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神魂俱灭,卿家之灾!(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一定是你!”曲绫裳在看到慕月的一瞬间,就疯狂地尖叫出声,“是你陷害我!你是嫉妒我,嫉妒我和阿景关系好!”

“就算你这样做,阿景也不会喜欢你!”

她现在已经完全恢复了意识,虽然昨晚的印象还是有些模糊,可是具体场面她还是记得很清楚的。

她居然……居然被几个老乞丐给睡了!

“呕——”一想到这里,曲绫裳就忍不住干呕一声。

可是她呕了半天,什么都吐不出来,只有胆汁让她的舌尖感觉到一股涩意。

虽然已经是昨晚的事情,可是她到现在似乎还能闻到那些乞丐身上酸臭的气息,他们那满是污垢的黄牙和乌黑的嘴唇在她身上蹭来蹭去。

曲绫裳迅速低头查看了一下自己的身体,然后发现上面满是被肆虐过后的痕迹,泪水当即顺着脸颊缓缓流下。

她想要捂嘴哭,可是整个人都被绑了起来,根本不能动弹半分。

自己的身体就这样被糟蹋了!

她明明记得,容公子同意了她来服侍他,然后她就在床上等着他来,她也看见他朝着她温柔地笑着。

可是到头来怎么变成了这个样子?

怎么会是老乞丐?

不,假的,一定是假的。

“慕月!”曲绫裳再度愤恨地看向了浅蓝色长裙的女子,哭得泣不成声,“你把我的容公子弄到哪儿里去了?你一定是给我下药了!”

如果不是她被下药了,怎么会饥不择食地选择几个老乞丐?

她是需要男人没错,可也只有云景那种男人她才勉强看得上。

乞丐?真是玷污了她!

听到这句话,慕月依旧站在那里,面色波澜不惊,她的唇微微抿着,浮起一抹冷然。

慕月没有说话,可是其他学员却忍不住了,开始叫嚷。

“喂,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怎么跟慕大小姐说话呢?瞧你在床上那放荡劲儿,用得着给你下药吗?”

“就是,而且你今早是在云歌师姐的床上,我们还没问你你相对云歌师姐做什么。”

“恶人先告状,不要脸!”

顿时,嘈杂声一片,全部都是在骂曲绫裳的。

这下子,曲绫裳顿时懵了,她根本没料到言论竟然是倒向慕月那边的,难道大家安抚地不应该是她吗?

是她看起来不够可怜,还是哭得不够?

曲绫裳水眸之中含着泪,面上带着屈辱之色,朱唇轻咬,可算是我见犹怜。

她忍着下身的痛意,然后寻找着她可以依靠的那个人。

但是转了一圈,却发现根本没有那抹蓝色的身影。

不,云景去哪儿了?

梦玉染不是说过,这个傀儡虽然有自我意识,但是也一向事事以她为重地不是吗?

怎么她现在遭受了这么大的非议,他居然没有出现?

就在曲绫裳茫然之际,另一个声音有些戏谑地说道:“曲绫裳你是在找你的傀……云景吗?很不巧,今天他回云家去了。”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猛地抬起头来,然后这才看见慕月的身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个红裙少女。

她容颜倾世,红衣潋滟,仅仅是站在那里,就吸引住了所有人的目光。

见到卿云歌的时候,曲绫裳的眼中顿时浮起了浓浓的嫉妒之色。

“还有你,卿云歌!”她满脸怨毒,“你一定是看不得我好,才用计害我!”

她再笨,也知道了昨天的一切都是卿云歌谋划的,目的就是让她身败名裂。

当她看到那些爱慕她的学员都露出了厌恶的表情的时候,她就知道一切都完了。

她辛辛苦苦塑造出的柔弱形象,也全都毁了!

“如果你没有对他动心思,也许我会让走得你痛快一些。”卿云歌没有否认,而是微微一笑,笑声之中却满含杀意,“只可惜,我给了你退路,你反而得寸进尺。”

如果曲绫裳昨夜没有去她的屋子,那么她也就是让慕月把曲绫裳杀了罢了,顶多在死前折磨那么一下,然后再将其神魂捏碎,这样曲绫裳连轮回的机会都不会有。

可惜……她最终还来了,然后还浪费她一张床。

卿云歌不禁翻了一个白眼。

那个腹黑的家伙还老说她桃花多,明明他比她多的多了好么!

