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你要负责,神玄岛的人!(万)/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容瑾淮说,我来哄你了,夫人。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一愣,然后有些懵。

哄什么?

为什么要哄她?

卿云歌摸不着头脑,然后眼睛一瞄,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

等下!

她怎么又被抱了!

这发展有问题。

“不许抱我!”卿云歌用力地去掰自己腰间的手,却发现自己掰不动,她只能瞪着眼前的人,“你要不要这么无耻!”

“嗯,只对你无耻。”容瑾淮上上下下将她打量一眼,然后这才放开,“所以卿卿还会答应我吗?”

“答应你什么?”卿云歌只觉得自己的老腰都快断了,她伸出手去揉了揉,才感觉好受了一些。

这家伙平常看起来那么清弱,没想到力气还这么大。

“夫人还真是贵人多往事。”听到这么没心没肺的一句话,容瑾淮挑了挑眉,换了一个称呼,道,“方才在温泉苑,夫人说了什么话,自己已经忘记了么?”

她说的话?

卿云歌狐疑地看了一眼白衣男子,然后开始沉思。

她说了什么话来着?

哦,对,貌似是——“你再怎么哄我,我都不会答应你了”。

他……大爷!

嘴巴快过脑子真是一件不好的事。

“看样子卿卿已经想起来了。”容瑾淮好整以暇地望着红裙少女忽明忽暗的神色,然后忽然俯下身去,附在她耳边低声问,“所以还会答应我吗?”

微热的呼吸萦绕在耳畔,挑起了一抹红晕。

他的声音是一如既往的好听,轻轻柔柔,撩动耳膜。

“咳咳咳……!”闻言,卿云歌立马后退一步,她紧了紧嗓子,然后故作肃穆道,“这就要看你的表现了。”

虽然说这个腹黑的世子总喜欢欺负她,但每次欺负完她之后还专门来哄她,所以她每次气还没怎么生,就消了。

这就感觉就像是好不容易寻着一个机会去青楼,想要好好地和一个自己看中的姑娘欢好,结果刚把裤子脱下,被姑娘告知她月事来了。

打也不好,骂也不是。

真的糟心。

“话说卿卿你方才去哪儿了?”容瑾淮的眸色深了深,瞳中划过一丝疑虑,“我找了你半天都没有找到,云叔也说你并没有出府。”

“我……蹲在草丛里,一不小心睡着了。”卿云歌打了个哈欠,含糊道,“你没看见我,应该是因为你没注意草丛。”

幸好她没有在他面前凭空出现,要不然就不知道怎么解释了。

每个人都有秘密,她认为,以她和容瑾淮现在的关系,还达不到那种让她把全部身家都告诉他的程度。

如果有那么一天,她是会告诉他的。

卿云歌也知道,这个第一世子身上也有很多秘密,不过她不会去问,她也会等到他自动坦白的那天。

再说了,如果什么都知道了,神秘感就没了,到时候趣味就少了很多。

果然,容瑾淮也没多问,他只是点了点头,然后抬头瞅了一眼半月高悬的夜空,对着卿云歌道:“卿卿,饿了吗?”

“还好……”卿云歌刚说完这句话,肚子就叫了一声,于是她立马改口,“饿了。”

刚才消耗了巨大的精神力去制作灵阵,两三个时辰下来,确实饿了。

“正好。”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前阵子霜临在朱雀国皇城外发现了一个比较僻静的地方,想来这个时候外面也没有多少人了,我们去那里吃吧。”

“野外露营?”卿云歌想了想,觉得倒是也可以,“可是我们没有食材啊。”

“有的。”容瑾淮不由分说,拉着她的手朝外面走去。

有?

这个时候外面的店铺都已经关门了吧?

难不成他们是去厨房偷?

卿云歌有些不解,但还是跟着去了。

直到来到容瑾淮口中所说的僻静之处,她才知道他为什么说有食材了。

因为这个地方刚好临近一片湖泊,卿云歌看到岸边站着一个黑衣人,正朝着湖里仍石子,然后每扔一个,就蹦出来一条鱼。

鳞片映着淡淡的月光,平添一分梦幻的色彩。

而那个黑衣人听到脚步声,立马转过身来,惊喜地叫道:“主子你来了!”

