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章 你只能拉我的手(二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四灵学院。

寂静的朱雀殿忽然传来了一声大吼,让殿内修习的学员都差点连玄力都无法凝聚了。

“什么?你要去轮回之屿?!”

明焰原本正在悠闲地磕着瓜子,然后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顿时被瓜子仁儿给噎住了。

她咳了好半天,才好不容易咽下去。

“明焰殿主,你别激动。”卿云歌的嘴角一抽,连忙到了一杯水递过去,“我就是问问,问问,没说要去。”

事情还要从两个时辰前说起。

卿云歌最后还是选择去了一趟玄灵阁,因为里面存放着很多古书籍,说不定从别的书里可以知道去轮回之屿的办法。

负责玄灵阁的那个老人已经跟她混得很熟了,她来得时候也不用刷玄灵卡,直接就可以进去。

玄灵榜第一还有一个好处就是,在玄灵阁买东西可以打八折。

然而让卿云歌失望的是,她看遍了那些关于亡灵的书籍,也没有找到去轮回之屿的办法。

接着她开始苦思冥想,到最后她还真的就想到了一个,那就是成为九大神灵器之一轮回镜的主人,就可以轻易地去轮回之屿了。

但是问题又来了,轮回镜应该跟暗夜笛是一样的,在君主的诞生之地,她就算想得到轮回镜,也得先去轮回之屿。

而且,在卿云歌得到暗夜笛之后,她冥冥之中就有一种感觉,一个人只能有一把神灵器,因为最后一定要凑齐九个人。

虽然不知道这个想法是怎么来的,但她确定这是正确的。

于是她只好放弃了书籍,转去问人,因为有些九族秘辛是不会记录在书上,以防修为不够的人得知。

卿云歌第一个想起来就是容瑾淮。

但是她仔细想了想,就算他知道怎么去轮回之屿,恐怕也不会告诉她。

因为她自作主张去了一趟魔渊,他都劈头盖脸地把她训了一顿,若是再让他知道了她要去轮回之屿……

卿云歌眼角一抽,她还是换个人问比较好。

真是奇了怪了,为什么她在那种时候就那么怵容瑾淮这个腹黑世子呢,好像潜意识告诉她,她不能做出什么让他担心的事情。

太奇怪了。

除去容瑾淮之外,卿云歌想到的第二个人就是明焰了,然后她觉得还是朱雀殿殿主比较靠谱,就跑过来问了。

结果明焰这一嗓子之大,把整个朱雀殿震碎都不为过。

“你没事儿问轮回之屿做什么?”听到这句话,明焰这才收了声,她狐疑地看了一眼红裙少女,很是不解。

“我就好奇,好奇。”卿云歌肃穆道。

她怎么敢和明焰说她要去那里找凤璃剑的第三道剑魂?

也不知道这七道剑魂到底是怎么分布的,怎么一个比一个难找。

“我和你讲啊小丫头。”明焰盯着她看了半晌,然后才慢慢地说道,“轮回之屿这个地方,绝对称得上是九族第一凶险之地。”

卿云歌一怔。

“我听阿影说,大概在白虎纪元的时候,就是咱们人类的时间历法。”明焰神色凝重,“那时十大玄法世家之中,有一家姓苏,当时苏家在人族的势力,比如今的梦家还强。”

“而且苏家的老祖宗,其修为听说是圣阶九段巅峰,此等实力绝对冠绝整个人族。可是后来,苏家在一夜之间消失了。”她看向红裙少女,“小丫头,你可知道是为什么?”

“同轮回之屿有关?”卿云歌斟酌了一下,然后问道。

“不错。”明焰缓缓点头,“苏家的老祖宗虽然是圣阶九段巅峰修为,活上几千年不成问题,可是寿命依旧有限,他为了能让自己永久地活下去,想要去轮回之屿寻找永生的办法。”

“那个时候轮回之屿就在往生海之上,很好找,于是苏家举家出动,但是亡灵的领地不可侵犯。”

“苏家上千条人命,全部葬身轮回之屿,连他们的老祖宗也毫不例外,也没有人知道,苏家老祖宗最后成功地变成亡灵法师了没有,更没有人知道,苏家在轮回之屿经历了什么。”

“只知道的是,千年苏家在那之后就没有了。”明焰声音沉沉,“也是从那一时起,轮回之屿就从往生海上消失了。”

