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定计曲绫裳,身败名裂!(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你你……”听到这句话,曲绫裳跳了起来,如同兔子一般惊恐。

她像是见鬼了一样看着面前的红裙少女,原本就苍白的容色此刻更是煞白如雪。

怎么回事,卿云歌不是已经被大恶魔陛下带走了吗?

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曲绫裳感觉面前的一切都开始天旋地转,她甚至连红裙少女的面容都看不清了,眼前一阵阵发黑,差点就要倒下。

然而在她倒下的那一瞬间,有一只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又将她托了起来。

曲绫裳被迫又站了起来,一双雪眸湿漉漉的,看起来纯洁如同林中的小鹿。

然而在眸底深处,却闪烁着惊愕无比的光芒。

“曲绫裳,我很可怕么?”卿云歌将面前的小白莲花拉起来后,瞧了她半晌,才微微一笑,“你怎么这么怕我?”

“不,不可能的,你是亡灵,你一定是亡灵!”孰料,这句话让曲绫裳直接抱头尖叫了起来,她的身体在瑟瑟发抖,口中不断地喃喃,“你死了,不是我杀的,你别来找我!”

对,卿云歌一定死了,她一定死了!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挑了挑眉,勾了勾唇,道:“我的死,真的和你没关系吗?”

原本空灵地声音越发的虚无缥缈起来,听着如同空谷回声。

“不,不是我要引开院长让你被元雷殿主和梦大人抓走的。”曲绫裳忽然跪倒在地,然后揪着面前人的裙摆,不断恳求,“是他们逼我的,逼我的!”

没想到这只小魅魔和元雷还有梦玉染都认识……

三人合作起来,想抓她去做人兽杂交的实验。

闻言,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旋即撤了对曲绫裳的精神威压。

精神威压撤掉的瞬间,曲绫裳就像是被雷电击中了一般,身体一个哆嗦,差点摔倒在地。

而曲绫裳也是在这一刻,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

旋即她抬起头来,有些惊恐地看着卿云歌,失声:“你对我做了什么?做了什么?!”

“这句话好像是应该我来问你吧?”卿云歌俯下身子,然后一手捏住了白衣女子地下巴,声音轻柔无比,“你对云景,究竟做了什么?”

曲绫裳倏地睁大了双眼,瞳孔已经缩成了针般大小,仿佛听到了世上最难以置信的事情。

脑子里顿时一片空白,只回响着一句话——她完蛋了。

她想要说话,却发现自己的喉咙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一个完整的字儿都吐不出来。

这件事除了她,只有四个人知道才对,而元雷和梦玉染根本不可能告诉卿云歌。

难道是陛下……

“我见了莉莉丝。”卿云歌的语气依旧很轻,甚至温柔如水,“她说你们魅魔是不会主动去诱惑男人的。”

莉莉丝!

曲绫裳的双眸睁得更大了,两颗眼珠子仿佛要掉下来一样。

根本没有人知道,她最怕的人不是大恶魔,而是这位魅魔之首!

如果让莉莉丝知道她偷跑了出来,还做了这些事情,她一定会神魂俱灭的!

卿云歌注意到了曲绫裳表情地变化,手上微微用力,接着轻笑:“所以你说,你是不是该死呢?”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的眼中迅速凝聚起了水雾,看起来惹人怜爱不已。

但是她的表情是那样的惊恐,生生毁了这张清水的脸。

“别怕,不是我来杀你。”卿云歌的手猛地向下一拉,然后就把曲绫裳的下巴卸了下来,“你当然要由阿月亲手来杀。”

曲绫裳这个时候没有说出什么“有云景在,慕月不会杀她”的话了,因为现在事情已经败露,慕月一定会将她碎尸万段,她说不定来轮回地机会都不会有。

“告诉我,神魂封锁之术怎么解掉?”卿云歌的声音蓦然转冷,她手又是一抬,把下巴又按了回去。

这一扯一拉,让曲绫裳痛得无法言语,感觉脸部的神经都已经完全麻痹了。

等到她缓过来一口气后,盯着红裙少女看了半晌,才畅快地大笑了起来:“神魂都被锁住了,哪来的解法?没有解法,云景永远都回不来!”

