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你休想再见她一面!(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风琊虽然是骑士出身,但他偏偏写得一手好字,即便是书法大家也有所不如。

他的字向来大气张狂,飘若浮云,矫若惊龙,一笔一划,都力透纸背。

所以卿天很容易就能辨别出他这个嫡子的字迹,因为普天之下,这份大气,独一无二。

信笺上是缕缕墨痕,只落了简单的一句话。

“父亲,孩儿不孝……”

然而就是这一句话,让卿天瞬间红了眼眶。

他仿佛又看到那个顶天立地的年轻人,站在骏马前,双手捧着酒杯,对着他遥遥一拜,以谢多年的养育之恩。

谁都不会知道,在那一拜之后,就是永别。

卿天甚至连卿风琊的尸首都没见到,他们再次相见的时候,只有一座坟冢。

青阳山上,旌旗飘飘,衣襟皆白,天下缟素。

他引以为傲的儿子,死在了兽人的围攻之下,而他,却没有半点办法。

当时卿风琊在临走前,也对他说了一句:“父亲,孩儿不孝。”

卿天握着那纸信笺,手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刹那间,热泪滚滚而下,将还未干涸的墨痕再度打湿。

“爷爷?”卿云歌发现了老人的不对劲,她偏过头来一看,呼吸也是一滞。

她在青阳山见过卿风琊留给她的信,而这张纸上的字迹,于那封信上的如出一辙。

这难道是……

“云叔!”卿云歌猛地抬起头来,“你可看到了是谁在府前丢下的这封信?”

这句话让卿天也回过神来,他也抬头,双眼通红地看着卿云,里面满是期待的神色。

管家并不知道信里写了什么,所以不明白为什么卿老爷子这么激动,但他还是老老实实地回答了:“未曾,我赶到府前的时候,就只剩下这封信了。”

卿天的目光一下子就黯淡了下去。

“把守门的侍卫叫过来。”卿云歌起身,眸色微深,“问问他们是谁给他们的。”

这个关键的时候出现这么一封信,难保不会是有人刻意假冒。

云叔还未答话,卿天的神色就是一震,然后蹭的一下,就以极快的速度,离开了大厅。

不多时,他就又回来了,只不过脸上依旧是一片颓然。

“那两个人说,他们只看见了一个蒙面的黑衣人。”卿天捂着眼睛,泪水从指缝中缓缓流下,“至于是不是风琊,就不得而知了。”

听到风琊那两个字的时候,云叔一惊:“老爷,怎么回事?”

“这封信的字迹,是我父亲的。”卿云歌目光沉沉,“所以爷爷才会那么激动。”

已死之人的消息再度出现,任谁都不会冷静下来。

不过蒙面的黑衣人……

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她忽然想起了几个月前她在青阳山那一夜,看到的那个和她父亲长得一模一样的年轻人。

同样是一身黑衣,可她的父亲,一向穿的都是白衣。

她也联系过封伦,封伦说那个冒牌货没有再出现过,而如今现在这里多了一封信……

难道这封信是那个冒牌货写的?

不过到底是谁要冒充她的父亲?

卿云歌的神色渐渐凝重,不管是出现在青阳山的那次,还是今日留下这么一句话,似乎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作用,不过是让他们被回忆所困扰。

“风琊少爷?!”云叔的震动丝毫不必卿天小,他不可置信地惊呼了一声。

“是风琊。”卿天沉默良久,终于再度开口,“就算那个黑衣人不是风琊,他也一定认识风琊!”

“风琊他一定没有死!”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老爷子激动地站了起来,他的双眼仍通红一片,但是里面充满着希冀。

他就知道,他的儿子不会那么轻易地死去。

“爷爷,你冷静一下。”卿云歌按住卿天抖动的肩膀,压低声音喝道,“说不定是有心人故意冒充父亲。”

云叔这个时候也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了,他也很是认同:“是啊老爷,你当初也看见了,风琊少爷的坟冢,这不可能是假的。”

然而,这一次卿天却执拗无比,他声音振振,再度重复:“风琊一定没有死。”

说完,他猛地抬起头来,看向卿云:“老云,我们当时只是看见了风琊的坟,但是并没有看见他的尸首,是不是?”

