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丢失的记忆,千年预言!/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卿风琊早就知道,他会死在沧澜之战上,所以他才专门在青阳山上留下了那封信,但他不确定卿云歌是否真的能看到。

因为也许她永远都不会离开卿家,就在朱雀皇城中做一只金丝雀。

可最终他的女儿没有让他失望。

那夜,他也只是碰巧去了青阳山,没料到在那里见到了他丢了十五年的人。

他们本不该相见的,在所有人眼里,他是一个死人,而且,他也无法解释,为什么已经过了十五年,他的容貌没有变化半分。

卿风琊可以确定,在边关外的那片战场上,他是死了,因为凤凰族直接派出了七彩凤凰骑士中的三位,各个修为都在魔阶以上。

而那位领头的火凤凰骑士,其实力更是达到了恐怖的圣阶。

他虽然在同龄人中无人能敌,仅仅二十六岁,就已经步入灵阶。

可是在如此巨大的差距之下,纵然他精通灵阵和战术谋略,也无法抵抗凤凰族的碾压。

他的双臂被斩下,身上也是伤痕累累,而最后,他的心脏,被那位名为“赤羽”的火凤凰骑士一剑贯穿。

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死了。

可是现在他又活了过来。

卿风琊沉默地看着自己的掌心,那里有一个菱形的印记,但他不知道这个印记代表着什么,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还能活过来。

而且在活过来之后,修为更是直接暴涨到了圣阶。

到底是谁救了他?

卿风琊的双眸之中划过一丝迷茫,他依稀记得,他临死前听到的那个声音,很是熟悉,可是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我的记忆是不是出现了问题。”他倏地抬起头,看着那团烟雾,“在我活过来之前。”

不是疑问句,而是肯定句。

隐藏在烟雾中的人听到这句话,冷冷地笑了起来:“记忆这种东西,生来就是要被舍弃的,你以为你活过来,就没有代价么?”

卿风琊的头又疼了起来,他努力去想自己到底忘了什么,可发现他想不起来。

他到底忘了什么?

他的父母,阿嬛还有云歌……他都记得一清二楚,那么他丢失的记忆会是何?

“好了,家也让你回了,我们要接着去办事了。”那人的声音冰冰凉凉,直接打断了卿风琊的思绪,“不要忘了,你现在可还不是自由之身。”

说完,不待卿风琊拒绝,那片烟雾直接扩大,就将他包裹了起来。

而等烟雾消失的时候,里面的人也不见了。

……

卿云歌在安顿好卿老爷子之后,就溜出了门,然后朝着皇宫走去。

她想去看看赫连域如今到底是个什么模样,也不知道他当初下的是什么毒,如果不致命,她不介意再给他一刀。

如今的朱雀皇宫比起几个月前,可谓是荒凉了不少,连庭殿前的杂草都有好久没有收拾了,路上的宫女侍卫也都行事匆匆,整个皇宫里人心惶惶。

赫连域此刻躺在床榻之上,脸色苍白得说不出话来了,他咬着牙,忍受着体内剧烈的疼痛。

“陛下这是中了毒。”来检查的牧师都是这一句话,“但具体是什么毒,臣才疏学浅,尚且……查不出来。”

上医阁所有的牧师对此都束手无策,他们现在也很慌张,害怕皇帝一个不高兴,直接要了他们的命。

“废、废物!”赫连域疼得要命,连说话都很困难,“一群饭桶,拿着俸禄吃干饭?”

牧师们立马跪了一地,开始磕头。

“滚,都滚!”赫连域怒吼一声,“给朕滚远点!”

听到这句话,跪着的人如临大赦,连东西都没有收拾,直接跑了出去。

看到这一幕,赫连域觉得自己身上更疼了,他抽着气,用体内所有玄力去压制,可依旧没有任何用处。

该死!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赫连域脸上满是汗水,嘴唇没有一丝血色,他哆哆嗦嗦地想去拿桌子上的水,可是身子一个不稳,直接栽倒了地上。

“啪啪啪——”

就在赫连域被摔得眼冒金星的时候,耳畔边忽然传来了一阵拍手声。

紧接着,是一道戏谑讥诮的声音:“没想到我们尊贵的皇帝,有朝一日也会这么狼狈。”

“谁?!”赫连域也顾不得爬起来,他猛地抬头,然后在看到来人的时候,震惊地打翻了一旁的夜壶,腥臭的液体流了一地。

红裙少女背负着双手,站在那里,她似笑非笑地看着地面上的龙袍男人,玫瑰紫色的瞳孔中是冰寒的杀意。

“云、云歌?”赫连域无法理解为什么凤姬的女儿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你不是重伤在床么?”

