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永安公主,夫人亲一下?/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卿云歌是这样想的,肯定是容瑾淮做了某些事情,让夜将臣因爱生恨了。

但到底是什么事呢,她就不知道了。

所以啊,她表示很好奇。

“其实也算不得什么事情。”容瑾淮的声音很淡,像是丝毫不在意,他看向红裙少女,道,“你知不知道,夜将臣还有个姐姐?”

“不曾知道。”卿云歌摇了摇头,“我连朱雀国皇室那些复杂的关系都没有分清。”

“玄武国有一位极受宠爱的公主,封号为永安。”容瑾淮慢慢地解释,“闺名为夜子衿,她在五年前的时候,被派往青龙国和亲。”

那个时候他确实是在青龙国,但只是为了选出新一任的霜雨双暗卫罢了。

其实,每一任青龙国皇帝都是知道他身份的,因为他曾经在人族生活过一段时间,为了出行方便,就去黎氏皇族索要了这个名分。

交换是……他帮助黎氏皇族培养人才,其中霜雨双暗卫,就是他一手带出来的。

而永安公主夜子衿来到青龙国的那段日子,他正好在培养霜雨双暗卫。

彼时黎氏皇族负责和夜氏皇族联姻的三皇子并不在青龙国,而是在边关,捍卫国线。

很巧的是,其他皇室成员也都因为事情抽不开身,于是青龙国皇帝无奈,只能让他前去接应一下这位永安公主。

黎霜帮他掩盖了身份,他承黎霜的情,于是也就应下了此事。

但没有料到的是,等到他把夜子衿接到驿站之后,异变突生。

夜氏皇族一直分为好几个派别,而夜子衿这一派,是夜氏皇族中最弱,但又最受皇帝宠爱的一派。

很多人都想将夜子衿杀掉,但是永安公主被夜影军保护得太好,其他皇族众人根本无处下手。

而这次和亲,就是下手的好机会。

他们在和亲的队伍之中,安插了杀手,在轿子抵达驿站的那一刻,刀光剑影乍现。

容瑾淮并不关心青龙国和玄武国之间的事情,但这一次这些杀手都已经打到他的头上来了,他也不会坐视不管。

然而,在他把杀手杀完的时候,还在轿子里的永安公主却早已没了呼吸。

夜子衿并不是被杀死的,而是被毒死的。

她嘴唇青紫,面色惨白,而玲珑玉指之上,是残余的糕点粉末,她的腿上,是精致的糕点盒。

他能看出,这位永安公主,是自愿吃下这些糕点的。

但夜子衿是否知道这糕点里面有毒,这就不得而知了。

和亲公主还未成亲,就死在了轿子里,虽然这并不是青龙国的过错,但也引起了轩然大波。

也是因为这件事,玄武国第一次对青龙国发起了进攻,而领兵者,就是夜将臣。

那个时候夜将臣还没有成为太子,在这一战之后,不知道经历了什么事情,他才被封为下一任储君。

“夜将臣认为,夜子衿是我害死的。”容瑾淮淡漠道,“他因为这件事,想要置我于死地。”

后来他查清楚这件事情了。

夜子衿服用的那块糕点,就是夜将臣亲手制作的。

但当然,夜将臣并没有给糕点里下毒,真正下毒的,是玄武国的皇后。

他还查到,当年夜将臣失踪的始作俑者,也是皇后。

而之所以夜将臣和夜子衿关系那么好,是在夜将臣小的时候,只有夜子衿愿意去亲近他。

皇后之所以毒死夜子衿,是为了除掉夜将臣。

但是不仅没有除掉,反而让夜将臣登上了太子之位。

“你没有给他解释?”卿云歌倒是没有料到,里面竟然有这么一段曲曲折折的故事。

这牵扯的人,可不仅仅是这几个当事者,还有整个夜氏皇族。

“我提醒过他。”容瑾淮微微颔首,“但是他没有听,执意认为,是我害了夜子衿。”

顿了顿,他的眸中浮起一抹笑意:“所以卿卿现在还认为,夜将臣喜欢我么?”

“咳咳咳咳!”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咳嗽了起来,她缓了缓,才道,“是我想多了。”

这不能怪她。

谁让前世在暗月联盟的时候,有一个关系比较好的师姐,天天拿着同人本子给她讲述别样的故事,导致她看到两个男人之间的“爱恨情仇”时,就容易想歪。

不过夜将臣这恨意也来得太莫名其妙了。

“我查过夜将臣的身世。”容瑾淮像是看出了她的疑惑,不置可否道,“他并不像其他皇子那样,母家非富即贵,他的母亲,只是皇宫里一个小小的宫女。”

“而在他很小的时候,他的母亲就去世了,据传言,是被皇后暗中杀害了。”

“这倒是有些意思。”闻言,卿云歌沉吟了一下,“看来玄武国的皇后,也不是什么善茬儿。”

