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四殿之首,背叛者死!(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声“染染姐”跟平时没有什么不同,却让易染染差点哭了出来。

下一秒,就像是得以依靠的人终于出现了,她仿佛全身的力气都被抽空了一样,直接瘫倒在了地上。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沉,然后足尖一点,迅速来到了易染染的面前。

她从七玄空间内掏出了一颗补玄丹,塞入了易染染的嘴巴里。

“小师妹……”补玄丹入口之后,易染染终于能开口说话了。

然而她刚刚张开嘴巴,一股艳丽的鲜血就顺着唇角缓缓流下。

“染染姐,别说话。”卿云歌又拿出了一枚天元丹,再度喂进了易染染的口中,“你玄力亏空,经脉受损,不要分心,全力疗伤。”

说到最后的时候,她的声音蓦地沉了下来,杀机隐隐在话语之中流转。

“可是这比试……”两枚丹药入口,易染染终于恢复了一些力气。

她用手腕撑着地,勉强让自己的上半身坐了起来,双眸之中满是哀色。

这一次,她又要让师傅失望了。

虽然易染染知道明焰根本不在乎这些虚名,可她还是想让朱雀殿得到第一,好不让她师傅被嘲讽。

一日为师,终身为母。

易染染的目光恍惚起来,仿佛又回到了自己的小时候,她初遇明焰的那一年。

她原本是中州界一个流浪的小乞丐,连饭都吃不饱,小的时候天天为了一个馒头,都会被那些大乞丐们打得半死。

饥寒交迫,受尽鞭笞。

她的身上从来都没有过一片完好的肌肤,即便旧的伤疤变浅了,但是很快就会有新的伤痕。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直到那天,她被一个男性乞丐抵在墙角,差点就被侵犯的时候,她爆发出了自己的天赋——土系玄力。

也许真的是骨子里的傲气难以磨灭,她虽然没有学习任何玄诀,仅仅凭着笨拙的控土之力,将那个男性乞丐活埋了。

那是她第一次杀人。

而这一幕,被一个旁观者看在了眼里。

那个旁观者就是明焰。

明焰将她带到了四灵学院,给她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并端来了热气腾腾的饭菜。

明焰说:“丫头,从今天开始你就在这里住下,谁若是敢欺负你,就打回去,不必留手。”

明焰还说:“若你不嫌弃,就拜我为师吧,你的天赋极好,不修炼可惜了。”

然后她果真就听了这些话,随着明焰开始修炼。

直到现在……

易染染微微仰着头,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终于流了下来。

直到一张帕子将她脸上的清泪擦拭干净,她这才回过神来。

“比试而已。”面前的红裙少女微微一笑,“交给我。”

易染染睁大了双眼,她失声:“小师妹,这个玩笑可开不得,我都已经成这样了,你不过是魂阶,怎么和冥阶打?”

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弯唇一笑:“染染姐,谁告诉你,我现在是魂阶?”

“小师妹你……”易染染刚要开口,就被卿云歌打断了。

“冷夜师兄,麻烦你把染染姐带回去治疗。”卿云歌抬头,然后看向了擂台之外的紫衣男子,朝着他微微颔首,“她伤的很重,一定要小心。”

其实她方才不出现也是可以的,因为冷夜早就做好了准备。

元雷只是拦住了明焰,根本无暇顾及学员。

可是这是朱雀殿和白虎殿的比试,她不会让其他殿的学员插手。

听到那句话,冷夜迅速将易染染从地上扶起,然后一个打转,就将她横抱了起来。

紧蹙着的眉头也终于舒展开来,他看着怀中因为玄力消耗过度而面色有些苍白的女子,女气的眸中划过一丝心疼。

但这抹情绪转瞬即逝,易染染根本没有看清,她现在整个人都在冷夜的怀里,顿时挣扎了起来,用有些虚弱的声音喊道:“冷夜,你放我下来,我自己能走。”

虽然她是挺喜欢冷夜的,但是大庭广众之下她被这样抱着简直是太让她羞耻了。

万一一个不小心让冷夜察觉到了她对他的情意可怎么办?

