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前尘往事,神秘的人/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你……还有儿子?”听到这句话,君岚明显地吃了一惊,“你不是……”

她只知道珑婳离开过神玄岛,那段时间大约有几十年之久,可万万没有料到,这位神玄岛的原著居民居然和九族之中的人还有着牵扯。

君岚知道,虽然她和珑婳以平辈相称,可实际上,她还得尊称珑婳一声长辈。

但这并不是因为珑婳的年龄比她要大,相反,珑婳要比她小得多。

但珑婳是神玄岛的原主居民,其地位和实力都要比她这种外来定居者高的多。

“活久了,总得沾染点人情味儿。”珑婳笑笑,意味不明,“阿岚,你在神玄岛呆的时间还是太短了。”

君岚默然。

她也是在一千年前进到神玄岛里去的,因为神玄岛的入岛资格不是谁都能有,纵然她是九族第一灵阵师,依然在很长的一段时间之内,都被拒之岛外。

进入神玄岛的最基本的一个条件,那就是修为必须在神阶之上。

神玄岛完全与九族想隔绝,虽然岛上的生活要比外面好很多,可是君岚总觉得缺少了点什么。

现在听珑婳这么一说,她才恍然惊觉,是烟火人情。

神玄岛真的就是映照了它的名字一般,像是神明居住的地方,高贵圣洁,一切光明。

而不似九族,到处都是人世的炊烟,有七情六欲,有浮生贪欢。

虽然混乱,但很真。

“阿岚,听我讲个故事吧。”珑婳望着远处的卿府,轻轻地叹息了一声,“这个故事很长,你一定要听完。”

君岚一怔,她看着面前依旧年轻,但眉眼间已经沉淀了千年红尘沧桑的女子,然后默默地点了点头。

珑婳仍望着那个方向,幽幽地说道:“这个故事,要从四十八年前讲起……”

那时,她厌倦了神玄岛的生活,在没有经过执法者的同意之后,擅自离开了神玄岛,然后在九族之中漫游,最终辗转到了人族所居住的混沌大陆。

人族是九族之中最懂得生活的种族,他们在修炼上没有下多少心思,但是在衣食住行上却费了很大的功夫。

珑婳初来到混沌大陆的时候,很是好奇。

她看见大街小巷上有推车在卖着拨浪鼓,有行脚商在出售糖葫芦,有摊主摆放着一堆胭脂水粉,瓶瓶罐罐,看起来精致又好看。

这些都是神玄岛所没有的东西。

神玄岛上有的,就是那些在九族之中十分罕见的天才地宝,和无数的晶石脉矿。

珑婳在神玄岛的时候,喝的茶是悟道茶,吃的水果是千年朱果,她没有想到,这些被她当成日常饮食的东西,在混沌大陆这个地方,竟然能被拍卖到几百万晶石。

但是她对这些都不感兴趣,她感兴趣的,是人族卖的那些小玩意儿。

混沌大陆虽然很大,但于珑婳来讲,全速赶路的话,只用一天就可以走完整个混沌大陆。

后来在珑婳准备离开混沌大陆,去往月光森林的时候,她碰见了一个人。

那是一个十八岁左右的少年,他穿着很破旧的一件单衣,背上背着个绣满补丁的包裹,裤子上也破了好几个洞,看起来就像是中州界上随处可见的乞丐。

可是少年的眼睛是那么的清澈,里面有着一种名为坚定的神色,所以即便他的外表再怎么破烂,也难掩那一身的傲骨和气度。

珑婳还没有见过这样的人,于是她改变了想法,她想看看这个少年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于是她一路跟在那个少年身后,想要看看他究竟要去哪儿。

但是珑婳忘记了她是擅自出岛的,没有得到执法者的认可,就算是原著居民也不可以离开神玄岛。

那是珑婳头一次被执法者追,当然执法者不是想杀她,只是想把她带回神玄岛去,只要拿到了出岛许可令,她便可以再次出去。

但是珑婳知道她要是回去了,再想出来就不是那么容易了,于是她并没有听执法者的话,依旧我行我素。

执法者无奈,只好接着追。

然后这一幕,被那个十八岁的少年看到了。

珑婳没理那个少年,因为她目前要做的事情,是甩开这些执法者,但是令她意外的是,那个看起来十分弱的少年,却一把拉过了她,然后挡在了她的面前。

少年的衣服依旧是那么的破烂,可是他的神情是一如既往的坚定,他朝着那些追着她的执法者冷冷地开口:“你们这么多人追一个女孩子,也是在太卑鄙了吧?”

