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元雷之死,姐姐是谁?(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看着面前这个比她足足矮了两个多脑袋的小姑娘,觉得一定是自己开门的方式不对。

她曾经想过很多次,玄灵榜第一是个什么模样,可她真的没有想过,会是这个样子啊!

“为什么不能是我呀?”听到这句后,旧时蒲顿时不高兴了,她扬起小脸来,“我不像吗?”

卿云歌的眼角一抽,何止不像,简直就是极大的反差。

“不是,你说你一个小姑娘,怎么可能是玄灵榜第一?”她狐疑地将旧时蒲上下打量了一下,“人家玄灵榜第一修为可是冥阶九段巅峰。”

“谁告诉你我是小姑娘了?”旧时蒲翻了个白眼,虽然声音仍然软糯,但是语气却很老成,“我有说过我的年龄吗?”

卿云歌:“……”

她自己想了一下,然后发现还真的没有。

但是她还是觉得不能理解。

染染姐也都说了,一个人打娘胎里开始修炼,也不可能在那么小就到极高的境界。

“那你……返老还童了?”卿云歌斟酌了一下,然后问道,“其实你现在已经是一个几千年的老妖精了?”

诶!

有这个可能哦,说不定跟羽毛是一类。

剑灵:“……”

他不是老妖精不是!

他是英勇帅气可爱机智的灵。

“咳咳咳!”旧时蒲被这句话给呛住了,她没好气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我哪里有那么老?”

卿云歌松了一口气,唔,看来是她想多了。

然而她的气还灭有送完,小姑娘得意地叉腰,开心道:“虽然没有几千岁,但一千岁,应该是有的。”

卿云歌:“……!”

几千年还是一千年不都是个老妖精!

这个世界上玄幻的事情还真是多。

但是按照道理来讲,一个人在修为达到一定境界的时候是可以将自己的容貌恢复成年轻的时候,但是小时候是怎么也恢复不回去的。

这就牵扯到了一个词——先天。

婴儿出生的时候都自带先天灵气,等到他们越长越大,灵气也会随之散去。

所以旧时蒲这个家伙,到底是怎么把自己变得这么小的?

“那你真正的修为是多少?”卿云歌弯下身子,又忍不住戳了戳小姑娘的脸,“你要是真的有一千岁,修为应该不止冥阶九段吧?”

“当然不知咯。”旧时蒲一把拍开在她红润小脸蛋肆虐的手,嘟着嘴说道,“我现在的修为啊,说出来吓死你!”

卿云歌:“……”

她连人皇都见过,还能被吓死?

“你且先说说看。”卿云歌不死心地又捏住了旧时蒲的脸蛋,越捏越觉得手感十分的舒服。

唔,等她到时候,也要生个这么可爱的小姑娘,然后天天捏脸玩!

剑灵:“……”

为日后的小主子默哀一秒钟。

看到魔爪再次向她袭来,旧时蒲咬牙,又拍开了:“你再捏我脸,信不信我打你!”

这个人,一见她就捏她脸,简直是太过分了!

是不是她小孩子的模样没有威力啊。

哼,等她完全消耗了九叶灵魄的药力之后,她分分钟变大给你看!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动作一顿,但是并没有停,而是又捏了两把,才满足地收回了手。

“你肯定不会打我的。”她环抱着双臂,好整以暇地看着脸颊通红的小姑娘,“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是来感谢我的吧?”

“我我我……”旧时蒲傻住了,她结结巴巴,“我感谢你干什么!”

哟呵,还是个傲娇的老妖精。

卿云歌瞟了旧时蒲一眼,慢悠悠地说道:“我记得有一句话叫做”吃人家手短,拿人家手软“是不是?”

“胡说!”旧时蒲猛地脱口,“阿影明明都送了你六百枚蛋了!”

“你也说了是院长大人送我的。”卿云歌笑吟吟,“那你呢,旧时蒲小姑……唔老妖精!”