她可不想也被扔出天地帮啊。

然而易染染没有料到的是,这一句话出来之后,紫衣男子的神色一冷,然后双臂收的更紧了。

他完全不顾易染染的喊声,而是朝着红裙少女点了点头,抿唇一笑:“多谢小云歌了。”

旋即笑容敛去,冷夜抱着易染染就从擂台上跳了下来,朝着丹医阁的方向走去。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微微弯了弯眼。

染染姐,我可是给你制造机会了,你要好好把握才行啊。

而且……冷夜师兄他对你也并不是你想的那样,不是么?

卿云歌和冷夜的动作都很快,不过短短几息时间,所以等到众人们反应过来的时候,擂台上早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明焰都打算动手教训元雷了,然后她眼尖看见她的徒弟没事,不由地松了一口气,还想着是哪位大能把染染给救了。

结果再一瞧,却发现来人竟然就是她念叨了一个月的小丫头,顿时大喜过望。

“明焰,你徒弟都伤成那个样子了,你居然还一副很高兴地样子?”元雷是背对着擂台的,所以他只是知道易染染被救了,并不知道救人的是谁。

眼下看到明焰明晃晃的笑容,他讽刺道:“看来你也不怎么担心你徒弟嘛,真是不配为人……”

师表二字还抵在舌尖,元雷就看到明焰惊喜地叫了一声:“小丫头,你可算是回来了。”

小丫头!

听到这个称谓,元雷的鹰眸瞪大了。

那个卿云歌不是应该已经被大恶魔杀掉了吗?

怎么可能在这里?

元雷也不讥讽明焰了,他立马转过身去,想要确定明焰说的是谎话。

可惜不是。

红裙少女背负着双手站在擂台的边缘,目光淡若云烟。

她的脸上没有施任何脂粉,但却胜过了无数浓妆艳抹。

芳华天下。

只有这个少女,才担得起这四个字。

其他人都望着台上的少女微微失神,然而元雷却是惊骇无比,他下意识地后退了几步,面容之上满是不可置信。

这个丫头居然真的没死!

这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一个魂阶能从大恶魔的手中逃走?

不可能!

元雷在心中一遍遍地告诫自己那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不管说多少遍,红裙少女依然站在那里,用那双漂亮的紫眸望着他。

清澈的瞳底,满是寒意。

元雷的心蓦地一紧,难不成……难不成她发现了什么?

“元雷殿主见到我,似乎很惊讶?”卿云歌扬了扬眉,然后浅浅一笑,“元雷殿主是认为我不应该出现在这里?”

“亦或是我没有死在暗黑之域,这让元雷殿主很是惊奇?”

这一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在元雷的脑海中炸开,震得他身体发麻,猛地瞪大了双眼。

他没有去想卿云歌是怎么知道的,而是先迅速扫视了一眼周围的人,发现其他人神色如常,这才知晓那句话是用精神力传音说的。

看来这个卿云歌还是知道分寸的,自己日后也会让她死得不那么难看。

松了一口气之后,元雷面上冷笑一声:“你一个魂阶,如何能出现在冥阶的比试之上?”

“你说,你该出现吗?”

说到最后,他的底气才重新恢复。

笑话,他可是一殿之主,纵然卿云歌在学员里面再怎么翻云覆雨,他也能把她拿下。

然而此刻的元雷却是忘了,刚才就是面前的红裙少女,以一己之力,直接挡掉了他白虎殿十几名弟子的攻击。

此话一出,众人皆惊,就连那几个愣神的白虎殿学员也回过神来,看着卿云歌的目光像是看傻子一样。

荀哥不由冷嗤一声,心道,朱雀殿还真是“人才济济”,居然连一个魂阶都想跟他们打,简直不自量力。

影溶月自然是看到了这一幕,可她并没有出手,目光依旧淡淡,没有任何的波动。

明焰的眉头先是一皱,然后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又舒展开来。

她了解卿云歌的性子,知道小丫头并不会做什么打肿脸充胖子的事情,反而……扮猪吃虎的事儿到干的不少。

虽然明焰并不知道小丫头此次在外一个月到底经历了什么,不过却很相信她。

既然她出现在冥阶的比试之上,那么定然有她的道理。

“元雷殿主,比试的规则可没有规定魂阶不能参加冥阶的大乱斗吧?”明焰冷冷一笑,“我的学员凭什么不能出现在这里?”

