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那个孽子,就是凤琅嬛的女儿!/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瑾淮瞧见红裙少女一脸防备他的模样,不由轻笑一声,然后伸出手揉了揉她的头发:“真的没有。”

然而卿云歌还是不信。

一般按照这个腹黑世子的性格,肯定又准备怎么阴她。

她记得太清楚了,明明只是送出去一个香囊,最后就变成了定情信物。

保不准这次又有什么新奇的法子等着来阴她。

阴着阴着,她就被套路了。

“走吧。”容瑾淮有些无奈,他抬头瞅了一眼有些灰白的天空,对着卿云歌说道,“我们早点回去,想必爷爷也已经等急了。”

“姑且先信了你。”闻言,卿云歌虽然还抱着怀疑的态度,但她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确实应该先回去,而且以他们的修为,两天足够到朱雀国皇城了。

卿云歌想了,反正容瑾淮若是再敢阴她,等到她日后比他厉害了,一定把他药晕,然后卖到诺托城去,还能换一笔钱,不亏。

哼哼,就这样!

两人边走边聊,雪地里印出了两行清晰而深冽的脚印,但又被迅速而来的风雪所掩埋,一切了无了痕迹。

而在卿云歌和容瑾淮走后,城门口又出来了两个人,正是冷夜和易染染,皆是一身劲装,看起来轻便又美观。

“喂,冷夜,这个假期你准备去哪儿?”易染染停下了脚步,然后用胳膊肘撞了撞紫衣男子,问道。

冷夜并没有回答,而是反过来问:“你想去哪儿?”

“我?”易染染一愣,像是没料到他会问她,她挠了挠头,道,“我可能就跟以前一样,随便在混沌大陆上逛逛吧。”

她是一个静不下来的人,用明焰的话来说,她特别喜欢乱跑。

最开始的时候,因为修为不高,明焰为了防止易染染出去闯什么祸,经常是让她这个徒弟跟在她身边的。

事实上,明焰预料的并没有错。

易染染的修为突破冥阶之后,得到自家师傅的允许之后,每逢假期就开始到处乱窜,甚至连出任务的时候,都喜欢抓个空闲期间玩上一玩。

诚然,玩是女孩子的天性,但是易染染就不同了,她每次玩,都会闯上一堆祸。

有一件事情明焰记得很清楚,易染染有一次去魍魉森林玩,然后逮着一头神兽就开始揍,任凭那头神兽怎么求饶都不松手。

然而没有料到的是,那头被揍得不轻的神兽居然和魍魉森林的玄兽共主——一头大君主兽,有着十分亲密的关系。

大君主兽震怒不已,当即命令魍魉森林所有玄兽出动,攻击四灵学院。

虽然四灵学院自建立了近万年以来,是经历了不少兽潮,但唯独这一次,是最不明不白的。

如果不是最后影溶月出来和大君主兽交涉了一番,恐怕这兽潮要持续数月之多。

易染染那次也意识到自己错了,她自愿请罚去审判所。

但是她出来以后,还是很不明白那只神兽为什么就和魍魉森林的大君主兽扯上关系了。

明明两个玄兽的物种都不同,品阶也差的很多,为什么大君主兽为了一头神兽就要发起兽潮?

该不会……那只神兽是大君主兽的小妾吧?

抱着这个想法,易染染寻思着什么时候在去魍魉森林一趟,看看她的猜测是不是真的。

当然,这点小心思瞒不过明焰,她早就看出自家徒弟想做什么了,于是她直接叫来了冷夜,让他好好看着易染染,万万不能再让她去魍魉森林。

若是大君主兽再发起一次兽潮,四灵学院又要浪费好多人力物力,得不偿失。

“随便逛逛?”听到这句话,冷夜也想起兽潮那茬儿了,他挑眉一笑,“你所谓的随便逛逛,就是给学院引来了大君主兽?”

“我那不是、那不是……”易染染这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了,她结结巴巴,“谁知道我揍得那头神兽有那样的本事啊,要是知道我就换个玄兽揍了。”

“所以你这次别想着随便逛逛了。”冷夜抬起手,屈指在易染染的额心轻弹一下,“明焰殿主让我好好地看着你。”

易染染低声痛呼,她不爽地看了紫衣男子一眼:“我若真想逛,你看得住我?”