也不知道以后还要掐掉多少朵。

审判长并没有阻止卿云歌的所言所语,因为曲绫裳就是从她的床上发现的,她作为受害者,有处置曲绫裳的权利。

“昨天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这时,审判长才威严地开口,“卿小姐你先说。”

闻言,卿云歌挑了挑眉,轻描淡写地开口:“我在九界总署和成员们商讨事情,然后回到屋子里的时候,发现曲姑娘在我的床上,然后……就是大家在留影石看到的那些了。”

“为何你要把那些不堪的画面录下来?”审判长很是不解。

“我没有家族背景。”卿云歌意味深长地笑了起来,“我若是没有录下来的话,曲姑娘在云家少主的帮助下,岂不是会什么事都没有?”

听到这番解释,众人都了然地点了点头,因为他们经常看见曲绫裳靠着云景在学院里作威作福,甚至还利用一些爱慕她的学员去欺负其他女性学员。

可惜,她这一次惹到了卿云歌。

“你说谎!”曲绫裳愤恨不已,她脱口而出,“明明就是你把我引到你的屋子里去的,然后你还给我下了药。”

“哦?”卿云歌看向她,樱唇微弯,“你有证据吗?那你不如说说,我是怎么把你引过去的?”

“我我……”曲绫裳一下子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因为她一没有证据,二也不能说是因为她想得到容瑾淮才跑到卿云歌的住处去的。

那样她一定会更加的臭名昭著。

而看到这一幕,学员们都不禁嗤笑一声。

进退维谷的局面让曲绫裳把朱唇都咬出血了,若是放在平时的话,那些拜倒在她石榴裙下的男性学员一定会上来维护她,可是现在却没有一个人!

曲绫裳含着泪望向那些曾经对她温言细语的人,他们都对她表现出了毫不留情的厌恶。

该死!

都怪卿云歌那个贱女人,她应该早在玄灵域的时候,就用计把其杀死!

杀掉卿云歌,容瑾淮才是她的!

想到这里,曲绫裳的双眸越来越血红,周身也浮起了黑暗的气息。

审判长也多多少少从学员们的口中和那块留影石里了解了事情的真相,眼下又见到曲绫裳根本解释不了,顿时喝道:“曲绫裳,白虎殿弟子,因为在学院之内做苟且之事,影响风化,行径恶劣,判以‘噬魂’之刑,即刻处罚!”

噬魂,将受刑者的神魂完全击碎,不再有去九幽之境轮回的机会。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猛地瞪大了眼睛,她歇斯底里地叫了起来:“不,不行!你们不能杀我,杀了我陛下会为我报仇的!”

如果不是因为她在陛下的心里是不同的,陛下怎么会为她掩盖住魅魔的专属气息。

不……她要释放出气息,让陛下来救她!

“你们看,她都开始胡言乱语了,又出来一个陛下,她到底有几个男人啊?”

“老兄你应该听过一句话叫做‘一双玉臂千人枕,一点朱唇万人尝’,几个怎么够啊?”

“我呸,老子以前一定瞎了眼,才觉得这个曲绫裳很好,幸亏老子英明。”

嘲笑之声充斥了曲绫裳的耳畔,她原本就苍白的容色更是煞白,她努力着想要释放出自己的魅魔气息,却震惊地发现,自己体内一点魅魔气息都没有了。

这是怎么回事?

她尝试着恢复魅魔的形态,但是却恢复不了。

曲绫裳又想起了切西菲尔对她说的这句话:“我帮你把你的气息掩盖了,别人都不会发现你。”

不,这不是掩盖,这是直接让她无法变身了!

想到这里,曲绫裳的脸上顿时涌出一片绝望之色。

她无法变身,就没办法施展《隐型术》。

她逃不掉了。

“审判长先生,我有个请求,希望您能答应。”卿云歌早就料到了曲绫裳根本无法变身,她朝着上方轻轻颔首,“还请你把曲绫裳交给我。”

曲绫裳可不能被审判所处死,她之所以把留影石分发出去,只是想让这只小魅魔尝尝万人唾弃的滋味。

但是这点痛……比起曲绫裳加注在云景还有阿月身上的,还远远不够。

听到这句话,审判长一愣,他迟疑道:“这不妥吧?”

