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纪家覆灭,面见榜一!(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梦惊风听到白家的大小姐前来拜访的时候,差点把刚喝下的茶又给吐了出来,然后他怀疑地看了一眼来禀报的侍卫:“你确定白小姐是来拜访而不是寻仇?”

闻言,侍卫的眼角一抽,他硬着头皮说道:“确实是来拜访的。”

“这还真是奇了。”梦惊风,也就是梦家家主紧了紧眉,“上次瀚引那小子求婚被拒,我以为以竹灵丫头那性子肯定不会放过他。”

说起梦瀚引那个不成器的儿子,他就来气,好歹是一母同胞,他大儿子怎么就那么出色!

要不是妻子生产那天他就在旁边候着,他真的以为梦瀚引是猪生的了。

“这样,你速去安排一下。”梦惊风左想右想也想不出个道理来,索性直接吩咐,“让白小姐在大厅里等候,我随后就来。”

“属下明白。”侍卫恭敬地说完之后,就退了出去。

书房里,梦惊风沉吟半晌,然后自言自语:“竹灵丫头看不上瀚引,不知道能不能看上玉染?眼下她来得倒是巧,刚好让两个年轻人好好聚聚。”

……

大厅内,卿云歌和白竹灵被安排落座之后,就压低声音交谈了起来。

“竹灵,依你所见,这梦家家主是否知道梦玉染的所作所为?”

白竹灵很果断地摇了摇头:“梦惊风此人光明正大,虽然心眼颇多,可倒也算得上是君子,断断不不可能,人兽杂交应该是梦玉染和他的心腹所为。”

“如果是梦玉染私下进行的话,必然是在一个十分隐蔽的地方。”卿云歌微微沉吟,“我们对梦家的构造并不熟悉,也不知晓哪里有密道暗室之类,恐怕找起白陌尘来不是那么容易。”

“先从下人门口中探探耳风。”白竹灵声色不动,“如果实在不行,我还有别的办法。”

卿云歌并没有问白竹灵有什么办法,因为涉及个人私密,恐怕……是和羽族还有风行舟有关。

两人稍坐了片刻之后,梦惊风就来了,他哈哈一笑,道:“稀客啊稀客,上次见竹灵你还是十年前吧?没想到现在都出落地这么漂亮了,怪不得那些名门子弟都前去白家提亲。”

他走到桌子的一边,衣服一撩,也坐了下来,然后感叹道:“我要是有你这么一个女儿该多好,省心,省心啊。”

“梦叔叔谬赞了。”白竹灵淡淡一笑,“您的长子可是我们当中的第一,我父亲还老训斥我,事事都不如梦兄。”

“哎,仓壁兄也对你要求太高了吧。”梦惊风的脸一拉,“女儿怎么能跟儿子比呢?儿子是要独挡一面的,女儿应该安安心心地在家里享受才对。”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抬眸看了一眼梦惊风,密切注意着他脸上的神情,发现并没有看出什么不对,才有收回了目光。

白竹灵并没有回答,依旧淡笑。

梦惊风这才注意到了白竹灵身边还有一个人,他不由地多问了一声:“这位是?”

真奇怪,为什么要用半张黑色面具把自己的脸遮起来?

难道是见不得人?

“是竹灵在四灵学院的同窗。”白竹灵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话锋一转,“我此来拜访梦叔叔,也是因为梦叔叔你这里离学院比较近,想着最近课业比较少,就想来瞧瞧。”

“梦家随时欢迎你。”梦惊风又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眼中带了一丝探究,但也没多问,而是哈哈一笑,“这样,我一个快半百的人陪着你们也没什么意思,我把玉染叫回来,让他带你在梦家四处转转。”

“有什么需要,尽管吩咐,就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家。”

他正愁不知道有什么合适的理由让玉染和竹灵凑在一起,没想到人家自己送上来一个绝妙的理由。

听到这句话,白竹灵下意识地看了一眼卿云歌,见她微微点头,才朝着梦惊风淡笑道:“那就麻烦梦兄了。”

“不麻烦,不麻烦。”梦惊风越看白竹灵越满意,然后他又多问了一句,“这位姑娘也一起?”

