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来抱抱!剑魂不许跑!(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云歌若有所觉地抬起头来,朝着一个方向看了过去,却发现那里什么人都没有。

有的只是松叶纷飞,拱桥下的河水也早已结上了一层薄冰,不见了船只。

她盯着那个地方,久久没有回神。

怎么回事,为什么她感觉那里应该有人?

“怎么了,卿卿?”容瑾淮察觉到了身边人的不对劲,他也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瞳孔微微地缩了一缩……

神玄岛的人,她们怎么会在这里?

而那个人似乎是君临曾经提起过的第一灵阵师君岚?

容瑾淮的双眸微微眯起,然后视线和站在桥上的君岚碰在了一起。

君岚的眉头一皱,然后在瞬间收敛了周身所有的气息。

容瑾淮发现她,能理解,可是他身边那个小丫头的感官为什么也这么灵敏?

君岚认出了那个红裙少女,她昔日在四灵学院中留下了一道分身投影,在玄灵塔的第九层,碰到了这个误打误撞让她的分身显形的少女。

不仅对她没有丝毫的敬畏,反而对成为她的徒弟很是不乐意。

“婳,那个小丫头不会就是……你的孙女吧?”君岚很明显地感受到了两人身上有着同一族的血脉波动,她有些不可思议,“我记得我几个月前见她的时候,她的修为只有魂阶。”

“嗯?”珑婳凝了凝眉,同样意外,“你见过云歌?”

“我留下了一道分身投影,让阿影帮我寻找徒弟。”君岚点了点头,“这个小丫头去过玄灵塔第九层,但是当时她的修为很弱,对灵阵也没有半点了解,所以……”

说到这里,君岚顿住了,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总不能说实际上是人家根本没有拜她为师的想法吧?

这样子实在是太损她第一灵阵师的名号了。

“那云歌的进步可真是够快的。”珑婳又望了过去,这一次,她和红裙少女的目光对了个正准。

但她知道红裙少女是看不到她的,虽然小丫头身边的人……

珑婳移了移视线,看清了白衣男子的模样,瞳中掠过一抹惊艳,然后欣慰地点了点头。

看来云歌日后的日子也不用她愁了,有那个人在,哪怕九族的天塌了下来,亦能安然无恙。

“这个徒弟我收定了。”君岚清冷的双眸中浮起一抹火热,“短短几个月就升了一个大段,此等天赋,比起神玄岛之中的原著居民也差不到哪儿去。”

“阿岚,方才你不是还说你要考虑考虑吗?”闻言,珑婳戏谑地看了她一眼,“万一我这个孙女对灵阵依旧没有任何涉足,你当如何?”

君岚的脸色僵了一僵,她含糊道:“没事,我可以从头教她。”

好不容易寻着一个顺眼的人,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了。

大不了她让她那个不成器的弟弟,帮她把这个小丫头绑来。

君临:“……”

姐你是不知道啊,我见到这个小丫头,我还得跑路!

“走吧。”珑婳再度望了一眼之后,就收回了目光。

现在,还不是见面的时候,等到她找到风琊,再和他们相认吧。

珑婳微微苦笑一声,她还没想好,怎么和卿天说清楚这件事情。

换谁发现自己原本已经死了几十年的老婆忽然有一天又出现了,都会疯掉的。

而且……那个人对她用情至深啊。

目光稍稍地温柔了起来,如水倾泻。

君岚点了点头,也跟随着珑婳一起走了。

反正她的时间还很长,小丫头就算跑,也跑不了庙。

这个徒弟,她收定了。

待到二人走之后,卿云歌才没有了那种被人注视着的感觉,她也收回了目光,眸中划过一丝疑虑。

她怎么感觉,方才有人在旁边一直看着她一样,可是她愣是没找到人在哪里。

如果不是她出现了幻觉,那么就是看她的人也隐匿了身形。

但卿云歌能感知到,看她的人对她是没有任何恶意的。

所以……到底是谁在看着她?

“没事。”卿云歌朝着容瑾淮笑了笑,“我走神了。”

既然那人不愿意现身,她也不会去追究。

“那进去吧。”容瑾淮点了点头,没有多问。

进到卿府之前,他微微抬头,望了一眼珑婳和君岚离去的方向,眸光微动。

难怪他一直感觉到卿卿体内有一道十分神秘的血脉之力,看来是源于神玄岛了。

不过倒是不知道这份血脉之力,和神玄岛上哪一个势力有关了。

看来,他日后还是要去一趟神玄岛了。

……

卿家今天很是热闹,红灯笼挂了一墙,院子里的下人们也是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面容之上洋溢着喜悦之情。

天色已晚,太阳已经沉到了地平线以下,万千灯火交织在一起,如同一座七色的彩虹之桥。

“世子,快请。”卿天一见到白衣男子,眼睛就是一亮,“听说世子以前一直卧病在床,想必年也过得不怎么好,这一次老夫一定会让世子过一个好年。”

“卿爷爷客气了。”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能陪卿爷爷过年,瑾淮已经十分欢喜了。”

卿云歌:“……”

她就看这两个人相互拍马屁吧。

爷爷是一看到这个腹黑世子,就把她忘到脑后边去了。

卿云歌哼了一声,不想理这两个人,然后慢吞吞地走到一旁坐了下来。

“臭丫头,过年呢,你怎么这个表情。”卿天这才想起自己还有个孙女,他眼睛一瞪,“你这是想晦气缠身吗?”

