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章 别想那么多,想我(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个人?”闻言,卿云歌的眸光一动,“谁?”

“朱雀国的二公主。”容瑾淮慢慢地说道,“白虎国皇帝最宠爱的妃子……赫连知杳。”

“她?”卿云歌低眉,沉思了片刻,“我记得赫连知杳似乎不是皇后所出?”

“不错。”容瑾淮点了点头,“赫连皇族这一代子孙之所以稀少至此,并非是因为皇帝的女人很少,只不过那些妃子都无法生育。”

“是皇后?”卿云歌微微眯起眼,在瞬间就猜到了真相。

她虽然没有涉足后宫,但也知道那个地方十分的凶险,诡计多端,步步惊心。

就算能成功获得皇帝的宠爱,也难不保第二天就被人陷害,直接打入冷宫。

皇后身为后宫之主,在没有太后的情况下,她完全不用惧怕任何人,她想害谁就害谁。

“卿卿可知道,当今朱雀皇后姓氏为何?”容瑾淮挑了挑眉,问道。

“姓……”听到这个问题,卿云歌蹙了蹙眉,“你这么一说,我才想起,皇后的姓氏一直都没有对外说明,我也只知道皇后的闺名唤做素玉。”

“这是因为当初皇后不顾母家的反对嫁给了赫连域,所以名字从族谱上被划掉了。”容瑾淮轻描淡写道,“她的真名是……”

顿了顿,他望着她,缓缓说了三个字:“夜素玉。”

“夜?!”闻言,卿云歌的瞳孔缩了缩,有些意外,“玄武国皇族?”

夜这个姓并不常见,而在人族之中,也只有玄武国的夜氏皇族比较出名了。

“正是。”容瑾淮稍稍颔首,“而且,夜将臣还需要称夜素玉一声姑姑。”

“这么说来,夜素玉其实是当今玄武皇帝的妹妹?”卿云歌略略思索了一会儿,道,“可是赫连族和夜族也算得上是门当户对,为何夜族要反对夜素玉嫁给赫连域?”

“尚且不知。”容瑾淮轻轻地摇了摇头,“那些皇家秘闻,也只有他们本人知道了。”

得知了皇后的真正身份后,卿云歌的心中现在已经理清了一些思路。

夜素玉当年是玄武国备受宠爱的公主,然后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而爱上了赫连域,不顾玄武国的反对,执意下嫁。

但卿云歌知道,赫连域喜欢的却是她娘亲,不是夜素玉。

想必之所以许了夜素玉皇后的位置,也是因为她背后站着夜族。

但既然夜素玉都已经被玄武皇室除名了,为何权势还是如此滔天,可以将赫连皇族的子嗣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中?

这是一个疑点。

而容瑾淮提到的赫连知杳,她也是知道的。

赫连知杳是德妃所出,仅仅只比赫连盛晚了一个时辰。

德妃的母家是丞相府,虽然在朱雀国也算得上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但是比起夜素玉的母家,还是远远地不够看。

