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他死了,只听卿卿的话(万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大雪在这一刻忽然停止了,天空中的浓云也蓦地散开来,然后露出了被遮住的太阳。

但寒冰大陆的太阳并不是暖的,而是冷的。

淡淡的阳光撒在冰山之上,折射出绚烂的色彩来。

温度却没有下降半分,反而更加的寒冷。

而葬身上的白衣在这一刻也变成了玄色,她默默地望着波澜泛滥的雪海,仿佛那里有一个人在和她对视着。

她是寒冰大陆上第一个诞生的生物。

那个时候,这里没有冰山,没有海洋,有的只是望不到边的冰雪荒原。

那个时候,她还不是人,是一只雪灵冰晶兽。

那个时候,她还没有名字。

她并不是父母生下来的,而是寒冰君主亲手制造的。

所以她一出生,就是九星大君主兽。

她奉寒冰君主之命,在这里守护着九大神灵器之一的“雪魄剑”,等待着有缘之人去传承。

她也知道,雪魄剑一旦找到了剑主,她便可以化身为人,从此不再受到寒冰大陆的禁锢,去别的地方。

她在寒冰大陆独自生活了几百年之后,寒冰君主怕她寂寞,于是又创造了一批冰系玄兽。

其中有跟她一族的雪灵冰晶兽,也有冰熊、雪精灵、冰原雪狼、寒顶古齿虎……

这是寒冰大陆最早的一批玄兽,它们经过几百年的繁衍之后,又出现了更多的玄兽,甚至还有变异的冰系玄兽。

但是雪灵冰晶兽只有两只,一个是她,一个就是她一直保护的那个小东西。

不知道是不是她的力量太过强大,另一只雪灵冰晶兽总是一副病恹恹的模样,如果不是她一直在它身边的话,它很有可能直接被其他凶恶的冰系玄兽吃掉。

因为只有它与她同族,所以她便亲切地唤它弟弟,它也很是乖巧地承认了她这个姐姐。

就这样,几千年的时光眨眼而过,她一直是九星大君主兽,别的玄兽都不敢侵犯她的领地。

可是她的弟弟却因为先天不足,终身止步帝王兽一星,不得存进半分。

诚然,雪灵冰晶兽是寒冰大陆的王者,可是这般低下的修为在那些冰系玄兽中实在是不够看。

寒冰大陆的大君主兽并不只有她,八星大君主兽都有好几头,遑论其他星级。

所以有时候会因为她的疏忽,让它负伤。

因此她立下命令,任何冰系玄兽都不得进入寒冰穴,在这之后,它就不会再受伤了。

可是,她身为寒冰君主亲手制造出来的玄兽,并不能时时刻刻地待在寒冰穴之中照看着它,她还要去寒冰大陆的边境之处,去寻找寒冰君主的传承者。

结果,在一次离开寒冰穴之后,她再回来的时候,就发现她的弟弟不见了。

她找遍了整个寒冰大陆,甚至让所有冰系玄兽都出动,依然没有找到半点它的踪迹。

直到她在雪海的岸边发现了几率白色的毛发,她这才知道,她的弟弟被来到寒冰大陆的某个智慧生命,给绑走了。

在寒冰君主离开九族之后,她便给自己取了一个名字——葬。

埋葬过去,埋葬未来。

万事万物,葬于心底。

然后她也给那个与她同族的小东西取名为“痕”。

她希望它能不在受到任何伤害。

痕虽然身体瘦弱,气血不足,可他十分的好动,有时候会趁她不注意,跑到寒冰穴外面去玩。

如若不是她给冰熊、雪精灵、冰原雪狼等冰系玄兽的领头都打了招呼,恐怕痕早就被叼去吃掉了。

可这一次,痕却跑到了雪海的冰岸之处。

更没想到的是,有人将痕带离了寒冰大陆。

雪灵冰晶兽是不能离开寒冰大陆的,否则会因为冰寒之气不足而陷入沉睡,甚至死亡。