“呵,明焰殿主,你可不要因为溺爱弟子然后反而害了他们。”元雷反唇相讥,“我这边可是有十几个冥阶,他们中任何一个都能够将你的学员打败。”

明焰刚想发怒,就被一道轻灵空幻的声音先行打断了。

“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呢?”

语气清清淡淡,仿佛丝毫不在意。

元雷一愣,然后他才发现说这句话的人正是卿云歌,然后想接着嘲讽,却听到沉默已久的影溶月开口说话了:“殿主不可干涉学员比试。”

“听到了吗?元雷殿主。”卿云歌微笑,“你不可以干涉我和你白虎殿学员的比试呢。”

这一句话让元雷差点吐出一口老血,他根本不想干涉好不好!

他巴不得卿云歌参加,然后死在擂台上。

说那些话只不过是为了用言语将明焰和卿云歌踩在脚下罢了,真当他想跟她们说话?

可笑!

元雷铁青着脸,然后拂袖转身,回到了高台之上。

明焰微微冷笑一声,身形一动,也重新坐了下来。

她这一次可要盯紧了元雷,要是他再在背后做什么事情,她绝对不会轻易地饶过他!

学员们也是知道朱雀殿和白虎殿的两位殿主不对付,所以他们也没怎么好奇,而是将注意力重新集中在了擂台上。

因为天地帮覆灭的缘故,四灵学院的所有人都认识了卿云歌,可是却依旧有人不知道她长什么样。

眼下卿云歌并没有报自己的名字,所以一些人并不知道这个红裙少女就是闻名全院的九界界主。

于是有人担忧,有人看戏,有人兴奋。

荀清的眼睛之中划过一道暗光,然后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然后阴森森地说道:“这位朱雀殿的学员,我劝你还是自己认输下去,否则攻击无眼,伤了你那张漂亮的小脸,可就不好了。”

虽然他不怎么好女色,可是再这样一张倾国倾城的容颜面前,他也无法去抵抗。

不如等到比试之后……

想到这里,荀清眼中的暗光更盛了。

这一句话出来,卿云歌还未答话,白陌尘的脸先沉了下来,他声音冷冷:“荀清,注意你的说话态度。”

他看的很清楚,刚才荀清看红裙少女的眼神。

同样是男人,他当然知道荀清在想什么。

正沉浸在意淫之中的荀清听到这句话,猛地回过头去,然后便看见白衣的年轻人冷冷地望着他,像是要把他剥开来。

他的心头顿时浮起一抹恼怒,但更多的是惧怕。

虽然他的实力是比白陌尘强,但是荀家可比白家差得远了,连白家的那些附属家族都不如。

他不能得罪白陌尘,于是只能压住内心的怒意,面上一笑:“白兄说的是。”

白陌尘并没有答话,可是一直看着红裙少女。

下一秒,卿云歌的脑海里便传来了一句话。

“云歌师妹,你千万不要勉强自己,朱雀殿输了是小事,你要是受伤了怎么办?”

说话的正是白陌尘,此刻他的双眸之中满是担忧。

看到那抹担忧,卿云歌微微一怔,然后扬了扬眉,同样用精神力传音:“你尽管放心,你要担心的应该是你这群师兄弟。”

她抵挡住了先前这群人对易染染发出的攻击,自然知道攻击的人当中没有白陌尘。

她做事一向算的很清,不会殃及无辜的人。

闻言,白陌尘眉头一皱,还要出声,却见卿云歌已经把目光收了回去,只能轻轻地叹了一口气。

她实在是太倔强了,一会儿看看能不能保她不受伤吧。

荀清被白陌尘说教了一通,心情更是不好,他目光阴冷地看着红裙少女,然后掀了掀眉毛,道:“你还是快点认输的好。”

他自认为,他已经很客气了,如果这个少女再不给面子,那么……

“嗯,我也这么觉得。”卿云歌轻轻一笑,“那你认输吧,认输了之后我就不会揍你了。”

荀清怀疑自己听错了,他下意识地问了一句:“你说什么?”

