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该结束了,世子出浴(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十五年前!

这四个字让夜素玉整个人都惊得后退了几步,她跌跌撞撞地倒在了地上,美眸瞪得老大。

“是谁?!”她压着嗓子尖叫,“你到底是谁?!”

然而这一次,却没有人回答她了。

冰冷阴森的祠堂里安安静静的,连风的气息都没有,仿佛到了地老天荒的尽头。

烛火幽冷,映着供桌上漆黑的牌位,似乎有无数只眼睛注视着祠堂中唯一的女人。

幕帘自高处垂落,一切静得可怕。

那个声音是突然出现的,在这一刻又突然消失。

从头到尾,夜素玉都没有见到这个声音的主人。

可是她感觉到了恐惧。

这个声音,让她再度回到十五年前那一场噩梦之中。

十五年前的那场大战,夜素玉记得很清楚,因为陷害卿风琊的那些人中,也有她的一份子。

久居后宫,她对卿风琊并没有什么印象,只知道那是一位意气风发的少年将军,不但修为高强,而且多智近妖,是人族不可多得的天才,亦是骑士们心中最崇拜的榜样。

她之所以想要卿风琊死,是因为凤琅嬛那个女人。

只要能让凤琅嬛不好过,她做什么都愿意。

于是,夜素玉在朱雀国派往沧澜城的骑士军里安排了卧底,让那个卧底在卿家子弟的饭菜中下了致命的毒药。

不过她没有料到的是,那时的卿风琊已经突破了仙凡之隔,根本不会被普通的毒药所伤。

虽然毒药没有毒死卿风琊,但毒死了卿家其他人,夜素玉还是感觉很畅快的。

她知道赫连域的心眼十分的小,他表面上对着卿风琊客客气气,称兄道弟,实则背后也想捅这位少年将军一刀。

夜素玉和他虽然目的不同,但最终要的结果都是相同的,那就是让卿风琊死在那场战争中。

后来他们成功了。

不仅卿风琊死了,整个卿家都全军覆没了。

昔年人才济济的卿家,只剩下一个年事已高的老元帅,和一个无颜的废物后代。

夜素玉还记得那位老元帅为了卿风琊打上朝廷的事情。

那个老人啊,当时是那么的愤怒,质问赫连域到底是怎么回事,可是却偏偏被赫连域一句话打了回去。

赫连域说:“为国而死,是风琊的荣幸。”

夜素玉现在回想起来那时听到这话后,卿天脸上的神色,就忍不住想笑。

真是个愚蠢的人!