执法者听到这句话,有些摸不着头脑,然后面面相觑着,不知道该做什么。

按照神玄岛的规定,他们是不能在九族人的面前施展实力和神玄岛一切事物的。

但是这个少年挡在了他们要询问的对象面前,这就让他们很难办了。

珑婳看着那群纠结不已的执法者,忍不住笑出了声,她对着挡在她面前的少年说:“小公子,你可不是他们的对手,还是尽早离去吧。”

虽然她不知道这个少年为什么挡在她的面前,但毕竟是萍水相逢的人,她也不想他牵扯到他们神玄岛居民之间的纠纷当中来。

孰料,少年听到她这句话,只是微微地红了红脸,但是眼神更坚定了,反过头来安慰她:“姑娘你不要怕,这里是天子脚下,有我在,他们不敢对你怎么样的。”

珑婳有些语塞,因为这些执法者的实力还不如她,自然是无法对她怎么样,而且她也能看出眼前这个少年不过只有着幻阶的修为罢了,别说一个他,就算是一千个他,也打不过一个执法者。

后来她在准备离开的时候,曾经问过卿天,当时为什么明明自己也很弱,却依旧要挡在她的面前。

卿天当时有些不好意思,但还是回答了,并且振振有词:“你是女人,我是男人,男人天生就应该站在女人面前,无关强弱,这是一个男人,应该有的信仰。”