然后看向了一旁的执法队队长,见到他比了手势之后,又说道:“好,就交给你了。”

“不,不行!”曲绫裳尖叫起来,“你们不能把我交给她,绝对不能!”

她不可以落在卿云歌的手上,若是如此,后果绝对不堪设想!

然而却没有人理她,几个执法队成员将曲绫裳从柱子上解下来之后,用布团堵住了她的嘴,然后把她押到了卿云歌和慕月的目前。

“去玄灵湖边。”卿云歌淡淡地说,然后就率先转身,朝着外面走去。

慕月和执法队成员紧随其后。

其他学员见到审判已经完毕,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也都相继离去了。

“哎,希望云歌师姐好好地教训那个曲绫裳,一定要让她不得好死!”

“等着吧,就算云歌师姐放了她,咱们也不能放过。”

……

来到玄灵湖之后,卿云歌对着执法队的人挥了挥手,笑道:“辛苦你们了,把她放在这里吧。”

这笑容让执法队的人有些受宠若惊,他们晃了晃神,才听从命令松了手,曲绫裳顺势倒地。

这一摔,触碰了她身上的伤口,她下意识地又叫了一声,出口的声音十分娇媚。

然后卿云歌清楚地看见,执法队的人都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几乎是落荒而逃。

“别一副柔弱的模样了。”卿云歌蹲了下来,然后拿起一根树枝,戳了戳曲绫裳的脸,“昨天晚上舒服吗?”

听到这句话,曲绫裳恨不得扑过去把眼前的人掐死,她疯狂地尖叫:“是你,就是你!你还我的容公子来!还来!”

就是这个贱女人,抢了她的容公子!

闻言,卿云歌的眼神在瞬间变冷,她毫不客气地直接掐住了曲绫裳的咽喉,声音冰寒:“再让我从你的口中听到他的称谓,你可就不止死去这么简单了。”

在曲绫裳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两颗石子凌空飞来,正对着她的双眸。

“啊——!”一声凄厉至极的惨叫声过后,那苍白的面容之上滑下了两道血泪。

“眼睛,我的眼睛!”曲绫裳仰天尖叫,“杀了我,你痛快点杀了我!”

没有眼睛,她的魅惑手段会大打折扣!

“阿月,真是抱歉了,我没忍住,动了点手。”卿云歌并不理曲绫裳,而是看向一旁的慕月,“接下来,她就交给你了。”

慕月微微点头。

“呵,慕月?”曲绫裳虽然看不见,但她也能感受到眼前换了一个人,“你真的要杀了我吗?你杀了我的话,你的云景就再也回不来了!”

她对卿云歌很是惧怕,可是对慕月她依旧趾高气扬,一个手下败将,算得了什么?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听到这句话,慕月的手中出现了一把寒光闪闪的匕首。

“我不会告诉你的!”曲绫裳大笑出声,状若厉鬼,“反正你的云景,早就死了!”

“哐当——”一声,慕月手中的匕首掉落在地,她的脸色有些惨白。

“阿月,她的话你也信?”卿云歌扶住了慕月,“不要让你的心魔越扩越大,你要相信,云景没死。”

“卿云歌,你别骗慕月了!”曲绫裳这个时候似乎又找回了底气,她哼笑,“来啊,你们不是要杀了我吗?来啊!”

没有了噬魂之术,她不怕!

死了她也会被死神带走,到时候再想办法从九幽之境逃出来,找个人夺舍!

“曲绫裳你闭嘴!”卿云歌冷喝一声,然后手指又弹出一颗石子,直接打进了曲绫裳的嘴巴里。

曲绫裳瞪着眼睛,感觉自己嘴里传来了一阵铁锈味,她怨毒地看着红裙少女,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阿月,答应我。”卿云歌握住了慕月有些冰凉的手,“一会儿她说什么,你都不要信,好么?”

慕月一愣,然后才笑笑:“我自然是不会信一只恶魔的话。”

她俯下身来,然后看着曲绫裳,淡淡道:“以前,你让我在左胸处受了一剑,今天我还给你可好?”