值得一提的是,瑞王赫连瑞也是德妃所出,而在生下赫连瑞没过多久,德妃就暴毙身亡了。

上医阁的牧师前来检查过,说是因为德妃第二次生产的时候伤了身体的基本,才会这样。

可是卿云歌现在却有感觉,德妃的暴毙一定和夜素玉有关。

因为在及笄之后,二公主赫连知杳就自动请缨要前往玄武国和亲。

白虎国地处西州界,那边有着大片的沙漠,风沙阵阵,环境极度恶劣,而且高山连绵,海拔极高,不适合耕田播种,导致白虎国的经济一度很是落后。

如果不是因为苏家的大本营在白虎国,恐怕白虎国早就被邻国灭掉了。

而赫连知杳竟然选择去白虎国和亲,那么能知道她是有多么迫不及待离开朱雀国了。

那个时候,后宫的妃子要么死了,要么进冷宫了,唯独只剩下皇后一个人,牢牢把守着后宫大权。

所以自从赫连笙离出生之后,赫连域就再也没有新的子嗣诞生了。

如此看来,皇后还真是心眼小的可以。

那么,她确实可以利用夜素玉和赫连域之间的矛盾,来计划一些事情。

仔细算算,自己的那六百枚蛋,再过一个多月就要成熟了。

龙、凤凰和麒麟这三种玄兽的智慧十分的高,和骑士们契合的速度也会很快。

卿云歌想,卿家很快就可以实力大增了。

赫连知杳她倒是知道如何去搞定,因为赫连知杳有一个习惯,那就是大年的时候必然会回到朱雀国。

这本来是不符合四国风俗的,但是白虎国皇帝太过宠爱这个妃子,所以也就任由赫连知杳这么做了。

不过卿云歌仍旧记得赫连繁凡对她说过的话,整个赫连皇族,可怕的不是赫连域,也不是那几个魔阶修为的老祖宗,而是身负朱雀血脉的赫连笙离。

但是卿云歌也记得,朱雀对她说过的话,除了她之外,这个世界上不可能再有一个人有朱雀血脉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会传出赫连笙离身负朱雀血脉这种言论,即便赫连笙离是个普通人,她依旧觉得这位四公主十分的棘手。

赫连笙离一醒来,就能让赫连域立她为太女,其中虽然有皇后在作梗,可是她本身的实力,不容小觑。

而且,卿云歌方才在回来之前,把皇宫里面住人的宫殿都转了一圈,并没有发现赫连笙离。

这就意味着,赫连笙离现在不在朱雀国。

那么她会在哪儿?

卿云歌的眉头蹙了起来,她必须提前定计,设下圈套,才能让赫连皇族全部覆灭。

“在想什么?”有声音打破了她的思绪,卿云歌抬起头来,发现容瑾淮正注视着她,眸色幽深。

“我在想赫连笙离到底去哪儿了。”卿云歌揉了揉额心,“我总有种不好的预感。”

“别想那么多了。”容瑾淮轻轻一笑,如画的眉眼间仿佛藏了春天最柔软的星辰,他抚上她的脸庞,微微俯身看着她。

那双墨眸此刻仿佛万顷星河,如海波澜壮阔,却有如同深渊,望不见底。

下一秒,他的声音低沉下来,愉悦而动听:“想我就够了。”

字字沉沉,尾音撩人。

这五个字让卿云歌的心猛地跳了一下,她果真把关于赫连皇族的一切思绪都从脑海中排出去了。

她看着面前的人,看见他的双眸里只有她一个人的影子,清晰而深冽,仿佛已经镌刻到了神魂深处。

这个人啊,总是能轻而易举地将她的心房线打破,一层一层的防备都被卸了下来,而她在他面前,总感觉别样的安心。

那种感觉,就像下午坐在窗户边,暖风从外面吹了进来,撩动发丝,拂过面颊,带着难以诉说的情意,悠悠荡进心田。

岁月静好,现世安稳。

卿云歌忽然就希望这一刻能够永远地静止下去。

“我想你做什么?”对望了一会儿,她别过脸去,声音有些不自然,“万一想你想到撞树了,你负责吗?”

深呼吸,吐气……她气场一定不能弱。

“嗯。”容瑾淮笑着答道,“我负责。”

“我那个什么……”卿云歌不知道自己怎么接话了,她使劲地捏了自己一把,才开口道,“我去练兵场看看那些骑士们怎么样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蹭的一下就跑了。

云叔只感觉眼前一花,一阵风闪过,再看的时候,自家大小姐就不见了。

他有些懵,于是问一旁的白衣男子:“世子,大小姐怎么了这是?”

“没怎么。”容瑾淮环抱着双臂,他的眼眸中藏着温和的笑意,轻笑一声,“她害羞了。”

云叔:“……”

等、下!

大小姐会害羞?

他可是见过大小姐的彪悍模样的,拳打脚踢乞丐,毫不忌讳留言,脸都没红上一下。

这样的大小姐会害羞?

他不信。

“云叔,我先行离开了。”容瑾淮沉吟了片刻,然后说道,“如果爷爷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可以找我,我随时都在。”

他虽然和卿天只见过短短的几面,可是他却能感受到,这个老人是真心宠爱卿卿的。

出了这种事,他不会坐视不管。

“世子且放宽心。”云叔有些受宠若惊,他拱手笑笑,“有我照顾老爷,就够了,您下去休息吧。”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点了点头,然后转身离开了这里。

云叔现在越看容瑾淮越顺眼,起初他还觉得这么一个高贵的人,会对大小姐不好,现在看来,这位第一世子才是大小姐真正的良人啊。

果然传言都是假的,说什么第一世子不近女色、心如冰雪,瞧瞧他对大小姐的态度,那简直就是宠到了骨子里好么!