“看不住,毕竟我……”听到这句话,冷夜妖异的双眸之中浮起一抹黯然,不似平常那般笑意盈盈。

“你怎么?”易染染在他的面前晃了晃手,“所以你说我该去哪儿?”

她其实挺乐意被冷夜管着,这样就多了一个理由待在他身边了。

但嘴上可不能这样说,万一被他发现了就完蛋了。

“你还没去过中州界以外的四洲界吧?”冷夜敛了眸中的情绪,然后微微一笑,“不如我们去那里转转?”

他们都是无父无母的孤儿,以往过年的时候,大多是回学院过。

“这个主意好啊!”闻言,易染染的双眸一亮,“我听说小师妹的家乡就在朱雀国,不如我们就去南州界?”

冷夜的眸色变了变,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点点头:“也好。”

“走走走。”易染染来了精神,她兴冲冲地拉过一旁的紫衣男子,“我们边逛边走,七八天也就到了,到时候给小师妹一个惊喜。”

冷夜低了低头,看着自己衣襟上的那只手,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

这个姑娘,总是这么急,也难怪明焰让他好好地看着她了。

可惜……他看不了多久啊。

妖异而女气的长眸中泛起了迷离的光,冷夜仿佛看到了久远又近在咫尺的未来。

有同心契在,他也不知道他能活多久,虽然他活得时间已经比大多数人都长了,但他还是很贪恋尘世的温暖。

因为有一个小太阳,照亮了他的世界。

想到这里,冷夜下意识地握紧了掌心之中的细腻如玉的手,温暖而柔软。

那句他刚才没有说出来的话是——

毕竟,身为龙侍,他的命……从来都不属于他自己啊。

……

南州界,朱雀国,皇宫。

赫连域坐在御书房内,面对着檀木书桌上成山的奏折,颇为疲惫地揉了揉额心。

近日,大臣们上奏的次数越来越多,奏的也无非就是同一件事——陛下请万万三思而行,自古以来没有立太女的先例,切不可因为一时冲动而毁了整个朱雀国。

朱雀国废了太子,改立太女的事情已经有两月余了,大臣们一直坚持不懈地上奏,想让皇帝收回那道圣旨,丞相甚至以死相逼。

可是大臣们不知道是,立太女之事根本不是赫连域决定的,而是那位从未在众人面前出现过的四公主赫连笙离。

若是让他们知道事情的真相是赫连笙离逼着皇帝写下了这道圣旨,恐怕如今的朱雀国会更加动乱。

赫连域靠在椅背上,神色很是阴沉。

眼角处的皱纹也愈发得明显了,他有一次梦中惊醒,对镜自照的时候,发现自己原本乌黑的头发已经生了很多白发。

这让他才想起,现在的他已经到了半百之岁了。

他老了。

可是赫连域却不愿意去承认。

他还没有见到他心爱的女人,还没有完成他的宏图霸业。

如果仅仅是如此也就罢了,现在的他竟然被逼到连圣旨也不能自拟。

赫连域没有料到赫连笙离会那么快的醒来,诚然,他的亲生女儿能康复,他是很开心的。

可是他更没有料到的是,他这个女儿一回来,就连同皇后的母家势力,逼他废了赫连盛,改立她为朱雀国的继承人。

赫连域不想这么做,可是他却不得的不做,因为他还不能和皇后的母家势力扯破脸。

左右都是他的血脉,谁坐这个皇位都无所谓,反正那个时候他都已经变成一抔黄土了,只要朱雀国还是赫连家的,他就满意了。

休息了片刻,赫连域又开始批阅那些内容千篇一律的奏折,看也不看,全部一笔带过,直到他看到了最后一本奏折。

奏折上的字十分得潦草,并不是因为写奏折的人不把皇权放在眼里,而是因为递交这本奏折的人是武将出身,行事向来粗犷,不拘小节。

赫连域微微扫了一眼,就把奏折上面的短短几句话看完了。

“臣自知年岁已高,体力不支,难以胜任元帅一职,恳请陛下允许臣告老还乡,颐享天年。”

赫连衣盯着这本奏折看了很久,半晌,他微微冷笑一声,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极为暴怒的状态之中。

写奏折的不是别人,正是卿天。

“卿家,好一个卿家!”赫连域气得直接把桌子上的笔墨砚台都甩了下去,重重地从鼻子里哼了一声,“朕早该在十五年前,就把你们连根拔起!”

