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赫连笙离的真正实力!(1更)/祸世驭灵师:逆天世子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随着那道身影的出现,密室内的温度一下子低到了极点。

墙壁、天花板以及地面上都迅速结了一层冰,而很快,冰层就再度加厚,屋子里的温度接着下降。

这种低温,让阿诺德不停地哆嗦着,他的玄力并非是火或者冰,而且他的修为到现在还没有恢复,根本无法抵御住这股严寒。

梦玉染的身子也是一颤,他的嘴唇迅速青紫了起来,他的实力只有冥阶九段巅峰,比阿诺德还要差。

如若不是早就转化为了半兽人,恐怕这股寒气会直接把他冻死。

体内属于暗黑魔神虎的力量喷薄而发,然后将周围的寒气抵御着,梦玉染这才好受了很多。

他抬起头来,终于看到了自己朝思暮想的身影。

肌肤几近透明的少女缓步而出,她原本乌黑的头发此刻变成了冰蓝色,而她翩长的睫羽之上,沾染着一层冰霜,为她娇俏的容颜又添上了一抹清丽。

她的双手此刻化为了兽爪的模样,而在爪子上,是白色的毛绒,与雪灵冰晶兽的皮毛看起来一模一样。

明明只是一个还不到二十岁的少女,但给人的感觉,却如同那些活了上千年的老祖宗级别的人物。

因为在这个少女体内,藏着一只帝王兽的力量。

少女缓缓走进,然后抬眸,淡淡一笑,道:“梦兄,很久不见。”

这一声轻唤让梦玉染猛地惊醒过来,他这才意识到自己看赫连笙离看失神了。

这个认知让梦玉染感觉很是不好,他蹙了蹙眉,强压住内心之中的细微波动,然后阴柔一笑:“没想到阿离你果真厉害,连帝王兽都可以完美融合。”

他已经感受到了赫连笙离身上那不平凡的力量。

同为半兽人,梦玉染却要比赫连笙离弱上那么一筹。

因为暗黑魔神虎只是超神兽,根本比不过帝王兽的雪灵冰晶兽。

更不用说,这只雪灵冰晶兽,曾经被九星大君主兽细心地照顾过,吃了很多天才地宝来养身体。

而现在,痕体内所有还没有化开的药力,全部都便宜了赫连笙离。

在与雪灵冰晶兽融合之后,赫连笙离的实力,比阿诺德预计的还要恐怖的多。

“笙离公主,欢迎归来。”阿诺德仍旧打着寒战,他咯嘣着牙齿,哆哆嗦嗦道,“您现在的修为,应该已经到了灵阶了吧?”

听到这句话,梦玉染也看向了纯白色的少女,眸中同样有着疑问。

“灵阶?”赫连笙离微笑,她抬起一只手,轻轻地吹起,“灵阶怎么可能把那个小东西真正的威力发挥出来?”

“那您的修为是……”阿诺德一愣。

虽然这半兽人的杂交之法不是他创的,可是他也跟大祭司学会了人兽杂交,一般在杂交之前,他就能预估出夹杂后半兽人的实力。

阿诺德预计赫连笙离能达到灵阶,已经是很高的预算了。

赫连笙离这一次并没有答话,而是直接用行动来证明。

空气微微波动起来,然后便见到少女的身上浮起了一层蓝色的光。

光芒虽然浅,但力量却是无穷的。

魔阶!

看到这一幕,不要说阿诺德了,就连梦玉染都是狠狠地吃了一惊。

实验之前,赫连笙离还是魂阶,实验之后,居然就到了魔阶?

这是怎样一个恐怖的速度!

简直就是一夜千里。

“笙离公主,先前您在里面的时候,可有什么特别的感受?”阿诺德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吐沫,他感觉到自己能从赫连笙离的身上,让半兽人的实力更近一步。