“多谢梦家主的好意。”卿云歌委婉地拒绝,“我只是陪竹灵前来,梦家主不必管我。”

这一句话说的很客气,但带着难以磨灭的傲气。

但就是这句话,才将梦惊风眼中的疑虑全部打消,他点了点头:“那姑娘也随意。”

看来就是四灵学院的学员了,也只有那里出来的人,才这般傲然,是他多虑了。

“梦叔叔这就去帮你把玉染那小子叫来。”梦惊风看了二人一眼,然后又走出了大厅。

见到梦惊风的身影彻底消失不见之后,卿云歌的眸光才动了动,她低声道:“竹灵,你一人对付梦玉染真的可以?”

“放心。”白竹灵极轻地摇头,“是梦惊风把我交给梦玉染的,他不敢对我做什么,而且他应该也不知道他的实验已经被我知道了。”

顿了顿,她神色凝重道:“倒是云歌你要注意一些,梦玉染既然想要抓你做实验,那么他一定还没有死心,你一定不要被他抓到才好。”

闻言,卿云歌的眸中划过一丝戏谑:“我这人别的本事没有,逃跑倒是一流,你就放心吧。”

说来她已经有几个月没有用灌顶了,如果遇到了梦玉染,她可以再让羽毛给她灌顶。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找到养魂泉,万一真的那天因为灌顶而把神魂给伤了就不好了。

“说来我总感觉云歌你的身份很是神秘。”白竹灵的神色一动,“你应该不是纯种人类吧?”

“哦?”卿云歌把玩着手中的杯子,眸光渐渐凌厉,“竹灵为何会这么说?”

“灵河灌顶那日,我便感受到了曲绫裳的身份,你能制服她,肯定不会是简单的一个人类。”白竹灵很肯定,“至少,也有着一半别族的血脉。”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先是沉默了一下,才浅浅一笑:“竹灵果然慧眼如炬,但我也不清楚我还有着什么种族的血脉。”

她并不想把自己拥有凤凰族血脉的事情告诉任何人。

因为背叛,一次就够了。

“我也只是好奇罢了。”白竹灵摇头,“我这人并不喜欢打探别人*,你不说,我不会嗯……?”

话还未说完,她的神色却是一变。

“怎么了?”卿云歌注意到了她的不对劲。

“我感觉到刚刚有一股很浓烈的黑暗气息进到了梦家之中。”白竹灵皱了皱眉,“我有着羽族血脉,对这种气息很是敏感。”

“黑暗气息?”卿云歌想了想,“恶魔?”

“尚且不知。”白竹灵沉吟,“若是恶魔倒无所谓,但若是其他东西,就坏事了。”

她身为白家的大小姐,自然知道人兽杂交这个实验是暗兽人发明出来的。

早在几千年前,暗兽人失败,被逐出九族之后,这个秘法也消失了。

而今重现于梦玉染手中,其中猫腻肯定不小。

而很巧的是,暗兽人身上也有着很浓的黑暗气息,但与恶魔一族不同,这股气息令人十分的厌恶。

“其他东西……”卿云歌有着剑灵那本行走的百科全书,也在想起来了,“难道是暗兽人?”

……

阿诺德并不知道他在刚进入梦家的时候就被发现了。

因为他的修为现在已经恢复了一半,然后一时高兴,就没有完全收敛自己的气息。

他避过梦家的其他人之后,就来到了梦玉染的书房,在看见那个阴柔男子的时候,眼中闪过一丝惧意和怒意。

“事情已经办完了?”梦玉染转过身来,他看着有些得意忘形的阿诺德,微微皱眉,“你怎么不把你的气息收起来,万一被其他人发现可怎么办?”

阿诺德满不在乎,他耸了耸肩:“就算被其他人发现,他们也只会以为是恶魔一族,谁会想到你梦家养了一位暗兽人?”

“你修为完全恢复了?”梦玉染挑了挑眉,“他们全部都被你吸收了?”

“还没。”阿诺德摇了摇头,“虽然是有几百人,可是被他们家族的几个修为高的老祖宗和长老跑了,剩下的人修为太低,还不够我打牙祭。”

“别给我说这些废话。”梦玉染在对待其他人的时候,远远没有对赫连笙离来得温柔,他不耐烦地敲了敲桌子,“你就说,你还需要多久才能恢复你圣阶的修为?”

