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章 第三道剑魂所在!(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眸中明显有一丝意动,但是他还是摇了摇头,淡淡道:“不了。”

“为什么啊?”舞珺瑶因为常年都不出门,所以性子十分的单纯,“哥哥你有什么事么?”

“是有事。”容瑾淮微微笑了一下,“所以不能陪你去月光森林了。”

“唔……”舞珺瑶歪着头想了一会儿,然后惊喜地叫了出来,“我知道了,哥哥是因为嫂嫂的事情吧?”

容瑾淮一怔,算是默认了。

“哥哥你已经从青璃姐姐的阴影里走出来了吗?”舞珺瑶小心翼翼地问道,“嫂嫂是哪里人啊?”

她知道容瑾淮和凤青璃之间的事情,也见过她这个哥哥为此颓废近千年,如今见到他已经恢复了正常,她由衷地为他感到高兴。

“人族。”容瑾淮并没有回答第一个问题,浅浅笑道,“等有时间,我就带着她去找你。”

“哥哥你可说定了。”舞珺瑶伸出了小拇指,“我们拉钩,你可不能反悔。”

“不反悔。”容瑾淮知道她这个妹妹同他一样没有安全感,他和她拉完勾之后,微微一笑,“你好好休息,才能有精神启程。”

“我听哥哥的话。”舞珺瑶乖巧地点了点头,然后抱着天鹅绒制成的枕头躺到了床上,闭上了双眼。

容瑾淮靠在冰冷的墙壁之上,眼神凉薄,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直到床上的人呼吸变得平稳后,他才起身,准备离开。

然而在他施展破碎虚空的那一瞬间,舞珺瑶又睁开了眼睛,对着白衣男子的背影轻声说:“哥哥,这一次,你一定要好好保护嫂嫂。”

闻言,容瑾淮的身形微微顿了一下,然后淡淡地应道:“我会的。”

纵然身死,亦要保她无恙。

即使魂陨,也定佑她安好。

……

水族领地,星辰海洋。

“辰逸,你的宝贝外甥女我可是给你治好了。”一个身穿宫装贵族服饰的中年人笑吟吟道,“这下子你可满意了吧?”

“多谢族长了。”辰逸微微颔首,“还是人鱼族的水系治疗术管用。”

“那可不。”人鱼族族长显然十分受用这句话,他心情十分的好,“以后欢迎常来亚特兰蒂斯做客,我随时欢迎。”

“会的。”辰逸淡淡地笑着,然后朝着一旁的银纹色长裙的女子招了招手,“姝儿,我们走,回卡撒大陆。”

“好的舅舅。”璇姝乖巧地走了过去,很好地掩饰住了眸中的一道精光。

“啊呀,你这个外甥女可真是听话。”人鱼族族长和璇姝处了整整一个月,他赞叹道,“不知道可否有婚配?”

“舅舅。”璇姝捏了捏辰逸的掌心。

“抱歉了族长。”辰逸了解自家外甥女的性子,自然知道她在想什么,他歉意地笑笑,“姝儿她已经心有所属,恐怕要让族长您失望了。”

“没关系没关系。”人鱼族族长摆了摆手,“我也就是问问,没别的意思。”

“多谢族长了。”辰逸点点头,“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再会。”人鱼族族长也点了点头。

“姝儿,我们走。”辰逸拉过璇姝,然后朝着传送阵走去。

水族生活在星辰海洋的底端,如若不是水族的一员,只有通过传送阵才能来往。

“舅舅,你答应我一件事好不好?”璇姝转了转眼珠子,然后说道。

“什么事?”辰逸无奈地看了她一眼,“你又想玩什么鬼主意?”

“舅舅!”璇姝不开心地叫了一声,“我又那么调皮吗?”

“姝儿最乖了。”辰逸有些头疼,他好言好语道,“说吧,什么事情?”

“我们先去凤凰族一趟好不好?”璇姝见到辰逸松口了,顿时心中一喜,“我想去凤凰族玩。”

“凤凰族?”辰逸不置可否地看了她一眼,“你不是和那个凰灵薇很不对付吗?怎么还想着去凤凰族?”

璇姝愣了一下,但很快就回过神来,她接着撒娇:“舅舅,好舅舅,我只是想去凤凰族玩一玩,又不一定会碰见凰灵薇。”

顿了顿,补充道:“而且其实我是对舅舅当初那位未婚妻有兴趣,想要去见一见她,说不定还能帮舅舅把她劝出来呢。”

“你?”闻言,辰逸哑然失笑,“凤凰族那么多人都劝不动,你一个小丫头,能有什么办法?”