“咦,你也是个聋子吗?”卿云歌似乎很是惊奇,她有些为难地想了一会儿,才道,“那你就更应该认输了。”

顿了顿,她接着补充:“我不欺负残疾人的。”

话音刚落,擂台之外顿时爆发出一阵阵大笑。

“哎哟,九界界主太有才了,骂人还骂的这么拐弯抹角,我要拜师,要拜师!”

“这卿云歌真的是太嚣张了,新生第一又怎么样,灭了天地帮又如何?荀清师兄可不是她能敌得过的,还不如早早认输,也好捡回一些颜面。”

“还没比呢,你们怎么就知道云歌师姐一定输?”

“笑死了,你们云歌师姐一个魂阶,怎么和一群冥阶的打?”

顿时,擂台外开始躁动起来。

“肃静。”

随着影溶月冷冷一喝,其他杂乱的声音又迅速消失不见了。

学员们有些惶恐地看着高台上地黑衣女子,敬畏之中带着惧怕。

擂台上的声音能传到外面,外面的声音传不进来。

荀清前一阵一直在外执行任务,这次回来才没多久,也只是略略听过卿云歌的名字,并不知道她的真容是何。

“你是谁?”他的声音阴沉无比,“我不跟无名之辈打。”

他倒想看看是谁敢这么对他!

红裙少女神色不变,她弯了弯眉,然后樱唇轻启。

“朱雀殿,卿云歌。”

声音很淡,但带着极深的穿透力,将人的耳膜震得发麻。

“你就是卿云歌?”荀清吃了一惊,“那个杀了姬翎,灭了天地帮的九界界主卿云歌?”

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优雅一笑:“承蒙你还听过我的大名。”

其他白虎殿的成员也都是一惊,不过也仅仅只是惊罢了,并没有其他多余的情绪。

然后他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一件事情,貌似……荀哥跟姬翎好像是拜把子兄弟来着?

“原来是你杀了姬翎。”荀清冷冷一笑,“那么今日,你就算是想走也走不掉了。”

他要给姬翎报仇,先打残这个卿云歌,然后把她绑起来,等他玩腻了,在把她扔到玄灵城,丢给那些乞丐!

卿云歌的神色似乎有些不耐烦,但她的一举一动依旧优雅,很客气地问道:“可以开打了吗?”

荀清被这么风轻云淡的一句话给噎住了,他只感觉一拳头打在了棉花里,软绵无力,怒气无处可法。

“你是魂阶,我们让你一招。”荀清让自己显得大度一些,内心实则在冷笑,“等一招过后,我们再出手。”

这句话得到了其他白虎殿学员的认同,他们一直以荀清为首。

而白陌尘沉了沉眸,思索着如何才能不伤到卿云歌。

“你确定你要让我一招?”卿云歌像是看傻子一样看着荀清,“你可想好了。”

要是让她一招,他们可就没有出招的机会了。

荀清简直都要气疯了,但是他又不能表露出半分,毕竟他还要维持自己的形象,于是冷着脸道:“大丈夫说话算话。”

闻言,卿云歌挑眉,意味深长一笑:“那我就在此谢过了。”

看到那个笑容,荀清忽然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但是他也没有多想,而是朝着其他几个学员挥了挥手,喝道:“听见没,我让云歌师妹一招,你们一会儿可谁都不要动。”

“明白了荀哥!”白虎殿的学员们齐声应道。

而在外观看的元雷倒也看到了这一幕,不过也没觉得有什么问题,左右让几招卿云歌都会输,何不让一让呢?

“那我就……出招了。”

卿云歌微微一笑,然后素手在空中一扬,下一秒,她的掌心之中出现了一支长笛,笛子是暗紫色的,显得古朴典雅。

白虎殿的学员们一愣,不懂红裙少女拿出一支笛子来做什么。

还是荀清先回过神来,他微微冷笑一声,道:“云歌师妹,这里可是擂台,不是什么宴会,你是准备拿笛子来攻击我们吗?”