阿诺德的额头上冒出了滴滴冷汗,他呐呐道:“大概还需要三四个月,而且,我还得再吸收一个家族。”

“到底是谁伤了你?”梦玉染的眼神凌厉,“你都是圣阶修为,这混沌大陆还有人能将你的生命本源完全打碎?”

“别提了!”闻言,阿诺德愤愤地说道,“当年那场大战之中,我们所有暗兽人都被那三把混沌灵器伤到了,因为我们的体质特殊,一旦被混沌灵器伤到,生命本源就会一直外泄,止都止不住。”

“我算是比较幸运的,至少还活着,其他很多的暗兽人都已经死掉了,我也是好不容易才从月光森林逃到了混沌大陆。”

阿诺德耸了耸肩,道:“接下来我就遇到了你。”

“啧,还真是可怜。”梦玉染怜悯地看了阿诺德一眼,“那你们的首领呢?也死了?”

“首领大人哪有那么容易死?”阿诺德微微冷笑一声,“我不妨告诉你,首领正在韬光养晦,等待着下一次出击,哼,说不定到时候你们人族也要遭殃。”

“哦……”梦玉染对此毫无表示,只是轻轻地应了一声,“我听说是比蒙族纠集了暗兽人大军,那么你们的首领就是比蒙族的兽人咯?”

闻言,阿诺德的眼光微微一闪,然后道:“并不是,比蒙族是臣服于我们首领大人的。”

“这还倒是稀奇了。”梦玉染终于来了一丝兴趣,“你们兽族一共四头混沌兽,比蒙族的神圣比蒙就是其中之一吧?”

他慢慢道:“你们的首领到底是什么身份,能让一头混沌兽也臣服于他?”

阿诺德被这个问题给问愣了:“我也不知道首领大人究竟是什么身份,但是你提到的神圣比蒙我倒是想起来了一件事。”

“说。”梦玉染漫不经心地把玩着他买回来的一堆胭脂水粉。

“我们当时反叛的时候,比蒙族族长是同意的,但是神圣比蒙并不同意。”阿诺德想了想,然后说道,“然后那个时候首领大人出现了,再后来,神圣比蒙就不反对了,其中我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

“毕竟,我当时的地位并不怎么高。”

“那现在神圣比蒙在什么地方?”梦玉染的神态看似悠闲,但实则凝重,“跟你们首领在一起?”

“不知道。”阿诺德一脸茫然,“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被驱逐到哪里去了,我只能感觉到,首领肯定在谋划着下一次进攻。”

他们暗兽人并没有被完全绞杀,征服九族的目的也还没有达到。

“哼,下一次进攻。”梦玉染不置可否地嗤笑一声,“有着那三把混沌灵器在,你们就算再来一次,也还是输。”

言语之中,满是轻蔑,

听到这句话,阿诺德顿时被气得不行:“谁说我们会输?再说了,三大混沌灵器,只有凤璃剑才能对我们造成最大的伤害,没有了凤璃剑,龙瑾扇和麒麟书根本不值得一提。”

“五个月前,凤璃剑出世的事情你不知道?”梦玉染瞟了一眼阿诺德,“凤璃剑主正在成长中,也不知道是你们先杀了‘他’,还是‘他’先把你们一锅端了。”

“凤璃剑主?”这个称谓让阿诺德狠狠地吃了一惊,“神凰不都已经自我封印了吗?哪里来的凤璃剑主?”

他记得当时的那场大战,七彩神凰用一把凤璃剑,以剑中自带的剑诀,让他们铩羽而归。

凤璃剑是七彩神凤用自己的生命铸造出来的,当时除了七彩神凰,没有更合适的人去使用它了。

可是他后来在逃命的时候也听见了传闻,说是七彩神凰因为七彩神凤的死亡心碎欲死,但又不想因为自己的死亡给凤凰族带来巨大的灾难,于是最后选择了自我封印。

难不成……七彩神凰已经解除了封印?

