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一死一疯,完美融合!(2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一句话一出,赫连起和赫连转的步子都是一顿,他们有些惊愕地看向了赫连承。

“你疯了!”赫连起压低声音,吼了一句,“你是不是已经忘了十五年前我们是怎么捡回一条性命的?”

“你居然还想着去找卿家的麻烦?!”

说到最后一句话的时候,赫连起头上的青筋剧烈地跳动了起来,苍老的面容上是深深的忌惮。

他这辈子没怕过什么人,唯一怕的,就是十五年前那个孤身一人闯进朱雀皇宫,血洗皇族的人。

赫连起记得,那是一个女人,他没有看见她的容貌,但看见了她的眼睛。

明明那双眸子看起来是那般的清澈明亮,但里面盛的不是怜惜和悲悯,而是杀机和冷意。

就是这样一个女人,不动用一刀一剑,徒手屠遍了整个皇宫。

他们三兄弟因为住在禁地,比较远,所以等到那个女人杀完了其他人,才来找他们。

魔阶修为的赫连起在她的面前,连说话都很困难,遑论出击。

他感受到了庞大的威压,根本抬不起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只手朝他袭来。

赫连起本以为自己会死在那个女人的掌下,可是令他意外的是,在那个女人即将杀了她的时候,忽然停住了动作。

然后她朝着一个方向看了一眼,迅速转身,离开了禁地。

紧接着,赫连起便又看到,在那个方向,又着数十个衣装奇怪的人,修为一看就很高。

他们的脚连地都没沾,就追着那个女人,暴掠而去。

赫连起虽然不知道这一批人是什么来头,但也能看出来,那个女人正是因为那批人才放弃了杀他们。

就这样,三兄弟捡回了一条命。

从那个时候,卿家成为了他们不敢去触碰的禁地,万一惹怒了那个女人,等待他们的就是死亡。

“大哥!这都已经过去十五年了!”赫连承冷着脸,头一次开始反驳,“说不定那个女人早就被那群人杀掉了,还怎么有空管卿家的事情?”

“要是会管的话,卿家怎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两个反问,将赫连起问住了。

他先是沉默了一下,然后叹了一口气道:“罢了罢了,既然你想去,那就去吧,我们三个人也终究比不过整个赫连皇族。”

如果除掉卿家就能阻止那个预言,他们死了也无妨。

“大哥,你也别这么悲观。”赫连转出声安慰,“卿家也就只有那个老元帅还有点本事,其他人根本就是废物。”

“而且,那个老元帅的实力也比二哥差远了,二哥想要杀掉卿家的人,易如反掌。”

“是啊,大哥。”赫连承点了点头,“你不必为我担心。”

“我哪里是担心这个。”赫连起并没有因为两个弟弟的话而放松下来,他紧锁着眉头,“我担心的是,如果那个人再出现,该怎么办。”

“这……”赫连承一愣,旋即他想出了一个办法,“实在不行,我们大不了弃城,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胡闹。”赫连起瞪了他一眼,“这是老祖宗的选址,不能换地方。”

赫连承还要说什么,又被自家大哥打断了:“行了,你去卿家吧,先撑过这次预言的时间,剩下的事情,我们日后再做打算。”

“明白了,大哥。”赫连承立马就答应了,“那我们分头行动。”

“哼。”听到这句话,赫连起冷哼一声,“这一次,老夫一定要好好地教育一下赫连域那个家伙,不成器的东西!”

分工完毕后,三人出屋,朝着各自的目的地走去。

而卿云歌在看到他们全部离开之后,眸光动了动,也离开了禁地。

……

这边,赫连域刚把牧师唤了上来,让牧师给他治疗。

才刚刚把血止住,他还没来得及让牧师退下,赫连起和赫连转两兄弟就来了。

“老祖宗?”赫连域看到来人,很是惊讶,他连忙把牧师推开,然后恭敬道,“您找我有什么事么?”

虽然在其他人面前,他是高傲的,但是在自家祖宗面前,他不能有任何架子。

赫连域知道,眼前的这两人,曾经也做过他这个位置,其威势并不比他弱。

“你这是怎么了?”赫连起看到赫连域的脖子时,又皱起了眉,“是睡梦中拿剑砍了自己一刀吗?”