卿云发誓,他以后什么传言都不信了。

“老云……”这个时候,紧闭着的门内忽然传来了一道嘶哑的声音,“去酒窖,把那坛酒给我拿来。”

卿云先是一愣,然后连忙道了一声“好”,便立马迈着步子,前往酒窖。

虽然卿天并没有说明是哪坛酒,可他知道,那坛酒是当年夫人酿的。

想到这里,卿云叹了一口气,可惜了,夫人也去得太早,到现在,老爷子身边连个知己都没有。

内心苦闷,无法诉说啊。

不如意事常*,可与言者无二三。

酒窖距离卿天的住处并不远,卿云的动作也很快,他抱着一坛酒,然后敲了敲门:“老爷,酒给您拿来了。”

“进来,放到门口就好。”卿天的声音很是低哑,语气之中满是疲惫。

卿云摇了摇头,然后推门进去,便看到原本精神烁烁的老人此刻颓废无比的坐在地上,背靠床榻,一双眸子浑浊而无神。

他的脸上并没有什么多余的神色,但卿云却能看出他内心的酸涩。

卿云并没有多说什么,他也知道他劝不动卿天,于是默叹一声,将酒坛子放在了桌子上,然后再度退了出去,并关好了门。

“吱呀——”的门响声让卿天的双眼回了几分神,但依然空洞无比,仿佛整个人已经死去。

他又在那里坐了一会儿,才慢吞吞地起身,走到桌子前,望着那个酒坛子发呆。

因为是草莽出身的缘故,卿天所住的内室并不奢华,朴素无比,甚至连一个像样的装饰品都没有。

房间空而阔,唯一的颜色,就是墙上挂着的一幅画。

那幅画上绘着的是一个美妇人,她的模样和卿风琊有五分相,眉眼间是盈盈的笑意,温润而美好,闲适自然。

即便眼角已有皱纹显露,可依然掩饰不住她的一身大气。

她的眼睛很是清澈,如同最纯净的露水。

卿天像是想到了什么,他抬起头来,然后看到了悬挂在他面前的那幅画。

看着看着,热泪就顺着眼角滚滚而下。

“小婳,你也觉得我很是没用对不对。”他捂着脸,用力地发出了一声啜泣,“我保护不了我们的儿子,也保护不了我们的孙女,我真没用,真没用!”

说到最后,卿天的双眸赤红,他抬起手来,狠狠地给了自己一个巴掌。

然后忍不住又是一声呜咽。

画上的妇人仍温婉地望着他,但笑容似乎带了点无奈。

“我今天才看穿了赫连域。”卿天自言自语,断断续续地说道,“我为了朱雀国,十六岁入伍,成为最低级的骑士。”

“二十五岁,我已经成为了骑士长,带兵打下了大好河山。”

“三十二岁,我成为元帅,掌管朱雀国所有的骑士军,捍卫国线。”

“而五十一岁的时候,风琊战死沙场,埋骨沧澜,我甚至连为他报仇的机会都没有!”

老人额上的青筋跳动着,他此刻的面容狰狞无比,双眸通红通红,泪水止不住地流下。

“现在我六十六岁了,我老了,只想寻个安静的地方度过余生……”他伸出手来,似乎想要抚摸画上的人,“可是这点微小的心愿,他赫连皇族也要扼杀掉。”

“赫连域想杀我。”卿天忽然笑了起来,可笑容是那么的悲怆,“而我却还要装作不知,因为这里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我想守护这里。”

“可是现在的朱雀国,已经不复当初了。”

画上的人静静地听着这些话语,眉眼温润。

“我真的累了。”卿天闭上眼,脸上满是泪痕,他轻声说,“我想去找你了……”

这句话落下的瞬间,就像是惊动了什么一样,一阵疾风忽然从窗户外吹来,然后猛地将悬挂着的画卷了起来,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画上的人也随风而动,像是想阻止什么,但又阻止不了。

风声更大了。

“小婳,你放心,我不会轻生的。”听到了画纸卷动的声音,卿天微微苦笑一声,“我还要看着臭丫头长大成人,嫁人生子,她还是太小了,我不放心啊……”