不怪皇帝这般生气。

因为他知道卿天之所以会递上这么一本奏折,一定是因为对他们赫连皇族心有怨言,其一是因为长子卿风琊为国战死,其二就是孙女卿云歌重病不起。

否则,以卿天的性格,就算死,也会一直保卫着朱雀国。

可是现在,卿天居然想要告老还乡。

如果卿家不在皇城,赫连域就无法更好地监视他们,这让他根本无法忍受。

“来人。”想到这里,皇帝冷声吩咐,“派人去卿家,然后问问卿老元帅,卿大小姐的病如何了?”

立马有太监应了一声,然后快速离开了御书房。

赫连域沉了沉眼睑,不知道在想什么。

而就在他起身准备出去的时候,忽然眼前一花,等再次回过神来,定睛一看的时候,发现自己面前出现了一个身穿白色长袍的人。

“是你?”赫连域微微眯起眼,“你来我这里做什么?”

他在第一时间就认出了这个人的身份,十五年前,就是这个兽人联系了他,让他把凤姬的丈夫派到战场之上,好让他们斩杀。

“大长老要见你。”白衣人冷冷地看了赫连域一眼,“你速跟我走。”

言语没有丝毫地客气,而是冰冷的命令。

“大长老?”闻言,赫连域微微一愣,“大长老怎么想起来要见我?”

就连十五年前,这位真正的谋事者,也没有提出来要见他一面。

赫连域知道,他虽然是一国皇帝,可是在中州界那些玄法世家眼中,根本上不了台面,更不用说兽族的三大王族了。

凤凰族连十大玄法世家排名第一的梦家都未放在眼里,遑论他一个朱雀国。

他知道那些凤凰族的兽人向来傲慢,所以在他们面前,他只能忍气吞声。

“去了就知道了。”白衣人的声音依旧很冷,带着不容置疑的权威。

倏尔,只见白色的光芒大盛,一只红色的凤凰就出现在了御书房之内。

不待赫连域反应过来,下一秒,他就被白衣人所化成的凤凰用两只爪子抓了起来,然后带到了空中。

风声猎猎,让他根本睁不开眼,只感觉有刀子从他的脸上划过,割得他生疼不已。

赫连域的修为并不高,还不到灵阶,在白衣人面前根本没有抵抗的能力。

所以他根本没有挣扎,任由白衣人抓着他。

赫连域的心里有些忐忑,因为他还没有见过凤凰族的长老,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要来找他,但愿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很快,赫连域就重新落在了地上,而抓着他的火凤凰也在同一时间变回了人形。

“大长老,人已带到。”白衣人单膝跪地,朝着面前的人恭声说道。

“很好。”声音似水如歌,仿佛潺潺细泉,“你下去吧。”

“家臣遵命。”白衣人说完这句话之后,就迅速撤了下去。

赫连域这才抬起头来,打量着眼前的一切,然后他便发现,这里正是朱雀皇城外的那片玄兽森林。

而他所在的地方,正是幽冥森林的中心——紫玉湖边。

“知道本座找你来是为什么吗?”就在赫连域观察着四周的时候,先前那个声音再度响起。

“不知。”赫连域又低下头去,“还请大长老明示。”

他是不敢去看这位大长老的真容的,因为他知道,他派出去的一个手下在联系凤凰族的时候,因为好奇看了一眼,然后就被杀掉了。

他怕死,他不想丢掉自己的性命。

“不知?”听到这句话,大长老冷笑一声,然后蓦然冷喝,“赫连域,你抬起头来看着本座!”

声音之中,带着冷然的杀意,仿佛巍巍高山,将人压得喘不过气来。

赫连域的心猛地一紧,然后他才慢慢地抬起头来,看到了伫立在湖边的人。

这一看,他惊得后退了几步:“你、你……”

“很熟悉对么?”看到赫连域这个样子,大长老上前一步,朝着他缓缓逼近,“是不是觉得本座,和凤琅嬛长得很像?”

