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再突破,怎么可能?!(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听到这句话,苏霍猛地抬起头来,他这才注意到,这里还有着另一个人。

不,不是人,只是一道神魂。

“你是人类?”苏霍的鹰眸微微眯起,“轮回之门都被毁了,你怎么来到这里的?”

见到红裙少女的第一刻,他先是被那绝美的容颜给晃住了神,但很快苏霍就回过了神,然后脸色立马阴沉了下来。

难道是有人也得知了轮回镜的消息,要同他抢?

不,绝对不可以,轮回镜是他的,谁都抢不走。

“哼!”苏霍冷笑一声,“区区一个冥阶人类的神魂,还想跟孤抢轮回镜?不知好歹!”

笑声还未落地,他便对着地面上的红裙少女发出了攻击。

巨大的玄气弹破空而出,带着凛冽的杀机,极速袭去。

面对迎面而来的攻击,卿云歌神色微微一凛,然后右脚猛地一个后撤,借力在空中翻了个身,便躲了过去。

下一秒,一把通体幽紫的笛子出现在她的手中。

而在笛子出现的时候,轮回镜也发生了异样。

原本没有一丝倒影的镜面,此刻忽然飘出了一道深黄色的光影。

“主子,黄色剑魂!”看到那团光影的时候,剑灵立马跳了起来,嗷嗷直叫,“那就是咱们的剑魂!”

闻言,卿云歌偏过头去。

果然,在轮回镜的前面,漂浮着和她当初在烈焰山脉熔浆湖底,找到的赤色剑魂一样的东西。

不过不同的是,它是深黄色的。

地属性的剑魂,代表巍巍大地,至高无上的力量。

“羽毛,剑魂只有我们能看到是吧?”卿云歌压低了声音,问一旁的剑灵。

“这是当然了!”剑灵点了点头,“其他人就算能看到剑魂,也用不了啊。”

说完之后,还摊了摊手。

“那就好。”卿云歌轻笑一声,紫眸明亮。

既然黄色剑魂已经出现了,那么她先把它收了再说。

“锵——”的一声脆响,是长剑出鞘的声音。

下一秒,卿云歌的手中又出现了一把三尺青锋。

剑尖泛着森冷的寒光,从镜面中折射开来,晃得人睁不开眼。

紧接着,红裙少女足尖轻点,凌空而起,握着凤璃剑,朝着黄色剑魂飞去。

而这一幕映在其他几个身影的眼中,就是飞向了轮回镜。

“小辈敢尔!”看到轮回镜被其他人觊觎,苏霍的眼睛立马红了。

也在同一时刻,他飞身而起,一个暴掠而出,就朝着红裙少女袭去。

轮回镜是他的!

别人绝对不能拿到。

“苏霍!”看到这一幕,紫冥的瞳孔瞬间收缩了起来,它低低地怒吼着,准备拦下这个人类。

然而在它准备出手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身躯仿佛被火灼烧了一般,疼痛难忍,根本不能前行半步。

翅膀蜷缩了起来,像是在惧怕着什么。

“冥大人,别白费力气了。”苏霍这个时候居然还有空闲回过头来,他嘲弄道,“我身为轮回镜的备用主人,你是不可能对我出手的。”

听到这句话,紫冥双瞳在刹那间血红,眸底被杀意占据。

可是苏霍说得不错,它动不了他,即便他还不是轮回镜的主人。

阿尔瓦看到这一幕,骸骨在轻颤着,也没有任何办法。

因为在被囚禁的那一千五百年中,苏霍利用麾下的亡灵法师,给他下了禁忌系玄诀,只要他对苏霍有杀意,他的骨骼便会寸寸而断。

虽然可以再生,可是实力也会大幅度退步。

埋骨之地唯一两个可以拦下苏霍的生物,此刻都无法出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一身华袍的中年人距离红裙少女愈来愈近。