“噗——”听到这句话,跟在后面的赫连转直接笑出了声。

直到赫连起回过头去瞪了他一眼,他才止住了笑。

“老祖宗说笑了。”赫连域勉强笑了一声,“不过是没注意,不小心弄得罢了。”

他不可能给老祖宗说,他是被一个小丫头伤成了这个模样,若是说出去,还不得被笑死。

“废物!”赫连起冷冷地看着龙袍男人,拂袖怒哼,“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废物!”

两声废物让赫连域原本苍白的脸瞬间变得通红,他只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什么触动了一样,让他感觉到了无比的耻辱。

“听见了没?”赫连转早就收了笑容,他也骂了一句,“你这个废物!”

赫连域本来就被体内的疼痛折磨得不轻,眼下被这么一骂,喉咙里嗬嗬两声,直接喷出了一口鲜血。

“大哥!”赫连转吓了一跳,“这小子吐血了。”

看到这一幕,赫连起的手迅速搭在了赫连域的肩膀上,然后顿了几秒,瞳孔收缩了一下。

但他很快就沉稳了下来,目光淡淡地望了一眼龙袍男人,冷声:“你做了什么事情,把自己的身体搞得这样遭?连生命本源都所剩无几了。”

生命本源是智慧生命的基本,跟寿元息息相关,若是生命本源没了,那么就说明这个人的寿命也要到头了。

赫连域一呆,他并不明白什么是生命本源。

“愚蠢。”赫连起看到他这个样子,就觉得厌烦,不由冷斥一声,“你马上就要没命了,你还待在这里做什么?”

你马上就要没命了!

“轰——”的一声,赫连域的大脑一片空白,他愣愣地坐在那里,整个人都陷入了呆滞之中。

先前卿云歌说他中了毒,他都没觉得有什么,有毒就必然会有解,只要找到赤羽,他还是可以活命的。

可是现在老祖宗说,他马上就要没命了。

这怎么可以?

他可是朱雀国的皇帝!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赫连转并没有去探查赫连域的身体,所以有些搞不明白。

“他体内玄力紊乱,经脉断点,丹田隐隐有着破碎的趋势。”赫连起很直白地说道,“而且五脏六腑也已经被毒蚕食的差不多了,不出十日,必定死亡。”

赫连域呆了一阵,然后忽然哭嚎一声,连滚带爬地跑到赫连起的身边,然后痛哭流涕:“老祖宗,你救救我,你一定有办法的对不对?”

“你一定要救救我,我可是您的后代啊!”

他不能死,他绝对不能死!

他还没有得到凤姬,还没有把卿家全部灭掉!

“让老夫救你?”赫连起看着脚边的人,冷笑一声,“老夫还没有这么大的本事,可以把你体内的毒清理掉。”

顿了顿,他补充了一句:“不过就算能清理掉,你依旧活不了多久了。”

语气之中带着淡淡的悲悯,和恨铁不成钢。

赫连起虽然看不起他这个后代,可这毕竟是赫连皇族的血脉,他是不想赫连域死的。

“不,不!”听到这句话,赫连域整个人都魔障了,他抱着头,嘶嚎出声,“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声音无比的凄厉,听得两兄弟都有些不忍。

“大哥,真的没办法救这个小子?”赫连转忍不住出声,“或者替他续几年的命?”

以他们的实力,联手强行遏制住体内蔓延的毒性,再给其渡过去一点生命本源,赫连域还是能活一阵子。

闻言,赫连域忽然停止了嚎叫,然后猛地抬起头来,目光希冀地看向了赫连起。

“如果是以前,这个办法倒也可以。”赫连起却并没有理会龙袍男人,他声音淡淡,“但是现在马上就要到日子了,我不会把精力浪费在无用的人身上。”

说完之后,他看都没看赫连域一眼,冷冷道:“你准备后事吧,接下来就不要在管什么国事了。”

赫连转不会忤逆自家大哥的意思,而且他也觉得死了一个赫连域并不会有什么影响。

“不不!老祖宗别放弃我!”赫连域的神色重新变得惊恐起来,他又爬了几步,哀求道,“朱雀国没了我,一定会乱成一团的!”