黑衣人正是霜临。

今日他被吩咐去皇宫保护自家主母,结果发现又是白跑一趟,最后还把主母给跟丢了。

霜临生怕自家主子会责罚他,结果主子确实罚他了,但惩罚的内容是——在这里捉鱼,并且不能动用玄力,只能靠普通的武技。

霜临:“……”

想他堂堂青龙霜雨双暗卫之一,竟然已经堕落到抓鱼的地步了吗!

霜临很委屈,但是他不敢反驳自家主子,于是只好垂头丧气地开始抓鱼。

卿云歌看到霜临怀里抱着一篓子肥鱼的时候,眼角下意识地一抽。

这是抓了多少条鱼,看着架势足有上百条吧?

卿云歌也是听过青龙国传奇的霜雨双暗卫的名号的。

传言霜雨双暗卫是青龙国皇室最顶尖的暗中势力,只有皇帝或者下一任皇帝才能吩咐他们办事。

霜雨双暗卫的择选条件很是苛刻,必须是身高相同的一男一女,连出生的时间都不能有一分一秒的差别,而且男的必须是纯阳之体,女的必须是纯阴之体。

两个暗卫都是没有名字的,不管谁被选上,男的都叫霜临,女的都叫雨落。

霜雨双暗卫的传承已经有三百多年了,可以说,在外人面前,霜雨双暗卫就代表着整个青龙国。

卿云歌很好奇的是,为什么霜雨双暗卫没有辅佐青龙皇帝,也没有守护青龙太子,反而待在了这个腹黑世子的身边。

而且她也见过霜临和雨落几次,她能看出这两个暗卫对容瑾淮都是忠心耿耿,哪怕豁出命去,也在所不惜。

难不成,下一任青龙国皇帝是他?

可是他也说了他对这个位置无意,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卿云歌歪着头打量着抱着鱼篓子的霜临,目光意味深长。

霜临忽然感觉有些冷,猛地打了一个哆嗦,然后他这才看到自家主子身后还跟了一个人。

“主、主母好!”霜临立马站直了身体,一脸严肃。

“噗——”卿云歌憋着笑,然后用胳膊肘撞了撞容瑾淮,压低声音道,“你这个小暗卫还挺好玩的。”

“嗯,是挺好玩的。”容瑾淮轻飘飘地看了一眼霜临,然后补充了一句,“就是有时候太蠢了。”

霜临:“……?!”

为什么他这么乖巧的一个人不仅被说好玩还说蠢?

“主子,属下……”霜临耷拉着脑袋,声音微弱道,“您交给我的事情已经办完了。”

说着,他就邀功似的抱着鱼篓子,蹭蹭蹭地跑了过来:“主子你看,够了吗?”

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自家主子要让他抓鱼,但是既然是主子吩咐的,那自然是没有错。

“够了。”容瑾淮看着将近上百条的鱼,有些无奈,“你可以走了。”

“哦……啊?”霜临懵懂地应了一声,“我走哪儿……主子我立马就走!”

在瞥到那双似笑非笑的双眸时,霜临感觉如临大敌,他直接惊出了一声冷汗,然后把鱼篓子往地上一放,果真立马一溜烟地跑了。

卿云歌:“……”

她感觉霜临和羽毛很配呢是怎么回事?

容瑾淮抬手,然后腕骨一番,紧接着,便看到几条鱼凌空而起,下一秒,白光一闪,鱼鳞簌簌而落,连带着内脏都被清除了个干净。

“所以今天我们吃烤鱼?”卿云歌指了指已经处理好的鱼,问了一句,“不过这么多鱼,我们两个人貌似吃不完啊?”

想了想,提议道:“不如把你的小暗卫叫回来一起吃?”

“不。”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慢悠悠地说道,“他太闹腾了,会打扰到我们的。”

自然,为了能多留出一些单独相处的时间,暗卫卖了也就卖了吧。

霜临:“……”

他可能有个假主子。

“闹腾啊?那算了。”卿云歌一想到羽毛和小九,她就觉得头疼。

真是的,看着那个小暗卫一脸单纯天真的模样,没想到也是个闹腾的主。

霜临:“……”

他怎么就闹腾了!

他明明很乖的好不好!

还有,他都成年了,哪里单纯天真了?