不知道是不是受了这句话的影响,疾风慢了下来,画卷也重新贴到了墙上。

画上的人依旧用温和的目光看着地上的老人,悠远而深沉。

“来,小婳。”卿天蓦地睁开了眼,他猛地一拍桌子,“我们来喝酒。”

“你以前说过,喝酒才能解愁。”

他伸手将封住的酒坛打开,刹那间清香四溢,盈满了整个房屋。

到处都弥漫着醉人的酒香,醇厚清冽。

老人伏在桌子上,直接抱着酒坛,肆意狂饮。

只听得“咕嘟咕嘟”作响,末了,一坛饮尽,卿天用袖子抹了一把嘴巴,然后将坛子扔到了一边。

他站起身来,摇摇晃晃地朝着床榻走去,走了好一会儿,才摸到了床边。

卿天昏昏沉沉地躺了上去,很快呼吸就平稳了下来。

寂静的屋子里,能时不时的听到一声梦呓。

呓的是:“小婳,我好像想你啊……”

微风轻卷画像,露出了左下角的署名——珑婳。

……

卿家练兵场。

卿云歌承认,她刚才又落荒而逃了,虽然她不想,可是身体快脑子一步,直接就跑掉了。

咳……实在是,太丢人了!

不,这不能怪她,只能怪容瑾淮那个家伙太会说话了。

虽然她也挺爱听,但就是莫名的不好意思。

这不是害羞,是不习惯。

卿云歌这样想。

想着想着,她就来到了练兵场。

练兵场宽而阔,骑士们列成三队,围着练兵场开始跑步。

冬天比不得秋天那般清爽,此刻虽然没有下雪,但是寒风依旧凛冽。

骑士们的脸被风吹得通红,有些修为比较低的骑士皮肤已经裂开了一刀刀口子,但他们谁都没喊一声,依然在坚持着跑步。

即便有人累了,也不会叫苦。

最开始的时候,没有一个骑士能坚持负重一百公斤围着练兵场每天跑五十圈。

即便以他们的修为做这件事情,并不会带来多大的损伤,可是突破身体的极限,并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之所以骑士们能做到这一步,是因为在那时,他们的前面有一个红裙少女在带领着他们跑。

不必他们负重一百公斤,那个少女直接又加了五十公斤。

他们追随的大小姐都能坚持下来,为什么他们不行?

他们是男人,要比大小姐做的更好才行。

于是日复一日,骑士们也开始给自己加重量,跑的全数也越来越多,只为了不让他们效忠的人失望。

而这里面,最为勤奋的,就是当初对天立誓的海鸣天了。

他是第一个成为黄金骑士的,在他的带领下,名为“狂澜”的那只小队,一跃而成三队之首。

其他两队更是不甘示弱,开始比拼。

卿家骑士团不再像以前那样好吃懒做,朝歌夜弦,现在的卿家骑士团,虽然实力还比不上昔年卿风琊所带领的骑士,但是一颗心,早已磨炼得坚定无比。

只待有一日,河出伏流,一泻而汪洋。

卿云歌来到练兵场的时候并没有告诉任何人,而且也没上前惊动那些正在训练的骑士,所以等到骑士们训练完了,才发现练兵场上多了一个红裙少女。

“大小姐!”所有骑士都惊喜地叫了出来,然后再度列队,朝着少女单膝下跪。

“不必多礼。”卿云歌抬手,将他们虚扶起来,“我只是来看看,你们不必管我。”

骑士们站起来后,见到红裙少女的神色很是满意,这才松了一口气。

他们没有辜负大小姐的希望!

“海鸣天,你出列。”卿云歌望了一眼站在前面的三个人,然后点了其中一个,“有事情交给你。”

海鸣天此刻激动地脸都红了,他很是得意地看了看其他骑士,然后高兴地跟着红裙少女走了。

其他骑士脸上露出了愤愤的神色,但他们也无可奈何,谁让他们比不过海鸣天呢。

不行,他们以后一定要更加努力训练才行。

“兄弟们。”风云小队的队长和乾坤小队的队长对视了一眼,然后说道,“一会儿等那个家伙回来,我们一起揍他一顿,怎么样?”

“好!揍他!”这个建议得到了所有骑士的认可,“一会儿专门打他的脸!”