跟了赫连域那么多年,居然还是没有看出他的一片虚情假意。

夜素玉没想着对卿天下手,她把目光放在了那个出生不到半年的女婴身上。

在看到卿云歌的第一眼,她就能看出,女婴虽然年幼,可那张脸几乎就是凤琅嬛的缩小版。

凤琅嬛是她最恨的女人,她是绝对不能忍受这样一副面容的。

夜素玉本来想杀了卿云歌的,以她的地位,对一个婴儿动手再容易不过了,可是临到头,她改变了注意。

当然,这其中是因为那位神秘的萨满祭司所说的话——得其女,便可得天下。

但是最重要的,是因为夜素玉想要折磨凤琅嬛的女儿。

杀了卿云歌,实在是太便宜她了。

夜素玉想,她要毁了这张脸,让凤琅嬛这个唯一的女儿生不如死,才能弥补她当时生产的锥心之痛。

但是卿云歌她必须要看管起来,她绝对不能任由这个女婴成长起来,到头来反咬她一口。

夜素玉不得不怕,一个卿风琊,直接让卿家冲进了十大玄法世家之中,虽然只是最末,但足以让朱雀国忌惮了。

卿风琊的天赋已是如此的高,在加上凤琅嬛,他们生下来的女儿,天赋必然不会低到那里去,甚至还有可能在他们俩之上。

所以夜素玉立马就催促皇帝赫连域去卿家求亲,其一既可以稳定卿天,其二也可以把卿云歌牢牢地掌控起来。

这样子,卿家就根本逃不出赫连皇族的手掌心了。

彼时卿天还十分惊喜,因为赫连皇族不仅没有因为卿家的式微就怠慢,反而许了卿云歌太子妃的位置,这不得不让他很是感激。

所以出乎于夜素玉预料的是,因为赐婚的这件事情,卿家反而更效忠皇族了。

而且更令她意外的是,这个女婴一出生就被断定了无法修炼,换句话说,就是彻头彻尾的废物,这让她放心了许多。

普天之下,以实力为尊,一个废物,什么花浪都翻不起。

稳定了卿家之后,夜素玉开始着手去办下一件事——毁了卿云歌的脸。

也是在这个时候,一个神秘人找到了她,说他可以帮她实现这件事情。

后来果不其然,皇城中流传出卿家嫡女无故丑颜的消息。

起初夜素玉还持着怀疑的态度,后来她亲自跟着上医阁的牧师去了一趟卿家,见到小女孩脸上果然多出来一块狰狞的猩红色印记,将倾城的容颜很好地掩盖了起来。

如果不是仔细看,根本不能从那张丑陋的脸上看出半点凤琅嬛的影子。

夜素玉很满意,然后她便开始跟那个灰衣人进行合作。

虽然她到现在都不知道那个灰衣人是什么身份,她利用夜氏皇族暗中的人脉也查不清,不过既然他也对卿家有敌意,那就够了。

这一切,夜素玉都觉得十分的舒心。

权力、地位、名利……她都已经握在手中了。

但是夜素玉日日夜夜都被梦魇所折磨,梦里是一地的鲜血淋漓和满城的森白骸骨。

多少次她从梦中惊醒,衣衫早已被冷汗所浸湿,只要一闭眼,梦中的场景再度席卷而来,仿佛潮水一般,漫过她的鼻子,让她呼吸困难。

如果十五年前没有那血染皇城的一幕的话,也许她也不会这么多年,都重复做着一个噩梦。

夜素玉记得很清楚,那是沧澜之战过后的一个月,她即将上床歇息的时候,有人夜袭了皇宫。

但她根本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因为皇宫守卫森严,还有着赫连皇族的老祖宗们坐镇,根本不怕任何人。

唯一怕的十大玄法世家等中州界的实力,又根本不会对他们世俗皇朝出手。

于是夜素玉安安心心地睡过去了,然而等他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却吓得差点晕过去。

她刚从寝宫出来,脚底下就踩到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夜素玉低头一看,发现是她的贴身宫女。

她正想对着这个偷懒的宫女开口大骂,结果她一脚踢上去的时候,却发现宫女的脖子上有一道深深的血痕,鲜血流了一地,甚至还未干涸。

而且宫女的双眼死死地瞪着,就像是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东西。

不仅仅是凤仪宫,整个皇宫里,这样的尸体随处可见。

夜素玉惊恐地发现了一个事实,那就是死去的那些侍卫、宫女和太监,都和当时的沧澜之战有着不深不浅的关系。

而她的那位贴身宫女,就曾经给骑士军中的卧底传过讯。

一夜之间,这些人都死了。

但是这还不是重点,重点是赫连皇族的祖宗级别的人物,也死了一大半。

在赫连域之前的所有还活着的皇族人,都没有逃过那场屠杀,唯一剩下的,只有三个到了魔阶的老祖宗。

而那三个老祖宗后来说起这件事,也是一脸劫后余生的庆幸,因为他们本来也要被杀掉的,但不知道为什么,那个人杀到只剩下他们三个的时候,忽然转身走掉了,这才让他们捡回了一条命。

如若不然,赫连皇族一定是全军覆没的下场。

他们并没有看到那个人的模样,只看到了那个人的眼睛——明亮、清澈又温和。

但就是这样一个人,毫不犹豫地屠遍了整个赫连皇族。

城上是累累的白骨,城下是艳红的鲜血。

这件事很快就传遍了整个朱雀,举国震惊。

什么人有这样的胆量,敢独闯皇宫,屠杀皇族?

又是什么人会有这样高的修为,以一人之力面不改色地杀掉了十几个魔阶?

十五年过去,依然没有人知道那个人是谁,而那个人也仿佛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出现过。

久而久之,人们也就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但是夜素玉永远都不会忘。

因为她在那夜之后,收到了一块染血的丝帕,上面用鲜血写了四个字——血债血还。

也就是这四个字,让夜素玉做了十五年的噩梦。

而如今,她在这个供奉着赫连皇族历代祖先的祠堂里,又感受到了那一夜的杀戮之气。

那个人……那个人他回来了!