云歌说的不错,她必须要亲手除掉自己的这个心魔,为了自己,也为了……云景。

曲绫裳的表情愈发地惊恐了,她看不见匕首,却能感觉到自己的衣服被挑开,左胸膛处一片冰凉。

“不,慕月,你不能这么对我!”她尖声叫了出来,“你放了我,放了我我就告诉你怎么让云景回来。”

闻言,慕月的动作微微一顿,然后轻轻地冷笑:“晚了。”

话音未落,那把小巧玲珑地匕首对着曲绫裳心脏的所在地就是狠狠地一刀。

“噗嗤——”一声,是鲜血四溅的声音。

一股陌生的酥麻感顺着心脏传遍了全身,曲绫裳顿时瞪大了眼睛,但是她竟然还有一口气在。

慕月并不打算就这么轻易地杀死曲绫裳,所以只是深入了心脏一寸。

“接下来,是你的手脚筋。”她的声音依旧很淡,“这是你当初对我的婢女小圆做的事情,你还记得吗?”

曲绫裳只感觉自己要疼死过去了,她根本不知道慕月在说什么。

她不想死,但是她却逃不了。

不!

就算死,她也不会让慕月好过!

“慕月,你知不知道,我其实根本没有把云景魅惑成功。”曲绫裳忍着痛,然后给慕月精神力传音,“我以前脱光了衣服站在他面前,他都对我视若无物,如果我不是以你的名义把他约了出来,我可能根本见不到他……啊!”

又是一声惨叫,她手腕处的经脉已经被挑断了。

但是曲绫裳仍在说着:“你知不知道,我之所以能让云景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是因为真正的云景已经不再那具躯体里,他的神魂被封锁在了一个未知的地方,就算是我也找不到。”

“哈哈哈哈,慕月!你杀了我吧,你就算杀了我,云景也不会回来!”

慕月这个时候刚把曲绫裳的手脚筋全部毁掉了,然后她听到了这一番话,面色又是一白。

她猛地揪住了曲绫裳的衣领,厉声道:“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我说,云景……已经死了!”曲绫裳的生命迹象这个时候已经渐渐消失了,但她的脸上竟然挂着十分满意的笑容。

“不,你说谎!”慕月的声音颤抖了起来,她的手再度缩紧,“你快告诉我,你到底把阿景怎么样了?!”

然而曲绫裳一动不动,身体渐渐变凉。

就算她是魅魔,身上有这么多伤口,也无法存活太久。

曲绫裳死了,但是她的神魂却没有事情,而是离体出窍,准备转身就跑。

“想跑?”这时,一声冷笑传来,“你以为我会让你有轮回的机会?”

本来智慧生命死亡之后,其神魂一般人是看不到,除非修为十分的高。

但是卿云歌有着暗夜笛在手,看到曲绫裳的神魂轻而易举。

九幽之境和暗黑之域都跟暗元素有关,而且据传言,亡灵所居住的轮回之屿,其实就是从暗黑之域分割出去的。

神魂状态的曲绫裳顿时一惊,她恐惧地看着红裙少女,失声:“不,你怎么可能看到我?”

卿云歌冷冷地扬眉,然后暗夜笛出现在她的手中。

笛音再度响起,婉转悠扬,却带着丝丝森寒之气。

曲绫裳的神魂开始逐渐变得透明起来,她的表情也越来越惊恐,但是身子不知道被什么定住了,根本动不了。

笛音一落,森然冰冷的声音喝道。

“给我灭!”

只听“砰——”的一声,已经接近虚无的神魂直接破碎成了无数片,连愈合的机会都没有。

这一次,曲绫裳是彻底死了。

卿云歌收起暗夜笛之后,然后发现慕月的表情很是不对。

那是一种心死如灰的神态,她几乎差点感受不到蓝裙女子的生命气息。

“阿月!”卿云歌微微一惊,连忙将慕月扶了起来,“你没事吧?”

一定是曲绫裳刚才用精神力同阿月说了什么,她才会变成这样。

“我……”慕月的神情十分恍惚,她怔怔,良久,才喃喃道,“她告诉我,阿景的神魂被封锁住了,永远都回不来。”

果然……曲绫裳死也不怎么安宁。

她把这件事告诉慕月,分明是想让她再度产生一个心魔。

好狠!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冷,她拍了拍慕月的背,轻声道:“你不要信她的话,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所以阿景……”听到这句话,慕月却是惨笑了起来,“他的神魂真的被锁住了吗?”