“你可还真是无知。”梦玉染轻哼一声,“谁说只有七彩神凰才能用凤璃剑了?我可以告诉你,五个月前出世的凤璃剑主,是继七彩神凰后的第三位。”

“我的天哪……”阿诺德不禁冷汗涔涔,“我还以为除了七彩神凰,没有人能用凤璃剑。”

“而且我还要告诉你的是,这一次的凤璃剑主没有人知道是谁。”梦玉染冷冷一笑,“所以你就期待着,‘他’不会在成长起来后,找你们算账了。”

听到这句话,阿诺德缓缓地打了一个寒战,他不惧怕龙瑾扇和麒麟书,唯独惧怕凤璃剑,凤璃剑的最后一道剑诀,就是他一生中最大的噩梦,若是再来一次……

“行了,瞧你那个怂样。”梦玉染摆了摆手,“你赶紧进到密室里去吧,给我仔细研究半兽人去,只要你一直安心地待在这里,我保证凤璃剑主也不会找到你。”

“多谢梦大人了。”阿诺德将眼中的嫉恨很好地掩去,然后便走到机关前将其打开,进入了暗道之中。

“真是不知好歹。”梦玉染轻嗤一声,“兽人就是兽人,脑子愚笨。”

他站了一会儿,然后也准备下到密室里去看看他宝贵的实验品,却在此时听见了一阵脚步声。

“玉染,在不在?”有人喊道,“为父找你有事。”

听到这个声音后,梦玉染眸中的杀意又尽数敛去,他快步走到门前,打开门后,便看见梦惊风的神色很是急切。

“不知道父亲大人找孩儿所谓何事?”梦玉染的态度很是恭敬,但仔细听他的语气,分明很是轻浮。

梦惊风并没有察觉什么,而是笑吟吟道:“给你安排一个好事。”

“好事?”梦玉染挑了挑眉。

“竹灵丫头来梦家做客。”梦惊风言简意赅,“她不熟悉这里,你带着她去转一转。”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一下子沉默了。

白竹灵?

她怎么会忽然来梦家?

梦玉染的眸色骤然一深,难不成是她发现了什么?

前日,元雷来找他,告诉他帮他找到了一个很好的实验品,然后他发现那个所谓的实验品竟然就是白家的公子白陌尘。

他记得很清楚,白陌尘是元雷的得意弟子才对。

而元雷说白陌尘背叛了他,所以他才大义灭亲,但是也算是师徒一场,不忍杀之,还是让他也和玄兽做个结合,这样也能在日后助他们一臂之力。

梦玉染懒得关心元雷和白陌尘之间到底有什么恩怨,但既然白陌尘都已经被送到了他眼前,他也没有不收的道理。

何况,白陌尘的天赋极好,这也更好地让他的实验进行下去。

反正白陌尘只是白家的一个庶子,他倒也不怕。

而如今白陌尘前脚被元雷送到他这里,白竹灵后脚就上门了,他不得不去想这里面是不是有联系。

看来他得去试探一下。

“好,孩儿听父亲的。”想到这里,梦玉染点了点头,“不知道白小姐现在在哪里?”

“就在前厅。”梦惊风很是高兴,“玉染啊,你可要好好地把握住这个机会,要是你能把竹灵丫头搞到手,你日后肯定能得到羽族的相助啊。”

听到这句话,就算是梦玉染也愣了一下。

回过神来后,他不由戏谑地看着梦惊风:“父亲,你可能还不知道吧,叶兄已经向白家提亲了,而且白家也已经答应了。”

“叶潇然?”这回轮到梦惊风愣了,然后他长叹一声,“还真是可惜了,我还十分想让竹灵丫头做咱们家的儿媳妇,没想到被叶家抢先一步。”

梦玉染对于白竹灵并没有任何感觉,所以他觉得很是无所谓。

“唉,那你就随便和竹灵聊聊吧。”梦惊风挥了挥手,“毕竟她也是好不容易来咱们这儿一趟,可不能亏待了人家。”

“自然。”梦玉染笑笑,“我身为梦家少主,代表的是梦家的门面。”

“那你就速去吧。”梦惊风很是满意,“别让人家等急了。”

梦玉染点点头,然后迈开步子,朝着前厅的方向走去。

他走了几步,忽然又回过身来,朝着梦惊风喊了一句:“父亲。”

“嗯?”梦惊风转过头来。

“如果孩儿想娶一个世俗皇朝之中的女子,您觉得如何?”

“世俗皇朝?”闻言,梦惊风的脸一板,“世俗皇朝的人你玩玩可以,娶进家门是绝对不行,这事儿没商量。”

说完之后,他狐疑地看了一眼自家长子,迟疑道:“你不会是喜欢上了一个世俗皇朝的女子吧?”

