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章 圣纳城,烈魂刀之主!(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来人一头灿如金子的齐肩短发,双眸是亦是耀眼的金黄色。

他肌肤白皙,面容英俊,唇边总噙着若有若无的笑意,让人感觉到如沐春风。

他进到室内之后,因为这凛冽的冰寒之气微微怔了一下,旋即优雅一笑:“王兄是在训斥下人?”

说完之后,他瞟了眼地上跪着的几个人,目光意味深长。

那些龙族侍卫这时候颤颤巍巍地抬起头来,唯唯诺诺地唤了一句:“蒂恩殿下。”

容瑾淮的神色依旧淡淡,就像是没有看到眼前的一幕一样,理都未理。

他容色冰凉如雪,似有霜寒拂面而过,可是并没有掩盖住他的半点风华。

他坐在那里,王者的气势浑然天成。

蒂恩的双眸微微一眯,瞳中划过一丝精光,他依旧优雅地笑:“王兄此次回来,还没有见过父王吧?不如随王弟一同前往格兰德宫用餐?”

“不了。”听到这句话,容瑾淮这才撩动了一下眼皮,施舍地看了蒂恩一眼,嗓音清清淡淡,“会没胃口。”

话音刚刚落地,侍卫们的身子颤抖了一下,似乎是想笑,但又不敢,只好生生地忍住。

而蒂恩清俊的面容之上浮起一抹怒意,但很快消失不见,他仍好脾气地说道:“即便王兄不想见王弟与父王,那奥黛尔王妹,王兄总不会也不见吧?”

见到白衣男子仍然不语,蒂恩又说:“如果奥黛尔见不着王兄,恐怕会更加吵闹呢。”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挑了挑眉,仿佛已经胜券在握。

孰料,容瑾淮只是轻轻地笑了一声,并没有回答那个问题:“我记得王族律法里面有一条规定是,庶子见到嫡子要下跪行礼?”

蒂恩一愣。

“论长幼,你是弟,论尊卑,你是庶。”白衣男子缓缓起身,一双黄金瞳里的寒意盛盛,他凉薄的唇轻启,“谁给你的权利,可以这般同本尊说话?”

下一秒,一股极为强悍的威压席卷而来,带着无与伦比的杀意。

蒂恩的脸色瞬间苍白起来,他的腿被迫弯了下去,然后猛地一屈膝,就跪到了在地上。

看到这一幕,侍卫们狠狠地吃了一惊,万万没想到诺兰殿下连蒂恩殿下的面子都不给。

他们低下头去,身子抖得更加厉害了。

“王弟……”蒂恩咬牙,鲜血顺着唇角溢出来一些,他的眸中划过一丝屈辱,但最终还是低头了,“拜见王兄。”

只有他自己知道,刚才他身体受了多大的伤,他甚至感觉到,连接自己大腿和小腿处的骨骼都被这股威压给震碎了。

蒂恩根本不想跪,可是他却不得不跪。

大手紧紧地握了起来,白皙的面庞之上血色翻涌,昭示着他此刻内心是十分的不平静。

“既然你这么诚心地下跪了。”容瑾淮的声音极冷极淡,“那么本尊就不同你多加计较了。”

蒂恩握拳,额上青筋剧烈地跳动着,他忍着内心之中的怒气,俯首道:“那么王弟告退了。”

待到那股威压全部退散之后,他才松了一口气,然后扶着地站了起来,差点因为身形不稳而摔倒。

该死!

他明明修为都已经冠绝这一代王族了,而且再加上玄力是极致之火,竟然在他这个哥哥面前,还是如此的弱。

简直是耻辱!

他蒂恩·格兰德还没有这么被羞辱过。

阴沉的目光缓缓扫过地上跪着的那几个侍卫,心中已然动了杀机。

这些龙人,绝对不能留!

