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骸骨之城真正的主人是!/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如果在以前,有人问卿云歌,你见到过一群灵魂和骷髅追着你跑没?

卿云歌必然会答:“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你以为是植物大战僵尸啊!

但是现、在!

卿云歌看着距离她还有几十米的亡灵大军,觉得自己的心神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最前面的是普通的亡灵,中间是骷髅人,再往后是冰霜巨龙。

这些原本只在古书籍中才有的亡灵生物,现在全部都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羽、羽毛啊。”卿云歌立马转身,然后开跑,边跑边喊,“为什么这些亡灵要追我?”

“主主主子我也不知道!”剑灵也是一脸菜色,他一下子结巴了,“难道是他们看出你其实并不是亡灵?”

虽然亡灵的智慧并不高,但他们至少也能分清楚同类。

一群死人看到一个活人,那肯定是要追的啊!

“要你何用!”卿云歌反手将凤璃剑召唤了出来,然后对着后面就是一道剑光。

只听“轰——”的一声响,大地剧烈地震颤了起来,紧接着是一片尘土飞扬。

剑光熄灭之际,再看时,那批亡灵大军已经倒了一半。

很多骷髅人直接碎裂开来,骨骼轱辘轱辘地滚着。

虽然在这一招之下,那些巨大的冰霜巨龙没有受到什么冲击,但很显然也忌惮着方才那庞大的威压,然后停了下来,用森然的双瞳盯紧着前面的红色身影,从喉咙里发出了几声低吼。

其他没有受伤的亡灵立马四散开来,眨眼间,便不见了身影。

废墟又变成了一片空旷的土地,只有远处的城池还静静地矗立在那里。

“我去!”看到这一幕,剑灵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圆了,“主子你刚才使得什么招式?这么牛逼?”

一剑斩万人,啊不万灵!

孰料,卿云歌也是一脸意外,她摊了摊手:“我能说我什么招式都没使吗?”

她连《凤天诀》都没有施展,只是简单地攻击了一下,就变成这样了。

她也很纳闷啊!

“简直见鬼了!”剑灵更震惊了,“难不成主子你有自动驱避亡灵的体质?”

“那你怎么没一起滚蛋啊?”闻言,卿云歌一巴掌拍了过去,“我要是有那种体质,他们还会追我?”

虽然羽毛并不是亡灵,但他目前的状态也隶属于灵体的一种。

剑灵捂着脑袋,委屈控诉:“主子你凶我!”

“咦?”听到这句话,卿云歌似乎很是惊奇地看了他一眼,“我都凶你这么多次了,你不是应该习惯了吗?”

剑灵:“……”

不成,这个他习惯不了。

“主子,我有个想法不知道该不该说。”剑灵见到那几头冰霜巨龙也缓缓离开后,才正色道,“我或许知道为什么刚才你那招会造成那样的威力了。”

“讲。”卿云歌打了个响指,凤璃剑又重新被收入到体内。

她的模样慵懒而闲适,仿佛只是在集市闲逛。

“凤璃剑当时被制造出来的本意,就是为了抵挡暗兽人。”剑灵摇头晃脑,“暗兽人和亡灵生物都源自于黑暗,所以应该是凤璃剑对他们有很大的克制,哪怕只是随便挥剑,都有可能造成致命的伤害。”

“唔,有道理。”卿云歌摸了摸下巴,“那看来当时我能那么轻易地杀掉元雷,也应该是凤璃剑的功劳了。”

虽然她不知道半兽人这种生物是怎么制造出来的,但是可以肯定,和暗兽人脱不了关系,那么凤璃剑对暗兽人都有克制性,半兽人受到的克制会更大。

“好了,别废话了。”卿云歌瞟了得意洋洋的剑灵一眼,抬手敲了一下他的脑袋,“快点给本姑娘感应黄色剑魂。”

虽然有着凤璃剑在手,她不怕那些亡灵生物,但这里可不是她的主场,目前最重要的是先拿到剑魂。

“主子你等等啊。”剑灵开始感应,半晌之后,他的神色立马变了,有些呆,也有些傻。

“怎么了?”卿云歌伸出手在剑灵的眼前晃了晃,诧异道,“你怎么一脸便秘的表情?羽毛,你该不会是……”

顿了顿,像是在斟酌着一个恰当的用词:“内急了吧?”

听到这句话,剑灵被气得差点连灵体都虚化了几分,他捂着胸口,一脸悲痛:“主子,你怎么能这么说你家可爱又机智的剑灵?”

“所以到底怎么了?”卿云歌已经不打算和自家脱线又蠢傻的剑灵纠结下去了,“黄色剑魂在哪儿?”

“主子,我觉得我们来到轮回之屿可能是个错误。”剑灵忽然肃穆起来,声音很是严肃。

“此话怎讲?”卿云歌眯起眼睛。

“因为这黄色剑魂的所在地吧,它……”剑灵垂头丧气,“它在骸骨之城的埋骨之地。”

“哦——”卿云歌点了点头,“所以有问题吗?”