“父亲说笑了。”梦玉染敛去眸中的一丝黯意,然后淡淡笑笑,“我身为梦家少主,怎么会和世俗皇朝有牵扯,我只是好奇罢了。”

“你能这样想最后。”梦惊风果然不再追究了,他点点头,“不是说世俗皇朝不好,是他们和我们十大玄法世家差距太远了。”

“孩儿明白。”梦玉染不再多说,接着朝大厅的方向走去。

“这小子。”梦惊风皱了皱眉,“也不知道最近在做什么,老是神神秘秘的。”

“唉,大了大了,管不住了。”

……

卿云歌早在梦玉染来之前,就已经离开了前厅,她利用暗夜笛隐匿了一下自己的身形,确保修为其他人看不见她之后,便开始摸索着梦家的各个地方。

然而转了一圈之后,也没有发现什么密道暗室。

她停下了搜查,然后仔细思索,若是她是梦玉染,会把密道建在什么地方?

应该是比较私密的个人居住地。

那么由此看来,卧室和书房都有着很大的可能。

不过这两个地方没有梦玉染亲自带领,是进不去的,因为有着特殊的灵阵。

想到这里,她摸出了传讯灵石,给白竹灵传了一条讯息。

“其他公众地方已搜索完毕,书房、卧室未曾。”

这边,白竹灵收到之后,然后看了一眼带着自己在梦家转悠的阴柔男子,淡淡道:“辛苦梦兄了,百忙之中还要抽出时间来陪我。”

“白小姐不必客气。”梦玉染这个时候已经打消了他的怀疑,因为他发现白竹灵真的只是顺路来梦家转转。

想想也是,哪有那么巧。

“听说梦兄在书画上有着极高的造诣。”白竹灵不紧不慢地说道,“眼下我们转了这么久,想必也累了,梦兄不如请我去你书房坐坐?”

“好。”梦玉染并没有多想,“白小姐请随我来。”

梦玉染的书房就坐落在他卧室的左边,离的很近,白竹灵跟着他进去之后,就闻到了一股浓郁的墨香。

书房的三面墙壁上,都挂着书画,显得典雅高贵。

“其实外界的传闻都有些夸大。”梦玉染不在意道,“我在书画这一领域也就是刚刚入门罢了。”

“梦兄谦虚了。”白竹灵表面上是在观看这些书画,是在是在探查着书房的每个角落,“梦兄作出的话栩栩如生,题的诗也是很应景,若梦兄都只是入门,那么其他画家都该羞愧了。”

这些话显然让梦玉染极为受用,他甚至还专门给白竹灵倒了一杯茶。

白竹灵看得很慢,真的就像是在欣赏一样。

梦玉染也不催她,就在椅子上坐着。

“梦兄这幅万马奔腾实在是惟妙惟肖。”白竹灵微微眯起眼,这已经是最后一幅画了,可是她还是没有发现这里有什么不对劲地地方。

“白小姐倒是我的知己了。”梦玉染有些意外地看了一眼白衣女子,他抚掌一笑,“如果不是你已经和叶兄定情了,我恐怕也要上白家去提亲了。”

“梦兄说笑了。”白竹灵的眸中划过一丝失望。

正当她准备让梦玉染带她去别的地方看看的时候,忽然,她的目光死死地定住了。

那、那是……

白竹灵的视线落在了《万马奔腾》那幅画的下方,在那个墙角处,她看见了一块白色的布片。

布片上的纹络十分熟悉,正是白陌尘穿得那种布料,而且这种布料也只有他们白家才有。

眸光微微一动,她藏在袖子中的手一松,然后将传讯灵石扔了下去。

只听“啪嗒——”一声,传讯灵石好巧不巧滚到了墙角处。

“怎么了?”梦玉染也听见了这个声音,他看过去。

“刚才有人给我传讯。”白竹灵蹲下身子,不动声色道,“我不小心把传讯灵石给掉下去了。”

“呵呵呵……”梦玉染挑了挑眉,“不知道是谁给白小姐传讯,让白小姐白传讯灵石都掉下去了?”