蒂恩咬了咬牙,才转身,离开这让他一秒钟都不想多待的地方。

然而,在他的脚刚刚迈出大门的时候,背后传来了一句冰冰凉凉的话语:“还有,我有妹妹,她的名字叫做卡兰·格兰德,不是奥黛尔·格兰德。”

听到这句话,蒂恩的身形略略一顿,然后笑着应道:“王弟知道了。”

他虽然笑着,但脸色十分的阴沉。

离开这里之后,他便来到了金碧辉煌的格兰德宫。

这里是龙族最大的宫殿,一般负责宴请贵客,新年舞会亦在这里举行,非王族望门不可进入。

“参见蒂恩殿下。”

宫殿大门前的两个龙族骑士朝着金发男人恭敬地行礼,右手扣于左胸。

蒂恩看都没有看他们一眼,便径直进到了格兰德宫内。

龙族骑士们面面相觑了一会儿,不由心下诧异,一向温润有礼的蒂恩殿下怎么今天看起来这么生气。

大殿之内摆着一方长桌,上面铺好了白色的餐布以及金子打造而成的刀叉,看起来奢华无比。

金衣人坐在长桌的最尽头,他像是已经等了很久,听到脚步声后,这才抬起头来,看向自己最得意的儿子。

“拜见父王。”蒂恩行完礼之后,就拉开一把做工精致的椅子,坐了下来。

此刻他早已换上了一副风度翩翩而和蔼的面容,看起来就像是教养十分良好的贵族。

“家宴而已,蒂恩你不必这么客气。”金衣人正是这一任的龙族族长奥格,他很是满意蒂恩的举止,“你刚才去哪里了?”

听到这句话,蒂恩的眸色闪躲了一下,才道:“去大王兄那里了。”

“他?”奥格手中的动作一顿,旋即皱眉,“你去他那里做什么?他脾气不好,没伤着你吧?”

“王兄对我很客气。”蒂恩微微一笑,“我也是许久没有见过他了,因为太过想念,所以擅作主张了。”

“哼,他对我都不客气,对你会客气?”奥格并不相信,他冷哼一声,“想念他做什么,你忘了你小时候差点因为他而死?”

闻言,蒂恩的目光微微一凝,但很快恢复了正常:“那都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何况是我对不起大王兄。”

“你见到大王兄了?”奥格还未开口说话,另一道惊喜的女声便响了起来,“蒂恩,你太过分了,你去的时候怎么不叫上我?”

“奥黛尔来了?”奥格看到自己的小女儿也来到了这里,顿时笑了起来,“你这么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以后怎么嫁的出去。”

奥黛尔的长相与蒂恩十分的相像,只不过更加美艳一些,她提着裙摆,做到了奥格的另一边,抱着他的胳膊撒娇道:“那我就不嫁了,我一直陪着父王,做父王的贴心小棉袄。”

“哈哈哈哈。”奥格被逗得大笑起来,“好好好,你说不嫁就不嫁。”

“说到嫁人,其实王兄给你物色了一个比较好的对象。”蒂恩倒了一杯酒,矜贵地说道,“前阵子我去了麒麟族一趟,见到了他们族的王子麒渊,跟你年岁也相当,奥黛尔你意下如何?”

“麒渊?”闻言,奥黛尔回想了一下,然后连忙摆手,“我才不嫁呢,他连诺兰哥哥半分都比不上,我就算要嫁,也要嫁给诺兰哥哥那样的人。”

“胡闹!”奥格原本和蔼的面容此刻倏地沉了下来,“他有什么好,你还念着他。”

奥黛尔吐了吐舌头,然后不说话了。

她确实觉得大王兄很厉害啊,崇拜一下怎么了,哼,父王真是的,这也要训她,难怪大王兄一直不回圣纳城,都是因为父王的脾气太坏了。

唉,可惜了,要是她跟大王兄没有血缘关系就好了,那样她就可以嫁给大王兄了。

奥黛尔托着下巴,唉声叹气,这下子便宜了别人。

想到这里,她偷偷地瞟了一眼动作优雅的蒂恩·格兰德,心道,虽然蒂恩哥哥看起来也十分的绅士,可是她总感觉他十分的危险,就像是黑夜里的毒蛇,随时都有可能吐着信子将你一口吃掉。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奥黛尔连忙甩了甩头,不由嘀咕一声,自己怎么会有这么奇怪的想法。

