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云歌杀人,世子递刀!(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句话一出,正在吃饭的三个人都是一怔。

“让老夫进宫?”卿天放下筷子,皱着眉头看向卿云,“可说了是什么事情?”

难不成……陛下已经发现了他谎报实情?

不应该啊,虽然皇家骑士团确实很精锐,可是他也有信心能在他们眼皮子底下瞒天过海。

开玩笑,他好歹曾经也是掌管十几万骑士的人。

所以应该是为了他那本奏折?

可是他也确实老了,现在四国又处于和平年代,用不着他带兵打仗。

卿天皱眉想了半天,也没琢磨出来原因。

“并未说。”云叔也很奇怪,但他还是如实答道,“我瞧那传令太监的表情也不怎么严肃,应该不是什么不好的事情。”

“你要是能从太监脸上看出什么,你就成精了。”卿天对着自己这位老兄弟,也依旧不给面子,毫不客气地说道,“陛下身边的人,哪个不善于伪装?”

听到这句话,云叔一噎,他转念一想,觉得也对。

“所以老爷你去吗?”他试探地问道。

不知道为什么,云叔总觉得这里面有猫腻。

“能不去吗?”卿老爷子一瞪眼,有些恨铁不成刚,“老夫是臣,陛下是君,老夫不去的话,岂不是以下犯上?这是不忠!”

云叔默然。

他跟着卿天这么多年,也十分了解这位老元帅的性子。

纵然当初因为卿风琊死的不明不白而打上皇族,可是在卿天的心中,赫连皇族就是他效忠的对象。

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很顽固,但是也能理解。

“爷爷,您先等一下。”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她出声阻止,“您就没有想过,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皇帝要让您入宫?”

卿老爷子被蒙在骨子里,可是她没有。

赫连域那么心狠手辣的一个人,在这么特殊的时候让她爷爷入宫,肯定心怀不轨。

“云歌,爷爷忘了告诉你一件事。”卿天看着让他欣慰不已的孙女,叹了一口气,说道,“就在昨日,老夫给陛下递了奏折,让陛下允许我告老还乡。”

顿了顿,他续道:“想必陛下此刻找我,应该和这件事脱不了关系。”

“您要告老还乡?”闻言,卿云歌蹙了蹙眉,“您怎么没同我讲?”

赫连域生性多疑,卿老爷子在这种关键时刻上奏,肯定会引起他的猜忌。

“同你讲有什么用啊。”卿天兀自翻了个白眼,“你不是在四灵学院修习,连爷爷想都不想吗?”

卿云歌:“……”

没想到她这个爷爷还这么喜欢使小性子。

也不知道她奶奶当年是怎么过来的,是不是还得天天哄啊。

“爷爷,我怎么就不想你了?”卿云歌无奈,她摊摊手道,“我想你想得饭都吃不下,有时候在路上想起来的时候,我都撞到树上了呢。”

这一句话一出,卿老爷子还没有反应过来,身旁先响起了一声轻笑。

笑声清雅,仿佛林间溪涧潺潺,声线撩人。

容瑾淮半垂着眸,一手握着酒杯,长长的睫羽将他瞳孔中的笑意遮住,但怎么也掩饰不住他上挑的唇线。

听到那声悦耳的笑,卿云歌的身子一僵,然后只想给自己一巴掌。

为什么她老是在这个腹黑世子面前干这种事?

她的形象啊!

卿云歌干咳了一声,别过头去不想看容瑾淮,但她却感觉到有道炙热的目光一直在注视着她,让她感觉似乎是有烈火在灼烧着她的面庞一般,耳根子有些发烫。

她知道目光的主人是谁,因为她的鼻翼间全是他衣袖间自带的冷梅香气,很淡,但却仿佛烈酒一般,深入骨髓。

只要沾上一点,就会深深地沉沦。

“臭丫头你真这么想老夫?”卿天倒是没看出自家孙女现在在想什么,他狐疑地瞅了她一眼,“走路上都撞树?”