“嗯,所以我们两个就够了。”容瑾淮的眸底浮起一抹极浅的笑意,他问道,“卿卿,会烤鱼吗?”

“你若是问我会不会做饭,那我自然是不会的。”卿云歌眨了眨眼睛,“不过烤鱼这种东西,我要是说第一,没人敢说第二。”

前世的时候,因为去过热带雨林一些很原始自然的地方,食物不够的时候,她一般都是烤鱼或者烤兔子吃。

自然而然,也就练出了一身高超的烤技。

不过很奇怪的是,虽然她烤的东西很好吃,但是她做的饭,就不那么好了。

用她师傅岚烟的话来说,就是——黑暗料理。

而且明明看着色香十足的饭菜,吃起来就是难以下咽。

因为岚烟害怕她毒死他,在暗月联盟的时候,是禁止她进厨房的。

“哦?”闻言,容瑾淮挑了挑眉,“那我倒是想见识一下夫人的技术了。”

看来她在那个世界学到的东西还不少,他还以为她一个人生活起来会很困难。

“那你打下手。”卿云歌摸了摸下巴,她也好久没烤鱼了,这一次刚好试试手。

“谨遵夫人之命。”容瑾淮笑意浅浅,然后他支起木架,开始生火。

卿云歌也不闲着,她砍了几个树枝下来,将其削成光滑的长签,将处理好的鱼串了起来,动手进行烤制。

而就在她刚将肥鱼放在火上烤的时候,忽然听到了一阵急促的马蹄声。

有情况!

卿云歌的双眼微微一眯,然后俯下身来,侧耳听着地面上的动静。

马蹄声由远到近,没有丝毫的停歇,听声音大概有上百匹马,而声音去的方向,正是朱雀国皇城。

卿云歌可以确定,来的这些人绝对不是商队,那么就有可能是战马骑士了。

“那是夜氏皇族的夜影军。”容瑾淮显然也听到了那阵马蹄声,但他知道的却更多,“夜影军只有两个人能动用,一个是玄武国皇帝夜子诚,一个就是朱雀国皇后夜素玉。”

“夜影军?”闻言,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看来这些军队应该是夜素玉叫来的。”

夜影军是夜氏皇族的守护骑士军,清一色的黄金骑士,领头的骑士长是难得一见的圣十字骑士。

四大皇族都有各自的守护骑士军,青龙、朱雀,玄武、白虎分别对应着御天、血焱、夜影、风彻。

而在这四只骑士军内,夜影军的实力是最高的。

虽然她并不知道为什么夜素玉一个被逐出夜氏皇族的人还能动用夜影军,但很显然,夜素玉这个时候在谋划着什么,否则这么重要的军队,这位心机深重的皇后是不会轻易动用的。

“我派霜临监视着朱雀国皇宫。”容瑾淮依旧在剔着鱼鳞,一举一动都优雅无比,“他说,在赫连域面见完卿爷爷之后,去了凤仪宫,紧接着就传来了夜素玉被打入祠堂的消息。”

顿了顿,他望向红裙少女,唇线轻轻上挑:“而且,赫连域还叫了上医阁的牧师过去,应该是受了什么伤。”

“夜素玉和赫连域反目了?”卿云歌略略思索片刻,便已经猜到了真相,“看来不用我先动手,他们自己已经开始内讧了。”

想必夜素玉叫来夜影军,应该是为了对付赫连域。

不过毕竟他们还是夫妻,再怎么内斗,也不会斗到哪儿里去,她需要给他们再添一把火。

“赫连知杳已经从白虎国出发了吧?”卿云歌沉吟了一下,“她这一次回来,应该跟以前一样,会有风彻军随行。”

“应该是要出发了,还有五天,就到新年了。”容瑾淮轻描淡写,“风彻军的速度最快,但从西州界到南州界,就算他们的速度再快,至少也要四天的时间。”

“对了说起新年,你不回青龙国?”卿云歌诧异地看了他一眼,“从南州界去东州界也要四天的时间吧?”