闻言,卿云歌的眸光倏地一沉。

“我劝你还是别白费力气了。”曲绫裳笑完之后,又咳嗽了起来,“你不是想杀了我吗?来啊,杀了我我会让云景陪我一起死!”

唇边浮起一抹冷冷的笑意:“*死亡之后,他的神魂也会跟着消散,就算你能去九幽之境,也救不回他!”

话音刚刚落地,曲绫裳的神色忽然一变,然后朱唇一张,就吐出了一口艳丽的鲜血,气息随即委顿。

也就在此时,一道又惊又怒的声音从远处传来:“裳儿!”

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的眉毛一挑,面色依旧波澜不惊。

不过她倒是满含深意的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白衣女子,眸中笑意深深,像是在说——演得不错。

因为方才曲绫裳的吐血并不是她出手的,而是小魅魔自己逼出了自己体内的一口血,当时她就知道,曲绫裳一定又在谋划着什么了。

果然,是在等云景啊。

哦不对,是在等那个傀儡。

曲绫裳自然也是看到了卿云歌眸中的戏谑,她脸色一白,然后挣扎着起身,扯着少女的裙角,泣不成声道:“云歌姐姐,你原谅我,我真的没有想和慕月姐姐争什么,真的没有。”

“我只是太爱阿景了,求求你,告诉慕月姐姐,让她不要在针对我了好不好?”

说到最后,语气渐渐凄厉。

卿云歌还未答话,耳边就响起了一个满是怒气的声音:“卿云歌,你太过分了!”

下一秒,跪在地上的白衣女子被人横抱起来,曲绫裳下意识地惊呼了一声,对上了云景关怀的双眸:“裳儿,没事吧?”

“没有。”曲绫裳柔柔一笑,“云歌姐姐人很好的,刚才是我不小心撞到……”

“那个什么曲绫裳我提醒你一下。”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卿云歌不耐烦地打断了,“说了别叫我姐姐,你比我大,你这样叫把我叫老了,出门在外有人管你叫大娘我岂不是也跟你一样了?”

曲绫裳笑着的脸顿时一僵。

“卿小姐,你真的是太过分了。”云景冷冷地看了过来,“裳儿维护你,你还这般不知好歹。”

他刚才看得很清楚,分明是卿云歌强迫裳儿跪在地上,然后不知道使了什么招数,裳儿吐血倒地。

如果不是他及时赶来,恐怕裳儿就要被这个少女折磨死了。

想到这里,他的眼神就更加冷漠。

“给裳儿道歉!”云景的脸色阴沉,“否则……”

“否则什么?”卿云歌掏了掏耳朵,她歪着头看了两人一眼,道,“让云家的人来打我,还是想怎么样?”

“你……!”云景根本没料到眼前的少女见到他没有丝毫的惧怕,反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顿时怒意更重了。

“喂,我说曲绫裳,你这个傀儡可以啊。”卿云歌朝着蓝衣男子怀中的女子抬了抬下巴,“连自我感情都有,不错不错。”

傀儡这种东西,九族中是不多的,有自我感情和意识的更是少之又少。

也不知道这只小魅魔是怎么有这么高智能的一个傀儡,恐怕……她背后还有人吧。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眸微微一眯。

神魂封锁之术她闻所未闻,但也不排除梦家真的有这种秘技,看来等到她有时间,得去梦家的大本营走一趟了。

曲绫裳一呆,不知道她为什么会突然说出这么一句话来,只能咬唇怯怯地看着云景:“阿景,我怕……”

“别怕。”云景安抚了一下怀中的人,然后目光如刀,看向了红裙少女,“卿小姐,我劝你最好还是赶紧道歉,否则只要你一出学院,就会被我云家追杀到死。”

“哇哇哇,这么可怕?”卿云歌故意叫了一声,然后勾唇一笑,“那就试试看咯。”

然而下一秒,她脸上的惧怕和笑意在顷刻间敛去,声音也倏尔变冷,带着森然无比的杀伐之气:“看是我把你们云家灭了,还是你们云家把我杀了。”

云景的身子蓦然一震,清俊的面容之上满是不可置信。

一个没有丝毫家族背景的人,竟然敢对身为云家少主的他这样说话?

卿云歌环抱着双臂,挑眉看着蓝衣男子:“不过你确定云家真的会听你一个傀儡的话吗?”

