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他夫人的脑回路不正常(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轮回镜未来的主人它见过?

这句话让紫冥有些迷茫。

且不说它已经活了万年之久,就在离开轮回之屿那一千五百多年,它也见了不少人。

君主大人这说的也太隐晦了点。

但是紫冥没有多问,只是点了点头。

既然轮回君主都已经说轮回镜的主人很快就会出现了,那么就意味着它可以离开轮回之屿。

也不知道等它化身成人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模样。

“好了,本君也是闲来有空,才过来看看你。”轮回的声音清清淡淡,“心结既然已经解开了,本君也该走了。”

说完这句话之后,轮回的身影就从镜子上消失了。

镜面又恢复了先前的状态,光滑无影。

紫冥抬起头来,仰望着漆黑的天空,然后在心里默默地说了一句。

吾主,等着我回来。

……

而在九幽暗魂魇看不到的地方,那里有两个人席地而坐。

两人之间放置着一个棋盘,棋盘上黑白交错,拼杀的十分激烈,可下棋的人依旧不急不缓。

只听“啪嗒”一声,一枚黑子落下,然后执棋的人缓缓开口了:“你就那么能确定,你选的那个传承者,很快就会去轮回之屿?”

那人的对面正是先前在轮回之屿现身的轮回,此刻她倒是没了君主的架子,伸了个懒腰说道:“是啊很快,可能一年,也可能两年,最多嘛……不会超过十年。”

“十年。”听到最后两个字,执黑棋的人不置可否地笑了一声,“那个时候,恐怕这个世界早就不复存在了。”

“所以我说了嘛,是有可能,说不定一年后,她就来了呢。”轮回笑嘻嘻,就像一个小姑娘一样,“具体的时间,还要看另外一个人了。”

顿了顿,她也落下一子,续道:“圣空,别说我了,你的传承者呢?”

听到这句话,一头金发的男子才抬起头来,他唇边噙着一抹温润的微笑:“可能一年,也可能两年。”

“喂,你这也太敷衍了吧!”轮回一下子就不高兴了,“你居然学我说话。”

“我可没有。”圣空依旧笑着,笑声清朗,“因为我的传承者同你传承者的身份……很是相似呢。”

“咦,你是说你那位也是……”闻言,轮回稍稍地怔了一下,“不会吧,这么巧?”

“因为我们选中的这九个人,他们的宿命都是连在一起的。”圣空偏头一笑,灿烂如光,“你难道没发现,他们各自之间都有着不深不浅的联系吗?”

“唔……你这么一说,我好像才发现。”轮回摸了摸下巴,“算了,不管了,反正我呢,已经退休了。”

她歪着头,道:“这个世界以后如何运行,也已经和我无关了。”

“毕竟神明时代早已落幕。”圣空极轻地点了点头,“我们只能去帮助他们,但日后的事情,还要靠他们自己。”

“不说了不说了。”轮回摆了摆手,“来,圣空,我们接着下棋。”

“嗯……”听到这句话,圣空的手指再度执起了一枚黑子,然后准备放在棋盘上,手忽然一顿。

因为他发现,原本被黑棋重重围住的白棋,此刻居然脱离了困境,而且隐隐有着反过来包围黑子的趋势。

“轮、回!”圣空咬牙切齿地看向了对面的少女,“你是不是又趁着我不注意,动我的棋了?”

他明明记得,刚才这几颗棋子不是这么摆的。

“哪有!”轮回一脸正气,眼睛眨巴着,很是无辜,“我是那种人吗!”

圣空被噎住了,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白了轮回一眼,然后没好气地说道:“我终于明白为什么暗黑不想和你下棋了。”

每次到要紧关头,这个家伙就会把棋子给整乱。

“那是他技不如我。”轮回丝毫没有被抓包的觉悟,她仍笑吟吟道,“圣空,你不不会是怕输给我吧?”

“我会输给你?”闻言,圣空的眸中浮起一抹迷光,“这话,说的可不要太早了。”

说完之后,他斟酌了半晌,然后抬手,缓缓将最后一枚黑子落下。

只见黑白纵横交错的棋盘上,白棋的攻势突然全部被破,黑棋再度掌握了主场,白棋被杀得四散开来,已没有了回天之力。

只要没到尽头,一切,皆有可能重新来过。

众生,亦是如此。

神明,也毫不例外。

……

卿家。

灰仍守护在那里,而此刻,她手中的权杖忽然发出了幽紫色的光,像是在预示着什么。

“咦……”灰极轻地讶异了一下,“阿尔瓦居然已经重新掌控了骸骨之城?”