“乱成一团?”听到这句话,赫连起嗤笑了一声,“别以为老夫这么多年都在闭关,就不知道外界的传言,那些百姓,可巴不得你下位!”

赫连域登时愣住。

“蠢货,你就好好在这里享受你的最后几天吧。”赫连起忍无可忍,直接把赫连域一脚踹了出去,“至于皇位,自然有人替你来做。”

“老三,我们走。”他冷冷地看了地上狼狈的龙袍男人一眼,重重哼了一声后,拂袖离开。

而赫连转直接朝着地上吐了一口吐沫,才跟着一起走了。

赫连域呆呆地躺在那里,双目无神,脑子乱做了一团。

他不敢相信地在身上抓着,不多时就多出了无数道血痕。

忽然,不知道是看到了什么,赫连域的眼睛放出了光来,然后他猛地起身,朝着一个方向跑去。

“凤姬,朕来了,你在那里等着朕!”

“朕一定会待你好的!”

而那个方向,没有任何人,有的只是坚硬的圆柱。

赫连域……疯了。

……

一直跟在赫连承后面的卿云歌,还并不知道皇宫里发生的事情。

她在赫连承对卿老爷子动杀意的那一刻,就立马下了决定。

在赫连承达到卿家之前,一定要结果了他。

不过对上一个魔阶修为的人,对卿云歌来说,目前还是有些难办。

她不想在这个时候用灌顶,因为其一没有必要,其二若是现在用了,二月二十三日那天,就没得用了。

卿云歌已经隐隐的感觉到,二月二十三日,一定有什么巨大的危机在等着她,她的底牌还不能暴露。

所以杀赫连承的话……就只能另想办法了。

不过,既然赫连承是十五年前的幸存者,那么她确实想出了一个不用费什么力气的法子。

卿云歌弯了弯唇,然后身子一隐,就消失了。

前面还正在行走的赫连承,并没有发现有人跟踪他,他心情很好,却掩饰不住一身的杀伐之气。

赫连承是抄小道去的卿家,路上几乎没有几个人,他也没有掩饰自己的面貌,就直接朝着目的地走去。

然而,就在他离着卿家还有几米远的地方,身后忽然飘起了一阵阴风。

“谁?!”赫连承一惊,然后猛地转过身去,大喝出声。

但是他转过去之后,却发现身后空无一人,有的只是飘落在地的落叶。

赫连承以为是自己太过紧张,所以出现幻觉了,他警惕地望了一眼四周,确认没有其他的人之后,就又动身了。

连一步都还没有走到,下一秒,他的耳畔边响起一阵笑声。

笑声是从四个方向同时传来的,嘶哑无比,辨别不出来男女。

仅仅一听,赫连承就知道笑声的主人,修为应该要在他之上。

这一下子,他惊出了一声冷汗,然后猛地止住步伐,高声问道:“前辈在何处,何不现身一见?”

四周仍静悄悄的,寂静得只能听见冬风抚树的声音。

就在赫连承已经忍受不住,准备拔路而逃的时候,他的面前,忽然出现了一个人。

那人穿着一袭黑色紧身衣,脸上裹着一块布,看不清容貌,只露出了一双眼睛。

但尽管模样都被衣服所遮挡,可是那玲珑有致的身躯,能证明这是一个女人。

一个女人!