虽然不知道这个傀儡究竟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但显然,现在这个云景根本不知道自己是一个傀儡。

“你什么意思?”听到这句话,云景的眸光骤然凌厉,“谁是傀儡?”

为什么傀儡这两个字,让他感觉十分的怪?

总觉得内心深处还有一个声音在呐喊着什么。

云景眉头一皱,神色变了变。

“阿景!”然而便在此时,曲绫裳忽然叫了一声,她的脸色十分的苍白,声音微弱,“我们回去吧。”

云景这才发现怀中的女子随时都有可能昏过去,顿时红了眼睛,他冷冷地看了卿云歌一眼,就抱着曲绫裳走了,头也没有回。

卿云歌背着双手站在那里,望着两人离开的背影,不置可否地笑了笑。

今天这一番试探,曲绫裳似乎很怕这个云景得知自己是傀儡的身份呢。

也许这会是一个突破口?

看来一会儿要先去找阿月一趟了。

……

慕月刚从丹医阁回来,便看到自己的屋门前多了一个人,她眸中闪过一丝诧异:“云歌,你怎么来了?你出关了?”

这一个月来,她因为九界的有些事情去找卿云歌的时候,却被朱雀殿的学员告知卿云歌在闭关。

“阿月你是不是特别感动?”卿云歌朝着她眨了眨眼,“我一出关第一个来看的人就是你。”

她已经从明焰那里知道了她失踪的事情并没有对外宣布,所以不怎么诧异慕月会这么问。

听到这句话,慕月莞尔:“是啊是啊,我很感动。”

她走上前去,和红裙少女一同在院子内的石桌前落座。

“在你闭关的这一段时间,九界一切正常。”慕月拎起茶壶,倒了两杯茶后,浅浅一笑,“没有任何势力敢再来闹事。”

“他们若是敢来的话,我不介意让他们跟天地帮一样。”卿云歌转着手中的茶杯,轻描淡写,“我还正愁没人练手呢。”

“哦?”闻言,慕月挑了挑眉,“你现在修为是何?已经到冥阶了?”

她知晓这个少女的修炼速度是十分的变态,就连梦玉染也是远远不及。

“嗯,冥阶了。”卿云歌喝了一口茶,神色悠闲。

“我听说今日四殿大比,朱雀殿夺得了第一。”慕月道,“该不会是云歌你一个人把其他人全部打趴下了吧?”

她参加完魂阶的比试之后,因为身体也受了一些伤,所以就去了丹医阁,后面的比试就没有看。

“知我者,阿月也。”卿云歌笑吟吟,“不过也不算是我打趴下,只能说是投机取巧了。”

若是没有暗夜笛,她对付起来那群人,也会有些吃力。

可惜暗夜笛也不能常常动用,否则会伤及生命本源。

“你可真是谦虚。”慕月摇了摇头,“看来下一届的学院大比,是不用愁了。”

距离学院大比还有一段日子,这段时间,卿云歌的修为一定会再次精进。

“阿月,其实我这次来找你,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卿云歌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开口。

“云歌你说。”慕月的动作顿了一下。

“我想知道……”卿云歌凝视着蓝裙女子,缓缓道,“你什么时候杀了曲绫裳?”

闻言,慕月的手猛地一颤,然后掌心之中的杯子直接滑落。

卿云歌的眸色一深,然后眼疾手快地将杯子在落地之前握住,重新放到了慕月的手中,她的声音此刻有些冷淡,喝道:“阿月!”

慕月拿着杯子,神情恍惚起来,良久,她才喃喃出声:“我不知道。”

卿云歌仍看着她,一语不发。

“其实那天我看起来是很强硬。”慕月感觉自己的声音飘忽不已,“但是后来我发现,我还是软弱的。”

“我自认为我已经把过去所有的事情都忘记了,可是哪有那么容易啊。”

她看向红裙少女,笑容苦涩:“如果时间真的能抹除一切,那么这个世界上就不会有那么多悲伤了,不是么?”

