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9章 万年前定下的棋局!(一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且说说看,你有什么办法?”卿云歌抬了抬下巴,示意剑灵开口。

等到自家剑主大人的许可之后,剑灵立马眉飞色舞起来:“主子你也知道,轮回之屿是亡灵的居住地,而有一部分亡灵,就是智慧生命死后因为某些原因没能轮回转世,然后化作的一种生物。”

“所以我的建议就是,主子您如果死了,自然就能去轮回之屿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额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她咬牙冷笑:“……我真是谢谢你想让我死一回这个提议了。”

就知道羽毛靠不住!

她死了还怎么找接下来的剑魂?

不行,再在这里待下去她真的要被气死了。

什么百科全书,简直就是误导人。

“主子,你说我说的对不对,诶主子你怎么走了!”剑灵正吐沫横飞地时候,忽然傻眼了,“主子我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啊!”

因为他发现自己面前竟然一个人都没有了,如果不是那碎裂的晶石还摆在地上,他还以为他刚才见鬼了。

等下!

如果主子走了,那么是不是就意味着他又要被……

剑灵僵硬着身体,还没来得及飘到一边去,就听到背后传来一声欢快的鸟叫:“来呀,羽毛,我们接着玩。”

在一片火光四溢的七玄空间内,某灵疯狂地逃跑,边跑边喊:“啊啊啊啊,主子救命啊!”

而出了七玄空间的卿云歌,并不知道那里又开始上演一场追逐大战了,她现在关心的是,她怎么去轮回之屿。

总不能真的死一死吧?

卿云歌的嘴角一抽,连忙把这个想法压了下去。

不过貌似……连那些古书籍上都没有记载怎么去轮回之屿,这就有些难办了。

而且更加奇怪的是,为什么地属性的剑魂会跑到轮回之屿去?

按理说剑魂出现的位置,应该和它的属性相照应,譬如赤色剑魂就在烈焰山脉,怎么这一次相差却如此之大?

就在卿云歌思索如何解决第三道剑魂的时候,孰不知,此刻的轮回之屿迎来了一个特殊的客人。

那是一片冰凉而荒芜的废墟,依稀可以看出曾经这里有一个辉煌而昌盛的王朝,但不知道什么原因,变成了如今这个模样。

废墟之上有着漂泊的亡灵,他们面无表情,模样如同生前一样。

不用吃也不用喝,但他们被困在这里,不能移动半步。

这是轮回之屿的边缘,而在岛屿的正中心,有一座城市。

那里是亡灵的大本营,由死亡骑士守护着,流浪的亡灵并没有权利进入。

亡灵一族也分为很多种,除了死去的智慧生命,还有骷髅人、憎恶、食尸鬼、石像鬼等被诅咒过的生物,他们的面貌狰狞而恐怖。

比不得集高贵、颓废、优雅于一身的恶魔一族,亡灵向来都是被其他种族所厌恶的存在。

因为他们本是不应该诞生的生物,他们是不洁的、被诅咒的、亦是丑陋的,却因为造物主的偏差而在九族之中占了一席之地。

不是没有种族试着攻打轮回之屿,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凡是踏入了这座岛屿的军队,没有一个成功的。

而那些回来的骑士也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跟疯了一样。

久而久之,就没有种族再打轮回之屿的注意了。

亡灵一族并不好惹,他们虽然是死亡了的生物,可是战斗能力极强。

一个普通的骷髅战士,能打过一个龙骑士,更不用说更高级的钻石骷髅了。

这也是为什么轮回之屿可以连九幽之域都不放在眼里的缘故。

传言亡灵一族的守护者是一位亡灵法师,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亦没有人见过‘他’真正的长相。