这四个字从脑海中冒出来的时候,赫连承的双腿就差点一软,跪倒在地了。

他记得,十五年前,也是这么一副打扮的女人,来到皇宫里,血洗赫连氏族。

不过眼睛……赫连承哆嗦地抬起头看了一眼,然后对上了一双玫瑰紫瞳。

他有些迷茫,因为他忘了昔年那个女人的眼睛是什么颜色。

可是在看到玫瑰紫瞳中的杀机和冷意的时候,赫连承立马确定,他面前的这个女人就是十五年前的那个人。

“你……你是十五年前的那位?”赫连承觉得自己的精神都要崩溃了,可是他却仍然站在这里。

因为他知道,周围已经被下了结界。

但其实赫连承只要仔细探查一番,就知道这结界他可以轻而易举地突破。

可是他现在已经被吓傻了,根本不会思考。

“你不是想见本座么?”蒙面布下传来了一声淡淡的冷笑,“所以,本座就出来让你见了。”

话音一落,只听“扑通——”一声,赫连承顿时一屁股坐地上了。

然后他就看到,女人的眼睛蓦地一眯,杀意实质性地爆发了开来,让他难以喘过气。

卿云歌站在那里,饶有兴趣地看着地上的人,她一边释放着杀气,一边冷声开口:“怎么,见到本座之后,激动地说不出话来了?”

对于一个杀手来说,只有做到将杀气收放自如,才是成功地第一步。

在前世的时候,卿云歌曾经只靠着杀气,逼疯过一个她要杀的人。

她并不知道十五年前那个人是什么模样,所以只是按着影溶月给她描述的那样,随便打扮了一番,没想到,这个赫连家族的老祖宗,居然吓成了这个模样。

也不知道那人究竟是谁,若是日后找到,她一定要好好谢谢人家。

“前、前辈说笑了。”赫连承暗自抹了一把汗,他颤声道,“晚辈只是太太……”

太了半天,也没有蹦出一句话。

“呵。”卿云歌微微冷笑一声,她向前走了几步,然后俯身逼近,“赫连承,你是真不知道我来的目的,还是假不知道?”

听到这句话,赫连承的瞳孔猛地收缩了起来,他没有想到,这个女人居然连他叫什么都知道。

“晚、晚辈惶恐。”他哆哆嗦嗦,“还请前辈明示。”

“放肆!”卿云歌蓦地冷喝,“你以为本座不知道你此行的目的?”

“你想把卿家最后一点血脉,也屠之后快吗?!”

“赫连承,你是不是觉得,本座十五年前没有杀你,你就可以如此大胆?!”

每一句,都带着彻骨的杀意。

卿云歌虽然是在假扮着别人,可是那一身气势,比起当年的珑婳,丝毫不落半分,甚至有过而之。

赫连域在那股杀意的压迫之下,直接吓得大小便失禁了。

他也不顾身体上的难受,疯狂地磕着头:“前辈饶命!前辈饶命!”

“晚辈只是一时鬼迷心窍,请前辈网开一面!”

“一时鬼迷心窍?”卿云歌接着冷笑,“本座看你是因为没了本座在这里,所以你才想对卿家动手。”

“不是的前辈!”赫连承连声否认,他低着头,“晚辈一直很崇敬前辈,万万不敢不把前辈放在眼里。”

“哦?”卿云歌面上冷冷,双眸中却划过一丝戏谑,“你怎么个崇敬?”

“晚辈……”赫连承一呆,忽然语塞。

“你果然是在骗本座!”又是一声冷喝,喝声响起的时候,冷风阵阵,刺骨冰凉。

赫连域立马大叫一声:“前辈若想让晚辈做什么事,哪怕是上刀山、下火海,晚辈亦万死不辞!”

“是么?”卿云歌忽然微笑起来,声音也变得轻柔,“本座让你做什么,你都会做?”

“前辈的命令,晚辈莫敢不从!”赫连承的衣服早就被冷汗浸湿了,他现在已经不想去杀卿天灭卿家,只想着如何保住自己的性命。

“那好。”卿云歌抬起手,朝着他招了招,“本座现在就有一件事情,让你去办。”

在杀意狂潮褪去的时候,赫连承松了一口气。

他勉强爬了起来,然后稳住了身体,才朝着前面走去。

“前辈有何吩咐?”

“离那么远做什么?”卿云歌皱眉,是不容置疑的命令口吻,“过来一些!”

赫连承只好又上前了几步,这个时候他离着少女只有不到一米的距离,他讨好地笑道:“前辈想让我做什么?”

“嗯,本座想……”卿云歌微微眯起眼,下一秒,她的声音倏尔转冷,“想让你去死一死!”