以她九星大君主兽的实力自然是可以离开,可是她还没有找到寒冰君主的传承者,她的禁锢就解不开。

只有雪魄剑认主之后,她才能脱离寒冰大陆的掌控,去外面的世界。

她心有不甘,但却无可奈何。

不过她能感受的到,痕并没有死,只是睡着了,这让她松了一口气。

然后她加快了找寒冰君主传承者的步伐,只等到化为人的那一天,就可以出去找痕了。

再然后,她就碰见了一个小男孩。

她的视力极好,能看见几里之外的景象。

她看到一群穿着黑衣的人站在一块浮冰之上,将一个只有七八岁的小孩子放到了一艘十分破烂的船上,然后用力狠狠地一推,就将船推入了雪海的中央。

雪海是寒冰大陆与混沌大陆中间的一片海,因为海上有着很多从寒冰大陆漂浮而来的冰山,故名雪海。

而越靠近寒冰大陆,大海的温度便越低。

葬虽然是九星大君主兽,不了解人世间的险恶,可她也知道,那些黑衣人想杀了那个七八岁左右的小孩子。

寒冰大陆的温度可不是普通人能受的了的,修为在灵阶以上,才能勉强进入。

所以葬虽然可怜那个小孩子,却并没有打算救他,因为他必然逃不过死的下场。

但是那个小孩子却是她这几十年来见到的第一个智慧生命了,所以她就站在寒冰大陆的边缘之处,注视着那条随时都有可能沉下去的船。

可是令她意外的是,不仅那条船没有沉,里面的男孩也没有死。

甚至,那条船还成功地抵达了寒冰大陆。

她抱着有些疑惑地态度,打量了一下船里的男孩,却发现男孩的神色虽然很冷,但是他似乎并不觉得这里很冷。

他努力地伸出小手,将手探进冰冷的海水之中,拼命地划着水,这才让船成功地靠了岸。

葬默默地看着那个明明很是惧怕,但外表却强装坚强的男孩拖着满是伤痕的身子,爬出了破烂不堪的船,气喘吁吁地倒在了岸边。

九星大君主兽若想要隐匿身形和气息,其他人是看不到的。

所以男孩并没有发现她。

他上岸之后,一个支撑不住,就昏了过去。

葬这才走上前去,看清了男孩的一切。

他的脸色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但容颜却十分的精致。

睫羽翩长,鼻子高挺,他的下巴完美而秀气,看起来如同一块未经雕琢的美玉。

男孩虽然小,但可以看出,他长大之后,一定会是倾世之姿。

可是与他脸上的白嫩不同,男孩的身上,从脖颈一直到脚踝,全部都是狰狞的伤痕。

有鞭伤,有烫伤,甚至还有利器所留下的血痕。

葬看着看着,忽然就想起来她失踪不久的弟弟痕。

她记得有一次她回到寒冰穴的时候,痕雪白的皮毛之上满是猩红的颜色,有着鲜血从他的伤口里源源不断地流出,几乎把她的双眸也染红了。

痕很乖,他即便是受伤,也不哭不闹,只是伸出舌头,轻轻地舔弄着自己的伤口,让疼痛得到缓解。

而也是因为那一次,她才利用九星大君主兽的威严,让寒冰大陆的众冰系玄兽知道谁才是这里的王。

而这个男孩如此倔强的模样,让她莫名想起了痕。

葬在想,如果痕也能变成人的话,那一定是一个很可爱的小男孩。

她最终还是把那个来历不明的男孩带了回去,在照顾他的时候,她发现,这个男孩的玄力竟然是罕见的极致之冰。

这就意味着,他有可能是最适合雪魄剑的人。

葬本来打算救了他之后,就让他自生自灭,但是在发现这件事情时候,她改了主意,她要指引他拿到雪魄剑,这样她就可以离开寒冰大陆去寻找痕了。

但是男孩的伤势太重,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么硬撑着一口气上岸的,整整七七四十九天,都没有醒来。