话音一落,旋即传来了一阵阵嘲笑声和咒骂声,有激动的学员甚至喊着让卿云歌滚下去的口号。

然而红裙少女的面色依旧波澜不惊,她目光淡淡地看着眼前的人,然后将暗夜笛放在了唇边。

荀清眼中的嘲讽更盛,他环抱着双臂站在那里,想看看这九界界主到底要玩什么花样。

下一秒,悦耳的笛音就在擂台上响了起来,清亮而悠远,曲调十分的平稳,顺着清风缓缓入耳。

“云歌师妹,我劝你最好不要浪费这一招。”荀清不屑道,“你若是怕了,直接认输便好,何必非要吹……”

笛子二字还没有说出来,荀清的身子就是一僵,双眼渐渐变得无神起来。

而其他白虎殿成员原本嘲讽的神色此刻也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木然。

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他们呆呆地站在那里。

忽然,笛音倏地拔高,不再是先前的宛转悠扬,而是尖锐高亢,仿佛魔音灌耳,缕缕不绝。

笛音越高,那些人的面色就越是苍白。

白陌尘是唯一一个没有受笛音影响的人,他露出了微愕的表情,然后下意识地看向了红裙少女,见到她很认真地在吹奏,仿佛真的只是来到了一场宴会。

这笛子……不简单。

所有人都这么想。

但是没有人知道这笛子到底是什么,除了影溶月。

影溶月早就从君临那里得知了这一个月发生的事情,所以她才没有管,因为她知道,就算来再多的人,也打不过卿云歌。

因为在她的手中,有着神灵器暗夜笛。

暗夜笛的功能只有卿云歌一个人知晓,而且她也仅仅是知晓一部分。

其中一个功能便是让人陷入到幻境之中,笛音会根据每个人的记忆来构造出相应的幻境。

当然,要想成功地施展开来,需要极为强悍的精神力和笛技。

如果卿云歌的精神修为没有突破到入微境中期,恐怕她凭着区区笛音,可能真的对付不了这些人。

当然,她凭着玄力,也可以将这些人打趴下。

而之所以选择用暗夜笛来对付他们,是因为他们伤了易染染。

她要让他们为此,付出代价。

于是,笛音再度拔高,音调已经到了一个至高点。

白虎殿的学员们此刻都面露痛苦之色,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幻境中看到了什么。

甚至修为有些弱的人,嘴边已经溢出了鲜血。

是时候了……

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然后在音调达到最高处的时候,猛地停止了吹奏。

“噗——”

笛音停止的一瞬间,白虎殿的学员们仰天喷出一口鲜血,连荀清也不例外。

他们的气息委顿下去,直接倒在了地上。

除了荀清还有一点意识,其他人直接昏迷不醒了。

众人大惊。

“嘶——”

不知道是谁倒吸了一口气,接着抽气声此起彼伏。

连影溶月看到这一幕,神色都不禁微微动容。

神灵器果然就是神灵器,威力竟然如此之大。

元雷更是难以置信地站了起来,满脸的不可思议。

怎么可能?

一个魂阶仅仅凭着一支笛子,就打败了十几个冥阶?

这根本就不符合常理!

然而,众人再怎么震惊,也无法改变此刻的擂台之上,只有红裙少女一人站着的事实。

白陌尘是自己倒下的,如果白虎殿的人只有他无事,任谁也会想到这里有猫腻。

卿云歌面不改色地将暗夜笛重新收了回去,然后转过身来,对着高台上的裁判导师,微微一笑:“可以宣布结果了吗?”

导师这才回过神来,他立马走上了擂台,然后将白虎殿的十几个人查看了一番,顿时一惊。

他有些慌忙地回过头去,禀报道:“院长大人,这些学员都……”

“说。”影溶月的声音依旧很淡,平静的听不出喜怒。

导师结巴了半天,才吐出来六个字:“经脉都废掉了!”

“什么?!”听到这句话,元雷整个人都震惊了。

他根本不顾影溶月还在一旁,直接飞身掠出,来到了擂台上,然后俯下身子,迅速查看起荀清等人的伤势。

这一查看,让元雷大惊失色。

而惊过之后,是怒不可遏。

这些可都是他白虎殿的顶尖实力啊,就这么被毁掉了。

经脉被废就意味着这个人这辈子都无法修炼了,这简直就是狠到至极的手段啊!