“我有名字的!”旧时蒲被气得要死,但发现自己说什么都说不过这个红裙少女,于是只能转移话题,“你不是想知道我是什么修为吗?这算不算我对你的谢礼?”

卿云歌撂出了两个字:“不算。”

旧时蒲:“……”

好气哦。

“那你想让我怎么谢你?”旧时蒲不高兴地嘟起来嘴。

“你先说说你修为多少。”卿云歌徐徐诱之。

“我啊……”听到这个问题,旧时蒲顿时又笑了起来,“不怕告诉你,我现在已经到了魔阶五段,是不是很厉害昂?!”

有了九叶灵魄就是好,先前吃下去的药力都扩大了好几倍,让她的修为蹦了好多。

真的好开心呀。

小姑娘的眼睛顿时弯成了月牙。

闻言,卿云歌微微眯起了眼,心中略略思索了片刻,然后便有了决定。

魔阶五段,倒是还真的可以让旧时蒲帮一个忙,就不知道她愿不愿意了。

想到这里,卿云歌才慢慢地说道:“是很厉害,比我高了好几个阶级呢。”

“那不是废话吗?”旧时蒲用眼睛斜了一眼红裙少女,“你也不看看我比你大多少,我要是比你弱,我就该撞墙了。”

卿云歌一噎,然后觉得自己不要和小姑娘计较。

“不过话说回来,你这么高的修为,为什么要占着玄灵榜?”

“因为第一钱多啊,有了玄灵点我就可以去丹医阁换丹药和药材吃了。”旧时蒲毫不在乎地说道,“我已经占了第一几百年了,只不过为了让其他学员不起疑惑,才让阿影对外说是八年。”

玄灵榜第一,一天就有五万的玄灵点,但是依照着旧时蒲的饭量,可还真的不够花。

虽然明焰也会给她去找药材,可是真的不够吃啊。

“所以你都一千岁了,然后还保持这这个模样?”卿云歌眼角一抽,觉得旧时蒲虽然长了她几个轮回,但还是小孩子脾性。

“因为我长不大呀。”旧时蒲跳到一边的桌子上,坐了下来,“不过我马上就可以变大了。”

“因为九叶灵魄?”

“小丫头挺聪明的啊。”

听到一个小姑娘把自己叫小丫头的卿云歌:“……”

为什么觉得有些无力。

“我倒是还真的有一个忙想让你帮。”卿云歌也不纠结其他事情了,直接开门见山,“我想请你,帮我杀一个人。”

“嗯……你说什么玩意儿?!”旧时蒲本来都点头了,结果听到最后几个字,登时瞪大了眼睛,“杀人?”

“你没听错。”卿云歌很肯定地点了点头,“我说的就是杀人。”

“你你你……!”旧时蒲一口气没喘过来,“你居然让我这么可爱的一个小姑娘去干这么血腥的事情?你简直就是天底下第一无耻的人!”

“无耻?”孰料,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还认真的想了想,“我应该只能算第二无耻吧。”

旧时蒲惊了:“那第一是谁?”

卿云歌坦然道:“我男人啊。”

虽然他们还没有确定关系,不过也是迟早的事情。

至于为什么她迟迟没有答应,因为她想起前世的时候,一位暗月联盟的师姐给她说的一番话了。

“歌师妹,你一定要记住,绝对不能那么早就让男人得到,否则他们是不会珍惜的。”

唔,虽然她相信容瑾淮不是这样的人,可是师姐是过来人,她的教诲还是要听的。

闻言,旧时蒲默默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然后发现自己不知道说什么了。

怪不得都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无耻的人只能和无耻的人在一起。

“所以呐小蒲,帮我这个小丫头的忙吗?”卿云歌伸出食指,戳了戳旧时蒲的小梨涡,“你说了要感谢我的,可不能说话不算数啊。”

旧时蒲觉得自己一脚踏进了卿云歌的圈套里,然后等她想出来的时候,已经深陷泥潭了。

真是……自作孽,不可活!