“不回去了。”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抬起手,然后揉了揉她的头,笑意清浅,“今年在卿家陪你一起过年。”

在她没回来之前,他过日子也是浑浑噩噩地过,哪里还会记得什么时候过年。

“那估计青龙国皇帝要骂死我了。”卿云歌翻着手中的烤鱼,哼哼两声,“我就这么把第一世子给拐跑了。”

她估摸,不止青龙国的人想骂她,连整个人族的闺秀碧玉,都想骂她了。

“嗯。”容瑾淮依旧轻笑,“我是你的,自然任你拐,不过拐了之后,可要负责才是。”

顿了顿,续道:“要不然我是会伤心的。”

“我……”被这个腹黑世子一调戏,卿云歌又语塞了。

就在她不知道接什么话的时候,刚好瞅见自己已经烤好了一条鱼,于是直接塞到了他的手中,恶狠狠地说道:“吃鱼!”

她说不过他,那么就堵住他的嘴好了。

湖边的时光静谧而美好,而此刻的皇宫之内,却是翻了天。

赫连域脸色铁青地看着被夜影军拥簇的华贵女人,眼中划过一抹怒意。

“夜素玉,你好大的胆子!”皇帝怒喝出声,“你这是要造反吗?”

他知道夜素玉有一支夜影军,虽然只有一百五十人,可是这一百五十人,能以一敌百,如今她居然堂而皇之地将夜影军叫来了,这不是明摆着打他的脸吗?

“本宫可没想造反。”夜素玉这个时候早就不复在祠堂里的那个狼狈模样了,她语气淡淡,“本宫是怕死,才叫他们来这里保护我。”

“保护你?”赫连域被这句话气笑了,“你在朱雀国皇宫,谁会杀你?”

笑话,虽然他是看不惯这个女人,可也不会去杀她,最多惩罚一下。

“赫连域,你是不是忘了,十五年前那件事?”夜素玉屏退了夜影军之后,嘲讽地看着龙袍男人,“你以为你在十五年前捡回了一条命,十五年后还能再捡一次?”

她可以很确定,她在祠堂听到的那个声音并不是她的幻觉。

那个在十五年前几乎屠遍了整个赫连皇族的人……又回来了!

而且这一次,她能感觉到,危险更盛十五年前。

“十五年前?”听到这句话,赫连域的眉头冷冷地皱起来,“我看你是在说胡话,朕的命一直掌握在朕的手里,还用得着捡?”

“这条帕子,你应该见过吧?”夜素玉冷笑一声,然后从衣襟之内掏出来一块染血的帕子,丢了过去。

帕子孤零零地躺在地上,但上面的四个血红色大字却是别样的显眼。

血债血还!

看到这四个字的时候,赫连域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的声音带上了一丝颤抖:“这是……”

“你赫连家只剩下三位魔阶老祖宗了。”夜素玉把玩着自己长长的指甲,漫不经心地说道,“如果不是有我皇兄还在背后支持着你,你以为朱雀国还能存留到现在?”

赫连域低低地呻吟了一声,后退了几步。

夜素玉却是步步逼近,咄咄逼人:“赫连域,本宫告诉你,这一次,你别想再得到玄武国的任何支持了,那个人回来了,你最好庆幸你在十五年后,还能好好地活着!”

说完这句话之后,夜素玉再度冷笑一声,转身就走。

宽大的广袖水一样地拖在地上,发出簌簌的声音。

赫连域的脸色却是惨白一片,大滴的汗珠从他的额头上滚落下来,打湿了龙袍。

与夜素玉一样,十五年前那血腥的一幕,他也记得很清楚。

而如今……那个人居然要回来了?

不,这不可以,他还没有活够。

赫连域好一会儿才冷静下来,然后背着双手,冷冷地吩咐:“传朕之令,从现在开始,血焱军全体出动,不可放任何闲杂人等进入皇城。”

话音一落,便看到宫殿之外闪过了数道红色的身影,然后是急促的脚步声,朝着四个方向散去。

赫连域紧紧地握住了手,骨头咯吱咯吱作响。

他的眼中是一片恨意和嫉妒,宛若萃了毒的刀刃。

卿风琊你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在你死后,还会有人这样给你报仇?

为什么朕比你先遇见凤姬,到最后她却选择了你?

为什么朕是一国之君,你不过是卑贱的臣民,却得到了那么多人的敬仰?

朕心不甘,心不甘!