虽然听名字也不是个好地方,但是从第一道剑魂开始,没有一道是出现在好地方的。

“有问题,问题大了!”一听到这话,剑灵开始跳脚了,“主子那个地方,很有可能进去就出不来了!埋骨之地啊!”

羽毛表示他实在是不能理解,为什么这第三道剑魂如此奇怪,会跑到轮回之屿来,按理说这种死亡之地,是不应该出现在剑主的征程之路当中的。

百思不得其解。

“别急。”卿云歌倒是一脸淡定,“既然有办法进来,那么也就一定有办法出去。”

她早就做好了一次比一次凶险的准备,毕竟想要变强,就要付出代价。

“主子,你可能不知道埋骨之地是什么地方。”剑灵觉得自家剑主的淡定完全不能用言语来形容,他苦口婆心地劝道,“当时苏家整个家族都死在了那里,你现在修为才魂阶五段,去不得啊。”

“苏家是在那里灭亡的?”卿云歌倒是有些意外了,她托着腮沉思了一会儿,“那我更要去看看了。”

听到这句话,剑灵一下子傻眼了,然后立马开始嚎了起来:“主子,你不能冲动啊,你要是死了怎么办!”

刚走了没几步的卿云歌一个趔趄,她一记眼刀甩了过去,冷飕飕道:“我一个神魂,在这里怎么个死法?”

她真的是想拿凤璃剑把这个一直想让她死的剑灵拍到死!

本来活得好好的,万一真被乌鸦嘴了怎么办?

“赶紧带路。”卿云歌揪住剑灵的耳朵,“快一点的话,明早我还能赶回去吃个早饭。”

揪的时候,她心想,羽毛这灵体的凝实程度很高啊,她现在接触他的时候,都有触感了。

要知道在最开始的时候,她伸出手过去,还是一团空气。

照这架势,她感觉在第五道剑魂归位的时候,羽毛就应该能成功地凝聚出人身了。

“主子您这边请!”剑灵见到自己劝解无效,于是心一横,想着大不了他再睡个几千年,然后又是一条好灵。

轮回之屿的面积比卿云歌想象中的还要大的很多,她被亡灵法师传送过去的地点应该是岛上的边缘之境,而从这里前往骸骨之城,要横跨大半个岛屿。

虽然目前身为一个神魂,她也可以飘,可是她发现这样子实在是太耗费神魂之力了,于是只好把七玄空间内睡觉的紫冥给召唤了出来。

紫冥一出来,脸上的倦意立马就散了个干净,它张开翅膀,神色振奋。

轮回之屿中也有着不少九幽梦魇,但级别都不怎么高,普遍是神兽级别。

同类玄兽高级别的对低级别的有极大的威慑力,所以紫冥在这里如鱼得水,游刃有余,甚至还有几只九幽梦魇朝着它在跪拜。

很快,他们就来到了骸骨之城。

骸骨之城由骷髅人把守,它们的领导者是骷髅领主。

城门是由一个巨型的骷髅头打造而成,头颅模样可怖,狰狞无比。

城门上是随风飘扬的旗帜,一个旗帜下,就驻守着一个骷髅骑士,他们带着头盔,穿着盔甲,俨然如同禁卫军。

一人一灵一兽站在城门下,仿佛即将送入骷髅腹中的美味食物。

不过令卿云歌和剑灵都很诧异的是,他们进到骸骨之城的时候,竟然没有一个骷髅上前来阻拦。

甚至守门的几个骷髅骑士看到他们,吓得骨骼都在颤抖。

“主子,我怎么感觉这些骷髅人怕咱们啊?”剑灵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难道你真的能驱避亡灵?”

这些亡灵生物怕的肯定不是他,因为他们连他看都看不见。

“不,他们怕的应该不是我。”卿云歌虽然也不知道为什么,但她却能明显地感受出来,这些骷髅人恐惧的根源不是她。

那会是谁?

卿云歌看了一眼在她身旁行走的紫冥,眸色微微深幽。

她怎么感觉,这些骷髅人怕的是紫冥呢?

可是城门上守卫的骷髅骑士,其中一个修为都达到了魔阶,再加上这么多军队,会怕一只超神兽?