“咳咳咳咳!”闻言,卿云歌立马咳嗽了起来,此刻她脸上的余热已经褪去了,然后一脸无辜地说道,“是啊,所以爷爷我这么想你,你还这么训斥我,让我真的太伤心了。”

说完之后,还眨了眨眼睛,想挤出一点眼泪。

演戏就要演到底。

但是她也没说假话,她是挺想卿老爷子的,只不过被她夸大到撞树了。

“所以我很羡慕卿爷爷。”卿天还未答话,容瑾淮先是浅浅一笑,“如果我也能被卿卿这般挂念着,一定会欢喜得连饭都吃不下。”

语气温柔,但带了一丝幽怨。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眼角一抽。

她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了,一个两个小性子都开始上来了,这边哄完,那边又来了。

她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个腹黑世子还喜欢卖惨?

然而也是因为这句话,卿天脸上的不信全部都消失了,他这才摸着胡子笑了起来:“世子别羡慕了,这臭丫头老夫看了十五年,自然感情深一点,不过等到臭丫头日后成为你的世子妃,肯定天天想你。”

顿了顿,卿老爷子哼了一声:“要是她敢不想你,老夫就把她揍死!”

卿云歌:“……”

爷爷你这么暴力,当初奶奶为什么愿意嫁给你啊?

她内心悄悄咪咪地诽谤了一下,并不敢真的说出来。

“卿爷爷可要手下留情。”容瑾淮撑着肘,微微一笑,“要是您真的把她揍坏了,我是会心疼的。”

他的眸光温柔而缱绻,落在红裙少女的身上,化为一汪春水,打湿了衣襟。

“哈哈哈哈哈!”闻言,卿天极为高兴,哈哈一笑道,“放心吧世子,不要说你会心疼,老夫也舍不得啊,不过是嘴上说说罢了,当不得真,当不得真!”

云叔站在一旁,看着这三人一副其乐融融的模样,也忍不住乐了。

他已经好久没有看到卿老爷子这么开心过了,似乎自从风琊将军故去之后,老爷子就再也没有露出过笑容了。

云叔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他真的希望他追随的这位元帅可以一直这么幸福啊。

如果可以,他宁愿用自己的性命去交换,也要换得卿天的一世安康。

“好了好了,老夫就不打扰你们年轻人说悄悄话了。”卿天笑完之后,便站起身来,道,“耽搁了这么久,想必陛下也应该等急了,老夫先进宫一趟,世子你和臭丫头慢慢吃,不够就吩咐下人。”

说完之后,卿老爷子朝着卿云喊了一声:“老云,照顾好大小姐和姑爷。”

“哎好。”云叔这才从自己的思绪中回过神来,他连忙应了一声,然后又问道,“老爷,您需不需要带两个骑士?”

“带什么带!”一听到这话,卿老爷子不乐意了,“老夫又不是老得走不动路了,用得着那群骑士保护吗?”

云叔抹了一把汗,不敢多说了。

跟了卿天这么久,他也知道卿老爷子太过固执,只要是做好的决定就没人能改的了。

于是云叔只好把求救的目光投向了卿云歌,想让她劝一劝老爷子。

卿云歌自然是看到了管家眼里的信号,她放下筷子,然后朝着老爷子点了点头:“爷爷,那您快去快回。”

“大小姐……”听到这句话,云叔微愕。

卿云歌朝着管家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

云叔瞬间明白了。

看来大小姐是自己有自己的方法,他也不必去担心。

现在的大小姐,可是连卿家骑士团都能驯服,想必这点小事对于她来说也算不了什么。

“在家安分一些。”卿天走之前,还不忘叮嘱道,“别使小性子,然后陪着世子在朱雀国逛逛,听到了没?”

卿云歌点了点头,表示她听到了。

卿天这才满意了,然后跟着来传令的太监,一同进宫。

“卿卿真的放心卿爷爷一个人去皇宫?”容瑾淮用帕子优雅地擦拭了一下修长的双手,看了红裙少女一眼,双眸中带着探究。

“怎么可能?”卿云歌摇了摇头,“爷爷太顽固,又把君君臣臣的思想看得太重,我说什么他也听不进去的。”

她看向他,弯唇一笑:“所以我只能先表面同意,然后暗地里再跟着去咯。”