赫连域早在听到大长老的声音时,就知道她是个女子了,虽然当时也很震惊,可再震惊,也比不得他现在看到的这张脸。

虽然这张脸上已经有了淡淡的细纹,但从那眉眼之间,依稀能看出脸的主人年轻的时候,应该是一位倾世美人。

但最让赫连域吃惊的是,这张脸居然和凤姬有六分像。

“别惊讶,本座可不是凤琅嬛那该死的娘。”大长老忽然笑了起来,她笑得时候,居然带了一点少女的娇俏,“本座生不出凤琅嬛那样低贱的族人。”

“住嘴!”赫连域一听大长老居然在侮辱他最爱的女人,忍不住怒吼出声,“不许你那样说她!”

一时激动,连自己有多害怕面前的人都忘了。

“啧啧啧,还真是个愣头青。”大长老并没有动怒,她依旧笑着,但笑容里满是嘲讽,“也不知道她究竟给你们灌了什么*汤,一个两个,十几年了都念念不忘。”

赫连域这个时候已经冷静了下来,他知道他不是眼前人的对手,只能压住内心之中的愤怒。

他抿了抿嘴,死死地看着面前这张有些熟悉的脸:“你和凤姬到底是什么关系?”

“本座的事情,你也配问?!”大长老唇边的笑容在顷刻间敛去,她目光倏地沉了下来,声音冰寒无比,“赫连域,你最好告诉我,你当初到底有没有把那个人类一家子全部除掉?!”

听到这句话,赫连域的脸色一白,他额上滚下来几滴热汗,声音发颤:“大长老这是何意?这都过了十五年了,还不相信我?”

“是啊,都过了十五年了。”大长老轻轻地重复了一遍,然后冷笑一声,“凤琅嬛的女儿,如今也有十五岁了。”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在赫连域的脑海中炸开,震得他久久没有回过神来。

他有些惊惧地看着凤凰族的大长老,喉咙嘶哑:“你怎么、怎么……”

“你想问本座怎么知道?”大长老接着冷笑,然后猛地提高声音喝道,“赫连域,你好大的胆子!”

赫连域的身体猛地一颤,他在这一刻感觉到了死亡在向他缓缓逼近。

“当初的交易说的很清楚,我们帮你杀了那个人类,你帮我们除掉那个人类的家族和全部后代。”大长老冷冷地看着那个已经被冷汗浸湿了全身的龙袍男人,声音之中带了一丝咬牙切齿的意味,“可你呢?你居然敢背叛我们!”

“我没有!”赫连域强忍着身体上的不适,微弱地说道。

“没有?”大长老被气笑了,“那么那个少女,是怎么回事?”

“什么少女?”赫连域这个时候还是有些不解。

大长老是怎么知道卿云歌的存在的?

按理说卿云歌一直在卿家养病,他派去监视的人也回来禀报说确实如此,他这才没有对卿家接着下手。

反正卿家只有一个年事已高的卿天,和没有修为的卿云歌,怎么也翻不出花样。

但其实他后来也不想下手了,他已经害死了卿风琊,不能在害死凤姬的女儿,何况卿云歌那张和凤姬几乎一模一样的脸让他也下不去手。

而且,卿天为朱雀国也是鞠躬尽瘁,他总不能赶尽杀绝,那样也太无情了。

“赫连域,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还在装傻?”

大长老怒不可遏,她抬起手,一道红光从她的掌心之中闪过,直奔赫连域而去。

只听得一声凄厉的惨叫,赫连域捂着他的右胳膊,脸色苍白无比,冷汗涔涔。

“大长老,明人不说暗话。”他咬牙,“您不如说明白点,好让我清楚。”

“好,本座就同你说个明白。”大长老背着双手,声音冰寒,“十五年前,你并没有按照我们的意思,把那个人类的家族赶尽杀绝,甚至还留下了一个孽子。”

她猛地看向龙袍男人,一字一顿道:“而那个孽子,就是凤琅嬛的女儿!”

说到这里,大长老就无法压制住内心中的愤怒,她堂堂凤凰族长老,居然被一个人类给骗了。

如果不是那位麒麟族的公主以命担保,她还不知道那个孽子真的没死。

听到这句话,赫连域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这个时候终于确定,大长老是真的得知了真相。

“所以大长老的意思是?”赫连域低下头去,强忍着胳膊处的疼痛。

“本座也不想知道那个家族如今在什么地方。”大长老冷冷地说道,“本座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立马把凤琅嬛的女儿抓起来杀掉!”

