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龙侍秘闻!命要由我!(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那双眼睛冷夜曾经看过很过次,只不过以前他看到的,都是金色的,墨色的他倒是很少见。

他对这双眼睛太过熟悉,因为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就有人给他说,那个有着最亮的黄金瞳的人,就是你一生要侍奉的主人。

你可以死,但他不能死。

因为你是侍,而他是王。

龙侍生来,就是为了王去死。

你们的命,从来都不属于你们自己。

冷夜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才稳定住自己内心翻涌的情绪。

早就做好准备在这里见到那个人了,不是么?

容瑾淮看到冷夜的时候,只是略略地停顿了一下目光,并没有多留,然后再度掠开,回到红裙少女的身上。

就在他转身,也朝着门内走去的时候,他的脑海里传来了一道声音,只有简简单单的四个字。

“我们,谈谈?”

虽然只是四个字,但似乎已经用尽了说话人一生的力气。

听到这句话,容瑾淮的脚步顿了一下,然后转过身来,望着紫衣男子,无声地说了一个“好”字。

卿云歌和易染染并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动静,她们朝着大厅走去。

易染染一见到自家小师妹,就开启了话痨模式,说个不停,把冷夜都给忘掉了。

而卿云歌是压根不想理某腹黑世子了,现在能离开对她来说简直是求之不得。

所以她们自然都没有看到,身后那两个同样出色的男人之间,有着暗潮在汹涌。

两人走了之后,门口就只剩下了一白一紫两道身影。

“很久不见。”容瑾淮倒是没有多少的意外,他的眉目依旧温润,面色连一丝一毫的波动都没有。

他环抱着双臂靠在门柱上,模样慵懒而闲适。

“是啊。”听到这么一声简单的问候,冷夜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有些自嘲地笑了一声,也说道,“很久不见。”

他活得并不久,至少,比眼前这个白衣男子要少了几十个甲子。

但是从他一生下来,就被确定为诺兰·格兰德的龙侍了。

而那个时候,是龙族最为动荡的年代。

诺兰殿下因为凤青璃的死亡出走兽族,了无音讯,然后他便也离开了龙族,来到了混沌大陆。

一千多年来,他都没有见过这个所谓的“王”一面,而没想到,就在他融入人类的生活的时候,却再次见到了这个人。

也许是天定的宿命,也许是浮生的孽缘。

从被下了同心契的那个时候开始,他们的命就连在了一起。

王死,龙侍死,但龙侍死,王无恙。

而且,若是王在第一次出现生死危机的时候,有着同心契,龙侍会用自己的性命来换取王的涅槃。

也就是说,王并不会死,死的是龙侍,相当于多了一条命。

每一个龙族的王室成员,都有一个龙侍。

龙侍的出生日月必须和王室成员一模一样,连一分一秒的差别都不能有。

龙侍一般都是龙族中的平民,因为只有平民才会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宫里去,用来换取金钱和晶石。

由于是命都献给了王室的缘故,龙侍的待遇也十分的好,至少,修炼所用的晶石是从来不会缺的,衣食住行也都跟王室中的龙人一样。

所以很多龙族的平民都争先恐后地想要去当龙侍,因为他们本来就因为贫困吃不好也睡不好,实力也无法精进,本来就无法活多久。

与其在贫民窟里受冻挨饿,不如在宫殿里吃香喝辣。

龙族一向看重子嗣,所以每个王室成员身边有很多骑士在保护,一般都不会遇到生死之劫。

所以很多龙侍从头到尾都没有出现过死亡之类的想象,偶尔因为王室成员的受伤而有所感应,但也不至于取了性命。

只有个别不幸的龙侍,还没享受多久,就死在了同心契的作用之下。

即便如此,还是有很多平民龙人想当龙侍。

时间过得太久,冷夜已经记不清自己当初为什么会被送到宫里去了。

但是有些事情,他永远不会忘。

他并不是纯血龙族,因为他的母亲是一个人类。

准确地说,是一个被抓到诺托城的人类奴隶。

而他的父亲则是一个家道中落的贵族,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拿着家族中的最后一笔钱,在奴隶拍卖会上,买下了他的母亲。