有暗夜笛在手,她可以完全地将自己的身形隐匿起来。

暗夜笛和幽梦琴一样,都是把精神力附着在笛音与琴音之上,然后加以攻击和防御。

这样,她虽然并不是精神力玄力修炼者,但依然可以借着暗夜笛,达到和精神系玄诀有着同样功能的目的。

而卿云歌如今摸索出来暗夜笛的几个功能,第一让人陷入幻境,第二隐匿身形。

第一个功能对于精神力的消耗极大,她不会轻易动用,而第二个倒是十分的方便。

今天她进卿府,就是用这个功能,才成功地蒙骗了老爷子。

所以卿云歌一会儿打算接着隐匿身形,跟着卿天去皇宫,如果老爷子有什么事情的话,她也可以在一旁保护他。

“我陪你?”容瑾淮并没有多问其他的问题,只说了这么简单的三个字。

“不用不用。”卿云歌摆了摆手,“我自己就够了,你就在这里好吃好喝吧。”

见到他的神色变了一下,她又补充道:“要是真的有什么紧急事件,我会给你传讯的。”

听到这话,容瑾淮望了她好一会儿,才轻叹一声,道:“好,那卿卿你注意安全。”

“会的。”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就朝着门外走去。

但是就在她即将出去的时候,她的手腕被一只温暖的大手给攥住了。

“嗯?”卿云歌回过头去,诧异地看着白衣男子,“怎么了?”

容瑾淮握着她的手腕,目光深幽,然后在她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他一个用力,就将她带到了怀里。

刹那间,冷梅的香气忽然变得浓郁了起来,但依旧很好闻。

他抱得是那样的用力,仿佛要将她揉进骨髓之中。

卿云歌一愣,还没等她说什么,他已经松开了禁锢着她的手,然后帮她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发丝,声音低哑道:“我等你。”

依旧是简简单单的三个字,可她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话了。

“我……我先走了。”卿云歌不知道该说什么,于是撂下了这么一句话,蹭的一下就跑了。

逃跑的时候,已经用上了她最快的速度。

容瑾淮望着红裙少女消失的方向,伫立良久,凉薄的唇微微勾起,墨眸中也浮起了极淡的笑意。

他也出了大厅,然后站在院落里,背负双手,淡声吩咐道:“霜临,去皇宫,保护世子妃。”

话音一落,空无一人的院落里,又突然出现了一个黑衣人,正是霜雨双暗卫之一的霜临。

他对着白衣男子跪地抱拳道:“谨遵主子之命。”

说完之后,霜临又再度消失了。

……

皇宫,御书房。

赫连域皱着眉头,然后看向了一旁带他回来的白衣人,问道:“这个东西真的管用?”

他说的是刚才赤羽交给他的一个瓶子,里面装了一味药材磨成的粉,据说可以让人在十天之后开始吐血,一个月之内身亡。

“人类,不要质疑大长老的权威。”赤羽冷冷地看了他一眼,神色冰寒。

听到这句话,赫连域的脸上血色上涌,满布皱纹的额头也剧烈地扭曲了起来,眼中满是怒火,但被他死死地压制住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没能力对付眼前的这只火凤凰,他一定要让赤羽为自己的不敬付出代价。

想到了这里,赫连域从鼻孔里轻哼了一声:“我只是确定一下,要是到时候没有作用,这次机会可就白白浪费了。”

他手里的那瓶药粉是其实是大长老给他的,虽然没有说明目的,但他也知道这瓶药一定要用在卿家人的身上。

不得不说,凤凰族还真是太高傲了,他们到现在都懒得问那个人类到底是出自哪一家,在他们眼里,不管是谁,只要是人类,那就是蝼蚁,可以任由他们宰割。

赫连域不由嗤笑一声。

他只要随便找个小家族说那就是凤姬当初嫁过去的地方,凤凰族的那群长老也根本不会怀疑,反而会给他送来大量的金钱,帮他巩固地位。

是兽族之中的王族又怎么样?

十五年前还不是被他骗的团团转?

赫连域这次也想在把那个地位崇高的大长老骗上一回,可是他确实也想把卿家除掉了。

多留了卿天十五年,他觉得他已经很仁慈了。

至于凤姬的女儿……赫连域的目光沉了沉,他会等到卿天死后,把她接到皇宫里,好好地藏起来。

用药材吊着她,不让她死,也不让她康复。

听到那句话,赤羽瞥了龙袍男人一眼,并不说话,但脸上那轻蔑的神色,却毫不掩饰。

赫连域心中的怒火越来越旺,可是却不能朝着赤羽发泄,于是他猛地拍了一下桌子,怒吼道:“人呢,小德子还没把卿爱卿带来了吗?”