赫连域沉默了一下,然后说道:“好。”

“不要妄想再次诓骗本座。”大长老的手再度抬起,又是一道红光没入了龙袍男人的体内,她淡淡地说道,“只要你一日没有杀掉那个孽子,这烈火灼烧之痛就一日不会根除。”

闻言,赫连域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

“想不想活下去,你自己掂量。”大长老冷冷地笑了一声,“如果你杀掉了呢个孽子,本座破例让你去凤凰族看凤琅嬛一眼。”

“此话当真?”赫连域的双眼一亮,眼中满是希冀的神色。

“本座从来不说假话。”大长老有些厌恶地看了赫连域一眼,然后拂袖道,“你好自为之。”

转过身之后,她冷冷地吩咐:“赤羽,送他回去。”

“遵命,大长老。”

声音一落,先前消失的白衣人再度出现,他先是朝着大长老行了行礼,然后才又化作了红色的凤凰,伸出爪子抓住赫连域的肩膀,冲天而起,直上云霄。

“跟本座斗,哼!”大长老冷笑,“凤琅嬛,这一次,本座看你怎么翻身!”

……

卿府。

卿天一大早就站在门口张望,一直站到了中午,他也没等到他等来的人,不由有些急躁。

“老云,你说臭丫头人呢?”卿老爷子想跳脚,但觉得自己一把年纪了做这种动作实在是不美观,于是只是搓了搓手,道,“你说她怎么还不回来?”

“老爷,您别急。”管家云叔站在一旁,无可奈何,“就算大小姐再怎么快,也得下午才能到。”

他真的是佩服自家老爷子。

今儿个卿老爷子三更天就起来了,然后就吆喝着下人们开始准备东西,迎接大小姐回来。

然后为了给大小姐打掩护,卿天对外说是要接待客人。

毕竟卿府还有着赫连皇族的眼线,他们可不能让皇帝知道卿大小姐其实并没有重病,而是在四灵学院修习。

“老夫能不急吗?”卿天一听这话,立马吹胡子瞪眼,“这还是臭丫头头一次离家那么久,又在中州界那么远的地方,万一出个好歹,老夫怎么向风琊交代?”

闻言,云叔抽了抽嘴角,心说您就这么想让大小姐出好歹吗?

就在云叔准备接着劝的时候,远远的传来了一个清雅悦耳的声音,那声音道:“卿爷爷放心,有我在,她不会有那个万一。”

“容世子?”看到来人,卿天的眼睛一亮,他有些惊喜,“您怎么来了?”

云叔顺着声音的来源望去,便看见街道的尽头出现了一袭白衣。

随着那抹白色的临近,他才看清了衣服主人的模样。

白衣倾世,风华绝代。

他墨眸狭长,勾魂摄魄,魅惑无比,但没有丝毫的女气。

薄唇的颜色不深不浅,恰到好处。

长发半绾,衬着白皙的肌肤,撩人至深。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唯有第一世子,担得起这么一句话。

“顺路来看看卿爷爷。”容瑾淮走到管家云叔和卿天的面前,微微一笑,“卿爷爷难道不欢迎我?”

“欢迎,当然欢迎。”卿天哈哈一笑,他摸着胡子说道,“世子里面请。”

“多谢卿爷爷了。”容瑾淮点了点头,然后便走进了卿府。

“老云,走,我们也进去。”见到自家孙女婿,卿天的心情极好,“然后和世子一起吃个饭。”

听到这句话,云叔有些摸不着头脑,他疑惑道:“老爷,你不是还要等大姐呢吗?”

“等什么呀!”卿老爷子一瞪眼,没好气地说道,“不等了,让她回来这么晚!老夫一会儿就把大门给锁了,让臭丫头在外面受冻挨饿吧。”

卿云歌刚撤掉了隐匿性玄诀,露出身形,就听到自家爷爷大着嗓门,来了这么一句话。

一时间眼角抽搐,想甩门就走。

靠!

这真的是她亲爷爷吗?

她觉得容瑾淮才是她爷爷的亲孙子吧!

每次见了这个腹黑的世子,就把她抛到脑后面去了。

这简直就是差别对待啊!

而且她哪里回来晚了?她明明是跟着容瑾淮一起回来的好不好!

只不过是老爷子没有看见,这怎么能怪她?