卿云歌一怔。

“我就说为什么一个人的变化可以那么大。”慕月的声音飘忽起来,“原来,他已经不是他了。”

“阿月。”卿云歌低喝。

慕月却仍自顾自的说着:“灵河灌顶完毕的时候,阿景来找我谈话,说让我不要再伤害曲绫裳,离他们远一些,否则,他会杀了我。”

“你知道我当时怎么对他说的吗?”

不待卿云歌回答,慕月轻轻一笑,泪水却顺着眼角缓缓而下,任谁都能感受到她一颗已死的芳心。

“今日一别,你我永诀,无关烟雨,无关风月。”

“而现在,那个对我如此心狠的人竟然不是他。”慕月抚上自己的左胸,感觉到那里疼得让她喘不过气来,“我竟然……竟然对他说了那么残忍的话,不知道他听不听得到呢。”

“阿月,你振作一点。”卿云歌握着慕月的肩膀,眸光凌厉,“如果你真的想救回云景,你这个样子如何去救?”

慕月一下子沉默了下来,半晌,她才笑了一声:“是啊,我是个懦夫。”

“我想救他,可是我却不知道如何去救。”她看向红裙少女,“云歌你应该比我提前知道这件事吧?可是你不是也没有法子吗?”

“总会有的。”卿云歌淡淡,“万事皆有法,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到那个突破口。”

慕月默然了一会儿,然后问道:“那我现在看到的那个云景……”

“是个有自我意识的傀儡。”卿云歌答,“我们可以从傀儡这方面下手,看看能不能找到解决办法。”

慕月看着她,并不言语。

“阿月……”卿云歌轻声道,“云景没有死。”

一阵沉默之后,慕月忽然笑了起来,她擦了擦眼角的泪痕,然后淡淡道:“云歌,我今天会去向院长递交毕业申请书,然后回到慕家,提前接受家族产业。”

顿了顿,她续道:“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查询到关于神魂封锁之术的破解之法。”

卿云歌一怔:“你要离开了?”

“不,不是离开,只是暂时的分别。”慕月微微一笑,“云歌,你永远都是我的好朋友,你若是以后需要我的帮助,直接给我传讯即可,我会让慕家的人来的。”

“很高兴能看到你振作起来,阿月。”卿云歌凝视了慕月一会儿,然后浅浅地笑了笑,“你若有事,我亦万死不辞。”

“我的荣幸。”慕月莞尔,然后她回头看了一眼地上那具死尸,微微皱眉,“话说这个尸体怎么处理?”

“扔到玄灵湖里面就可以了。”卿云歌抬起手,然后用火焰将曲绫裳的躯体包裹了起来,直接投入了玄灵湖中。

只听“扑通——”一声,重物就沉了下去,而玄灵湖的湖水,此刻却深了几分。

“今天的事情谢谢你了,不如我请你去吃饭?”慕月问道。

“好啊。”卿云歌点了点头,“我倒是挺想把未来的慕家家主宰一顿。”

两人朝着食楼的方向走去,却在路上,被一个人拦了下来。

来人正是白竹灵,她欲言又止地看了一眼卿云歌:“云歌,我能跟你借一步说话么?”

“阿月,你先去吧。”卿云歌朝着白竹灵点了点头,然后道,“竹灵,我跟你来。”

虽然不知道白竹灵是为了什么事情找她,但是能让这位羽族的小公主亲自来,恐怕事情不小。

来到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之后,白竹灵才停下了步子,她四处望了一下,然后建立了一个结界,才道:“云歌,你知不知道,陌尘庶兄失踪了。”

“白陌尘?”卿云歌一愣,“怎么回事?”

“我也不清楚。”白竹灵的眼神一黯,“那日四殿之比后,我去找庶兄的时候,却发现哪里都找不到他,所以我想问问,他有没有来找你?”

“我?”卿云歌有些意外,“我和他非亲非故,他为何要来找我?”

白竹灵见到红裙少女的神色不似作假,然后叹了一口气:“云歌你不会不知道,陌尘庶兄对你的情意吧?”

卿云歌想了想,然后才道:“情意,难道不是敌意吗?”