御书房外的两个守门的太监听到这声吼,顿时吓得直接跪在了地上,口中不断叫着:“陛下恕罪,陛下恕罪……”

看到还是有人十分地惧怕自己,赫连域这才感觉到底气又回来了,他无比傲然,接着说道:“快去看看卿爱卿到哪里了。”

这一句话刚刚落地,门外便传来了一道极尖极细的声音:“卿老元帅,这边请。”

“辛苦德公公了。”接下来响起的声音中气十足,底蕴沛然,一听就知道声音的主人常年习武,在外征战。

“陛下就在里面等着老元帅。”德公公笑道,“您进去就好,奴才在外面候着。”

卿天表示了解,他走了几步,又回过头来,问了德公公一句:“德公公可知道陛下召见我到底所谓何事?”

“老元帅大可放心。”德公公的眼睛闪了闪,接着笑,“奴才瞧着陛下的心情不错,想来应该是好事。”

这句话并没有让卿天放心,但他也知道自己问不出来什么,于是朝着德公公道了谢之后,就准备觐见皇帝了。

卿天走进御书房的时候,发现赫连域身后还站着一个人。

那人他以前从未在皇宫里见过,而这一身装扮也并非是皇家骑士团或者暗卫一系列。

他身上自带着一种天然的傲气,似乎连眼前的皇帝都没有放在眼里。

虽然他是站在赫连域的身后,可给人感觉,他才是这里的掌权者。

卿天的心不由地沉上了几分,他带了那么多兵,自然也是阅人无数,所以他能看出,这个陌生的白衣人并不简单。

而且……以他灵阶的修为,竟然也感觉到这个白衣人十分的危险。

难不成……是赫连皇族的几个老祖宗之一?

卿天紧了紧眉,觉得有这个可能。

“卿爱卿,朕等你许久了。”赫连域也没计较卿天进来之后并没有向他行礼的事情,反而笑吟吟地说道,“卿爱卿近来身体可好?”

“回陛下,老臣前阵子去过上医阁,请牧师探查了一番,老臣如今的身体……已经到了药石无医的阶段了。”卿天这才躬了躬身,他长叹一声,道,“老臣因为当年带兵打仗,没有注意,现在落下了一堆病根,如若不是老臣多年都在炼体,恐怕此刻陛下已经见不到臣了。”

听到这番话,赫连域原本笑着的脸一僵。

一旁的赤羽也不禁多看了一眼卿天,嘴角微微抽搐。

而此刻御书房之内,还有另一个人也忍不住眼角一抽。

如果不是因为还要隐匿身形,卿云歌恐怕就笑出来了。

她忍着笑意,靠在房梁之上,努力地绷着脸。

还说她会装呢,瞧老爷子也伪装技巧,比她还炉火纯青啊,果然姜还是老的辣。

卿云歌自然也注意到了那个白衣人,而她在第一时间就看出,那个白衣人并不是人类,而是兽人。

更巧的是,还是凤凰族的人。

之所以她现在能看出白衣人的本体,也得归功于暗夜笛,因为暗夜笛可以在短暂的时间内,把她的精神修为提高一个小段。

她在进入皇宫的第一秒,就使用了暗夜笛,然后把精神修为提高到了入微境巅峰。

不要小瞧入微境巅峰的精神境界,因为有很多魔阶圣阶修为的人,其精神修为可能连入微境都不到。

毕竟精神力不是每个人都在修习,很多人更注重的,还是玄力。

她以入微境巅峰的精神修为能看出那个凤凰人在精神方面的实力并不如她,所以她才没有被他发现。

这下卿云歌可以确定,此次赫连域召见她爷爷,一定是有着阴谋。

很有可能,那个凤凰人就是昔年陷害她父亲的元凶之一。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然后把大部分注意力都放在了白衣人的身上。

“卿爱卿说的这些,朕其实也知道。”赫连域到底还是久居高位这么久的人,很快就回过神来,他也叹了一口气,“可是现在朱雀国武不胜文,朕若是放走了卿爱卿,谁来卫国啊。”

言语之中,是深深的惋惜。

卿云歌差点被这句话恶心地吐了出来,恨不得现在就立马显形,去杀了赫连域这个狗皇帝。

呵,她爷爷卫国,却搭上了整个卿家。

现在卿天想走,赫连域居然还不放人,真的是想把卿家赶紧杀绝?