实在是太过分了。

“卿卿你又惹卿爷爷了。”容瑾淮也同样听到了那句话,他看到黑着脸的红裙少女,玩味一笑,“你做了什么事情,让卿爷爷连门都要锁?”

闻言,卿云歌的脸更黑了。

她现在可以确定,这个腹黑世子才是她爷爷的亲孙子,要不然两个人一起来欺负她呢。

“说!”卿云歌咬牙看着容瑾淮,“你到底给我爷爷灌了什么*汤,让他对你比对我都好?”

“卿卿你这就误会卿爷爷了。”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爷爷也是因为我是他孙女婿,才对我这般好。”

卿云歌差点因为这句话,一拳头挥了上去,她忍了忍,额上青筋跳动:“这不算,我没答应你,你和老爷子定下来的亲事做不了主。”

睡着觉呢就被自家爷爷嫁出去了,这是什么一种感受?

“迟早会的。”容瑾淮俯了俯身,望着那双玫瑰紫瞳,“不过现在卿卿你要做的,应该是让卿爷爷知道你是怎么进来的。”

“啊?”卿云歌一懵,“我不就是跟你进来的吗?”

还能怎么进来?

走进来啊。

闻言,容瑾淮并没有答话,而是抬起下巴,示意她转身。

卿云歌狐疑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回过身去,就看到卿老爷子瞪大眼睛看着她,仿佛见鬼了一样。

卿云歌:“……”

哦……她忘了在卿老爷子眼里,她是凭空出现的了。

“臭、臭丫头!”卿天以为自己看错了,他揉了揉眼,发现自己没有出现幻觉,惊声道,“你是怎么回来的?”

“爷爷我和他一起回来的啊。”卿云歌满脸无辜,然后神色委屈,“爷爷你太偏心了,见到他,把您的亲亲孙女都忘了,爷爷你说,你是不是就没有看到我。”

还是不解释了,解释的话还得牵扯出暗夜笛,到时候老爷子绝对能拉着她聊上七天七夜不带休息。

不如撒个娇,让老爷子忘了这事。

这句话一出,卿天果然愣了,他喉咙嗬嗬两声:“我没看到你?”

“是啊。”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强忍着笑意。

容瑾淮有些无奈,但他也没有去揭穿她那点小心思。

“老云?你刚才看到大小姐了吗?”卿天愣过之后,回过头去看管家云叔。

云叔也是一愣,他不记得他看到大小姐了啊,但是大小姐确实是和容世子在一起的,难不成他刚才也老眼昏花了?

不,他绝对不能承认。

于是云叔一脸肃穆,沉声道:“我看到了,大小姐就跟在世子后面,老爷,你真的没看到?”

听到了管家这么一句话,卿老爷子很是不解,他自言自语:“奇怪了,老夫难道已经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了吗?”

“噗——”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差点没忍住,笑了出来,她紧绷着脸,不让卿老爷子和管家云叔看出不对劲了。

没想到云叔居然会昧着良心说话,简直就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就在卿云歌努力憋笑的时候,一只手捏了捏她的脸,差点让她笑了出来。

“喂,你捏我脸做什么?”卿云歌这才看到手的主人正是某腹黑世子,她气急败坏,“说了你只能拉我的手。”

这人,又开始说话不算话。

“我是为了你好,卿卿。”容瑾淮不动声色地收回了手,然后轻飘飘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为我好?”闻言,卿云歌直接被噎住了,“捏我脸是为我好?”

这人,又开始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了。

“我是看你憋得太辛苦了。”他的神色很是认真,但双眸中却划过一丝玩味,“帮你笑一笑。”

卿云歌:“……”

她怕是有一天要被他给噎死。

最后,卿天也不纠结到底是不是他看错了,反正看没看到,自家孙女都带着孙女婿回来了,这让他已经很高兴了。

他也知道赫连皇族一直派人在外监视着卿家,不过幸好卿家的下人们都是跟着他一起打过仗的骑士,可以信得过。

皇族的人虽然把守住了外面,但卿府内,还算比较安全的。

“臭丫头,快给爷爷说说你在四灵学院都经历了什么趣事?”卿天吩咐下人们摆好宴席之后,就开始迫不及待地盘问自家孙女。

“爷爷,你想多了,哪里有什么趣事啊。”卿云歌无奈,她摊了摊手,“学院里不就是修炼学习嘛,很无聊的。”