白陌尘是元雷的徒弟,她又跟元雷是对头,他能对她有什么情意。

剑灵:“……”

谁能弥补一下主子这情商。

白竹灵也看出来卿云歌是真的不知道,她揉了揉太阳穴,换了一个话题:“他同你也接触了不少,有没有告诉你什么事情?”

卿云歌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有。”

顿了顿,她淡淡:“他告诉我,有人要抓我去做实验。”

“实验?”闻言,白竹灵蹙了蹙眉,忽然脱口,“人兽杂交?”

“你也知道这个?”卿云歌的神色微微一变。

“在玄灵域的时候,潇然告诉我,梦玉染在进行人兽杂交实验。”白竹灵直接托盘而出,“我利用楚家的人探查了一下,确实发现了一些蛛丝马迹。”

“那你对梦家的态度呢?”卿云歌是想找白家合作。

“联合其他几个家族,灭了梦家。”白竹灵冷冷地说道,“半兽人这种生物有违天理,若是被大批制造出来,人族就要遭殃了。”

卿云歌沉默了一下,然后轻声问:“竹灵你知道白陌尘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里吗?”

白竹灵微微一愣,然后答:“白虎殿。”

卿云歌的眸光一凛:“那我可能知道他去哪里了。”

“莫不是……”白竹灵和她对视一眼,也猜到了真相,“因为元雷殿主?”

“不错。”卿云歌颔首,“以白陌尘的地位和实力,学院内敢对他动手的人几乎没有,唯一一个可能就是元雷了。”

“竹灵你可知道,是谁和梦玉染想抓我做实验吗?”她冷笑一声,“就是你们那位好殿主。”

听到这句话,白竹灵的神色骤然一变:“难道庶兄被元雷抓到梦家去了?”

“我正是这个想法。”卿云歌点了点头,“元雷这个人你接触了这么久,也应该了解,他心胸很狭窄,很有可能是他知道白陌尘把他们的秘密告诉我的事情。”

顿了顿,又道:“如果真的是这样,白陌尘的失踪和我脱不了关系。”

“不,这与你无关。”白竹灵的声音发冷,“我现在只是期望,事情最终的结果不是我想的那样。”

“你是说……”卿云歌的眸色一沉,“白陌尘很有可能被抓去做人兽杂交的实验了?”

白竹灵寒着脸,点了点头。

“梦玉染敢对白家的人下手?”

“他自然是不敢对重要的白家嫡系下手的。”白竹灵解释,“但是陌尘兄只是庶系,梦玉染根本不在乎。”

“原来如此。”卿云歌了然。

“我要去玄灵城一趟。”白竹灵心中下了决定,“我绝对不能让陌尘兄变成不人不兽的怪物。”

白陌尘虽然是庶系,可她和他直接的关系,如同亲兄妹,她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他落入敌手?

闻言,卿云歌拉住白竹灵的胳膊,神色凝重道:“我和你一起去。”

……

这是卿云歌第二次来到玄灵城,第一次她是和容瑾淮来的,却因为一场无疾而终的拍卖会扫了兴趣,导致城内大多地方他们都没有去。

“梦家和楚家都在这里。”白竹灵淡淡道,“楚家是梦家的附属家族,如果日后开展,我们能联系的也只剩下了七个世家。”

卿云歌点点头,然后跟着白竹灵朝着梦家的领地走去。

然而,刚走出了一段距离,她就感觉到有一道目光正冷冷地注视着她。

卿云歌猛地回过头去,发现一切如常,人来人往,都在做着各自的事情。

那一双眼,似乎就在这些人之中。

“云歌?”白竹灵察觉到了红裙少女的不对劲。

“我没事。”卿云歌淡淡一笑,“可能是神经有些紧张了,先去梦家吧。”

“不用紧张。”白竹灵以为她是因为梦家才这样,她道,“梦家不可能光明正大对我们做些什么,我已经给父亲和潇然传过讯了。”

言下之意,若是梦家对她动手的话,白家、叶家会立马对梦家出手。

“嗯。”卿云歌应了一声,跟着白竹灵向前走去。

而在她离开这里之后,有一个站在卖胭脂水粉摊子前的少女,此刻转过了身来,望着那道红色的身影,唇角微微一勾。

“买好了吗?”梦玉染从茶楼里出来的时候,就看到赫连笙离站在那里不知道在看什么,“你不是向来不喜欢胭脂水粉吗?”