“奥黛尔,奥黛尔?”蒂恩好笑地看着对面皱着鼻子的小女孩,“你在想什么,把蛋糕上的奶油都吃到鼻子上去了。”

只有王族之中才能吃到有奶油的蛋糕,一般的平民家里只能吃坚硬的姜饼制成的糕点。

“啊?”奥黛尔一傻,然后连忙拿起餐纸擦拭着自己的鼻子,她一边擦,一边转移话题,“对了,我前日还去看卡兰王姐了。”

听到这个名字,奥格和蒂恩同时停止了进食。

“唉,卡兰王姐还是那副老样子。”奥黛尔并没有察觉他们的异样,自顾自的说道,“她就像是对外界没有感知一样,我跟她说话她也没反应,要不是还有呼吸,我都以为她已经死了呃……父王?”

奥黛尔的话并没有说完,因为她看见奥格猛地站了起来,连带着桌子上的餐具都掉了一地,然后“噼里啪啦”一阵响,碎成了无数片。

“你们吃。”奥格察觉到了自己的失态,他松了松衣领,然后转身就离开了。

奥黛尔一呆,不明白为什么会发生这样的一幕,难道自己哪里说错话了吗?

“奥黛尔。”蒂恩此刻也将自己餐盘中的食物吃完了,他优雅地擦拭着唇边的碎屑,然后说道,“以后不要在父王面前提起卡兰了,好吗?”

“为什么?”奥黛尔不解,“我们应该尽快找牧师,将卡兰王姐的病治好啊。”

“不为什么。”蒂恩将纸巾丢掉,然后起身,“你只要记住就可以了。”

说完之后,他也离开了格兰德宫。

“一个比一个奇怪。”奥黛尔嘟囔一声,接着对一整只烈焰鸡开始弄刀舞叉,“嘁,真以为我傻呀,不就是因为卡兰王姐长得跟轻袖姨姨很像么?”

“不过……卡兰王姐是真的很漂亮啊。”

……

夜晚,疏星朗朗,月光如水倾泻,将八重樱的树枝打湿,沾染花的清香。

天鹅绒毛制成的大床上,坐着一个身穿粉色长裙的女子,她带着一张面纱,将眉眼以下全部遮住。

但仅仅只是那细腻如画的眉目,就可以看出她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稀世美人。

她手上握着一把不到二尺长度的弯刀,刀身是罕见的深红色,仿佛被鲜血浸染过了一般。

女子的左手轻轻拂过刀面,便见上面浮起了淡淡的红光。

下一秒,红光大盛,紧接着这些光芒变成了火焰,在黑夜里十分的明显。

看到这一幕,女子的眉眼一弯,然后再次用手一拂,烈烈的火焰便顺着刀尖进入到了她的掌心之中。

而在火焰进入的那瞬间,女子原本有些苍白的脸色此刻变得红润了一些。

她还未喘上一口气,便听得耳畔边传来一个清清淡淡的声音:“看来你应该已经完全掌控了烈魂刀。”

女子的眸中露出微愕的神色,她迅速转身,便发现不知何时华丽的房间之内又多出来一个人。

来人一袭白衣,纤尘不染,身姿挺拔,渊渟岳峙。

“哥哥!”看到来人,女子惊喜地叫了一声,“你怎么来了?”

“来看看你。”容瑾淮蹙了蹙眉,观察了一下她的脸色,“病情没有加重吧?”