说着,他就起身,朝着白衣女子走去。

这一刻,书房内的温度忽然降低了,仿佛来自寒冰大陆的冰山压了过来,冷意彻骨。

然而白竹灵的面色却波澜不惊,她快速地将传讯灵石和白色布条都捡了起来,然后将布条收入了储物戒中。

“白小姐……”轻柔但带着阴森气息的声音从她的脖颈后传来,“到底是谁给你传讯了。”

白竹灵的眼神不可察觉地颤抖了一下,然后她握着那块传讯灵石,忽然感觉掌心之中热了一下。

她不由地愣了一下,真的有人给她传讯了。

这个时候梦玉染已经来到了她的面前,有些冰冷的目光在她身上来回扫动,仿佛下一秒就要扑上来将她宰杀。

白竹灵撩了一下额前的碎发,然后这才抬起手看了一眼传讯灵石,淡淡道:“是家父。”

梦玉染的眉眼依旧寒意盛盛,但他的声音却越发得阴柔:“不知道白叔叔说了什么?”

“说了……”白竹灵仔细地看着接下来的讯息,然后瞳孔猛地一缩。

她像是不敢相信那条讯息一样,又看了一遍。

“怎么了?”梦玉染的眼眸划过了一丝血色,藏在背后的手也开始兽化。

如果白竹灵真的发现了书房的秘密,他不介意把她留下来也当做他的实验品。

就在那只黑色的爪子即将接近白衣女子的时候,白竹灵不可思议地抬起头来:“父亲说,纪家被灭了。”

兽化的手在顷刻间恢复了正常,梦玉染也恢复了先前矜贵的模样。

“纪家被灭了是什么意思?”他挑了挑眉,似乎也很是吃惊,但是内心却暗暗地冷笑了一声。

“父亲说,纪家在昨天一夜直接,四百七十五口人全部死亡。”白竹灵头一次这么失态,她喃喃,“只有五个人还活着。”

看来阿诺德还真的把纪家的人全部给杀了……

梦玉染也做出了一副吃惊的样子,正当他打算开口的时候,书房外传来了一阵急促的敲门声。

紧接着是梦惊风急切的声音:“玉染,刚刚我接到消息,纪家被灭了。”

“孩儿已经从白小姐这里知道了。”梦玉染打开门,神色十分凝重,“父亲可知道纪家是怎么被灭的?”

“唉,玉染你是不知道纪家那个惨样啊,连纪雨生都死了!”梦惊风显然知道的要比白竹灵多,“活着的几个人,都是魔阶以上的修为,现在他们都在楚家呢。”

纪雨生正是这一任纪家家主,中州界很大,但也不过只有三个家族,而纪家离楚家最近,投奔楚家也无可厚非。

“而且,纪家的那四百条人,玉染你知道怎么死的吗?”

“怎么?”

“被挖心而死啊!”

梦玉染故作一惊:“谁这么残忍?”

“目前不知道。”梦惊风摆了摆手,“就连纪家的老祖宗,也只是侥幸逃脱,更别说那些普通的弟子了。”

纪家虽然在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排名最末,可是其实力在混沌大陆上也不算弱,什么人或者什么势力能在一夜之间,将他们全部杀掉?

如果对付纪家都这么轻松得话,那么他们十大玄法世家的麻烦就要来了。

必须要开家主大会,商讨此事才行。

“梦叔叔,梦兄。”这个时候,白竹灵也走了出来,她的眸中有浅浅的惊骇,“我得走了,家父让我尽快回去。”

“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你是应该回去。”梦惊风又叹了一声,“玉染,你去送送白小姐,回来之后跟我去面见老祖宗。”

“孩儿明白。”梦玉染的眸中划过一丝精光。

……

卿云歌提前回到了四灵学院,因为白竹灵传来讯息说,她要立马回白家一趟,因为纪家出了大事,她身为白家的继承人,必须回去处理此事。

而与此同时,苏沐颜、萧沐晨、叶潇然等在外的家族继承人,也全部被一纸诏令,召回了家族。

有人隐隐约约地感受到,混沌大陆要开始动荡了。

而这一次,即将迎来十大玄法世家的再次洗牌。

纪家的灭亡有人忧愁,有人高兴。

但没有人知道,这只是一个开始。

纪家之后,剩下的家族也要步上不归的路了。

……

刚回到四灵学院之后,卿云歌还未来得及休息片刻,就被影溶月叫了过去。

这一次见面不在玄灵湖,而是在玄灵塔。

卿云歌微微诧异:“院长大人可是找我有什么重要的事情?”