卿云歌的眼角一抽,她差点喷出一口水:“爷爷,我这不是看你和别人聊得开心,我吃醋了吗?”

“吃什么醋。”闻言,卿天的眼睛瞪得更大了,“要是像你这般吃醋,日后等你成亲了,还不得醋死。”

“啊?”卿云歌有些茫然,“这和我成亲有什么关系。”

她不过是拍了一下老爷子的马屁,怎么就又扯到她成亲了?

“要我说啊臭丫头,你不如趁着今天就把日子一定?”卿老爷子摸了摸胡子,内心打着小算盘,然后又笑眯眯地看向白衣男子,“容世子,你觉得如何?”

他觉得他得把这个孙女婿先一步拐到家里来,要不然日后被别人拐跑了,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只要卿卿同意,我是没有所谓的。”容瑾淮轻笑。

他侧了侧身,望着一旁的红裙少女,眸光一如既往的温柔而缱绻。

“哎臭丫头!”卿天见到卿云歌竟然什么反应都没有,不由地拍了一下桌子,“问你话呢!”

卿云歌还在琢磨着为什么她成亲就要被醋死了,然后冷不丁地听到这么一句话,有些懵:“什么话啊爷爷?”

卿老爷子恨铁不成钢:“什么时候和世子成亲啊?”

他这个孙女什么时候能开窍,万一到时候他孙女婿不见了可怎么是好。

“噗——”卿云歌这一次是真的把水给喷出来了,她剧烈地咳嗽了几声,抱怨了一句,“爷爷,我还小,这种事情不急的。”

“小?小个屁!”卿天翻了个白眼,“像你这个年龄的,生孩子的比比皆是。”

他的曾孙子哟,他真的现在就想把这个臭丫头绑起来送到他孙女婿的床上去。

“卿卿说的很对,这种事不急。”容瑾淮唇边噙着浅浅的笑意,“反正……”

他忽然转过身来,额头和她相抵,笑声低沉:“反正我都是你的人了,你可要负责到底。”

“你们已经那什么了?!”卿云歌还没有答话,卿天惊叫了一声,“那老夫是不是马上就要抱曾孙了?”

看不出来啊,臭丫头表面上对这些懵懂不知,背地里居然直接下手了?

“我们一定会让爷爷抱上曾孙的。”容瑾淮笑着答道,然后伸出手来揉了揉红裙少女的头,满脸的宠溺。

“好,好,好!”卿天高兴得不得了,然后还专门给自家孙女竖了个大拇指,“云歌,好样的,爷爷看好你。”

“容、瑾、淮!”听到这句话,卿云歌这才反应过来,她咬牙切齿,“你又败坏我的清誉!”

她不过是看了一下他的裸背,怎么就要负责了?

搞得她爷爷现在以为她已经把这个腹黑的世子给睡了!

“我不介意你去败坏我的。”容瑾淮挑了挑眉,“而且你偷看我沐浴,难道不应该负责么?”

卿云歌真的是不想和这个腹黑又无耻的人说什么了,她哼了一声,选择了闭嘴。

“卿卿。”忽然,她的手被一只温暖而有力的大手握住了,紧接着耳畔边传来了微微喑哑的声音,“以后,我们也一起过年吧。”

“嗯?”闻言,卿云歌抬起头来,然后就撞上了一双如夜幽深的眸子。

那双眸子清澈见底,瞳孔中唯一的映像,就是她的影子。

他的目光专注而灼热,落在她身上,有些发烫。

“好啊。”卿云歌的心微微一动,第一次主动握住了他的手,她低声说,“只要我还在,我就会一直陪着你。”

生生世世。

话音还未落地,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之中,鼻翼间萦绕着熟悉的冷梅香气,安心而寂静。

“说好了的。”容瑾淮用力圈住她,下巴抵在她的肩膀处,声音低哑,“这一次,你不能再离开我了。”

这一次?