“是你!一定是你!”夜素玉忽然尖叫了起来,她美眸通红,模样疯狂,状若厉鬼,“是你当初杀了蝶儿,是不是?!”

“哦,那个小宫女叫蝶儿啊。”清清淡淡的声音再度响起,却依旧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可惜了,这么美的一个名字。”

言语之中,是淡淡的悲悯,但没有任何怜惜之意。

“你出来!你给本宫出来!”听到这句话,夜素玉更加疯狂了,她整个人都处于一种歇斯底里的状态之中,“你敢杀人,就不敢出来吗?!”

蝶儿是她从夜氏皇族带过来的宫女,从小就服侍她,与亲人无异,她也什么事情都同蝶儿讲,可是一夜之间,她的蝶儿就被杀了,她甚至都找不到杀蝶儿的人!

她这个皇后,简直就是个笑话。

“这句话,应该由我来问你吧?”那个先前还十分温和的声音倏地沉了下来,“你敢下毒,就不敢说出来么?”

声音冰冰凉凉,带着彻骨的杀意。

夜素玉猛地瞪大了眼睛,再度尖叫出声:“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毒是我下的?!”

就连赫连域都不知道是她毒死了其他卿家的子弟,这个声音怎么会知道?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十五年了……”那个声音依旧毫无起伏,平淡如水,“这一次,该彻底了结了。”

“你在说什么?”夜素玉彻底迷惑了,“本宫听不懂。”

“赫连皇族……是时候灭亡了。”声音淡淡地叹息了一声,便再度隐去了。

这一次,是彻彻底底的消失了。

而在声音消失之后,一股狂风从天窗处席卷而来,只听“噗噗”几声,燃着的蜡烛全部熄灭了。

刹那间,整个祠堂黑暗一片。

夜素玉感觉自己的双腿在打颤,她从来没有害怕过,就算是在十五年前,她也没有这种感觉。

那个声音说:“赫连皇族是时候灭亡了。”

难不成……十五年前的一幕即将要再次上演?

不,不可以,她还年轻,她还没有活够,她还没有站在女人最尊贵的位置。

夜素玉咬了咬牙,她扶着地,好不容易才站了起来,然后猛地扑向了紧闭着的木门前,疯狂地拍打了起来。

“放本宫出去,快放本宫出去!”声音歇斯底里,嘶哑的不成样子,“赫连皇族要灭亡了,要灭亡了!”

然而,听到这句话,门外只传来了几声嗤笑,紧接着是侍卫们交谈的声音。

“我听说这祠堂闹鬼,皇后娘娘不会是已经见到了吧?”

“谁知道呢?你看她已经开始说胡话了,指不定疯了。”

“这世上哪里有什么鬼,要我说,一定是皇后娘娘心里有鬼。”

侍卫们都是一脸不屑,但没人上前去询问半句,任由里面的人疯狂地敲打。

而他们都没有看见,在祠堂的堂顶上,有一道身影默默地伫立在那里。

唯一能看情楚的是那双眼睛——明亮、清澈而温和。

……

卿云歌吩咐外海鸣天之后,就又回到了卿家的府邸。

她回去的时候,准备去看看卿老爷子怎么样了,却被管家云叔告知,她爷爷已经睡过去了,于是只好作罢。

卿云歌也能明白,她爷爷现在心里其实很是难过,不愿意接受自己效忠了那么多年的人反过来要杀了他。

但是她爷爷应该已经看穿了赫连域,那么只要给他一定的时间缓缓,就足够了。

这样想着,卿云歌准备回到自己的住处,好好地洗个热水澡,也睡上一觉。

打了个哈欠后,她慢慢地朝着东边的院落走去。

几个月没有回来,云阁依旧一尘不染,能看出丫鬟们每天都细心地打扫着这里的卫生。

卿云歌进到内室之后,拿出了一套干净的衣服,开始前往卿家后花园的温泉池。

要说卿家虽然式微,但是这生活方面,质量还是十分的高。

温泉池一共有三个,她一个,她爷爷一个,剩下的下人们一个。

“唔,今天能舒舒服服地泡一会儿。”卿云歌嘀咕一声,然后朝着温泉苑门前两个侍女点了点头,就走了进去。

她一直有洁癖,幸好她有自己的温泉池,要不然和其他人共用一个,就算不是一个时间段,她也觉得无比难受。

然而那两个侍女在卿云歌进去之后,面面相觑了一会儿。

其中一个黄衣裳的迟疑道:“我们是不是应该告诉大小姐,刚才容世子进到温泉池里去了?现在大小姐进去,岂不是会撞上?”