下一秒,寒光在眼前乍现,一把三尺青锋出现在她的手中。

紧接着,一声暴喝震彻了云霄。

“轮回不过一场空,剑气料峭荡西东!”

赫连承登时愣到了那里,他根本没有料到,眼前的人会直接动手。

而在玄力波动的那一刹那,他也瞬间知晓了卿云歌的修为。

不,这不会是十五年前的人,那个人修为要比他高了不少,而面前的人却还没有到灵阶。

“你居然敢骗我?”赫连承反应过来,不禁怒吼出声,“小辈,你真是找死!”

如果不是他躲得快,此刻他早已在那一剑之下,身首异处。

“笑话!”卿云歌冷笑,手中攻击并没有停止,“且看看到底是你死还是我死!”

“九族九霄风云涌!”

凤璃剑在空中挽了一个剑花,然后猛地朝着赫连承袭去,这一剑,命中了他的腹部。

血涌而出!

赫连承又是一声咆哮,然后开始凝聚玄力,准备灭杀了眼前的人。

然而,时间也是来不及,因为最后一式剑招到了。

“唯我仰天笑苍穹!”

只听“哧——”的一声,这一剑直接贯穿了赫连承的左胸。

然后卿云歌双手握剑,猛地用力,再度深了几寸。

赫连承只感觉一股陌生的酸麻感自心脏处传来,然后瞬间席卷了全身。

再然后,他就什么感觉都没有了。

他不可置信地看了紫眸少女一眼,然后就直接倒了下去。

至死,赫连承都不知道,杀他的人,就是他们想找的凤璃剑主。

而他更不知道,他们赫连皇族,已经将凤璃剑主得罪死了。

“呼——呼——”

在看到赫连承彻底死去之后,卿云歌才大口大口地喘着气,然后整个人就瘫倒了地上。

她刚才仅仅用了四道剑诀,就将全部的精气神都消耗一空,如若不是她有着神灵体,能自动补充,恐怕现在她也已经晕过去了。

但是卿云歌知道,如果她和赫连承面对面较量的话,她连三招都过不了。

之所以这次能杀的了他,就是因为赫连承在最开始的时候已经被吓出了魂,而且也没有任何警惕心,才让她得手。

不过凤璃剑……卿云歌看了一眼那冰冷的剑锋,然后歪了歪头,这兵器可还真是厉害,逮谁戳谁,每戳都很成功。

她很期待,在凤璃剑恢复成混沌灵器之后,究竟会有怎样的威力。

休息了一会儿,卿云歌走上前去,凝聚出玄火,直接将赫连承的尸体烧了个干净。

解决了一个,剩下两个……也快了。

……

几天之后,中州界,梦家领地。

密室之内,梦玉染皱着眉头,脸色很是不好。

他等了半天,却发现门内依旧没有任何动静,于是直接把阿诺德的领子提了起来:“怎么还没出来?你不是说今天一定会成功吗?”

阿诺德差点闭过气去,他剧烈地咳嗽着:“梦大人,您不要急,笙离公主在里面待得越久,就说明她和雪灵冰晶兽融合得越好。”

“哼!”听到这句话,梦玉染松了手,他森然道,“你最好没有骗我。”

“阿诺德不敢。”阿诺德脱离了禁锢,不由松了一口气。

梦玉染不再理睬他,而是目光紧锁着那扇门。

又是一个时辰过去,密室里仍旧静悄悄一片。

“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好?”梦玉染觉得自己的耐心全部都被消耗光了,神色阴沉无比。

阿诺德抹了一把冷汗:“梦大人不要急,也许一会儿就会……”

然而,他的话还没有说完,只听“轰——”的一声巨响,紧闭着的门在不知名的力量下,直接裂成了碎片。

碎片四散开来,阿诺德躲闪不及,差点被炸成了刺猬。

“出来了么……”梦玉染死死地盯着门内的一片漆黑,身子忍不住颤抖了起来。

也就在这时,一道身影,缓缓走出……

------题外话------

明天尽量早更……

乐极生悲把手烫了(默默望天)

还有几天这一卷就完结了。

月末了,票票都别捂着,快来投喂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