玫瑰紫色的眸中浮起一抹杀意,凛然而冰冷。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赤羽若有所觉,猛地抬起头来,看向了卿云歌所在的地方。

卿云歌歪着头,和赤羽坦然地对视着,甚至还扮了个鬼脸。

她对暗夜笛很有信心,这只凤凰绝对发现不了她。

果然,赤羽看了一会儿,就收回了目光。

他皱了皱眉,以为是自己出现幻觉了,可他分明感觉到刚才有一股极为冰冷嗜血的气息出现在御书房之内。

赫连域并没有发现任何不对劲,他仍看着面前的老人,等待着老人的回答。

卿天先是沉默了一下,良久,他才一撩衣服,对着前方跪了下来,声音虽然沙哑,但很是坚定:“恳请陛下可怜老臣,让老臣告老还乡。”

“放肆!”赫连域怒喝,“你就这么瞧不起朕?想要离着朕远远的?”

以前卿天也生出过此去元帅一职的想法,可是都被他用这个方法留了下来,怎么这一次……

赫连域的目光瞬间阴沉,难不成卿天已经知道了十五年前的真相?

是了,一定是,否则以他的性格,不可能这么做。

赫连域不知道的是,卿天并不是知道了真相,而是因为那颗当初为国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心,现在已经寒了。

茶若凉,亦可温。

心若寒,不可暖。

这么多年,卿天早就累了,可是他为了一个忠字,一直撑到了现在。

他不想再和赫连皇族有任何交集了,所以才想辞官归乡。

赫连域见卿天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知晓他是已经下定了决心,脸色便更加阴寒了。

果然,他就应该在十五年前除掉整个卿家。

不过现在也为时不晚,赫连域握紧了手中的药瓶。

“既然卿爱卿意已决,那么朕也不好说什么了。”赫连域敛了眼睛中的恨意,然后起身,将卿天扶了起来,淡淡地说道,“不过朕希望卿爱卿能多在皇城留一个月,跟下任官员做好交接,也好让朕再多看看卿爱卿,卿爱卿以为如何?”

闻言,卿天一愣,他没料到皇帝居然这么容易就松口了,一时间被最后一句话还给感动了。

“老臣承蒙陛下厚爱。”他拱手作揖,“老臣依陛下所言。”

反正他也不急这一时。

“朕一想到日后就见不到卿爱卿,心痛难忍。”赫连域侧着身,眼睛里有泪花在闪烁,但面上却不见一点悲伤,“卿爱卿可否跟朕共饮一杯,当做践行之礼?”

卿天又是一愣,不明白皇帝的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但他还是点了点头,道:“陛下请。”

“小德子。”赫连域的眸中划过一丝暗光,他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把朕珍藏了二十年的十里香拿出来。”

德公公“哎”了一声,连忙去备酒,很快,就把一个精致的酒坛拿了上来,顺带两个琉璃盏。

赫连域亲自开坛,将两个琉璃盏都满上,然后趁着卿天不注意,在其中一个里面倒了一点白色的粉末。

粉末遇酒便溶,也没有让十里香的颜色和气味变化半点。

卿天没有看到这一幕,但卿云歌看得很清楚。

但是由于药粉很少,离着她又远,她闻不出那到底是什么药,但她可以确定,绝对是毒药。

眸光在瞬间变冷,宛若利刃。

赫连域利用她爷爷的一颗赤胆忠心,巩固了帝位,害了她父亲,到现在居然还要毒害她爷爷。

真是好心机好手段!

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卑鄙下流的人。

不过,赫连域你要失策了,有我在,你绝对不会得手!