“哎呀,你瞧瞧你还真是不解风情。”另一个粉衣裳的敲了敲她的脑袋,“大小姐和容世子是未婚夫妇,撞上了又能怎么样,说不定就可以提前举办亲事了。”

“可是我觉得这样不好啊。”黄衣裳的侍女捂着脑袋,十分的苦恼,“大小姐还没有嫁给容世子,这样子的话,大小姐的名誉岂不是就被毁了?”

“毁什么毁!”粉衣裳的侍女恨铁不成钢,“大小姐迟早都要成为第一世子妃的,提前一下,也不会有人说闲话。”

“双儿姐姐你说的有道理哦。”黄衣裳的侍女这才点了点头,但还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样子,“那我们需不需要准备点什么,万一大小姐和容世子在里面做出点动静来,那不就……哎哟,双儿姐姐你怎么又打我?”

“噤声。”双儿瞪了她一眼,“我平常怎么没看出来你这个丫头还这么八卦,再这样,我可就不帮你制造机会和大厨娘的儿子见面了。”

“别别别,双儿姐姐我知道错了。”黄衣裳的侍女连忙出声,“我也是关心大小姐嘛,这不是害怕她被容世子欺负。”

“欺负什么呀!”闻言,双儿翻了个白眼,“你那是不懂,容世子欺负咱们大小姐,那才是喜欢大小姐。”

“原来是这样啊。”黄衣裳的侍女有些懵懂,“看来还真的是我不懂了。”

“等着吧。”双儿神神秘秘地说道,“说不定这次之后,咱们大小姐和容世子的感情又深了一些呢。”

……

这边,已经快走到温泉池边上的卿云歌完全不知道自己被两个侍女给卖了。

她心情极好的先把外裳脱了下来,放在了石桌上,然后慢悠悠地朝着池水走去。

其实这个世界哪儿都好,就是穿衣要求太复杂了,一层又一层,脱起来也十分的麻烦,如果可以,卿云歌真的只想穿一件短袖。

而就在卿云歌赤着足,离着池水还有不到五米的时候,她忽然听到了“哗啦哗啦”的水声,声音并不大,但是很清楚,听声音就是有人正在温泉池里洗浴。

靠之!

不会有人占了她的地方在洗浴吧?

这怎么能行!

谁这么胆大,敢在她的专属温泉池洗浴?

想到这里,卿云歌的脸一下子黑了下来。

她快速走到水池边,看都没看,直接开口:“哪个不长眼的人敢占姑奶奶的地方,赶紧出来!”

说完之后,卿云歌这才正眼去瞧,结果这一瞧,她差点跌到温泉池里。

引入眼帘的是光滑而白皙的背,背部的线条优美而流畅,雾气缭绕,肌肤上沾染着晶莹的水珠,映着披散下来的墨发,平添一分撩人的风情。

再往上看,能看到那微微抬起的下颌,如玉微凉,如月高华。

虽然看不到正脸,可仅仅是那半张如同神祇的侧颜,和上挑的狭长凤眸,依旧能让人感受到那惊心动魄的美。

颠倒众生。

卿云歌的脑海里再次浮现出了这个词,然后她感觉她的脸庞有些发热,于是立马把眼睛给闭上了。

完了完了,她看到了什么,完蛋了!

她眼睛的贞洁!

就这样被毁了!

谁能告诉她,为什么这个腹黑的世子会在她的专属温泉池里沐浴啊!

她刚才是不是看到了他的背?

唔……貌似还挺好看的?

呸!

这个想法刚冒出来的时候,就又被她压了回去。

然而,当卿云歌闭眼的时候,一声低笑在温泉池中响起,带着一丝戏谑。

“卿卿当真要让我出来?”

上扬的尾音昭示着笑声的主人心情很是不错。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身子一抖,双脚一个不稳,就踉跄了一下,朝着地面直直地栽去。

就在她以为她要跌倒的时候,一双有力的胳膊将她的腰圈了起来,如同铁钳,牢牢地禁锢着。

容瑾淮接着低笑:“唔……看来卿卿是不想让我出来,是想跟我……一起洗?”