“好好好,我帮。”旧时蒲万分无奈之下,只能答应,“但你得告诉我你要杀谁吧?”

如果是比她厉害的人,她可不去,而且再说了,她的实战能力并没有实际修为表露出来的那么强。

“其实你只要防止那个人逃跑就行了。”卿云歌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杀意,“杀他还是由我亲自动手。”

“你说了算。”旧时蒲点了点头,“所以到底是谁?”

卿云歌抬头瞅了一眼窗外有些暗沉的天色,然后淡淡道:“白虎殿殿主……”

“元雷。”

……

殿主的住处一般就在四殿之中的偏殿里,离着学员们修习课业的地方很近,这也是为了若是学员们又不懂的地方,可以很方便地就来询问。

元雷今日早早地就回到了住所处,因为四殿大比之后,整个白虎殿都处于一种颓靡的气氛之中,学员们都无心学业。

而且,白虎殿最顶尖的一部分实力现在已经全部都变成了废人,就算找到高人将经脉重塑,也不可能回到原来的修为了。

他好恨!

元雷一直觉得,自从卿云歌那个少女来到四灵学院之后,他就一直再倒霉。

先是名誉大损,再是徒弟背叛。

让他几乎在四灵学院里都抬不起头来!

现在连楼剑波和强铮都不待见他了。

白虎殿失去了荀清等十几个学员的助力,也算是完蛋了。

都怪卿云歌!

他真的恨不得掐死她,狠狠地出上一口气。

可惜的是,卿云歌身边的人太多,他根本没办法下手。

若是不小心被旁人看去了,他的巅峰之路也就走到头了。

不像陌尘,一直待在他身边,就算他动了什么手脚,也不会有人发现。

他必须得想出一个完美的解决办法,将卿云歌杀死,就算杀不起,也要囚禁起来,不让她再坏自己的好事。

元雷鹰眸之中划过了一丝精光,开始寻思着杀掉卿云歌的法子,却孰不知,此刻他的寝殿门外,已经有两个人在那里窥视着。

旧时蒲将自己和卿云歌的气息完全掩盖起来,确认白虎殿殿主不会发现之后,才回过头来,悄声问道:“喂,你为什么要杀他啊,他得罪你了吗?”

四位殿主之中,她也就跟明焰有接触,毕竟不是谁都可以知道她的身份的。

所以她对元雷并没有任何感觉,杀了就杀了,反正白虎殿殿主又不是缺人当。

“得罪我是其次。”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他千不该万不该对无辜的人动手。”

白竹灵虽然回到了白家,但是却把她在梦家所发现的一切,告诉了卿云歌。

那块碎步片可以很好地确定,白陌尘确实被元雷掳去了梦家,而且就在梦玉染的暗室之内。

但是纪家灭亡的事件太过紧急,在家主的命令之下,白竹灵必须回到白家去。

而且她已经感觉自己引起了梦玉染的警惕心,肯定不能轻举妄动。

就算白竹灵把这件事告诉白家,也不会有人去在意,反正只是一个庶子,这样的人,白家多得是。

退一步讲,就算白家家主白奇峰亲自上梦家要人,梦玉染也不会承认。

这就陷入了两难的局面。

所以卿云歌才决定要从元雷这里入手。

虽然她确实不知道白陌尘对她抱着一种什么样的情意,但是她也知道,他是因为她的缘故而受了无妄之灾。

如果他没有来提醒她,元雷也不会对他出手。

卿云歌将恩和怨分得很清,既然白陌尘帮了她,她必定要把这份人情还回去。

目前无法将白陌尘解救出来,那么就先杀掉元雷好了。

“嗯?”旧时蒲并不了解事情的真相,“元雷对谁动手了?”