“感觉?”闻言,赫连笙离皱了皱眉,脸色变得有些苍白。

她的感觉十分不好,因为五官都被封闭着。

在实验的过程中,她整个人都被包裹在巨大的茧子里,听不见,也看不见。

唯一能感受到的,就只有自己的心跳。

如果不是知道自己的心脏还在跳动,赫连笙离几乎以为自己已经死去了。

那是一场凌迟之痛。

她感觉自己身上的每一个角落,都有着刀刃在割着她的肌肤。

而体内的玄力也在疯狂地冲击着经脉,丹田连吐气的时间都没有,一直在膨胀。

赫连笙离知道那是源自雪灵冰晶兽的力量,她早就知道,这头玄兽,不是一般的帝王兽。

因为夜素玉曾经告诉过她,在他们的人寻来雪灵冰晶兽的时候,发现它是被豢养着,那么就证明,一定有更高级的玄兽在照顾着它。

比帝王兽高级的,就只有大君主兽了。

如果不是她意志力极强的话,很有可能她的身体承受不住这股力量,然后直接炸掉。

她强忍住内心的冲动,努力让自己忘却所有的痛苦,直到那股力量慢慢地平息下来。

又不知道在那枚巨大的茧子里度过了多少日月,赫连笙离再睁眼的时候,自己的身体已经发生了惊天的变化。

不仅困扰她多年的顽疾被直接消除了,而且在极寒之体的加持下,她和雪灵冰晶兽也完美地融合在了一起。

她的修为,直接蹦了三个大段。

魔阶!

这是她以前根本不敢想象的实力。

而现在,她轻而易举就拿到了手。

“我只感觉很疼。”赫连笙离握了握手,声音淡淡,“那种疼,我这辈子不想再经历第二次了。”

阿诺德一傻,这叫什么回答?

然而就在他还想多问一句的时候,梦玉染冷冷地看了他一眼,双眸中的警告意味很浓。

“阿离,想必你刚融合成功,也累了。”梦玉染阴柔地笑了笑,“不如先休息一下,其他事情押后再说。”

“也好。”闻言,赫连笙离确实感觉自己有些累了,她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梦兄,有地方让我睡觉么?”

“自然是有的。”梦玉染微微颔首,“随我来。”

赫连笙离点了点头,然后就跟了上去。

她现在也不怕梦玉染对她动手了,她的实力高出了梦玉染十几个小段,只要他敢近身,她就敢把他冻成碎片。

在赫连笙离出去之后,密室内的温度渐渐回升了,阿诺德也好受了一会儿。

而没过多久,梦玉染就又回来了。

“梦大人。”阿诺德不明白梦玉染为何去而复返,“笙离公主已经歇息了吗?”

“嗯,她睡下了。”梦玉染漫不经心道,“我让你办的事情如何了?”

“您说的是半兽人军队?”阿诺德一愣,旋即就想起来了,“应该再过七八天,就能制造完毕了。”

他把方法交给了梦玉染的心腹,而且又是快速制造,所以并不困难。

这种快速制造半兽人的方法,对人类和玄兽都十分的残忍,因为要将他们强行拼凑在一起,不啻于挖骨之痛。

“很不错。”梦玉染这个时候才终于笑了起来,“比我预想的要快得多。”

“梦大人,不知道这些半兽人您打算怎么办?”阿诺德看着阴柔的男子,眼中划过一丝疑虑。

“世俗皇朝已经开始动荡了。”梦玉染轻描淡写,“虽然这与我没什么关系,可却事关阿离的终身,这半兽人大军,是为她准备的。”

他的手指扣成环,在桌子上轻轻敲打着:“让她能够顺利将天下……统一!”

阿诺德悚然一惊,他吃惊于那个少女的野心,也吃惊于眼前这个男子竟然会这么为一个女人着想。

“行了,别在这里杵着了。”梦玉染一眼就看出了阿诺德在想些什么,他慢悠悠地说道,“赶紧去看看我的宝贝半兽人去。”

顿了顿,他笑了一声,叮嘱道:“尤其是那位……白家公子。”

“他说不定会是……战场上的利器啊。”

那一双眸子里泛起的亮光,冷冽无比,让人不禁微微打了一个寒战。

……

南州界,朱雀国。

新年过后,原本应该是喜气洋洋的日子,但是这一年,却人心惶惶。

不久前传出消息,说国君赫连域因为病重,无法再处理国事,于是现在的朱雀国,由瑞王赫连瑞打理,但是帝位,还空着。

而也没有明确地说明,这下一任皇帝,究竟还是不是赫连笙离。

“二姐,你这一次怎么在这里待这么久?”赫连瑞忙了一整天,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要废掉了。

于是,他只好跑到赫连知杳的宫殿里躲一躲。

那些大臣实在是太烦了,一个接着一个说个没完,要不是他找借口溜掉,这早朝真的是上不完了。

然后一到风清宫,赫连瑞就苦着一张脸,开始给赫连知杳抱怨。

“怎么?”赫连知杳瞟了自家弟弟一眼,“你不希望我在这里待着?”

