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四国由来,谁在设局?(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是那则预言,是咱们赫连一族代代流传下来的。”赫连转性子最急,也最藏不住话,“而且,现在不是已经出现了预言中的那个人了么?”

“是啊,大哥。”赫连承也忍不住出声了,他的神色很是担忧,“如果赫连一族在我们手上毁了,我们弟兄三人有什么脸面去面对那些开国的老祖宗?”

听到这句话,赫连起的眉头皱得更深了。

在一千五百年前,那个时候是朱雀国最鼎盛的时期,力压其余三国成为四国之首。

而就在那个时候,赫连皇族的开国皇帝,在一次闭关修炼出来后,忽然留下了一道预言。

预言说,在一千五百年后,赫连皇族会灭亡,而若想延续香火,必须找到凤璃剑的主人,才有可能保住一丝命脉。

这则预言在当时的朱雀国引起了轩然大波,而更令人震惊的是,那位开国皇帝在说完这道预言之后,就魂归九幽了。

因为修为较高的缘故,四国的开国皇帝寿命都很长,死的最早的一个也活了两千年有余,而朱雀国的开国皇帝,却是因为这道预言伤了生命本源,没等到寿终正寝的时候,就死掉了。

世人之中,关于四国流转最多的版本,无外乎说的是,黎氏、赫连、夜氏和陆氏四大皇族,是人族四灵守护兽的后代。

混沌兽是所有玄兽中,唯一可以化作人形的玄兽,因为他们诞生于混沌,与天同寿。

他们和九族世界是一起诞生的,在天地刚刚开辟的时候,他们就已经出现了。

除了九大君主之外,就只有混沌兽活得时间最长了。

赫连起最开始的时候,也很自傲,因为他们是混沌兽的后代,有着十分高贵的血脉,是人族之中的佼佼者。

可是后来赫连起才发现,这个说法是假的。

因为他有一次在查看赫连皇族的史书时,找到了一本朱雀国开国皇帝亲手撰写的一部书籍。

那本书籍只能看一次,因为一旦有人看了后,纸张便会自燃,将书籍化为灰烬。

赫连起想,应该是这本书早就被下了某种玄诀,防止里面的内容流露出去。

但尽管他只看了一次,他对书上的那些语句记得还是很清,到现在三百年过去,他也依旧没忘。

其实那本书籍的开头并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不过是开国皇帝记录自己辉煌的一生罢了。

四国建立是在四千年前,那个年代,距离四灵守护兽的死亡已经过了三千年了。

彼时混沌大陆一片混乱,四洲界在那个时候还是统一的,由大元王朝统治,中州界被玄法世家瓜分。

而就在如此人心惶惶的时刻,大元王朝分裂了,一分为四,就有了今日的青龙、朱雀、白虎和玄武四国。

四大皇族也是在那个时候,凭空而出。

赫连皇族的开国皇帝赫连方在他那本传记中写到,他当时不过是一个落魄的贵族,连饭都吃不饱,而就在他准备自尽的时候,一个神秘人出现了。

那个神秘人给赫连方说,他能够帮助他成为人上人,什么代价都不用出。

赫连方还写到,再跟了那个神秘人后,他又碰见了另外三个出身跟他很相同的人,而那三个人,也是后来其他三国的开国皇帝。

赫连方的体质并不好,其他三人也一样。

可是那个神秘人,却有着通天的本领,硬是把他们四个人的体质都重新塑造了一遍,然后更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把他们的修为全部强行提到了魔阶。