葬无奈之下,专门吩咐冰原雪狼的领头狼——一只八星大君主兽,前去寒冰大陆寻找传说中可生死人、肉白骨的天才地宝——玲珑冰果。

可能也是上天垂怜那个男孩,那株被寻来的玲珑冰果年份竟然足有一万年,也就是说,这冰果的年龄几乎快和她一样了。

有了玲珑冰果,男孩身上的伤很快就好了,而他原本很普通的体质,也被玲珑冰果改造成了冰灵之体。

这能让他和冰元素更亲和,日后的修炼也会更快。

在男孩醒来之前,她便离开了寒冰穴,然后让其他玄兽照顾着他。

这一照顾,就是六年,男孩也长成了十四岁的少年。

而葬也知道,她的计划该进行了。

她利用那些冰系玄兽把男孩带到了雪魄剑的传承之地,然后以声示人,并不露面。

最终果然不负她所望,男孩成功地通过了冰心、静心、碎心三关,得到了雪魄剑的认可。

而在雪魄剑认主的那一刻,她感受到自己的体内涌出一股特殊的能量。

葬知道,这就是寒冰君主对她守护雪魄剑一万多年来的馈赠,她也终于可以变成人了。

变成人后,她就可以离开寒冰大陆去寻找痕了。

走的时候也并未忘记那个在她眼皮子低下生活了六年的少年,她头一次在他面前露出了真身,然后带着他一起离开了这个四季如冬的地方。

在路上的时候,她知道了这个男孩的身份。

人族玄武国的一个不受宠的皇子,他之所以来到寒冰大陆,也是因为玄武国的皇后下了死命令,一定要将他杀死。

他虽然像痕,但不是痕。

这一点,葬一直分得很清楚。

所以她把他送到玄武国所在的北州界,确认他没有生命危险之后,便开始满世界寻找她的弟弟。

可是她走遍了整个混沌大陆,去了兽族君主的卡撒大陆,甚至她还到暗黑之域转了一圈,都没有找到痕。

痕与她仅仅有着神魂上的联系,她只能感受着他的生机,并不能知道他在那里。

这一找,就找到了现在。

但是葬很庆幸,虽然十年都没有找到痕,可她知道,痕还好好地活着。

而如今……她竟然感受到痕的生命在剧烈地流逝着。

这意味着,她唯一的弟弟……要死了。

这个认知让葬的大脑一片空白,她根本不敢接受这个事实。

方才那一刻,源自神魂深处的疼痛让她喘不过气来,而寒冰大陆自从寒冰君主离开之后,就由她来掌管了。

一旦她情绪有变化,整个寒冰大陆也会随之而动。

若是寒冰大陆崩塌,葬也会随之而死。

这也就是为什么夜将臣一再说她不可以动怒的原因。

可那是她的弟弟啊,与她相伴了几千年的亲人。

现在她的弟弟要死了,她怎么能无动于衷?

葬微微喘着气,好不容易才让自己的心情平复了下来,双眸却变得血红一片。

该死,要是她知道是谁杀了她的弟弟,她一顶要把那个人碎尸万段!

“你是说……你弟弟失踪了十年,现在你感觉到他要死了?”听到了葬的过往,夜将臣翩长的睫羽垂了下来,他有些不可思议地说道,“可是谁会有那么大的能耐,杀得了你弟弟?”

虽然他依旧不知道葬的真实身份,但以他的聪明才智,也多少能猜出一点。

葬的实力很强,即便现在的他有着雪魄剑在手,依旧不是她的对手。

葬都这么厉害了,她的弟弟也差不到哪儿去吧?

“痕他生来体弱。”葬并没有告诉玄衣男子他们雪灵冰晶兽的身份,只是淡淡道,“一旦离开寒冰大陆,就会沉睡,想必将他带走的人也是知道了这一点,才这般肆无忌惮。”

说着,一双几近透明的双手死死地握了起来。

是谁?到底是谁那么狠心对痕也下的了手?!

寒冰大陆在这一刻又震颤了起来,云层再度合拢,鹅毛大雪从天而降,簌簌落地。

看到这一幕,夜将臣的眸色一深。

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最终还是决定用那一招。

“锵”的一声,是利剑出鞘的声音,下一秒,一把透明的雪色长剑出现在玄衣男子的手中,仿佛冰山上的一角,玲珑剔透。

然后夜将臣双手握住雪魄剑,然后将它狠狠地插入了大地之中。

在插下去的一瞬间,异动就停止了,而葬也像是感受到了什么,眉头微蹙,脸色有些难看。

夜将臣得到雪魄剑的时候,就知道了关于九位君主的一些事情,也知道他身为雪魄剑的主人,是可以掌控寒冰大陆的。

他以强力让寒冰大陆恢复正常,但这么做会让葬也受到伤害,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他不会做。

然而还没等他把剑拔出来,他的胳膊就被眼前的女子死死地攥住了。

夜将臣倏地抬头,他看到葬的神色是从未有过的惨白,她失态地喃喃出声:“我感觉痕他他……”