赫连域在心中不断地怒吼出声,双眸赤红一片,模样狰狞无比,面容剧烈地抽搐着。

而他没有发现的是,在不远处,有一道身影,正在默默地注视着他。

那双明亮、清澈而温和的眸子中,是一片冷意和杀意。

……

四天的时间转瞬而过,一大早,卿云歌就得知了赫连知杳带着风彻军回国的事情了。

风彻军的速度不愧是四骑士军中最快的,生生地将时间提前了半天之久。

按照原本卿云歌的估计,赫连知杳应该在晚上才能到。

那么她去见这位二公主的时间,也可以提前了。

卿云歌隐匿了身形,轻车熟路地来到了皇宫,而在她路过东宫的时候,稍稍地愣了一下。

因为她发现,原本奢华繁盛的东宫,此刻却是杂草满布,蛛网四结,可以看出,已经有数个月没有打扫了。

卿云歌站在东宫前,摸了摸下巴。

按理说她只是剁了赫连盛的命根子,并没有杀他,因为准备着后面灭朱雀国的时候一同干掉,怎么这废太子住的地方跟死人一样?

抱着这个疑惑,卿云歌停住了脚步,先摸进了东宫。

而进去的时候,她才知道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

因为她看见,就在赫连盛的寝殿之内,那床榻之上,躺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正是被她废了男性象征的废太子。

卿云歌走进一瞧,不由啧叹一声。

赫连盛的嘴被堵着,眼睛上也蒙着一块黑色的布,而他的四肢都被锁链牢牢地锁住了,让他不能动弹半分,而昔日饱满的皮肤,此刻也干瘪了下来,看样子像是多日没有进食喝水了。

这么一个面容沧桑的人,根本无法想象他就是昔日的朱雀太子。

卿云歌并不知道为什么赫连盛现在会是这个样子,不过这不在她的考虑范围之内。

她只是觉得心情十分的舒爽,毕竟赫连盛不舒服,她就很开心。

然而就在卿云歌准备走的时候,寝殿内又进来了一个宫女,那个宫女拿着一个琉璃盏和一把小刀。

宫女走到床榻之前,先是厌恶地皱了皱眉,然后蹲下身来,握着刀刃,在赫连盛的一只手腕上划了一刀。

但是这一刀下去,却没有半点鲜血涌出。

赫连盛却是动弹了一下,然后开始呜呜地叫了起来,显然是感受到了疼痛。

可他看不见,也说不了话。

“真是没用。”宫女嘟囔一声,“这么快就没血了,看来得跟皇后娘娘说一下了。”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眸光一凛,然后猛地看向了宫女,便看到她又在赫连盛的脚腕上划了一刀,这一次倒是有血流了出来,不过很明显,血的颜色有些不对劲。

宫女根本没有发现在这东宫之内还有第二个人,她一边又琉璃盏接着从脚腕处流出来的鲜血,一边自言自语。

“也不知道盛王到底哪里得罪了皇后娘娘了,居然要被这样对待,唉,要是陛下知道了,不晓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

赫连盛被废了太子之位后,就被封了盛王。

瞧见琉璃盏已经盛满了鲜血,宫女这才起身,然后用纱布随便地绑了一下赫连盛的伤口,就走出去了。

从头到尾,都没有管他一丝一毫。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心沉了几分。

看来赫连盛之所以变成这个样子,应该是夜素玉搞得鬼。

但是赫连盛不是她的亲儿子吗?

她也能狠下心来这么做?

而且,赫连盛的血……会有什么特别的作用?

难道和赫连笙离有关?

卿云歌的眸色一深,感觉自己大概已经摸到了所谓的真相。

看来夜素玉是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到赫连笙离身上了,想必有了赫连笙离,赫连盛也就可以被抛弃了。