而本来还有意识的荀清在听到“经脉被废”这几个字后,眼一黑,直接昏死了过去。

装晕的白陌尘也是心下骇然,他万万没想到,仅仅只是一曲,就能毁掉十几个人的经脉,但为何这笛音没有对他出手?

难道……

他微微睁了睁眼,然后看向了背对着他的红裙少女,眸光之中忽然迸发出了一点希冀。

这是不是说明,他在她眼里,其实是不同的?

“院长大人!”元雷根本无法压制住自己内心的怒气,他铁青着脸,对着上方的黑衣女子说道,“这些学员可都是白虎殿的英才,就这样被一个心狠手辣的丫头给毁了,日后到了学院大比,该如何是好?”

他早就知道,这个卿云歌不该留。

他应该在新生考核的时候,就把她杀死。

然而影溶月像是根本没有听到这句话,她只是轻轻地撩了一下眼皮,然后淡淡道:“宣布结果吧。”

元雷的身子一震,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影溶月,像是根本无法理解她的无动于衷。

“院长大人,学院大比……”他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影溶月冷冷的一个眼神给打断了,顿时头皮一麻。

院长不会发现了什么吧?

还是明焰那个女人在她面前说了什么他不好听的话?

导师一看情形不对,立马很有眼色地高喝了一声:“我宣布——”

“本次四殿大比的获胜者是——”

“朱雀殿!”

喝声一落,朱雀殿的学员们顿时跳了起来,他们喜极而泣,然后不顾形象地抱成了一团。

“云歌师姐威武!”

“壮哉我朱雀殿!”

不知道是谁先喊出来的话,紧接着,所有人都在喊了起来。

这两句话在广场上久久不散,所有学员都望着那个绝代芳华的红裙少女,目光炽热无比。

看着擂台之上的红裙少女,明焰此刻也忍不住红了眼圈,她别过头去,然后轻轻地啜泣了一声。

天知道她等这一幕等了多久,十年,还是百年?

她以为她这辈子都等不到这幕了,可是最终她的愿望没有落空。

“好孩子。”明焰用手摸着眼角的泪,看着那些年轻而鲜活的面孔,“你们都是好孩子。”

“我为你们……而骄傲。”

……

此一战后,朱雀殿再度崛起,力压其余三殿,成为四殿之首。

而朱雀殿的资源也比往日好了很多,朱雀殿的弟子出去之后也不会再受到其他学员的嘲讽。

因为所有人都知道,朱雀殿出了一个卿云歌。

也是这一次,卿云歌在玄灵榜上的排名直接到了玄灵榜第三,因为易染染没有做到的事情,她做到了。

没有人会怀疑,这个红裙少女最终会登上第一的宝座。

于是他们再度期待着,卿云歌能向玄灵榜第一,发出挑战!

……

白虎殿。

毛笔砚台扔了一地,原本干净整洁的地面此刻狼藉一片。

元雷怒气冲冲地将桌子上地东西全部都甩到了地上,然后还觉得不解气,直接将铁木做的桌子劈成了两半。

“师傅,动怒对您的身体不好。”白陌尘终于无法再置身事外,他轻叹了一声,然后劝慰道,“一个新生罢了,就算她能登上玄灵榜第一,也不会是您的对手。”

听到这句话,元雷沉默了下来,鹰眸之中的黑气也褪去了不少。

可是他头上的青筋仍跳动着,昭示着他内心的不平静。

白陌尘再度叹息一声,知道他说什么也没有办法,于是只好离开白虎殿,留元雷一个人清静清静。

然而他还没走几步,就被元雷叫出了。

白陌尘有些诧异地回过身去,看到自家师傅的神色此刻十分的阴沉。

“陌尘,为什么你没有听为师的话?”元雷头一次对自己这个得意门生用了十分冷硬的口气。

“师傅指的是……”白陌尘微微一愣。

“你当初答应地好好的,要替为师杀掉那个卿云歌。”元雷的声音更冷了,“为什么你今天没有动手?”

“师傅错怪陌尘了。”白陌尘的眸光微微一动,声音依旧恭敬,“陌尘当时也被那笛音给影响了。”

“哦?是吗?”孰料,听到这句话,元雷冷冷一笑,“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其实根本一点伤都没受!”