而在后面的日子里,赫连方的修为也是一日千里,很快就到了圣阶。

赫连方并没有想到,神秘人让他们做的事情,就是分裂大元王朝,然后以四灵守护兽的名义,建立四国,分别驻守四洲界。

但尽管他们实力已经提高了很多,可四人也无法和一个王朝去对抗。

神秘人又出手了,他也不知道从哪里找来的人马,分成了四份给赫连方几人,而这些人马,就是初代的四大皇家骑士军。

有了军队,再加上大元王朝本就内部腐朽一片,赫连方四人果真就成功地将大元王朝推翻了,然后分别驻守四洲界,建立了四国。

也不知道是谁放出的消息,说他们四人是四灵守护兽的后代,分割天下,就是为了拯救苍生。

流言愈传愈激烈,经历过战火的百姓很快就信了,这也是为什么四国至今仍能屹立不倒的原因。

四国建立后,就改了历法,以青龙、朱雀、白虎和玄武命名纪元,一个纪元一千年,依次轮换。

而到死,赫连方都不知道,那个神秘人是谁。

他在书里写到,等到他们成功地替神秘人完成这件事情之后,神秘人就消失了,仿佛从来没有存在过一样。

所以,赫连方也并不知道,那个神秘人这么做的目的到底是什么。

怎么看来,天下一分为四都对他没有半点用处。

看完那本书的赫连起同样不明白,但书中的秘密于他来讲,不啻于晴天霹雳,因为他们竟然是这样的出身,老祖宗不过是一个饭都吃不饱的乞丐。

他们不是四灵兽的后代,体内也没有四灵兽的血脉。

如果这个消息传出去了,那么天下必将大乱,四洲界肯定会再次分裂。

赫连起庆幸那本书只有他一个人发现了,他可以很好地将这个秘密隐藏起来。

没有高贵的血脉又如何?

反正南州界被他赫连皇族所掌控着,这就够了。

赫连方在那本书里并没有来得及记录他那道预言的由来,但是这位开国皇帝一直有着很大的威望,所以他说的话,所有人都是当真的。

而如今马上就要到预言的日子了,赫连起却发现,他们根本就不知道凤璃剑主是谁,遑论去寻找。

四国一荣俱荣,若是赫连皇族灭亡了,那么其余三国也逃不过毁灭的下场。

想到这里,赫连起声音沉了下来:“所以你们也认为,预言就一定会实现?”

赫连转和赫连承相视一眼,然后都点了点头,道:“老祖宗说的话,想必不会是假的。”

赫连方以性命换来的这道预言,怎么可能不会是真的?

“那依你们所见,我们现在该怎么办?”赫连起皱着眉。

赫连承开口:“预言说要让我们找到凤璃剑主,才能挽救赫连皇族的命运。”

“可是最大的问题就是,我们不知道凤璃剑主在哪里啊!”赫连转焦灼无比,“大哥,你说这凤璃剑主到底是谁?”

凤璃剑主到底是谁?

卿云歌刚来到皇宫禁地的时候,就听到了这么一句话。

她的眼眸微微眯起,然后瞬间敛了自己的全部气息,她侧了侧身,然后贴墙站着,听觉被她放到了最大,仔细聆听着里面人的对话。

屋子内的三个人并不知道,隔墙已经出现了一双耳朵,他们仍在讨论着那则预言。

听到赫连转的问题后,赫连承沉吟了一下,不确定地说道:“前一任凤璃剑主是凤凰族的,这一任应该也是吧?”

“这个可能性很大。”赫连转点了点头,但依旧迷惑不解,“可若是兽族中人,又怎么会和我们人族的国家兴亡扯上关系?”

此话一出,其他两个人都沉默了。

而卿云歌的瞳孔却是因此猛地一缩,连带着心跳都快了几分。

也幸好是有暗夜笛做掩护,否则她可能已经被里面的人发现了。

她也是心血来潮才想到来皇宫禁地一转,以内卿云歌琢磨着,赫连繁凡当时说的那三位老祖宗,很有可能就住在这禁地之中。

如今一看,果然在她的预计之中。

不过……他们会什么会突然提到凤璃剑主?

难道已经发现了她就是凤璃剑主?