也因为钱财耗尽,他的父亲被赶出了诺托城,只能在边缘的村庄住下来。

他从小就没有吃饱过饭,别的孩子在玩的时候,他为了能吃上一个馒头而忍受着雇佣者的鞭打。

别的孩子进入学院的时候,他只能羡慕的站在窗边,看着他们修炼玄力。

很奇怪的是,虽然他的母亲是人类,但是他的血脉之力丝毫不比有些纯血龙族弱。

再后来的时候,负责选拔龙侍的人来到他们这个小村庄了,然后一眼就看中了他。

也许真的是命运在作祟,他的出生日月连带着分秒,都和那位诺兰·格兰德殿下一样。

冷夜虽然生活困苦,但是他更看重的是自由,他不想成为龙侍,一生一世都被困在同心契的枷锁之下。

他更不想成为别人的替代品。

但是他的父亲却因为这个消息笑得合不拢嘴,因为在他父亲看来,这是他们发财的好机会。

他父亲毫不犹豫答应了那些人,只为了换取一生的荣华富贵。

他母亲知道了这件事情之后,悄悄地告诉了他,并帮助他逃跑。

而不幸的是,这件事情被他父亲发现了,那个龙人及时地通知了来选拔龙侍的人,然后成功地围堵了他们。

他被他父亲卖了,而他的母亲,也被他父亲囚禁了起来。

奴隶在兽族本来就没有什么地位,更不用说这个奴隶还是兽族最瞧不起的人类了。

冷夜最终还是被那些人带走了,但是出乎他意料的是,他一来到圣纳城,就得到了最高的待遇,比起那些贵族,还要高档的多。

在这一次被选拔出来的龙侍中,只有他有这样的待遇。

后来他才知道原因是什么,是因为诺兰·格兰德的龙侍太过难找,几千年了,还是没有寻到合适的龙人。

以前也不是没有和诺兰殿下同月同日同时同分同秒出生的龙人,可是很奇怪的是,这些龙人都和他不契合。

而冷夜,是这么多年来,唯一一个和诺兰殿下契合的人。

有传言说,是因为诺兰·格兰德的母亲也并非龙族中人,而是一位东方精灵,也是当年龙族的王后,所以他的龙侍十分的难找。

冷夜最终还是成为了诺兰·格兰德的龙侍,交易是——把他的母亲接到圣纳城来,然后废除她的奴隶身份。

王族的人答应了。

自然而然,他也见到了这位地位极高的龙族王子。

那双明亮至极的黄金瞳,冷夜至今还记忆犹新。

他和诺兰很是相似,都有着一副东方人的面孔,也许这也是他为什么能成为龙侍的原因之一。

这一千多年来,冷夜有三次感受到同心契带给他剧烈的疼痛。

一次,是在凤青璃死亡的一千五百年前,一次,是在五年前,还有一次,就是在几个月前。

不过幸好,他没有死。

一旦成为龙侍,那么终身都不能逃出这个枷锁,除非能解除同心契。

有时候冷夜是庆幸的,庆幸诺兰·格兰德的实力十分的强,他一般不会遭受到同心契的反噬。

但有时候他也是不甘的,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出身和诞生日期,他也不会成为龙侍。

以前,冷夜虽然内心矛盾,但他也认命了。

而现在他却想脱离龙侍这个枷锁,因为有了易染染。

易染染并不知道,早在他们那一届进入玄灵域的时候,冷夜就喜欢上了她,只不过是没说而已。

因为易染染好战,所以一向喜欢宁静的冷夜也来了斗志。

她争,他抢,为了一个玄灵榜天天打来打去。

在其他人看来很是无聊,可冷夜觉得,这就是他最大的乐趣了。

也是因为他太久没有感受到同心契带给他的痛苦,他几乎都要忘了他是一个龙侍了,而几个月前那锥心的疼痛,如同一盆冷水兜头泼下,身心俱凉。

那个时候冷夜才想起,他的命并不属于他。

他想解除同心契,可是却没有办法。

他也找不到诺兰·格兰德,无法和这位龙族王子摊牌。

而如今,时隔一千八百多年,他们再次见面了。

王与侍之间的相逢,终于到了。

“我现在该叫你什么?”冷夜望着这个太过俊美的男人,微微扯动唇角,“诺兰殿下还是第一世子?”

“不必谈这些虚名。”容瑾淮微微摇头,“用人族朋友之间的称呼就好。”

他知道冷夜是他的龙侍,但其实以他的骄傲,是拒绝有龙侍的。

他不会死,不需要用别人的命来挽救他自己。

“朋友……”听到这句话,冷夜的瞳孔猛地收缩了一下,他一下子沉默了,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虽然被选为了龙侍,可他和容瑾淮之间的交流,不超过三句。

这还是他们第一次面对面说话。

“冷兄。”容瑾淮先开口了,他的声音仍旧轻柔,“你想和我谈什么?”

这一声冷兄让冷夜从沉思中惊醒,他略显女气的眸中浮过一抹迷茫的光,半晌,他才笑了一声,回道:“容兄。”

他见过其他龙侍和王室成员之间的相处,那些王子和公主从来都没有把龙侍当成人来看。

他们对待奴隶有时候还会赏一些宝物,而对待龙侍,向来都是呼来喝去,想打就打,想骂就骂。

冷夜以为诺兰·格兰德也会是这样,但是他没有。

白衣男子以一种平等的态度称呼他,没有任何的瞧不起,反而带着淡淡的赞赏。

“如果我没有猜错,冷兄想跟我谈的是……”容瑾淮也是一笑,他缓缓道,“同心契的事情吧?”