卿云歌默然。

“其实云歌,有件事我十分的奇怪。”慕月的声音低了下来,“是关于云景的。”

她说出那个名字的时候,面色看似很平静,但卿云歌仍能感觉到她的声音在微微颤抖。

“你说一个人变为什么连性子也能完全变掉?”慕月笑了一下,笑容却悲哀无比,“他不爱我了,我认,可是自从他有了……他整个人都变了。”

“云景以前从来不会用云家来作威作福,他很善良,他会把城里那些吃不饱饭的百姓接到云家,让他们有一个温饱之处。”

“他是一个很温柔的人啊,我在他身边的时候,从来没有见过他对谁冷脸,即便是对着仇人,他的脾气也依旧很好。”

“可是他现在,却变成了这样。”慕月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涩然,可是她强忍着没有让泪水流下,“我可以忍受他爱上别人,可是我无法忍受,曾经那样一个人,成了如今的模样。”

“所以,我依旧很爱他,可是……我已经不想喜欢他了。”

她怀念着她和云景的过去,可是他们是没有未来的。

她还不会那样作践自己,去死缠着一个心早已不在自己身上的人。

听着听着,卿云歌的双手紧紧地握了起来,她能感受到,此刻一股名为“悲伤”的暗潮如同惊涛骇浪般席卷而来,瞬间淹没了整个世界。

她沉默了一会儿,感觉自己的嗓子有些发干:“如果,我是说如果……”

“如果云景其实已经不在这个世界上了,阿月你会怎么样?”

听到这句话,慕月的神色微微一变,她有些愕然:“云歌?”

“我开玩笑的。”卿云歌敛了眸中的情绪,然后轻笑,“我只是想知道,阿月你对云景究竟爱到了什么程度。”

“什么程度啊……”慕月的眸光迷离起来,然后说出了四个字,“为他而死。”

闻言,卿云歌的身子霍然一震,她低声道:“他都那样对你,你还要为他而死?”

“云歌。”慕月伸出手来,握住了她的手,微微一笑,“你还小,所以不知道什么是爱。”

“爱和喜欢,是不同的。”

“等有一天你真正爱上了谁,你会理解我的。”

卿云歌感觉自己的心微微一颤,然后脑海里就浮现了出了一个白色的身影,那个身影的主人有一张颠倒众生的面容,一双深沉如夜的眸子。

她先前只是确定了自己喜欢容瑾淮而已,而现在她似乎对他不仅仅是喜欢。

他能为她孤身一人闯进暗黑之域,亦能去烈焰山脉涉险。

也许他为她做的,远不止这些。

哪怕她不需要他的时候,他都会出现在她身边。

卿云歌忽然想到了一个词——生死相随。

“云歌,云歌?”慕月见到红裙少女的神色有些呆,不由担心地唤了一声,“你在想什么?”

卿云歌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抽身出来,然后摇头一笑:“我只是在想你说的话罢了。”

慕月一怔。

“阿月,听我说。”卿云歌的声音沉了下来,“你必须杀了曲绫裳,无论你是否还爱着云景。”

“如果你还爱着他,那么你就更要杀掉那只魅魔了。”

“云歌你……”慕月愣了愣,“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曲绫裳是你的心魔。”卿云歌并没有解释,而是接着说道,“如果你不杀了她,你冲击魔阶的时候,必定失败。”

闻言,慕月的神色骤然一变:“是啊,她是我的心魔,可是云景……”

“阿月,你应该相信一个和你在一起十几年的人。”卿云歌淡淡地说道,“你真的认为,一个人的变化会有那么大?”

“你是说……”慕月像是想到了什么,她失声,“阿景他被夺舍了?”

“眼下我们并不清楚。”卿云歌摇了摇头,“但是云景变成这样,定然和曲绫裳脱不了关系,说不定我们杀了他,也许能让云景变回从前的样子。”

慕月沉默不语,思量着这句话。

“而且阿月,我从一本很古老的书籍中得知,魅魔就算去魅惑一个人,也不可能改变他原本的性子。”卿云歌接着说道,“所以我不认为,云景是被曲绫裳魅惑了,这里面定有其他缘由。”

其实她是从莉莉丝口中得知地,她也知道其中的缘由是何,可是她不能告诉慕月。

听到这句话,慕月的眸光转了转,她又思考了一会儿,才道:“你说的对,魅魔确实不会让一个人的性子完全转变。”

“是我当局者迷了。”