“你闭嘴!”闻言,卿云歌立马睁开了眼睛,她怒不可遏,“谁想和你一起洗,你赶紧给我出来,我……”

最后一句话还没有说完,就被噎到喉咙里了。

卿云歌见鬼地看着眼前的人,觉得自己快要疯掉了。

面前的人下半身依旧在温泉池里,而暴露在空气中的上半身却是什么衣服都没有穿。

此刻他用臂膀圈着她,温度灼热无比,而她被迫紧贴着他精壮的胸膛,脸上的肌肤也蹭到了他性感的锁骨。

虽然仍有着一层衣服作为遮挡,可是却怎么也掩盖不住逐渐攀升的暧昧气息。

卿云歌在这个位置,可以清楚地看见容瑾淮那张美到震撼人心的脸庞。

面容略显妖异,但绝不女气。

他的睫羽很长,仿佛蝴蝶的薄翼,轻轻拍打过她的眼帘。

他的唇凉薄秀美,唇色很淡。

冷梅的香气缓缓流淌着,沾染了两人地衣襟。

卿云歌想着这个腹黑的世子外表看起来十分的清弱,扒开来定然会是一块干排骨,可还没料到,他脱了衣服之后,身材却是这样的好。

肌肉结实有力,线条完美,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

但、问、题、是!

如果现在她没被他抱在怀里就好了,这叫什么事儿啊!

这到底是她占了他的便宜,还是他占了她的便宜?

卿云歌木着一张脸,眼角抽搐。

好了,她的清白又被毁了一遍。

“嗯?”容瑾淮发现了怀中人的不对劲,他空出一只手来摸了摸她的头,然后若有所思道,“看傻了?”

“没关系。”他低下头来,和她的额头相贴,“夫人若是想看,为夫任你看个够。”

灼热的呼吸萦绕在肌肤周围,镀上了一抹绯红。

那双墨眸幽深如夜,眸中流光四溢,滴落在地。

“容、瑾、淮!”然而这句话一出,卿云歌顿时炸掉了,她一把推开眼前的人,怒声,“你不要太过分!”

她就知道他说话永远不算数!

换着方法来调戏她,占了她的温泉池她就不说什么了,居然还敢抱她,然后还裸着身子抱?

委实过分!

“卿卿你这可就颠倒是非了。”容瑾淮被推开,不气也不恼,他环抱着双臂靠在温泉池边,温笑看人,“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是你先偷看我沐浴的。”

“放屁!”听到这句话,卿云歌更气了,“那也是你先把我的温泉池给占了。”

一想到这儿,她就想起了有个地方十分的不对劲。

按理说以她的修为,她在进到温泉苑的时候,就能听到温泉池到底有没有人沐浴,但是她都快走到了,才听见了水声。

“你不会……”卿云歌立马看向了容瑾淮,有些不可思议,“刚才还在这里下了结界吧?”

只有这个原因才能解释她为什么没有听见声音。

“是下了。”容瑾淮点了点头,薄唇微微上扬,“不过就在你走过来的时候,我已经解掉了。”

如果不下结界,某个小丫头根本不会进来。

“容瑾淮你……!”卿云歌现在已经明白了,她咬牙切齿,“你是故意的!”

“故意什么?”容瑾淮挑了挑眉。

卿云歌脱口:“故意让我偷看你沐浴!”

话声一落,空气瞬间安静了下来,静得只能听见呼吸声和心跳声。

下一秒,一声轻笑响起:“卿卿你这句话,你自己信么?”

她自己信么?

她当然信!

但是别人不会信啊。

如果她告诉其他人,第一世子故意让她看他沐浴,其他人肯定会说她得了便宜还卖乖。

想到这里,卿云歌差点闭过气去,她感觉自己喉咙里梗了一口老血,吐不出来,咽不回去。

气到炸裂!

怎么会有这么无耻的人!

“容瑾淮,我告诉你,我不答应了!”卿云歌恶狠狠地看着他,“你就算再怎么哄我,我也不答应你。”

说完之后,她抹了一把脸上的水,转身就走。

不行,再在这里多待一秒,她就要杀人了。

温泉苑门口的两个侍女还在聊着天,然后就看到自家大小姐怒气冲冲地离开了温泉池,身上虽然披了一件外衣,但依旧能看到里面的衣裳已经湿透了。

“这是……”黄衣裳的侍女有些傻眼,“大小姐看起来怎么这么生气?”