哼!

让他在他们面前显摆,一会儿就把他打成猪头,让他没脸见大小姐。

此刻的海鸣天还不知道他回去之后,就会被所有人围住,美名其曰教训一顿。

他现在的心情十分激动,甚至难以言语,搓着手才能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

又看到大小姐了,实在是太激动了。

海鸣天对卿云歌已经不仅仅是敬佩了,他现在十分的仰望这位卿家大小姐,每次见到她都恨不得跪下来表明自己的崇拜之情。

“你现在修为多少了?”就在海鸣天琢磨着怎么开口的时候,面前的人先说话了,“其他兄弟们呢?”

“报告大小姐,我现在修为是冥阶七段。”海鸣天立马站直了身体,脸绷得紧紧的,肃穆道,“骑士团平均修为在魂阶九段左右,年轻一点的在魂阶三段左右。”

“嗯,还行。”卿云歌摸了摸下巴,“我给你们当初留的丹药还有剩余的吗?”

“有有有!”一听到这句话,海鸣天立马把自己身上带着的药瓶都拿了出来,“全都在这里,请大小姐检查!”

卿云歌接过药瓶,然后瞄了一眼,发现已经见底了,于是点了点头道:“快没了,我一会儿再给你们一点。”

“啊?”海鸣天傻眼了,“您不是要把这些药收回去吗?”

“我要这些丹药做什么。”卿云歌这才知道海鸣天的想法给跑偏了,她好笑道,“这些丹药专门就是给你们炼的,没了这些丹药,你们那种高强度的训练绝对坚持不了三天。”

海鸣天羞愧不已。

他是觉得这些丹药太珍贵了,甚至还省着吃,没想到大小姐居然对他们这么好,专门炼这些丹药给他们。

“这一次不给你们洗髓伐经丹了。”卿云歌沉吟了一下,“这个丹药吃了一次就没用了。”

顿了顿,续道:“补玄丹和冰心丹还是要接着用的,我再给你们一些天元丹。”

听到这句话,海鸣天大惊。

他知道什么是天元丹,天元丹是灵品下级丹药,里面蕴含着极为浓厚的玄气,吃了之后,相当于吸收了十块灵晶石,不可谓不珍贵。

“大、大小姐,你你你……”海鸣天一下子就结巴了,他断断续续半天,才吐出了一个完整的句子,“你已经是灵品炼药师了?”

“嗯?”闻言,卿云歌抬起头来,“有问题吗?”

她晋升灵品炼药师已经很久了,有着极致之火的加持,她现在已经是灵品上级炼药师了。

炼制天元丹对她来说,目前是小菜一碟。

“没没没问题!”海鸣天在心中抹了一把汗,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

老天爷,大小姐实在是太可怕了,不仅修炼速度那么变态,连炼药方面也这么厉害,真的是太可怕了。

然而,还没等海鸣天感叹完,卿云歌又开口了:“对了,你们训练的时候,有时候会因为极限的突破受伤是不是?”

海鸣天愣愣地点点头。

这是常有的事情,很多骑士有时候因为突破极限,差点经脉俱断。

所以突破极限是一把双刃剑,有好有坏。

“那这样好了。”卿云歌思索了一下,“我再给你们留上三个复疗阵,你们要是有谁伤势太重,就立马用复疗阵疗伤,可明白了?”

海鸣天又是一惊。

他的亲娘哟,他没听错吧,复疗阵?

复疗阵那不是灵品级别的灵阵吗!

难不成大小姐不仅是炼药师,还是灵阵师?!

海鸣天感觉自己有些疯。

“不过这复疗阵可能得过上一个月才能给你们。”卿云歌想了想,接着道,“我现在还制作不出来。”

“没没没事的大小姐!”海鸣天又开始结巴了,“其实我们不用也行。”

“行了,我又不是对谁都大方。”卿云歌摆了摆手,“你们是卿家的骑士,我这么做是应该的。”

海鸣天听到这句话,顿时感觉内心之中有一股热流顺着血液流遍了全身,他低下头去,声音沉沉道:“多谢大小姐了。”

“不必言谢。”卿云歌淡淡地说道,“我这次叫你来,是要让你去一个地方。”

“什么地方?”海鸣天有些疑惑,“大小姐尽管吩咐。”