“这、这……”云叔不知道他为什么要这么问,但还是愣愣地点了点头。

“这就说明,坟冢里面可能根本就没有什么尸首!”卿天的声音提高了,“风琊他绝对没有死。”

说完之后,他就拿着那纸信笺急匆匆地走了,边走边喃喃:“我要去青阳山看看,我要看看坟冢里面到底有什么。”

“我的风琊没死,对,他一定没死。”

然而,没等卿老爷子走几步,只听“砰——”的一声,他的身子抽搐了一下,然后直接倒下了。

“爷爷!”看到这一幕,卿云歌微微一惊。

她迅速上前,然后手指搭在卿天的手腕上,紧接着,眉头就是一皱。

“大小姐,老爷这是怎么回事?”云叔也连忙走了过来,将晕过去的卿天扶了起来。

“爷爷太激动了。”卿云歌收回了手,然后叹了一口气,“应该是这封信刺激到了他,不过没什么大事,休息一下就会好的。”

顿了顿,她掏出来一颗寿元丹,递给了管家:“云叔,等爷爷醒来之后,你让他把这个吃了,对身体有好处。”

寿元丹也只对老人有用,可以补充寿元。

老爷子这一次因为急火攻心而昏迷,肯定会有所损伤。

云叔接过,然后点了点头,又叫来两个人,将昏迷的卿老爷子扶了下去。

卿云歌站在那里,瞳底逐渐被冰冷所占据。

本来她是不想管那个冒牌货,不过现在已经刺激到爷爷这里了,那么她需要好好地查一下到底是谁在冒充她的父亲。

算算时间,再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封伦和海鸣天他们就要回来了。

等她解决完朱雀国的事情,再去青阳山一趟。

卿云歌很期待,她和赫连皇族的第一次正面对碰。

不是你死我亡,而是你必死无疑。

……

守在卿府门前的两个侍卫并不知道,那个黑衣人递给他们这封信后,其实并没有离开,而是站在了他们看不到的阴影里,沉默地望着近在咫尺的大门。

他的身姿高大而挺拔,仿佛一把在火中淬炼已久的剑,坚韧无比。

他一直看着一个方向,久久没有回神。

那双眼睛里面的情绪十分的复杂,像是饱经了多年的沧桑。

良久,他将脸上带着的蒙面布揭了下来,露出了掩盖依旧的面容。

而那张脸,和卿风琊一模一样!

但是是十五年前的卿风琊,很年轻。

在看到卿府的门前出现了一个红裙少女时,他的眸中有明显的意动,嘴唇轻轻蠕动着,然后脚不受控制地向前迈了一步。

然而下一秒,有一只凭空出现的手牢牢地控制住了他的肩膀,紧接着,是冰冷至极的声音:“你如果想功亏一篑的话,那么你现在就去见她吧。”

听到这句话,黑衣人的身子一震,然后就停了下来,他的眸中闪过一丝挣扎,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

“我知道了。”他淡淡地说,“我不会出去见她。”

身后的人冷笑:“我能让你到这里来,已经是够仁慈的了,第一次在青阳山你碰见她我不说什么了,但这一次,你休想再和她见一面!”

“你的目的到底是什么?”黑衣人转过身来,看向那个人,“如果你想要我的命,很早就可以拿走了。”

在他恢复意识后,就遇到了这个人,他到现在都不明白这个人有什么意图。

“你的命?”仔细一看,那个人竟然被笼罩在一团烟雾之中,什么也看不清,“你的命我可不稀罕,既然你选择跟了我,就不要轻举妄动。”

“是你救的我?”黑衣人感觉自己那一段的记忆并不清晰,每每想起的时候,头都疼得厉害。

“我可不是你的救命恩人。”烟雾中传来一声冷嗤,“只不过是你对我有用。”

“那救我的人是谁?”黑衣人又问。

“是一个蠢货,他把你复活之后,就离开了,你想找他也找不到。”

听到这句话,黑衣人沉默了下来,他抚上自己的心脏,那里曾经被刀剑穿过,可是如今却完好无损,他并不记得当时究竟发生了什么。

只记得他死前,有一个声音在他耳边说:“风琊,不要死。”

可是,他最后还是死了。

------题外话------

今天有第三更,不出意外,三更在九点半~

嗷,求票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