“可能跟容世子吵架了?”双儿也十分的不解,“刚进去的时候,大小姐的心情还十分的不错啊。”

“双儿姐姐,你看我都说了,应该告诉大小姐容世子在里面来着。”黄衣裳的侍女跺了跺脚,“你看大小姐那么生气,会不会到时候责罚我们?”

“应该不会。”双儿毫不犹豫地答道,“大小姐虽然脾气不好,但是对待咱们一向和蔼,再说了,大小姐也是因为容世子生气,跟我们没关系。”

“唉,就怕我们好心办坏事。”黄衣裳的侍女一脸郁闷,“万一大小姐和容世子生出间隙可就不好了。”

“不怕。”双儿拍了拍胸脯,“大不了到时候咱们想点小计谋,再让他们和好如初。”

“有道理!”黄衣裳的侍女眼睛一亮,“那我们赶紧想想。”

“我说,可以这样……”双儿压低声音,开始嘀嘀咕咕。

……

“哎哟我的大小姐,您怎么全身湿透了?”管家云叔看到卿云歌后,连忙跳了起来,“快快去上医阁,让牧师检查检查您有没有受凉。”

“云叔,你觉得我都冥阶了,还存在受凉这一说吗?”卿云歌无奈地抚了抚额,“我不小心掉到温泉池子里去了,没什么事。”

说完这句话之后,她立马走了。

她现在实在是不想见任何人!

“哦哦!”云叔愣愣地点头,然后挠了挠脑袋,自言自语,“可是以大小姐冥阶的实力,也不会掉到温泉池子里去啊。”

“真奇怪。”管家嘟囔一句,然后也走了。

卿云歌回到自己的院落之后,自己从七玄空间中拿出了一块半人高的晶石,然后把晶石掏空,再吩咐侍女们端来了几盆水,用玄火烧热之后,跳了进去。

真是丢人!

澡没洗成,还又被调戏了一回,连带着眼睛没了贞洁。

卿云歌想,幸好她只是看到了容瑾淮的上半身,要是连下半身也看到了,那就真的玩完了。

真的是被他吃死了,每次在他面前她都会大失气度。

从来没有一个人能让她这么生气。

但奇怪的是,生气之余,还有些欢喜。

卿云歌揉了揉眉心,真的是奇怪,她感觉自己最近的情绪越来越丰富了,但也越来越不受她控制。

这可不是一件好事儿。

换上了干净的衣服后,卿云歌直接用玄力烘干身子和头发,然后想了想,决定还是去阵殿练习灵阵的制作。

既然容瑾淮连她的专属温泉池都那么自然地去了,估摸她的院子,他一会儿也会来。

卿云歌现在可不想看到他,那么姑且就进七玄空间避一避,让他到时候找不到人。

于是一个念头,卿云歌就从屋子里消失了。

……

兰家。

“禀少主,第一世子又出现了。”

正在书房里整理事务的兰停云听到这句话,眸色深了深,然后淡淡道:“他一个人?”

听到这个问题,侍卫有些奇怪,但还是恭敬地回答了:“是一个人。”

“嗯,我知道了,你下去吧。”闻言,兰停云的双眸更加幽深了,仿佛墨云汇聚,风雨将来。

侍卫行完礼之后,便迅速退了下去。

自从兰家老祖宗死去之后,整个兰家就陷入了一种极为低迷的状态。

因为死的是兰家最顶尖的实力,所以兰停云在第一时间,封锁住了这个消息,对外说是家中的一位长辈去世了。

所以老祖宗死的事情,兰家只有个别人才知道。

兰停云查了很久,都没有找到到底是谁杀了他敬爱的老祖宗。

可就在前不久,中州界有消息传来,说是纪家被灭,只有几个人逃了出来,其他人都被挖心致死。

这件事让兰停云提高了警惕,因为他能看出,纪家人死亡的原因和老祖宗是一样的,这就能证明,灭纪家的和杀老祖宗的是同一个人或者同一个势力。

可是他想了很久,也没能想出有什么人能把纪家灭掉。

虽然当时容瑾淮说要帮他查,可是他为了男儿的自尊心,还是拒绝掉了。

等到兰停云束手无策,后来打算去找容瑾淮的时候,却发现找不到他,而既然他现在又出现在朱雀国……那么或许能跟他借点人。

想到这里,兰停云提笔在纸上写了几句,然后叫了一个侍卫进来,淡声吩咐:“递一张请帖给卿府,就说我请容世子和卿小姐来兰家一聚。”