“青阳山。”卿云歌背负双手,目光悠远,“你去那里,和封伦交接完毕之后,再一起去四灵学院,找学院的院长,到时候院长大人会告诉你们要做什么。”

既然已经决定要和赫连皇族开战了,那么她布下的局,也要往回收了。

“明白了大小姐。”海鸣天毫不犹豫地应道,“我现在就启程。”

说着,立马就准备走。

“哎哎哎,别急。”卿云歌无奈,她叫住海鸣天,道,“不用那么急,过完年再走都行。”

“没事的大小姐。”海鸣天知道自家大小姐是在关心他们,他肃穆道,“反正我们过年也是训练,与其和那群兔崽子一起训练,我还不如替大小姐去跑腿。”

卿云歌:“……”

这句话好有道理,她竟然不知道怎么反驳。

“那行吧。”卿云歌抽了抽嘴角,“你自己决定。”

她也看出海鸣天的性子十分急,不过也就是这么一个急性子的人,进步神速。

“海鸣天明白!”海鸣天大吼了一句,行完礼之后,就急匆匆地走了。

这一下,他刚好完美地躲过了一会儿的胖揍。

“赫连域、夜素玉、赫连笙离……”卿云歌念着这几个名字,半晌,唇边勾起一抹嗜血的笑来。

她已经想好,怎么对付这些人了。

欲要灭之,必先使其疯狂。

赫连知杳,就是那个疯狂的点。

……

凤仪宫。

夜素玉半靠在美人榻上,举着右手,欣赏着自己的指甲上的蔻丹。

最近过得还真是舒心,没人打扰,也没人来烦她。

虽然阿离不在她身边,可她知道,等到阿离回来的时候,这个朱雀国就会改朝换代了。

哼,赫连域。

你不是爱着那个女人吗?

好啊,我也不稀罕。

夜素玉微微冷笑一声,美眸中是彻骨的恨意。

她为了赫连域与夜氏皇族翻脸,到头来却得不到他半点怜惜,全部都是因为那个女人!

不过现在没关系了,她的阿离已经醒过来了,她不需要赫连域了。

“来人。”夜素玉优雅地起身,然后朝着外面喊了一声,“本宫乏了,进来给本宫捏捏肩膀。”

然后夜素玉又靠了回去,闭着眼准备等宫女来服侍她,然而等了几秒,她连脚步声都没有听见。

“人呢?”夜素玉的脸色阴沉了下来,“都死了吗?”

这个时候她才发现,偌大的凤仪宫居然没有一个宫女可以使唤。

该死的赫连域!

这到底是让她闭门思过,还是把她打入了冷宫!

就在夜素玉愤恨不已的时候,耳畔边传来一声嘲讽的笑:“皇后还真是好兴致。”

笑声由远靠近,凤仪宫中出现了第二个人。

夜素玉寻声望去,发现来人正是她恨入骨髓的赫连域。

“你来做什么?”她立马起身,站了起来,亦是一声嘲笑,“怎么,耐不住寂寞,想起我了?”

“想你?”赫连域冷冷地看着这个太过华美的女人,脸上没有一丝表情,“夜素玉,你未免太过自恋了。”

这句话没有给夜素玉丝毫的面子,她有些难以置信地看着龙袍男人:“你居然敢这么和我说话,你知不知道……啊!”

话还没说完,只听“啪——”的一声脆响,女人白皙的脸庞就迅速地肿了起来,上面是清晰的五个指印。

“别以为你后面有着玄武国给你撑腰,朕就不敢对你怎么样。”赫连域冷笑着收回了手,“据朕所知,那个夜将臣同你那位好哥哥,可是十分的不对付。”

夜素玉捂着脸,怨毒地看着赫连域,那模样恨不得把他撕成碎片之后吞下去。

“你说,等夜将臣继位之后,他还会不会管你?”赫连域就像是没有看到夜素玉的目光,他讥诮地说道,“你可是已经从夜氏皇族除名了,没有了你哥哥,你拿什么跟朕斗?”

“你以为你十几年来在后宫做的手脚,朕都不知道吗?”

“天真!”

说完之后,赫连域似乎还不解气,又狠狠地撂了夜素玉一个巴掌。

这下子,皇后的右脸和左脸,都变得通红无比,连束好的头发都被打散了。

“赫、连、域!”夜素玉咬牙切齿,“你居然敢打我!”