卿云歌沉了沉眸,她自问自己的身份已经掩盖得很好了,就连凤凰族的人都不知道她就是凤璃剑主,那么这三个老祖宗说的这些话,就有些奇怪了。

就在卿云歌沉思的时候,里面的人又开始说话了。

“尚且不知。”赫连起紧锁着眉头,“三弟,你也知道,当年开国皇帝留下了那道预言之后,就仙逝了。”

“老祖宗也没有说,为什么想要保住赫连皇族,就必须要找到凤璃剑的主人。”

预言?

听到这两个字,卿云歌蹙了蹙眉,然后心中略略思索了片刻,便已经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开国皇帝留下了一道预言?

而且还是同她有关?

在一千多年前居然都能知道她会毁灭朱雀国?

这位开国皇帝能做出这么精准的预言来,神通不小啊。

卿云歌知道,在修为达到了一定高度之后,便可以以命来预测天命,但即便付出了性命,也不一定能够准确地预测出来。

一般只有大家族的老祖宗,才会这么做,为的就是庇佑子孙后代。

卿云歌又想起当时朱雀给她说的话了。

“这四个国家的皇族跟我和青龙大哥他们没有半点关系,至于是怎么传出来的,我也不想去关心。”

她早就知道,是有人冒充四灵守护兽的名号,来发扬四大皇族。

而那个开国皇帝,必定是知情人之一。

可惜的是,他已经死掉了。

线索到这里就断了。

“二哥,你一提凤凰族,我忽然想起来一件事。”赫连转忽然一拍大腿,“你还记不记得,十五年前,边关兽族来犯,来的就是凤凰族?”

“当然记得。”赫连承的脸色一下子就阴沉了起来,“要不是因为赫连域是咱们的后代,我早就一巴掌拍死他了。”

“如果不是因为他,也不会有十五年前皇城血洗的那一幕。”

三位老祖宗是知道事情内情的,毕竟,他们当时也差点被珑婳给杀死了。

劫后余生,三兄弟都恨不得把赫连域杀之后快。

就因为他的一己私欲,几乎毁灭了整个赫连皇族。

“你说,会不会就是因为这件事,才关系到了我族的生死存亡?”赫连转虽然性子急,但脑子转得不是一般的快。

听到这句话,赫连起猛地起身:“三弟,你说的有道理,我们还是趁着二月二十三没到,想去问问赫连域那个不成器的东西。”

二月二十三?

卿云歌的眸色深了深,如果没有记错,这个日子,就是玄武国发兵青龙的日子。

而今天,是一月三十一,只有二十三天的时间就到了。

前些日子,容瑾淮同她告别之后,带着冷夜和易染染一起去了青龙国,开始筹备战争事宜,训练御天军。

不久之后,玄武国新皇登基,就直接给青龙国发了战书,而且点名要让第一世子领兵。

青龙国应下了。

卿云歌和容瑾淮联系过后,她也准备在二月二十三日那天,对赫连皇族发起攻击。

但问题是,这个日子是夜将臣定下来的,她也不过是顺水推舟罢了。

这样看来,这件事情实在是太巧了。

“好的,大哥。”赫连转立马答应了。

“大哥,你和三弟去找赫连域。”赫连承并没有动,他眼中划过了一丝杀气,“我要去卿家一趟,说不定可以把萌芽扼杀在摇篮之中。”

------题外话------

推荐好友不见星辰新文《神医媳妇乞丐郎》

【双洁】【暖文】【爽文】【医术】【悬疑】

中西医双修的莫笑,穿越了。

懂医术,开医馆,悠悠闲闲胜种田。

除顽疾,活死人,将面临破产的医馆经营得风生水起。

惩恶治闹,将一众伙计调教得挺起腰杆子做人,谁来也不怕。

破命案,洗冤屈,顺便成了衙门首席顾问,背靠官家好乘凉。

只是,为啥十六就成了大龄剩女了?

正当小日子过得快乐似神仙,自己和郎君的身世又起风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