“白陌尘。”卿云歌淡淡道,“经过很是复杂,等杀了他元雷之后我再给你讲。”

“我才懒得听你们年轻人之间那点破事儿呢。”闻言,旧时蒲掏了掏耳朵,“反正不就是什么情情爱爱,你爱我呀我爱你呀,有什么好讲的。”

卿云歌:“……”

旧时蒲莫不是有人格分裂吧?

一会儿老成一会儿幼稚,她都不知道怎么应对了。

她跟白陌尘之间有个鬼的情爱!

充其量就不过是个普通朋友。

“那什么小蒲,你有什么绝招没?”卿云歌透过窗户,盯着偏殿里的人影,“把元雷困住不让他逃跑?”

“有呀。”旧时蒲点点头,“你听说过混沌囚牢没有?”

又听到一个新名词,卿云歌难得虚心请教:“什么是混沌囚牢?”

“混沌囚牢嘛顾名思义,它就是一个囚牢。”旧时蒲摇头晃脑道,“封锁住空间,然后把人锁在那个空间之内,他就跑不掉了。”

“原来如此。”卿云歌了然,“所以是一种空间系玄诀?”

“什么呀,这是修为到了魔阶之后,一种玄通。”旧时蒲翻了个白眼,“等你到了魔阶的时候,也会用。”

“这么好?”闻言,卿云歌的眼睛顿时一亮,“所以这就跟到了灵阶有分身是一样的?”

“嗯哼。”旧时蒲从鼻腔里哼了一声,表示肯定。

“不过小蒲你知道元雷的修为是多少吗?”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应该也不会低于魔阶吧?”

“四位殿主之中,明焰的修为最高。”旧时蒲掰着指头说道,“她大概是魔阶三段的修为,所以元雷肯定打不过我啦。”

说完之后,得意地晃了晃小脑袋。

“厉害。”卿云歌轻轻赞叹一声,“果然我需要学习的东西还很多。”

“那可不,你才多大?”旧时蒲觉得自己终于找回来场子,“你要是叫我的话,得叫一声老祖宗。”

“我这样叫你,你敢答应吗?”闻言,卿云歌阴嗖嗖地看了一眼旧时蒲。

旧时蒲:“……”

好吧她不敢。

“所以我们现在就冲进去?”旧时蒲说不过,只能摩拳擦掌准备干一架。

卿云歌微微眯起眼,透过窗户瞄了一眼里面的动静,然后低声道:“可以,就现在,我先进去,你随后。”

“你可别还没等到我出手,就被他抓住了。”旧时蒲叮嘱道。

“放心。”

然后卿云歌就离开了自己气息能被掩盖的范围。

就在同一时刻,半秒不差,就听到偏殿里面传来一声冷喝:“谁?!”

紧接着,殿门被暴力撞开,里面的人走了出来,鹰眸四下一扫,然后猛地顿住了,目光杀意凛然。

“元雷殿主。”卿云歌微微一笑,“别来无恙否?”

“卿、云、歌。”元雷咬牙,“你居然还敢主动送上门来,胆子真是大。”

“我胆子一直很大,元雷殿主应该知道才对。”卿云歌在那磅礴的杀意之中岿然不动,她依旧微笑着。

听到这句话,元雷死死地盯着红裙少女,半晌,他狞笑一声:“本座还正愁没办法对你下手呢,现在你自己来了,那就不要怪本座不客气了。”

说着,他握掌成拳,就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元雷殿主如果杀了我的话,就没办法折磨我了。”卿云歌不畏不惧,“再说了,你不是还想让我变成半兽人么?”

元雷的动作在半途中猛地停了下来,他冷冷地看着卿云歌:“你果然知道。”

“我知道的,远比你想的还要多。”卿云歌挑了挑眉,“我还知道,你跟梦玉染的合作,更知道,梦家有着一位……暗兽人。”

话音一落,元雷身上的杀意又是一个暴涨,他的周身出现了很浓的黑暗气息,手也开始出现了变化。

卿云歌的目光凝了凝,又是一笑:“不过这些都不重要,我只想知道,你把白陌尘怎么了!”