白陌尘倏地抬起了头,他看到此刻元雷的鹰眸之中一片黑雾缭绕,忽然发现自己一下子不认识他师傅了。

但是元雷的这句话却让他无法反驳,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所以他沉默着,一言不发。

元雷背着双手走了几步,然后望着白衣的年轻人,摇了摇头:“陌尘,我本以为你是这个世界上最不会背叛我的人。”

“陌尘只是……”心软两个字还没有说出来,白陌尘的话就被打断了。

然后元雷接下来说的一句话,却让他如坠冰窖,浑身发冷。

“你将我和梦玉染的计划告诉了卿云歌,还不算背叛?”

“师傅你怎么……”白陌尘的身子猛地一震,并没有将话说全。

“我怎么知道?”闻言,元雷微微冷笑一声,“本来我是不知道的,要不是荀清告诉我那日你在我和玉染离开之后,很是慌张地去了新生居住地,我是不会知道的。”

刚才在擂台之上,荀清在昏死过去之前,给他说了这些话。

再结合白陌尘没有受伤的事情,元雷在一瞬间就猜到了真相。

他这个好徒弟啊,竟然会背叛他,去和他的敌人谋和。

“不,师傅。”白陌尘看到元雷眼中的黑气越来越重,他咬牙,“我只是告诉她有人要拿她做实验,根本没说您和梦玉染的名字。”

“够了!”元雷冷喝,他目光冰寒无比,“陌尘,你太让为师失望了。”

“师傅,陌尘……”

“如此,你也没有留下地必要了。”元雷冷笑,“不过你放心,你是我的徒弟,我还舍不得杀你。”

听到这句话,白陌尘蓦地睁大了双眼,然后他就看见了让他极为震惊的一幕。

元雷的双手忽然变成了触手一样的东西,黏黏糊糊,就像是八爪鱼的触脚。

然后触手向着白陌尘袭来,在触碰到他的身体时,放出了一团灰色的雾气。

白陌尘不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团雾气笼罩了起来。

等到雾气散去之后,白陌尘昏倒在了地上。

而元雷的双手也重新恢复了正常,他走到白陌尘身边,直接将他扛起,然后转身出了白虎殿。

……

卿云歌在确定易染染没有生命危险之后,才放心地离开了丹医阁。

而离开之前,她还和丹医阁阁主吴萧给碰上了。

“听说你拒绝了丹灵塔的邀请?”吴萧看到她,淡淡地问了这么一句话。

卿云歌还以为他要兴师问罪什么的,孰料在她点头之后,这位丹医阁阁主也点了点头,就离开了。

这人……性情果真难以捉摸。

耸了耸肩后,卿云歌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去,然后好好地研究一下暗夜笛,再进七玄空间一趟,看看能不能打开阵殿。

然而,就在她距离自己屋子几步远的时候,她发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先她一步进到了门内。

盗贼?

还是仇家?

卿云歌眼角一抽,她的运气不会那么背吧?

于是她放轻了脚步,然后走到门前,想要听一听里面的动静。

然后她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

“第一世子居然不在这里?”那声音在自然自语,“真是的,害我白跑一趟。”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双眸冷冷一眯,然而她还是没有进去,接着听里面人自语。

“这下可怎么办,都跟梦大人说好了,今日把第一世子带到他那里去,现在该如何是好?”

里面的人似乎很苦恼,因为卿云歌听到了那人凌乱的脚步之声。

她注意到了一个称谓——梦大人。

把容瑾淮带到梦大人那里去,是想做什么?

这个时候,里面的人似乎不打算接着等下去了:“不管了,还是改天再来吧,反正卿云歌也不会知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脚步声渐渐地大了起来,显然那人正朝着门口走来。

听到越来越近的脚步声,卿云歌勾了勾唇,然后在来人开门之前,率先一步推开了门。

耀眼的阳光从门口涌了进来,照亮了有些阴暗的屋子。

里面的人顿时一惊,猛地看向了门口,然后直接呆在了那里。

红裙少女倚在门边,她唇边含笑,眉目如画,声淡如烟。

“曲绫裳,你的兴致,可还真是好啊。”

------题外话------

这两章就把曲白莲虐完嗷~

话说昨天的吻戏写的我莫名羞耻(捂脸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