“主子,小心啊!”剑灵大惊失色。

他身为一个灵体,更是无可奈何,顿时急得团团转。

卿云歌自然是看到了苏霍,她脸上没有什么多余的神色,只是冷冷地扬眉,然后左手一扬,将暗夜笛抛了出去。

而在抛出去的时候,她短促的吹了几个笛音。

笛音骤起,暗夜笛上挂着的流苏在空中飘舞,幽紫色的光芒大盛。

只听“咚——”的一声,不知道是撞到了什么,苏霍飞行的身影猛地顿了下来,他的攻势也停了下来。

而也在同一时刻,卿云歌手中的凤璃剑,碰到了悬在空中的黄色剑魂。

在剑魂融入三尺青锋的那一瞬间,原本只有黑夜的轮回之屿,此刻耀如白昼,而那漆黑的苍穹,也倏地变成了深黄色。

黄色在蔓延,越来越深。

“轰隆隆——”的一声巨响,大地也猛地震颤起来。

埋骨之地的无数石碑在这剧烈的震颤中碎裂开来,露出了森白的骨骸。

下一秒,就像是有什么令人恐惧的力量破土而出了,地面出现了道道裂缝,而在裂缝之中,竟然隐隐有着暗光在闪烁。

这种异变席卷了整个轮回之屿,短短几息,骸骨之城、灰烬之城和死亡之城所有亡灵生物都感觉到了那股庞大而惊人的威压。

有些刚刚转化成功的骷髅,此刻竟然直接破碎开来,骨节散落一地。

那些原本飞在天空上的冰霜巨龙,在这个时候也落到了地上,它们将头颅埋了下去,像是在害怕着什么。

而在埋骨之地的阿尔瓦、紫冥和羽毛,同样也是一脸惊骇。

他们离着异变的发源地最近,感受也是最强烈的。

这股威压,就算是身为九星大君主兽的紫冥,亦想为之屈服。

更不用说被暗夜笛拦下的苏霍了,他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就被一道黄色的光芒,狠狠地砸到了地上。

瞬间重伤!

唯一没有受影响的,就只有飘在空中的红裙少女了。

她半阖着双眸,在空中盘腿而坐,三尺青锋浮在她的面前,剧烈的鸣颤着。

与此同时,红裙少女身上的气息开始节节攀升。

象征着冥阶修为的青色光芒浮现出来,开始逐渐变深,朝着蓝色转去。

在这个时候,卿云歌的意识又来到了精神之海的深处。

而那个红衣男子,已经在那里等她好久了。

“不错啊小丫头。”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傲气而张狂,红衣如火,“这才不见多久,你的精神修为,竟然已经达到了入微境中期,不错,你很不错。”

卿云歌这一次并没有开口,因为她知道,即便自己已经到了入微境中期,也依旧无法和这个神秘的红衣男子交流。

不过芥子境,已经不远了。

她有信心,在不久的未来就可以达到。

红衣男子的双眸中满是欣赏的神色,他大笑起来:“哈哈哈,小丫头,我很期待看到,你知道我身份的那个时候的表情。”

闻言,卿云歌的眸中流露出了一丝微愕,但是还没等她仔细去想,一股强悍的力量就从她的身上迸发开来。

如果卿云歌这个时候看一眼她的丹田的话,会发现自己丹田内,又多了一种颜色。

那就是象征着地系玄力的深黄色。

剑魂归位,玄力觉醒,而凤璃剑也在这一刻成功地恢复成了下品圣灵器。

距离重新变成混沌灵器,不远了。

就在卿云歌还在感受那股特殊的力量的时候,她的耳边,有人在曼声长吟。

声音缥缥缈缈,空灵虚幻,仿佛过往云烟。

而声音念出的句子,却是一如既往的霸气。

“轮回不过一场空,

剑气料峭荡西东。

九族九霄风云涌,

唯我仰天笑苍穹!”

《凤天诀》第三重天,再次临世!