“没有。”女子摇了摇头,“哥哥当初把烈魂刀给了我,我靠着烈魂刀已经好了很多了。”

“那就好。”听到这话,他微微颔首,“如此,我也能向母后交代了。”

昔年,舞轻袖并不是只生下来他一人,在重病的时候,还怀了他这个妹妹,所以他妹妹一出生便体弱多病。

母后也因为这次生产而大出血,并没有看到他妹妹长大,但是为她取了一个名字,名唤“舞珺瑶”,卡兰·格兰德不过是龙族王室的封号罢了,如同他的名字一般。

因为舞轻袖的死亡,他们兄妹俩没有人认同那个王族封号。

舞珺瑶因为重病并不能离开圣纳城,所以他只好把她安置在了这里,并派人去保护她。

但其实凭着舞珺瑶和舞轻袖那一张极为相似的脸,奥格也不会让人伤害她。

真是可笑不是么?

亲手害死了自己的妻子,却对妻子的女儿这般照顾。

容瑾淮不想去探究其中的因果,他也不会因为奥格·格兰德对珺瑶那般好,就去原谅他。

后来舞珺瑶的病情一度加重,连迷失海洋的人鱼一族以及轮回之屿的死灵法师都束手无策,他开始寻找着解决她病情的办法。

毕竟舞珺瑶是他唯一的亲人了,他不可能让她就那样死去。

再后来的时候,他找到了烈焰君主遗留下来的神灵器——烈魂刀。

那个时候不死鸟一族还未消失,他让那头九星大君主兽把这个传承的机会留给了舞珺瑶。

有了烈魂刀,舞珺瑶的神魂得以加强,体质也得到了改善,虽然不能很快就恢复和常人一样,但这已经是很大的进步了。

没有人知道,烈魂刀已经认主了,更没有人知道,烈魂刀的主人就在圣纳城之中。

一旦这个消息传出去之后,舞珺瑶的性命有可能就不保。

于是他让她接着装病,这样可以让外人看不出来她其实已经好了很多。

容瑾淮并不后悔把唾手可得的神灵器让了出去,纵然是神灵器,也抵不过一条命。

“母后啊……”听到这个称谓,舞珺瑶的神色稍稍黯然,“我都还没有见过母后,她就那样去了。”

容瑾淮沉默了一下,然后问道:“你想不想离开圣纳城,去月光森林住一段时间?”

“真的吗?”舞珺瑶的双眸一亮,但旋即又淡了下去,“可是圣纳城的看管很严,我根本出不去。”

“你果然变傻了。”闻言,容瑾淮好笑地摇了摇头,“你都是烈魂刀的主人了,忘了神灵器其中一个功能么?”

“哥哥你是说……”舞珺瑶仔细地想了想,然后一拍手,“我可以利用烈魂刀瞬移到烈焰山脉,再去月光森林?”

“嗯。”容瑾淮极轻地点了点头,“就这两天吧,你准备一下,我到时候派人去烈焰山脉接应你。”

“好哦!”舞珺瑶欢呼一声,“我马上就可以见到孤竹姨姨了。”

“可是哥哥你不和我一起去吗?”她歪了歪头,“你也好久没有回到母后的家乡去了。”

------题外话------

咳咳,为啥拆章呢,是为了早点公布群号,因为不说的话你们都不看置顶评论(捂脸)

验证群:749711190

敲门砖:凤璃剑

入群提供全文订阅截图,即可进入正版群。

一周之后有红包昂~

另外:长评活动已经开启,具体请看置顶评论。

百万有奖福利:粉丝榜第一名:《祸世》周边扇子一套(两把)

第二名:古风手账本三本

第三名:2018古风台历

第四名:888xxb

第五名:688xxb

第六名:520xxb

第七名:488xxb

第八名:388xxb

第九名:288xxb

第十名:188xxb

(因作者本人的账号在榜,所以第七名为第六名,以此顺推)

获得实体奖励的小可爱加群昂~

(注:目前仅限潇湘的读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