原本轻柔的声音在这一刻倏地转冷,仿佛雪海上的冰山忽而临近,带着彻骨的寒意。

闻言,元雷先是愣了一下,继而哈哈大笑起来:“聪明,还真是聪明,怪不得我那个傻徒弟会喜欢你了。”

“可惜,就是因为他喜欢你,才会落到这个下场!”

这句话让卿云歌怔了怔。

她蹙眉,白陌尘居然喜欢她?

可是她对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啊。

眼下来杀元雷也只是因为他曾经帮助过她,又不是别的原因。

而且她和白竹灵交好,为了白竹灵,她也不会放过元雷这个罪魁祸首。

“本座不妨告诉你,你就算知道了陌尘在哪里,也无济于事。”元雷的笑声之中带着残忍,“因为现在的白陌尘,已经没有了意识,而是一个供人驱使的傀儡。”

“等到他与玄兽结合之后,会成为玉染最得力的部下!”

卿云歌的目光如刀般地看向了元雷,她冷笑一声:“你还真的下的去手!”

“背叛我的人,都要付出代价。”元雷并没有觉得不对,他冷哼一声,“你知道我父母是怎么死的吗?”

“是我亲手杀死的!”

元雷忽然癫狂地笑了起来,他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他们居然因为钱财想要把我卖掉,然后跑到别的地方去,我怎么能允许,怎么能?!”

“所以我就亲手在饭菜里下了毒药,然后看着他们痛苦地死去,然后用赶来了几条狗,把他们的尸体全部啃了个干净。”

“他们背叛了我,不得好死!”

说到最后,元雷的表情越来越狰狞,身上的黑暗气息也越来越浓。

“而你,卿云歌。”他看向红裙少女,忽然诡异一笑,“你毁了我的一切,我不但要杀了你,还要让你永世不得轮回!”

话音还未落地,元雷大喝一声,两只手再度抬起,变成了长长的触手,以极快的速度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然而就在触手即将接近卿云歌的那一刹那,又是一声大喝:“混沌囚牢!”

顿时,触手直接在空中静止了,就像是被什么东西封锁住了一样,不得动弹一分。

看到这一幕,元雷大惊。

他听得清清楚楚,有人对他动用了混沌囚牢。

“谁?是谁?”元雷嘶哑着声音咆哮,“明焰,是不是你?你居然在背后偷袭我!”

“叫谁呢?丑八怪。”有人轻哼一声,“谁是明焰啊,你看清楚了再说。”

旧时蒲这个时候慢悠悠地走了过来,她看了一眼红裙少女,苦口婆心道:“看我都说了,你小心一点,要不是我及时出手,你的小命就要玩完了。”

卿云歌弯唇一笑:“你当然会及时出手。”

“哼!”旧时蒲转过脸去,不想理她。

“你是谁?”元雷发现自己竟然看不穿这个面前这个小姑娘的修为,顿时慌了,“你怎么能用出混沌囚牢?”

难不成,这么一个小丫头片子,修为竟然比他还高?

这不可能!

他原本的修为就是魔阶一段,和一头水系玄兽结合之后,修为到了魔阶四段,连明焰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老娘是你祖宗!”旧时蒲瞧见来了出气筒,毫不客气地说道,“快来,叫一声祖宗。”

“噗——”卿云歌笑出了声。

“你放肆!”元雷的脸上血色上涌,鹰眸中一片怒意。

“喂我说,他的手怎么变成了这么恶心的东西?”旧时蒲好奇地捡起一根树枝戳了戳空中的触手,顿时嫌弃得不行,“太难看了。”

“如果我猜的没错,元雷殿主现在已经不是人了吧?”卿云歌朝着脸色阴沉的中年人,挑眉一笑。

“哈?”旧时蒲一懵,“不是人,那是什么?”

元雷的额上青筋剧烈地跳动着,他怒吼:“你闭嘴!”