“所以……”卿云歌看向慕月。

慕月站起身,然后淡淡地说道:“曲绫裳,今晚我就会杀了她。”

“好。”卿云歌见到慕月已经下定了决心,这才浅笑,“我会帮你的。”

“仅仅是杀了她还不够,还要让她在所有人面前败露。”

……

曲绫裳被云景带到丹医阁后,料理了一下身上的伤势,就和他分开了。

分开之后,她才松了一口气,朝着自己的居住地走去。

此刻已经入冬了,但四灵学院内依旧温暖如春,想必是有着四季阵的缘故。

四季阵是高级灵阵,可以根据意愿来调整季节,它的价值,不亚于帝品聚玄阵。

曲绫裳此刻根本没有半点受伤的模样,她苍白的脸色也是因为抹了很多脂粉的缘故,这样更能显示出她的柔弱。

虽然没有成功地碰见容瑾淮,可是她并不气馁,反正日子很长,梦玉染又已经答应了她,她不怕最后不能得手。

不过最大的问题就是,她不知道容瑾淮什么时候会出现。

想到这里,曲绫裳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狠戾。

自从卿云歌被大恶魔陛下带走之后,她就在这位九界界主的住处蹲点蹲了一个月,可是这一个月她连容瑾淮的影子都没有见到,这让她大失所望。

她也知道容瑾淮并不是学院的一员,偶尔才会来学院一趟,来的时间点也不固定,眼下卿云歌已经回来,她也没办法再去蹲点,这可就麻烦了。

曲绫裳低着头,开始思索着对策。

“喂,你们刚才看见了吗?”此刻,一句话顺着风声传进了她的耳朵里,“我刚才看到一个好帅的男人,朝着云歌师姐的住处去了。”

曲绫裳的脚步一顿,然后她前进的速度慢了起来,侧耳听着路边几个人的对话。

“什么?”又一人惊讶道,“难不成云歌师姐已经身有所属了吗?你快说说,是个什么样的男人?”

“我只看到了他的侧脸。”先前的声音接着道,“不过他穿着一身白衣,倒是看起来很是风度翩翩。”

“可我怎么记得,云歌师姐现在不在屋子里啊?”那人迟疑道,“她不是在九界的总署吗?难不成那个男人想趁着云歌师姐不在,做些什么对她不利的事情?”

“你简直就是个傻蛋。”先说话的人没好气道,“以云歌师姐如今冠绝全院的修为,谁还能对她不利,真是瞎操心。”

“也是也是,是我愚笨了。”

这一番话说完之后,那两个人就走了,看着他们的去向,似乎是去食楼用膳。

而将对话完全收入耳中的曲绫裳却是了然一笑,眉目间浮起了一丝算计。

还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没想到真是巧,容瑾淮这个时候居然去找卿云歌了,更巧的是,卿云歌还不在。

天助她也!

曲绫裳的神色兴奋起来,她只要一想到她能得到那个风华无双的男子,就高兴得不得了,于是她立马加快了脚步,朝着卿云歌的住处走去。

而她没有看见的是,在她离开之后,先前那两个说话的人又出现了。

“哼,云歌师姐还真是料事如神。”一人冷哼一声,“这个曲绫裳果然不是什么善茬儿。”

“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另一人撇了撇嘴,“要不是有云家少主护着她,她能这般嚣张?”

“走吧,我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

两人再度离去,还能听见他们渐远的声音。

“要我说,她还真是傻,别人说什么话都信。”

“云歌师姐说今晚会收拾她,我们明天就等着看好戏好了。”

……

没过多久,曲绫裳就来到了卿云歌的住处。

她先是谨慎地来到窗户边,望了一眼屋内,发现果不其然,屋子里有一个白衣男子正坐在桌子前,动作优雅。

看来是没错了。

曲绫裳的眼中划过一丝精光,然后她又绕回到了屋门前,轻轻地敲了敲门。

“进。”里面人的声音清清淡淡,却十分的好听。

曲绫裳感觉自己已经快要醉倒在这声音中了,她什么都没有想,直接就推门走了进去。

“容公子……”她看着背对着她的白衣男子,声音十分的娇羞。

然而白衣男子并没有搭理她,他依旧坐在那里,仿佛一切都置身事外。

曲绫裳咬了咬唇,然后她想了想,最终还是把手放在了衣襟之处。

手指将飘带轻轻地解开,然后又将外衣脱了下来,紧接着是内衫,她脱得动作很快,直到雪白的身体上只剩下一个红色的肚兜。

曲绫裳脱完衣服之后,看了看自己的胸部,然后满意地笑了笑,她又轻唤了一声:“容公子。”

见到白衣男子还是没有反应,曲绫裳这才下定了决心,轻移莲步,走到了他的面前,低下头去,娇羞不已:“今晚云歌姐姐不在,让我服侍容公子可好?”