卿云歌现在才发现,夜素玉这个人狠到连自己的亲生儿子都可以杀掉,虎毒尚且不食子,可是这位皇后,却毫不犹豫。

她略略地看了一眼瘦到皮包骨头的赫连盛之后,就转身出了东宫。

眼下最重要的,还是要联系赫连知杳。

……

赫连知杳回到朱雀国后,立马得到了赫连域的欢迎,然后专门派人把她以前住的风清宫打扫一番。

以前赫连知杳是一直住在驿站的,因为她毕竟是嫁出去的公主,是白虎国的人,但是这一次她却被留在了皇宫。

这还要感谢夜素玉了,如若不是她和赫连域翻脸,赫连域也不会这么做来刺激她。

赫连知杳根本懒得管皇帝和皇后之间的那些事情,他们让她住哪儿,她就住哪儿,反正她也不会待多少天,回来也是为了看看自家弟弟赫连瑞。

她本以为这一年还是像往常一样,除夕参加一下团圆宴,然后在皇城中转上两天,就可以启程回白虎国了。

可是赫连知杳没有料到,今天来了一位不速之客,打断了她日后的行程。

这位不速之客是一个红裙少女,她的脸上没有施任何的脂粉,却已经胜过了三千粉黛。

她有一双极其罕见得玫瑰紫瞳,双眼弯弯,灿若星辰。

赫连知杳和她对视的时候,总觉得自己在望着一座深渊。

深不见底,但却带着致命的吸引。

“你是说,你要和我谈合作?”赫连知杳看了红裙少女一眼,眸中划过一丝疑虑。

她搜遍了整个脑海,还是发现她不认识这个少女。

“我能问问你是谁么?”她好奇地打量着眼前的人,“如果连合作对象的名字都不知道的话,我也未免太失礼了。”

赫连知杳并没有公主的架子,也没有宠妃的那般骄纵,她就像是一个温婉贤惠的大家闺秀,一举一动都很端庄。

“二公主应该听过我的名字。”卿云歌微微一笑,然后淡淡道,“我是卿云歌。”

“卿小姐?”听到这个名字,赫连知杳的眸光一动,她来了一丝兴趣,“可我记得,卿小姐此刻应该是在家里休养吧?”

虽然远处白虎国,可是朱雀国的事情她也是知道的。

譬如这位卿小姐退了她长兄的婚。

譬如昔日的无颜废物女一跃而成四国宴会上最瞩目的人物。

赫连知杳对卿云歌的兴趣,很大很大,本来她也想着去见见这位卿小姐,但是得知其重病之后,就放弃了这个打算。

而如今瞧着红裙少女这脸色,看样子不像是病入膏肓的人。

“二公主既然已经猜到了真相,何必再问呢?”卿云歌望着赫连知杳,眉目轻挑。

“卿小姐果然有趣。”赫连知杳抿唇一笑,“为了卿家,卿小姐这么多年也受苦了。”

“所以二公主应该也猜到了我来的目的了。”卿云歌静静地坐在那里,王者气势浑然天成。

赫连知杳的身子震了震,旋即她点了点头:“是为了夜素玉。”

“不错。”卿云歌轻笑,“二公主看着自己的杀母仇人活得这么好,心里也一定不好受吧?”

闻言,赫连知杳的眸中划过一丝冷意,她轻轻地冷笑了一声:“不好受又有什么办法?有着血焱军和夜影军的双重保护,我一个嫁出去的公主,能奈她何?”

夜素玉不知道的是,德妃死的时候,赫连知杳刚好躲在外面,看到了那一幕。

那时的赫连知杳只有三岁,她本来是想去看看德妃怎么样了,结果就看到夜素玉手下的宫女拿着碗再给躺在床榻上的女人灌药。

她不晓得那碗里是什么药,只知道的是,在喝了那碗药之后,德妃忽然吐血不止,次日一早,就传来了暴毙的消息。

那时赫连知杳才明白,那碗药一定是致命的毒药。

德妃虽然出身于文官世家,可身子骨却是很好,不会因为生产而气血亏空,所以虽然有人奇怪,但没有人去质疑。

赫连知杳只是一个三岁的小孩子,她不能把自己看到的真相说出来,否则等待她的即将是夜素玉疯狂地报复。

她要忍。

于是在白虎国前来求亲的时候,自动请缨,利用自己的先天优势,成为了白虎国皇帝最宠爱的妃子,甚至有权利去动用风彻军。

但是她忍了十几年,也没有找到一个机会把夜素玉拉下马,反而看到这个女人活得越来越好。

有仇报不了,这大概是赫连知杳最悲的地方了。

“所以今日,我来给二公主一个机会。”卿云歌像是早就料到赫连知杳会这么说,她淡淡道,“你恨夜素玉,我对她亦然,我们可以联手,杀掉她。”