“人类和玄兽杂交出来的生物。”卿云歌轻笑,“半兽人。”

“我去!”旧时蒲震惊了,“还有半兽人这种东西,他们不是早都被灭了吗?”

早在她诞生之前,半兽人就应该没有了才对啊。

“喏,元雷殿主不就是么。”卿云歌抬了抬下巴,“小蒲,你回去把这件事告诉院长,让她多注意一下……”

顿了顿,她的眸光一冷:“梦家。”

旧时蒲一愣,但她还是点了点头。

“卿云歌!”元雷被混沌囚牢困住,不能脱身,他咬牙切齿,“你最好快点放了我。”

“放了你?”卿云歌冷笑,“我不仅会杀了你,还会让你永世不得轮回!”

先前的话,她还给他。

“就凭你?”元雷这个时候又冷静了下来,他不屑道,“我是被困住了,可是凭你的修为,连我的护体玄气罩都破不了,你怎么杀我?”

“这就不牢你费心了。”卿云歌打了个响指。

下一秒,一把三尺青峰出现在她的掌心之中。

剑尖泛着凛冽的寒光,血腥味在空中弥漫起来。

元雷的瞳孔缩了缩,他感受到了这把剑的不同,而且让他的血液都沸腾了起来。

这把剑,似乎就是他天生的敌人!

卿云歌握着凤璃剑,然后浅浅地笑了笑:“元雷殿主,一路走好。”

话音一落,红裙少女足尖一点,凌空飞起。

剑光乍现之间,有人曼声长吟,带着摄人的杀意。

“剑出生死一线间!”

“剑下尸骨踏红莲!”

“此去九幽路途远!”

“斩尽日月欲封天!”

《凤天诀》第二重天的四招剑诀,在这一刻被施展的淋漓尽致。

攻击根本没有停歇的时候,一招一招,接踵而来。

狂风随之而起,赤光烈烈,晃得人睁不开眼。

刹那间,由火幻化出的红莲开遍了整个偏殿,是那样的美丽,却在这一刻宛若修罗地狱。

红裙少女在花海之中缓缓起舞,莲步轻移,仿佛盛装参加一场宴会。

然而下一秒,杀招随即而出!

元雷猛地瞪大了双眼,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气息。

“不,不不!”他惊恐地看着纷繁的剑影扑面而来,却怎么也动不了,“我不要死,我不要——”

最后一个字还没有吐出来,那高大的身躯就倒下了。

元雷的身上满布着伤痕,他的眼睛死死地瞪着,面容惊惧无比,仿佛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东西。

而在他死去之后,他的神魂居然没有离体而出。

一代白虎殿殿主,就此陨落!

卿云歌将凤璃剑收回的那一刻,万朵红莲也尽数消失,偏殿又恢复了平静。

值得一提的是,被凤璃剑所杀的智慧生命,是无法进行轮回的,所以她也就省了把元雷的神魂再灭掉的这一步。

而凤璃剑也可以轻松地破除元雷的护体玄气罩,不过这一次她并不是凭真本事杀掉元雷的,要是没有混沌囚牢,她根本杀不了。

毕竟她再怎么能耐,也不能和魔阶的人打啊,灵阶她都不一定能打过。

还是得尽快开启阵殿,她有预感,混沌大陆的风云要起了。

卿云歌看都没看地上那肮脏的尸体一眼,直接朝着旧时蒲挥了挥手:“小蒲,走了。”

旧时蒲呆呆地站在那里,像是见鬼了一样。

“发什么呆?”卿云歌见到她不动,又叫了一句,“难道你还想给他收尸吗?”

“你你你别过来!”旧时蒲尖叫了一声,“你离我远一点!”

妈哟,太可怕了,这个小丫头太可怕了。

刚才那几招,让她都感受到了危险。

这是什么招数,威力居然这么大?

卿云歌好笑地看着她:“我又不会伤你,你怕什么?”