紧接着,卿云歌的脑海中就自动地浮现出了这四道剑招。

而在现实世界中,她的身躯,也在随着红衣男子的动作,开始施展剑诀。

“轮回不过一场空。”

动作轻缓,带着丝丝的萧瑟之意,仿佛世间的一切都是云烟雾袅,什么都不用在意,也什么都不用去想。

生也是空,死也是空。

武道是没有尽头的,轮回也不过是短短的一程。

“剑气料峭荡西东!”

在这道剑诀念出来的时候,先前还舒缓的动作倏地凌厉起来,空气猛地震颤了起来,无数的剑气从剑中爆发开来,宛若利刃一般,朝着各个方向掠去。

剑气所到之处,一切尽灭。

“九族九霄风云涌。”

在这一刻,红裙少女的身上徒然生出了一种令人难以仰望的气概,仿佛这世上唯一的神重新回到了人世。

而整个九族不过是他的臣民,在他的掌中,哪怕是高高在上的九霄,也要拜服。

狂风骤起,*俱来。

“唯我仰天笑苍穹!”

最后一道剑诀落下的时候,卿云歌的双眸也猛地睁开来,她额头上的凤鸟印记忽明忽暗,光芒在疯狂地闪烁着。

空气中的元素也跟着一起波动了起来,仿佛惊涛骇浪一般,争先恐后地涌入红裙少女的体内。

神灵体在不断地吸收着玄力元素,丹田一吸一张,精纯的玄力顺着经脉抵达冥阶六段的屏障处。

只听“轰——”的一声,玄力如同奔腾不息的大海,浩浩荡荡地冲过了狭隘,但是它们还没有停,光芒仍在加深。

冥阶六段中期,六段巅峰……瞬间突破冥阶七段!

气息不弱反强,玉骨的体质在这一刻发挥到了极致,紧接着,冥阶八段的关隘也被突破。

直到来到了冥阶八段巅峰,元素风暴才渐渐地平息了下来。

而在卿云歌将多余的玄力完全归为吸收之后,她的脑海里,再度传来一声大笑。

“哈哈哈小丫头,这一次,你可要好好地体会一下,什么才是大道啊……”

随着红裙少女意识的回笼,红衣男子的声音也慢慢地淡了下去。

此刻现实世界中,一切又恢复了原样。

方才裂开的大地再度愈合,天空也变回了原本的黑色。

骨骸再度陷入冰冷的石碑之中,仿佛方才的一切都不存在。

紫冥在这个时候,感觉到自己体内也多了一道莫名的力量,它虽然对眼前的这一切有些不解,但是它不会去问。

这是身为契约兽的职责,无条件信任其主。

感受到自己的灵体又凝实了几分,剑灵一蹦老高,他激动地来回飘。

太好了,黄色剑魂终于归位了,他离凝聚人身又进了一步。

他就知道主子是最棒的!

在场唯一一个不解的生物,就是骷髅领主阿尔瓦·杀戮者了,因为苏霍被刚才的光芒打到了地上,整个人都陷了进去,根本没看到发生了什么。

阿尔瓦感觉自从他见到这个人类少女后,他的骷髅头就无法支撑他所看到的景象了。

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一个冥阶五段的人,在一瞬间变成了冥阶八段?

是他疯了还是这个世界疯了?

阿尔瓦觉得自己可能需要回炉重造一下,给自己按一个聪明点儿的骷髅头。

而就在他用手指敲着自己的头颅的时候,一道慵懒而轻灵的声音传进了他的耳朵。

“领主阁下,我希望你把刚才看到的一幕都忘掉。”卿云歌虽然是在笑着,可是笑声中却带了一丝警告的意味,“你也不希望这件事情传出去吧?”

她并不知道阿尔瓦有没有猜到她凤璃剑主的身份,但猜到了也没有关系,反正这副骷髅也出不去。

至于苏霍……她可没想留他。

即便一千五百年前她和紫冥还不相识,但是她也不会放走任何一个伤害它的人。

听到这句话,阿尔瓦觉得自己的骷髅头在颤抖,他立马用白色的手指捂住了自己脸上的两个黑窟窿,连声道:“我什么都没看见,什么都没看见!”