她当初真是瞎了眼,才看上这种渣到极致的男人。

“打你?”赫连域嗤笑一声,“朕没杀你,已经手下留情了,你害死朕那么多孩儿,朕还没找你算账!”

“找我算账?”听到这句话,夜素玉冷静了下来,她扬着脸,讽刺道,“不知道是谁当初说的,除了我,没人配生下你赫连域的孩子。”

“我可是按照你的心意,才动手的啊,你才是害死你孩子的主谋!”

“住口!”赫连域忍无可忍,直接伸手掐住了夜素玉的喉咙,“都是因为你这个贱女人,朕才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呵呵呵呵……我这个贱女人?”夜素玉像是丝毫没有感受到喉咙处的疼痛,她忽然惨笑起来,“是谁当初跪着让我嫁给他,是谁当初让我去玄武国搬救兵,又是谁口口声声说这辈子只有我一个女人?”

赫连域一怔,手也不自觉地松了开来。

“是你!”夜素玉一巴掌甩到了赫连域的脸上,美眸血红,“赫连域!”

“事到如今,朕也该将一些真相告诉你了。”赫连域罕见地没有动怒,任由夜素玉打了他,他盯着眼前的华贵女人,“朕当初若不是知道你是夜氏皇族最受宠的镇国公主,你以为朕会看你一眼?”

笑话,夜素玉这个贱女人怎么比得上凤姬?

他赫连域又不是瞎。

听到这句话,夜素玉整个人都呆住了,她愣愣地看着龙袍男人,眼圈在瞬间通红。

“朕留你这么多年,已经足够仁慈了。”赫连域冷冷地说道,“你最好给我安分一些,别在搞什么鬼花样。”

说完这句话后,赫连域哼了一声,不再看夜素玉一眼,转身就走。

然而就在他即将踏出凤仪宫的时候,忽然听见背后响起了一声凄厉至极的尖叫声:“赫、连、域!”

赫连域心中暗嗤,脚步都没顿一下,接着向前走。

便在此时,异变突生。

夜素玉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力气,她奋力疾跑到赫连域的身后,然后张开嘴,狠狠地咬住了他的一只耳朵。

紧接着,她猛地扭头,直接将赫连域的右耳朵给撕了下来。

鲜血溅到了夜素玉的脸上,她却只感觉到了畅快和舒心。

“啊——!”赫连域根本没有反应过来,他惨叫一声,捂着自己的耳朵,回过身来,对着夜素玉就是一脚。

“贱女人,竟敢行刺朕!”他咬牙切齿,“来人,把皇后关起来,谁都不许给她送饭!”

赫连域捂着耳朵,连忙离开了了凤仪宫,朝着上医阁走去。

很快,在皇帝走后,就有几个侍卫走了进来,拖着夜素玉,把她带到了祠堂处,然后锁住了门。

祠堂阴冷无比,破旧不堪。

夜素玉只觉得阴风阵阵,她整个人都忍不住颤抖起来。

如果她没有记错,这个祠堂里面还有着很多她曾经害过的人的牌位。

赫连域把她丢到这里,分明就是想折磨她!

夜素玉咬着唇,脸色惨白。

她没有料到赫连域竟然真的一点怜悯之心都没有,一日夫妻百日恩,他们二十多年的夫妻情意,竟然这样不堪一击。

她看错了,真的看错了!

她不该离开夜氏皇族的,若是没有离开,她现在还是高高在上的公主,怎么会落到这个地步?

夜素玉愤恨不已,她现在只想把赫连域碎尸万段。

“恨他吗?”便在这时,冰冷的祠堂中又传来了一个声音,声音中带着叹息之意,似乎有些悲悯。

“谁?”夜素玉猛然惊醒,她警惕地看了看周围,却发现一个人都没有。

她不由地又喊了一声:“谁在那里装神弄鬼,快出来!”

依旧没有人。

那个声音接着说道:“十五年前,你们所犯下的罪,可还没有赎够呢。”

------题外话------

昨天的章节那么甜,你们不要看到标题就害怕啊喂!(我改了我改了!)

以后标题天天甜行了吧╮(╯▽╰)╭

来猜猜这个人是谁(提示:不是云歌)

赫连知杳(yao)二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