听到这句话,卿云歌的樱唇微微勾起:“赫连域,你可别叫这么亲切,我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了。”

说着,她还专门拉起了一只袖子。

赫连域感觉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什么东西在噬咬着,灵台已然不清明了,他愣愣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因为我啊……”卿云歌依旧笑着,但声音之中带着凛冽的杀伐之气,“要来找你报仇。”

“报我父亲惨死之仇,报我和我母亲分离之仇……”

红裙少女猛地上前,然后伸出一只手来,向上一提,赫连域的身子就腾空了。

在龙袍男人惊惧的目光之中,她冷冷吐出最后一句话:“报卿家数百条性命之仇!”

说完之后,她手蓦地一松。

浮在半空中的赫连域瞬间落到了地上,他又是一声吸气。

“你竟然、竟然……”他瞪圆了双眼,根本不能理解眼前的这一幕。

“你想说我竟然知道你的所作所为?”卿云歌冷笑,“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赫连域忽然挣扎了起来,然后奋力起身,朝着寝殿外跑去。

然而,他根本连一步都没有迈出,脖颈间就横亘了一柄长剑。

在那银色的剑身之上,赫连域看到了一双玫瑰紫色的眸子,里面的冷意仿佛雪海之上的皓皓冰山,他感觉自己的血液都要被冻住了。

“对了,忘了告诉你,你中毒是你自己下的。”卿云歌弯唇一笑,笑容鬼魅,仿若修罗,“所以你现在的一切,可都是……自找的啊。”

这句话如同一道惊雷在赫连域耳边炸响,他脑子嗡嗡一片,只回荡着一句话——他中了赤羽给他的毒!

“如果这毒能毒死你,最好。”卿云歌慢悠悠地说道,“如果你没死……”

声音一顿,手中的长剑猛地一划,刹那间鲜血喷涌而出:“我会亲手杀了你。”

“不过,不是现在。”

凤璃剑再度消失,卿云歌看都没看赫连域一眼,就踏出了殿门。

她那一剑虽然不致命,但是如果不治疗的话,血会一直流,直到流尽。

暗月联盟众所众知的一件事,那就是第一杀手杀人很慢,因为在杀人之前,总要把他们折磨一番。

按照卿云歌的话来说,如果看的顺眼,她会让他们死得痛快一些,如果看不顺眼,折磨上七七四十九天她也不累。

当然,她接的任务,一般都是那些十恶不赦、黑白两道都通缉的人,不会有任何的心理负担。

该死的人,在死之前,她会让他们知道,什么才是真正的……修罗地狱。

……

皇宫内的禁地里,一座密不透风的屋子里,两个人席地而坐。

其中一个人似乎有些惶急:“大哥怎么还没有出关?不是说只闭关十年么?”

“三弟,别急。”另一个人明显沉稳得多,他淡淡道,“应该就在最近几日,大哥就要出关了。”

这两人正是如今赫连皇族仅剩的三位老祖宗之二,三人是亲兄弟,曾经轮流着坐过皇位,他们的名字,也好记,直接用了起承转合这个成语。

“如果大哥再不出关的话,就来不及了。”赫连转依旧很焦灼,“唉,怎么办,如果没有十五年前那一夜,我们现在就不会这么被动了,四弟也死了,真是糟糕透了。”

就在赫连承准备接话的时候,紧闭着的门忽然被大力给打开了,黑暗的屋子瞬间盈满了光。

门前站着一个蓄满胡须的人,他的眉间有深深的皱纹,一看就是经常皱眉。

“大哥!”在看到来人的时候,赫连承和赫连转惊喜地叫出了声。

“嗯。”赫连起朝着二人微微颔首,然后走了进来,闭上了门。

“大哥,你终于出关了。”赫连转焦急地说道,“马上就要到那个预言的日子了,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慌什么。”赫连起皱眉,“那都是一千五百年前的事情,你们还真当真?”

------题外话------

时间线~注意时间线

加更送到~

没毛病我就是实力宠粉(づ ̄3 ̄)づ╭

明天应该还有加更。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