就连千年一度的守护者大会,这位亡灵法师也从未将‘他’的模样展露半点。

‘他’很神秘,踪迹亦十分的诡异。

轮回之屿中心的那座城池就是‘他’的领地,但是‘他’从来不会主动露面,管理方面的事物一直交由骷髅领主打理。

所以这座城池,又被称为——骸骨之城。

轮回之屿一共有三大城池,除了骸骨之城外,还有灰烬之城和死亡之城,分别驻扎着骷髅一族、亡灵法师一族和死亡骑士一族。

而今天,有一位外来者,踏入了灰烬之城内。

灰烬之城不仅有着亡灵法师,还有着亡灵法师豢养的冰霜巨龙。

冰霜巨龙简称冰龙,攻击力极强,是亡灵法师利用暗系玄诀制造出来的不死生物,但飞行的速度却没有骨龙那样快。

灰烬之城内到处都是冰封的残垣断壁,看起来无比荒芜,冰冷的气息进入到骨髓里,连血液流动的速度都变得缓慢了。

然而这位外来者只穿了一件薄薄的青衫,他面容清隽,一身书生特有的气质,长眉入鬓,神色泰然。

如果卿云歌在轮回之屿的话,一定能认出来,这位外来者,就是她昔日在南淮城见到的那位神秘的摆渡者。

摆渡者像是没有看到城门前对他虎视眈眈的两条冰霜巨龙,径直地进入了灰烬之城。

而灰烬之城内的亡灵法师看到摆渡者后,也像是没看到一样,依旧各做各的事情。

亡灵法师分为两种,一种是自然诞生的,另一种就是转换而来的。

有传闻说,人族的某一位帝王为了追求长生不老,专门恳求亡灵一族的守护者把他变成不死不灭的亡灵法师。

人若是变成亡灵法师之后,便会失去生前的记忆,然后无意识地活着。

亡灵法师可以把活的变成死的,亦可以把死的变成活的,当然这种活不是真正意义上的活,因为死而复生之后会没有心跳,没有七情六欲。

在众多亡灵法师之中,实力最强的,还是那位守护者,‘他’也是这个世界上第一位亡灵法师。

摆渡者穿过破败的长廊,走过黑色的祭坛,一路来到了灰烬之城最深处的神庙处。

他在神庙的门前停了下来,凝望了一会儿,才又起身,接着朝里面走去。

神庙是亡灵法师研究死亡生物的场所,然而此时,这里竟然没有一个亡灵法师,看起来无比空荡。

冷风徐来,吹动了残破的幕帘。

用来支撑神庙的三十四根圆柱上能看出岁月久远的痕迹,墙壁上刻着古老而典雅的繁复花纹,像极了某种咒语。

有传言说这座神庙是轮回君主曾经生活过的地方,故而被称为轮回神庙。

“老朋友来了。”在一片寂静中,摆渡者忽然笑了一声,“怎么,你连我也准备躲着不见吗?”

话音还未落地,风声更大了,幕帘被吹得猎猎作响,地上的落叶也被卷了起来。

下一秒,偌大的神秒之内又出现了一个身影。

来人穿着一件深蓝色的斗篷,脸上带着一个骷髅面具,露在空气中的肌肤苍白如纸,毫无血色。

冰冷而又纤长的手指握着一根权杖,权杖之上是一个幽蓝色的水晶球,水晶球里有着风云在变幻,看起来诡异无比。

“我听神玄岛的人说你消失好久了。”出口的声音虽然沙哑低沉,但依旧能听出来是一个女声,“没想到你居然来到了九族。”

这个时候,她抬起了头,然后将手中的权杖放在了一边。

她双手抬起,将斗篷自带的帽子摘了下来,露出了一头灰色的长发。

“只是不想在那里再待下去罢了。”摆渡者的眼眸微微一凝,但是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和煦地笑着,“而且我老了,待不住了,就想出来走走,也顺便看一看如今的九族是何模样。”

“还是老样子。”女子右手一抬,便见地上凭空出现了一个石桌和两个石椅,她坐了下来,淡淡地说道,“比起人皇和兽王,我觉得我算是比较轻松了。”

摆渡者面前的这个女子正是亡灵一族的守护者,也许连其他八位守护者都不知道,与他们共事的亡灵法师,竟然是一位女性。

因为在他们的印象里,那样一位杀伐果断的亡灵法师,应该是男性才对。

闻言,摆渡者稍稍沉默了一下,才轻叹一声:“我这次来找你,是想请你帮忙。”

“找我帮忙?”女子微微诧异,“我没有听错吧?”

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的真实身份,虽然他们以朋友相称,但是比起他来讲,她的地位还是远远地不够格。

毕竟,她也是神玄岛选出来守护九族的一员,而并非岛上的那些原著居民。

“你没听错。”摆渡者摇头一笑,“我因为某件事情受到天道法则的约束,并不能亲自出手,去干涉未来的轨道。”

“什么事情能让你也被天道所束缚?”女子伸手,将脸上戴着的骷髅面具也一并摘了下来。

令人惊异的是,不同于其他亡灵法师,女子的皮肤饱满而柔软,虽然脸色比较苍白,但她的嘴唇却殷红无比,仿佛蔷薇田里开的最艳的那朵花,令人想去一亲芳泽。

她的眼睛是罕见的深蓝色,深不见底,仿若波澜壮阔的大海。

难以想象,这么一个女子,会是传说中最可怕的亡灵法师。

“你知道凤璃剑对吧?”摆渡者顿了片刻,然后问道。

“知道。”女子点了点头,“当年守护者大会的时候,兽王就提出要让兽族的三大王族制造混沌灵器的事情了。”