卿云歌默然。

她没有想到里面还有这么一段秘辛。

强如苏家,在轮回之屿上那群亡灵面前,依旧不敌。

她就算真的去了轮回之屿,恐怕一个骷髅骑士,就能把她干掉。

想到这里,卿云歌内心只想掩面而泣,真的是造孽。

第二道剑魂出现在烈焰山脉她也就认了,这一次居然直接跑到轮回之屿去了。

果然老天还是在玩她。

卿云歌是知道往生海这个地方的。

它是南方的一片海,毗邻着极南之地,往生海是仅次于星辰海洋的第二大海,面积辽阔。

但是不同于水族居住的地方,往生海却是一片死气沉沉,跟它的名字刚好相反。

九族之内一共有四片海域,星辰海洋、雪海、往生海和神灵海。

除却往生海,就属神灵海最为神秘了。

但是很奇怪的是,地图的大板块上并没有表明神灵海这片海域。

卿云歌猜测,神灵海可能跟九位君主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可能那个传说中的神玄岛就在神灵海上。

可这不是她目前要考虑的,眼下她要去的还是轮回之屿。

“真的没有什么办法去轮回之屿?”卿云歌不死心,接着问道。

“正常的办法是没有。”明焰被磨得没办法了,只好开口,“如果有亡灵法师帮你离魂的话,你就可以跟着他去轮回之屿了。”

亡灵法师?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不过她去哪里找亡灵法师?

“我说小丫头,你不会真的想去轮回之屿吧?”明焰瞅见红裙少女一脸沉思的模样,顿时又提高了声音,“你可别轻生啊。”

卿云歌:“……”

她什么时候轻生了!

“明焰殿主你放心吧。”卿云歌咳了一声,“我当然不会轻生,我还没活够呢。”

“也对。”明焰有些尴尬,她摸了摸鼻子,“你还不到十六岁。”

顿了顿,像是想起了什么,她又问道:“不过也快了吧?你生辰是几月?”

还在思索怎么找亡灵法师的卿云歌冷不丁听到这么一个问题,先是一愣,才道:“六月十八。”

“哦,那还有半年。”明焰点了点头,她皱着眉头,忽然倒吸一口气,“等等你十五岁零六个月,修为就已经冥阶了?”

“这个……”卿云歌抬头,“有什么问题吗?”

听到这句话,明焰差点又被瓜子仁儿给噎住了,她心有余悸地把还没吃的瓜子放远了一点,才松了一口气。

太可怕了,以后和小丫头说话,绝对不能吃东西,要不然噎死人不偿命。

“有问题,太有问题了!”明焰的嘴角在抽搐,唏嘘道,“就算再有天赋的人,达到冥阶也要二十岁了,可你还没到十六岁!小丫头你哪里是天才啊,简直就是鬼才!”

孰料,卿云歌没有觉得自己很了不起,而是稍稍地沉思了一下,然后问道:“那容瑾淮达到冥阶的时候几岁?”

明焰:“……”

拿刀来,她怎么知道!

她出生的时候,那个腹黑的家伙都成名好久了吧!