女子闭上双眼,然后默默地感应了一番,良久,殷红如同蔷薇的唇边浮起一抹笑。

“看来,我倒是小看这个小丫头了。”灰轻声喃喃,“连九星大君主兽都会认她为主,她还真是不简单啊。”

这句话落地的时候,躺在地上的红裙少女忽然轻轻地动了一下。

然后便见一个影子破空而来,继而附在了那副躯体上。

睫羽微颤,双眸睁开,卿云歌再次有了意识之后,她已经回到了自己的院落之中。

而她睁眼看到的第一个人,就是她先前召唤出来的亡灵法师。

“多谢灰前辈了。”卿云歌揉了揉眉心,然后又休息了一会儿,才从地上站了起来。

离魂终究还是会伤及神魂,看来她一会儿得去养魂泉中泡泡了。

“嗯。”灰并没有去问红裙少女是怎么知道她身份的,因为方才她已经看到了轮回之屿发生的一切。

女子的双眸之中有淡淡的赞赏之色,她微微颔首:“不必言谢,说不定日后,我还有需要你帮助的地方。”

她现在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他的预言之中,这个人类少女,会是那个拯救九族的人。

无关实力,无关天赋。

仅仅是因为那一颗心。

强者的心。

坚不可摧。

“灰前辈的话倒是让云歌有些惶恐了。”卿云歌虽然是这样说着,可她眉目之间却带着浅浅的笑意,“若是我能够帮得上忙的话,定然不会拒绝。”

以前的她,可从来没有想过,能和九族的守护者在一起谈笑风生。

算来算去,她已经见过三位守护者了,不知道日后,其他六位她能不能见到。

“那么再会。”灰点了点头,然后长袍一挥,便不见了踪影,连带地上地五芒星阵法,也在同一时间熄灭了。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卿云歌打了个哈欠,然后推开门走到自己的床边,到头就睡。

结果第二天,她是被人吵醒的。

睡梦中,卿云歌感觉有一只手在抚上了她的脸,然后冰凉的指尖在她的肌肤之上轻点着,仿佛在勾勒一副水墨画。

“别动……”她睡得迷迷糊糊,然后伸出手拍开那只胡作非为的手,翻了个身,接着睡。

然而,手的主人像是和她作对一般,依旧不依不饶。

“烦不烦!”卿云歌仍闭着眼,全靠意识在说话,她怒道,“大早上别烦我!”

谁这么不长眼,老来吵她睡觉。

这句话一出,那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指果然停止了动作。

卿云歌想着是自己的话奏了效,于是脑袋一歪,心安理得继续开始睡觉。

结果下一秒,她整个人都腾空了。

准确的说,她被人抱了起来,因为卿云歌清楚地感受到,她腰间和颈间分别覆了一只强有力的手。

她……靠!

到底是谁这么过分,老来打扰她睡觉。

卿云歌虽然仍旧很迷糊,但是她现在心情十分不爽。

正当她准备睁眼看看是谁这么大胆的时候,耳畔边先响起了一阵低笑:“卿卿,再不起床,我就要吻你了。”

笑声很是轻柔,带着一丝戏谑。

听起来温暖如同阳光,清澈仿若流水。

然而就是这么一句话,让卿云歌在瞬间清醒了。

不迷糊了,一下子就睁开了眼。

因为刚刚醒来的缘故,红裙少女的双眸中浮着一层水雾,慵懒而靡丽,看起来无比的诱人。

在对上那双玫瑰紫瞳的时候,容瑾淮的墨眸蓦地一暗,里面仿佛有风云在缓缓汇聚,沉沉如夜。

卿云歌根本没料到自己现在这个模样,引起了某腹黑世子的*。

她见到是容瑾淮后,倒也放松了下来,然后敛了眉眼间的怒意,懒懒地打了个哈欠,嘟囔道:“我还没睡够,你让我再睡一会儿。”

说完,她挪了挪身子,然后头埋在他的胸膛处,又睡了过去。

唔……这样睡着,似乎比在床上还舒服。

看到这一幕,容瑾淮无奈一笑,他只好将红裙少女抱得更稳了一些,然后坐到了床榻上,任凭她在他怀里接着梦会周公。

这个丫头,还真是懒得可以。

现在都快到晌午了,居然还没有睡够。

也不知道昨晚到底做什么去了,累成了这个模样。

容瑾淮的眸色微微深幽,他轻轻地叹了一口气,低下头去,在怀中人的眉心落下一吻,然后也阖上了双眸。

卿云歌这一个回笼觉,直接又睡了一个时辰,然后完美地错过了午饭时间。

所以她自然也不知道,期间卿老爷子也来了一趟她的院落,准备叫她去吃饭,在看到她在容瑾淮怀里睡得安安稳稳的时候,又走了。

当然,是高高兴兴地走了,似乎还有些飘飘然。

卿云歌睁开眼的时候,还专门伸了个懒腰。

结果这一伸懒腰,她发现似乎有些不对劲。

怎么感觉……她貌似没在床上?

而且貌似……她好像闻到了那个腹黑世子衣袖间自带的冷梅香?

这个想法冒出来的时候,她目光立马四下一扫,然后卿云歌的身子直接给僵住了。

靠靠靠靠!

她怎么会在容瑾淮的怀里?

谁能告诉她,这是怎么回事?!

“嗯?”在卿云歌醒来的第一时间,容瑾淮也睁开了双眼,他微微低头,嗓音带了一丝喑哑,“醒了?”