卿云歌一个翻身,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她的身子很轻盈,所以没有弄出半点声响。

在赫连域转身的片刻,她迅速来到托盘前,将两个酒杯掉了个儿。

而很巧的是,赫连域遮住了赤羽的视线,所以赤羽并没有看到这一幕。

“来,卿爱卿,朕敬你。”赫连域这才又重新回过身,拿起那两只琉璃盏,将右边的一只递给了卿天,“虽然不如卿爱卿你府里的酒,但是味道也是极好的。”

卿天接过,但是并没有喝,因为他也感觉到了不对劲。

就在他犹豫的时候,耳边忽然传来了一道清灵的声音:“爷爷,放心,里面没毒。”

卿天大惊,连忙回过头去看,却发现没有一个人。

难不成他真的已经到了老眼昏花的地步?不仅出现了幻觉,还出现了幻听?

“爷爷,我隐身了,所以你看不见。”卿云歌接着说道,“别表现出异样,让他们看出来。”

听到这句话,卿天才看到赫连域看着他的表情有些怪异。

“卿爱卿,怎么了?”赫连域的神色有些紧张,“这酒不合你心意吗?”

“陛下说笑了,合,很合。”卿天直接举杯,一饮而尽,“陛下也请。”

他很信任自家孙女的话,既然她说没事,那么就是没事。

但是看方才赫连域的表情,卿天已经有预感,皇帝对他出手了。

这个认知让他的心更是一冷,冷得同时,也感觉到了一股涩然之意,眼眶在瞬间湿润。

他抬了抬头,努力把泪水又重新逼了回去。

赫连域见到卿天喝完之后,不疑有他,也把琉璃盏中的酒喝了下去。

“想必云歌还在家里等着卿爱卿。”他矜持了一下,说道,“卿爱卿还是尽早回去,朕也希望云歌早日康复。”

卿天回过神来,然后神色淡漠道:“多谢陛下关心了,老臣告退。”

赫连域挥了挥手,示意他可以下去了。

等到卿天出去之后,一直沉默着的赤羽这才开口:“这就是那个人类的父亲?”

“很意外?”赫连域看了赤羽一眼,神色晦暗,

“人类,没想到你倒还挺卑鄙的。”赤羽嘲讽道,“我看那个老人跟了你也有几十年了吧?你也能下的去手?”

果然人类都十分卑鄙,他们高贵的凤凰族根本不用出手,就能让他们自相残杀。

“无毒不丈夫。”赫连域冷笑,“我应该再毒一些,才不会让他们有翻身的时候。”

“好了,人类,记住你答应大长老的话。”赤羽冷冷地瞥了他一眼,“把那个孽子,杀掉!”

他出口的话语是那样的冰寒,让人感受到了凛然的杀意。

赫连域缓缓打了个一个哆嗦:“我会的,我的命可都在你们手里。”

“知道就好。”赤羽丢下这一句话,就离开了御书房。

“哼,卿天,卿风琊,还有卿云歌。”赫连域的面容扭曲了起来,看起来十分的狰狞。

他不断地重复着这几个名字,如同得了失心疯,双眸血红。

良久,他才恢复了正常。

“小德子。”赫连域朝着外面喊道,“最近皇后在做什么?”

自从赫连笙离回来之后,他就派人去监视皇后了,一旦有任何异动,他都会在第一时间知道。

小德子听到叫声,连忙走了进来,恭恭敬敬地说道:“回禀皇上,暗卫说这阵子皇后娘娘一直很安分地待在寝宫内,什么都没有做。”

“哼,什么都没有做。”赫连域根本不信,他冷哼一声,重重拂袖道,“摆驾凤仪宫。”

……

卿家。

卿云不知道为什么,他发现这一次卿天回来之后,一瞬间苍老了很多,连一向挺直的背都变得佝偻了,步履也有些蹒跚。

他想上前询问先前在皇宫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却被老爷子挥手挡在了门外。

卿云眼睁睁地看着卿天一个人进到了寝室之中,然后在离去的时候,听见里面传来了一声声压抑的嘶吼。

嘶吼声听起来悲怆之际,绝望、哀怒、伤心全部都在这声音里面,一声一声,震彻耳畔。

卿云歌回到家里的时候,就看到管家怔怔地站在卿天的屋门前,一张坚毅的面容之上,早已泪水横流。

而她也听到了,此刻屋子里的声音。

声音只重复着三个字——为什么。

但就是这么简单的三个字,包含了一个老人对国家的失望,对效忠者的绝望,还有对自己的愤怒。

“为什么?!”