“哪儿能啊!”赫连瑞立马否认,“我还希望二姐多待一些日子呢。”

德妃在他出生的时候就去世了,他一直由奶娘看管。

俗话说长姐如母,赫连瑞一直很敬仰赫连知杳,虽然每年他们只能见上一面,可这两姐弟的关系却十分的好。

“油嘴滑舌。”赫连知杳并不吃赫连瑞那套,她转着杯子,沉默了一会儿,忽然开口,“小瑞,你想当皇帝吗?”

“咳咳咳!”听到这句话,赫连瑞整个人都惊了。

他直接将水喷了出来,然后心有余悸地将杯子放远了些,不禁抱怨道:“二姐,你别吓我,要是让别人听到了,我可就被盖上反叛的名号了。”

心里想的是,这皇帝他才不会当,这几天就是上个早朝,都把他累死了。

若果是日后真的当上了皇帝,他估计会被烦劳的事务折磨死。

赫连瑞不干,死都不干。

他宁愿跑到南淮城去,当个懒散的王爷,然后过完一生。

“我没有在吓你。”赫连知杳盯着他,眸色冷凝,“你这几天不是都已经当了么,觉得如何?”

“累!”赫连瑞毫不犹豫地说了这么一个字。

顿了顿,又补充道:“我现在一见到那些大臣们就烦。”

闻言,赫连知杳的手摩挲了一下杯子,淡淡道:“如果姐姐想让你当这个皇帝,如何?”

“二姐?”赫连瑞吃了一惊。

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却被赫连知杳出声打断。

“小瑞,你知道我们的母妃是怎么死的么?”她的双眸中泛起了迷离的光,声音一下子低了下来,“是被夜素玉派人,活活毒死的。”

赫连瑞猛地一怔。

“我当时就躲在门外。”赫连知杳接着说道,“看着母妃的脸渐渐青紫,连声音都无法发出来,就没了生息。”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夜素玉。”

赫连瑞默然了一会儿,然后声音低哑道:“可惜我太年幼了。”

“不,这不怪你。”赫连知杳淡声,“但是现在,我们已经有能力把夜素玉拉下马,小瑞,你还想逃避么?”

“可是……”赫连瑞迟疑了一下,“可是父皇的懿旨中写到,四妹才是下一任的储君。”

语气涩然:“我不过是有着老祖宗的照拂,才能暂时掌管国事。”

他虽然性子懒散,但是事关到亲人,还是会出来面对的。

“父皇已经撑不住了。”赫连知杳轻叹一声,“小瑞,只要你想,这下一任皇帝,会是你。”

“可四妹……”

“她?”赫连知杳微微眯起眼,“自有人对付。”

……

那日,卿云歌解决完赫连承之后,为了保险起见,专门还在赫连三兄弟的住处撂下了一张纸。

上面只写了几个字——不死不休!

而因为这张纸,吓得赫连起和赫连转连禁地都不敢出了,他们也根本没时间去追究赫连承的死因。

在他们看来,一定是十五年前那个女人又回来了。

卿云歌还想着等两兄弟落单的时候,在干上一票,结果这俩人一直死守着禁地,让她根本找不到机会。

无奈之下,她只好待在卿家接着研究灵阵。

以她现在的实力,对上另外两个老祖宗一定是败的下场,她必须借助灵阵的力量,才能更好地对付他们。

卿云歌一直都没有放松警惕,因为直到现在,赫连笙离都还没有一点影子。

朝政暂时由赫连瑞掌管,连一向高傲的夜素玉也好久没出现了,整个朱雀国动荡一片。

昨天,卿云歌联系了一下海鸣天和封伦二人,得知他们二人带着卿家骑士团还在四灵学院,与玄兽进行契合。

如果要回来的话,最早也要二十二日了。

现在,赫连知杳已经把风彻军交给了她,虽然只有五百人,但也足够了。

血焱军在目前还在赫连瑞的掌控下,夜素玉手中的夜影军不过只有两百人,就算卿家骑士团没有及时回来,她也可以先把优势打开。

也不知道赫连笙离到底去了哪里,朱雀国都变成这个样子了,她居然还不出现。

卿云歌沉了沉眸,神色凝重。

她不清楚赫连笙离的实力,到现在也不能直接开战。

知彼知己,方能百战不殆。

“臭丫头,你皱着个眉头想什么呢?”卿老爷子一看自家孙女光盯着盘子,一动不动,顿时拍了一下她的脑袋,“不会又是因为我孙女婿走了,你魂飞天外了吧?”

