割”两个字还没有说出口,那个学员就被暴怒的易染染一掌打了出去。

易染染双眸血红,此刻的她如同地狱修罗。

骂她,她可以忍,可是骂她师傅,她怎么也忍不了。

“易染染动手了,大家上!”看到这一幕,最开始说话的那个学员率先回过神来,他振臂高呼,“我们要狠狠地收拾她。”

这句话刚刚落地,十几个白虎殿的学员就冲了上去。

紧接着,又是一阵光芒闪烁,各种属性的玄力开始碰撞起来。

易染染只是一生玄力,不过她的玄力属性却是土,她可以控制大地。

土黄色的光芒在她的身上浮现了出来,下一秒,就传来了“轰隆隆——”的一声巨响。

擂台所在的地面此刻居然裂开了数道缝隙,不仅如此,大地像是活了一般,开始不断地起伏着。

白虎殿的学员们差点就跌入了那些缝隙之中,他们好不容易稳住身子,却又因为随之而来的震动,再度跌倒在地。

“该死!”荀哥此刻的脸色十分的不好看,“这个易染染还真是难缠。”

崩裂大地,灵品下级玄诀。

这是群攻型技能,虽然没有实际的攻击,但让他们十分的不好受,身体一沉一浮,就像是在海浪上奔跑一样。

“荀、荀哥,怎么办我们现在?”另一个学员明显有些慌张,“这样下去,我们虽然不会受什么伤,但也靠近不了易染染啊。”

“急什么!”荀哥冷哼一声,“群攻型技能最消耗玄力了,比试又不允许用补充玄力的药物,如果我没有猜错,易染染她马上就坚持不住了。”

听到这句话,学员们的眼睛一亮,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看向了易染染,发现她此刻脸色果然有些苍白,显然是因为玄力的消耗太过巨大。

“听我口令。”荀哥的双眼之中精光闪烁,“我们从四个方向包围过去,然后同时对她出手,明白了?”

众人齐声一喝:“明白,荀哥!”

荀哥狞笑起来,他知道易染染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等到她坚持不住的时候,就是他们出手的时候。

易染染也知道自己没有多少时间了,可是她仍强撑着,倔强地不愿意倒下。

不,绝对不能输!

她不想让师傅留下遗憾。

而高台之上的明焰看到这一幕,差点想直接冲下来。

染染这个丫头到底在搞什么,怎么还不下去,再这样下去,她的身体会因为过度的亏损而永远无法修复的!

明焰急得跳脚,元雷却是一脸笑意。

他早就给白虎殿的学员们说了,一旦遇到朱雀殿的学员,必然要下狠手。

冥阶的战斗不必魂阶,那些导师们还有出手救的时间,而冥阶的比试连导师都无法插手。

易染染,死定了。

果然,一盏茶之后,易染染的玄力已经消耗完毕了。

她的身子颤了一颤,却强撑着没有倒下。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荀哥眼神一冷,然后猛地挥手,喝道:“动手!”

刹那间,绚烂的玄力光芒迸发而出,无数玄诀攻击朝着易染染袭去,没有一丝空隙让她能去躲避。

白陌尘并没有出手,可是他出不出手却影响不了什么。

“染染!”明焰大惊失色,“快躲!”

话音还未落,她的身子就已经先动了,直直地朝着擂台飞去。

然而就在她即将进入结界之中的时候,被一个人挡住了去路。

“明焰殿主,按照规定,你可不能插手学员之间的比试啊。”元雷微微冷笑一声。

“元雷!”明焰的手中出现了一根长长的鞭子,她咬牙,“你给我让开!”

“哼。”元雷轻嗤,嘴边浮起一抹嘲讽,“来不及了。”

是来不及了,因为那些攻击距离易染染不到一米,半息的时间就会彻底地落在她身上。

易染染脸色苍白,她看着那些越来越近的攻击,然后咬了咬唇,视死如归地闭上了眼睛。

姑奶奶不怕!

大不了二十四年后又是一条好汉!

然而,易染染却没有感受到预想中的疼痛,她也没有感觉到自己的身上有半点伤痕。

怎么回事?

易染染睁开眼来,有些惊讶地发现,那些原本打向她的攻击此刻都消失不见了。

而这个时候她的面前,站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红裙少女,此刻她的裙摆微扬,露出了纤细的小腿。

她站在那里,身姿挺拔,仿若一座巍巍的高山,牢不可破。

她抵挡住了先前所有的攻击,依然神态自若。

“小、小师妹?”易染染不可置信地叫出来声。

听到这句话,少女才回过头来。

阳光之下,她的面容绝美得不可方物。

那双玫瑰紫瞳是如此的熟悉,明亮、清澈,却让易染染忍不住鼻头发酸。

红裙少女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展颜一笑,道:“染染姐,我来晚了。”

------题外话------

下一章虐曲绫裳和元雷啦~

换回地图终于好了很多。

感谢姑娘们的月票~

书城那边我没有权限,看不到谁投票了(╥╯^╰╥),不过我会去评论区看你们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