“这你就不懂了,舅舅。”璇姝咬了咬牙,想到了一个好主意,“您的未婚妻是女子,你们男子是不懂女子心里想什么的,自然是无法劝动。”

“但是我就不一样了,我是和您的未婚妻同为女子,我说不定就能办到呢。”

听到这番话,辰逸稍稍沉吟了一下,最终还是点了点头:“姝儿说的有道理。”

“所以舅舅,带我去凤凰族吧。”璇姝见状,笑意盈盈,“而且我的伤势刚恢复,适合多走动。”

“听你的。”辰逸拗不过她,只能答应,“但是姝儿你可得记好了,你不许在凤凰族同凰灵薇起争执。”

“不会的舅舅。”璇姝连忙答应,“我现在已经长大了,不会为小事计较。”

“嗯,那样最好。”辰逸也是一笑,“走,我们先去凤凰族。”

听到这句话,璇姝垂下眼眸,唇边浮起一抹残忍的笑意。

得罪了她的人,绝对不能放过。

她要让那个红裙少女不得好死!

……

这十几天来,卿云歌的日常就是吃饭、睡觉、学习灵阵,然后……和某腹黑世子聊天。

不得不说,传讯灵石真的是一样神奇的东西,只需要将玄力注入到其中,就可以和远隔万里的人交谈。

结果卿云歌发现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那就是她每次和容瑾淮一聊天,就停不下来了。

因为很奇怪的是,就算是普通的日常,他们都能聊很多,再然后东扯西扯,扯出一堆事情来。

导致有一天,卿云歌什么都没有做,只聊天了。

最后她为了杜绝这个严重的问题,勒令容瑾淮只有在晚饭之后才能和她传讯。

要不然如此下去,她的修炼可就荒废了。

不行,还是变强是王道。

虽然有着入微境中期的实力,卿云歌发现灵品级别的灵阵她目前还是制作不出来。

于是又在阵殿里翻了半天,找出天品级别的灵阵,开始制作。

灵阵和炼丹一样,对于精神力的要求也是十分的高,不仅按照图纸制作的时候需要精神力,使用的时候也会用到。

卿云歌现在已经用不到《炼神诀》了,因为她凭着制作灵阵和炼制丹药,便可提升精神力。

而剑灵这一段时间,又因为自家剑主变态的行为而吐了好几口老血。

他亲眼看到对灵阵毫无造诣的剑主大人,第一次按照图纸布置灵阵,就制作出来一个天品中级灵阵,而且还是最为上等的群攻型灵阵。

简直……变态啊!

就连当初的第一灵阵师在入门的时候也没有这种天赋吧?

谁能一下子跳过人品和地品灵阵师,直接变成天品灵阵师?

这在以前闻所未闻,可是现在却出现在了一个十五岁的少女身上。

剑灵深刻地觉得,自己万万不能以看待常人的目光来看待自家剑主,一定要用变态变态最变态的想法来看,要不然到时候他会成为第一只吐血而亡的器灵。

好吧,他只是灵体,并没有血。

而在卿云歌专心研究灵阵的时候,四灵学院的学员们也在备战新一届学院大比。

等到冬天一过,来年三月,就是学院大比的时候。

也是四灵学院一雪前耻的日子,所以学员们都比平常还要努力。

影溶月站在玄灵湖的小岛之上,目光凉淡而悠远,她望着远方的落雪,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四季之中,她最喜欢冬天,所以已经命人撤掉了四季阵,然凛冬的寒风吹进来学院之内。

天地间苍茫一片,分不清哪里是千疮百孔的大地,哪里又是纤尘不染的天空。

雪花片片,如折翼的蝴蝶般飘零,吞噬了世界。

积雪的地上是清晰而深冽的脚印,即便天气寒冷,学员们依旧穿着一层单衣,因为这点冷对他们来说根本不值一提。

“阿影?”忽然,又一道身影落在了小岛上,“你在想什么?”

“我在想……”影溶月抬手,握住一片冰凉的雪花,“什么时候,才会没有杀戮,没有战争,没有凶恶?”

听到这句话,君临默然了一会儿,他低声道:“这些是不可能消失的。”

“神明创造了光明,也创造了黑暗。”他淡淡地说,“万物相生相克,有生,必有死。”

“你已经探查过梦家了?”影溶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如何?”

“我确实发现了梦家有人在暗地里制作半兽人。”君临的眸中浮起一抹冷意,“而且,现在的梦家少家主已经是半兽人了。”

“依你所见,真的是梦家人自己研究出来的?”影溶月的眸色渐渐凝深。

“这个可能性几乎为零。”君临摇了摇头,“半兽人这种生物,只有暗兽人会有,如果我猜的没错,梦家一定养了一只暗兽人。”

“当年大战后逃到混沌大陆的?”影溶月沉吟了一下,“大部分暗兽人应该被驱逐到了九族之外。”

“我也这么认为。”君临的声音冷沉,“如果只是这样,那还好,假如暗兽人再次出世,那么意味着他们也要出来了。”

“还不能定论。”影溶月微微仰起头,“四灵守护兽的传承者还没有完全成长起来,他们一旦出来,根本敌不过。”

“我知道。”君临叹息了一声,“所以我要去找兽王谈一谈了。”

顿了顿,续道:“毕竟暗兽人曾经也是他的子民,这么多年来,他一定也很痛苦。”

“也好。”影溶月表示认同,“而且纪家被灭,我们得尽快行动才行。”

“你要去哪儿?”君临看着黑衣女子,有些诧异。

“去丹灵塔。”影溶月淡淡地说道,“眼下人族除了你和我,就只有他了。”

“他?”君临知道影溶月说的是谁,他眼角一抽,“他哪种闲云野鹤的性子,恐怕不会答应你吧?”