珑婳虽然活了很长时间,足足有三千多个日日夜夜了,她活得虽然很久,可是因为从来都没有出过神玄岛,对于这些人情世故,仍然懵懂得如同一个小姑娘。

即便她的实力放眼整个九族,已经站在了巅峰,可是在某些方面,她还不如那个十八岁的少年懂得多。

后来她为了了解这些,就跟在了那个少年身边。

于是也就得知了他的名字和身世。

少年姓卿名天,是朱雀卿家的一个很不起眼的庶子,又因为母亲的早逝被卿家赶了出来,所以现在无家可归。

珑婳问他想去做什么,他说他要成为一名骑士,保家卫国。

她听后,没有说什么,只是在一旁鼓励着他。

而卿天不知道的是,因为他的天赋并不好,经脉天生比较窄小,难以容纳太多的玄力,所以终身只能止步魂阶,不能存进半步。

珑婳在看到他的第一时间,就已经察觉到了,她知道她说出来一定会打击到他。

于是她选择了沉默,然后开始改造着卿天的体质,然后利用自己体内的玄力,将卿天窄小的经脉拓宽。

离开神玄岛的时候,珑婳还带了一些悟道茶,虽然很少,但也够喝上十次。

悟道茶可以加强玄法修习者对天道的感悟,从而提升心境,更方便突破。

卿天只觉得珑婳给他喝的茶很好喝,但是并不知道那就是传说中,百万晶石才能得到一两的悟道茶。

后来卿天成功地成为了一名骑士,虽然只是最低级的青铜骑士,可这也让他高兴了好久,他用仅剩的一些钱请珑婳吃了饭,然后接着开始提升实力。

珑婳并没有料到,她在混沌大陆这一待,就是十几年。

她更没有料到的是,在与卿天相处的这些年中,逐渐爱上了他。

她见证了卿天从一名青铜骑士,一跃而成骑士军长,带着手下的骑士兵出关打仗,北战南征,一身铁甲,雄姿英发。

少年还是原来的少年,可是他在一步一步的变强。

人类或许弱小,可是他们的心是大的。

再后来的时候,珑婳和卿天成亲了,那个时候卿天也重新被卿家召了回去,并得到了最高的待遇。

卿家生杀令,在上一任家主死之后,传到了卿天的手里,这个昔日不被任何人所看好的废物庶子。

没有人想到,他在有朝一日,能成为朱雀第一元帅。

珑婳本想着一直留在混沌大陆,可是在她剩下卿风琊没多久,神玄岛的执法者再次上门了,这次他们是带着岛主手令来的,态度很是强硬。

不管是神玄岛的外来者,还是原著居民,唯一不能反抗的人,就是神玄岛的岛主。

珑婳的实力虽然很强,可是她依旧不能反抗比她更强的神玄岛的岛主。

她也知道岛主这么做是为了维护九族的平和,因为神玄岛的人哪怕出去一个,都有可能让九族山崩地裂。

珑婳无奈之下,只能选择假死,然后离开了混沌大陆。

可是她没有料到,她的儿子,竟然走了她和卿天的老路。

但是她的风琊并没有卿天那么幸运,如果不是她恰好出岛,可能她的儿子就要没命了。

珑婳的玄力很是罕见,是时间系玄力,她利用时间倒流看到了沧澜之战前的所有事情,她看到粮草被下毒,凤凰族和赫连皇族的密谋。

于是就有了十五年前,朱雀皇宫被血洗的一幕。

但是在她杀赫连皇族的几个老祖宗的时候,执法者又上门了,这一次,是带着追捕令来的。

神玄岛中的人,一般是不可以插手九族之间的事情,即便珑婳属于那类特殊的人,但是杀了那么多人,也是不可饶恕的。

珑婳被执法者追杀了一段时间,过了很久,才回到神玄岛。

因为罪孽缠身,她不得不去吸收气运之力,来清除这些罪孽,而等到她清除完毕后,已是十五年后了。

这是珑婳第三次,站在混沌大陆的土地之上。

“我有时候在想,我若不是神玄岛的人便好了。”珑婳幽幽地叹了一声,语气淡淡,“这样就不用受那些条例禁锢,可以自由自在。”

听完珑婳讲述的这些事情之后,君岚恍惚了一阵,半晌,她才问道:“那珑大人您的儿子呢?您当初把他救回来了吗?”

“当时我找到风琊的时候,他已经失血过多,而且双臂皆断。”珑婳回想着十五年前的那一幕,眸子中泛起了一丝冷意,“但是因为他并非神玄岛上的人,我无法将他带回去,所以我把他交给了一个人。”

“谁?”君岚的眸光微微一动。

“我也不知道那个人是谁。”珑婳罕见地迷茫了起来,“但我可以确定,他没有任何的恶意。”

到了她这个层次,已经可以窥心了。

只是看上一眼,就知道那个人是好是坏。

“那如今,您的儿子,还活着么?”君岚更加诧异了,为什么偏偏珑婳要把她的儿子交给一个陌生人。

孰料,听到这句话后,珑婳微微沉默了一下,才说道:“我不知道,因为以风琊当时的伤势,就算是我废了修为,也救不了他。”

“唯一能做的,也就是保持着他的神魂不因为重伤而溃散,但是却无法让他醒来。”

说到这里的时候,珑婳的手指在轻轻地颤抖,温和的双眸中满是后悔,如果她当时能再多留一段日子,那么兴许她的儿子就不会遭受那样的苦难。

区区一个凤凰族,也竟敢这般不把她放在眼里,如果不是她被神玄岛的法则所禁锢,凤凰族早就不复存在了。

“我之所以把风琊交给那个人,是因为他对我说,他可以让风琊醒来。”珑婳低声叹息,“然后我就去了朱雀皇城,大开杀戒,再后来回到了神玄岛。”

“所以我也不知道,风琊他现在到底还活着没有。”

“你都不能让他醒来,那个神秘的人就可以?”君岚略略思索了片刻,道,“我对那个人的身份倒是很好奇了。”

“所以此次出岛,除了朱雀国这边的事情我要解决之外,我还要去寻找风琊。”珑婳淡淡地说道,“但显然,第一件事情,已经不用我解决了。”

她在卿家,还有皇宫里,都见到了那个红裙少女,她可以看出,风琊后继有人了。

而且令珑婳意外的是,明明她的血脉已经被稀释了很多,在她的孙女身上,却依旧十分的庞大,甚至……隐隐地已经超过了她自己。

看来,她这个孙女身上的秘密还不小啊。

本来想着这一次她来把赫连皇族剩下的人全部杀掉,不过她现在改变注意了,利用这件事情,好好地磨炼一下她的孙女吧。

毕竟在未来的路程上,一个朱雀国,只是一只蝼蚁罢了。

她珑婳的孙女,如果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那么真的是太让她失望了。

想到这里,珑婳偏了偏头,对着君岚和煦一笑:“阿岚,有件事我想拜托你。”

“你说。”君岚的表情一下子肃穆了起来,“只要我能办到。”

“朱雀国应该在不久之后就要灭了。”珑婳伸出手来,握住随风飘落的一片松叶,“我因为有着前科,所以不能在这里停留太久,否则执法者又要上门了。”

君岚理解地点点头。

“所以我想请你,收我的孙女为徒。”珑婳接着说道,“阿岚你是第一灵阵师,天资绰约,万人都入不了你的眼,但我相信,你一定看得上她。”

君岚一愣,没想到珑婳提出的忙竟然是这个:“这倒是可以,不过也得看她在灵阵上的天赋够不够了。”

“这我自然知晓。”珑婳浅浅地笑了笑,“我不会逼你。”

听到这句话,君岚正想说些什么,然后她的目光忽然顿住了,落在了前面一个人的身上。

她认识那个人,那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