这一拍直接让卿云歌黑了脸,她不爽道:“爷爷,在您心里,就只有他是不是?”

“那可不。”卿天哼哼两声,“你一个人又不能给我生宝贝曾孙。”

卿云歌:“……”

说的好像容瑾淮一个人就能生出来一样。

“对了,臭丫头,我还没问你,你把咱家的骑士们都弄到哪儿去了?”卿老爷子捻了捻胡子,神色很是不解。

“爷爷,这个你就不要操心了。”卿云歌揉了揉头,“反正不是什么坏事,您就在家里种种花喝喝酒就可以了。”

“臭丫头!”闻言,卿老爷子一瞪眼,“你爷爷还没老得不能动呢,你要是有什么打算,记得给老夫通通气,老夫也好做个准备。”

卿云歌夹了一筷子菜,塞进嘴巴里,然后含糊道:“我能有什么打算啊,我就是个二世祖,我只知道吃喝玩乐。”

“老夫真的是败在你这个臭丫头手里了。”卿天翻了个白眼,“反正你也大了,我也管不了你。”

顿了顿,声音温和下来:“不过云歌,你可记好了,不管你要做什么,一定不要让自己受到伤害。”

“那爷爷的意思就是,不管我做什么,爷爷都会答应咯?”卿云歌抿了抿唇。

她不想告诉卿老爷子她的计划,因为她还不确定,老爷子现在对赫连皇族是个什么态度。

虽然卿天是对赫连域寒心了,可是难不保,他依旧还效忠着赫连皇族。

老人的思想,一般都很顽固。

“这不是废话吗?”卿老爷子猛地拍了一下桌子,“你是我孙女,我不支持你,支持谁?”

“臭丫头你若是想当皇帝,你爷爷我也可以立马给你反了!”

这句话一出,就算是卿云歌也愣了一下。

“爷爷您难道不觉得这是大逆不道的事情么?”她试探道。

卿天以前是护国元帅,曾经不知道杀掉了多少叛贼,而如今他居然说出这么一番话,委实让卿云歌很惊讶。

“老夫可不是那么古板的人。”卿老爷子拂袖,冷哼一声,“什么大逆不道,老夫就是这么护短!”

“噗——”卿云歌忍不住笑出了声,她觉得此刻的老爷子太可爱了。

“笑什么笑!”卿天也觉得自己刚才的话有点问题,登时有些恼怒。

“我没笑,我真的没笑。”卿云歌连连摆手,努力绷着脸,“我就是觉得我爷爷实在是太好了。”

她竖起一个大拇指:“您是天下第一好爷爷。”

“那当然。”这声马屁一拍,卿老爷子立马就飘飘然了,他笑眯眯道,“云歌啊,你想不想让爷爷一直这么好?”

卿云歌懵了一下,她怎么觉得老爷子在给她挖陷阱?

但即便如此,她还是点了点头。

“那还不赶快和世子成亲?”果不其然,卿老爷子立马不笑了,没好气地训道,“麻溜点,老夫还等着老夫的宝贝曾孙呢。”

说完之后,老爷子看都不看自家孙女一眼,直接就走了。

卿云歌:“……”

她就知道她爷爷是个喜欢给她挖坑的主。

成什么亲!

她这具身体才十五岁,这在前世的时候,还只是个中学生。

卿云歌掩面,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爷爷放弃抱曾孙的想法。

不过等她处理完朱雀国的事情,就回学院了,那个时候老爷子也就管不着了。

抱着这样的想法,卿云歌出了卿家,然后准备再度进到皇宫里,看看能不能找到下手的机会。

然而,她刚一出门,就发现街道上围了很多人。

百姓们站在路的两边,神色既兴奋又惶恐,他们全部都望着一个方向,不知道在等待着什么。

看到这一幕,卿云歌的眸光微微一动,然后身子一偏,也溜进了人堆里,开始同旁边一个人搭话。

“小兄弟,你们这是在做什么?”

那人回过头来看了她一眼,神色诧异:“姑娘你竟然还不知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