“他怎么了?”夜将臣将声音放得很轻。

话音未落,葬不知道是感受到了什么,双眸蓦地睁大了。

她有些难以置信地后退了几步,一个踉跄,差点摔倒在地。

“葬!”夜将臣迅速掠到她的身边,然后将她扶住。

他看到女子的表情先是灰败,再是狂怒,变了好几种,到最后却是一脸平淡。

葬忽然微笑起来,但笑容无比的凄美,仿佛凋零的火焰鸢尾。

她仰头,笑着流泪,然后淡淡地说出了三个字:“他死了……”

……

与此同时,混沌大陆,中州界,梦家。

书房低下的密室里,阿诺德忽然感觉到一种令他十分心悸的东西在看着他,可是他散开神识探查了半天,也没有发现有什么不对。

看来真的是自己太过神经了,阿诺德松了一口气,然后将已经死了的雪灵冰晶兽放开。

可是他并没有发现,他的眉心之处,此刻却出现了一个菱形的雪色印记。

印记闪烁了一下,然后就黯淡了下去。

因为是透明的,所以没有人发现。

“笙离公主,实验可以开始了。”阿诺德舔了舔自己的嘴唇,然后说道,“一分一秒都不能浪费,否则雪灵冰晶兽的能量流失了就不好了。”

赫连笙离刚才也感受了不对劲,但听到这话之后,她立马把那股感觉抛之脑后了。

变强,才是她最重要的目的。

“行,现在就开始。”赫连笙离起身,然后跟着阿诺德进到了一个暗室之中。

看着两人走了之后,梦玉染挑了挑眉,也离开了这里。

帝王兽和人的融合这还是头一次,所以得小心行事。

然而,阿诺德并不知道的是,他已经被一位九星大君主兽盯上了。

葬虽然不知道是谁杀了痕,但她曾经以神魂立下了一道咒言,杀了痕的人眉心之中,会有一枚雪色印记。

她只要找到了印记的拥有者,就会知道杀了痕的人是谁了。

“需要我帮你吗?”夜将臣不放心葬一个人,“我可以让我的属下彻查整个混沌大陆。”

听到这句话,葬的身影略略顿了一下,然后她淡淡地说:“随你了。”

下一秒,她整个人就消失在了寒冰大陆。

夜将臣的双眸沉了几分,然后掏出一块传讯灵石,开始给几个人下达命令。

“星冠堂从今日开始闭门谢客,然后寻找额头上有雪色菱形印记的人。”

“找到之后,将其控制住,然后速来禀报。”

……

四灵学院。

卿云歌本来还以为影溶月会来找她兴师问罪,结果却没有。

看来元雷的死确实大快人心,除了几个白虎殿的学员,连一个吊唁他的人都没有。

但是元雷是死了,白陌尘却依旧生死不知。

她虽然不喜欢白陌尘,可他帮了她,她总得做些什么事情。

想到这里,卿云歌意念一动,就进入七玄空间之内。

然后她就看见了让她绝倒的一幕——羽毛和小九又上演追逐大战了。

“快跑!”

“打你!”

“啊——!”

前两声是小九,最后一声惨叫是羽毛。

卿云歌的眼角一抽,不得不出声制止:“别闹了,像什么话!”

“娘亲!”

“主子!”

听到她那句话之后,两个身影几乎是同一时刻朝她扑来,差点把她给扑到了。

卿云歌:“……”

真是造孽!

“小九你已经不是小孩子了,以后不能这么胡闹。”卿云歌板着脸,一本正经地说教,“再这么闹下去,我就把你尾巴上的毛减光。”

小九顿时就蔫了,然后模样委屈巴巴。

剑灵一看,大喜过望。

然而还没等他开心多久,耳边就响起来一道阴森森的声音:“你比小九大那么多,她顽皮,你也跟着闹?嗯?”

“羽毛啊,你长本事了?”