妈呀,吓死骷髅了。

明明他的实力都已经到圣阶了,怎么还会怕一个连灵阶都没有达到的小姑娘?

不过刚才那一幕,让他想到了……

凤璃剑主。

阿尔瓦的神色忽然一变,他连忙把脑海中的那个想法又压了回去,然后轻轻地喘息了几声。

这件事情,是不能告诉任何人。

然而阿尔瓦转瞬又想到了一件事。

难不成灰大人知道这个人类少女是凤璃剑主,才把她送到这里来?

那么他就更不敢得罪眼前的人了。

“该死!”苏霍这个时候才从地上爬了起来。

此刻他的面容早就不复以往的清隽,满脸的血污让人厌恶不已。

苏霍的身子猛地一震,然后脸上的伤势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了起来,他目光冷冷地看向红裙少女,森寒无比。

“小辈,你真是卑鄙!”

“比起苏霍你,我还差得远。”卿云歌朝着苏霍挑衅一笑,“你不是想要轮回镜吗?来拿啊!”

苏霍阴沉着脸,周身都萦绕着危险的气息,他从牙缝里挤出来一句话:“你给我让开!”

刚才他不知道被什么攻击了一下,导致体内的玄力依旧不稳,现在也不过是强撑着。

他要拖延时间,然后来恢复伤势。

“你让我让我就让?”卿云歌耸了耸肩,“不好意思,不让!”

剑灵在一旁听着,差点笑了出来。

主子这噎死人的本领,还真是强啊。

“孤不与你这个小辈计较。”苏霍被气得不行,但又无可奈何,他冷哼一声,“只要孤得到了轮回镜,你们……都得死!”

说完,他便凌空跃起,然后朝着仍然在空中的轮回镜暴掠而去。

面容之上,是难以抑制住的兴奋。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目光一凛,她同样一个暴掠,一手握着凤璃剑,一手拿着暗夜笛,速度与苏霍不相上下。

笛音和剑光同时出现,空气又开始鸣颤起来。

“你这种人,不配得到神灵器!”卿云歌将暗夜笛放在唇边,开始吹奏起来,然后一只手控制着凤璃剑,利用剑气阻止苏霍靠近轮回镜。

笛音响起的时候,空气倏地震颤起来,然后苏霍的身影就是一滞。

“这是什么兵器?”苏霍猛然转身,然后在看到那幽紫色的笛子时,双瞳猛地瞪大了,“神灵器暗夜笛?”

“算你识货。”卿云歌接着吹奏,利用精神力,逼迫苏霍停下来。

而与此同时,凤璃剑脱手而出,朝着他急速飞去。

苏霍双眸赤红,他的身子在战栗着,然后忽然,他仰天发出了一声怒吼,紧接着,被暗夜笛控制住的身形又开始动了。

他压住喉咙中即将喷射而出的鲜血,速度一个暴涨,瞬间来到了轮回镜的面前,然后把手贴了上去。

“糟糕!”看到这一幕,紫冥的瞳孔倏地睁大了。

如果苏霍得到了轮回镜,那么轮回之屿就要变天了。

卿云歌的心也是一沉,想要上前阻止,可是这个时候,苏霍的手已经触碰到了轮回镜的镜面。

“哈哈哈哈哈,你们完了!你们要完了!”苏霍疯狂地大笑出声,“我马上就能得到轮回镜了!”

然而下一秒,他的笑声戛然而止,脸上的神色也由兴奋变成了难以置信。

“不,这不可能!这怎么可能?!”

------题外话------

嗷!

第三首剑诀是不是依旧霸气!

搓搓手,我到时候写个小番外发群里,没加群的快来投入本卿的怀抱。

ps:明天以后的更新时间,一更在上午九点,如果有二更,二更在晚上七点。

(回归正常了)

(但是你们要信我我这个人有拖延症)

再ps:敢尔是倒装句,意思就是你怎么敢这么放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