最终,卿云歌还是觉得去找亡灵法师这个方法比起死一死靠谱多了。

但是去哪里找,又成了一个问题。

她思索了一会儿,然后拿着暗夜笛去了一趟暗黑之域。

虽然不知道那个轮回之屿是从暗黑之域分裂出来的传言靠不靠谱,但试一试总归没有问题。

彼时大恶魔切西菲尔·玛门正在和莉莉丝·昔拉商讨着有关恶魔一族的事情,然后就像是见鬼了一样看到卿云歌出现在黑色的城堡内。

在切西菲尔得知卿云歌的来意之后,表示无法理解,为什么她一个人类要跑去轮回之屿那种鸟不拉屎的地方。

但是毕竟是卿云歌第一次主动来暗黑之域,切西菲尔对她的要求还是有问必答的。

于是他告诉她,要想找到亡灵法师,要在满月之夜,施展一个玄诀,叫做《亡者祭祀》。

如果有亡灵法师感知到有人在召唤他,便会现身。

但是《亡者祭祀》不属于任何一个属性的玄诀,而是一种功能性玄诀,所以不管拥有任何玄力都可以去施展。

卿云歌得知了自己想要的后,满意了,然后一个念头,就瞬移出了暗黑之域。

瞧见自己面前的小东西忽然又消失了,切西菲尔表示他的心情很是不好。

而卿云歌算了一下日子,还有十几天的功夫,就到元月十五了,现在是十二月底,那么日子也不算太长。

再过几天,就到了四灵学院放假的日子了,当然这个假期也不是为了让学员们去玩,因为来年开学的时候,就是学院大比了。

若是在假期有所松懈,那么四灵学院连初赛估计都过不了,所以有好多学员直接就不回家了,在学院里接着修炼。

但是卿云歌不打算待在学院里,她准备回朱雀国一趟,去看看卿家的那一批骑士如今是个什么模样。

如果没有意外的话,她还可以偷偷地溜回家和卿老爷子过个新年。

四个多月没有见到卿老爷子,她还是十分想念他的。

元月七号是人族的新年,这是四灵守护兽当年定下的日子,至于原因,如今没有人知道。

卿云歌在这段时间内,一直和海鸣天有着联系。

因为她也知道赫连皇族在卿家一定有着眼线,她若是直接给卿老爷子传讯,保不准会被发现。

而因为沧澜之战,卿家骑士团颓废不已,赫连皇族也就任由他们在练兵场自生自灭,并没有去关注,所以也不知道,现在的卿家骑士团比起当年,还要强上数倍。

卿云歌把前世她在暗月联盟训练的一些方法交给了海鸣天,让他再告诉其余两个小队的队长。

她认为,固守骑士的精神确实是正确的,但是也不能一味地守旧,还要拓新。

杀手向来都是背后阴人,她要以此告诉那些骑士,阴谋诡计在战场之上也是可以用的。

十五年前的骑士团就是因为太过刚正不阿,才中了赫连域的阴谋。

卿云歌敬重爱戴卿风琊,但是她有时候觉得做人不能太光明磊落,过于善良的人反而会被欺负。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双眸稍稍黯淡,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才能打开凤琅嬛给她留下的那个盒子。

已经没了父亲,她一定不能再失去母亲。

也不知道她娘亲在凤凰族过得好不好。

卿云歌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准备将东西收拾一下,等到学院一放假,就启程回朱雀国。

几天的时间眨眼而过,原本热闹的四灵学院此刻变得空空荡荡的。

就像是预兆着什么一样,此刻天空也变得暗沉起来,云层汇聚,不一会儿,鹅毛大雪从天而降,迅速掩埋了光滑的路面。

卿云歌走得比较晚,她依旧穿着一条红裙,背着双手,看着自己在地上落下一个又一个的脚印,步子缓而慢。

直到她走到城门前,她忽然看到有一个人站在不远的地方,静静地伫立在那里,仿佛已经等了她很久。

那熟悉的白衣在寒风中飘舞着,却没有染上半点雪花,依旧清贵高华。

再次相见,恍若隔世。

“你怎么来了?”卿云歌停下脚步,然后诧异地看了来人一眼,“你不是应该在青龙国吗?”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也没有上前,而是静静地望着她。

纷飞的大雪中,那双墨眸里的流光明明灭灭,最终化为一汪春水,他微微一笑:“我来陪你回家。”

这六个字让卿云歌怔了怔,旋即她感觉到胸口处有些闷,就像是心脏被扎了一下,不疼,但酸涩。

她活了两世,还是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对她说。

是了。

前世的时候她没有亲人,也没有家,自然不会听到这种话。

卿云歌以为她是不在乎这些的,可是这个时候,她的眼圈却忍不住因为这么简单的一句话红了。

她微微仰起头来,才把那种酸涩之意逼了回去。

明明杀手应该很无情才对,可是她偏偏就这么容易被眼前这个人感动。

“身体不舒服?”看到这一幕,容瑾淮走上前去,将红裙少女拥住,然后很自然地问道,“我抱你走?”

“快滚!”这句话让卿云歌彻底回过神来,她敛了眸中的情绪,咬牙道,“你不许再抱我,我还没答应你呢。”

“嗯,我不抱。”闻言,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我应该直接把你扛起来走的。”

卿云歌:“……”

她就知道她说不过他!

“所以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在这里?”卿云歌倒是允许容瑾淮牵她手了,“青龙国的事情处理完了?”

“算是。”容瑾淮微微颔首,“应该不用我再去管了。”

在处理完那些事情之后,他还把舞珺瑶送到了月光森林,所以计划中来四灵学院的日子,被延迟了几天。

为了防止被龙族的那些龙人看出卡兰公主已经不在圣纳城了,他还专门幻化出了一个假人,代替舞珺瑶住进了宫殿。

“你怎么知道我要回家?”卿云歌狐疑地看了他一眼,“我可没说我要去朱雀国。”

“嗯?”容瑾淮的脚步顿了顿,然后回过头来望着她,“我不是说了我和卿卿你心有灵犀,你想的我都知道么?”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翻了个白眼,她可不信什么心有灵犀,一定是这个腹黑的世子从海鸣天那里得知了她要回卿家的消息。

“看在你陪我回家的份上,我就不计较你以前占我便宜的事情了。”她哼哼两声,“从今天开始,你只能拉我的手,不允许做其他出格的事情。”

“其他出格的事情?”容瑾淮挑了挑眉,“譬如?”

“譬如随随便便亲我和抱我。”卿云歌咬牙看了他一眼,她就知道他会装傻。

她的初吻和初抱都被这个家伙给夺走了,真的生气!

“好。”容瑾淮直接答应了,连迟疑都没有。

卿云歌一愣,她还没想到他居然这么果断。

这里面肯定有阴谋!

她警惕地看了他一眼,后退一步:“你是不是又在背地里计算我?”

------题外话------

撒糖了撒糖了!

柿子:追妻之路依旧艰难怎么办。

满脑子想着把云歌“骗”到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