赫连笙离这才转过身来,她诡异一笑:“梦兄,你猜我刚才看见了谁?”

“谁?”梦玉染漫不经心地应道,然后随手拿起了一盒胭脂闻了闻。

“卿云歌。”赫连笙离缓缓吐出了这个名字,她冷笑,“我母后还给我说,她在卿家重伤昏迷呢,没想到居然会出现在这里。”

听到这个名字,梦玉染的动作一顿,阴柔一笑:“原来她就是你要对付的那个人啊?”

他把赫连笙离的身子掰了过来,然后欣赏着她几近透明的肌肤:“怎么不告诉我?我可以很轻易地就帮你把她除掉。”

“不。”赫连笙离冷冷地皱眉,“卿云歌,我要亲手除掉,用不着你。”

就是因为卿家,她才会在冰棺里冰封十八年,这个仇,她要亲自报。

不仅仅是卿云歌,整个卿家,她都不会放过。

想到这里,赫连笙离的眸色渐深,等到她和雪灵冰晶兽融合之后,她就回到朱雀国,先整顿朝廷,在对卿家下手。

“啧啧啧,你是不是在寒冰里待久了,怎么老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样。”梦玉染两根手指捏住了赫连笙离的下巴,“我对你这么好,你还对我冷着脸?”

“放开!”赫连笙离怒瞪着梦玉染,然后一把拍开他的手。

然而下一秒,她却被梦玉染直接抱在了怀中,他阴柔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倒是想尝尝,你这张小嘴,是不是也很冰?”

说完之后,不待赫连笙离反应,梦玉染直接俯身,就堵住了她的唇。

梦玉染!

赫连笙离的雪眸中怒火中烧,她狠狠地合上嘴巴,然后用牙齿咬了上去。

梦玉染的神色不变,他及时撤离,但唇边却仍出现了一道血痕。

“别动怒。”他将鲜血舔舐干净,然后温柔地笑着,“否则,你知道我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你……!”赫连笙离感觉自己的胸腔之中赌了一口郁结之气,怎么也吐不出来。

她愤怒地看了梦玉染一眼,然后转身就走。

梦玉染没追上去,而是对着摊主说:“把这些全部都给我包起来。”

摊主自然知道面前这个男子是梦家少主,他根本不敢抬头,就哆哆嗦嗦地把那些胭脂水粉全部用绸布包了起来。

……

这边,赫连笙离不断地擦拭着自己的嘴唇,恨不得把梦玉染碎尸万段,可是她不能。

她还要利用他帮助她变强。

她必须要尽快把朱雀国的大权全部掌握在手中,这样才能对其他国家发起战争。

夜将臣给她回信说,他可以和她二分天下,但前提是,青龙国要让他来打。

赫连笙离对此倒是无所谓,因为她就是知道这位玄武国太子和第一世子不对付,才专门选择了他来进行合作。

据说,是因为夜将臣当年出征,百战皆胜,而唯独在对上容瑾淮的时候,一败涂地。

想必选择青龙国,也是想一雪当年之耻吧。

白虎国在四国实力中只比朱雀国强了一线,赫连笙离确定,她可以很轻松地就将白虎国拿下。

天下二分的局面是定了的,现在就剩卿家了。

卿家一直是朱雀国的大家族,动起来很不容易,因为父皇首先就会反对,仅仅因为那个害了母后的女人。

虽然赫连域对不起她,可是她还没有心狠手辣到弑父的程度。

所以该怎么对付卿家呢……

赫连笙离的眸光微微一动,良久,她终于想到了一个针对卿家的好办法。

就从那个为国鞠躬尽瘁的卿老元帅……下手吧。

想必,他也不会对他们皇族有什么二心,不是么?

而且这样,也可以在最大的程度上打击她的宿敌——卿云歌!

------题外话------

最近书城有个小限免,还是别的作者朋友告诉我的,因为这个来了不少读者。

也有很多读者说很喜欢这本书,明天限免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们会不会继续留下来~

我在一百万字的时候会开读者群,分为普通和vip,到时候群号会公布在题外话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