剑灵一把捂住咧开的嘴巴,然后神色苦闷不已。

“多跟紫冥学学。”卿云歌走到趴着睡觉的九幽梦魇面前,摸了摸它的头,然后很是满意,“你看它多安静,你们都快把七玄空间给拆了。”

紫冥睁了睁惺忪的睡眼,本来十分享受自家主子的安抚,然后他就感觉有两道阴嗖嗖的目光在瞪着它,顿时浑身发冷。

“娘亲,小九错了。”小九扁扁嘴,然后飞到卿云歌的身边,“小九再也不闹了。”

“乖。”卿云歌觉得以后要是有了孩子,一定要软硬兼施才可以制得住。

“对了,羽毛啊。”她这才想起自己的正事,朝着某灵招了招手,“你过来,我有话问你。”

剑灵一听,顿时屁颠屁颠地跑了过去,眉开眼笑道:“主子你找我?”

“我问你,半兽人是不是都是有意识的生物?”卿云歌沉了沉眸,问道。

“这个……”闻言,剑灵挠了挠头,“主子你怎么想起要问半兽人了?”

“因为我遇到了半兽人。”卿云歌轻描淡写,“如果我没有猜错,我今后还会碰见暗兽人。”

“啥啥啥……?!”剑灵惊呆了,“半兽人和暗兽人不是早就没了吗?”

“废话那么多做什么。”卿云歌瞟了剑灵一眼,“快回答我的问题。”

“哦……”剑灵苦兮兮地说道,“半兽人大部分都是没有意识的,因为当初暗兽人为了更好地控制他们,摧毁了他们的神智,把他们变成了只会战斗的傀儡。”

“而那些少部分有意识的半兽人,基本上就是主动去和玄兽结合的。”

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又问道:“那半兽人还能再变回人类吗?”

“当然不能了。”剑灵果断否决,“人都兽化了,还怎么变回去,剁了吗?”

卿云歌:“……”

羽毛说的好有道理她竟然无法反驳。

“我明白了。”她点点头,眉头皱得有些紧。

元雷那天说,白陌尘已经没有意识了,是不是就意味着,梦玉染已经让人摧毁了他的神智?

那么她就算能把他救出来,也没有什么用了。

沉思了一会儿,她最终还是决定把这件事交给白竹灵,毕竟白竹灵才是白陌尘的亲人,她无权决定。

“对了,还有一件事。”正当卿云歌准备离开七玄空间的时候,她又想起来了,“第三道剑魂出现了没有?”

听到这句话,剑灵飞快地回了一句:“快了,我感觉到就在这几日。”

说完之后,又补充道:“主子你现在精神修为都已经到入微境中期了,不去开启阵殿么?”

“说到这个……”卿云歌的脚步一顿,在剑灵期待的目光之中慢悠悠地说了一句,“我差点给忘了。”

剑灵:“……”

可能只有睡觉和吃饭是主子不会忘的事吧。

“走,去阵殿。”卿云歌伸了个懒腰,然后就朝着三圣殿所在的方向走去。

剑灵紧随其后。

果不其然,入微境的精神修为已经足够卿云歌打开阵殿的封印。

待到那面透明的薄墙消失之后,她畅通无阻地走了进去。

而入目的便是成千上万的卷轴,还有数不胜数的晶石。

“早知道阵殿里面有这么多晶石,我就不花费玄灵点去兑换了。”卿云歌扶了扶额,“真是浪费钱。”

灵阵分为很多种,有一些灵阵需要用到晶石辅助才能构造出来。

卿云歌本以为阵殿之内只有灵阵图纸,万万没想到连晶石都给她备好了。

而且她仔细看了,这些晶石里面的元素气息很浓,用来修炼也是不错的。

一般被用作货币的晶石是不能用于修炼的,而用来修炼的晶石也分为了三个档次:灵晶石——圣晶石——帝晶石。

她能看出,阵殿中并没有普通的灵晶石,大部分都是帝晶石,连圣晶石都只是少量。

发财了啊……

“主子,你就别一脸财迷样儿了。”看到这一幕,剑灵的嘴角一抽,“你还是赶紧看看有什么适合你学习的灵阵吧。”