说完之后,她才抬起头,然后在看到那张颠倒众生的面容时,顿时如同丢了三魂七魄。

真的好想吃……

曲绫裳一下子呆到了那里,直到面前人的声音让她从思绪中回过神来。

“怎么服侍?”

他看着她,眉头微蹙。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急急忙忙地上前两步,然后直接将自己的肚兜也脱了下来,这下子她可是脱得干干净净了。

她柔声道:“我一定会把容公子你伺候的舒舒服服的。”

“哦?”他似乎来了一丝兴趣,然后说道,“你先试试。”

“多谢容公子。”曲绫裳大喜过望,并没有注意到眼前人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戏谑。

她走到床边,然后上去,娇躯轻展,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十分绝美的笑容:“容公子……”

听到这声轻唤,坐在那里的人起身,然后缓缓朝着曲绫裳走去,然后在走到床边的时候,停了下来。

“容公子?”曲绫裳的神色有些不解,她的声音十分的糜哑,“*一度值千金,我们……”

“真抱歉。”面前人的声音忽然变了,带了一丝讥诮,“我可不喜欢女人。”

曲绫裳睁大了双眼,她根本没有反应过来,就发现自己的视线模糊起来。

紧接着,她听见耳畔响起了一阵笛声,然后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所以她自然也没有看见,面前的白衣男子忽然变成了一个红裙少女。

“云歌,没想到你扮起容世子来,到十分的惟妙惟肖。”屋门又被推开了,慕月好笑地说道,“连我在看见的第一眼,都以为是真的容世子。”

先前曲绫裳见到的白衣男子正是卿云歌假扮的,因为到了冥阶,她已经可以易容了,所以幻化一下,就变成了容瑾淮。

“因为近墨者黑咯。”卿云歌将笛子从唇边放了下来,然后挑眉一笑,“阿月,留影石你带来了吧?”

“带来了。”慕月从储物戒中拿出了一块黑色的石头,递了过去,“不过你要这留影石做什么?”

留影石有着刻录的功能,可以将影像收录在其中,经常被用来刻录高手们直接的对决,以便后辈观看学习。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卿云歌拿过留影石,然后将玄力注入到其中。

待到那块黑色的石头发出光芒之后,此刻躺在床上的曲绫裳也有了动作。

慕月不可思议地睁大了双眼,因为她居然看见曲绫裳的脸上浮现出一种十分愉悦的神色来,朱唇微微开启,里面传来一声声撩人的轻喃。

就像是……就像是曲绫裳在和谁进行着什么运动,但是那个人她们却看不见。

“这是怎么回事?”慕月看向了一旁的卿云歌,很是不解。

“我给她设了一个幻境。”卿云歌把玩着手中的暗夜笛,“幻境里是她最想做的事情。”

“你是说……”慕月一愣,“她在梦里和男人在……”

“不错。”卿云歌微微眯起眼,“不过当然不是容瑾淮,我可不会让她觊觎不属于她的东西,她梦里的,应该是几个老乞丐吧。”

她之所以让慕月拿来留影石,是因为她有办法用留影石记录出此刻曲绫裳幻境里的景象。

曲绫裳不是想要男人吗?

好啊,她让这只魅魔在幻境里爽个够。

“几、几个?!”慕月震惊了。

“我害怕一个不够满足她啊。”卿云歌耸了耸肩,“你看她其实很享受不是?”