“卿爷爷是关心你。”容瑾淮伸出筷子,给红裙少女夹了一块红烧肉,然后慢悠悠地说了这么一句话。

“就是,你这个臭丫头,还不如我孙女婿懂我。”卿老爷子气哼哼,“你以为我真的想知道你在学院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呀,老夫才没那个闲工夫。”

卿云歌:“……”

没看出来啊,老爷子也是一个口是心非的人。

她当然知道卿老爷子是关心她了,可是她也怕他的狮吼功啊。

万一她真的把她在学院发生的事情全部告诉了老爷子,估计老爷子的心脏也会受不了。

“好啦好啦,爷爷,我知道你对我最好了。”卿云歌眨了眨眼,“反正您看我这不是完好无损地回来了么?您还有什么可担心的?”

“哼,完好无损?”孰料,卿天根本没给自家孙女面子,依旧气哼哼,“那还不是我孙女婿保护得好?”

什么玩意儿?

卿云歌以为自己听错了,为什么又把她和容瑾淮扯到一起了?

而且她明明靠的是自己吧?

虽然是容瑾淮是帮助了她,可是爷爷怎么能把这些功劳全部给别人?

卿云歌黑着脸,咬牙看着一旁神态自若的某腹黑世子:“你给爷爷说,是你保护的我吗?”

“不是。”容瑾淮很快就应了,他顿了顿,续道,“是卿卿保护的我。”

这还差不多,卿云歌满意了。

孺子可教。

她觉得容瑾淮在某些时候,还是很靠谱的。

“就她?还保护别人?”卿老爷子根本不信,“世子你就别替臭丫头打掩护了,她什么德行老夫知道的一清二楚。”

卿云歌:“……”

她要换爷爷,不要这个假爷爷了。

实在是太不给她面子了吧!

容瑾淮并没有答话,只是无声地微笑。

“臭丫头,你记住了。”饭菜下肚之后,卿天又开始絮絮叨叨了,“在学校里一定不要被人欺负了,谁若是敢欺负你,记得打回去,听到了没有?”

卿云歌一脸认同地点了点头。

在这点上,她和老爷子不谋而合。

“还有啊,不要一直修炼。”卿老爷子接着说道,“记得按时吃饭,多出去走走,然后跟同窗们处好关系。”

卿云歌又点了点头。

“对了,老夫记得萧老头家的那个小子也在四灵学院吧?”卿天像是想起了什么,一拍脑门,“萧老头当初还为了他那个孙子,来跟卿家提过亲呢。”

“幸好老夫没答应。”他捻了捻胡子,感叹一声,“要不然老夫就遇不到世子这样好的孙女婿了。”

卿云歌这次没有点头,她心说爷爷您能不能把你脸上那得意的表情收一收,这里不知咱俩啊。

她用余光偷偷瞟了一眼坐在她身旁的白衣男子,见他神色依旧如常,才有收回了目光。

“那个什么啊臭丫头……”卿天感叹完后,接着对自家孙女发问,“你现在修为到什么地步了?上次听容世子说你已经到了魂阶,现在你是魂阶几段?”

“我不是魂阶啊。”卿云歌立马否认。

“啊?”卿天一愣,旋即点了点头,“老夫觉得也是,你怎么可能是魂阶,你撑死也应该是幻阶。”

“爷爷,这你可就猜错了。”卿云歌的眼角一抽,她扶了扶额,“我现在已经是冥阶了。”

“哦……冥阶啊,有点低嗯——?”卿老爷子猛地反应过来,他惊声道,“你说你什么修为了?”

“冥阶五段啊。”卿云歌眨了眨眼,很是无辜。

“嘶——”卿老爷子又把自己的胡子给扯了下来,他瞪着自家孙女,无法相信短短几月不见,这臭丫头的修为都快赶上他了。

难道真的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可是这胜的也有些太多了吧!

就连风琊当年也是在二十岁的时候才踏入冥阶,他这个孙女的修炼速度到底得多快?

就在卿天想盘问细节的时候,大厅内忽然响起了一阵脚步声。

管家云叔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喘了口气,然后说道:“老爷,不好了,皇宫里来人,说要请你进宫一趟。”

------题外话------

赫连皇族自己在作死,等着日后被pia~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