听到熟悉的声音,卿云歌的眼角一抽,她立马翻身,离开了他的怀抱。

“醒了。”她站直了身体,才干巴巴地说出来这么一句话。

现在卿云歌已经回想起了她睡回笼觉前的发生的事情了,然后只想掩面而泣。

为什么她每次见到这个腹黑世子就毫无防备呢?

按理说她在睡觉的时候都很警惕,从来都不会睡得很深,因为在前世的时候,哪怕是暗月联盟的大本营中,都有着人想趁她在睡梦中,然后结果了她。

所以卿云歌的睡眠一直很浅,只要一有异动,她就能立马感觉到。

但是她发现,只有容瑾淮出现的时候,她没有这种警觉性,甚至,感觉到很安心。

这真的有些奇怪了。

“要吃点东西吗?”容瑾淮看到红裙少女一副懊恼的模样,心情极好,他浅浅地笑了笑,“现在午饭时间已经过了。”

“不吃了。”卿云歌倒是不怎么饿,她答道,“等晚饭的时候一起去吃吧。”

反正离着晚上也就不到三个时辰了。

“也好。”容瑾淮点了点头,他沉吟了片刻,问道,“卿卿已经都安排好了么?”

“你说的是赫连皇族?”闻言,卿云歌抬眸,“赫连知杳已经答应和我合作了,等到海鸣天和封伦回来,我的计划就要开始实施了。”

她前几日接到了影溶月的传讯,说是那六百枚蛋已经成功地孵化出来了,只需等骑士和玄兽契合一段时间,就能够上战场了。

所以她直接把其中留守在卿家和青阳山的六百名骑士,派到了四灵学院,去和龙、凤凰还有麒麟进行交流。

帝王兽的智慧很高,契合也会更快。

而也幸得卿老爷子给赫连域递交了辞呈,所以卿家骑士离开皇城,并没有引起皇家的注意,反而让赫连域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卿家是没有任何的威胁了。

不知道为什么,卿云歌隐隐有一种预感,虽然她手上有着两百龙骑士、两百凤凰骑士和两百麒麟骑士,但总感觉日后和赫连皇族那一战,不会那么轻松。

不是因为夜影军,也不是因为血焱军,这两只军队再怎么强,也无法跟有了帝王兽的卿家骑士团相媲美。

那不好的预感……来源于至今都没有出现的赫连笙离。

“眼下朱雀皇城并不平静。”容瑾淮淡淡地说道,“四支骑士军,如今已经出现了三支。”

他抬起手,轻抚着红裙少女蹙着的眉:“如果要动手的话,这一次,不光是朱雀国,其他三国也会牵扯进来。”

“你是说……”卿云歌沉吟了一下,“很有可能上升成四国大战?”

玄武国是一定会帮助朱雀国的,抛开夜素玉的身份不讲,赫连笙离也已经和夜将臣达成了合作。

白虎国仅仅只有赫连知杳一人,尽管有一部分风彻军,但是并不能代表整个国家。

至于青龙国……

想到这里,卿云歌抬头:“青龙国皇帝是不是给你说了什么?”

“卿卿果真聪明。”容瑾淮微微一笑,“他让我回去,然后训练御天军。”

“因为夜将臣?”

听到这句话,他的眸光顿了一下:“你知道?”

“我当然知道。”卿云歌挑了挑眉,“世人都传,第一世子和玄武国太子之间,有着很深的冤孽,不过这冤孽到底是什么,我就不知道了。”

“不算冤孽。”容瑾淮轻描淡写,“不过是以前青龙国和玄武国打了一场,他输给我罢了。”

“这么简单?”卿云歌有些不信,她摸着下巴,“我怎么感觉那个夜将臣他……”

“他怎么?”

“他貌似喜欢你。”

这一句话一出,就算是容瑾淮也愣了一下。

半晌,他无奈一笑,伸出手来,屈指弹了弹红裙少女的眉心,道:“卿卿你一天到晚都在想什么?”

“我是有事实依据的好不好!”卿云歌翻了个白眼,“他要是不喜欢你,他为什么那么喜欢针对我?”

她当初和夜将臣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面,如果不是因为他喜欢第一世子,就说不通为什么要想着法子来羞辱她了。

“唔……”闻言,容瑾淮稍稍地沉默了一下,然后揉了揉她的头,低声笑,“夫人说的很有道理。”

他总觉得,他家夫人的脑回路有些不正常。

不过这样挺好,他也就不担心她被别人拐跑了。

有些情敌不用他出手,就已经自动灭亡了。

“说真的。”卿云歌眨了眨眼,“你和夜将臣之间的过节只有一场战争?”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动作顿了顿,才缓缓道:“不止。”

卿云歌想着果然如此,她接着八卦:“那还有什么?”

------题外话------

前一章章节标错了(捂脸),明天改过来。

开始要为大战做铺垫了~

(去看战争片找找灵感)

以后不让你们猜了(╥╯^╰╥)作者的套路是无穷尽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