这三个字让卿云歌脑海中浮现起了零星的几个碎片,但转瞬即逝,快到让她抓不住。

她没有深究他的那句话,因为在细想的时候,总感觉脑袋有些疼。

“我不走。”卿云歌轻轻地笑了,她回抱着他,“我就在这儿,哪也不去。”

两个都没有安全感的人,唯独相互拥抱取暖,才能知道自己还活在这个世界上。

卿天早就退到了一旁,把地方腾给了两个年轻人,他坐在窗户边,望着窗外的景色出神。

“小婳……”他抬起头来,看着天空之中燃放的烟花,目光陷入了久远的过去,“你若是在的话,该多好啊。”

老人慢慢地抚上自己的左胸膛处,那里沉睡着他的心脏,他感觉到一种酸涩之感,顺着血液缓缓流淌。

“小婳。”卿天闭上了眼,一滴晶莹从他眼角落下,“我真的……好想你啊。”

而在他看不见的远处,有一个人站在阁楼之上,正注视着他。

那双温和清澈的双眸中同样是一片湿润,带着七分不舍和三分隐忍,最终化为了一汪春水,一滴一滴地打湿了衣襟。

“咚,咚,咚——”

钟声在这一刻敲响,烟火渲染了漆黑的天空。

尘世静默,唯有红尘,仍在漂泊。

……

八天之后。

元月十五,月圆之夜。

卿云歌凝眉,站在院落里,开始施展从切西菲尔那里得来的《亡者祭祀》。

虽然不知道能不能成功地把亡灵法师召唤出来,但她目前只有这个办法可以去试了。

总不能真的为了第三道剑魂,死一回吧?

地上用暗系晶石摆成了一个巨大的五芒星,在月光的照耀下泛着幽紫色的光。

卿云歌看着地上的五芒星,开始念着切西菲尔教给她的咒语。

随着红裙少女吐出的话语落地,五芒星的光芒在瞬间大盛了起来,皓皓明月也在此刻倏地暗了下去,仿佛被巨大的手掌狠狠捏碎。

狂风忽起,冷得刺骨。

下一秒,五芒星的地方,浮现出了一个身穿深蓝色斗篷的人,尽管来人用一个骷髅面具将面容紧紧掩住,可是那斗篷之下的窈窕曲线,却能很好地证明她的性别。

她的身子是虚无的,泛着淡淡的蓝光,仿佛只要手一触碰,就会如同玻璃般碎掉。

卿云歌看着这个凭空出现的身影,面色依旧波澜不惊,不过心下却微微诧异。

这就是传说中的亡灵法师?

看样子同他们人类也没有什么区别。

“你的想法我已经知晓。”亡灵法师抬起头来,淡淡地望着她,“我可以带你去轮回之屿,但是到时候能不能回得来,就要看你自己了。”

“多谢。”卿云歌点了点头,没有丝毫的意外。

亡灵法师也有着一定的预知能力,但也仅限于召唤他们的人。

听到这句话,女子的抬起一只手,然后在空中做了一个拉扯的动作。

下一秒,卿云歌感觉自己的身子轻了起来,再看时,神魂已然离开了躯体。

她饶有兴趣地看了一眼地上的“尸体”,觉得这个模样十分的好玩。

“走了。”亡灵法师手中的权杖发出了光芒,幽蓝色的光将飘在空中的神魂包裹了起来,再看时,已经不见了踪迹。

她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红裙少女,微微迟疑了一下,最后选择留了下来。

帮人还是帮到底吧,虽然她知道凤璃剑主在没有成长起来前,是不会遇到生死之劫的,但小心一些,总归没有错。

“没想到我居然有朝一日要守护着这么一个小丫头。”女子轻轻地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预测出来的事情到底是真是假。”

她的双眸之中浮起一抹迷茫的光来,低声喃喃:“九族……真的有一天会覆灭么?”

风声瑟瑟,月色幽暗。

……

与此同时,轮回之屿。

卿云歌只觉得眼前一花,再睁眼时,她发现自己来到了一个亡灵遍地的地方。

“羽毛,出来。”她低低一喝,“这里就是轮回之屿了吧?”

幸好凤璃剑是和她的神魂绑在一起的,否则找到了剑魂,也无法让它归位。

“哎,来了主子!”七玄空间内的剑灵一听到自家剑主召唤他,立马飘了出来,然后定睛一看,顿时一个哆嗦。

“我的天啊,主子你怎么神魂出窍了?”剑灵目瞪口呆,“你不会已经死了吧?”

顿了顿,他又挠了挠头:“诶可是不对啊,主子你要是死了的话,我怎么会在这里?”

闻言,卿云歌的脸一黑,她没好气地看着自家的蠢剑灵:“你就是一天到晚盼望着我死是吧?我都说了我让亡灵法师帮我离魂。”

“哦,对哦。”剑灵尴尬地摸了摸鼻子,“我把这件事情给忘了。”

说完,他心虚地看了看周围,然后一拍巴掌:“没错主子,这里就是轮回之屿。”

“可感应到了黄色剑魂在何处?”卿云歌点了点头。

“我看看啊。”剑灵正准备感应,然后他不知道看到了什么,眼睛猛地瞪大了,哆嗦着手指,“主,主子,你快看!”

“看什么?”卿云歌狐疑地看了剑灵一眼,然后转过身去,准备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

结果这回头一看,她差点一个踉跄摔倒在地。

然后脑子中只回响着两个字——她靠!

------题外话------

我要加快情节进程了(阿弥陀佛)。

有二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云歌:亲妈你是不是又给我整出了什么幺蛾子事情?

本卿:不可说,不可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