“你知道?”闻言,冷夜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苦笑了一声,“虽然我知道一旦成为龙侍,就不能卸下这个担子,可是我还是想要搏一搏。”

“为了她?”容瑾淮偏了偏头,然后目光落在了红裙少女旁边的女子身上,眸光微微一动。

“是的。”冷夜深吸了一口气,“为了她。”

“不愧是我的龙侍。”听到那三个字,容瑾淮浅浅地笑着,“我们在某些事情上,倒是很相同呢。”

“容兄指的是璃尊者,还是……小云歌?”冷夜看了他一眼,眸中浮现出一抹疑虑。

“她就是她。”容瑾淮淡淡道,“从头到尾,都只是一个人。”

顿了顿,他瞟了紫衣男子一眼:“还有,别叫得那么亲密,我会吃醋。”

冷夜:“……”

他以前怎么没发现,这位诺兰殿下还如此的孩子气?

连个称呼也要吃醋?

“假如我叫你那位一声小染染,你觉得如何?”容瑾淮慢悠悠地说道,模样好整以暇。

冷夜:“……!”

好吧,他承认,他也吃醋了。

“所以我们之间的同心契……”冷夜顿了顿,才低声道,“可以解除么?”

“可以。”容瑾淮微微颔首,“我还在想,你什么时候才会为了这个来找我。”

“听到我说要解除同心契,你不生气?”闻言,冷夜倒是有些意外了。

他还以为,这位龙族王子会很愤怒。

“没有人希望自己的命掌控在别人手中。”容瑾淮轻描淡写,“只有握在自己的手中,才能去保护你重要的人。”

命,不由天,不由地,不由神,不由魔。

听到这句话,冷夜默了一会儿,然后道:“多谢了。”

“不必言谢,本来就是我欠你的。”容瑾淮极轻地摇了摇头,“不过可能你得多等一段时间,我现在还不想回圣纳城。”

历史上并没有同心契主动解除的例子,所以他也不确定,这个契约能不能解除。

“无妨。”冷夜一直蹙着的眉头在这一刻终于舒展开来了,“一千年我都等了,也不在乎这几天了。”

“明日我要去青龙国。”容瑾淮挑了挑眉,“你是待在这里,还是同我一起走?”

“我……”冷夜迟疑了一下,“我能带上染染么?”

“随你。”容瑾淮懒洋洋地说道。

说完这句话之后,他便转身离开了。

冷夜望着白衣男子远去的背影,再度陷入了沉思之中。

……

这边,易染染正拉着卿云歌聊得热火朝天,把自己路上经历的一切她觉得有趣的事情,都告诉了自家小师妹,然后完全没看到红裙少女有些抽搐的面容。

卿云歌真的没想到,她这个师姐这么话痨。

也不知道冷夜平常怎么和易染染相处的,居然能忍受这么久。

“染染姐啊,你不饿么?”卿云歌听到最后,耳朵都快起茧子了,她出声打断,想让易染染消停一下。

易染染刚想说自己一点都不饿,孰料还没有说出口,她的肚子就咕咕叫了一声。

易染染一脸尴尬,她结结巴巴道:“是有些饿了。”

“云叔。”闻言,卿云歌立马朝着大厅外喊了一句,“安排人传膳吧。”

“好嘞,大小姐。”管家听到这句话,匆匆下去了。

“小师妹,你家可真是大。”易染染伸了个懒腰,“我要是也能在这里住着就好了。”

“染染姐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卿云歌无奈,“只要冷夜师兄同意。”

“管他什么事!”易染染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明显底气不足,“向来是他听我的话好不好。”

“哦?”卿云歌挑了挑眉,“那你和冷夜师兄的进展如何了?”

“这个、这个……”易染染一下子就垂头丧气了,她郁闷道,“什么也没有。”

“不会吧?”卿云歌诧异了,“他在你受伤的时候照顾你那么久,就没有一点表示?”

易染染更郁闷了:“没有。”

“你们还真是……”卿云歌不禁扶额。

她也算是看出来了,这两个人都是闷骚,什么话都藏心里。

就在卿云歌主动鼓动易染染去挑明的时候,她的传讯灵石忽然热了一下。

她掏出来一看,然后双眸在瞬间沉了下来。

------题外话------

龙侍这个,是十分重要的!

在给后面埋伏笔,但是什么我就不剧透了(嘘)

三次同心契带来的疼痛你们都应该知道是哪三件事了吧~我就不解释了

等着,*快来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