听到这句话,慕月下意识地看了过去,然后差点恶心地吐了出来。

曲绫裳一脸迷醉的表情,与此同时,她的肌肤之上很快出现了痕迹,她口中发出的声音根本没有断过,而且越叫越高。

显然,暗夜笛制造出来的幻境,跟现实有着一定的接轨。

“所以是要等她完了之后,我再杀她?”慕月转过头去,强忍住想吐的冲动。

“不急。”卿云歌也一并转过身,她的眸中划过一丝杀意,“我们还没有把这精彩的一幕,放给其他人看呢。”

“我想,这么容易杀了她,可还不够啊。”

曲绫裳对慕月还有云景所做的事情,杀了她,还真是太便宜她了。

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她要让曲绫裳在所有人面前,露出真本色。

……

第二日,四灵学院的所有学员都收到了一块留影石。

他们好奇地用玄力催动之后,却差点因为里面的影像,把昨天晚上吃的饭都吐了出来。

“这谁啊,这么不要脸?我去,长得还不错,怎么和几个老乞丐玩的这么上劲?”

“嘿,兄台,你有所不知,那个女人就是云家少主的未婚妻,啧啧啧,瞧着放荡的模样,想必床上功夫不错啊。”

“简直不堪入目!云家少主怎么会看上这样的女的?这一看就是身经百战。”

“谁知道呢,我看啊,云少主头上的帽子,绿油油咯。”

不光是学员收到了,连导师们也收到了,看过之后,脸色十分的不好。

“老元,你教出来的好弟子。”楼剑波直接将手中的留影石摔倒了地上,怒不可遏,“这要是传到了外面去,我们学院的形象可就毁于一旦了。”

元雷的神色十分阴沉,他直接捏碎了留影石,内心把曲绫裳骂了个狗血喷头。

他知道曲绫裳需要男人,但是能不能克制一点,一次几个不会累死吗?

而且还不找个隐蔽的地方,竟然被人用留影石记录了下来,真不知道脑子长在了哪里!

“性质恶劣!”楼剑波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必须进行审判!”

强铮也一脸怒意:“快给执法队传令,让他们把这个叫曲绫裳的学员绑起来,送到学院审判所,然后让其他学员都来。”

“就这么做。”楼剑波冷声。

元雷并没有出声,替曲绫裳辩解什么,因为他根本不在乎她死不死,反正也是一枚弃子,死了倒也省事。

执法队很快就出动了,他们一把推开屋门,然后在看到床上的女子衣不蔽体的时候,都厌恶地皱了皱眉。

执法队队长冷冷地挥手,示意队员上前将曲绫裳带走,立马送往学院的审判所。

审判所是有执法队掌管的,除了行径十分恶劣的学员,一般是不会进到这里面的,而进到这里面的人,要么是修为被永远废掉,要么就是死路一条。

其他学员们接到消息之后,也立马赶往了审判所,他们都想看一看,到底是什么人才会做出这么不耻的事情来。

“泼醒她。”审判长冷喝一声,然后很快就有人将一盆冰水泼在了曲绫裳的身上。

这一盆水下去之后,被绑在柱子上的人声音娇媚道:“啊,不要这样,裳儿冷……”

此话一出,谩骂声顿时连绵一片。

“真是不知羞耻!”

“还审判什么!直接杀了她!”

“杀了她,杀了她!”

曲绫裳此刻的脑袋昏昏沉沉,她是被吵醒的,还不满意地叫了一声:“别打扰我!”

此话一出,声音顿时平息,紧接着是一阵大笑。

“这个女人果然不要脸,到这个时候还想着那些事情。”

“我听说,她是被执法队从云歌师姐的屋子里带出来的,你们说,她是不是想勾搭云歌师姐的男人,然后没勾搭成,就去找了几个老乞丐?”

“兄弟你说的真有道理,不过她这品味,啧啧啧,实在是太差了吧?”

“话说云家少主今天没来吗?”

“来了,估计正气着呢。”

又是一番嘈杂声后,曲绫裳这才清醒过来,等到她发现她不在床上,而是被很多人看着的时候,顿时尖叫一声:“这是哪儿?是哪儿?”

审判长还未说话,便有一道清清淡淡的声音响了起来:“这是你的……埋骨之地。”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猛地扭头,然后就看到一袭浅蓝色长裙的女子拨开人群,慢慢地走了出来,她走的不急不慢,十分的优雅。

曲绫裳死死地看着女子,双眸血红。

“慕、月!”

------题外话------

这几天大概元雷和曲绫裳都会死~云歌也快从学校毕业啦。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