从这些事情能看出来,玄武国的这位皇后,在某些做法上,和夜素玉十分的像。

那她这个时候稍微能理解一下夜将臣为什么会有那样的性格了。

一个从小就缺爱的孩子,自然会把得之不易的温情看得很重。

想必在他看来,夜子衿是他唯一的亲人。

即便永安公主的死同容瑾淮无关,他也不愿意去放过。

“卿卿。”就在她沉思的时候,面前的人忽然唤了她一句。

“嗯?”卿云歌抬起头来,她看见那双眸子一如既往的幽深,浓重的墨色慢慢地流转开来,然后浮现出了她的影子。

“我明天要去青龙国一趟。”容瑾淮抬手将她耳边落下的一缕秀发理了一下,然后道,“夜将臣之所以同意和赫连笙离合作,一大部分原因都是因为我。玄武国和青龙国之间的恩怨,由我来解决。”

如果只是她一个人的事情,他不会去插手,因为他知道,她喜欢自己去处理那些人。

但是既然这件事情也涉及到了他,那么他就必须要站出来。

“你出来这么久,是该回去了。”卿云歌表示很理解,“如果青龙国和玄武国对上,你一定要小心。”

朱雀国在南,玄武国在北,假如在东的青龙国把玄武国挡住了,她这边确实会少一部分压力。

“卿卿放心。”听到这句话,容瑾淮浅浅地笑了笑,“我做事一向十拿九稳。”

“这我知道。”卿云歌点了点头。

对于他的实力,她还是很认可的。

一个在中州界都能翻云覆雨的人,世俗皇朝于他来讲,并算不了什么。

“唔……”容瑾淮这个时候忽然低下头来,唇边笑意浅而淡,“那卿卿想不想让我十拿十稳?”

“诶?”这句话让卿云歌感觉自己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容瑾淮笑得更开了,眉眼间也有着盈盈笑意,他伸出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然后声音温柔道:“卿卿吻我一下,我就十拿十稳了。”

卿云歌:“……”

她……靠!

还有这种说法?

这不是变相调戏她呢吗?

“那你还是十拿九稳吧!”卿云歌白了他一眼,“你就算是十拿零稳,你也别想诓我。”

还想让她亲他?

做梦!

“既然夫人不愿意的话……”容瑾淮的眸光微微动了动,他抬起手,然后将她的脸轻轻抬起,“那么就只好由为夫来主动了。”

他俯身,然后在那樱色的唇瓣上吻了一下。

蜻蜓点水,一触即止。

细腻柔软,如玉微凉。

“你……”卿云歌根本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对面人就已经得逞了,她瞪着他,气得要命。

这人为什么从来不按常理出牌?

按理说被拒绝之后,难道不应该心伤什么的吗?

怎么还越挫越勇?

无耻,不要脸。

“你,现在就回青龙国吧。”卿云歌在心里想着要掐死他,“你最好永远都别回来了。”

“嗯。”容瑾淮的双眸中划过一丝不可察觉的笑意,他环抱着双臂,慢悠悠地说道,“我知道夫人一直口是心非。”

口是心非你大爷!

卿云歌真的是不想理这个腹黑的世子了,她黑着脸,直接绕开他,朝着门外走去。

有这个闲时间,她还不如去皇宫里探查一下敌情,也不知道赫连笙离到底出现了没有。

然而,卿云歌还没走两步,老远,就看到管家云叔朝着这边走来。

“你,躲起来。”看到自家管家来了,卿云歌回头瞅了一眼白衣男子,“要是被云叔看到,我的清誉又毁了。”

就算是未婚夫妻,也不能白日里就同房而眠啊。

“卿卿大可不必慌张。”容瑾淮挑了挑眉,轻轻一笑,“方才我抱着你睡觉的时候,卿爷爷和云叔都已经来过了。”

言下之意,他们已经看到了。

“容、瑾、淮!”听到这句话,卿云歌咬牙切齿,“你下次占我便宜的时候,能不能避着点?”

“好。”容瑾淮从善如流地答应了,“以后我一定私下里再占。”

顿了顿,他轻飘飘地补充了一句:“不让任何人看到。”

卿云歌:“……”

她说不过他,她闭嘴!

就在两人交谈这几句的时间,云叔已经来到了院子里,果然,在他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面上没有任何诧异之色,反而很是欣慰。

“大小姐,世子。”卿云走到两人面前,躬了躬身。

“云叔不必多礼。”卿云歌暗中给容瑾淮使了一个眼色,示意他不要说话,这才看向管家,“可是爷爷有什么事情要找我?”

“老爷午膳过后就出去了。”云叔摇了摇头,“是府前刚才来了两个人,要找大小姐。”

“找我?”卿云歌微微愣了一下,“宫中的人?”

“不是。”云叔接着摇头,“是一男一女,他们说是大小姐在学院的朋友。”

“四灵学院的人?”卿云歌看了容瑾淮一眼,然后道,“我出去看看,这点小事云叔你就不必管了。”

这个时候学院里会有人来找她?