“也对哦。”旧时蒲想了想,然后又跟了过来,她心有余悸,“你那是什么玄诀?”

“不是玄诀。”卿云歌懒懒地应道。

“那是什么?”

“想知道?”

“特别想!”

“哦,我不告诉你。”

“……”

……

元雷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四灵学院,但是学员们并没有看到元雷的死相,因为他的尸体早在凌晨就被执法队给扔到玄灵湖里面去了。

没有人知道元雷是被谁杀死的,执法队对外说的解释是白虎殿殿主的仇家上门了,不敌之下才丢了性命。

学员们也没有多问,因为寻仇这种事在混沌大陆中多得是,死了也只能怪自己没实力。

而且元雷的形象早就崩塌了,他死了,很多人只觉得大快人心。

影溶月沉默地看着地上的两根触手,眸光渐渐冰冷。

她的旁边坐着一个小姑娘,正是旧时蒲。

旧时蒲将昨天晚上的事情简单地描述了一下,然后摊摊手:“事情就是这样咯,阿影,你不会怪我自作主张吧?”

“不会。”影溶月淡淡地说道,“毕竟他也该死,你们不动手,我也会。”

“对了阿影,那个半兽人?”旧时蒲挠了挠脑袋,“你觉得该怎么办?”

闻言,影溶月沉默了一下,才低声道:“我们还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就是梦家,一旦打草惊蛇,后果不堪设想。”

她是见过半兽人的,知道这种生物的可怕之处。

有意识的半兽人还好,那种无意识的只知道执行主人的命令,不怕死地朝前冲。

“行,反正我把话带到了。”旧时蒲耸了耸肩,“我走了。”

影溶月目送着旧时蒲离开后,衣袖一挥,将地上的触手收了起来,也离开了玄灵湖。

……

梦玉染并不知道他的盟友之一已经死掉了,四灵学院想要封锁的消息,就算是梦家也无法探听到。

此刻他正待在书房地下的密室之中,和阿诺德还有赫连笙离一起聊天。

“阿诺德,对于阿离和雪灵冰晶兽的实验,你有几分把握?”梦玉染问。

阿诺德拍着胸脯保证道:“笙离公主有着极寒之体,和雪灵冰晶兽十分的契合,我有十成的把握,可以让笙离公主和雪灵冰晶兽结合到一起。”

“很好。”梦玉染勾唇一笑,“那你预计阿离变成半兽人之后,修为会是多少?”

“这个……”阿诺德迟疑了一下,他转头打量了一眼素白色的少女,不确定地说道,“笙离公主现在只有魂阶一段的修为,加上帝王兽的话大概能达到灵阶。”

顿了顿,他又补充了一句:“这还是因为有着极寒之体的缘故,否则最多到冥阶。”

“不错不错。”梦玉染抚掌大笑,“阿离到时候的修为要比我还高了。”

赫连笙离也笑了一下:“没想到居然会有那么大的威力。”

“阿离,你看我这么帮你,你怎么谢我?”梦玉染的手又不老实了,开始在赫连笙离的背上转着圈。

“等我报完仇之后,任你驱使。”赫连笙离忍着背上的手,冷着脸说道。

“啧。”梦玉染见到她面无表情,顿时没了兴趣,“还是赶紧把那个小东西拿出来吧,一会儿还要进行实验呢。”

赫连笙离松了一口气,然后储物戒闪了闪光之后,一团白绒绒的东西就出现在了地上。

与先前一样,雪灵冰晶兽出现的瞬间,温度也降到了零下。

阿诺德还是头一次看到雪灵冰晶兽,他啧啧出奇:“寒冰大陆也算得上是九族之内的一大凶险之地了,那里的天气太过恶劣,连首领大人都放弃了占据寒冰大陆。”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梦玉染的态度很是不好,“还不赶紧开始?”