“有两件事情。”影溶月微微颔首,“你把你的鲜血给我一杯,我已经命人将孵化室建设好了,一个月后,就应该可以破壳而出了。”

顿了顿,她又道:“本来在半个月前就想找你的,只是那时你不在。”

“云歌明白。”卿云歌点了点头,“那么这些玄兽到成年得多长时间?”

“快的话,三个月,慢的话,半年。”影溶月淡淡地说,“三大王族的玄兽成年很快,我想你不久之后就可以让卿家的骑士们来契约了。”

卿云歌了然,然后就从自己的体内弄了一点鲜血,交给了影溶月,然后问道:“不知道院长大人第二件事情是何?”

影溶月将鲜血收好,看着红裙少女欲言又止,半晌,才道:“玄灵榜第一要见你。”

“哈?”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懵,“玄灵榜第一?”

“嗯,不错。”影溶月掩过眸中的无奈,轻轻点头,“你现在在玄灵榜上排行第三,已经有了挑战玄灵榜第一的资格,所以他主动出来了。”

卿云歌有些摸不着头脑。

她虽然很是好奇这位玄灵榜第一到底是谁,但是人家为什么要主动见她?

真是奇怪。

“呃……那这位玄灵榜第一现在在哪儿?”卿云歌问道。

见就见吧,她现在的修为是冥阶四段巅峰,虽然离着冥阶九段差的还很远,但不代表她打不过玄灵榜第一。

毕竟这只是她表面的实力,她可不喜欢把底牌全部暴露出来。

“潇湘楼领地。”影溶月答,“卿丫头你也知道,他也是潇湘楼的主人。”

卿云歌当然知道,于是抱着好奇的态度,她拜别影溶月后,来到了潇湘楼。

潇湘楼门前站着两个女性学员,皆是长腿细腰,长相也很十分的好看。

她们见到她来了之后,对视一眼,然后立马迎了上去,抱拳道:“界主,楼主他已经等候你多时。”

卿云歌挑了挑眉,然后慢悠悠地说道:“那就带路吧。”

潇湘楼不愧是只有女性学员的势力,其建筑要高雅很多,随处都可见到学院里有名的美人。

“你见过你们楼主吗?”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然后问带路的女子。

女子迟疑了一下,然后道:“未曾,我也只是听过楼主的声音。”

“哦?”卿云歌饶有兴趣,“那你们楼主是男是女?”

“这个……”女子有些尴尬,“听不出来。”

卿云歌:“……”

偏中性的声音还真是无敌走天下了。

然后卿云歌也就不多问了,反正也问不出什么来,她就一路跟着女子来到了潇湘楼楼主待的地方。

“界主,您进去便可以。”女子恭敬道,“楼主说了他只见您一人。”

“嗯。”卿云歌懒懒地应了一声,便推开了那扇门,走了进去。

她倒想看看,这神秘的玄灵榜第一兼潇湘楼楼主到底是谁。

会不会是她认识的人?

有这个可能

进去之后,她却发现偌大的屋子里除了她没有第二个人,倒是屋内的布置十分的好,看起来应该是一个格调比较高雅的人住的地方。

“那个什么楼主啊。”卿云歌环视一圈,也没有看见人影,她清了清嗓子,“你找我来,是想做什么?”

话音一落,屋内便响起了一个分不清男女的声音,那声音道:“想找你打架。”

卿云歌眼角一抽,这潇湘楼楼主也是个好战分子啊。

“可是你不出来怎么找我打架?”卿云歌不紧不慢地说道,“我数三声,三声过后你若是再不出来,我可就走了。”

“一……”

“二……”

就在卿云歌准备说“三”的时候,屋子内终于出现了一个人影。

这回那声音突然变了一个音调,不再是不男不女。

“出来了出来了,你这个人怎么这么急?”

卿云歌漫不经心地转身,寻声望去,结果在看清楚来人的时候,猛地睁大了双眼。

“我靠,玄灵榜第一居然是你?”

------题外话------

来!

猜猜玄灵榜第一是谁!

猜对有奖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