闻言,影溶月沉默了一下,才道:“我带上小蒲一起去,他姑且能给我一点面子。”

君临的神色微微变了变,然后点了点头:“毕竟他和他大哥的关系十分好,小蒲应该能劝动他。”

“也不知道这届学院大比能不能正常进行。”影溶月望着苍茫的天空,轻声说,“我总感觉……会出什么事啊。”

大雪纷飞而落,染白了整个天地。

……

这日,卿云歌正在阵殿内制作灵阵,然后她刚打开一部卷轴,就看到一个发光的东西拼命地朝她冲了过来。

然后冲势没有收住,直接趴到了地上。

卿云歌:“……”

为什么她家的这只剑灵这么蠢萌呢?

“主子!”剑灵躺尸了一会儿,见到并没有人来安慰他,然后立马一个鲤鱼打挺,爬了起来,“主子,不得了了!”

“大事不好了!”

这两声嚎叫让卿云歌的手一抖,然后一不小心,一个步骤就布置错了,灵阵四个角上的晶石“砰——”的一声,化成了碎末。

“什、么、事?”卿云歌见到自己好不容易才把灵品下级灵阵的雏形给弄好,结果这下子全部毁了,心情十分地不爽。

她咬牙切齿地看着剑灵,想过去拿几块晶石把他拍死。

羽毛这大惊小怪的性子什么时候能改,简直了。

“主子,那个什么……”剑灵这才喘上一口气来,他不好意思地说道,“原来你在制作灵阵啊。”

“制作个屁!”不说还好,一说卿云歌就黑了脸,“要不是你一嗓子,我这灵阵能变成这个样子吗?”

“对对对不起!”剑灵结结巴巴,“我只是有要紧的事情要告诉主子您。”

心中悄悄咪咪地抹了一把汗,他生怕自己一会儿就从器灵变成了死灵。

“有话快说,有屁快放。”卿云歌翻了个白眼。

算了,反正她也没打算一次就成功,这次就当练手了。

剑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他一本正经地说道:“主子,我是灵体,不会放屁。”

卿云歌:“……”

傻到了极致她这只剑灵。

“什么要紧的事情?”她扶了扶额。

“第三道剑魂啊主子!”剑灵激动地飘了过来,“第三道剑魂我已经感应到了。”

“不错,效率挺高。”卿云歌难得地夸奖了一句,然后她接着问道,“所以第三道剑魂在哪儿?”

“那啥主子……”闻言,剑灵不禁咽了一口吐沫,“我说了,主子你可别打我。”

“我打你干什么?”卿云歌莫名其妙地瞄了某灵一眼,“我是那么暴力的人吗?”

剑灵:“……不是。”

昧着良心说话太难受了嘤嘤嘤。

“那我说了啊。”剑灵小心翼翼地远离了红裙少女一些,然后才说道,“第三道剑魂在轮回之屿。”

“哦,轮回之……”卿云歌先是点了点头,旋即一惊,“你说哪儿?”

剑灵又挪动了一下:“轮回之屿。”

“你确定你没有感应错?”卿云歌蹭地一下就站了起来,“我不是都有暗系剑魂了吗?怎么还会有剑魂在亡灵的领地?”

“我也不知道。”剑灵老老实实地说道。

“这次是什么属性的剑魂?”卿云歌觉得事情有些不对。

“地属性。”

“地属性的黄色剑魂为什么会跑到轮回之屿?”

“可能……”剑灵想了想,试探地说道,“这个剑魂它喜欢乱跑?”

“乱跑?”卿云歌被气笑了,她没好气地说道,“你以为它是你啊?”

剑灵:“……”

又说错话了嘤嘤嘤。

“行了,在轮回之屿就在吧。”卿云歌踱着步子,蹙眉沉吟,“但问题是,我们怎么去轮回之屿?”

听到这句话,剑灵立马举手:“主子我有一个提议你要不要听?”

卿云歌想了想,觉得羽毛身为一个行走的百科全书还是比较靠谱的,于是就点了点头,准备听他的建议到底是什么。

------题外话------

猜猜蠢剑灵有什么提议?

我改了一下水族和亡灵的领域地点~

前阵子把入微境写成了纵观境你们居然没人发现(小皮鞭打屁股,看书不认真)

人族快结束了,马上云歌就出去闯荡了昂~

注意正版群是消费了的读者才能进,没消费的不能进,要不然对其他读者不公平。

qq书城的读者要用书币订阅~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