阿诺德的眼中闪过一丝愤恨,但他却不敢违背梦玉染的命令,于是只能应了下来。

他将手放在了雪灵冰晶兽的头上,然后默念了什么咒语,便见掌心腾起了一团黑气。

黑气顺着手指进入到了帝王兽的体内,它像是感受到了什么,开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

温度再次下降,密室内已经开始结冰了。

“梦大人,你把它按住。”看到这一幕,阿诺德连忙说道,“要不然实验可能就会失败。”

“真是废物。”梦玉染轻哼了一声,然后就把颤抖的雪灵冰晶兽死死地按住了。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雪灵冰晶兽忽然开始呜呜地叫了起来。

它的叫声太过凄厉,根本听不出来在说什么。

“它在叫什么?”梦玉染皱了皱眉。

赫连笙离俯下身去,仔细地听着,她迟疑了一下:“好像是……姐姐?”

“姐姐?”

梦玉染和阿诺德对视了一眼,觉得有些不大对劲:“这头雪灵冰晶兽还有个姐姐?”

“帝王兽的智慧与我们无疑,有个姐姐很奇怪吗?”赫连笙离耸了耸肩,“它姐姐应该也是雪灵冰晶兽。”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的疑心也消失了。

而孰不知,此刻的寒冰大陆,发生了巨大的动荡。

寒风呼啸而过,卷起一地的雪,又吹向了远方。

一袭白衣的女子站在一座冰山之前,向来冰冷的面容此刻却浮现出了震惊之色。

“葬?”女子的旁边还有着一个玄衣男子,男子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有些担忧道,“你怎么了?”

夜将臣能感受到因为葬的缘故,寒冰大陆的温度居然又下降了,这就表明,葬在动怒。

“发生了什么?”他迅速揽住葬摇摇欲坠的身体,“你不要动怒,告诉我,我替你去解决。”

葬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心脏,一头黑发开始变色,由发尾开始,变成了晶蓝色,她的眉眼也结了一层霜。

寒风呼啸得更加厉害了,夜将臣敏锐地发现,他们脚下的冰块居然开始裂开了。

“葬姐姐!”他低声喝道,眸中闪过一丝怒意。

“我没事。”很长很长的一段沉默之后,葬终于开口了,她的声音虽然淡,但是夹杂着一丝不易察觉的颤抖。

“发生了什么?”夜将臣问。

寒冰大陆也恢复了平静,冰块再度合拢,仿佛先前的一幕只不过是幻梦一场。

葬沉默了片刻,才轻声道:“你可知道,当年我为什么会救你?”

夜将臣一怔,他曾多次问过葬这个问题,可她都没有回答过,如今她居然主动提起了。

“为什么?”他也轻声。

“因为你让我想起了……”葬转过身,面朝着与寒冰大陆接壤的雪海,她的眸光有些迷离,“一个人。”

“一个人?”夜将臣和她一起并肩看海。

雪花落在他们的身上,迅速融化。

“是啊。”葬微微苦笑一声,“可是我没有保护好那个人,他在十年前就失踪了。”

她伸出手,将一片雪花握在了掌心。

“我的弟弟……”

“痕。”

------题外话------

唔,你们应该猜到葬的真实身份了吧?

玄灵榜第一确实是旧时蒲,恭喜我们的凉斋小可爱猜对了~

ps:我不知道为什么,书城这两天有一个作者的小号,叫做殇亦璃凡,一直来给我打低分,然后误导我的读者。

第一条评论是:好贵啊一章。

第二条评论是:不可以看没有顺序而且收费贵。

这个号呢,一共就六条评论,其中四条还是一年前。

我的文呢,就相当于我自己的孩子,别人污蔑我的孩子,我可能会把你怼到死。

也请殇亦璃凡你上大号,说说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不是大神,没有那么多读者来维护我,但这不是你可以放肆的理由。

唔,心情不好推几首歌:

萧忆情的《不谓侠》,小曲儿的《恰逢暮雪亦白头》

后天开群别忘了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