“到底是为什么?!”

卿云歌的手贴在门上,却没有推门进去。

她默默地站在那里,也感受到了她爷爷此刻心中是多么的伤心和悲怆。

鞠躬尽瘁三十载,赤胆忠心已然寒。

卿云歌也知道她爷爷为什么会说这三个字。

为什么,我为国效力这么多年,到头来子孙皆亡?

为什么,我忠心耿耿只为国君,到头来君要臣死?

没有人能回答这两个问题,就像没人能知道,这个老人到底怎么才一路坚持地走到了现在。

满目疮痍,千疮百孔。

卿云歌只感觉自己的心抽气般得疼,她捂住心脏,也难以消除疼痛半点。

她的爷爷啊,她最敬爱的亲人啊,怎么会让人伤到这个地步?

如果她能早一点来到这个世界,她一定不会让任何人伤卿天半分。

可是终究还是晚了。

房间里的嘶吼声这个时候已经弱了下去,转为了低低的呜咽声,但让人听起来更加地难以忍受。

卿云歌也忍不住落下了泪,她抬起头来,却发现眼泪越流越多。

这是她两世以来第一次哭。

直到一只手抚上她的脸庞,将她眼角的泪水尽数拭去。

指尖温暖,掌心柔软。

卿云歌怔怔地看着眼前的人,一瞬间,像是看到了什么依靠,眼泪流得更凶了。

“卿卿不哭。”容瑾淮抬手将红裙少女脸上的泪水全部擦掉,他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她抱了起来,“你要为卿爷爷高兴,至少,他已经看穿了赫连皇族的本性。”

“是啊,我应该高兴。”卿云歌的头靠在他温暖有力的胸膛处,声音有些闷,“可是,我为什么这么难过呢?”

“因为情。”容瑾淮抚摸着她的头发,声音轻柔,“不管是什么情,只要用心了,就会这样。”

听到这话,卿云歌有些茫然,因为她对于“情”这个字,了解实在是太浅薄了。

前世的她,除了师徒之情,其他的她根本不知道。

而如今……她好像明白了什么是情。

不知所起,不知所终。

“所以不要哭了。”容瑾淮轻声哄着,“再哭,你就变丑了。”

这一句话一出,卿云歌的眼泪还真的就停止了。

她抬起头来,瞪着眼前的人:“你意思是我现在很丑?”

真的是太过分了,她正伤感着呢,这个人还要欺负她。

“在我心里,你一直是最美的。”容瑾淮静静地望着她,微微一笑,“我只是心疼你,不想让你哭了。”

“是我失态了。”卿云歌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只是为爷爷感觉到难过。”

“我知道。”他将下巴放在了她的肩膀处,低声说,“我都知道。”

“我要杀了赫连域!”卿云歌咬牙切齿,“我要灭了赫连皇族,我要让他们为卿家死去的人陪葬。”

无论这条路上她会遇到什么,她都要一直走下去。

她不想看到卿天在露出那样悲怆的表情,她不想再让他因此而伤心。

“好。”容瑾淮依旧说了那三个字,“我陪你。”

闻言,卿云歌抬起头来,飞速地看了他一眼,然后说道:“我会在回到学院之前,让朱雀国不复存在。”

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了。

“嗯。”容瑾淮轻轻地应了一声,“赫连皇族虽然是四大皇族中最弱势的一个,但是实力仍然比卿家强,卿卿你万万不可小觑,一定要从长计议。”

“我明白。”卿云歌点了点头,道,“我心中已经有了计划,你大可放心。”

“卿卿你可能不知道的是……”容瑾淮望了她一眼,“赫连笙离和夜将臣合作了。”

“他们?”卿云歌蹙了蹙眉,“虽然是在意料之外,但也在情理之中。”

容瑾淮不置可否地笑了一下:“所以我认为,你的计划里还要加一个人。”

------题外话------

写完这章,挺心疼卿天的,写着写着就想起来家里的老人。(肝儿疼)

第二卷快完了,估摸还有十几万字。

赫连皇族一并会收拾,*快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