闻言,卿云歌瞟了剑灵一眼,然后哼了一声,走到了那堆卷轴前,然后随便抽出了一卷,打开后浏览了一下。

小型刀剑灭杀阵:天品上级攻击型灵阵,在布阵的范围内利用密集的刀剑攻击敌人,灵阵半径大小为三米。

唔,怪不得是小型呢,攻击范围确实挺小。

而且这小型刀剑灭杀阵里面的剑居然还需要灵阵师自己去找来,真是麻烦。

卿云歌将手中的卷轴绑好放回去之后,接着浏览,然后发现了几个性能还不错的灵阵。

涂炭生灵阵:灵品下级攻击型灵阵,半径大小为一百米。

复疗阵:灵品中级功能型灵阵,半径大小为一米,一阵在同一时间仅供一人使用,可是快速地恢复使用者的伤势。

无敌魔甲阵:灵品下级防御型灵阵,半径为五十米,在半个时辰之内可以抵挡魔阶以下所有攻击,为充能型灵阵,使用过后用晶石充能后方可再次使用。

卿云歌看上的,都是灵品级别的灵阵,再高的她没去看。

因为她知道以她目前的精神修为,那些圣品以上的灵阵她根本无法布置出来。

不过这个复疗阵到还是个好东西,是药三分毒,丹药吃多了会影响日后的修炼,对玄力修行者很是不利。

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一般不会动用丹药。

而且能在短时间内就恢复所有伤势的丹药,品阶绝对不会低于君品,这种丹药可是有价无市,可遇而不可求。

算来算去,还是复疗阵比较划算。

卿云歌觉得,自己目前的攻击力和防御力足够了,不如多做几个复疗阵备着,也可以送个小沐和沐晨他们几个。

至于涂炭生灵阵和无敌魔甲阵,她有预感,在学员大比上,她一定用得到。

卡撒学院欠四灵学院的,她会替那些死去的师兄师姐全部……讨回来。

剑灵在一旁忽然打了一个哆嗦,因为他感受到了一股凛冽的杀意。

“主,主子。”他瑟瑟发抖,“你也没有觉得这里有些冷啊?”

“行了,别抖了。”卿云歌敛了身上的杀气,好笑道,“去感应第三道剑魂吧,我先走了。”

说完之后,她一个念头,就出了七玄空间。

然后手中还拿着一个卷轴,正是复疗阵的图纸,她得按照这上面的说明,去玄灵城购买一些用品。

至于为什么不去玄灵阁兑换,咳,其实吧,她是想逛街了。

然而自从小沐、沐晨和慕月等人都回到各自的家族之后,她发现没有一个人能聊几句。

九界她依旧交给下面人来打理,也不怕底下人有什么反叛之心。

因为元雷死后,还发生了一件事,就是学院中传出了她和玄灵榜第一交手的事情,然后传言说她赢了玄灵榜第一,所以她的名字现在已经到达了榜首,连冷夜的名字都被她压在了下面。

卿云歌知道这是旧时蒲搞得鬼。

旧时蒲吃了九叶灵魄之后,就不用再吃药材了,所以占着玄灵榜第一也没用,索性就给了她。

而卿云歌向来对这些盛名和虚名毫不在意,她只想赚钱。

但有人来挑衅就是另一回事了。

有学员觉得她没资格当玄灵榜第一,然后来挑战她,都被她打得回家叫妈妈,这才终于平息了那些不满之音。

卿云歌本来是想将第一交给冷夜的,毕竟她的修为还不如他,可是冷夜拒绝了。

毕竟冷夜连四殿之比都无心参加,向来对于玄灵榜也不放在心上,但是为什么不在意还和易染染争榜二和榜三?

后来卿云歌就悟出了一个道理,她这位冷夜师兄估计也就是因为染染姐在玄灵榜上,才想着争一争吧。

啧啧啧,还真是喜欢你就要欺负你,这种小男孩的手段。

也不知道染染姐和冷夜怎么样了,关系有没有进展一些。

剑灵:“……”

他不明白为什么一遇到别人的事情,主子的情商又有了呢!

卿云歌摸着下巴,然后内心八卦了一番,揣着卷轴,就来到了玄灵城。

不知道为什么,一到玄灵城,她就总想起容瑾淮那个家伙。

也不晓得是不是因为她明白了自己的心意,对曾经她和他相处的那些画面都历历在目,甚至连他说的每句话都记得清清楚楚。

真是奇了怪了。

卿云歌扶了扶额,难不成其他人也跟她一样吗?

不行,改天得再向染染姐取取经。

当卿云歌走到她和容瑾淮曾经去过的那个星冠堂的时候,却意外地发现此刻的星冠堂却关门了。

“这位老人家,你可知道这星冠堂是什么时候关门的?”卿云歌拉住了一位路过的老人,询问道,“可是发生了什么事?”