这倒是奇怪了。

“我们先进去。”卿云歌伸出手摸了摸紫冥的脑袋,声音淡淡,“既然他们不攻击我们,那么倒是省事情了。”

剑灵和紫冥都点了点头,跟在红裙少女身后,走进了巨大的骸骨之城中。

而这一幕,都被骸骨之城最中央的一座宫殿里的人看了个仔细。

令人惊奇的是,这座宫殿竟然不像轮回之屿上其他建筑那般森冷骇然,反而金碧辉煌,比起圣纳城的格兰德宫也差不到哪儿去。

而宫殿之内,甚至还有着带着面纱的舞女,她们身材窈窕,体态婀娜,任谁都能看出,她们并不属于任何一种亡灵生物。

她们是活着的。

再往上看,有一个用金子铸成的宝座,宝座前还有一方长桌,上面摆满了瓜果点心,看起来很是新鲜。

“混账!”坐在宝座上的身影猛地挥手,将桌子上摆着的玉盘全部都甩了下去,“它不是已经死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那是一个穿着华丽的中年人,他的脸色是一种病态的苍白,但却丝毫掩盖不住他的气势,他同样也不是亡灵生物,而是活生生的人。

一个人出现在骸骨之城,而且看起来权力十分的大,倒是有些奇怪了。

这一声冷喝,让钟鼓声在瞬间停了下来,那些舞女也停止了舞蹈,然后瑟瑟发抖地跪了下来。

身影的声音森然冰冷,带着凛冽的杀意:“谁能告诉孤,它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没有人回答。

“阿尔瓦!”身影猛地看向了另一旁,“你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那边是一个巨大的笼子,笼子里是一副骷髅,而那副骷髅看起来残破无比,甚至骨节都断裂了好几个,他的四肢被锁链牢牢地锁住,动弹不了半分。

听到声音,他略略地抬起头来,有着冷冷的笑声从森白的骨头里发了出来:“你自己做事不干净,我怎么会知道?”

“阿尔瓦!”闻言,身影更是愤怒,他怒吼一声,“你怎么敢用这种态度对我说话?”

名为“阿尔瓦”的骷髅人转过头去,并不理睬高座上的人。

如果骷髅也有表情的话,那么此刻阿尔瓦脸上一定是嘲讽和讥诮。

看到这一幕,那人更是被气得不行,但是他又无可奈何,只能把脾气都发到了别人身上:“滚,都给孤滚!”

舞女们瑟缩了一下,立马下去了,地上狼藉一片,整个宫殿的温度也低到了极点。

而在一片寂静之中,忽然响起了绫罗曳地的声音,来人是一个女子,她缓步走到了高座上的人身边,半跪了下来。

“王不要动怒。”她伸出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他掌心处被碎片划破的伤口,模样娇俏如同一只灵猫,“既然它还活着,王应该觉得高兴才对。”

“此话怎讲?”他伸出手抚摸着女子的长发,神色晦暗不清。

“它还活着,那么就说明,那件东西一定还在。”女子轻轻一笑,靡丽而妖艳,“王可以跟着它,找到那样东西,然后……”

她站起身来,坐到了中年人的怀里,声音轻柔:“据为其有。”

“那么不光是骸骨之城,整个轮回之屿,都会成为王的领地。”

“就算亡灵一族的守护者来了,也无济于事。”

“哈哈哈哈,美人果真会说话。”中年人哈哈一笑,似乎极为高兴,“有道理,很有道理,孤立马派人去跟着它。”

“王高兴就好。”女子依偎在他怀中,一脸温柔。

但在中年人看不到的瞳底伸出,却暗藏着隐隐的杀机。

“阿尔瓦!”中年人这时候又想起了被他关押的骷髅人,他大喊了一声,“孤现在要把你放出来,只需要你去跟着那只九幽梦魇,听到了吗?”

说的时候,他伸出手指,指了指水镜中的画面。

画面上是一人一兽,他们此刻正朝着埋骨之地的方向出发,而一路上,所有的亡灵生物都避开了他们。

仿佛是君王莅临,无人敢去仰望。

“哼,你这个时候想起了我?”听到这句话,阿尔瓦重新抬起头来,他的声音很是沙哑,但无比森冷,“当年你囚禁我的时候,可没有这般好脸色。”

“今时不同往日了。”中年人毫不在意,他站起身来,然后走到笼子前,将锁打开后,神色温和下来,“只要你替我办妥这件事情,这骸骨之城,日后还会是你的。”

阿尔瓦冷眼看着他,并不答话。

“怎么样?”中年人唇边浮起一抹笃定的微笑,“阿尔瓦·杀戮者,我们三位领主中最厉害的骷髅领主。”

“你答应我这个请求吗?”

闻言,阿尔瓦的骨骼猛地绷直了,他冷冷地看着中年人,眼眶黑暗一片,并不知道再想什么。

这个时候,妖媚的女子也走下来,她微微一笑,道:“王好不容易才把你放出来,你可要珍惜才好。”

阿尔瓦冷哼一声,然后抬起手,是命令的口吻:“给我解开。”

中年人刚想发怒,但想到自己有求于眼前的人,只好服从。

没有了铁链的束缚,阿尔瓦身上的伤痕在瞬间愈合。

他缓缓起身,走出了笼子,然后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中年人,再度冷笑:“希望你记住你说的话。”

“苏家主,苏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