“怎么杀?”赫连知杳从过去的回忆中醒了过来,她蹙了蹙眉,“现在凤仪宫守卫森严,我带的人根本进不去,而且若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杀掉夜素玉,恐怕朱雀国也会随之动荡,更不用说……”

她望着红裙少女,声音沉沉:“夜素玉的背后,还有玄武国。”

“二公主不必担忧。”闻言,卿云歌轻轻一笑,“二公主只需要在日后用风彻军配合我,就足够了。”

“剩下的事情,我来办。”

“你?”赫连知杳的眉头蹙得更深了,“不是我不相信你,实在是夜素玉这个女人太狡猾也太心狠了。”

“这就不劳烦二公主操心了。”卿云歌起身,然后将一个东西放在了赫连知杳的手中,“等到那一天来临的时候,二公主只需要坐在一旁……看好戏就够了。”

赫连知杳看了一眼手中的东西,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她低眉沉思了片刻,便迅速道:“好,我答应你了,我会在朱雀国再多留两个月。”

“多谢二公主了。”卿云歌微微一笑,“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赫连知杳轻轻颔首,在看到红裙少女的身影消失了之后,她的双眸才沉了下来。

“给陛下飞鸽传书。”她轻轻敲打着桌面,然后便见一阵风闪过,面前就多了一个身穿青色甲胄的骑士。

赫连知杳淡淡地吩咐道:“就说我思念母国已久,这一次要多待两个月,去吧,一字不落地说清楚。”

话音一落,骑士点了点头,又再度消失不见。

“母妃……”她的双眸之中泛起了迷离而久远的光,“您放心,您的大仇,很快就能报了。”

……

除夕的那一天,街上的店铺早早就关门了,大街小巷都挂满了红色的灯笼,就等到太阳沉入地平线的那一刻,燃起灯火。

此刻的街道上行人比往日少了很多,剩下的没有回家的人也是脚步匆匆,一刻也不肯停留。

然而在这些人之中,有一个身影和这里的纷繁显得格格不入。

那个身影静静地伫立在那里,气息温和,不似周围人那般急切。

身影像是在等着什么人,而从身影站着的这个角度看去,正好能看见卿府的大门。

身影就那样默默地看着那扇古奥而典雅的门,一语不发。

“我就说你跑到哪儿去了,原来在这里啊。”便在这时,身影的背后有一个声音响了起来,带了一丝无奈,“怎么,你想家了?”

声音的主人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子,她朝着身影看着的方向望了一眼,问道:“那就是你以前住的地方?”

听到这句话,身影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道:“是啊,我已经很多年没有回到这里,可是它似乎还是和以前一样。”

“你已经不是这里的人了。”女子叹息一声,“既然你已经进入了神玄岛,就不该同九族之间的事情有任何的牵扯。”

身影并没有回答那个问题,而是笑了笑,道:“阿岚,此次麻烦你陪我出岛,辛苦了。”

“客气什么。”被称为“阿岚”的女子摆了摆手,她也是一笑,“我也是在神玄岛待久了,想要出来闻闻九族的空气,顺便……看看我那个不成器的弟弟怎么样了。”

“哦?如果我没有记错,阿岚你的弟弟似乎隶属于九位守护者?”闻言,身影略略思索片刻,“那我应该是见过他的。”

“就是人皇那个家伙咯。”君岚耸了耸肩,“本来我想把他一起带到神玄岛的,可是他偏偏不乐意,非要留在九族,那我也不好说什么。”

“人皇啊。”身影轻声说,“可惜他不能插手九族之间的事情,要不然,十五年前……”

说到这里,声音顿住了。

“我听说,你曾经被神玄岛的执法者追过?”君岚迟疑了一下,“是因为什么事情?”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身影淡淡地说道,“只不过是我杀了一些人而已。”

“九族的人?”君岚蹙了蹙眉,有些不解,“你为什么要杀他们?”

神玄岛有一部分人是可以在九族之中出手的,但是这部分人很少,而她眼前的这位,就是其中的一个。

“因为他们害了……”身影抬头,眸光湿润,“我的儿子。”

------题外话------

嗷!

卡死本座了。

现在知道那个人是谁了吧哈哈哈哈。

(你们一定要珍惜我万更的日子,因为指不定哪天就发现没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