如果是真的,倒没什么,但如果是有人冒充,那就比较麻烦了。

“我和你一起去瞧瞧。”容瑾淮的眸色深了深。

“也好。”卿云歌点了点头,然后朝着卿府大门的方向走去。

容瑾淮紧随其后。

与此同时,卿家门前,一男一女并肩而立。

“小师妹以前就住在这里啊?”女子抬头看了一眼朴素但不失大气的大门,兴致冲冲,“没想到小师妹出身还很富贵。”

说完这句,她又有些垂头丧气:“真是可惜了,我们没能在年前来到这里,要不然还能蹭上一顿饭。”

话音一落,女子的头上就挨了一记板栗。

“喂冷夜!”她捂着头,心情十分不爽地看向一旁的紫衣男子,“你怎么又打我?”

“你啊你,一天到晚就只想着吃。”紫衣男子正是冷夜,他一脸无奈,“再说了,如果不是你非要来小云歌这里,我们也不至于这么晚才到。”

“这不能怪我啊。”易染染一脸无辜,“要怪就怪学院的保密工作做得太好了,我要不是死乞白赖地求了我师傅好久,她也不会把小师妹的住址告诉我。”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本来,按照易染染和冷夜的脚程,早在元月七号之前,就能到朱雀国皇城的。

结果走到一半,易染染才想起,自己压根不知道小师妹住在哪里。

于是她只好给明焰传讯去询问,但是明焰却不想告诉她。

易染染没招,只能又回了一趟学院,开始对着自家师傅施展磨人的功夫,磨得明焰最后没辙了,才把卿云歌的住处告诉了她。

这一来一回一折腾,时间浪费了大半,导致他们来到卿家的时候,足足晚了十天。

易染染表示,没能跟小师妹一起过年,她很是心塞。

“幸好我们来得晚。”冷夜又敲了敲她的脑袋,“要不然估计小云歌的家里都要被你整翻天了。”

“喂!”一听到这句话,易染染怒了,“我是那么闹腾的人吗?”

她也就是打架的时候比较来劲,平常的时候很乖的好不好!

冷夜瞟了易染染一眼,然后轻轻地吐出了一个字:“是。”

“冷夜!”易染染怒不可遏,她直接握起了拳头,朝着紫衣男子晃了晃,“你是不是想打架?”

“别在这里闹。”看到这一幕,冷夜轻咳了一声,“你没发现街上的人都在看你吗?”

闻言,易染染一下子就收回了拳头,她有些心虚地望了一下四周,发现果然有很多行人停下来,然后探头看着她,面色各异。

卿家门前的街道虽然不怎么繁华,但是人也不少。

但他们停下来的原因倒不是因为易染染闹腾,而是卿府门前这一对男女的外表太过出色了。

百姓们都喜欢看热闹,所以目光不住地望这边飞来。

易染染羞愧不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

不过幸好,她这种状态没持续多久,就有人来救场了。

“染染姐?冷夜师兄?”看到门外站着的那两个人,卿云歌倒真的意外了,“你们怎么来了?”

“小师妹!”听到这句话,易染染感觉自己又活过来了。

她立马扑上前去,将红裙少女抱了个满怀,高兴得不得了:“我终于见到你了。”

“呃,染染姐,你别这么激动。”卿云歌差点被易染染的冲势给扑倒,她稳住身子,嘴角抽了抽,“你先把我放开。”

“哦哦。”易染染这才发现自己的动作是有些大了,她立马又看了一眼街道,发现这一次却没有任何人往这边看,心下不由地有些疑惑。

而还站在石阶下的冷夜,倒是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卿府,低声喃喃:“结界么……”

“染染姐,你们怎么来了?”卿云歌很是诧异,“明焰殿主把我的住处告诉你们了?”

“这个嘛,嘿嘿嘿……”易染染干笑两声,然后点了点头。

卿云歌扶额,她就知道会是这个原因。

“染染姐找我有事?”

“也没什么事。”易染染很坦然,“我就来找你玩一玩。”

卿云歌:“……”

她跟她这个师姐不在一个频道。

“那就进来吧。”卿云歌招了招手,“冷夜师兄,一起来吧。”

“好好好。”易染染笑得眼睛都眯了起来,她也正想看看,小师妹住的地方是什么样子。

冷夜点了点头,也走上前来,而在看到白衣男子的时候,他的目光顿了一下,然后,直直地和那双墨眸对上了。

------题外话------

本卿:我给你弄了个姐姐。

夜太子:啥?

本卿:不过你这个姐姐没出场就死了。

夜太子:你再说一遍?

本卿:我感觉你老惨了。

夜太子:太过分了!

ps:沐晨给我看了一个十拿九稳的梗,咳咳,柿子觉得用来调戏云歌甚好。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