老人诧异地看了她一眼:“姑娘是新进城的吧?可能还不知道,前几天星冠堂就关了,然后开始大肆在城里搜查。”

“搜查什么?”卿云歌眸色微深。

自从上次在星冠堂参加了拍卖会之后,她就感觉星冠堂的主人一定十分的心狠手辣,也不知道他们这么做到底要做什么。

“据说是找一个额头上有雪色菱形印记的人。”老人其实也有些不解,“具体为什么我也不知道。”

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就离开了这里。

她是带了面具出来的,也不怕有人认出她。

买完东西之后,她寻了一家酒楼,准备吃晚饭。

然而热腾腾的饭菜刚端上来,她才吃了一口,就感觉到口袋里的传讯灵石在发热。

谁这个时候给她传讯啊……

卿云歌本来不想看,但最终还是拿了出来,然后就发现,这个给她传讯的不是别人,就是她刚才还念叨的腹黑世子。

容瑾淮向来不喜欢用文字传讯,所以卿云歌刚接上,就听到了他低沉悦耳的声音。

“在做什么呢,卿卿?”

真是要命……

卿云歌感觉到有温热的呼吸在她的耳畔边萦绕着,一阵电流从耳膜传入脑海。

光是听着这个声音,她就觉得自己跟磕了春药一样。

用前世一句经典的话来形容,这个男人就是行走的荷尔蒙。

“在吃饭。”卿云歌压低了声音,好不让酒楼里其他客人看出来她的异样,“你呢?也在吃饭吗?”

听到这句话,远在混沌大陆的容瑾淮微微顿了一下,然后目光淡淡地扫过地上跪着的几个人,才轻轻地笑了一声:“还没有。”

“这都几点了,你还不吃饭。”卿云歌觉得自己有必要好好让这个腹黑的世子知道规律饮食才可以,“你现在就去吃饭,要是肠胃饿坏了就不好了。”

诚然,修为到了他们这个境界,已经不存在什么肠胃坏不坏了。

但是卿云歌一想到容瑾淮没有吃饭,就有些气,气里面还带着几分心疼。

“好,我这就去吃。”容瑾淮自然听出来她话语里面的关心,他从善如流地应道,然后转头对着地上一人淡淡,“去准备,我一会儿要用膳。”

那人是龙族中一个侍卫,他有些懵逼地抬起头来,不知道为什么方才还一脸杀意的诺兰·格兰德殿下现在居然这么一副平淡的模样。

他并没有听到容瑾淮和卿云歌的传讯,因为以他那点微末的实力,想听也听不着。

所以他就只是看到自家殿下拿出传讯灵石之后,不知道说了什么,神色就变得温柔起来,与刚刚杀伐果断的殿下简直判若两人。

这个世界玄幻了……

侍卫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所以他遵守了命令,下去准备饭食去了。

其他几个人依旧跪在那里,大气不敢出。

这些日子他们差点被诺兰殿下扒掉一层皮,能保住小命都不错了。

而卿云歌没想到容瑾淮居然真的这么听话,她愣了愣:“你现在是在青龙国吗?”

“我在家。”容瑾淮只是说了这三个字,然后低声笑了笑,“卿卿都在吃什么,不妨说来与我听听?”

“也没什么,就是魔狼肉片、火焰鸡丁……”卿云歌一边报着菜名,一边吃,“你记得一定要荤素搭配着吃,不能挑食。”

这句话还没说完,那边就先笑出来声,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好听:“都听卿卿的。”

卿云歌忽然感觉自己又被撩了一下,顿时不知道说什么了,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对方又说话了:“有族人来了,卿卿你先吃,我一会儿再跟你聊。”

族人?

听到这个词,卿云歌蹙了蹙眉,她可不知道容瑾淮有什么亲人,而且就算称呼亲人,也不会是用族人这个词吧?

有些奇怪。

算了,可能也是他一时口误。

卿云歌想了一会儿,然后又开始吃饭。

而此刻,还在圣纳城的容瑾淮温柔的目光在顷刻间敛去,只剩下冰雪霜寒,冷意入骨。

“你来做什么?”

------题外话------

有虐有甜!

等柿子处理完龙族的事情就会和女主见面了~

小别胜新婚不是!

第三道剑魂要出来了,猜猜在什么地方?什么属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