她虽然没有参加过那场大战,但是她也知道当世的三把混沌灵器:凤璃剑、龙瑾扇和麒麟书。

混沌灵器之所以比神灵器的品阶还要高,是因为它们是超脱天道的存在,并不意味着,混沌灵器的攻击力就一定会比神灵器高。

可是凤璃剑是个例外,凤璃剑绝对可以称得上是九族的第一神兵。

此等神兵,就连神玄岛的人都在觊觎。

但是凤璃剑的认主条件也十分的苛刻,从被制造出来的五千年来,加上七彩神凰,也只有三个人得到了凤璃剑的认可。

而三位剑主之中,一封印,一死,另一还在成长之中。

摆渡者沉吟了片刻,最终还是选择把事情说了出来:“当时第二位剑主以身祭剑之后,其实那个时候,凤璃剑也跟着一同死去,原本的混沌灵器变成了最低等的人灵器。”

“还有这等秘辛?”女子的眸光微微一动,“可是我记得前不久,凤璃剑再度认主了。”

神器有灵,主人一死,也会跟着一同毁灭,即便是混沌灵器,也无法避免。

除非神器的主人在临死前接触契约,传给别的人。

所以没有人知道,凤璃剑在那个时候已经变成了一把废剑。

“是。”摆渡者颔首道,“那是因为当年凤璃剑的主人并没有死,她回来之后,用剑主之血浇灌剑身,凤璃剑便会再度复活。”

“原来如此。”女子点了点头,“所以第二代剑主和第三代剑主其实是同一人?”

旋即她眉头一蹙:“可是我记得,第二代剑主以身祭剑,是不可能步入轮回的,怎么可能再回来?”

“有些事情,说起来话长啊。”摆渡者并不想多加解释,而是用手指轻扣着石桌,微微一笑,道,“你不觉得这一次凤璃剑认主,有个很奇怪的地方么?”

女子抿抿唇,想了一会儿,然后才想起了关键:“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很奇怪,因为我当时也算了算,都没有算出这一届的凤璃剑主是谁。”

听到这句话,摆渡者但笑不语,目光意味深长地看着她。

“难道是……”女子悚然一惊,脱口,“是你做的?”

“是我。”摆渡者点了点头,“是我算出凤璃剑主什么时候回来,把已经失去灵性的凤璃剑放到了她的必经之路上。”

“也是我掩盖了天机,不让旁人窥得半分。”

话音一落,女子猛地看向他:“你这么做是为何?”

“我来的时候就说了。”摆渡者淡笑,“为了九族。”

不待女子再问,他接着说道:“我算出,在不久的未来,九族会有一场灾难。”

“而这场灾难,只有凤璃剑主能够阻止。”

这句话说出来的时候,女子不由微愕:“连你都不行?”

摆渡者轻轻摇头:“我不行。”

“所以你想请我帮什么忙?”女子的眉头紧皱,“若是连你都无法阻止,我就更没办法了。”

“凤璃剑并没有完全毁掉,只是失去了灵性。”摆渡者淡淡地说道,“而之所以没有灵性,是因为失去了剑魂。”

“剑魂一共有七道,而现在你所掌管的区域,就有着凤璃剑的一道剑魂。”

听到这句话,女子不解地看着他。

“其实说来也是我没有计算好。”摆渡者说到这里,不由微微苦笑一声,“按理说最先归位的应该是地属性的剑魂,可是却不料,原本应该在九幽之域的暗属性剑魂和地属性剑魂交换了位置。”

“等我再算的时候,却发现地属性的剑魂跑到了你这里。”他长长叹息,“这应该是我插手天道轨迹的缘故,才会出现如此变故,而现在的凤璃剑主,还无法来到轮回之屿。”

“所以你的意思是……”亡灵法师不动声色地问道。

“既然凤璃剑主来不了,所以……”摆渡者微微一笑,“所以还要请你把她带来了。”

“哦?”听到这句话,女子有些意外地挑了挑眉,“你让我帮她离魂?”

摆渡者点了点头,算是默认。

“这到不难。”女子沉吟片刻,就答应了下来,旋即她话锋一转,“但是你这么操纵凤璃剑主的人生,恐怕她最后知道了,不会做你手里的一枚棋子吧?”

“棋子?”闻言,摆渡者微微怔了证,然后他摇了摇头,道,“不,她可不是我手中的棋子。”

“这下棋的人,是她啊。”

“这是一场,万年前就已经定下的棋局。”

摆渡者微微一笑,目光悠远:“你、我还有整个九族,才是这棋盘上……真正的棋子。”

------题外话------

艾玛……这一章写的真痛苦,查了好多资料(瘫倒),专门去网上看了一眼古希腊的神庙都涨什么样。

伏笔慢慢解开啦不急。

还有一更在晚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