“谨遵少主之令。”侍卫抱拳,拿起桌子上写好请帖,匆匆忙忙出去了。

兰停云望着桌子上的书,半晌,忽然叹了一口气,他幽幽地说道:“混沌大陆动荡时代,又要开始了。”

“不知道这一次,究竟能存活几国几家啊……”

……

七玄空间内,一场鸟灵大战刚刚结束。

剑灵气喘吁吁地飘到了红裙少女跟前,忍不住出声问道:“主子,我们什么时候去找黄色剑魂啊?”

“急什么。”卿云歌摆弄着手中的图纸,“难不成我现在不去,黄色剑魂还会消失?”

“这倒是不会。”闻言,剑灵抽了抽嘴角,“但是主子你想好怎么去轮回之屿了吗?”

“明焰殿主告诉我,可以找亡灵法师离魂。”卿云歌便研究灵阵,边说,“至于离魂之后怎么去,我就不知道了。”

“离魂?”剑灵皱眉,忽然一拍手,“对啊,这个好办法我怎么没想出来!”

“因为你傻呀。”卿云歌拿出了几块晶石,开始布阵。

她需要在回到学校之前,把复疗阵做出来,这样就不用担心那些骑士们因为训练而受伤了。

“主子你胡说!”听到这句话,剑灵义愤填膺,“我明明是最机智的灵。”

“好好好,机智。”卿云歌很是敷衍,“机智小灵灵,去跟小九玩,你主子我还要弄灵阵呢。”

“我不!”剑灵头一次拒绝了,他一脸悲愤,“那只不死鸟太闹腾了,我遭不住。”

“小九是小孩子嘛,你要多照顾她一下。”卿云歌耸了耸肩,“小孩子不闹腾,那还是小孩子吗?”

“主子你说的有道理。”剑灵赞同地点了点头,“我已经做好了小主子闹腾的准备了。”

“什么玩意儿?”闻言,卿云歌手中的动作一顿,“小主子是什么鬼?”

剑灵开始数手指:“你看主子,你日后肯定要成亲是吧?”

卿云歌点点头。

“成亲之后肯定是要生小娃娃是吧?”

卿云歌又点点头。

“小娃娃就是小主子啊。”

卿云歌:“……”

她怎么感觉她这只剑灵的聪明劲儿没有用对地方呢?

“说到这里……”剑灵忽然搓了搓手,朝着红裙少女抛了个媚眼,然后问道,“主子,你准备生几个?”

“生几个?”卿云歌的脸一黑,“你当我是猪吗?”

她听说生孩子很痛来着,生几个岂不是要了她的命?

“主子这个就不是你能控制的了。”剑灵很是嘚瑟,“这就得看你夫君的意思了。”

“此话怎讲?”卿云歌有些不解。

“主子你看女人不可能一个人生孩子,得有男人的帮助不是?”剑灵摇头晃脑,“万一你夫君多帮助你几次,你不就得生好几个?”

话音还没落地,卿云歌脱口:“放屁,他敢!”

“哈?”剑灵傻眼,“他是谁?”

“他是……”卿云歌刚想说出一个名字,然后觉得有些不对劲,立马转了话锋,“没有这个他。”

剑灵一脸的不信。

“走走走,别让我看到你。”卿云歌恶声恶气,“去跟小九玩去!”

听到这句话,剑灵很是委屈地飘走了。

卿云歌接着开始捣鼓灵阵,一直捣鼓到了晚上,才从七玄空间里出来。

结果一出来,还没看清眼前的东西,就被一个人给抱住了。

冷梅的香气直冲鼻翼,气息温暖而安心。

紧接着,耳畔响起了低沉悦耳的声音:“我来哄你了,夫人。”

------题外话------

甜吧昂哈哈哈哈,亲妈无疑了。

十五年前的真相正在逐一浮出水面。

至于那个人是谁,我不告诉你们就不告诉!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